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海湾超级社区

 找回密码
 入住遨海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e文

[都市] 谁的心不曾柔软(原谅我红尘颠倒)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30:10 | 显示全部楼层
谁的心不曾柔软(原谅我红尘颠倒) 513 P% T( y  X+ C6 v
原谅我红尘颠倒 谁的心不曾柔软TXT全集 50* \. }) l& u; l9 @! T
   上午顾菲到我办公室来,眼圈红红的,非让我去看看老潘,说他病倒了,不肯去医院,一个人躲在屋里硬捱,还跟她赌气,说“与其这么窝窝囊囊地活着,还不如死了拉倒。”我知道这病是憋出来的,陆老板整人确实厉害,根本不用自己出手,一步步把老潘逼上了绝路,现在连档案管理员都不让干了,工资停发,让他闭门思过,全面检讨以前的审判工作,据说审监系统已经启动,疑点最大的是两个案子,一个在2003年,一个是2005年,标的都在800万以上,说起来都是些陈年旧账,当事人本无异议,现在一经人鼓动,立刻上窜下跳,到处喊冤,组织上审查良久,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不排除收受贿赂、枉法裁判的可能”,其实就是泼污水,800年前临安法庭审过同类案例,罪名叫“莫须有”,被告人岳飞。一位副院长秉承陆老板旨意,在会上放出豪言:“法官是什么人?看门的!守夜的!看门的监守自盗,行吗?守夜的自己放火,行吗?审判监督不加大力度,行吗?尤其是业务部门,贪赃枉法的、收受贿赂的、滥用职权的、渎职的,有一个查一个!一查到底,决不手软!”这话另有深意,聪明人一听就知道指谁,不过依我愚见,真要反腐肃贪,先把陆老板双规了,再把院领导和各庭庭长全抓起来,肯定不会有冤案。现在屋里耗子乱窜,这猫视而不见,实验室里养了只小白鼠,它却一定要抓来吃了。我在这行当混了十几年,向来只知赚钱,不关心善恶,但这事太过分了,想起来还是有点胸闷。
7 k6 ^$ z( S: x) S" Y/ `  老潘从家里搬了出去,也没向院里申请宿舍,跟一对小夫妻合租了一套房,除了床再也没别的东西。我自己的麻烦够多了,本来不想添堵,但推脱不过,只好买了点熟食,买了点常用药,按顾菲给的地址,直接上楼按门铃。# D! \: i0 Y" t, T$ n& X; G
  隔壁小伙子开了门,张口就笑:“潘老师以前从来没有客人,今天是怎么了?来了一拨又一拨。”这时屋里传来隐隐约约的说话声,我好奇心发作,鬼鬼祟祟走到门边,听见老潘说:“你走吧,我躺躺就好了,真的没事。”接着是一个女声:“你发高烧了!38度7,不行,你一定要去医院!”老潘有气无力地回答:“这话说了十几遍了,咱们不谈了好不好?我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你走吧,我们孤男寡女的,传出去对你不好。”那女的嚷嚷起来:“我不怕,你都离婚了!”我挤挤眼笑,想这意思太明显了,老潘却依然是招牌的不解风情:“我和小菲就快……复婚了,你一个年轻姑娘,别老来找我了,我……”那姑娘声音更高:“你就是嫌我难看!没她漂亮!潘老师,我……,你……你好色!你好色!”我暗暗好笑,想“好色”这罪名居然也能安到老潘头上,这人肯定是个瞎子。正想推门进去,只听里面咕咚一声巨响,不知摔翻了什么东西,那女人气咻咻地跑出来,双肩不停抽动,差点跟我撞个满怀。这下我认出来了,这女人叫罗秀英,几年前当过老潘的书记员,后来也升了审判员,在圈中向有迂腐之名,快30岁了还是老处女。一年前刘文良在她手里办过一个案子,回来连声抱怨,说不怕跟丑女人做爱,就怕看丑女人作怪,长得丑也就算了,还他妈不通情理,怪不得嫁不出去。这话足够阴损,不过这女人确实长得不怎么样,脸又黑,皮肤又粗,瘦得像把笤帚,还不会穿衣服,经常是大红配大绿,一脸村气,怎么看都是个柴火妞。没想到她一直暗恋老潘,我呲着牙笑,想真是这两人倒是绝配,武大郎玩夜猫子,嫪毐日母骆驼,什么人搞什么飞机。转念想起老潘的遭遇,自己都觉得刻薄,摇了摇头,径直推开了门。(*)http://aosea.com 遨海湾社区 整理 7 F2 {% e4 N7 m
  老潘仰卧在床,身躯长大,病骨支离,脸上胡子拉茬的,两只手青筋毕现。这么一条龙精虎猛的大汉,现在居然成了这个样子,我心里也不太好受。他大概有日子没出过门了,屋里一股馊味,垃圾筐里塞满了方便面袋子。我坐下叹了一口气,两个人相顾无言。躺了一会儿,他大概是饿了,颤巍巍下床,拿碗要泡方便面吃,我过去帮忙,他摇摇头:“不用,我自己行。”我说你是病号,躺着吧,我来。他还是拒绝,我上去硬抢,他一下提高了声音:“说了不用!”我一抖,讪讪缩手,心中恨自己不争气,心想他病成这个样子,我怎么还会怕他?老潘慢慢走到墙角,抖着手提起热水瓶,转脸跟我解释:“一点小感冒,不至于就……”突然脚下一滑,扑通摔倒,开水泼了一身,那碗在地上滴溜乱滚,我赶紧去扶他,老潘一动不动,双拳紧握,两个肩膀瑟瑟地抖,过了半天,他仰脸问我:“老魏,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怎么就成了个废物?”我长叹一声,不知道说什么好,感觉鼻子微微发酸。# r; W1 ~, [5 ]4 R4 h2 U
  世上人有高下,却都在污水中过活。圣人把污水泼向整个世界,然后拿金粉给自己塑身;大多数人像我一样,明知寻不到净土,干脆就在污水中安身,饮脏食秽,乐此不疲,既弄脏自己,也弄脏别人。唯有潘志明是个异类,在这艰于呼吸的城市,日日污水浇身,他却妄图清洁整个世界。有时候我会尊敬他,更多时候我像大多数人一样,不叫他名字,叫他傻逼。1 m1 _# H6 V! B/ n) _6 c
  那天我终于送他去了医院,吊了一针柴胡,他慢慢睡着了,高大的身躯缩成一团,看着像个孩子。我没心情陪他,正好姚天成发来信息,说有急事,必须马上面谈,我回复“知道了”,站起来往外走,这时老潘忽然睁开眼,低声问我:“我斗不过他们,是吗?”我点点头:“斗不过,认命吧。”他沉默下来,眼神渐渐黯淡,过了一会儿,他又问我:“如果……如果我出了什么事,你能不能帮我照顾小菲?”我笑起来,说儿子可以托孤,老婆不行,瓜田李下,君子袖手,这事万万不能答应。他也想明白了:“你说的对,再说你也不是什么君子。”我跺脚而去,心中愤愤不平,想什么人啊,哪有这么说话的?活该陆老板整他。
- ^3 X  {) V3 I& t- W* _8 c. |  我和潘志明从来不是朋友。他鄙视我,正如我鄙视他。我死了他肯定不会伤心,正如他死了,我绝不会掉一滴眼泪。但在当时,我并不知道他会出什么事,更不会知道,那是我们这辈子最后的交谈。
) X1 D1 R7 a' ?- P+ Y2 r" w" B: |  出来后直接开到万豪酒店,姚天成已经等着了,张嘴就有风雷之声:“你他妈怎么搞的?现在麻烦大了!”我装作毫不知情,问他什么事。他运了半天气:“都是你的馊主意!刚才中院立案庭有个姓左的打电话,说我们的证据有问题,要派人来集团审核,他妈的,这不是添乱吗?”我大惊失色:“啊?有这事?审什么?”心里却暗暗得意,想左季高这老小子是个角色,干得不赖,瞧姚厮吓的。他扑扑地吐着烟:“还能审什么?查账呗,问人呗!说什么‘关联交易’,话里话外还影射我们转移财产,现在集团形势这么紧张,他们再来折腾,那不全露馅了?”接着质疑法律程序:“他妈的,小小一个立案庭,怎么管这么宽?他们有这权力吗?让德国人撤诉行不行?”我骗他,说没办法,现在都搞大立案,撤诉恐怕不行,一撤更露出马脚了,这事……,唉!然后闭上嘴,等他接茬儿,姚天成果然中计:“你跟这姓左的熟吗?能不能跟他说说,别调查了,直接立案?”我说见过两次,没什么交情,我们所有个合伙人倒是很熟,估计可以约出来。关键咱们不能慌,一慌更显得有鬼,得慢慢来才行。立案庭的审核很简单:事实、证据、时效,没什么大不了的。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30:28 | 显示全部楼层
谁的心不曾柔软(原谅我红尘颠倒) 52
% O4 Z1 E3 _& m8 D5 C# B- `; D谁的心不曾柔软 原谅我红尘颠倒 TXT全集 51" \/ B8 v# r1 ?0 p* i4 r
  他急了:“怎么能不慌?怎么能不慌?市里的工作组还没走呢,他们再派人来,两下一接头,说什么关联交易、转移财产,再找员工逐个谈话,我他妈怎么办?高总怎么办?马上就得抓起来!5000多万的国有资产,该判什么罪?够不够死刑?”我面容整肃:“是是是,我知道严重了,马上就打电话!”说着掏出手机,拨通元臻成的号码,说我有个案子到中院了,想请左庭长吃顿饭,我跟他没交情,你能不能帮我约一下?这都是事先计划好的,我把手机移稍稍移开,让姚天成也能听见里面的哈哈大笑:“老魏,昨天找你打麻将你都不来,我不管!”我心下高兴,想元臻成这小子够机灵,赶紧握着电话作揖:“不好意思,昨天确实走不开,现在有点麻烦,千万拜托,千万拜托!”他大咧咧地:“行吧,谁让我欠你情呢,等着,一会儿给你消息!”我收起电话,对姚天成做了个无可奈何的姿势:“现在只能等了,其实我也是……”他一摆手:“反正不能派人来!你他妈给我搞定!”我苦笑:“没法开口啊,姚总,立案调查也是程序,我总不能……”他咻咻有声:“大不了我给钱!我他妈给钱!这总行了吧?”我心里大安,脸上却更加戚惨:“就是这事麻烦,不给钱他要查,但这钱怎么给?以什么名义?要是正常的经济纠纷,根本不在乎他们调查,可这案子……”他一下明白了,扑通坐倒,半天说不出话来。
9 U1 r' G2 K- d& y0 j; i( M7 k  小元的电话回得很快:“不吃饭了,中院对面有家陆羽茶馆,知道吧?下午3点,别迟到了,你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老左不见外人,你一个人来!”我连声道谢,收了线,给姚天成递了支烟:“姚总,恐怕要说真话了,姓左的是老江湖,肯定瞒不过去。”他缓缓点头,我沉痛检讨:“都怪我,你说我怎么出了这么个馊主意?”他不耐烦地吐了口烟:“少说没用的,已经两点了,你先去谈,我找高总汇报一下。”我点点头往外走,快到门口了,他突然叫我:“老魏,”我转过身,看见他额头的大筋突突地跳,“你给通发做了3年顾问,不算那笔4000万的风险代理,也赚了七八十万吧?”
