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海湾超级社区

 找回密码
 入住遨海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676|回复: 9

[分享] 女人真可怕,外遇男必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8-5 09:45: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后查才能浏览下载更多咨询,有问题联系QQ:3283999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遨海湾

x
本帖最后由 某领导 于 2009-8-5 01:58 编辑
& h7 U" |6 o1 W  r! x( K$ D! ]4 J0 U/ F
一、两年后的今天,我接到前夫的电话: 6 {/ K6 ^. h2 U# D9 n1 ^+ \

0 C; Z7 v& r; x! \) m) P  没想到中秋节他还会打电话给我,两年前他的话尤在耳边“康儿,如果今天你站在我的面前,我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你!从没有一个女人让我如此地恨之入骨!我恨不得将你挫骨扬灰!”当时的我,冷笑不止,直接挂了电话,从此再无他的音讯,一晃,已经两年了。 - ^# Y4 N3 ]# z- A+ G1 j( u3 j$ j
  十分钟前,手机响起,一看号码并不认得,接了以后,他的声音依然那么温柔,好象过去三年里的一切都没发生过,我还是他的妻子,他还是我最崇拜的老公,问我过的好不好?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但几秒钟后,我清醒了,我告诉他,我正在准备和男朋友买新房的家具,我同样温柔地告诉他,“你知道,北京的家具商场总是这个时候才肯打一点折,我也只得趁这七天假期去买个大概,新房总是要多费点心思在上面的,对不对?”
5 f2 t. {+ i, \  他沉默了一会没有说话,最后他说“你还是老样子,一点亏都不肯吃的。中秋快乐。再见吧!”我立刻接上去,轻轻地,“永远别让我再见到你,除非你想死得更惨。你若真想让我快乐,就请彻底在我眼前消失吧!那是最好的中秋礼物!”说完,我挂了电话,手抖得差点连电话都握不住。
2 A' ?1 }- x8 q  Y+ n3 @: p1 _  我一个人在家,推掉所有的约会,只想睡个昏天黑地。过去的一切又回到了脑海里。 9 I( e1 ?$ o* r# V
  我现在心很乱,叙述也很没条理,大家慢慢听我说吧。
" C% G) _% s+ I. m3 z   * T. K+ n  H0 x% [, o- x+ }
  二、回忆
( ^. S" E5 k  v/ }( B6 V/ {" z  1、与老公平淡而幸福的 7 B3 |4 [9 U" Q: Y3 u  E  b
   & C: Z3 ?" i4 y' r4 h) L3 P5 i
  我和他是大学的同学,他高我两届,很优秀,声音很动听,是学校广播站的一个学生干部,那时每天中午几乎都是在学校的大喇叭里听着他的声音渐渐梦周公的。后来我因为绘画好,常被老师叫去办什么板报,那时和他们学生广播站的办公室是连在一起的,慢慢地就认识了,慢慢地就恋爱了。那时候,他总笑我太单纯,太傻,到了社会上肯定会被别人骗,没想到,此言成真,他成了第一个骗我的人。
9 v# t3 w7 d2 c, X, w# E3 o  毕业以后,他家在河南农村,可他不想回老家去,决定留在北京发展,我那时还没毕业,但很支持他,他找了一个报社的工作,刚开始做记者,天天在外面跑新闻,人很辛苦,很快就瘦了一大圈,也黑了不少,即便是这样,每次发了工资,他总是笑咪咪地带我去吃学校周边最好的饭店,其实那时他的钱并不多,但每次和我上街都不知道省钱,总是说要把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我这个人天生懒散,不爱穿戴,就喜欢在宿舍待着看书睡觉,他常笑我是要把宿舍床板睡穿。
# v/ j, k6 c6 a) }# w  就这样两年后我也毕业,很快就找到了一个行政助理的职位,拿的钱不多,但生活很有规律,也不会加班,那时,我们每天穿梭在北京的大小胡同里,终于在两个人工作单位的中点那租到一处好房子,开始了我们的同居生活。
/ c. |; M) S* C! Z: W  B  因为双方的父母都很保守,所以都催着我们赶紧结婚,可他家的兄弟很多,他的哥哥刚结婚花了父母一大笔钱,所以他家没钱给我们在北京买房子,于是我父母就拿出了二十来万,帮我们付了首付,因为那时还没结婚,所以房主是我的名字,后来领了证就结婚了。 # b, X+ I. \7 l0 q2 y
  我这人胸无大志,就想安心做个好老婆。因为极其懒散,人又粗心马虎,所以凡事不爱与人争执,大错小过总是过眼就忘,反而与公司上下关系极好,平时就算犯了点错,总有人帮我遮掩过去,又因平素喜爱看书,所以说话诙谐,典故极多,公司员工聚餐总爱拉我去,高层对我很熟悉,所以在行政总管辞职以后,老总就直接让我接替她上了任。
+ @2 m( j  N( z; O" f7 Y  其实那时的婚姻还是很幸福的,天天我下班买菜做饭,等他回来,两人一边吃饭一边看碟,有时去下下馆子,有时去看看夜景散散步,生活惬意得很。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年,事实证明我有多迟钝,他从结婚的时候就开始瞒我,竟然瞒过我一年,我才知道。
; ?) v& l! O3 {: v  j6 U  
! X1 C7 k2 ^4 Q0 E( C  2、老公的欺骗被发现
5 q2 y2 b9 M, a, }6 Q0 A# |0 g7 }  
7 Z* X" Q* ?1 U6 Q1 A  他在单位竟然从未告诉别人他结婚了!甚至说他仍是单身!其实我真的是很笨的,因为平时总不爱心,每次发了钱,我告诉他一声,他自会按照当月生活的情况去取一些出来,和他的钱一起用,我每次要用钱的时候,直接问他要就可以了,所以结婚一年多,我连家里存折是哪个银行的都不知道,电话是网通还是电信的都不知道。 % T+ N3 |* ~! m$ E3 k
  直到那一天。
5 Y- x0 F6 G' {6 @. m+ X  单位说要多办一个保险,必须要我和他的身份证,由于前一天我忘了问他要,所以第二天主管催我,我就直接打车去找他,那是我第一次去单位找他,几个男同事见了我就转脸冲办公室说,哟,H,你从哪骗来的大美女啊!都找上门来了!你不怕丹丹吃醋啊!我当时就觉得很奇怪,却想不通是哪奇怪,这时走来一个美女,很是精明干练的白领,我并不认识她,可她却很亲热地对我说,“你找H啊,H刚开完会一会就出来,你先坐一会吧!”我刚坐下,他就出来了,他的脸上一阵尴尬,一把拉住我把我带出来,问我找他做什么,我说要他的身份证,他说放在办公桌上了,让我在外面等他一会,他进去拿给我,说完就急忙忙转身进去了,我当时只觉得有点不对劲,却想不出哪不对,就顺势跟着他,站在办公室外面,竟然看他站在刚才那个白领美女那说了几句,那个女人笑了笑,从身上掏出自己的钱包,从她的钱包里取出了我老公的身份证递给了我老公!
8 R# Q, v6 \9 U5 X% ?  我当时第一个反映就是后退到大厅(后来事实证明这个本能的反映是多么的正确),没让老公发现我已经看到那一幕。我拿了老公的身份证以后就直接打车回了单位,什么也没问。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才越想越明白,老公单位的人分明是不知道老公已经结婚了的,要不不可能会对我说那样的话,那个丹丹又是谁呢?老公的身份证怎么会在别的女人的钱包里?
) H- V" V: h: T! d9 y  那天我便早早就从公司出来了,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想到了老公身份证的另一个作用,我很顺利拿到了老公的话单。话单里有一个电话几乎是每天都通话,除了白天之外,通话的时候竟然是每天的凌晨!甚至经常是从凌晨两点打到凌晨四五点!那是我每天睡的最熟的时候!纵使我是再笨的人,我也清楚,这绝对不正常。
0 Y" B4 h0 K2 g; Q1 q+ ~/ o) F, ]  我这个人睡眠极好,对枕头的热爱基本上到了痴迷不悟的地步,通常是我说我困了,不出十秒就能听见我打呼噜,任外面吵得昏天地暗,也不能把我从周公的怀抱里拉出来,往好了说是心理素质极佳,往不好了说就是没心眼的一个人。 ; F3 ]9 s4 k  R- ]
  老公每天忍到半夜去打电话的这个人,究竟是谁呢?我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那个白天见的白领丽人。我记得别人说的是丹丹?那么这个丹丹是不就是那个白领呢? - F5 _2 Q, C% s# p$ }& s
  事实证明我猜的没错,我这样一个大大咧咧的人,居然第一次有了这么准确的直觉。 7 E, n8 G; m( q$ g! l
  老公的报社网址我是知道的。我到了家,老公还没回家,我打开电脑,直接上网打开了他们报社的网页。在“报社简介”的人员名单里,我找到了白天见的那个女人,她的名字叫彭瑞丹(化名啊姐妹们)。我不知道别的姐妹们遇到这样的事都怎么办,我家只有我一个孩子,而且父母又在外地,我没有可以商量的人,何况那时只是我一眼的印象,我想就此下结论也太武断了。 " l- P6 ]) R5 `+ A2 V6 f% F: b
  我没有照电视上那样,去质问我的老公。我忍了下来。因为我清楚,问了也白问,难道他会承认他有外遇?难道他会告诉我他的确没告诉同事他结婚了?
2 Y' U6 L% r" D6 Y. m9 ~; j/ l  老公做了记者以后,嘴皮子上的功夫又长进了很多,和他辩论,我是说不过他的,何况照书上说的,别打草惊蛇了。
* W% h( p7 [$ n( u& H( Z7 q( T3 r  我是个愚笨的人,平时就爱看书,尤其是历史,古书上多云凡事忍者方能成大事,我想我就忍吧,只要能把事情搞清楚。 0 w4 T. J( k  o
  很久以后,老公和我离婚时,一句话惊醒了我。他说“从来只当你是笨笨的女孩,却不料你大智若愚反害了我。” 5 n& [7 W5 G4 L: o0 }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8-5 09:46:36 | 显示全部楼层
3、镇定地探索真相 # C$ g8 `9 \# C) b5 ^9 i; ^
   * S7 Y+ I7 {; Q2 s% G: z
  接着说下去。
( X- M8 T+ w3 M; i# M$ S+ Y  那天老公回家的时候,买了鲜花,巧克力,我笑咪咪好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其实当他拿了鲜花和巧克力的时候,我的心就凉了一半。不心虚的人,何必要拿这些东西来白眉赤眼地表白?老公没看出一点破绽。不怪他大意,是我一向粗心大意惯了,小事情转眼就忘,他料定我不会起疑心的。 4 a- Z) c6 a' M  A' X3 R
  
