遨海湾超级社区

 找回密码
 入住遨海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某领导

[都市] 绝地反击---我的战胜贫困的经历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7-6 14:25:27 | 显示全部楼层
绝地反击---我的战胜贫困的经历TXT 219 e& E( ?. Z& c7 Y, Y
   特行独立的人总是中心,其它家长见我没报,都围了过来,唧唧喳喳的撺掇着让我给儿子报名,那阵势是假如不报,好像我就是虐待儿子一般。
2 d# J% o6 E: p' s. b   有脾气暴躁更兼极爱抱不平的女性家长,甚至在旁边抱怨说,什么狗屁家长,连自己的孩子都不培养,摊上这种家长,孩子造孽啊。
4 F& K+ b5 r+ Y- q   我的脸红了。我想给大家解释我不给孩子报名的理由,但又未免拆老师的台。9 n3 F' ~. X9 a3 q- _
   正尴尬的时候,听到了我那邻居悄悄对老师说,他经济条件不太好,可能没钱,不报就算了嘛。! T0 V' \/ t9 {6 {' v
   这话象瘟神一样就传开了,家长们马上就调转了气氛,由不理解转变为同情,甚至怜悯,不断说一些开导我的话来。0 ~0 V" I' P( N/ ]+ W3 V& b
   我宁可被大家责难,也不愿意听一些同情我怜悯我的话。
1 i" }) d! V5 J, c6 M. B" ^3 g   这是两种不同类型的痛苦。2 Z6 I- c7 [& K' ]; y0 L3 Z) F
   前者是一种平等的对立,后者显示你就是典型的弱者。
2 X) E  R( t$ j" |- q   我心里很难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 b$ w- r1 D1 d5 T! d+ \   老师开始打圆场,说不报没关系,自愿嘛,大家别围在这里了,家长会结束了,可以散了。4 x4 r" x$ [) o4 [* Z; b& V% @
   我说,老师,我想给我儿子报两门,珠心算和英语。
& i) \; B" ~+ Q1 R; p2 |- P. N   又是一阵惊诧,唧唧喳喳,唧唧喳喳。 " ~& Z" x+ \/ X8 T" i
  放学了,我牵着儿子的小手走在路上,步履沉重而又伤感。5 {8 S  u/ n7 T  {* D  ~1 M
   我问儿子,儿子你长大了想干什么。
$ b1 y; k, d3 s) l, [0 r9 h* j   又是理想。
$ z% m+ L2 l  ~% n# H7 C   儿子想了想,说想长爸爸一样高。0 `9 C) E+ `. V: S, a+ N+ J
   文不对题,他妈的。
, A8 B4 U8 {4 M! o   再问,儿子说,想和爸爸一起去动物园。9 O1 a8 ]7 q$ p8 P) a' F# V
   心里便有些异样,说不出的酸楚。
' w) M2 z8 `- ?% w& v% U   我从来没陪儿子去过动物园。
  `( |0 l9 Q, a. d6 ?0 ^% m; ?   从来没有。
2 R- M5 `2 V2 M! u; ^   因为过得潦倒,因为老想着要奋起,我只看到了我自己,我只想到了我自己,却忽略了我最亲爱的儿子,甚至,连去一次动物园,也变成了儿子的理想。
5 j+ G2 j5 f& \. b" l& D   冬天黑得要早一些,路上已经有了些许的暮色,我决定马上带儿子去动物园。
+ c  H1 G$ D# E3 Y* }   我已经等不及了。  X4 R/ H7 a$ w6 X2 G- O( h3 X" W) \
   坐在去动物园的公车上,和儿子亲热着,却恨这车开得无比的慢。3 r- V. O0 D4 t: n2 d8 D; D
   到动物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售票处的人下了班,我和儿子只得隔着大铁门往里看。
+ U, z9 a- }1 \$ K2 _   我指着铁门里一大片夜色,给儿子说,哪里是老虎,哪里是孔雀,哪里是他最喜欢的长颈鹿。
5 A0 B( r& m1 n7 z/ [+ J% x: J" L2 v# U  n   事实上,我也没到过动物园。
+ z8 e+ K" x  s0 O5 {   儿子使劲的睁大眼睛,随着我的手指看着,仿佛真的看到了一样。
: H5 j" g) u, S6 V- a  入夜,儿子在我旁边睡得特别香,嫩嫩的鼻尖上有些微的汗迹。我用纸巾轻轻的替他擦拭,大约惊动了他,翻了个身,又沉沉睡去。
* D/ \$ k1 I# {/ |- N7 D   无忧无虑的年龄,高兴了就笑,不高兴就哭。, Y1 l8 r5 J* _3 v( R9 A" r. w
   我象儿子这么大的时候,一样也是幸福的,文-整理来自[遨海湾社区]http://wWw.aosea.com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不幸福。没有荣辱观念,没有对错标准,虽然听我母亲说那时缺吃的,但我却从来没有感受到生存的压力。
$ R8 u9 A9 ^! |1 K" P3 u  当孩子真好。
# d" U6 y" k, V. u   但时光不会倒流,我现在是当父亲的人了,想想和别的孩子的父亲相比,我带给了孩子什么?( f8 V- X0 X& g7 K+ U
   玩具吗?儿子长这么大了,我只给他买过一本迷宫书,为此他在外婆面前炫耀了好久。
3 X7 \1 H* @( q4 ^) G  ]/ [   这是我爸爸给我买的,他总这么说。2 G8 i- H* E' E+ R
   其它玩具就更不用说了。& ~8 l3 A8 U, T# e9 O
   06年春节时买的烟花,也是用老婆给我的钱买的。
9 ~& g$ d, G2 }4 G" F* W* @6 V' P   事实上,我连和儿子玩游戏的时候都不多,万游戏需要心情,我的心情经常不好。' w" K; Z/ M& t6 x2 @. z
  我带给儿子的,除了生命,就只有我发自内心的父爱,我希望他平安,希望他出息,希望他什么都好。
2 K+ ~% t3 d; P5 o2 s5 i 6 T9 b8 [( J0 X$ Y5 }. G2 r+ j- ?! [
  临近春节的时候,我和弟弟开始盘点这一年的收益。' N5 H4 U; G4 k: s4 u. K0 h( u
  有一些应收款没有收回来,还有两个客户直接消失了,陈小燕卷走了我们近两万块钱,扣除所有的应付款后,我和弟弟手上的现金有一万二千多块钱。
* b8 E% Q  ]7 h' ]9 }  这是2002年以来,我们第一次过春节的时候手上有这么大一笔钱。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6 14:26:55 | 显示全部楼层
绝地反击---我的战胜贫困的经历TXT 22
' ?9 \0 R) q! k; J" _: ]   春节我们决定不回家,想利用春节的空闲时间好好整理一下思路,看看07年怎么发展。
2 o# ]0 A9 [$ f9 Q4 l   我给母亲打了电话,说春节不回去了,母亲很支持,她说,过年坐车挤,票价又高,把钱浪费在路上不划算。
7 P: @' ]( u; Q' E   我想母亲内心里是希望我们回去的,只是她舍不得钱。
) B1 o: Z: Z3 J3 }' }  o  宁可人受罪,不让钱吃亏。这是母亲的一贯做法。
; t5 v( w: o% _" A$ G3 n  因为晚上要回“家”,我和弟弟中午在一个小餐馆团的年。2 Z  ?; x! e' v- X
   已经很久没有正经的下馆子了。
$ R6 E$ i* W% k) f' a& [  以前,我们在路边餐馆吃饭,通常都是面条。
" N- `" k4 A) n8 @   这次,我们点了四菜一汤,还要了一瓶泸州老窖,50几块钱的那种。
* [& [( {9 d" B0 o2 I   边吃饭,边商量着我们的未来。+ Q3 |6 J- V2 Y. q- c
  我对弟弟说,现在,我们算是在悬崖边勒住了马,从07年开始,我们要让马走到正确的道路上来。
  @; S+ G$ h1 ~, r( ~! a6 V  c  对于我们来讲,哪条路是正确的路呢?; L2 G9 J$ n/ B8 Z( p