/ Z+ S2 y" i6 Y  i. M" X  我说有,不止80万。
' }" |) A3 U5 Q3 x6 r& D  “我不敢说这钱是我的功劳,但我总算出了点力吧?”* f) [; m, O) Z: c
  我说是,多亏你了。0 Q$ _1 u1 l& v  N2 j  {6 M. c+ k
  他一揖到地:“现在我们两家上下11口人都在你手里,有73岁的老母亲,也有4岁的小女儿,魏律师,”他脸白如纸,死死地盯着我,“希望你能有点良心。”' O, k0 q' F0 ]4 u; D& r7 c  `2 \
  这话说得很沉重,我心里也闷闷的。外面阳光灿烂,我却浑身无力,在车上抽了半支烟,几乎连手都抬不起来。又想起陈杰临死时那张脸,我浑身颤栗,恨不能大哭一场。这时海亮和尚又打电话来,说正义路有个夜总会开业,让我送他过去开光,我腻歪之极,推托了两句,心中痛骂秃驴不已。挂了电话坐了半天,力气慢慢恢复,我掐了烟,开车直奔曹溪看守所。
7 ~- @* D( h! `& H. W% e" Y  任红军关了十几天,开始牙关紧咬,说不是诈骗,而是正常的投资纠纷,打死不肯吐露那笔钱的下落。这家伙十几年没动过法律,现在是纯正的法盲,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中国人民共和国公民,享有人身自由和公民权利,听者无不偷笑。人民专政对付这种死硬派的坏蛋最有办法,派了一个审讯小组,24小时轮番上阵,强光灯开着,一打盹就拿电棍捅,熬了两天半,这小子终于垮了,瘫在椅上像一堆烂泥,千哀万告只求睡个好觉,让招什么就招什么,最后600多万全吐了出来,陈局长给了我100万,给了老贺100万,剩下的全装进了自己口袋。这人心肠固然黑,倒也说话算话,号称任红军是初犯,情节轻微,赃款全额退赔,而且事主也不追究,弄了个免予起诉。饶是如此,还是吓了我一身冷汗,抓人那晚他派了一队jc跟我去曹溪,事先也没说明来意,差点把我吓尿了裤子。(*)整理[http://Www.Aosea.com]遨海湾社区** ; |7 ^8 V. ~/ E. J5 g/ E& W% q1 R. z$ R
  帮任红军办了手续,带他回到市内,这厮臭哄哄的,一股骡马大牲口的味道。我把车窗全放下来,捏着鼻子一路安慰他,这家伙一直不说话,腮帮子鼓鼓地跳,神色时而恐惧,时而忧虑,有时还会莫名其妙地笑起来,看样子没少挨荼毒。到了人民路口的华亭饭店,我问他饿不饿,他嗯了一声,我进去要了个包间,点了几个菜,他狼犺大嚼,吃得汤汁四溅,豆腐落裤上,肉丝挂胸前,嘴里含了一大蓬粉条,咝咝地往里吸,像一窝蠕动不已的蛔虫。这家伙有点洁癖,原来是我们班上最讲究的,每天都把床收拾得干干净净,谁坐一下他都会跟人翻白眼,再看看现在这副德性,我反复问自己:老魏,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0 s- H6 C. c( f
  姚天成等不及了,发来短信问我:谈得怎么样?我看了任红军一眼,出门拨通电话:“左季高说了,不查可以,有个条件。”姚天成:“什么条件?”我长叹一声,半天不说话,他急了:“你他妈说啊,他到底想干什么?!”我还在迟疑:“姚总,这事……这事我都没法跟你开口,他……他要1000万。”姚天成泼口大骂:“去他妈的!我……我……”我嗫嚅不止:“开始还不只这个数呢,他本来要1500万,我说了半天才同意降价,不过我还是觉得太黑了,这简直是……”说着一挺腰杆:“要不我们豁出去了,让他查!他妈的,我就不信他小小一个立案庭能把我们怎么样!”姚天成大怒:“你放屁!能他妈查吗?能他妈……”这时高洪明接过电话,语调十分威严:“我给了这1000万,他能保证我平安无事吗?我可不想今天给1000万,明天又……”我叹息一声:“他倒是说过这话,说只要给了钱,他保证这案子没有一点纰漏,连主审法官都不用打点,但我还是觉得1000万太多了,太他妈黑了。”老高显然也有点心疼,沉默半晌,突然呼地吐了一口气:“唉,操他妈的,就这样吧,你给我好好办,可别他妈搞鬼。” 说完砰地挂了电话。* d' s$ A- f% V# B5 o+ W1 s
  我窃笑不已,心思转了转,又拨通左季高的手机,开口火星乱溅:“左庭长,你这立案庭能不能真查?要是能查,你这就派人去通发,查他们个底掉!他妈的,气死我了!”老左懵了:“怎么回事?你慢慢说。”我愤愤不平:“还能怎么回事?那帮王八蛋贪官呗,说赃款通共就800万,咱们要得太狠,他们豁出去了,还说随便我们怎么查,大不了一拍两散,全部算成公款,反正账能做平,谁都别想拿一个子儿!”老左咝咝倒气:“这么说……真的只有800万?”我说那都是他们自己说的,谁他妈知道真假?然后鼓动他:“你赶紧派人去查,他妈的,没见过这么抠门的,自己上千万拿着,连点渣都不肯掉!”左某人也很愤怒:“什么意思?他们一分都不给?一点回旋余地都没有?”我摇摇头:“真不好意思跟你开口,他们说了,给我1%的代理费,签3年的顾问合同,然后……然后最多给我们200万。”我把“我们”咬得特别重,左季高果然老江湖,一下听出味了,大喝一声:“老魏,你他妈敢蒙我!”我一激灵:“哪有的事?我怎么敢……”他冷冷地笑:“这200万是给我的吧?什么‘我们’?你他妈律师费收着,顾问合同签着,还好意思从我碗里捞饭吃?”我惶恐不已:“左庭长,你看我为这事……忙前忙后这么久,我……”心里却暗暗好笑,这是我对付老狐狸们的绝招:欲占大便宜,先给小把柄。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30:38 | 显示全部楼层
谁的心不曾柔软(原谅我红尘颠倒) 53
4 p+ I. g, I' K" u8 n: p谁的心不曾柔软 原谅我红尘颠倒 TXT全集 52
8 R; O( P3 I  W% h; H  要撒弥天大谎,不能处处滴水不漏,那样更容易惹人怀疑。一定要露个破绽,故意让他识破,老狐狸都有个弱点:号称“难眩以伪”,其实一抓住别人漏洞就忍不住沾沾自喜,在心里佩服自己高明。只要他一“高明”,别的事就容易蒙混过关,根本想不到别有欺诈。老左笑得颤音都出来了,意思是“就你这两下子,还敢在我面前搞鬼?”接着威胁我:“组织上已经找我谈过话了,老魏,我们以后来要来往吧?”我赶紧表态:“左庭长,哦不,左院长,其实我没有别的意思,你放心,这事我一定给你办好!” 他嗤地一笑:“这还差不多!告诉你,下月10号我生日,没叫几个人,你来吧!”我受宠若惊,连连道谢,说到时一定去。他过生日我当然要出钱,不过难得的是人家拿你当自己人。' w  a& q! U; ]0 z4 C
  这两通电话价值800万,我浑身的骨头都轻了几斤,十几年律师生涯,现在是最好的时候。蓦地想起陈杰,心情慢慢黯淡下来,想现在也是最坏的时候,从来没这么坏过,我他妈居然杀了一个人。靠在墙上喘了半天气,一步步挪回包间,任红军还在猛吃大嚼,我收摄心神,继续安慰他:“你别太往心里去,这事确实不好受,不过你有能力,有资历,肯定会东山再……”' c+ B+ t3 r% y, q4 _5 M6 B. A
  他不吃了,慢慢抬起头,“你够毒的。”他说。
0 e3 l0 K% x- `. E- C5 @  我说你关糊涂了吧?要不是我,你得判多少年?现在你不仅不谢我,还……9 N5 n: T& R' s$ }: Q
  “你总是以为自己聪明,把别人全当成傻子。”他眼中火焰灼灼,“这么多年了,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事是你干的,在看守所里我就想,你怎么下得了这个手?大一那年你爸死,你要回家奔丧,连路费都是我给你的。后来又说你家穷,上不起学,要出去打工养活你妈,是我们集体给你打电话,说有困难咱们一起扛,还给你凑了300元钱,我就出了160,那可是1987年,我自己家里也穷,是我卖血换来的!”
" y+ ~: ], z1 U: I  我又感动又害臊:“我今天才知道,没什么可说的,红军,谢谢,谢谢。不过你恐怕有点误会,我完全是看在老同学……”
5 z' e  a( d+ G7 R  m+ m  “别说了,”他打断我,“你确实聪明,要不是抓我时杨红艳说的那句话,我也想不到是你。”
( k" d/ s+ _# [5 ^0 T  “她说什么?”
: B( u! N$ m' R  “她说,”任红军死死地盯着我,“操你妈魏达!”