) ^) k' n0 d2 [  九点多,我固定的睡觉时间。我告诉老公我先睡了,让他接着看电视。一点睡意也无,我闭上眼睛等着印证真相那一刻的到来。
+ u( f- z; X2 s0 a5 |  
$ `5 v# M. F6 m2 z& F' C. ]/ c  过了很久,老公摸上床来,感觉他在看我,他摸摸我的头,替我盖好了被子,转身躺下。黑暗里,我背对着老公,发出均匀的鼾声。 " _- ~5 T$ |% x- X
  
& _1 j  r+ Z0 c: w  又过了很久,我感觉有东西在震动。一想便了然,那是手机震动的动静。
% }* J. w: L/ t+ {  `+ W   8 l3 _) N9 r4 B
  老公拿了手机走下床,去了卫生间。我们的卧室是主卧,套间里有卫生间,可老公开门走了出去,到了客卫。我听见冲马桶的声音。
* o0 K+ H, q/ q1 a; n  
# G3 j6 o, j9 R# T: z$ N. G  房间很安静,那是一种让人窒息的安静,我的心跳跳得我快呼吸不过来。我俏无声息地下了床。只站在卧室的门口,门被老公虚掩,我轻轻推开半扇,没走近。 0 ]3 h, [7 f6 f8 j6 a
  
+ `& o; o9 E9 H  果然是在打电话。
+ ^" Q; \1 |9 X  z( G   ( {( F! Q+ U7 ]5 I: Z: V+ E7 ]( J
  只见老公故作酒醉的声音,“和几个公司的老总喝酒呢,他们在包厢里喝醉了,我躲在卫生间接你电话呢……哦,我妹妹已经回家了,没别的事,就找我的身份证办个卡,北京电话不是要北京户口担保才能后付费么?我告诉她我还不是北京户口呢……恩,想你,……”
0 o( e: _5 p5 J& W. h  p- i  
* `, g  A- \" l  不知道别的姐妹知道真相是怎样的,当时对我来说,只觉得心好似被扯出来被千万人践踏,浑身滚烫似火,似乎在油锅里一点点被炸到焦黄。
; F% f. F% n% `- T) l   ) \! F: d0 f1 ~$ p: k7 W) J- ]1 n
  我一点点走回床上躺下,想着自己该怎么办。因为我是独身子女,从小爸爸就告诉我,将来我没有兄弟姐妹可依靠,凡事只能靠自己,凡遇到了事情总要自己想办法,切不可学那些爱哭鬼,哭死了也解决不了问题。我从小就被这样的思维方式教育长大,所以头脑总是比较冷静。说真的,那时脑子里似乎有千百个念头在狂奔,可又似一片空白,我竟然昏沉沉睡了过去。
- l! ?& H! |- t* p( w6 ~4 ?5 A( U   0 {- X5 K5 j) w8 t
  早上起床的时候,老公还未醒,我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鼻子不禁酸了起来。下床做好了早饭,没有叫他,我吃了先走了。中午,我溜到麦当劳,仔细地琢磨起来。老公不肯告诉别人他结婚了,肯定是想和那个叫丹丹的女孩子在一起,可他毕竟是和我结婚了啊,又不见他有要离婚的样子,难道能和那个女孩子就这样光谈恋爱不结婚么?难道那个女孩子也肯和我老公谈这场马拉松恋爱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那么老公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呢?
6 p! U) v; B$ _- V( o6 X% ?   , e0 G4 X6 o! d& w5 ^. s0 O& t
  是爱情?我不知道。一种可能是老公只想玩玩,但很快就被我否定了,老公一向好进,绝对不是那种只想眼前不想未来的人,如果为了玩而不告诉别人他结婚了,将来露馅了,他在那样重视个人作风的单位,下场会很惨的,他不会不考虑。何况,真想玩的话,找个单位以外的不是更好?那么按照常理推断,老公认识她肯定是在和我结婚之前,因为先认识她了,所以结婚了才会隐瞒,那既然认识她,对她有好感,为什么同一时间还要和我结婚呢?既然是和我结婚了,为什么还和那个女人牵扯不清呢?
9 Z9 i+ y0 U0 h3 W: W! m  
( z; M( b! T, e+ I, a  老公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以我对他的了解,这样没成算的事情他一定不会做的。那就只剩一种可能,这个女人可以给我老公一种很想得到的东西。因为有求于她,所以才和她在一起,又因为在一起时间长了,有了感情也是再所难免的。也许得到了,时机成熟了再和我离婚也未可知啊。
7 k% C6 O! r+ R0 x( }' b  
; B& J3 J5 P* u# ~1 Z: [' [! a* G  那老公到底有求她什么呢? ( F) D: S  h+ F) j# v
   / M0 U" u; C1 z+ j! c
  不知道为什么,我想到了户口。北京户口。老公单位的事情和我说的很多,比如谁谁又升了,哪个哪个因为是北京户口所以被优先考虑了,某某领导被任命了就因为是北京人,诸如此类的话,他重复很多,我知道他是有才干的,也一心想往上爬,甚至他想从政,我并不清楚这一行,也许北京户口对他而言真的非常重要,有段时间他甚至很想考公务员,就为了能有可能从政。
% K" A) r# A/ l7 \/ C+ V8 v# b   , y. t& \6 v& Z7 g6 F
  当时第一个想法是,他为了从政所以才搞婚外情的么?那个女人到底什么来头,难道可以帮老公搞到北京户口么?
9 v/ V& F5 |! k  l, Z5 [, ?, P   - x8 m/ I5 `2 v4 |) F
  我由于工作关系,认识几个律师,想了想,我给他们打了个电话,很有技巧地问问如何办理北京户口的问题。
  N! V! p( p. y; D, O  
- l6 |. |, f9 F9 Q' |( V; E' ?  答案让我很吃惊。 , r# p. D5 D4 @" d; Q. r
   ! E/ Z- s  @' r
  如果我和老公其中一人有学士以上学位并且在北京工作两年以上,就可以办理工作居住证。工作居住证在子女入学、购房等方面具有和户口相同的效力。执工作居住证三年,就可以办理户口了。工作居住证必须由其所在的单位办理。
' c& }# T' ~$ c3 M, r- x   4 b" [, b3 d9 f2 Y4 U, Y) g& w: I
  老公是有学士学位的,在北京工作也刚好两年了,那个丹丹在报社的职务所属便是人事部门的,难道老公想利用她先办理工作居住证吗?
: J% g. Q. q  @3 E" F   . c. O( X0 J: x4 Z. R
  我想的很简单,可律师告诉我,虽然程序是这样,但办起来很难,北京对户口卡的很严,没那么容易办理,当然,如果有路子,本人又有房子,走走后门,也是可以早办到的。 1 q( |5 F0 R$ ]. y1 N. Y
   4 l# K# c9 e! ^& ~! q2 A/ i! v
  偏偏老公前段时间问过我,以我名义的房子可不可以改成我们两个人共同所有!
+ x0 L& W* K. X   ' m5 u) e# G. K3 k
  这不可能是巧合。我当时的心都凉了。很显然,他的下一步就是在算计我。同床共枕这么久的夫妻,竟然这样瞒我?!心既然存了戒心,观察他也就更仔细了,同时,在和律师的闲聊中,我学会了如何转移财产。 & X0 n: M* n6 }. A  T3 b
  