   我认为,我们必须找准一个行业,先进入这个行业,然后在想办法在这个行业站稳脚跟,慢慢发展。最后要在这个行业内有自己的地位。% [8 S9 h7 E) X  {$ g, a
  我给弟弟列举了许多知名的公司,都是在某一行业内专注于某一产品,然后慢慢发展壮大的。搞生产的有,搞经销的也有。* J! f: X8 K& H- _
   而我们现在,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别人要啥就卖啥,一天累得不行,四处陪人笑脸,注定只能维持个生计。$ \0 i( V' |- e9 f. e& `; A
   事实上,我们连生计都无法维持。4 M. l0 s0 E0 n
  维持生计最基本的东西,房子,我们有吗?8 U3 m2 ?6 h+ {
  弟弟也清楚这一点,但苦于无法准确的找到某个适合我们的行业。
4 E7 \  z9 e5 R+ `0 z& p$ D   不管哪个行业都需要足够的资本,而我们,没有。9 A' d7 H; ?1 b% {2 @! }1 O0 s/ f
  弟弟又举了一些进入成本比较低的行业,我又觉得不合适。5 W5 l) E. \% k5 t8 M
   一顿饭吃了两三个小时,我们还是没有商量出个结果来。
" M+ e0 p( A, m( C! e  真是应了那句话:晚上想了千条路,早上醒来路一条。
7 r$ Q  Q6 S2 X' e  最终觉得,还是先稳住我们现有的这个杂货铺似的“公司”,有事情做,通过不断的做事情来寻找机会。* H, j2 p" \4 |6 {4 \* i: g
  但是,我已经决定了,决心走专而精的路子,这是我翻身的必由之路。& V* P: m- r/ d6 _6 Y
  大年三十的晚上,我回到了岳母的家。
. M* ], _. Q- U# X; e( Q   回家之前,我曾经做过一些挣扎,我犹豫着是不是象去年一样,找个借口逃离一年一度的家庭聚会。. R' Z% w' Q* H& v
   但最终,我选择了面对。
- f; h: M) z: g   很多东西,坦然面对比逃避要好。$ E  Z  e. G/ l) J4 t+ ]- e
   就象一个脸上长麻子的人,他可以选择用布遮住他的脸,但阻挡不住别人的议论:他之所以遮住脸,是因为他长有麻子。2 S' V8 f& t: ~/ }) w2 ^
   随之而来的便是各种各样的议论,越来越猛,最终大家便怕见此人。
9 r# t2 @  J1 E; n9 F( I   我现在的境况,就象一个脸上长有麻子的人,努力的想遮住自己的脸。
, E$ ~1 m; u+ f/ g( W1 t* _   与其让别人背地里谈论,不如坦然承认自己的确混得不好。向他们展现一下我的真实的生活,尽量麻木一些,习惯就好了。  v  q1 f0 U7 m
   晚上吃团年饭的时候,岳父特的问了一声,文-整理来自[遨海湾社区]http://wWw.aosea.com明天有不有其它安排,不然就一起到我老婆的二爸家去。今年轮到他家了。
2 v8 q5 a- S" e$ A& Q   我说没啥安排,一起去吧。
8 W4 t" |  ]( T   儿子要去放烟花,我突然想起还没来得及去给他买。' K7 h6 T  S- J9 c% o9 x8 G( K& R
   老婆说,去年的烟花没有放,就藏在床下面。3 X( @% U4 z% o2 a" z* k9 s9 w
   我怔了一下,想问为什么,却最终没有问。0 v- c5 d$ s; B1 @. Z% B
   我默默的在床下搜出了去年的烟花爆竹,稍微有些潮了,不过看起来并无什么大碍。
$ }# M6 S+ C- Q' @5 a  ]   我拉着儿子来到楼下,点上烟,心里默默的祈祷:假如这烟花还能燃放,那么我07年一定很顺利。) p$ i# _* T" \" r$ r: \  C+ J
   我将烟头伸向引信,一阵青烟冒出,“叭”的一声,烟花冲了出去,在半空炸响。
- [( ^9 V' Q5 Q6 F   我心里一真欢喜,回过头,看见儿子捂着耳朵高兴的跳着,不远处,老婆也捂着耳朵,一脸的笑意。2 @3 N, [4 }4 P, E1 ~2 W9 L
   我心里动了一下,把正在燃放的烟花递给老婆,她迟疑的接过去,牙关紧咬,眼睛眯着看向一边,听见烟花炸响之后,象着了炭火似的急忙扔下,欢笑着和儿子抱在一起。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6 14:28:37 | 显示全部楼层
绝地反击---我的战胜贫困的经历TXT 23
3 t1 J- b2 ?4 k/ s) x) j% O   因为要看春节晚会,老婆玩了一阵后就回家了,我和儿子在楼下肆意的逗乐,空气中全是硫磺和硝的味道。
/ D# E: q% G3 U# G  ]   儿子在我的调教和鼓励下,终于也敢麻着胆子放烟花了。每放一响,他都要激动的欢呼跳跃一下。3 _0 R2 N+ j9 R' K8 K' B" j, e8 n
   烟花和爆竹很快放完了,儿子意犹未尽,嚷着还要放,我许诺明天再去给他买一些,他才肯作罢。' G8 r6 Y  q2 t) I: i' l* s! m3 S6 k
   这份肆意的欢乐,原本在去年,他就应该享有的。
4 U9 r. `) y  `* }& b' U4 r4 w2 h   回到家,电视里正放着白云和黑土的吵闹,岳父母和老婆时时爆发一阵笑声,我站在旁边静静的看了一阵,有时也跟着笑几声,笑过,心里便空荡荡,因为这不是发自内心的欢乐。4 D1 @' S! g) x; H! s, a
   在临睡的时候,我找到儿子的存钱罐,往里塞了一百块钱,对儿子说,这是爸爸给你的压岁钱,你长大了记得要混得比爸爸好哦。/ p" o3 x1 P" G! P3 y0 c. V
   这是我第二次给儿子压岁钱。4 U) z" [8 s5 {7 }, @# d  ]: |, w
   第一次是03年春节。+ V, j5 F: `! j$ d: H" q- s$ K$ B
  正月初一。
+ ?* L8 j' E5 ]   大街上其实并不热闹,很多人都选择了窝在家里。
$ m9 K0 @) y$ t* [* {   不知是我心态的原因,还是本来就是这样,我觉得春节越来越不热闹了,缺少一种过年的气氛。
; m& O) N0 I/ `( v   我们坐车来到老婆的二爸家,屋里已聚集了很多人,看见我们进来,大家都热情的招呼起来。
7 {  V- _! X# a7 D/ w8 r5 Y1 I   对于我,大家都是这样招呼:嗨,好几年都没看见你了,稀客呀。接下来就是问:怎么样,混得不错吧?# ]8 o& ?, n7 d2 e/ N) C
   我用一种谦卑的神态回答,一般吧,混口饭吃。
% Y/ r3 f9 j2 a( o9 S( J8 [   大家落座,济济一堂二十余个人,客厅沙发不够坐,老婆二爸就临时找了一些塑料凳,大家凑合着坐下。' m, d" ~0 j4 \/ `) V# p
   进入叙旧环节,话题很多,通常都是由询问某人过得咋样谈起。
2 @1 x1 w* [  ]0 a  B3 n/ Y   大家似乎都过得不错。
# r% |3 }7 r, z  s6 F, K   我抱着儿子坐在一个角落,害怕把话题扯到我身上,我希望被忽视。
9 w- F0 l8 A, B) F* @   这种担心很多余,大家都被两个高谈的人吸引。" E- s! N/ l& ^6 ^( H; E6 P$ W
   这两人我不知道应该叫姐夫还是妹夫。
. P3 p% O0 ?0 J4 U   一个姓高,是我老婆的堂妹的老公,搞土建的,四十多岁,离过婚,据说很有钱。' G8 f% E: f8 I# o; q, Q* A
   一个姓孙,老婆表姐的老公,开一家五金公司,四十多岁,离过婚,据说也很有钱。
' d6 L4 i% ]7 G& y   博士后今年没回来,中心被此二人占据。8 h' V" g! m+ t4 X9 f
   (奇怪的是这几人都出自农村,城市女人都被农村有钱人占领了。& Y; M# ~: t, i% _
   我算例外,我找了城市老婆,但我没钱。)
; e; u, T: l+ {7 S" P- Z5 ^   以前,我老婆和我赌气时就常拿这两人来挤兑我,说她姐姐妹妹都嫁得好,只有她命苦,嫁我这个没用的男人。
, Q7 J1 F6 q! m" L  ^   我就笑,说人家嫁的是二婚,你嫁的原装,有什么不能满足的?