9 A' \2 r2 H% t( ^* p: M' q+ s; |  这个臭婊子。我脸上蓦地烫起来,一点点扭过头,呆呆地看着满桌残羹冷炙。% y" v4 N' M/ h6 m0 O
  他慢慢走过来,身上臭哄哄的,一股骡马大牲口的味道,“今天这顿饭算我欠你的,不过你欠我637万零160元,600万不说了,剩下的160元,”他拍拍我的肩膀,“兄弟,记住了,那是我卖血的钱。”于http://aosea.com [遨海湾社区*]
$ x+ ?# `8 \- `% t% Q6 _# W我们从酒吧出来,夜已经深了。长街上灯火黯淡,行人寥落,几个人在远处来回走动,步伐缓慢迟疑,脸上都带着鬼魂的表情。那女人一身鲜红,面孔却十分模糊,她紧紧地靠在我身上,身体冰冷而僵硬,我搂着她走进空空的电梯,电梯门倏然开合,转眼已经到家,她问我:“电梯里那个人一直对你笑,真可怕。”我双眼圆睁:“哪有人?我怎么没看见?”她笑起来,脸上的白粉簌簌脱落,说我们上床吧,我给你看我的心。我也笑,剥下她的红色长裙,露出苍白的身体,我抱紧她,她推开,面孔依然模糊。“你要干什么?”我问。“我说了,我要给你看我的心。”她说,把手放在胸口,慢慢撕开外面的皮,鲜血像河水一样汩汩流淌,她伸手进去掏了半天,慢慢拿出一个核桃样的东西,我接过来仔细端详,鼻端有一股遥远的檀香之气。那颗心在我手里揉捏良久,慢慢裂成两瓣,一只金黄色的小蛾子翩翩飞起。她呜呜地哭,我慢慢抬头,身边万人聚集,那个艳装的女人泪落如雨:“我的心在你手里,你还给我,求求你还给我……”
2 M; \. D3 _  c! D4 W* t0 f% _1 g  敲门声笃笃响起,我猛然醒转,汗水涔涔而下,蓦地想起肖丽,心里一阵揪痛。赵娜娜推门进来,说有个台湾的马小姐找你,见不见?这两天周卫东请假探亲,胡操性也不在,她主动过来帮忙,看来前面下的饵起作用了,这事不着急,慢慢放线,等她把钩全吞下去,我再猛然起杆,然后端坐春水河岸,笑看伊人喉咙撕破,血流成河。' t( l! D( U. P6 x' P
  我说不见,什么台湾人,骗子!提起这马小姐我就一肚子气,我主持《公民问法》节目一年多,她先后发来160多条短信,说自己是台湾贵族,她爸是立委,她妈是明星,她自己也是千万身家,现在生意上出了点纠纷,想请我吃顿饭。我这辈子从没见过活的贵族,一时冲动答应了,约她在君度酒店见面。本来想得挺美,觉得妈是明星,女儿应该不错吧,说不定能搞点什么艳遇呢。流着口水呆坐良久,迎面来了一个肉墩子,此墩体积庞大,气势巍峨,长宽厚度几乎相等,走平路至少占俩车道,还穿了条超短裙,一条玉腿足有50多斤,逼着武松吃也得吃俩礼拜。我大倒胃口,饭都没吃仓惶逃离现场。这墩子还不断地骚扰我,日子久了,我慢慢摸清了底细,其实压根不是什么台湾同胞,就一福建农民,不知从哪学了一口台湾国语,再弄个假护照,提个假LV包,满世界招摇撞骗。千万身家倒可能是真的,可惜早被人骗光了,说来说去就想让我帮她打免费官司。5 J; Z- _+ Y. o7 y' {) `
  赵娜娜挤挤眼,说人家早料到了,托我转告你:不见可以,把胸罩还她。说完诡秘一笑,露出一副“其人之品位不过如是”的表情。/ U% z6 G9 U. R5 r$ m
  我脸上热辣辣的,这事说起来一言难尽,有一天我在西安东路等红灯,这马小姐正好从旁边经过,也没客气,一屁股坐了上来,这时绿灯亮了,后面的车直按喇叭,我骑虎难下,顺便送了一程。她不断挑逗,说呀,魏律师,你觉得什么样的女人最好?我说古有明训:一等姿色夜夜洞房,二等姿色供在庙堂,三等姿色赶去厨房,四等姿色发配工厂,最后一句忍住没说,心想就你这模样,只配剁成肉泥砌墙。她又问我:“呀,魏律师,人家说丰满的女人最有味道,你说呢?”我撇撇嘴,心想丰满的女人是有味道,不过丰满得跟猪似的,那就只有猪的味道了。她看我不说话,摊开身体浪声发嗲,说呀,魏律师,我还是个处女耶。我深表同情,说不容易啊,30多年都没遇见个识货的。她也不生气,从假LV包里翻出一副文胸,小极了,旁边连着两根细细的带子,估计只能遮住颗黄豆,她说你看,我平时都穿这个,你们大陆的女人啊,都不懂性感……我差点吐出来,一直梗着脖子不敢看她,她还说要把这文胸送给肖丽,我严辞拒绝,最后终于到地方了,我门窗大开,里里外外擦洗了一遍,一扫海峡对岸的肥浊之气。没想这骗子趁机下毒手,偷偷把文胸塞进了储物箱,现在真是跳进台湾海峡都洗不清。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30:47 | 显示全部楼层
谁的心不曾柔软(原谅我红尘颠倒) 54- }! V9 X2 e' @' r7 k
谁的心不曾柔软 原谅我红尘颠倒 TXT全集 53" S2 j! w/ t0 M8 R6 d4 _
   那东西当时就被我扔了,有债难偿,只好关起门来装不知道。偏偏河口法院来电话,说通发公司那个300多万的案子审结了,让我过去取判决。这事不好拖延,我硬着头皮走出去,这骗子居然扎了两根小辫,依然是一身短打,正低头欣赏自己的两条肥腿,我上去打了个招呼,她一声尖叫:“呀,魏律师,原来你在啊,刚才那个小姐还骗我说你不在。”我心想装什么台湾大蒜,肯定瞅准了才来的,否则你等个茄子。这场合不能跟她吵,我施了招缓兵之计,说我要去河口法院取个判决,让她改天再来。这肥婆撒了个天真烂漫的娇:“呀,真巧,我正好要去河口法院,你送我好了,这样我就不用搭太西(Taxi)了。”我心想太西你妈个英国头,皱着眉走进电梯,她紧紧跟来,感觉身边像堆了几十吨烂肉,浊气逼人,每一刻都能窒息而死。4 r1 S$ o0 W2 p" u0 a3 m+ n5 P) d
   河口法院在郊外新盖的楼,一水的高档装修,楼顶国徽高悬,门口武警肃立,看上去庄严无比。我取了判决,跟几个相熟的法官打过招呼,不知怎么想起了老潘,以前他也是此间一员,那时条件紧张,一群人挤坐在一个办公室,现在条件好了,一人一个单间,可他却享受不到了。心里不觉一阵黯然。这案子的主审法官叫杨鸿志,长得精神,为人也比较挑剔,对我身后的台湾人连翻白眼,我拜见法官是常有的事,现在随身带了一坨200多斤的五花肉,自己感觉也不体面,直想拔腿开溜。这肥婆讨厌而不自觉,坐在那儿不停放电,浑身肥肉乱抖:“呀,杨法官,你讲得真好,连我这个外行听了都蛮有收获的。对了,我有个案子想跟你请教一下……”我笑笑站起来:“鸿志,你和马小姐谈吧,我先走了。”我对法官一般都是直呼其名,执业14年,我请他们吃,请他们嫖,几万几万地送钱,却从来不肯奉承他们。开庭时我称呼“庭上”或“合议庭”,从没叫过“老师”,也绝不称呼“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因为他们无以教我,也根本不值得我尊敬。
+ u. X1 d0 y3 ?+ @8 z3 x  这是我的原则:肮脏的东西投向肮脏的人,洁净的只留给自己。我可以拿钱砸他们,但不能把良心也送上。即使我已经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坏蛋,百罪难赎,万人痛恨,我依然会守住这一点点可怜的、仅属于我自己的尊严。
4 d) X! F" S0 x$ m& p+ x# n  杨鸿志十分紧张:“你等等,我还有事。”一把将我拽到走廊上,脸都变形了:“你是不是成心恶心我?带那么个东西来!你你你赶紧给我弄走!”我大笑,回去告诉台湾人:“杨法官没时间,马上要开庭,你跟我走。”她还不死心,一把抓住了杨鸿志的手,连连摇晃:“呀,陆法官,你晚上有没有空?我请你吃……”杨鸿志像是被蛇咬住了裤裆,急得两脚直蹦:“没空!没空!不吃!不吃!”我笑得前仰后合,正要施法搭救,门外突然轰轰地响起来,每间办公室同时开门,所有的人都涌到了走廊上,一个小伙子连声招呼:“快来看,打起来了,打起来了!”杨鸿志趁机脱身,一边揩手一边找台阶下:“什么事?谁跟谁啊?”小伙子满脸通红:“不得了!是潘……潘志明打陆院长!”(*)http://aosea.com 遨海湾社区 整理
4 Q7 `. y* W3 V! v   我心里一惊,飞奔窗前,只见下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上百人闹哄哄地聚在一起,一些人飞奔跑动,一些人连声告急,满院都是嗡嗡的骚动声,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中央,一手掐着陆中原的脖子,气得浑身乱抖:“我当了14年法官,没贪过一分钱,没吃过一次请,你说,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你连一点活路都不给我留?!”陆中原弯腰低头,脸如猪肝,在他面前显得又矮小又猥琐,嘴里只是叫:“你干什么?干什么?我警告你,放手,放手!”老潘满脸悲愤,咬牙切齿地点指:“你这个,你这个,你这个,”结巴半天没有准确的词,忽然一声怒吼:“你这个奸贼!你说,你贪了多少钱?干了多少坏事?你儿子连工作都没有,凭什么住别墅开奔驰?就你这种东西,你有什么脸见我?你有什么脸害我?你有什么脸当这个院长?”人群大哗,两个领导模样的人上前劝解,被老潘横空一掌,推得趔趄欲倒,老潘大喝:“你们走开!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你们蛇鼠一窝!”陆老板见有机可乘,忽然俯身一拱,一头撞在老潘肚子上。老潘怒极,飞起一脚,踢得陆老板仰面翻倒,鼻血箭一样喷出来。众人惊呆了,杨鸿志张口结舌:“妈呀,他真的动手了!”台湾肥婆也过来凑热闹:“是不是当事人打法官?哇,这个人蛮疯狂的。”我撇撇嘴没理她,只见陆老板四脚踞地,边爬边叫:“反了!反了!给我抓起来!”几个小伙子应声而来,死死截住老潘,老潘双眼血红,甩开膀子迈步直冲,撞得众人翻滚跌倒。陆老板刚爬出没两步,又被他一把揪住,吓得四体筛糠:“住手!你你你有话……有话好好说!”老潘又绝望又愤怒,仰天高叫:“你不让我活,你也别想活了!今天,今天我跟你拼了!”抡起醋钵大的拳头,劈头盖脸打了下去,几个小伙子飞扑上前,只听一声巨响,老潘轰然摔倒,众人拉手的拉手,压脚的压脚,把他死死摁在地上,陆老板趁机站起,现在他有理了,抹了抹鼻血,高声训斥:“你自己有问题,组织上让你停职反思,那是为了你好!潘志明,你看看你是什么行为?咹?为了提个副庭长,你送钱,送东西,居然还派老婆上门搞性贿赂!我告诉你,我就是看不上你这样……”
( C: {: T9 l7 k: n( J) K  这时满院都听到了那声怒吼,众人耳膜震响,几个小伙子同时翻倒,老潘饿虎般跳起,神威凛凛,势若天神,陆中原刚躲避不及,被他一拳打在脸上,还没落地,老潘顺势又是一腿,踢得他皮球一样在地上滚。几个小伙子同时飞扑,圈里沙起尘扬,围观人群纷纷远避,老潘一身是土,舍命猛扑,几个人拦他不住,陆老板看看不好,爬起来就往外跑,老潘速度更快,几个起落追至身后,一脚踢中后心,陆老板哎呀惨叫,被他合身压在地上,正挥拳欲打,一个小伙子飞奔赶来,手中的棒子抡圆了,一棍砸中他的后脑。