$ ]5 D2 N% H* H3 Z, a! _" [! E  4、不能轻易的离婚,我开始盘算
* k  R3 U1 z9 g+ ]  
. R) ^& B4 O' s/ x" P, v* ~  当时第一个反映就是离婚。 8 \0 m* h# F" i# W  `- {
  
" U( \/ r  u; N, {$ D+ t  我们没急着要孩子,离婚并不困难。但后来自己清醒了,如果现在离婚的话,我连我们夫妻共同财产都不知道有多少,那肯定是会吃亏的。已经输了面子,绝对不能再输里子。这个男人既然如此对我,让我心寒,骗我这么深,我也绝对不能让他就这么轻松地把我算计到。 2 O+ X- z$ j  Q7 Y& p3 V2 P
  
$ |" [5 l) Z* M9 k0 l; r0 @  房子的事情他日后催过我很多次,每次我都漫不经心地给挡过去了。因为我平时就马虎大意,他只当我是不在乎,并没有起疑心。同时可能是户口的事情他并没有这么快就办妥,所以他也并不是非常着急。
& }5 l" N# L+ _# Q) |' \3 |, X  
6 N! ^1 S( a7 Y, n' E  我当然更不着急。时间越多,我越有机会。 $ w# h5 p  ?, f6 \# ]) c8 }$ x: L
   * g8 s% f% C* o! {
  我告诉他有个同事想卖自己的房子,非常便宜,如果一次付清的话,可以再低些,他一听,眼睛就亮了,告诉我可以贷款二手房,让我考虑看看。我对他说,可同事不相信我们有这个经济实力,他一听就笑了,当时就把存折拿出来,我一看结婚快两年了,我们已经存了近15万,真是他的功劳啊!他说我们可以先用我的房子做抵押,贷款再买同事的房子,顺便把房子名给改了。
0 D  h4 Z) J9 F' T, f& }  
( q- @! i4 A) \5 u: P" J' m  我想了想,说不可能,我们的房子贷款还没还清,是不能再另外贷款的。
  z' y2 w3 [+ w6 `  u  
; [" q: I3 g: B0 t* l  他无非是想用我的房子做抵押,买了同事的房子之后,房子自然是我们二人的,我父母的首付自然就转到他那里了。
. L1 ]$ m" h/ ~/ q4 _2 k& r  
! E2 h% W: x1 f& r  可惜办不成。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8-5 09:4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惜办不成。
* j4 h) E' D' Q   3 _) |, l) k% R
  5、第一次出招,使老公丢了工作
5 V4 I0 O5 y; P9 Q- m) l  
( m+ q8 l/ {0 j/ E( G6 y  机会很快就来了。 & s7 K; }! P4 S
  
  G0 W. t% q& |9 x* ^% K+ C4 M  我同学在南方做生意发了大财,因为一个展销会到北京来,顺便到我们家做客。他对我同学的生意很感兴趣,我同学也欢迎他搞搞副业,说拿那么点死工资也没什么大出息,他一向是个好强的人,当时就决定投资入股。
  m: p2 |9 N% q# a1 X5 j5 |   ' A: }; h' k; b* e
  他取了10万块,想和我同学搞电子产品的倒卖,因为南北差价极高,利润也很厚。
$ A9 B. L& ]6 F5 A# @   ; E* Z' }, ^' g; n' [$ O; t
  可没想到,刚花了十万块买的通信产品到北京,北京就新出了一个什么政策(对不起,我这人马虎,已经不记得了),反正就限制类似这样的倒卖,这些东西一下就砸在手里了。他当时整个人就蒙了。
) p/ @7 `* R/ F+ I6 w  
! D$ @4 Q3 ?  `( z  找关系找了很久,说是他老家有个公司想要这批货,价钱给的还算合理。 + q6 {! ?. F; w3 y9 K* M
  
" q3 ]4 ?" K8 m. |  他决定带着货回老家。那是非典最肆虐的时候。在北京的人可能都不会忘记那样令人恐惧的时期。他的单位因为是国家事业单位,又是报社,所以查的相当紧,报社严令不许任何人擅自离京,离开自己的工作岗位,违反者开除。他没有和领导打招呼,反正那时候上班也不是那么严,外松内紧,他犯了个大错,以为自己是个骨干,领导必定爱才。错的很离谱。 2 |0 N# w  l/ W5 f8 B+ S4 [
  
1 C* R, i( F# @& D! @  匿名电话是我打的。我直接打到他报社领导办公室。告诉领导,他擅自离京回家。
  u$ C2 X/ J* S9 D" v% u4 U/ ?   " a* z+ N- O' G' ?6 e; U' ?
  领导压抑着怒气的语气我还是听得出来的。 2 _# V0 {* z( y+ N1 t
  
' B# v3 i9 }* ], P# i! K" l% t, V5 d  我所在的单位已经放假了,一是生意不好,二是这个的时期,谁也不敢天天在外面晃悠。 . r/ p4 d: h4 @) x3 }5 _6 z
  
2 j* Z3 Y. l! ]* {! g  打完电话以后,没多久,我就接到他惊慌的电话,让我火速去河南。我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7 J# i' B6 e, s   ( l, g, p, i, N3 w4 e  h7 n
  我们在河南和北京的中途相遇了。他皱着眉头告诉我,领导问他在哪,他撒谎说在北京,领导冷笑,让他两个小时内到单位报道。他必须火速回去。他让我送货去。我答应去送货,车由我开去。 , F) W4 ?) y9 n+ x' d4 }
  