4 y* J( i# `9 [   老婆就问我,以后我有钱了,会不会也离婚,再去找个年轻的。
2 y3 J; T* U0 ^! y   我故意吊她胃口,我说我现在这么穷,哪敢有这想法啊。
$ I; p" U0 o5 w. ?  @   女人就是这样,一方面闲老公穷,一方面又担心老公富了地位不保。6 S9 x8 y$ u$ M1 @9 A/ o
   又岂止是女人这样?任何人都是这样,即使不是感情方面,也会有其它方面。
4 `' H7 |* i8 m" l6 h* u   患得患失,人性如此。
: g, z: o5 f9 B7 `  
/ T" m7 @8 P  _$ D: X# z/ k   都是高和孙在谈论他们的车。高开的是奥迪,他说原来准备买宝马,太张扬,奥迪含蓄一些。  E9 b$ z* i( b
   孙开的是凯美瑞,他说他没必要买好车装门面,高是做工程的,应该买好车体现实力。言下之意是他要买的话,是买得起的。
9 R0 m/ h& V& z4 _. y  m1 I: t   我们都被二人的话题吸引,听者当中,我想很多人和我一样,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有车开。
8 b, A* e6 P" v& t: E   话题随后蔓延到身体方面,重心便转向了老人,这是老年人之间的话题,年轻人口是心非的嘘寒问暖一阵,有的借故上厕所,有的试图转移到自己关心的话题。: o) _1 B- [4 M6 V% l, `  y) i
   年轻人除了关心钱,有几个真正关心老人?
! l$ G$ C. s# [( T, l3 T7 A   吃饭的时候,我不幸和高和孙坐在一桌。原本,我是希望抱着儿子和老人们一桌的,但被高硬拉过去,过去的时候我把儿子也带了过去,我希望他们见我专心照顾儿子而不来打扰我。" _. A8 t4 n$ e; a, M0 R) {
   可恨的是小家伙只陪我坐了几分钟,就跑到他妈妈那里去了。" b; {2 c2 @0 t. p
   喝酒。一醉解千愁。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6 14:30:28 | 显示全部楼层
绝地反击---我的战胜贫困的经历TXT 24! F) X' o' b0 m; v. O
  吃了晚饭,我们才回家。
1 n$ {: Y2 @) |  f6 H0 Q   这是一个让人难忘的正月初一,我周旋在一派祥和与欢乐的气氛当中。
: J9 c: \" A" R- N7 v  |   找了个空隙,我给弟弟打了个电话,问他吃了晚饭没有,回答说吃了。% q' x0 J( v! a- Y
   我很想请弟弟和我一起过大年初一,但我不能做这个主。
# X* |: ~/ t) R  X" R   岳母也曾问过我,问弟弟回家没有,我懒洋洋的答,不知道,可能回去了吧。2 y. Q5 j0 E6 F. m) B, u
   老婆就嘲笑我无情,连兄弟的去向都不过问。3 Y/ c+ \8 R/ R; j
   我只好以笑作答。
$ f( \- C& I3 D$ {* B7 l7 t" G   要是我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多好。
& @& M3 T' C  c9 s   弟弟已经长大了,这分孤单,我想他能承受。也只能承受。
6 {, M$ r. k, k0 j3 T+ g' Y   第二天,我找了个借口,溜出来陪弟弟,和弟弟说说话。( N4 I; o7 d/ H3 K9 I$ s
   其实也没什么太多可说。弟兄之间,举手投足,双方都懂。
0 l" Z  i8 A" f' z- v& V8 Y1 x% `   我问弟弟,2007年已经开始了,他有什么新的想法没有。
' F3 e8 A* v7 k  m   弟弟说没有,现在生意不好做,感觉做什么都很艰难。5 W3 J' ^4 i: N1 U6 ?8 D1 t
   谁不难啊,象高,在我们眼里已经是很不错的大老板了,肚子里也有一大堆的苦水。: R5 y' t* L9 M/ ?$ z
   弟弟突然笑着说,要是大家都没钱就好了。
/ q4 e/ l# l2 J4 H6 A   我也笑。
! z; H5 m) X: T, z   我们都在追求一种平等的待遇,但这只是理论上的,古往今来,从来都没有过。
& a% _& O8 D& q4 }   我对弟弟说,幸福来自于优越,不幸则来自于差距。正是有了差距,(*)整理[http://Www.Aosea.com]N B帖网**才会有前追后赶,社会才会进步。( Q5 p8 t; l, A6 p* |+ F) P
   这是个哲学问题,在大年初二这天,别人在吃喝玩乐,我和弟弟在谈论哲学。& S: I" e( f- P6 \3 a- l
   临走的时候,我对弟弟说他头发太脏了,建议他去洗洗头,并给他推荐了一个地方。
; k) Q& h6 ?# U' X0 r7 X5 |# f   那其实是个黄店,且没有节假日之分。
1 `& [! I' r$ \) b( z2 U   呵呵,我这当哥的不是真不是什么好人。
8 H0 E& }' i+ R4 t$ V4 ~. G5 G0 Z2 ^6 l/ ^  B. r
   春节很快就要过去了,我对于2007年要走的路依然一筹莫展。, @& I: _; S$ H( m+ E( V0 C
   大家都喜欢分界线,比如,很多人都会信誓旦旦的说,明年我要怎么怎么样,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标。但是明年和今年有区别吗?没有,都是人为的在设置阶段,人为的在设置分界线。但正是有了这个分界线,大家才会有紧迫感,才会有更多的动力来实现这个目标。( e+ `' u, q; m
   上班第一天,我和弟弟坐在办公室,规划着2007年的目标。
0 t" j) T" I3 q+ e7 r7 t   我说,我已经想好了,今年想大干一翻,挣一套房子,再过春节的时候就有自己的自由空间了。
+ G5 M# |1 {9 e- V2 c! Y* F   弟弟笑,说我经常听你说要大干一翻,可现在连买厕所的钱都没有。/ l: L* I# o# \$ F! u, ~
   我也笑。
- H  |1 a. q1 U   其实我已经想好了,这个建材经营部就让弟弟负责维持,一个月勉强能够挣点钱,维持个生计应该不太难,我再到外面去闯荡一翻,胜了,一举破茧,败了,还有个挣饭钱的地方。* W# f5 o, l3 M. s' L8 f- p; b
   我把想法给弟弟说了,弟弟当即表示反对。其一,他不敢肯定他一个人能够应付得下来,因为这毕竟是个玩空手道的活。其二也是建立在其一基础上的,假如我败了,弟弟一个人也没把建材经营部搞好,我们又得回到2005年以前的生存状况。
7 Z7 x# Q) ?' J6 H$ {, }8 n   弟弟的担心很有道理,他是个稳扎稳打的人,适合阵地战。也正因为我看到了他的这个性格,也才放心的让他来维持,记得前面有位网友说得好,我适合创业,而不适合守业。
; q, q' Z4 o4 R0 h/ ?   弟弟适合。9 j0 g# v$ P- m1 z) r
   我便给弟弟做工作,说了一大堆话,算是取得了弟弟的支持。
+ o9 h* R% h6 J8 @   弟弟工作做通了,我却没有找到合适的方向。但我的目标很明确,冲着成交额大的业务去努力。三块五块的业务我是不做了,我要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无限的赚钱中去。
( q  R( u, `# O3 ?& J: }) v* Z   这个春节我想通了一个道理,退后一步天地宽。主动把自己降低一点,反而能够获得更多人的认可。
3 a( Z% S+ A1 n. u   以前,我老担心别人瞧不起我,喜欢把自己最辉煌的一面展现在别人面前,证明我其实也是不错的。但这恰恰是一个败招,因为别人始终有识破你的那一天,真正识破你了,送给你的评价就是两种,一种是虚伪,一种是不可信。5 ~" Y$ u% b2 K" V+ J- o