1 Z8 U7 v" G* t3 }% B  正是九月艳阳,晴空高远,万里无云,楼顶的国徽闪闪放光。走廊上的众人面面相觑,同时静了下来。年轻的张口结舌,年长的面色土灰,杨鸿志低头长叹,台湾的马小姐搓搓手,说呀,好可怕,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我听而不闻,看着潘志明高大的身躯渐渐软倒,头上鲜血直流,流过脸颊,流过颈项,也流过他一生引以为荣的法院制服。5 I& A6 t/ ~6 F; [& D; Y; B" W, N
  所有人都围在陆中原身边,有的安慰他受惊了,有的张罗着叫医生,更多人痛骂潘志明丧心病狂、罪该万死。就在这众口纷纭的当儿,一个干瘦的女人突然冲出,一把抱住了潘志明,狼一般呜呜嗥叫。过了良久,这女人慢慢转过头,脸上泪如雨下,对着满院翻起的白眼高声叫道:“你们……你们不讲理!太欺负人了,太欺负人了!”0 Z7 x# c5 u" h3 k4 M+ m9 z
  我下楼时正好遇见他们,一个领导模样的人问:“陆院,你看这罗秀英怎么处理?”陆中原鼻里塞着药棉,嗡声嗡气地回答:“文明社会嘛,啊,我们不要做汉武帝,也不要做王允,由她去吧。”众人欢喜赞叹,纷纷夸他大度,我微鞠一躬,带着马小姐慢慢走出,院里阳光普照,潘志明还流着血趴在那里,我假装没看见,低着头走了过去。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30:58 | 显示全部楼层
谁的心不曾柔软(原谅我红尘颠倒) 55
6 n( k) [$ U# c+ K' H3 B谁的心不曾柔软 原谅我红尘颠倒 TXT全集 547 H$ ~4 b" h. Y5 o# M4 B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他。两个月后,我那笔4000万的风险代理开始执行,我带了两个法官飞到广州,住白天鹅宾馆,吃368元一个人的自助烧烤,吃完后法官提议泡吧,我向来不爱这调,心想一把年纪了,赶他妈什么时髦?现在的酒吧都太吵,既不能谈正事,也不能干坏事,即使遇上个对眼的,碰碰杯搂搂腰,粘乎半天只是喝了一肚子酒,什么都办不了,最后怏怏而散,男的回去打飞机,女的回去挖停机坪,真真了无生趣。不过法官都开口了,我当然得识相,带他们去了淘金路,开了两瓶12年的芝华士,3个人吵吵嚷嚷碰起杯来,正喝得有趣,汪大海来了个电话,我听得不甚清爽,干脆走到街上,汪大海说:“……判了3年。”我心里一紧,说就那么点事,怎么至于?他叹了一声:“法医鉴定是重伤,说受害人鼻骨骨折,全身多处淤伤,更重要的是两根肋骨骨折,还有胸水……”,我大怒:“那他妈是旧伤!”他冷笑一声:“你真幼稚,法医听谁的?还不是听院长的?”接着问我:“你当了那么多年律师,多少有点关系吧?能不能找找检察院,让他们抗诉,争取弄个缓刑?”我心想这简直就是跳火坑,笑着告诉他:“你怎么也这么幼稚?他打的不是普通人,是法院院长!抗诉能怎么样?”这话有点薄情,必须辩解两句:“说实话,要论交情,我和老潘比你更近,这么多年我们都在一个城市,可这事……”汪大海尖着嗓子嚷嚷:“我也知道不行,可就是想不通,老魏,你说像他这么一个人,怎么会是这种下场?怎么会是这种下场?”我惨然一笑:“得其时驾驭天下,不得其时蓬头而行。老潘……,唉,他生错了年代!”这时一个法官探头出来招呼:“老魏,你他妈怎么搞的?快点快点!”我点点头,拿着电话往里走,在越来越吵的声浪中,听见汪大海不停唏嘘:“真是生错了年代,如果在乱世,他说不定会是个盖世英雄……”+ y5 [2 J9 j2 u( o' l* z; u
   那起执行办得很顺,事先已经做了财产保全,现在只是履行个手续。把4176万全部划走,我长吁一口气:这辈子再也不用为钱发愁了。两个法官多少了解点情况,当着我再三牢骚,说法官都是苦命人,管得又严,一个月就那么3000多,饿得前心贴后腔。还说自己劳苦功高,对方当事人一再申请执行和解,如果他们有意为难,那我就惨了,不过好在他们都是正直的法官,依法办案,毫不容情……我听得耳朵直打跌,最后一人发了3万,两位尊者依然不爽,又拽着我逛了半天街,一人买了万把块的东西,这才渐有笑容。
  _4 _9 c6 j, i  这就是我的人间。荆棘遍地,陷阱重重,笑时不知为何笑,哭时不知为何哭。几十年来我刨食其中,掀翻山河,掘地千尺,终于找到了我要的东西。有时我会为之快活,但更多时候,我宁愿自己从没来过。遨海湾社区整[/d]理:WwW.Aosea.com
- s1 {$ j3 m1 L; x7 J# E   在回程的飞机上,我们同时开始清理皮包,这些天在广州没闲着,去酒吧、去夜总会、去洗浴中心,号称“铁人三项”,现在是时候销毁罪证了。男人偷腥有三招绝学,第一招叫“十面埋伏”,偷吃之前先找好证人,这人一定是老婆信得过的,人品端方,从不涉足淫邪之地,一旦形势吃紧,立马传唤到庭,天大的冤案都能昭雪;第二招叫“先占高枝”,偷吃之前不要等老婆查岗,一定要争取主动,先打电话,不必汇报行踪,但必须言之有物,指派事情、交代家务,先让老婆安心。更高明的作法是寻她几个错处,兜头一阵痛斥,先建立威严,然后手机一关,胡天胡地,所谓“大丈夫必先有权,而后方可恣意妄为”。女人挨骂一般有两种反应,一是服服帖帖,二是暴跳如雷,服帖者不会猜疑,暴跳者无暇猜疑,谁都想不到你正在扒小姐裤子。第三招叫“坚壁清野”,偷吃不要紧,一定要把嘴擦干净,身上不能有口红印,兜里不能有长头发,皮包里不能有可疑的会员卡和发票。味道还不能出错,偷腥后只用清水冲洗,绝不能用夜场的沐浴露,那东西太香,男人本是大粪的同类,一旦闻着香喷喷的,定有淫邪之举。我和肖丽强弱已分,说什么她都不敢怀疑,不过中间隐患太大,不能把她逼急了,女人吃起醋来什么事都做得出,还是小心为上。
6 c  }& t- g( s9 n. W  飞机落地已经黄昏了,我先回律所,把专用邮箱里的信件和留言统统看了一遍。中国银行通知我,说打给陈慧的那40万因为账号不对,已经全额退回。这是我耍的一个小花招,这女人是我平生所恨,就算真要给钱,也不能让她太痛快了,何况我别有用心。移民公司说事情办得非常顺利,让我补交两份材料,再准备53万美金,3个月后就可能面试。后面还有一份香港“来雨商贸”的资料,这是一家地下钱庄,与我联系多次,承诺无限额办理人民币转移汇兑手续,只收2%的劳务费。这些事极其隐秘,我按照计划一步步做来,几个月后就有望移居大洋彼岸。2 J5 U% H0 P! v( P4 X
  这次出差心情复杂,时不时想起肖丽。这几个月她瘦得太厉害了,简直活不过30岁的样子,有一天她给我打电话,说自己一个人害怕,让我早点回家。我心里一疼,差点就说“我带你一起走!”冷静下来又觉得可笑:她才23岁,正青春年少,万事都有可能,我费劲巴力地弄她出去,说不定转眼就躺到了别人床上,我一世精明,什么都可以做,唯独不做傻逼。出差前我把3套房子全托了中介,估计现在该有消息了,我慢慢地想:等我拔腿一走,肖丽该怎么办?
9 \" f: h8 c( O" U/ D! e5 ]  天已经全黑了,我心情低落,一个人闷闷地坐着。肖丽知道我的航班,不过一直没打电话,我无端的失落起来,想小丫头片子敢跟我扮矜持,大不了老子去酒店开房,看谁熬得过谁!拿过一摞报纸随手乱翻,一眼看到了老潘的消息,几家报纸都做了报道,内容也差不多:犯罪事实、侦察经过,还有最后的公开宣判。唯有《都市报》多提了一笔,说闭庭时有个疯女人当场撒泼,咆哮公堂,最后被法警强行驱离。照片不太清晰,我端详半天,忽然心里一动,拨通了曾小明的电话。' d) O& U, {$ e. h$ f% }
  自从婚宴上掀了桌子,曾小明10年没和老潘说过话,估计他的心情跟我一样,对老潘有点敬佩,又有点不屑。不过同学一场,香火之情还在,开庭时他也去了。据说老潘没找律师,也没做任何辩护,只在最后陈述时说了一段话:“我一生清白,你们大多数人都是有罪的。不管你们判我什么,我不会上诉。但我不相信这世上永无天理!”满堂讪笑。那时顾菲和陆中原都在旁听席上,顾菲脸色苍白,陆老板一言不发,神态十分安详。一小时后当庭宣判,刚念到“判处被告潘志明有期徒刑三年……”,顾菲砰地站起来,大声告诉陆中原:“你说对了!他确实比不上你,他一个罪犯,怎么跟你当院长的比?我决定了,以后不跟他了,跟你!”所有人都听傻了,老潘还没带走,脸上难看至极。审判长高声训斥:“旁听席,旁听席!不要无理取闹,坐下!”顾菲脸涨得通红,高声喝问:“你整他就是因为我,对不对?你不就是想跟我睡觉吗?来,我陪你睡!”接着转向老潘,眼泪刷刷直流,说志明,是我害了你,不过今天,我一定还你个公道!他们找了这么多记者,好,我就让天下的人都知道你的冤屈!然后大笑着转回来,眼泪依然不停的流:“陆中原,陆院长!走,我陪你睡觉,不过咱们说好了,你不能嫌弃我,”说着一把摘下头上的发夹,在自己脸上嗤嗤地划,满庭都惊呆了,几个法警猛扑过去,半天才把发夹夺下来,几个人横架着往外走,顾菲头发蓬乱,满脸是血,对陆中原咬切齿地大喊:“你说过,只要我一天不同意,你就一天不放过他。现在好了,你把他整垮了!我们夫妻斗不过你,我们认输!不过你记住:你永远别想得逞!”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31:07 | 显示全部楼层
谁的心不曾柔软(原谅我红尘颠倒) 56# m4 O+ R7 M' I
谁的心不曾柔软 原谅我红尘颠倒 TXT全集 55, b0 z# C2 w; d8 e& S) R
   我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曾小明说到最后唏嘘不已:“你说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没错,老潘是有问题,只会做事,不会做人,可怎么会是这种结果?”我唉声叹气,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说那么多记者在场,这事怎么没见报道?曾小明嘿嘿冷笑:“你还是主持人呢,记者怎么了?记者就没有领导?”我黯然低眉,想顾菲这脸算是白划了,公道太重,她永远都还不起。一时心绪烦乱,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她的情景:在轰轰作响的火车上,新生顾菲穿一身朴素的蓝衣服,有点害羞,却故作大方:“同学,你们也是刚考上的吧,哪个学校?”我说我们都毕业了。她脸一下子红了:“哦,原来是师兄啊,那我想请教一下……”8 M8 T, U2 e  W, v1 U- R
   那时她刚刚18岁,稚气未脱,一脸单纯。现在15年过去了,当年稚气的脸上已是伤痕累累。
* ~6 b1 k1 V  E- }! g  这事让我极其沮丧,也没心思跟肖丽赌气了,开着车慢慢回家,一路长吁短叹。出差没带钥匙,只好站在楼下按门铃,按了两下没有回应,我有点生气,死死摁住不放,这时肖丽说话了:“谁呀?”! Q7 V! f1 A0 H/ L4 s: I0 ]( ?1 ?& d
  我心情败坏,死声丧气地吼她:“开门!”4 N2 ~' ~+ H; R5 q' L6 m" X
  肖丽很诧异:“你不是明天才回来吗?”