! w# b: r) m& i2 e  6、第二次出招,让老公钱货两空
1 @- r$ B- W* l" }& e  u7 F% x3 d! t  
3 T- J& D0 \" _/ B2 Q  也许是老天帮我,我在去那家老板卖货的路上竟然无意中碰到另外一家店,也需要这批货,因为是同学大批量倒给我的,又是我自己运来的,成本相对很低,我这个人看着特好说话,不善和人讨价还价,可心里毕竟有前一家给的价钱做底,竟然把那批货整卖了个好价钱,净赚了三万块,全是现钱。
) H6 n) i' @, O) ^' ?0 z/ j! b4 v  
6 [. a2 g0 ?3 q. J) I. G! X* L8 J% p  我拿了钱觉得不放心,就找银行存钱,可当时福灵心至,另开了一个帐户,并没有存到我们公共的那个帐户上去。 ( z* G$ @$ n, q1 G' g+ P
  
, f- `" q( n6 H% Q  后来我就开车回北京。我这个人马虎又粗心,看路标也看不太懂,那个时期,往北京去的人少的可怜。 / i5 A5 P  n# j1 n9 T3 v  L' M# q
  
2 s. w+ O4 ]! T( S  似乎是我开错了。之所以这样说,一是我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二是我的确不知道自己当时把车开到哪去了。反正开到一个地方,不好意思名字也不记得了。 4 ~. t  G6 e7 f* E/ H
  
' ?, r5 u1 v/ P2 D' j  当时觉得肚子特别饿,就想找个地方先吃饭再说。 0 f+ q; E( L( j' k* l5 {
  
# P$ K# B6 M/ ?/ Z5 T- r  y9 Q  等我吃完饭出来,发现车不见了。
  v9 j" X' A5 E. l0 o   / Z7 V) A7 ^, ?# U* {0 K
  当时第一个反映就是报警,等****问车上有什么的时候,我说车上全是通信产品。 9 v# ~( d  S. W
   & D/ N9 p, t; f% W; P2 D
  我一辈子撒谎都没有那天那样多,那么大胆。完全不经大脑,就那么直接又自然地描述我的车什么样子,里面产品有多少。等我再搭别的车到北京的时候,谎话已经编的天一无逢了。 * l, E5 w: a* d6 |: q6 V; J) |
  
, [9 ~! \8 d, s: ^- P- B  一到北京,他就问我怎么那个老板说货还没到,我说当时和他接手太急,没记下老板电话,手机没电了,所以没法联系,只好把车开回来,结果被偷了。我把****怎么问话,说的清清楚楚。他当时的表情用面如死灰来形容再恰当不过。埋怨我的话就不用说了,反正车是买了保险的,钱不用担心。 0 b( X" p! J3 L6 O
  
9 Y* Q% z: x; i7 K( d+ ~  我知道是那批货实在让他心疼得要死。但也没办法。
9 v! a/ w& t+ y5 M) f. \   0 n5 K. F. _- F! M7 t, q0 S
  不是置疑****的办事能力,我相信那车是永远找不回来了。
* s, b- c, S7 m+ w' a2 _  q   ) A2 [( E: Z5 ]9 v$ V
  十三万就变成了我自己的钱。 ; T) R! G4 T7 Y  G, O% H' X. L4 A6 c
  
7 Q: j% z& y1 k  还有个噩耗,他真的被开除了。
- D9 S" K& B0 X  
# ?6 v/ C8 K$ ]- N0 E. i& V  其实我都没想到他真的能被开除,看来紧张的时期办什么事都是雷厉风行啊,他的开除通知在他们报社的网站的人事通告达一年之久。
+ m5 V, W* O1 O" O" Z  
& M. N$ A( H/ g  以后每次心情不好,去看看那个开除通知,心情便好很多。 " ]* u1 H- _4 h6 V4 N6 D* o2 [
  
7 J" i. o. j: A2 z" @3 D) A  我不隐瞒自己,至少我承认,打开那个网页的时候,我的眼神是恶毒的。 0 |& d) {) k8 e% ^& |' x
   " V5 e5 i8 R# Z1 C) E3 F
  爱得有多深,恨就有多深,这句话一点也没错。
4 f) I# ]# a4 `: h" u- j7 L: U$ N  
; O# u/ O8 O! f1 r; v; o  现在我对他毫无感觉,可见缘分是一丝一厘也没有了。再说说他的那个丹丹,不知道她是真傻还是装傻,居然真的相信老公没结婚,也许恋爱的女人智商都不高吧,我又何尝不是呢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8-5 09:51:03 | 显示全部楼层
  7、第三次出招,老公和别的女人去逍遥,我在家转移财产 ( M$ _. b. M" W9 f0 Q) R3 i
   5 a2 B$ z( a" S: v
  他丢了工作以后,天天借酒消愁,也许是疏忽了,竟然有一天那个丹丹把电话打到家里,是我接的电话,当时老公的酒醒了大半,可又不能阻拦我。 4 {: o) t( v8 ^9 s
  
( j/ d: X! q- f$ R3 r  我看着老公克制不住的冷汗,笑咪咪地把电话转给他。   g/ ^" W( \: |7 p9 o4 s! C
   0 z4 k# c8 F: \  w9 n6 I; \. [3 u) e
  他没说几句就把电话挂了,还说什么“前同事真烦”,我在边上就好笑。 " _0 [6 N; Y* y2 J( z! t! T
  
# j* J7 o! n. Y( A% J; Y- N  夜里果然就听到什么妹妹的话。
: c5 `0 p! U9 c8 ^  
1 A( d, n9 |+ E( Y2 N5 J  过几天,他说有个朋友愿意借他笔钱,让他做生意,我问他打算做什么生意,他说在老家开营业厅比较赚钱,他想回老家考察一下。
5 ^% x+ S2 H6 s; G( C/ j  
/ W" A& o/ @+ x6 W& s  c8 u  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就一种直觉,这钱一定是那个丹丹借给他的。 ' v+ F! f' {9 G) ]* w/ ^0 \
   " [+ a% {! |; y
  可为什么要回老家呢?他不是很想留在北京么?
, r9 O& T* t; t# g$ V* i! n  
2 i( n; w) L' U, ~4 j2 O  他回老家第二天,我直接打电话到报社,口气很轻松地问“丹丹去河南什么时候回来啊?”对方说是和报社市场部下去办个什么活动,可能要一个星期。 % p8 U( W/ T) B( h
  