   就拿我和老高与老孙来说,我知道他们很有钱,于是在和他们交往的过程中,也表现得自己很有钱,不会比他们差,后来装不下去了,只好避而不见。) a5 f$ V7 Q' {% q
   矮化自己一点,会给人以踏实的感觉,浓缩的是精华嘛。
% [6 {$ H' f% P8 ^9 t7 V   我决定去找张鹏,把我目前的境况给他讲讲,请他帮帮我,但不是以朋友的身份,而是以求助者的身份。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6 14:33:01 | 显示全部楼层
绝地反击---我的战胜贫困的经历TXT 257 Q# f0 E( J. g0 p; j3 O
  我去找张鹏也没有具体的事情,就是想聊聊。
& P, H" K4 z+ i! J   如果我要想有所作为,我就必须走出去,去接触朋友,不管朋友看不看得起你,要让朋友意识到你的存在,只有意识到你的存在,有机会的时候才会想到你。5 |$ S' b) q. {' X& F% t7 J
   如果老是把自己包裹起来,你的圈子就会越来越窄,最后变成孤家寡人。! G7 a* b+ g$ d2 e0 i
   这个世界上,任何成功人士,都有自己的圈子,没有属于自己的圈子,即便是一块金子,也发不出光来。
1 n7 a* C8 W  G+ d! O! {) _5 I   所以我决定恢复以前的朋友圈,这个圈子里可以任何人都看不起你,不过没关系,等你混出来的那一天,你就可以收复失地了。$ x: W, a4 @* u  `0 o9 r
   我给张鹏打了个电话,向他问好。
4 ^3 \  N- }, C0 @4 ?2 _   要是几年前,我和张鹏通电话,开口就是一顿胡言乱语,天南海北的到处扯,半毛钱的事没有都可以在电话扯半个小时。. Y2 s. w6 P  d9 S) P' T
   但现在不一样了,好几年没正经接触,变得生疏了,两个人在电话里里相互客气,不咸不淡的说着话,始终找不到过去的感觉。
7 O4 `- I! t7 z# _& m0 O   我对张鹏说,我有事想请他帮忙。
) k$ J8 o/ N+ j3 }  T8 l# _3 z   张鹏说,你说嘛,帮得上的我就帮。- n5 [7 Z# |3 _4 _
   我说,你什么时候空,我到你那来一趟。) f' a  u4 p" P( f9 |
   张鹏问,电话里不方便说么?  _0 z3 F) m$ K" M" N& H
   操,明显有点拒绝的意思了。
$ l  G& x7 P: f1 }! I  X; p   我说,我只想来你那坐一会,咱俩谈谈话,拉拉家常,没其它意思。
% P9 \" ]+ e2 Z3 ?! B3 P& {7 R- Q6 \   张鹏稍微犹豫了一会,说,那你过来吧,我在办公室值班。' [0 V8 G$ W+ ^- q9 W# P7 t7 f& r$ T
   办公室不是谈私事的地儿,管他呢,见了面再说。
% N  a5 X/ @! D8 g   张鹏一个人一间办公室,中央空调,暖和着啊。
7 w" V  r8 b) ]+ J8 w   我去的时候,他正在电脑前忙活,瞥了一眼,电脑上挂着游戏,好像是三国。+ B2 i) E. W9 [; Q6 K$ J
   张鹏热情的接待了我,说都是老朋友了,有什么话不可以在电话里说,非要跑一趟。说着就给我泡茶,给我让烟。8 q/ J! ?( L9 ?# }" V
   恰到好处的热情,不远不近的距离。
1 f* ~8 x% t9 P   我知道张鹏怕我找他麻烦,如果这时我真的有麻烦找他,我敢肯定他随便找个借口就把我打发了。1 U" N* R9 d$ D7 @) U3 A
   想想也是,现在这个生活节奏,每个人心里都多少有点累,谁愿意来分担别人的麻烦?8 n% B: Z1 I! X8 T1 h$ s6 m: a8 V
   我想让张鹏放松,就随口杜撰了一件带有二难选择性质的事,请他帮我决定一下。具体杜撰的什么事我的确记不清了,打个比方吧,就好比天气很热,我想游泳,但我不知是到江里游还是到游泳池游。
( W6 R, H+ c: H/ S. q/ R   我杜撰这个目的是让他有决策的快感,决策而又不担风险,是一种精神享受。) B/ e. y/ O  H  n& F5 Y
   如果我一开口就说我这几年混得不咋的,他指不定心里会怎样想,以为我要找他借钱借米,或者找他帮忙介绍生意之类的,一下就戒备起来了。
  N1 q! ], ?9 O0 G+ G   我想起好多人去找人办事,进门就诉苦,希望获得人家的同情,达到自己的目的。但这个社会需要同情的人很多,大家都司空见惯了,麻木了,也厌倦了。. s4 A; n6 }- D1 X1 x: R
   但如果你是抱着求教态度去办事,可能效果不一样。
5 v5 p! `* L( q" j  v5 |' d; Z* @   我能,我行,我比你行。这是普遍心态。9 U- s; Y" C) D0 t- a0 T( A# n
   张鹏听我我的话,果然就用略带埋怨的口吻说,这点事也把你难到了呀,这些年你真是白混了。说着给我指点起来,说应该如何如何。4 J9 |+ }1 O: K
   这样一来,气氛就稍微融洽一些了,接着我坦率的告诉他我这几年混得不好,现在搞了一个买空卖空的经营部,做得也不好,因为他接触面广,脑子也活络,所以来请他帮我出出主意。0 ~* ^/ ]; K  c2 c- v$ G
   张鹏松了口气,用手指远距离的点着我说,你呀你呀。3 m+ R' V- d" r$ l
   如果说过去我和张鹏是平起平坐的朋友的话,现在我把张鹏摆上了一个强者的位置,我甘愿以一个弱者的身份接受朋友的批判。
! t$ s% j3 P# q0 C& ]/ {* n   当一个人愿意以指导者的身份和你相处的时候,他觉得他是安全的,也就是说他可能已经信任你了。何况我和张鹏以前毕竟是朋友。  W9 U. L3 ~# A9 p4 u$ g
   那天下午,我和张鹏聊了很多,我解剖了我性格上的不足,他也给我指出了我不少毛病,并毫不留情的批评了我。
# A; D) x" S% ^/ R* x   一个滔滔不绝,一个虚心接受,谈话气氛其实蛮好的。1 m7 B& u: L' [3 A" k& T7 H8 _
   临走的时候,他问我是不是有什么具体的困要他帮忙,我说真的没有,就来聊聊天。% x+ h3 }! L# F  H5 Z- d
   他说,遇到困难找我啊,大家朋友,客气就生疏了。. H/ v4 F: ]: n! I
   我点点头,说有事我一定来请教你。" N( l5 k2 R. z8 X$ ?
   走了几步,张鹏突然叫住我。: T) s! q9 K1 }9 `/ |" q- R' o
   你不是说你对建材价格比较熟悉吗?张鹏问我。
+ O) M8 [8 @$ @( n+ O9 r  P   我说是。
: h: v5 [  T' I, z8 q# M   张鹏说,这样,我有一个朋友,家里要装房子,怕被人宰,你抽空陪他去市场看看。1 ~/ p' ]- _, l3 c- F9 K. O
   行。
0 h. |7 Z: O' c; |8 G   张鹏给他朋友打了电话,对他说了我,然后在电话里说,你可不能亏待人家啊。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6 14:35:19 | 显示全部楼层
绝地反击---我的战胜贫困的经历TXT 26
. v; o8 U5 I" Q2 ?2 Q' d  从张鹏办公室出来,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 R0 @% s. l3 o8 R4 z$ @/ q   与张鹏的关系似乎有所恢复,虽然我并不指望他能带给我什么实质性的帮助。6 H* h& Z) I6 t. P$ w9 l
   我也的确没想过让张鹏给我啥帮助,我只是想恢复和朋友们的关系,仅此而已。  }. x% k% y$ V% q+ V. X6 D
   一个人要做点事情出来,最终得靠自己,朋友关系再好,也不能替代自己的努力。1 @) L( Z# X4 f  X
   接下来,我又陆续和几个以前的朋友通了电话,接到我的电话,很多人都很诧异,说好久都没听见你的音讯了,是不是闷声发了大财?