: Q, f( z+ b! ^, ]  “什么明天?是今天!开门!”
. n, V7 p, s* u* i$ G" S  a- F* k# |  她唔唔两声,蓦地嚷嚷起来:“别上来,千万别上来!”我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听见通话器中轰地一响,肖丽唉呀大叫,嗓音突然哽哑,她声嘶力竭地喊道:“跑!老魏,快跑,快跑!”; [+ D  Z+ h7 q4 c3 C4 X
- v1 Z) ]$ S# d6 ?: h( i8 t
  海亮有时挺实在的,如果不做和尚,肯定特别招老太太喜欢。礼拜四送他去振兴中学做活动,我故意逗他,说前些天看过一本叫《何典》的书,里面有个和尚骇人听闻,叫“怕屄”和尚。这话有挑衅的意思,我偷眼观察他的反应,老头儿不愠不怒,嘿嘿直笑:“有意思,和尚都怕那玩艺儿,啧,都怕那玩艺儿。”我疑心大起,两眼逼视,问他见过那玩艺儿没有。他避而不答,喃喃念叨“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装得跟真神似的。我毕业前在公安局实习过,对诱供逼供尤有心得,几番揪斗,和尚只得招了,说只在网上看过图片,但从没见过活的。这话耐人寻味,我斜眼问他:“晚上有空吧?换套便装,我带你去见见活的。”他不实在了,连称“罪过”,说自己是出家人,要持戒修行,不可自造罪业。还劝我也少去,那玩艺儿固然诱惑,想通了跟脚后跟没啥区别,那活动貌似快活,其实跟抠鼻孔是一个原理。我嗤之以鼻:“你们家的鼻孔能抠出孩子来?”老头儿做道貌岸然状,对我百般谕示,连地藏王菩萨都搬了出来,讲述他老人家的英勇事迹,背诵他老人家的至理名言,一路苍蝇嗡嗡、蚊子哼哼:“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善哉善哉……”我十分诧异,想老秃速度太快了吧,从那玩艺儿跳到菩萨座前,只用了几十秒钟,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奇门遁甲?这事不太对劲,挺实在的老头儿忽然不说人话了,估计只有 3 种可能:要么当官了,要么快当官了,再不然就是神经了。转身探问究竟,老秃有点害羞,说有位副厅级长老圆寂了,按身份位望,他很有可能替补。我踩了一脚油门,心中无限失落,想这就是 21 世纪的佛国净土,跟他妈菜市场有什么区别?如果老和尚痴迷那玩艺儿,我可以理解,毕竟是个有血有肉的真人,现在巴结半天只为一把椅子,这算他妈什么玩艺儿? 于http://aosea.com [遨海湾社区*] 提供 : d5 W/ U8 u$ P3 }& U9 B% r
  振兴中学是家私立贵族学校,董事长叫周振兴,也是个传奇人物,几年前南下深圳,遇到了一位做化妆品的大老板,几年打拼,老板给了上千万。后来老板车祸死了,周某人百般用心,终于娶到了老板的遗孀。那女人姓韩,长得倒有几分姿色,不过一脸戚苦,让人望而却步。吃饭时她坐海亮旁边,长发碰光头,不知在嘀咕什么,众人正喝得高兴,忽听海亮一声断喝:“韩女士,不必问了,你有心魔!心魔不除,所在即为地狱,心有菩提,处处都是丛林,何必非要出家?”这老秃忘乎所以,把这里当成他们庙了,公然搞他那套棒喝大法,也不知替人避讳。周老板的脸当时就沉了下来,阴森森地瞪那女人,一副“看我怎么收拾你”的表情。这饭吃得就没意思了,我们赶紧告辞,路上我问那女人怎么回事,和尚忿然:“神经病!腰缠几千万,非要当尼姑!”这话说漏了,赶紧辩解:“当然啊,不是钱的问题,关键……关键她不是修行之人。”我狂笑,正想奚落两句,一个陌生人打电话进来,开口官气十足:“你是不是魏达?” 1 b, Y, i% R# U8 S" \
  当律师必须礼数周全,我满脸堆笑:“您好,我是魏达,请问您是哪位?” / A+ J! H3 k0 t* {1 y  q$ Y
  那人十分无礼:“我是谁你不用管,有个案子你做不做?” + O  _2 E5 `6 R2 `# g
  这话没头没脑的,我也有点不高兴:“能不能介绍一下是什么案子?民事、刑事、还是行政?我的专长是……” 2 Y: O0 u6 t! m& @$ {9 Z# q$ ]; C
  “ 1900 万的货款,收回来给你 3 成,干不干?干就签合同,不干我他妈找别人。” 2 Y9 Z* v1 p- {, n/ l, l5 v! ~3 S
  这简直就是[被过滤],我怒气暗生,想这王八蛋肯定是从肛门出生的,德性之臭,一至于斯。不过想想代理费,心慢慢软了:将近 600 万的收入,他妈的,[被过滤]就[被过滤]吧,反正老子向来不是烈女。
+ l: X6 M' e: j% U! t  o  这些天十分顺利,该收的钱全部收齐, 53 万美金已经汇进美联行设在香港的离岸账户,下月初去广州面试一次,如果不出问题,我就是堂堂美利坚合众国的二等公民了。这些年接过不少洗钱业务,对自己的荷包尤其上心,就在 3 天前,我的 200 万美金通过“来雨商贸”到了香港,接着转到荷属安的列斯群岛的汉华银行,那里有我一个不记名的户头,在这户头上只呆了几秒钟,又悄悄转到开曼群岛的乔治敦,这地方是度假天堂,沙滩细软,海水湛蓝,码头旁的瑞士皇家信托银行号称全球第一省心,不看身份证,也不用居委会开介绍信,一个密码就可以全部提现。
- @& b( S1 }# X; a* x: x  感谢网络时代,世界近在咫尺,这些操作只用了几分钟。本来一张本票就能解决,无需如此谨慎,不过凡事小心为上,我的钱虽然不是赃款,但也谈不上干净,一旦追查到底,大有罚没充公之虞。我有个预感:杀人的事早晚会暴露,不能指望肖丽坚贞如铁,人民专政手段犀利,所谓“三木加身,顽石开口”,铁坨坨也能榨出汁来,何况她一个病秧子。我就算跑了,引渡在所难免。“死刑不引渡”的幌子也不管用:杀人在哪里都是重罪。前些天移民公司请了位美国律师,我跟他攀谈半天,暗暗打定主意:一坐完移民监就申请第二国籍,去中南美洲,或者找个岛国,反正钱捞了不少,到时背个小包,戴副墨镜,一张机票就可以消失在世界尽头,天王老子也拿我没辙。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31:18 | 显示全部楼层
谁的心不曾柔软(原谅我红尘颠倒) 57% i9 M' ]# z- a* z
谁的心不曾柔软 原谅我红尘颠倒 TXT全集 56
- C* h6 z( H  k% C3 E   3 套房子全部出手,肖丽还蒙在鼓里。前些日子她总说不舒服,带她到医院检查,结果十分意外:又怀孕了。我困惑不已,背着她做了个体检,发现精子存活率已经趋于正常,跟医生探讨,医生也解释不清,给我列举了许多因素:心情、饮食、生活习惯……,反正没个准。这孩子来的不是时候,肖丽坚持打掉,我有点犹豫,说实话,我真想有个孩子,按古人的标准,三十未娶,四十不仕,都是人生遗憾。活到 37 岁还没个后代,算得上畸零人了。不过我身负大案,自己生死尚且不保,实在顾不上香烟后事。生下来只有一个好处:万一东窗事发,孕妇和哺乳期的妇女可以缓刑,不过我已经跑了,她一个罪犯,没工作还带着个孩子,恐怕只有饿死了。
6 O' p- ~  M+ C& k; g( y  打完胎已是傍晚,她虚弱得站都站不住,我抱她上车,抱她上楼,一直把她抱到床上,肖丽什么也没说,紧紧搂着我的脖子,还假装坚强,笑得比哭都难看。有一瞬间我真被她感动了,问她愿不愿意出国,肖丽皱眉强笑:“你也去吗?你去我就愿意。”这时中介公司电话来了,说要带买主上门看房,问我在不在家。我随口答应,把前因后果想了一遍,心情慢慢冷却,说就这么定了,你把身体养好,然后咱们去欧洲痛痛快快逛一圈。肖丽连声叫好,我看着她惨白的脸,忽然深恨自己,想真他妈的,我怎么会这么软弱?为什么就不能硬起心肠,一硬到底?
6 l: J6 f1 n9 L  这套房子卖价极低, 126 万,附送全套装修和全部家具,我的条件只有一个:买主不能马上收房,我要续住一年。我和肖丽同居了将近 3 年,也曾亲密无间,也曾仇恨刻骨,在这人间荒芜的年头,没什么恩情值得报答,也没什么深爱值得铭记,让她免费住一年,算是我最后的心意。
% K0 J1 K/ m" {6 B; j0 N  中介人带着买主里里外外看了一遍,对我的品位啧啧赞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墙壁的颜色,分尸那晚溅了不少血,我让肖丽刮了一遍墙皮,然后重新粉刷。我刷墙的手艺不怎么样,上下颜色不一,一直是块心病。上次在广州办执行,我故意给陈慧打了个电话,说她给的账号有问题,另外我手头紧,那 40 万让她等几个月。这女人一碰就跳,在电话里破口大骂,声称要统率两卡车旧部扫清寰宇,杀光老魏家满门。我十分不屑:“不就个四高丽吗?还他妈两卡车!让他来!有本事冲我一个人来,别他妈动我女朋友!” 于http://aosea.com [遨海湾社区*] 提供
- M- h7 _6 T- w' v- L- S  接下来一切都在预料之中:激怒陈慧,四高丽自然上门,拿不到我本人,只有看住肖丽。只是没想到肖丽会那么勇敢, 3 个带刀的男人围在身边,她还敢冒死示警。那天我根本没跑,青阳分局的陈局长很够意思,派了几十名防暴jc,就在小区院里把四高丽死死堵住,这厮在里面蹲了几年,体力大不如前,一顿拳脚摁翻在地,打得杀猪样鬼叫,押上囚车时还跟我叫板:“姓魏的,你他妈等着,这事没完!”我笑笑上楼,发现肖丽正躺在沙发上呆呆出神,鼻子嘴不停渗血。我亲亲她的脸,一颗心像绞住了一般疼。肖丽搂住我的脖子呜呜大哭,也不说自己受的委屈,翻来覆去只是一句话:“你怎么才回来?呜呜呜,你怎么才回来?呜呜呜……”我抱紧她,一时鼻子酸软,发根倒竖,慢慢地想:四高丽没有传说的那么狠,还给她留了一条命,否则我就不用担心了。 * ]0 v% a4 q0 ~. b5 C
  有时我也觉得自己忍心,不过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恨过她。每个夜里我都无比虚弱,看着蜷缩熟睡的肖丽,心中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很多次想唤醒她,告诉她我全部的计划,然后带她到天涯海角,从此一生厮守。或者至少给她留一套房子,在我踪影皆无之后,她不至于流落街头。不过睡醒后又觉得这一切全无意义。红尘婆娑,聚散无常,离开她,我一定会有别的女人,她一定也会有别的男人,我 37 岁了,向来精于计算,早已不是热血童男,何必为一次邂逅拼掉血本?