* f) Y! p8 m" k+ E% E7 ~# B8 c  果然是和丹丹一起去逍遥了。   ^; e; Q# M  o" A1 J
   ' k& `/ g- k; c. |
  我怒火中烧。虽然很火,但我并没有打电话给他。他这个时候肯定需要安静。 ' T7 ]  Y2 z8 w. p; e0 m: h
   " q0 m8 E- X1 @0 V; ]! c( H& a
  我在家也没闲着。我在家里找到当时他给我看的存折,还有他的银行卡,我拍了照片留着以备万一。
5 k( y+ G, x0 E7 Z7 Z   - ]. S" ^$ p0 M! j0 h; m
  我在网上卖我的房子。其实这样做的时候,我是很害怕的,一来我不知道房子卖了值得不值得,二来怕卖房子这样的大事万一被他知道,我就前功尽弃了,直到今天我都佩服我当时的勇气,一个人在北京,谁都没商量,连父母都不知道,就一个人做了主张,真有点后怕啊。也许正因为这样才能瞒天过海吧!
" g: S6 G8 C' ~# s1 ~" m& k+ |   1 y4 Z7 Z: R: @+ ?+ S
  网上才贴了两天就有人要求看房子。有两家看了,觉得比较满意,因为我也是贷款买的房子,没有什么房产证之类的,转交贷款比较麻烦。他们说要好好考虑一下。 % J# G( F+ ^% \
   , K! o+ N6 a, w2 L& q6 {0 w3 P# A3 g
  可他马上就要回来了。
+ i; }+ v$ j- G6 O. b) r  
) _5 o6 G' P* b  时间很紧张。就在他要回来的前一天,看房子的其中一家决定买我的房子。
* ]8 J1 N* ]* w( m6 _  
/ h) |- c4 N7 P' P  可能是我这个人比较面善,属于第一眼看上去特别可靠实在的人,要买房子的那一家对我比较放心,我和他们一家约好了时间,他们一次性也拿不出我父母当初的首付,以及这几年我还的贷款,所以我定在两个月之后,一手定金,一手交房住人。 ! o* f- i6 _  a  C4 a7 f; o
   & g/ q( b- v* w8 p% l" S" Y7 @1 Y
  8、第四次出招,给老公错误建议
" p% }5 }$ K& T% t  Z, v2 y) n  
( _# t, o. F$ x) }- p5 \# [  a  他回来了,似乎很是高兴,无意中说自己的户口可能年底就能搞定,我当时一惊,问他怎么去了河南反而能知道北京的事,他也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就随便带过了。我就没追问。
) Z5 C: G! `1 U& G8 N: l# x   ( s2 n, D# T. A, `8 p! S' }
  其实我不是那么善于掩饰的人,自从知道真相之后,我对他的态度还是变化挺大的,我不再那么乖得做饭洗衣服,也不再吵着要陪他去散步,更多就是安静地待着,又买了很多新书,可能我平时说话就不多,他的心里一来丢了车、赔了钱,丢了工职,心烦意乱,对周围的事就没那么上心,二来他夜夜和那个丹丹通话,又刚两人从河南甜蜜归来,正陶醉在婚外情的甜蜜里,我对他不主动,正是他所想要的,所以他对我,仍是一点疑心也没有。可能那个丹丹真的借钱给他了,他竟然真的在河南老家开起了营业厅。 6 F4 ~# `0 G8 m4 j7 [2 K
  
2 ~+ H+ ^8 Z7 m. z- e( S3 k  当时为营业厅选地址的时候,他问我的意见,有一家是地方不大,但在市中心,租金比较贵,另外一家是在比较偏僻的地方,租金很便宜,而且要一租租10年,地方很大,设备很齐全,买个设备直接就能开张。
) U' k5 q: `* F3 l% O7 |  
7 a: {+ }+ x* x3 Z/ g  其实我心里是很清楚孰优孰劣的,市中心那家虽然贵,但地势好,钱回收的比较快;偏僻的那家,虽然便宜,东西齐全,但一租就必须租10年,10年的变数太大,把资金投在这上太不保险。但我说偏僻的那家好。他很高兴,说我想的和他一样。他说租偏僻的那家店,虽然要租10年,但只要一两年后那块地段一开放起来,房子一下就会很值钱,那时候哪怕他不开营业厅,就把房子转租出去,赚个差价都能大赚一笔。最后他就真的盘下了那家店。
9 B6 j& K2 B4 ~0 K8 Y; w" y; T   ! t; |& R$ O7 E2 i
  我当然没阻止,又不是花我的钱,我何必要管那么多呢? ; a9 B9 q, g, J1 Y
  
* Z, p! H" E9 `6 g9 g  何况离离婚的日子不远了。
- \7 z, o3 e. d' P9 F   % E9 L2 K$ f, \. |9 Z$ _2 ?
  我准备的差不多了。
: \) N& p5 ~* @; b6 Q5 M6 h8 p  9、第五次出招,离间老公和他的债主
( {6 t8 F& d" A. b. ]. q8 F     S) J: G, K5 k' [8 |
  他的营业厅先期投入过大,而他又想在老家显示出他是在京城做过记者,是个高层人士,现在是准备衣锦还乡做番大事业,于是先期花了不少钱做噱头,但毕竟地方偏僻,客人并不多。所以赔了不少钱在里面,家里的钱我东挪西挪,只剩两万多了,我做了个人情全都给他,当然名曰支持他,他很是感激。(和我有同样遭遇的姐妹们,应该都有这样的感觉,有的时候,钱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用钱可以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3 g4 ]$ i4 a' j4 T' q  
) S0 U* |9 q3 @& r' J5 k9 u* x2 [  他还是赔,于是向老家几个朋友借了十几万块钱。这年头还真有人肯借给他,我前面说过,他口才很好的。
- e6 u3 N% H7 f  
8 E5 z$ H+ J$ H3 ^" Q: B6 d. L# h  这段时间他天天在河南老家忙,根本顾不上北京的事情,一个月连家都不回一次。上次约好买房子的人,钱没凑齐,跟我又延迟了一个月,正中我下怀。果然,快到年底的时候,几个朋友都问他要钱了。而他的营业厅仍是亏本的买卖。他特着急,终于将注意打到了我的房子上,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房子很快就要卖掉了。他问我房子能不能做抵押,我说不能,因为正在贷款,连房产都没有,怎么抵押呢?他又开始说什么他营业厅已经开始赚钱了,生意特好,可以先不还朋友的钱,先把咱们房子贷款还上,但我要把房子改成我和他两个人的名字。我当时说可以啊,现在到年底了,事情多,等明年开春吧。他似乎户口办理中很需要房子证明,他很着急,说年底前就办吧。我说那好吧,你先把钱打过来,我把房子贷款付清,办房产证的时候,正好顺便写上我们两个人的名字。他沉默了半天,说最近生意太忙了,过几天再说吧。也许是天意,正好过几天当初借钱给他的一个朋友有事来北京,当时就来找到了我,意思是看我过节前能不能把钱给还上。我又撒谎了。我说不行吧,H说了,钱是赚了不少,但我们房子贷款还没付清呢,H说你们的钱要先缓缓,先把房子钱还上。那个朋友当时一听就傻了,因为H在河南老家一直都说自己没赚钱,快赔死了。对朋友说的话和对自己老婆说的话,那人肯定相信对老婆说的话才是真的。于是这人气冲冲回河南了。当天晚上H就打电话质问我为什么对朋友说那些,我就装傻,我说不是你自己说要还自己家房子的钱吗?他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就算痛死,也没办法对我说。
# ^9 v8 u' r6 p$ X+ [5 ^( Z  
* |: o) P  K$ w( d/ g  逼他要钱的人越来越紧,他躲回了北京。
6 l1 [+ a1 r$ R  Q, I   1 x  H8 ^. P9 y% g* P. S1 G6 E* k
  我对他说,依然在家里这么闷,那不如出去走走,去散散心吧。
+ r  Q6 M5 ~% d' W0 [9 c+ i   ! }% k" e* U* ]1 r0 [, H) b7 {
  他一听大喜,后来又说没钱,我说前几天你不是让我帮你筹备过年给工人发的工资吗,我准备好了,你先别发工人工资了,别管他们过年怎么过了,拖欠公司又不是你一个人。先自己拿着出去散心吧。 5 N+ {! O# j0 V6 L
   % V( G9 Y4 @7 m; [  A0 y
  其实这也是试探他的人品,一个人在社会上混,诚信是很重要的,对别人自然还是实在一些才好。 9 w2 ]2 ?, z4 S. _7 p, s3 h& F) h7 u
  