% a8 i+ x6 S0 a9 k: l9 E   也是,很多人都是这样,只有在风光的时候才会去找朋友,让朋友们分享自己的成功,其实也带有炫耀的意思。而自己落难的时候,却生怕朋友们知道。
( R- f. f5 e$ J% Q   我大声的在电话里打着哈哈,说就是想他们了,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又说你们有啥聚会要通知我啊,想看看你们都变啥样了。/ ]) @4 V( I, O8 f/ D7 ~. G; ~
   突然我想起了吴前,这也是个苦人儿,自从那次在婚宴上碰面后,我和吴前一直没有联系。
5 y3 P8 W2 K% V   打通吴前的电话,他说正闲着呢,离我不远,现在开了个餐馆,专门做烤鱼。
& U& {  \6 V! D. y   我笑说你终于有了自己的企业了啊,欢迎不欢迎我来参观一下。
& I0 @3 c2 \4 `0 G1 _# f, Y   吴前说你来吧,赵二也在这里。
8 T1 {) i/ R$ m   心里便突了一下。我和赵二有一段故事。% V+ N9 w/ X% K' _  u2 i
   赵二是我老乡,原来在上海一家做医疗器材的公司做销售,因为瞒着公司做了一笔业务,被公司发现了,老板扬言要修理他,他便跑到C市来了。
' w& O8 H, ^9 }) j( s* {   刚到C市的时候,赵二还有点钱,在师范学院租了一套房子,把老婆孩子都接到了C市,过起了寓居生活。5 O: v/ Q0 P# D4 W9 [0 R/ y
   后来,渐渐坐吃山空,我便把他介绍到我一个朋友那里去上班,我那朋友也是做医疗器材的。2 j; s( @6 p/ ]3 h) Q8 R, I
   由于对C市的情况不熟,赵二的业绩惨淡,以前的一点钱也已经耗尽,便时不时的找我拿点零花钱。( E; Q& {' x* B6 H4 X+ |3 X8 Z( ~
   我理解他的处境,老婆孩子都指着他一个人挣钱,他压力实在是蛮大的,所以,只要身上有钱,我都会借给他。' m2 Z, ?2 `: M- ~/ l: U, W2 o
   借的次数多了,心里免不了有点不情愿,有一次他又找我借钱,我便开玩笑说我这里都成了你银行了。) M4 Z9 `2 X  \8 A
   可能这话伤了赵二的自尊,赵二便有些耿耿于怀,时不时听人说他在背后议论我。  V( W5 k8 O2 E6 U; m0 `% q
   有一次,赵二做了一笔生意,挣了8000多块钱,我便给他打电话,开玩笑说想找他借点钱花花。目的其实是想让他还我钱。
* V. E/ i% i6 z5 p   赵二很爽快,说要多少?! B% \) j- z: t
   我约莫计算了一下,赵二先后在我这里拿了近三千块钱,我就说借二千五吧。
! {+ h3 C  |, l( Q; ]% W   赵二说二千五难,两千吧。! V; C0 z% w3 T. m5 ], O, \
   于是我在赵二那里拿了两千块钱。/ n7 X8 S! n) Q# V
   隔了大概一个月,赵二老婆给我打电话,催我还钱,我一头雾水,说我不欠你钱啊。5 @7 c5 |& W8 u% C$ u
   赵二老婆说,一个月前你不是找赵二借了两千块钱吗?
2 Q4 C& |% v* v& Y   哦,原来是这回事。我想给赵二老婆说我拿的那两千块钱是赵二还我的,但我没有说。因为赵二找我借钱的事他老婆一直不知道,赵二也再三叮嘱我,他在我这里拿钱的事不要给他老婆讲。
2 Y* s9 l# l$ _1 b3 ?   男人都喜欢在女人面前挣点面子,我也不好说什么。
9 F% A4 V$ Z3 ]8 e   挂了赵二老婆的电话,我给赵二打电话,说你老婆找我要钱,是怎么回事?$ F! e& {" s8 q' x# Z# M/ c
   赵二说你别理她,等会我给她说你还给我了。; x+ t# `" S& \' R% ?
   操,我成了他们夫妻之间表演的道具了。" R0 @+ ]# S  T& `' D. i' a# ?
   我想这事过了也就过了,但赵二不知道在他老婆面前是怎样说的,他老婆仍然老是打电话给我,叫我还钱。
/ p- y1 F4 |0 ~7 \; E9 f   前几次我还能帮赵二圆一下谎,次数多了,我也受不了了,于是给他老婆说我并不欠赵二的钱,相反,赵二到现在还欠着我近千块钱。
+ c3 ?9 ~/ b$ d. {   这样事情就闹大了,他老婆就找赵二闹,没想到赵二一推六二五,说从来没在我这里拿过钱。
" [$ t# U) Q4 E   我自然气愤不已,但苦于拿不出证据,也只好作罢。% `" H% V- d( h6 A9 s
   自从这件事过后,我和赵二便没有了往来,后来突然听说赵二发了财,一年之间,先后买了房子和一辆蒙迪欧,而我逐渐跌入人生的低谷,便更加不来往了。# Q$ G) s$ W7 j  ?
   突然听吴前说赵二也在他那里,我实在是不想过去。但仔细想想,一则事情过去了五年了,没有计较的必要,另外,我觉得,回避一个人,就是关闭一扇窗,不管是仇人还是朋友,都有他的价值。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6 14:37:24 | 显示全部楼层
绝地反击---我的战胜贫困的经历TXT 291 @! ]" p8 W( n$ b
   坐车到了吴前的餐馆,发现场地并不小,屋里摆了六张桌子,门口还有一块场地,可以摆放七八张桌子。
) o. H8 B2 ?! Y0 p2 g   因为是下午,生意并不好,有两个服务员在收拾清洁,吴前和赵二就坐在门口聊天。
! w* L, e. @0 n5 p, b7 ~   我笑着对吴前说,企业很大嘛,现在你这名字得改改了,吴前改做有钱。
* B; c* C+ h8 Y- b; G   吴前笑,说欠着一屁股的帐呢,正准备找你借钱。 % p" w6 r5 [( u- w$ a4 E
   我说,放着赵总在这里,还找我借钱啊。 " x1 v5 A2 Y3 W! q
   赵二似乎有点尴尬,说,好几年都没碰面了,现在还好吗?
! P8 `9 i3 \1 j1 h: C" C   我打着哈哈,说好个逑,正指望赵总扶贫呢。
/ e0 E) s5 o3 K: }4 _9 _   于是三个人就坐在门口寒暄,从交谈中得知,赵二早就没做医疗器材了,改了行,承包了一家医院的感染科,当起了科主任。 ; F9 ~" r9 g7 y7 C
   吴前笑问是不是治性病之类的。
2 l( }7 I5 T2 G/ [8 y5 O" l   赵二说治。 0 r' ^& j2 q; @( g' `2 }- L  c
   我笑,说赵二你这下可方便了自己。
* x+ t  C% I, q  b   赵二好色,刚从上海到C市时,仗着身上有俩钱,时不时的往发廊钻,还时常在我面前吹嘘自己的性能力。
) ^& h2 a" R4 H% y   赵二说,我是搞医疗工作的,难道还不知道如何规避风险。
$ E$ g/ k4 `+ D1 E- b   操,也就一初中生,打工碰巧干了这行,就医疗工作了。
8 c" Q3 U$ D; i. H4 x$ h   不过人家现在有钱啊,说话底气足。 # |4 V; G9 {! ~. m6 t5 Y0 d6 i
   闲聊一阵,赵二说大家难得碰面,他请我和吴前去“大浪”泡澡。 4 N9 A  f4 N) z8 ]
   “大浪”我听说过,是个豪华的休闲娱乐场所,光门票就要98元一人。
" N7 S6 `; z' G( J( a9 A   吴前一听,就嚷着要去,我对吴前说,你这摊子不管了?