# M* @7 g  T& n  市侩即是世间法,成熟就意味着堕落,人生无非是一个渐渐庸俗的过程。我无以抵抗,只有与日残忍。 3 年的厮守,我用 3 天就可以忘却, 3 天的相逢,我从来都不会记得。
- U+ V) Q# u' S, t( N2 R  也许是疑心生暗鬼,这些天总感觉有人盯梢,走在街上,行人个个可疑,卖菜的眼神诡异,练摊的表情深邃,连修鞋匠都像国民ZF的特派员。在车站、码头、机场,一看见jc我就心跳,有一天在人民路上违规掉头,交警鸣笛追来,跟我要驾照,天知道我怎么会那么慌,差一点就弃车而逃,如果手里有把枪,说不定就会朝自己脑袋搂火。清醒时我也知道纯属多心,一旦身临其境,还是不由自主地冒冷汗。看来确实不能呆了,再这么下去,我非把自己逼疯不可,三十六计走为上,我必须尽早把一切处理了,赶紧拔脚开溜。 $ y  M6 e7 j) C' h! [
  把海亮送到青阳寺,满山风起,黄叶纷飞,和尚拉开车门,没头没脑地念道:“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我正忙着跟电话里的粗货谈业务,也没顾上理他,看着老头儿踩着暮鼓晨钟一撅一撅地拐进禅房。挂上电话后才觉得不太对劲:在这贫瘠的时代,念诗何为?风雨如晦确实不假,可青阳山只养了一窝秃驴,哪来的鸡?如果没记错,后两句是“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这又当何解?君子也者,都是些语言无味、面目可憎的糙老爷们,他见来做甚?该不是老秃动了凡心,想看一看那玩艺儿吧?
; |/ c; j0 N' l; b9 H  我天生是个唯物主义,生平最爱两件事:对神佛撒尿、摁天使入潭。 14 年来我接触过无数道貌岸然的家伙,每当他们在我的勾引下丑态毕露,我都会有一种无法遏制的、吸毒般的快感。试着往他房里拨了个电话,热切地说明来意,海亮淡淡地:“我们毕竟不同,你想看什么就去看,别再跟我说这个。”我怅然若失,举着手机呆了半天,忽地愤怒起来,想该死的老秃驴,有本事别上网看黄色图片啊,装他妈什么正经?
' n6 k9 N: b  }! y( ~" G9 b  一路咒骂下山,到高升茶楼见那打电话的粗货,这厮是个驼子,五短身材,脑袋巨大,满嘴黄牙好似块磊,一开口满屋子虾酱味:“名律师是吧?别他妈跟我吹牛逼,我见过的律师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看看这案子能不能做?”我忍气吞声,拿过材料翻了翻,是个执行业务, 3 年前市公安局买了他几十辆豪华轿车,合同约定当年付钱,到了年底说预算紧张,让他等来年,来年接着紧张,让他等后年,一转眼两年过去了,除了先打的一点预付款,正章一文不见。驼子急了,到处找律师打官司,一年前中院判他胜诉,可就是拿不到钱 —— 公检法本是一家,哪个法官疯魔了敢查封公安局的账户?每次执行都是敷衍了事,最后万般无奈,托人找到市局的一个副局长,送了一笔厚礼,副局长开口了:“钱嘛,有!年年列预算,一直都在账上,不过没人敢付。上面有人发过话了,说你不懂事,要给你点颜色看,你得罪过谁自己知道不?”驼子想了想,说知道,不就孙志高吗?孙志高是政法委书记。副局长笑了:“对嘛,所以啊,这钱还是等吧,要不你把车收回去算了,退货也是付款嘛。”驼子怒极:“都他妈开了 3 年了,我收回来卖废铁啊?”副局长摊摊手:“没办法,你有两个选择:要么收车,要么等换届,据说孙书记快退了,只要他一退,这钱肯定有戏。”这厮没招了,天天在家静等盛会,前些天选举刚完,结果大跌眼镜:孙志高不仅没退,反而升了半级。驼子傻了,四处找人帮他讨债,见了精英无数,牛逼三千,都说拼了大腿敌不过孙志高的一根汗毛,这厮实在没招了,见我在电视上言辞犀利、法律精熟,认为我定是不世出的奇才,千方百计终于要到我的电话。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31:29 | 显示全部楼层
谁的心不曾柔软(原谅我红尘颠倒) 58
* \8 n# v4 h6 }2 V% j谁的心不曾柔软 原谅我红尘颠倒 TXT全集 57
3 C' Y% ^3 F/ G/ ^  这事比较棘手,全市四千律师,就我所见,能干这活儿的最多不超过 5 个,秦立夫、胡操性都在其列,我肯定算不上。可惜标的又不是特别惊人,胡操性也犯不上为了几百万动用通天关系。把事情前后想了一遍,我笑眯眯地告诉驼子:“干不了,你另请高明吧。”他颓然坐倒,也不狂燥了,说他生意本来做得挺好,卖车利润虽薄,足够养家糊口。后来搭上了公安局,他那时还机灵,知道拿钱铺路,卖的车差价高、付款快,赚得盆满钵满。发财后有点忘形,觉得自己样样牛逼,谁都不放在眼里,见了人总是咋咋呼呼的,一不留神开罪了大佬,条条大路都封死,眼看着就要倾家荡产。还说这笔钱全是借的,几天下来,光利息都背了几百万。现在债主天天登门,他有家难回,恨不能一头撞死。我说诉苦也没用,我确实帮不了你。他哭咧咧地问我:“你那么有名,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我叹口气,起身给胡操性打了个电话,老胡说我也没那么大面子,不过知道有个人肯定能办。”我问他是谁,老胡笑嘻嘻地:“你上次打麻将赢了一个法官 5 万多,他是谁呀?找他去吧,就他能办。”我说不就是个李恩正吗,他凭什么?老胡又笑起来:“我就说你缺心眼吧,为了区区十几万,你得罪谁不好,你得罪他!你知道他是谁?孙志高的亲外甥!”我心里格登一响,想这姓李的看着不起眼,竟然这么大的来头!不过转念释然,想反正高飞在即,他再狠又能把我怎样?举着手机呆了两秒,胡操性又开口了:“只有这条路,没别的办法。不过你千万别出面,你小子做的事太过分,人家什么时候吃过这种瘪?肯定记仇!你找邓老、英度他们联手吧。”
4 e0 J$ I- J# G/ L  U, o) {  只能这么办了,跟驼子谈了谈细节,说大概有七分把握。这厮高兴得有点猖狂:“那就交给你了,好好办!要是再办不好,我他妈……”大有陈慧统率两卡车兄弟的风范,我毫不客气,戟指断喝:“住口!明天九点到我所里签合同!你他妈给我记住,晚一分钟,老子不接了!”
* j# M" I6 Z! Q2 A( n* D; ^# s  总算出了一口恶气,我畅快无比,哼着小曲儿往回开。快到律所楼下了,看见刘亚男站在街边,正比比划划地给什么人打电话。无意中对上眼了,我点头笑笑,她一脸寒霜,狠狠白了我一眼。我有点无趣,停好车上楼,该死的电梯又坏了,只好一层层往上爬。好容易爬了七层,累得张口直喘,这时上下同时响起脚步声,一个声音大叫:“快点快点,别让他跑了!”我心里一惊,扭身窜进门里,七楼正是顾菲他们公司,我对前台接待说找顾会计,那姑娘点头微笑:“哦,她早就辞职了。”我还没答话,突然脑袋嗡地一响,只感觉眼前一黑,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m+ H) r9 K' u& M2 o4 P
  在广州美领馆面试完,我给肖丽打了个电话,说我6小时后就能回去,让她到机场接我。她有点迟疑,说车出了毛病,开起来卡嗒卡嗒乱响,她有点害怕,想坐出租车到机场。我多心起来:“你是不是不想来?不想就算了!”她赶紧辩解:“不是不是,你可别多想,我刚才还琢磨呢,天这么冷,你又没带厚衣服……”我心中一暖:“把我的大衣带来吧,我们6小时以后见,亲爱的。”我从来没用过这么甜蜜的称呼,她十分困惑:“你说什么?我……我没听错吧?”我笑笑不语,只是感觉微微的心酸。 + F$ \7 ?! ?, C- o$ O7 R+ Z
  这次面试很顺利,现在已经是半个美国人了,随时可以买机票飞越重洋。这城市依旧繁华,我却即将离开。人世风烟梦寐,人欠欠人,皆是无头之债;你侬我侬,不如一阵清风。现在我只惦记两件事:一是安排好我妈后几年的生活,二是驼子的那桩执行。前两天朱英度来电话,说李恩正开口就是400万,还不肯讲价。我大怒:“1900万的货款,30%的风险,一共才他妈570万,他一口啃掉了这么多,我们还做个屁啊?”朱英度也忿然,说他差点气出精神病来,接着将我一军:“要不去他妈的吧,见过黑的,没见过这么黑的,老魏,你拿个主意,咱们还干不干?”我心想这王八蛋演得还挺像,都是绿林老响马,卖他妈什么酸甜[被过滤]药?事实很明显,李恩正必出辣手,但这姓朱的也不是什么实诚君子,律师当久了,哪有什么好人?这头说当事人鸡贼,那头说法官无赖,一来一去,至少一两百万的空头。我刺他一句:“都弄到炕上了,不干哪行啊?唉,只怪这年头贼多,都偷到贼祖宗家里了。”他倒也明白,赶紧表白:“天地良心啊老魏,我可没跟你报假账!”我说你当然不会,不过这贼太可恨了,英度,你说他将来生儿子会不会有屁眼?这厮十分尴尬,一边诅咒自己的残疾儿子,一边讪讪地收了线。
1 N7 k- `1 P3 O' ^/ |  这刀杀得阴狠,痛则痛矣,也只有咬牙忍着。这是无情无义的江湖,山贼出没之地,雁过拔毛,鱼过掉鳞,王八来了都得揭层盖。3年前我和他打过联手,那次是他的业务,标的不大,我从中黑了14万,现在扯平了,劁猪的被猪咬了蛋去,所谓孽债孽偿。9 y- j) S; L1 O9 y
  肖丽正站在风口,小脸冻得通红,怀里紧紧抱着我的纪梵希大衣。我搂着她上了出租车,一路给她搓手,说傻丫头,怎么不找个暖和的地方喝点东西?瞧你冻的。她小嘴一撅:“不是怕接丢了吗?你多牛啊,万一出点什么差错,回头又要骂我。”我戳她一脑门:“笨蛋,我不会给你打电话?”她格格娇笑,顺势往我怀里一靠,喃喃讲述她这些天的所作所为,吃过什么,去过何处,见过哪些人,我笑吟吟地听着,心中不觉恍惚,想陈杰没死就好了,我们就这么絮絮叨叨地过一辈子,也该算得上详和人生吧。可惜路已经走断了,山穷水尽回不得头。只能骑着刺猥过河,上来则疼,下去则死,一路苦熬到天涯。肖丽说了半天,渐渐倦了,像只小猫一样伏在我怀里,我摸摸她的脸,无端地感动起来,一颗心温馨宁静,却又无名酸楚。来自http://aosea.com 遨海湾社区 整理
& T  Z( o$ R, {) {; x1 c9 Y9 R% I. u  酉吕吹?2天是我们真正的蜜月,白天爬山游泳,晚上就依偎在沙发上看电视,叽叽咕咕地几乎讲完了一辈子的话。电视剧多有哭泣情节,肖丽经常跟着哭,我有时笑她浅薄,有时也会哄上两句,心软得像个单亲妈妈,看着她破啼为笑,我总会想:这样的日子就快过完了,一年以后我会是什么样子?