. E8 j  T6 L; F' \; Q  b3 T% c  没想到他大喜,拿了钱连说好啊好啊。 0 U) e8 q7 U1 o( f& o7 F+ [8 \
   : }" ~  E2 j; w" t- i% x. D% c
  我心彻底死了。
/ r  x7 m7 l- j, j1 e2 [  
: b9 j; `4 V% E! s; G2 f! F  他想了想,接着又问我,你和我一起去散心吗?
" h2 W( W3 |. `) m" ]6 U0 D$ ^$ `   ' G+ n9 `0 Z, ~7 M
  我注意他用的是疑问句,我说不去了,单位工作忙。
& T; b, |9 _5 g0 O$ g5 m  d   # j4 l# s0 ]2 I" S' T
  他一句挽留也没有,说那我自己就出去散闷散闷,把自己两个字咬的特重。   V6 a5 U8 F; [6 i0 }6 X
   0 Q  V! l- r6 e8 t
  我当然清楚他不会自己去的。
  F" ]- Y1 t! F* X, U  
- b$ g2 K9 e! `  但那时已经很鄙视他的人品了,生气倒在其次。他到了海南,可我并没有让他好过,我每天都会不定时地打电话给他,告诉他有谁谁有上门来要债了,谁谁又说了什么狠话。
' H5 \- N4 u6 e. ]   & q3 g; ]5 _% N4 |% E& Y3 U
  其实真有人来要钱的,那天我正好在家,来人问他哪去了,我说去海南渡假了。
! M& n5 H0 W7 j) N6 L% R* ?) }2 H  
9 u5 l% E" d' \: V4 }, y4 S  真的是要把那人给气死。
+ |6 U0 _% D$ Y& h. c   9 [' g! h1 S. [- \
  后来我装作无意中说,前几天H的哥哥也来借钱,好象借了不少,H说过年还要给父亲送一些钱呢。 2 M: k' r5 F- s
   # X- j) l" n; z
  那个人气狠狠得就回河南了。
% x8 g8 f/ }9 Q" V/ `, P0 F6 v  
4 ]) H* b6 x) X1 ^+ @( ^  第三天,他就回来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要债的人跑到他父母家去了。把他爸爸给气得住院了。 * W7 a: C! O1 \  t' n5 Z3 ~
  
' F5 [- f4 X0 A2 D9 Y- k  他就去海南三天,一万多块钱就花光了,现在连自己父亲看病的钱都没有。
/ W# _! e0 r2 l9 C# Y( k" y  
0 H3 N: W9 g# Z& @- m" n  V  突然他问我,康儿,我这段时间这么倒霉,也没时间多陪你,怎么你一点都没怪我,花钱也比原来大方多了。
1 A% g' c( W& M  
4 @$ A4 z7 J3 m9 m; W  V' N  我当时心一惊,很快就笑嘻嘻地说钱没了再赚好了,人还是要紧的嘛! , M* {/ V2 n1 L
  
+ D$ }$ e4 A: s& @% a  他便没有再说话,当天就回河南看他爸爸去了。就在他回家的那天,家里的电话响了,竟然是那个丹丹打来的,
3 t/ D/ d& w' o   - a, i5 p6 y6 [' {1 P7 v) h& V1 l# |# f
  是我接的电话,她也很意外。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8-5 09:53:33 | 显示全部楼层
 10、第六次出招,欺骗那个第三者 ) Q8 R0 T* q1 e
   9 h2 e7 L$ f4 o; _. A2 t
  她终于问我是谁。
/ O! i" U: d7 S8 e4 h9 Z" h  
2 B0 [3 K3 B- d4 N  n  我当时想了几秒钟,我想如果说出真相,丹丹那样的白领未必会要他,那他是肯定不会和我离婚了,不如先瞒过去。 , n$ `7 }, ]& \- b$ x0 z
   , J5 F; L" `% _8 n* [" t+ h1 Y' j
  我说他的爸爸病了,他让我先过来帮他看看房子。 7 Z- R3 x1 v+ o0 u
   : s$ X; I/ D3 ^9 u! p9 R) x
  那个丹丹可能有点疑心了,说那你家在哪,我来陪陪你吧。
* z2 q# V" {& Y* M  B   $ v; }; @+ G+ \+ d
  我撒谎反应之快连我自己都吃惊,我马上接着说,那就不用了,我自己害怕,拉着我男朋友和我一块看房子呢。 + C* F+ g, e- G9 l# ?0 D- R" O- u
   3 p5 E; ~4 b3 [- A2 N& C
  然后我就装做扭捏得笑,笑着说你来我和我男朋友还不太方便呢,不过你千万别告诉我哥啊,虽然我们是远亲,但是他知道要告诉我妈,那我就倒霉了。 1 H% \  Y* C# U$ _
   : W1 g& p" l; H3 p
  显然丹丹听明白我的暗示,她也笑了,说那好吧,我就不去了。
0 `# r: ~; b$ g" i: U4 [/ m   1 N5 f8 s0 @) r' Y; j" y$ ^8 ]
  打得我一身冷汗,突然觉得自己为什么要受这个罪啊,错的又不是我,既然已经下了决心,那就干脆些,早点离婚吧!!就在我准备提出离婚的时候,他突然告诉我说,有个老同学从柬埔寨回来了,说了想带个知心的人去那里,这个同学娶的是当地一个黑社会吃的很开的老大的女儿,岳父留他在那照看一个夜总会,里面吃喝嫖赌样样皆有,很赚钱,可那个同学手底下也没个心腹,很想回来找个关系不错的带回去当助手。
" y+ u$ h$ v$ y! n, q  
* h& z$ I' Q: Z  p  [+ v3 z  我当时就意识到这是一个好机会。 1 M$ L: Q: f, `4 z0 w1 q$ x- V& \0 H
   0 J) q" @/ G; |  R8 c( B
  我说你干吗不去啊。 4 K( U" [- c6 T5 d5 i, ?
  
' u2 ~9 @/ c# w0 x  他说我有家有口的,干吗去? ; s0 J' Y: V& Z# b
   5 q, ~6 G) P* G% k& M
  我就细细分析给他听,我说咱们的房子要还贷款,压力很大,你没了工作,赚钱又很辛苦,不如去那边,赚了大钱回来,房子也有钱还清了,债也轻松就还上了,就算还不了那么快,出去躲躲总是好的。 * ~! ^" p) I5 g9 ~6 D
   1 d4 A4 U0 H/ m! W
  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有事就逃避的人,一听我说可以出去躲债,立刻就动了心。也顾不得自己的父亲和朋友了,连那个丹丹都抛到脑后了。果然不出我所料。
' s" E. S+ S$ V8 {   7 }- G% ?9 [- A
  11、第七次出招,和老公离婚
7 D: D8 F  f" w8 e$ y0 D+ E   % h. l& q) v5 \# F8 l8 j
  第二天他说他决定去柬埔寨。 3 q  D: N& F) e2 k/ J7 ?$ q
   " Y/ B6 E8 {* o, {1 h8 a8 [+ |
  那个同学催他很急,他决定先办个游玩的签证,等到了那,打好关系,再回来办个能长住那的签证。 + z3 O$ i( T4 _4 f' Q6 `
  
$ {! r9 e+ k$ y0 |  我看他打好主意,就同他商量正题,我问他,你走了,那些要债的人来了怎么办?我一个女人家,怎么打发呢?总得想个办法让别人别来我家吧。
% O8 b  B4 G) N3 `9 I7 t: h   : m$ C5 G  v* b2 ~1 D' j
  他想想,突然想张嘴,但又闭上了。 + X2 o7 q' R1 u( L% d/ T4 \
  
1 o$ c) f# j8 t  g/ e" r  我说你有什么你就说吧,我人笨,可是一点主意都没有的。 ( o& W# y' J& A, @! {4 a
   $ S- W6 s: R; X% p
  他说那么我们假离婚你看怎么样?
1 {3 x- J3 P9 f7 h8 g9 M7 n( L  
( l) y; I% T7 Z% x' [. Z2 O  我当时就说好啊!!!
& b, J+ p4 J# m& Y) C/ A5 j2 j  
- H( J- x4 M9 c& ~, W" |) A  他反而生了疑。 4 J1 m: U) |# Y: `! ?
   ' P3 Q6 M. V4 j
  我一脸天真地说,那你去了那,那里又是夜总会,有的是女人,你去了那可不能忘了我,万一回来你又不肯和我复婚那要怎么办呢? 7 h0 M+ g$ F- v: v  G
  