- ~5 I0 H/ i; {" ?   吴前说,没事,下午反正没啥生意,难得赵总大方,宰他一顿。 ! O# h- Z* ]& u: u4 r5 i
   我其实真的不想去,处在我这种情况,便是山珍海味,也没那胃口。但见吴前踊跃,不好扫兴,只得去了。
# v5 `9 V/ n' }/ P' e/ g/ |* d   赵二新换了车,别克君越,我问他多少钱,他说不贵,才二十几万。
3 c6 n  D9 ]% A; x: _   到了“大浪”门口,两个漂亮的迎宾就把我们往里引,随着旋转门进了大堂,中央暖气迎面扑来,料峭春寒就被隔在门外了。
7 L2 _  U2 o+ u6 ^( U   赵二显然对这里很熟悉,直接带着就向二楼走,每走几步,就有服务生吆喝: 7 }% D) \+ w9 ~. i! C$ b5 Y
文-来自[遨海湾社区]http://wWw.aosea.com
) N- g6 |* l" J2 R9 k, ]; b贵宾三位。搞得我真有些当成功人士的感觉。
" W# t, S; X% l( q   二楼这是男宾部,偌大一个换衣间,每人一个换衣柜,我们一进去,便有服务生上来侍候脱衣服。 & c3 u. w2 a' u
   我和吴前都没见过这阵势,便看赵二表演,他做啥我们跟着做啥。 9 A7 s9 j8 Q, _* F! @$ ^# H/ M* `5 [
   转眼间,我们三人都脱了个精光,相互看着对方打趣。
/ ]$ @; `* y, s2 u# `! m   在赵二的带领下,我们进了澡堂,先泡大池,温度适中,但水里有些硫磺味,赵二解释说,这是怕有些人有传染病,水里加了点硫磺消毒。
7 [$ ?; e: Q' y8 \6 _   泡了澡,再淋浴冲洗干净,换了“大浪”的专用衣服,便到了三楼的休闲厅。 5 G% m& F4 _% M( r$ Q
   休闲厅的一端可以打台球、乒乓球,还有一个小型的网吧,另一端则是休息区,安有很多按摩床。每个按摩床头都有一个小电视,为避免吵到别人,特意装了耳机。 ; K9 S7 `- ?* h% E# ^0 L
   赵二给我们介绍说,四楼是按摩包房,正规的,五楼也是休闲房间,不太正规。问我们想到几楼。 6 ^6 ^) ]' C) C. ^: h+ R2 p( d
   吴前问另外收不收费,赵二说要收,四楼按摩大概一百多一个钟,五楼稍微贵点,八百块钱一个钟。
5 {0 S* I' O+ S; n5 `  G7 v, h) \   吴前笑说,八百块钱也太贵了点嘛。
3 s" q3 z4 v* G9 P" _   看来他对五楼比较感兴趣。 / j% `% t) B( x. \* v
   赵二说,又不要你出钱,你紧张个啥,想去就去。 7 x; R7 A7 Y$ j8 }6 g% f
   吴前看着我,我笑说你有兴趣你去吧,我就在三楼休息一下。独自走到一边,找了个按摩床躺下,把耳机挂在头上看电视。
! E, z* `  {% B0 B% r   这里的确是个休闲的好地方,但我心里却异常烦闷。 - X8 }3 N; U3 f4 W; M! f/ r( D
   我和赵二,同样的从农村出来,同样的在C市打拼,但现在,赵二潇洒花钱,而我却一贫如洗。 2 W* z7 f: |  f& e" @& i
   我努力的寻找赵二和我不同的地方,却始终没有找到。 8 Y. ^. b* Z. ]" w" Z8 |
   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往往很细微,而正是这不经意的一点细微之处,却能造成天差地别。 * [# R+ e9 R- F
   赵二不知什么时候到我旁边的按摩床躺下了,他侧过头,似乎对我有话说。 1 Q8 B' Z9 o/ u* Z* W' ]7 K
   我摘下耳机,对赵二说,今天破费了哦。
" d! o" v5 q- n- V" d( z   赵二一摆手说,哪里,其实我前几年就想来找你。
$ Y/ y; j$ t- e   赵二按了一电动开关,按摩床自动抬升了一点,这样刚好半躺着,我也把按摩床升了起来,与赵二保持平行位置。
1 [2 C, J% i4 \6 c, T   赵二说,那些年,你帮我不少,后来我们之间那点事,实在是对不住你。
5 T5 C# p) W8 R: d   我明白他指的是什。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6 14:39:57 | 显示全部楼层
绝地反击---我的战胜贫困的经历TXT 309 B# P7 s4 q$ d, O( {2 J
   赵二接着说,那些年,我的确很艰难,老婆和我闹着离婚,不得已,在她面前撒了一些谎,有时候谎撒得不圆,伤害了朋友,我心里一直过意不去。今天我路过吴前那里,听说你要来,专门等的你,想给你道个歉。
! w4 Y5 H8 Z1 F2 @' G3 _   听赵二这么说,我心里五味杂陈,在老婆和朋友之间,赵二选择了老婆,无可厚非。我们常听人说女人如衣服,朋友如手足,那是不过是山寨政客团结兄弟们的谎言,象我们这种小老百姓,一辈子追求的,就是一个美满幸福的家。
# u# A/ ?6 c6 c. T5 x$ n4 [( z4 o; K   谁都有远大理想,谁都知道那遥不可及,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才是最实在的日子。 & M" v# q' H' G) w( ~
   我说赵二,你说的我理解,你经历过的,我正在经历。要说我一点都不放在心上,也是假的,但你今天这么坦诚的说出来,说明你还在乎我这个朋友,我已经很高兴了。
9 k2 t+ a4 O  b* E8 ?3 z   赵二咧嘴笑了笑,突然说,要不上五楼去耍一下?
( u1 u: ?7 j7 u+ u1 t1 `9 V# u6 ~3 R, O# S   我知道他这是一种补偿心情,但我的确无意这些,便摇了摇头,问他,你老婆和娃儿还好么? 2 [9 q* S4 e) \* L: C( T% A! q! Z& S) k
   赵二苦笑着说,离婚几年了,女儿跟着她妈过。 9 B% ?. e  Y6 w9 U' t% ?
   我很诧异,在最困难的时候都挺过来了,现在日子好过了,离婚干嘛。 + e0 w7 z$ N, _1 w7 [
   赵二说,是我要离的,性格合不来。
1 Y  D) [) _/ g* l3 J3 P   男人啊,真是的。 3 o+ d! c, x  e2 B$ [+ G& ~
   男人有钱就变坏。这话是谁说的来着? . c9 Q& {, B0 k* n
   反正在赵二身上是活生生的体现。
6 G. ]' V6 T/ [! ?+ ~: Z   正闲聊的时候,来了一个电话,接听,是一女的,声音挺清脆的,问我是不是张鹏的朋友。 . }, I% B; D* \
   我说是。 ! N$ {+ C, L: h% _  I$ S- z) f0 v) m
   她说想请我陪他到装饰市场去逛一下,问我有不有时间。 6 G* U4 ~3 z: O' X2 v- t; \  f
   我一下想起来了,我那天从张鹏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张鹏特意给我说过。
; O1 s3 B8 l/ C8 [9 `   我说我有时间,什么时候去她那里? ( ]+ E/ L7 A' y/ U5 a/ J
   她说现在吧。 9 l0 O* W: r" p- O% d8 G+ V, f
   我在手机上看了一下时间,三点半,就说,好的,我马上过来。 ' w2 r. Z) Z- |: A0 \$ R; b8 u
   赵二见我要走,说,别走啊,好好休息一下,晚上还有表演呢。
3 y# l5 V) g$ ~' W   我说下次吧,等我有钱的时候,下次我请你。 ' F3 s5 o$ l3 I3 S, _5 Q+ ]
   我有钱会是什么时候? * Z, I, T' n) K7 G: K" X& A$ }
  在一个小区的门口,我见到了给我打电话的女人,三十来岁的样子,圆脸,大眼睛,长得的确很漂亮。
/ p# t& {: z2 f   女人姓毛,叫毛梅,反过来就叫眉毛,真是好名字啊,顺念反念都有味道。
% w" b3 S, W2 e- L   毛梅新买了一套房子,准备装修好后租出去,由于对材料价格不熟悉,让我给她当个导购。
4 r0 {7 {- @% A. }% {0 B. K   坐上毛梅的车,直奔装饰市场,从地板看起,一直到灯饰。