4 r1 K3 Z$ P3 D; v% t% D* K4 q0 I  业务懒得接了,前天陪肖丽逛街,买了5000多元的衣服,刷卡刷到手软,她有点过意不去,连说花钱太多,我还是坚持要买,最后看中了一条紫色带小蓝花的裙子,我让她试试,肖丽一撅嘴:“我才不要,紫色是妓女色!”还说自己累了,非要回家。这是替我省钱的意思,我怜惜地拍她一掌,说你可真够笨的,跟我快3年了,你什么时候见我大方过?现在好容易有了机会,还不捞个够本?我警告你,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她笑眯眯地,说你已经够大方了,真的不买了,再这么下去,你会把我宠坏的。我摸摸她的脸:“你已经够坏了,再坏也坏不到哪儿去。今天咱们预算一万,不花光谁都不准走!”挟持着她来到阳光百货,正好姚天成打电话来,说他们集团有个诉讼,让我赶紧过去。我心想短期业务还可以做,诉讼这东西,从立案到开庭再到最后执行,没几个月下不来,黄瓜菜早凉了。干脆不理了,说我正忙着,过不去。他如今是通发的第三副总裁,当了绅士德性大变,喷香水,走猫步,满身脂粉,一开口气焰逼人:“哟,你架子够大的!要是我没记错,你这法律顾问来得不容易吧?怎么着,不想干了?”我说确实没办法,正陪女朋友逛街呢。他大怒:“这算什么事!不想干你明说,告诉你,多少人等着呢!”肖丽赶紧劝我:“去吧去吧,衣服哪天不能买?工作要紧。”她不劝还好,这一劝激发了我胸中的万丈豪情,对着电话怒喝:“不就个破法律顾问吗?你爱找谁找谁吧,老子他妈不干了!”想想不过瘾,再加句狠的:“姓姚的,你少他妈跟我打官腔,老子听烦了,滚你妈的蛋!”说完啪地挂了电话,心中的痛快无以言表,一把搂住肖丽的腰:“走,就算天塌下来,咱们也先把衣服买了再说!”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31:38 | 显示全部楼层
谁的心不曾柔软(原谅我红尘颠倒) 59
, D9 d3 N  J! x谁的心不曾柔软 原谅我红尘颠倒 TXT全集 58
& Y3 Z, g) \/ F; v: ]7 L1 D3 A0 Z6 E  这顾问是3年前争到的,那时我的业务不大,为这事煞费心机,光材料就送了4次,法务部的小方百般刁难,我百般献媚,二十四五岁的小伙子,我口口声声叫老师。好容易把材料送进去,接着是一连串的面试,见姚天成、见高洪明,见老丁,每次都是精心准备、惕惕以往。千辛万苦终于签了合同,姚天成又来勒剋我,那时跟老丁还不熟,每个案子都要给30%的回扣,这样他还不满意,经常兜头训斥,号称上边不满意,动辄就要废了我。都是久经沙场的老战士,谁没点自尊?我咬牙忍着,心中况味着实难言。现在时过境迁,我自己都觉得荒唐:未得时孜孜以求,到手后一笑掷之,人生倥偬,可这一切究竟有什么意义?$ t1 e2 f) v, i; }
  肖丽惊愕不已,伸手摸摸我的额头,说你没事吧,怎么感觉像换了个人似的?我没的解释,只能撒谎,说自己想通了,与其挣钱受气,还不如不挣那点钱,图个安心自在。她深表赞成:“对!我就说你太累了,其实两个人在一起,用不着那么多钱,有房住有饭吃,还求什么呢?看你瘦的!”接着摸到了我脑后的疤,一脸关切地问:“还疼不疼?”我说一点皮外伤,早就没事了。她喃喃咒骂:“该死的,下这么重的手,差一点就把我的老魏打傻了。”  q/ y* M% Z5 [
  那次我在医院里躺了3天,头上缝了7针,首阳分局调查过,说凶手跑得太快,旁观者只能记住大概相貌,还问我有哪些仇家。我支吾着应付过去,最后不了了之。其实根本不用调查,晕倒之前我瞥了一眼,认出那小子正是刘亚男的男朋友。这事声张不得,我生平睚眦必报,要放在几年前,掀了九重天也得把这小子揪出来,你手拿铁棍,我腰横长刀,你敢做本月初一,我就能做到下月月底,再带上两卡车生冷不忌的人渣,看谁狠得过谁。可现在不同以往,遍地荆棘,满天惊雷,能少走一步就少走一步,何必为了一时意气惹出杀身大祸。% n/ X1 y6 q) v% E  z# w
  在阳光百货转了20分钟,肖丽一件衣服都没看中,只是说走得脚疼,要回家。我哄到不耐烦,皱着眉头放下狠话:“就是把脚走断了,也得把这一万块花光!”心里却隐隐地疼,想傻丫头,你一辈子要逛无数次街,可我能陪的却只有这一次了。她倒也乖巧,拉着我的手慢慢蹓达,在宝姿店前张了张,忽地停下来,两眼闪闪地亮。那是一条蓝丝长裙,款式十分典雅,上身一试,既苗条又华贵,十分合体。我想反正是最后一次出手,干脆大方到底,让售货员配了件白色的小外套,穿上后风姿绰约,像个玲珑可爱的小公主。我拽着她去刷卡,肖丽忸怩起来:“要不算了吧,太贵了,就这么两件东西,6000多!”我说你们家老魏没什么本事,要6000万没有,6000块总还拿得出手。她不说话了,小嘴一扁,愁眉愁眼地望着我。我搂住她瘦弱的身体,忍不住叹了一声,想世事如此,你视若瓦砾,它任你挥霍;你视若拱璧,它一毫不予,这就是他妈的生活。(*)整理[http://Www.Aosea.com]遨海湾社区**记号 " x2 n, A3 |% T/ ~0 E0 Q6 U, r5 U) [
  时间很紧了,我订了4天后的机票,匆匆回了趟老家。这次是永别,我给老太太留了30万。数十年养育之恩,就当今日一次付清。对我这种农村孩子来说,无论在城市有多少套房子,都不能算是“家”,真正的家始终都在这里,它荒凉,却给我温暖,它偏僻,却是我永远不离不弃的世界中心。我妈的哮喘病更厉害了,非要送我,伛偻着身子走到村口,一路咳个不停,还喘着粗气嘱咐我:“你好好过,好好过啊。”我握握她冰凉粗糙的手,突然悲中从来,这短短的几十年,我矮小的母亲蹒跚着送过我多少次啊,上初中、上高中、上大学……,我的母亲不识字,不会说感人的言辞,每次都是默默出村,站在那里静静地看我去远。年少时不懂事,嫌她烦,撵她走,有时甚至会大声呵斥。直到老奸巨滑时才明白,原来泪水和誓言都不可靠,唯有这无言的相送才是世间最真挚的爱。$ H% G# [( L6 M) [2 _- Q
  这次走得早,开了两个小时天才蒙蒙亮。我心里闷闷的,一路长吁短叹。开近镜高县城,一辆停在路边的桑塔纳突然发动,我快它也快,我慢它也慢,一直不远不近地缀在后面。我心中不安,想反正躲不过去,干脆停下来看个明白。在路边解了个手,斜眼仔细打量,车上有两个男人,一个平头,一个中分,平头的那个十分面熟,可就是想不起在那儿见过。桑塔纳缓缓开近,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两个家伙似乎在聊天,谁都没往我这看,我越发起疑,想一个大男人提着杆机枪站在路边,谁都会瞥上两眼,他们为什么不看?那车已经到了眼前,我心中砰砰直跳,一个念头电光石火般涌来:跑!还没想得十分明白,那平头汉突然转过脸来,隔着车窗,轻蔑地、冷冷地瞪了我一眼。
+ _( W. y: z2 J/ i: B8 u2 i  z  满身的汗都涌了出来,四周景物霎时全成了灰土色,看着那车渐渐去远,我身子一软,差点仆倒在地。艰难地挪回车里,我抖着手点上一支烟,始终没想起这厮是谁。最后把心一横,想去他妈的,大不了一死,人过三十不为夭,这辈子该吃的吃了,该看的看了,死也够本,何况还杀过人。呆呆地坐了半天,身上冷汗渐收,我想还是不能坐等,干脆给订票公司打电话,把机票改签到明天,心想不管这平头的王八蛋是谁,有本事今天抓我,过了今夜,任他法网如天,老子照样沧海横行。- S! Q; n$ J* ~* I6 m, H7 P
  开过镜高县城,曾小明来了个电话,问我医院里有没有熟人,说他好像得那个了。我不耐烦,说到底是什么呀,什么叫那个?支支吾吾的。十几年来我一直小心伺候,从不敢跟他高声对语,这次算是破了天荒。曾厮大为诧异:“咦,你脾气见涨啊,吃错药了吧?”我慢慢清醒,想算了,即便他不是法官,至少还是同学。定了定神,问他是淋病还是梅毒,这厮不停叹气:“一直觉得不对劲,这两天越来越厉害,上网查了查,他妈的,好像是淋病。”我大为厌恶,正想推脱不理,忽然脑袋里灵光一闪,先问他症状明不明显,曾厮吞吞吐吐地:“乍一看没什么,仔细看就……,唉,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我有数了,说我认识个老医生,省医院的,退休后开了个诊所,专治花柳病,像你这种身份,去医院不太方便吧?怎么挂号?怎么就诊?一群人围着,敢吗?他连连称是,我说你等等,我问问他有没有空。  W0 Y  L7 Z+ ]/ d, v