/ O! ^: x; M8 T4 k  他竟然说:那还不好办,你把房子名字改成咱俩的名字,咱们离婚不离家!房子我赚了钱还是要帮你还的!!!!我说那好吧!
( u2 q+ w  A  O0 S5 x   . G9 Q9 \6 e% w& g* P
  他说时间紧,马上就到过年了,先办个假离婚!等他到了那,把关系打通了,回来再办长期签证的时候,就把房子名字改了好了! 1 x/ N; B, T0 B6 o& F; W% ?
   6 t# m3 b' F! \2 t* e% ^: e: t
  我没敢答应的太爽快,事实上,准备了那么久,到了临门这一步,迈出去还是不太容易的。
6 V5 y+ \7 V2 a; J" o* O  
+ [' R1 g1 c& _& {" p  我问他,那我答应了你,你会不会真的和我离婚啊?
& t2 v# I9 h. w4 ]   # J9 G: V. @8 X4 r: A, k  D3 I
  他说那哪能呢?他这么喜欢我,我和他同学那么长时间,我还能不了解他嘛!
8 N2 T5 n: a# w" |   4 m5 {. ~' P1 q
  于是我出笔和纸,说那就先写个协议书,明天去办手续吧! 8 c8 H1 A  [$ B+ U8 e: z( A2 G/ z: b
  
7 c' j, }+ P5 H; z! x, Q( z  他的文才那么好,果然就写完了,我毫不犹豫地签上自己的名字。手续办的很快,因为他想的并不是真离婚,他又要出国,所以他把什么东西都给我了。
3 c5 E" Z. ?! E. H) ^   " y* S( L5 y$ d) w6 A
  那天我和他都有点伤感。我是因为一直欺骗我的这个男人很快就要知道真相了,很快就要知道,在他眼里憨态可居的女人居然骗了他。婚姻是把利刃,虽然我报复了他,可仍是两败俱伤,我的心里,痛尤甚。
! x2 g: s. ^" L8 Z3 A% a: `   : b6 F( F6 f& i+ o+ U" C
  他伤感是因为一年之内,自己先丢了饭碗,又丢了车,接着赔了钱,随后又被人天天追着要债,自己的爸爸又被气倒在医院里,这样的时候,他居然选择逃到国外去,我想,再铁石心肠的男人,都会有点难过吧,可他不知道,他今天这一切,都是因为欺骗我造成的,虽然是我毁了他,但也是他骗我在前,可算是咎由自取吧! $ M  K: I3 `# Y& ?
  
4 {' D9 q5 J! G  B  他飞走了。 % b7 c8 ]+ y5 U3 A& f9 {8 ?7 F3 F
  
1 K) R3 W. f" E! N- L  除了我之外,他的同事朋友都不知道,就连他爸爸,也只知道他出去躲几天,也不知道是出国去做黑道去了。
( |. B6 f. V/ j9 t; `   0 s. l$ ~* G, s/ K( z: |, e
  没几天,我就把房子给卖了。这一倒手净赚了九万多。
3 _7 q5 ^$ I6 ?! V5 t  
; w) S8 I- x" T4 y* a" U  过几天,车子保险的钱也赔过来了,我算了算,自己竟然也成了个小富婆。 % M/ x+ h$ `0 A( g
  
2 y8 w, Y% B; {" J% Q  是情场失意,所以钱场得意吗?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8-5 09:56:35 | 显示全部楼层
  12、和第三者摊牌。
' G' p6 v  i) l  
. `' g* L& I. y8 M7 j, G  一个月后,他回国了,大摊牌的时刻终于到来了。我打了心里了熟于心的电话,我说丹丹,我们出来聊聊吧。
/ F8 b* s5 Y- i% a# u2 u7 |$ v  
  R% h* s# j+ W3 x( T. j# u; k* r+ f  在咖啡厅见到那个女人,这是我第二次见她,也是最后一次了吧。
! C2 y9 r" j$ n; P: c% q   " e/ F5 [) Q4 [. q& O
  我开门见山。 * S2 {- v6 B* C+ o) y
   ; X$ r3 ?7 u9 x' q9 e$ q4 _0 V% S
  我说你是H的女朋友吧。 " z3 n: S8 R% v6 u
   3 D, Y6 W; q7 U$ n0 a8 D
  她对我突然对H直呼其名觉得有些奇怪。
3 d+ }  E& _9 K2 p* \! @& t  
' d# F8 }+ T; C! t% _( y9 {( Y  我说他不是我的哥哥,他是我认识四年多,结婚两年多的丈夫。当然,他也是告诉你他没结婚,他仍单身的H。 $ h, C$ C5 V% Q9 r8 l) d5 @5 n
  
' n  }- C/ S0 t3 Q6 T/ Q, R  丹丹很快就镇定下来。
2 Y3 @4 S; \- k   4 w' s5 y# R2 ~, E* J
  我说H和我已经离婚了,并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他欠了一大笔钱,他必须逃出去躲起来。
! Q1 e4 o% {3 z% _  
8 J4 ^9 T, H- O  我装作漫不经心地随口说了句,H不会也欠你的钱吧! , }& C. n4 @6 w( g
   ( i2 L4 C& f& {4 @. _5 Q
  她的脸色果然变了。
* Q3 l* i2 f" c8 V! q8 H3 l/ k( ]   - s$ _; t4 ^1 N" M% _! @
  赔了钱又折了爱情的滋味果然不好受。其实我很同情她,她其实也是个无辜的女人,被我老公骗了一年多,只不过我发现地早一点罢了。
- e8 @+ @( f9 e! H7 T   9 v3 ^- V; _% l6 E6 E1 x2 \- Q
  说的再直白一点,是我在知道真情的情况下,帮着我老公又骗了她很久。
9 B1 |  w' u$ u  {# I  
7 A: r' B+ n% R+ ^" N  可是这个社会,我不害她,她就得害我,人人都会自保,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自己。 ; I( Y, y# o0 l' i# `
  
! r6 {2 h8 t( K8 ~) d  就当她多学一课吧。 ; ?, i7 g9 D9 C  B
   7 N, O0 z+ g9 m2 Q
  那天说了很多,(对不起,具体的我又不记得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会犯迷糊)
. G6 f* H; j: E; `# L   8 ]7 k( F! n, x8 i# w8 i
  我记得她走的时候脚步是僵硬的,脸色是苍白的,手是颤抖的。 ( {7 b* x) o7 a0 f/ {
   - v" O' C  D1 F4 G, `
  她甚至忘了拿走她的围巾。 , E8 i' ^# V6 \" J' i9 a, l
   8 Y0 \$ c5 W7 b8 [/ F3 J- Q
  说真的,我一点都没感觉到胜利的喜悦。
) o: a5 v4 ^2 [8 d5 G/ z( n  
5 S, y) _. ~* u  看着她离开,我突然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我做的对吗?
- W  H' ?: I. K  
- Y' _# D- i6 r/ W( O  可事情已经做了,就让它顺其自然吧。 ; i$ m) j6 w4 R0 C
  