8 w/ w$ ~  E5 L   事实上,我并没起到什么导购作用,进了装饰市场,各门各店的销售员把自己产品的功能特点描述得清清楚楚,我就象一个保镖,偶尔在边上插一句话。
) i1 W1 C2 p: ~' L: h( G2 E   毛梅似乎比较忙,我和她逛装饰市场的过程中,她时不时的接电话,有时一个电话要通很长的时间。8 s6 }: o/ g4 W! B9 `- g) Y
   我说你这么忙,为啥不找个装修公司帮你装修啊,自己装修很费时间的。( f8 j# ^" Y+ Y6 |
   毛梅说我今天就是来摸一下价格,回头包给装修公司,免得被宰。
9 M7 I9 M  y! J# `8 u0 Y   我说装修公司来买的价格会比我们今天问的低10%左右,同时你要指定品牌型号,以防装修公司偷梁换柱。
7 h8 w* B5 b; d5 f& ?+ s) m   毛梅说那我们得把今天问的这些牌子记下来。
' K4 ?0 g. L7 }   从装饰市场出来,天已经黑了。还有很多东西没看,毛梅说明天再来。(*)整理[http://Www.Aosea.com]遨海湾社区**我寻思着我起的作用不大,寻思着想找个借口明天就不来了。
( \/ i; h# s2 H   正想和毛梅道别,毛梅却说,今天耽误了你时间,晚上一起吃个便饭吧。% Z8 L9 \! I& g5 E; f2 E- Y' o
   穷人是一个圈子,富人是一个圈子,如果穷人想致富,得想法进入富人的圈子,那里的资讯是穷人不了解的。3 x/ z0 ?) @4 O( O* y! S
   所以我同意了,只想和这些有钱的人多接触。' k- `5 L! [% V! Q
   上了毛梅的车,在一个茶餐厅门口停了下来。+ Z, W1 d/ y" `/ `& b+ `) ~7 T
   两个人吃饭,不好点菜,茶餐厅比较合适。
, @: e$ ~* M4 H- e   在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下,毛梅点了饭菜,拿出笔记本看她记录的价格。
& p' B4 U* x; H1 l9 l   我因感觉自己没起到应有的作用,便逐一的对毛梅介绍市场价格和装修公司进货价的差价。
2 l$ R  K* p% H, H. f" f   其实有很多我也不知道,对不知道的,就按我对价格的理解和把握介绍给她听。$ a* U8 H; r8 k& C0 ?) Q
   我说这些,准确的讲带有点穷人向富人讨好的意思,也有点自己抬高身价的意思。喏,你有钱,但这方面我比你懂。就是这种心态。& D! v1 j4 u: L; v. g0 D
   毛梅来了兴趣,突然说,你这么熟悉,要不我包给你装修,就按你介绍的装修公司的价格执行。
& N  T2 H2 W1 Q/ w4 X. \! D" Q   我直接晕倒。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6 14:41:20 | 显示全部楼层
绝地反击---我的战胜贫困的经历TXT 31
/ J  W% w* E! p* f( t8 q5 G- e   这女人真厉害啊,我给你透露行业内幕,一下就把我粘上了,我不亏死啊。
% l$ w8 R( s5 N4 i1 v   也是个教训,我们可以给人帮忙,但千万别透露行业底线,搞不好自己就搭进去了。
2 k  h9 R+ T% g1 ^3 }   毛梅见我有些窘,就笑,说,逗你玩呢,瞧你怕成那样。
' l) B6 |) ^  I" C4 D5 c   我也笑。+ h: h& V3 v" G5 a- {
   就这样我和毛梅就熟悉起来,说话也放松了,有时还开些不氧不痛的玩笑。# v+ S8 u: y+ ~" _  M
   毛梅问我和张鹏是什么关系,我说是朋友。/ Y! d0 Y. A) x" l
   毛梅说我和张鹏认识三四年了,以前可没见过我。  g5 I" ~( _6 i  k2 f. R* Z9 d8 F
   我说,这些年混得不太好,和张鹏他们疏于来往。8 R2 t8 C0 [% l3 ?! t2 o3 S, u
   说完这话我特后悔,大男人的,在一个女人面前哭穷,什么意思啊。
# l/ L' D$ k$ T' J2 ~   毛梅说,也就是说前几年有些自闭啰?
) a! `+ ?+ s, u' Z0 v$ G$ y   我尴尬的点点都。
* c: e5 n! S# K9 q$ R( x8 z" W   现在走出来了。* o: h* }# P; J, ~) t# @! V! K
   我说不得不走出来啊,上有高堂,下有幼童,如果不想死,就得出来混饭吃。
6 f" W# S  [. Z3 M   毛梅说,你知道什么人最容易自闭吗?
( t, F9 Z7 Z6 o   我说不知道。
! q: K0 o/ T* N  w   她说,有上进心、混得差、爱嫉妒。把这三个特点集中在一个人身上,特定自闭。
/ d8 \. v2 ]' `: }- x   我惊异于她的说法,差不多把我给概括了。% k3 f4 d% ]: W$ r. h: y
   我一直没有勇气承认我的嫉妒心,事实上我是有的,我害怕别人比我成功,我希望所有人比我混得差,我希望帮助所有人,而不希望有人帮助我。这些都是嫉妒心的具体体现。
6 y  q' d( p/ G4 i7 s% ^5 H   毛梅说,如果你能承认别人的成功,至少你混在成功的边缘;如果你回避别人的成功,你就和成功离得很远。8 F% X; f2 f# l& ~
   这话真的很有道理,我无法想像,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会提炼出这些深刻的人生道理。
8 D% }- Z* l3 j5 Y( j, ~   如果她是男人,我不会太惊异,但她是女人。7 v, |6 @" S8 B* T* L  H/ A
   我没有歧视女人的意思,但这些东西,应该由男人来总结。- q. h7 F' h9 v- }+ r% r3 ^
  毛梅应该是个有故事的人,但不好意思问她。
8 @3 E0 M$ c( y9 N0 k   好几次我都有意把话题引到她的经历上去,都被她轻易的避开,并且回避得不露痕迹。
- c+ C% d0 O: f+ R' o) g   但她乐意和我谈经商之道,谈生意理论方面的事情,用她的话说,沟通使人进步,封闭使人落后。
3 Z# P2 s. u2 G  J7 P6 [+ J   她问我,一个企业,从起步到成熟主要靠什么?
( T5 V2 ]+ v7 y% v# r   她给了我三个答案,要我选择:7 h% t9 `% ?* Z: k8 n' f3 G; R
   一、 靠产品,得产品者得天下;
/ B9 Z; {/ ?, q/ N   二、 靠市场,得市场者得天下;
5 X( O, W2 U5 ^& ?: k5 n% @, {   三、 靠资源,得资源者得天下;
  z" I: `' l) z# K, z+ Z   她补充说,权力、朋友等都属于资源类别。9 Y$ A; n6 p' E8 x* S
   我对这类问题不感兴趣,这类问题实际上是一些伪专家为了吸引别人目光,显示自己高深而故意总结出来抬高自己身价的把戏。本来三个都可以靠,但我想听听毛梅的看法,便故意说资源是最重要的。# V/ h" E! M# n$ ~0 R1 T& ^6 i( T
   毛梅摇摇头,说,靠产品。假如你是经销型公司,你首先需要一个产品来作为你的核心,不然你连卖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如果你是生产型公司,自己生产的产品就更不用说了;假如你是服务型公司,你服务的内容就是产品,认真把内容做好,就是最好的服务。所以我认为产品是立身之本。
8 D7 h/ Y+ I* ~" z+ I   毛梅又说,很多人都会选择资源,但你想想,一个才起步的企业,会接触到多少资源。整[/d]理:http://WwW.Aosea.com 遨海湾社区有人以为有了权力这个资源就有了一切,其实这是一种误判,现在这社会,没人敢为了小利益乱用权力,有权力的人图的是什么?是安稳,不是利益。而一个人最大的幸福感是什么,也是安稳。你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努力奋斗吗?那是他感觉不安稳,于是想多挣钱,让以后的生活安稳,一劳永逸。
5 E1 c2 c* d9 J0 t8 H   如果说我开始对毛梅的见解仅仅是诧异的话,她的这段话则让我感到很惊异。她看东西很透。$ s, }6 b% B1 x) g: c- g
   我问她,象我这类混得很潦倒的人要翻身,靠什么?