  挂了电话直接拨通赵娜娜的手机,小贱人乐滋滋的:“周卫东把材料给我了,老魏,咱们这么熟,我就不说‘谢’了,晚上请你吃饭吧。”自从上次下了个钩,这小婊子三天两头缠着我,大有“不给案子我就生气”的架势,我心想仇没报彻,不能翻脸,硬着头皮给她找了个小案子。小贱人还以为我是好心,三番五次暗示,说反正老胡顾不上理她,干脆还是跟我算了。大有合身相扑的意思。我说饭就不吃了,我手头还有个案子,不知道你愿不愿接?她狂喜:“真的?什么案子?”我随口撒谎,说是个房地产开发纠纷,刘文良那里转过来的,标的不大,也就300多万吧,代理费我谈好了,按6%收。小贱人几乎乐疯了:“哎哟,哎哟,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笑起来:“什么都不必说,有一事相求:你晚上再陪陪我那个姓曾的同学吧。”她一声娇斥:“哼,曾小明!烦死他了!”我没心情跟她罗嗦,一刀戳在痛处:“怎么着?不想陪?”她迟迟艾艾地:“那……那我陪他干什么?”我说还能干什么,上床呗,睡觉呗,这对你还算问题啊?她不做声,我直接下令,话说得极其野蛮:“你晚上8点给他电话,陪他两天,记住,一定要陪得他满意,实在不行就[被过滤]他!”说完狞笑着挂上电话,想便宜小婊子了,滔天之仇,本当取其狗命,可惜时间太紧,只够让她痒两天。顺手拔回曾小明,先宽他的心:“我问刘大夫了,说多半不是淋病,肯定是你自己多心,生殖器发炎是常有的事。他今年看过六十几个病人,情况都跟你差不多,最后确诊为淋病的只有3个。”这厮大喜:“呀呀呀,太好了,你不是骗我吧?”我说几十年的老医生你还信不过?放心吧,打个饱嗝不能怀疑人生,踩到狗屎不能痛恨世界,对不对?该吃就吃,该睡就睡,有姑娘上门,该抚慰还得抚慰。他哈哈大笑,慢慢说起我和任红军的风波,这位是资深法官,向来公正廉明,支吾了半天,最后判我们俩都有罪,“伊全无心肝,侬屁眼黑黑。”“屁眼黑”是心狠手辣的意思,这在当代中国算是极高的赞美,不过我受之有愧,赚几个钱而已,算什么心狠手辣?像中国股市那样才是真正的屁眼黑黑。又扯了半天,他说手头闲了几十万,问我有没有生财的门路。我心想老子死活不知,哪有空理你这破事,随口一竿子把他支到万里之外:“今明两天我都走不开,后天我带医生给你检查一下,咱们见面细谈。”他说了声谢谢,我心想谢你妈个头,两天后老子早跑得没影了,王八蛋就等着吧。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7-25 14:31:46 | 显示全部楼层
谁的心不曾柔软(原谅我红尘颠倒) 60
2 a3 e3 p2 g$ w2 @谁的心不曾柔软 原谅我红尘颠倒 TXT全集 59
% u- \8 X3 s" M  p: M( O6 O  进城了,我顺着车流慢慢往前开,忽然心神大乱,浑身皮肉突突地跳,眼前金星直冒,我知道不好,赶紧停了车,趴在方向盘上直喘粗气,恨不能一头撞死。呆了半天,灵台稍稍清明,肖丽又打电话来,说她一晚上连做恶梦,吓得要死,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我刚安慰两句,她放声大哭,说她绝望极了,央告我跟她一起自杀。我长叹一声:“傻孩子,你就是爱胡思乱想,都过去了,啊,都过去了,什么事都没有。那么多人都活得好好的,我们凭什么死?”她啜泣不止,我心里一疼,想女人大多迷信,带她去首阳寺算了,磕两个头,上两炷香,虽然糊弄不了神仙,至少可以骗骗自己。我这辈子从没虔诚过,也极少烧香拜佛,此刻穷途末路,也希望佛祖能够有灵,我可以给他烧香,可以给他磕头,不要来世荣华,只求内心的片刻安宁。
% v. l4 e+ V! A8 B: I& v& \  u  海亮坐在沙发上脸色灰暗,嘴里喃喃有词,像是念佛,又像是骂娘。几个月前首阳寺方丈圆寂,老秃十分欢喜,上下乱窜,跟吃了[被过滤]的小京叭似的,天天拜见省市领导,又是给人算命,又是给人祈福,还把领导的父母牌位都请到了大殿上,日日香火供奉,享受如来佛同等待遇。可惜天不遂人愿,巴结半天,还是没当成首阳寺的CEO,老秃郁闷之极,大概也是羞于见人,天天在屋里生闷气,号称面壁参禅,整整两个月没洗过澡,弄得满屋子牲口味。前些天泰国佛学界搞了个研讨会,给他发了封邀请函,这人颠着脚狂喜而去,不知受了哪个人妖的点化,回来后作风大变,开口“佛教新义”,闭嘴“品牌管理”,借口庙里盖房子,在企业界疯狂募集善款,恨不能把首阳寺弄去纳斯达克上市。俗话说“无利不起早”,老秃殷勤太过,我估计没那么简单,度尽众生只是嘴皮子上的高尚,背过身去,谁知道这帮秃驴捞了多少黑钱。4 y! o) E) b& j
  烧了香,磕了头,肖丽的脸色渐渐红润。海亮话瘾发作,非拽着我去半山亭扯蛋,派小沙弥沏了壶黄山毛峰,老秃挠挠寸草不生的老头皮,只听一声清咳,霎时唾沫四溅,嘴皮乱舞,八百里烽烟大举,满城的母牛都夹紧了腿狂奔。我心中烦躁,想如果真有轮回,这和尚该是什么东西变的?瞧他吹牛逼这劲儿,树都让他吹歪了,断然不是什么好鸟。硬着头皮对答两句,老秃更来劲了,大谈泰国见闻,说该国佛法昌盛,是人皆有神通,满地罗汉乱走,随便揪住一个都是菩萨胚子。末了话锋一转,说他们庙要修一座罗汉堂,问我愿不愿意把名字刻在堂前石碑上。我哭笑不得,想这秃驴简直是个耍猴的,翻半天跟头,还是不忘跟你要钱。皱着眉看看肖丽,说名字就不刻了,我赞助两千吧。老秃嫌少,掏出一本功德簿,说你看,最少都是一万。你是我的弟子,说话不必忌讳,别的事可以落后,这是大功德,你可千万不能……”我大怒,立时就要翻脸,肖丽拽我一下,说就当是为了我,好不好?要不,这一万块算我借你的,好不好?我心里一软,满腔怒火都改作柔肠,想一万块不是什么大钱,只要她能心安,给就给吧。掏出一万块掂了掂,说既然师父开口了,弟子不能有二话,多了没有,这一万块你收下。老秃呵呵长笑,用他著名的瘦金体写下我的名字,抬头又问:“你那个姓潘的同学怎么好久不来了?你跟他说说,让他也来做个功德吧。”我心头火起,说他去西藏了,过不来。前两天顾菲找我借了8000元钱,说老潘现在处境尚好,不用做工,天天给犯人讲法律,怕自己记得不真,经常让顾菲送书进去。还说服完刑后想去西藏助教,托我给当年藏族班的同学打电话。我听了十分感慨,想人和人毕竟不同,换了我是他,说不定一头撞死了,他居然还是那么有信心。海亮慢慢品着茶,说功德不必亲至,异地汇款也行嘛。我咬咬牙没说话,恨不能起来给他两拳。老秃兀自不觉,神神秘秘地凑过来:“哦对了,寺里有个惯例:凡是俗弟子拉来的善款,可以提20%作为活动经费。这只是基数,打个比方,如果潘志明出一万,你可以拿两千,如果他出到10万,那就不是20%了,而是……”( b, U, e  H- H% c4 m8 {
  一口恶气直涌上来,在胸口堵了堵,憋在腔子里扑扑乱窜,我快憋不住了,扭头告诉肖丽:“你先下去,我跟师父有话说。”她答应一声,笑着走下山坡。海亮又开始背诗:“使君未娶,罗敷未嫁,你们真是……”我骤然而起:“师父,3年来听你讲过不少故事,今天我也给你讲一个。”# i  y( V$ Q5 S
  他挤挤眼:“好,肯定是个好故事。”* P3 \% [3 r9 K8 U, Z2 ^
  我说从前有个和尚,法号叫海亮。
- Y2 l5 {3 u1 Z- i6 w4 s7 q% {出处##文 整理[遨海湾社区http://www.Aosea.com]6 k7 F8 D' B. b: ^  y/ I( v1 Y

( x6 a7 d9 E, [+ R* |, y  他拍着手笑:“好,有意思。”5 d& c, r0 O% f  p& t
  “这个海亮号称高僧,其实根本是个市侩,又庸俗又虚荣。”
" W5 q) W0 W) h8 n: j! D  和尚不笑了:“说下去。”
) r' P5 N# b, a1 u& {8 m  “有一天,海亮和尚参加一个宴会,回来后有人问他:今天宴会上都有谁啊?和尚骄傲地回答:都是大人物!像我这种高僧,小人物哪配跟我坐在一起?首席是个大官,姓杜的,次席也是个大官,姓皮的,杜(肚)皮之下,便是贫僧。”1 I0 [9 v- m8 p/ g
  “哦,肚皮之下。”他挠挠头,“什么意思?”
+ E; w4 J2 q! i; T1 T$ Q- g  我直视着他:“你不是问潘志明吗?告诉你吧,他坐牢了,现在还找我借钱呢。”
' `7 A6 B8 R5 y7 O3 E2 v  “唉,可惜了,是个好人。”他叹息一声,“肚皮之下,什么意思?”' H. }" x! U" L+ n4 I
   “没别的意思,肚皮之下有个秃头,”我一躬到地,一字一句地说,“就是说,师父,你算个[被过滤]。”
+ k" g3 m, _6 o) }  和尚惊愕不已,喃喃自语:“[被过滤]……[被过滤]此物……[被过滤]此物也通禅……”我长笑而出,一溜小跑追上肖丽,突然间很想哭。在过去的两年里,我曾经多么依赖这和尚啊,听他讲故事,陪他四处游历,一直当他是精神导师,总以为他能教我些什么。现在终于圆满了,我一生多行不善,注定要沉沦到恶鬼畜生道,烈火蒸腾,万刀穿心,我一身受之,只是不再仰望他们的天堂。8 v% l' L: R: d/ j7 t5 N" J
  心中百感交集,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滋味,既想伏地大哭,又想仰天大笑。一路飞车到家,天已经全黑了,我越发空虚,这儿走走,那儿站站,看什么都觉得舍不得,心里像塞了一把缠绕纠结的茅草,枝枝丫丫地疼。肖丽歪在沙发上讲她的梦,说一闭眼就觉得窗外有人,拉开窗帘,总是看见一张腐烂见骨的脸,有时还会对她笑,满嘴白生生的牙齿。越说越怕,抱着肩膀瑟瑟发抖,我听着也有点紧张,瞥了一眼窗外,只见黑影一闪,满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定定神细看,月光如水,天空中一只夜鸟孤独地盘旋。我叹口气,过去安慰两句,肖丽大概累了,躺在我腿上渐渐睡了过去,我怕吵醒她,一动不敢动,直到两腿酸麻,这才悄悄起身,把她抱到卧室,给她脱了鞋袜,盖好被子,想这就算永别了,如果那事不发,你还可以找个好男人,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万一那事发了,你怎么办呢?她似乎查觉到了什么,紧紧抓住我的手,含糊不清地嘟囔:“你别走,你别走……”我摸摸她的脸,一时心中大痛,像什么东西被猛然刺穿了,我缩作一团,半天直不起腰来。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遨海湾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