3 L- o, h! |% B2 B% O* J; J  13、致命的一击。和老公摊牌。 9 v0 g3 ]/ U1 ?) {
   . {0 w0 p! Z& }' C8 ?# U' T
  老公要回国了,最后致命的一击终于来了。我不知道他按着自家的门铃,可开门的却是他不认识的人,那一时刻他是什么感觉。 % E  i$ `* V( |/ u# y" v
   * p( }) o4 W" i6 Y& ~
  我也不知道,当他回到老家,所有的朋友都知道他在北京是被开除了职位,去了柬埔寨躲债,对他鄙夷万分,他那时会是什么感觉。 ( |! F6 J5 L# u5 g1 Q
   # Q& @2 f: V1 ~% i6 p7 b2 A( m+ Y
  我也不知道,当他发现他已经身无分文,可我的手机是空号的时候,他是什么滋味。
+ [" m, ?2 ^2 T6 b* p3 a8 N   / e" q% g) e3 }
  听说猫捉耗子,总是要玩了痛快才会吃的。
1 x; b: Q$ Y9 J/ x  
" \$ M' q: u  s  书上说的总不会错吧。
: D  r# ?) V  P0 s   ' B, V1 V( Y! n8 w& u. K+ E4 i
  这几天,无数个朋友告诉我,我老公在找我,可我早就提前休了年假,不在单位,手机也换了号。
# _0 N$ R! K  \2 E+ e   8 K: H* K$ W" Y4 X; c! n7 d
  终于我猜到他快崩溃的时候,我给他打了个电话。
' x" v5 Y6 K% A, |. T; @9 [: {7 \   7 i5 X* x+ C. i( E" f
  我轻轻柔柔得问他:你回来啦,在那边过的还习惯吗? ) `/ t5 {& C2 ]' p; y
   , p1 D: s6 h' V% n4 K
  他喘着粗气,问我在哪? : N0 `% O+ `) V$ f5 C
   " x4 D% Y2 H1 `: N* W
  我笑咪咪地说,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你认为我还会见你吗?他骂了句粗话,问我,你早就成心想离婚的对不对?你趁我在河南不在北京,你外面有人对不对?
2 E4 i) O( a0 \3 K, m. i   ) f$ j$ Y1 \2 q
  我呵呵笑,告诉他,当然不对!不是我外面有了人,是你有了彭瑞丹,我成全你,难道你不谢谢我吗? $ w, p6 y& l' A  y' _/ W3 y
   : m: }) n3 H( t) O5 v
  他一时间没说话。 1 f/ V  Z& n, i7 w/ T" {
  
' N; g% \3 ~- [- r( }: \. f  我也沉默。然后我慢慢地说。你以为你在外面背着老婆搞外遇,就不会有人知道吗?你以为几朵鲜花巧克力就能瞒过你在外面说你是单身的话吗? + d' I: A' G3 Z# R. m
  
+ w% r5 e" k) T' D4 N/ R  他怪叫:你早就知道!!哈哈你早就知道!那你为什么不说!!! . O' c$ M8 \/ _5 Z0 Z5 [
   $ }5 _" s# q/ j( e6 H7 t
  我说,你要我说什么?说那个彭瑞丹现在定是不肯见你? / c) N$ U. e8 s) x, G1 l( o. C
   3 H1 t! p/ {7 t' I- l4 g. h
  他说是你见了她?!!!我说为什么她对我那样冷淡!!!!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她就是我一般的同事!我借了她的钱!!!!
1 w2 G' |* J- v0 A4 j   , L, n4 _" y2 J  o2 N, B
  我说的确是一般同事吗?一般的同事未必借了你钱还要和你回河南去开营业厅吧?一般的同事未必就会每天凌晨人不做做鬼和你打电话吧!一般的同事未必能和你去海南玩上个三五天吧! 1 J. ]4 ~2 @3 R, C
  
/ K2 A/ y& q; o- F4 u  他没话说了。 2 M' [, x( U% F
  
* o  c* Z; w  f$ x: Q' p' C  我接着说,你知道你为什么丢了工作吗?领导怎么就知道你不在北京呢?你一向认为自己特聪明,你想过为什么吗? ) D: A3 T, i5 c
  
* I% v( S) T# q& g/ z; a( ?  他的声音简直是咬着牙说的,是你给我们领导打的电话?! / Q4 D' s. }! {% A$ q; N  h
  
+ [( S! P3 T% T. `: p7 c  我笑的声音很大,估计能气死他,我说你以为货真丢了吗?我告诉你,我卖了个好价钱,比你原来定的那个价钱还高呢,顺便再告诉你,车子的保险回来了,可惜的是,你离婚协议书上说所有的东西都归我,这保险几万块你也分不到了,真是要谢谢你啊!我听见电话那边咬牙的声音,他的声音甚至都有点声嘶力竭,他大声骂着我,语无伦次,他说我是蛇蝎心肠,恶毒女人。 9 b4 I# ^4 C9 p6 T
  
; W6 ^4 p: H. W3 m  说真的,听他这么说,我反而很痛快,我乐呵呵地说,你以为你是经商的天才么?连地势优劣都搞不懂,你还做生意?你做什么生意?有了钱不还朋友,跑去和情人海南鬼混?你还是个人吗?你爸爸生病住院,你出国连个招呼都不打,你的良心给狗吃了?一点本事都没有,还想算计我的房子给你搞户口?你真把你自己当人啊!你以为别人都像你这么蠢?自己是只猪,就把别人也当XX了? ! m6 a3 K$ u- h7 f
  
6 I( p, b5 z4 k* n1 Q  隔着电话,我似乎听到他血管急速流动的声音,似乎看到他已经扭曲的面目表情,我最后又加上几个重磅****:唉,你说你都混的这么惨了,还能主动想着要和我离婚,我本来还不知道怎么张嘴,可你既然说了,我也只好同意了,现在我又买了处好房子,首付差点没够,恰好车子的保险来,正好凑够了钱,你说巧不巧?我在你眼里一向那么笨,你说怎么一聪明起来,就能聪明到今天这个地步呢?你的北京户口没了,那个什么丹丹也不要你了,这么多的债你还得自己还,你可千万要保重身体啊! ) Z. H) g9 X5 x3 W
  
' i1 a( |" Z$ E  h% M7 o  他最后那几个字是从牙逢里蹦出来的,也是我最开始讲述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康儿,如果今天你站在我的面前,我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你!从没有一个女人让我如此地恨之入骨!我恨不得将你挫骨扬灰!”
9 e) _% j+ M, l* n, H- A  
' B9 L% J9 d# [0 u' X6 x  我冷笑着挂了电话。这段婚姻结束了。可以说,这场婚姻没有胜利者,我起初真的只想做个好妻子,每天为他洗衣做饭,每天让他穿着我熨得服服帖帖的衬衫去上班,每天夸我做的饭菜真好吃,可当我发现真相的时候,那种自己所架构的天堂在瞬间变成了地狱,一个和你同床共枕的男人半夜会和别的女人情话绵绵,一个你想相伴终老的男人却处处算计你的房子只想得到北京户口,一个你眼中高尚崇高的人却拥有了极其卑劣的品行,我想说,这种毁灭所带给我的是致命的摧毁,在刚得知真相的时候,我如行尸走肉般,煎熬难忍。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9-8-5 09:57: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后记: 6 _8 i& B5 X  v% b8 D
   # h* D& N( |1 X2 I3 [, z% i6 A
  有的人说我残忍,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别人不过是有了外遇,我却害得别人倾家荡产远走他乡,报复太过。我想说,首先这不是有计划的,更多的时候,是事情一步步发展到那,就顺其自然这么做了下去。另外,在伤害他的时候,对他毁灭性的打击,其实对我也一样,只不过一个是物质的毁灭,一个是精神的毁灭,两者的痛都一样深如骨髓。我虽然报复了他,可我并不快乐,我也失去了做为一个妻子最美好的梦想,我也是一个被伤害的可怜的女人。 2 D/ G+ F# e* v( Y/ r' M3 d' V1 N& s
  
7 O2 L8 [; ^# C  他现在还在柬埔寨,似乎是十一回来了。因为电话是国内的。
8 D7 _; i6 d" }- D/ Q' F" w  
0 W# h: S) z/ x+ Z( w* _  也许就像那个网友说的,他做的,他要还,我做的,迟早也要还的,也许他想了两年,对我有了新的报复方式也未可知。 ; _6 P) O' B) Q3 S
  . 4 S, z% X* |. M; d
  但我想说,一直到了今天,我对自己所做的,丝毫没有后悔,如果一切再重新来过,我还会那样做的。天蝎座的爱情,就是得不到一切,就要毁掉一切。我不能免俗。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9-8-6 13:5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最毒妇人心!好好好!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9-8-6 13:5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最毒妇人心!好好好!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9-8-6 19:57:1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的贴啊,LZ感多时间看故事,真系好``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遨海湾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