% ]; |* W$ N8 `1 R2 e; w) n2 A   毛梅反问,你潦倒吗?% ?& O: E" R1 m! ?( y# V8 j$ {9 R
   我老实告诉她我前几年的生活,并且连我到工地当民工的事都告诉了她。我之所以告诉她这些,是因为我觉得她的确不同寻常,有非常深厚的生活基础,看问题很深刻。: W! Y. `$ O) W9 M7 I. I" e2 i
   我需要人指点。
; E! l( k. d- e) g   毛梅笑着说,其实你的眼神已经告诉了我,因为你从来都不敢坦然的看一个人,目光总是很躲闪,这是自卑的表现。人之所以自卑,是因为他经历了一些低谷,认为自己可能已经没希望了,这样才会自卑。: ~' o2 @7 l2 V+ j2 W% Y/ T
   我默然。
0 I. p& G" p# ~6 i& j; [6 X# R   毛梅说,我对你做的行业不了解,但根据你的介绍,我感觉你就象一个游击队员,哪里有钱冲向哪。你这样做是不能持久的,身体跟不上,精力跟不上,久而久之,疲惫了,就放弃了,最终会放任自己倒下。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6 14:43:40 | 显示全部楼层
绝地反击---我的战胜贫困的经历TXT 32
0 k! M$ x( k8 h, O  g) y; Y0 C; O   毛梅的这一席话让我汗毛直竖。
; S% i1 m) S1 S8 u   毛梅接着说,不过你当时的情况我能理解,你只有这样做才会生存下去。但你现在得改变思路了,我觉得你应该走专而精的道路,不要漫天撒网。
0 C2 U) ^! X* L4 L1 v4 [   我听见专而精这个词时,不由一拍大腿,想说英雄所见略同,春节的时候,这个话题我也同弟弟讨论过。但我没有说不口,我知道,和毛梅并位英雄,我不配。
4 T3 _7 o0 z+ u7 a& X2 g   毛梅又说,我想像得出,以前你猴急急的冲向一颗颗芝麻的时候,也许看到过西瓜就在你身边,但你因为要生存,只能捡那些不费力气的芝麻,眼睁睁的看着西瓜别别人抱走。有这种体会吗?心有余而力不足?# w4 ?0 K0 W, V9 P: s( v
   我点点头。4 t( Z" k5 S) l. i' s
   毛梅笑了,她说,那是别人的西瓜,现在你得养力气,有了力气,那就是你的西瓜,至少你可以分得一瓣。4 v( M( [$ K) }- j, [
   我又点头。我知道毛梅说的养力气是什么意思,养力气就是积累资本。怎样积累资本呢,我的理解就是找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子,并且沿着这条一直走下去,不管这条路是对是错,都要坚持走下去,即使是一条错误的路,只有坚持,也会走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 O3 q6 _3 I9 B5 d9 C   这样的例子生活当中也不少,许多小店,开始看起来不起眼,生意很差,但他坚持做下去,逐步在行业内站稳脚跟,几年时间,就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y9 |: H& y% I( T0 V+ C# M
   我感觉我在走神,急忙调整自己的思路,回到现实中来,继续听毛梅说话。
+ o) E( L2 N' k, o   毛梅却在讲电话,似乎是有一笔什么生意,但她搞不太懂,这时她看了我一眼,说,我这里有一个朋友,我问问他懂不懂这个,回头和你联系。
( i8 k7 m7 M) t3 o: c  I! A   毛梅挂了电话,问我:你对弱电产品熟不熟悉?6 b5 j/ M+ c1 U# t3 K7 n
   我搞了差不多一年的建材产品,对建筑相关的材料都多少知道一些,弱电产品我多少也了解一点,就说,勉强知道一点,但没做过,不太熟悉。3 Z7 y1 G" L  D
   按我的秉性,管它熟不熟悉,先答应下来再说,但在毛梅面前却不敢造次,只能据实以答。4 R# o- w2 D7 D& G2 j; C% ?8 Q
   毛梅说那好,明天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和他沟通一下。
# y5 d0 p! E* G5 k, b7 x   我说,明天你不是还要看装修材料吗?
+ P* @5 n% s$ e  ]5 ]8 @# z# ]   毛梅说,再抽时间我自己来看得了,装修是个漫长的过程,不急这一天。
+ f: d  O, k! L4 o  B' [8 O+ i   和毛梅分手,已是接近夜里12点钟,毛梅说我送你吧,这会不好坐车。我说不用,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 U( J" y* ?8 K2 I
   我坐上出租车,走了不到三公里,见计价器马上要跳字了,我立即叫停,付了出租车6块钱,下车在路边等候公交车。2 S5 [9 [4 ]+ C. r/ D5 I; H
  回到家的时候,儿子已经睡觉了,老婆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
$ P/ m, k6 t9 q4 k! `$ T   见我进屋,老婆愠怒的问了一句,干什么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 A( X% u' x% G9 U2 Y   我突然想起我早上答应今天晚上陪老婆到商场去给岳母买一件衣服做礼物,岳母明天过生日,满六十岁。7 }+ s8 {: X; ?4 k3 C
   我连忙说和一个朋友谈事情,搞忘了这事。9 V) E! j" ?& I9 W9 O
   老婆就冷笑,说,你那点心思我还不清楚?
% u8 A# e1 U* m# d   我说我有什么心思?真的是谈事情啊。
( v3 c  n% n. ^   老婆又冷笑,怕花钱也就算了,总是拿谈事做借口。' V( _, K# ?* j: J4 e
   说实话,本来这事是我不对,但老婆的那两声冷笑让我很反感,便没好气的说,好了好了,我现在把钱拿给你,免得你说我怕花钱。4 y2 y$ H& a4 J' J1 o
   一摸钱包傻眼了,我想起钱包里只有十三块钱,原来包里总共二十块钱,打了六块钱的车,坐了一块钱的公车。数都不用数。
6 X% A* \8 |! K2 M# p7 k   老婆见我站在那里不动,又冷笑。
% Y+ l/ g* m, S6 N2 d7 D   我讪讪的说,搞忘在弟弟那里拿钱了,要不明天我给你?  a7 }( r% e' A* _( O
   老婆把手上的遥控板一扔,说,我们家的人,哪一个你放在心上过?别人家老公的钱是老婆在管,我们家老公的钱,是老公弟弟在管。我能得到你弟弟一半的待遇,我就知足了。当初我嫁给谁不好?非要嫁给你,要什么没什么,还一天到晚在外面谈事,把自己装扮成多忙的样子。你看看我那些表姐表妹,哪一个不嫁得比我好,好房住着,好车开着,你有什么?当初就图你人好,没想到你眼里只有你自己那一家人,我们这一家人不是人,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自私自利的东西。
3 Z/ h; i, a2 D9 L1 Z5 \: f   这一顿数落句句见血,象刀子一样割在我心上,我极力忍受着内心的痛楚,眼睛无奈的盯着她。  V1 b$ }8 d2 H6 l
   老婆不管不顾,继续着她的数落,继续拿我和她的几个表姐夫表妹比较。$ g2 n5 k) u8 I4 Z+ j) C* h
   听着她的数落,我心里的痛楚也逐渐演化成愤怒。我想发作,但她说的又何尝不是那么回事?
' p/ p0 l  w: ~1 O' O5 c   末了,我叹口气说,如果你真的很后悔嫁给我,趁现在你还年轻,还可以再嫁。
& u: \. l7 C9 N, t   老婆嚷道,你以为我嫁不出去吗?老娘明天就嫁给你看。
/ V4 m/ f, G8 _2 {   我说好啊,去嫁吧,我真心祝你嫁得比我好。# @$ G! `# |4 T  l
   这是我和老婆结婚几年来,第一次在争吵中提到了离婚。
9 a$ _- W+ }* X) M9 o- C   坦率的讲,老婆应该算个不错的女人,我潦倒这么多年,除了平时抱怨一下,并没有太嫌弃我,即便是我那几个月不回家,她都从来没表露过对婚姻的放弃。今天因为是她母亲过生日,这在她眼里是一件大事,而我却疏忽了,她才有这么大的怒火。
! [+ [9 \; q7 L6 F5 J   我理解她,但是,她的那些话却让我感到作为一个男人的失败。是的,我很失败,我一个人失败就够了,没有必要连累她。她也没有义务陪我一起失败。
" u! v* G* ]2 w/ T0 L3 f# k   离婚,我已决定了。8 g8 q& H5 G2 K3 }. r" b8 M& U
   我走进里屋,收拾了几件随身衣物,亲了一下睡梦中的儿子,头也不回的开门走了出去。
6 s1 b7 m" M7 a0 ?% @5 {   在合上门的瞬间,我看见岳父已从他的房间探出脑袋,茫然的看着外面。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遨海湾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