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海湾超级社区

 找回密码
 入住遨海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查看: 20049|回复: 104

[精采]我和一个偷吃了禁果女孩的故事(全文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6-30 12: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后查才能浏览下载更多咨询,有问题联系QQ:3283999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遨海湾

x

作者: 一记 这是我和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子的故事…… 一天上午,我还是按老时间去医院取药,医生说我这个胃病起码要吃一个月的疗程。在医院门口我碰到了一个女孩子,短袖、短裙、丝袜、平底凉鞋,一看就知道还是学生。我很奇怪她为什么大太阳的站在医院门口,而她却死死的盯着我。看这女孩子的样子显然是生病了,脸色很苍白,汗水并湿的头发给人一种虚弱的感觉。 “你好,有什么需要我帮忙么?”反正上午也没有什么事情,她的柔弱让我想到了我的妹妹。 “我是来看病的……”她小声的说。 “呵呵,我看的出来你身体比较虚弱。这么大太阳,中暑了吧。快看病吧,需要我带你过去么?” “恩,我不知道怎么看。” “先挂号,然后……”我的话被她拉我袖口的动作打断了。 “不是……,我知道这个。我……”女孩子似乎很难启齿。 “哦?那你是怎么了?” “我去看妇科……”迟疑了2秒钟后她还是小声的说出来了,说完后脸就低了下去,我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这个……,那我能帮你什么?”我很尴尬,但是出于礼貌我还是问了她。 “我男朋友不能来,他上课。可我很害怕……” 我想我是知道怎么回事情了。 “我想你是不是可以假装我男朋友,陪我去看医生”她的要求让我有点哭笑不得,“为难你了,算了吧。” 说完她红红的眼睛掉下了眼泪,看了我很心痛。我想她的男朋友并不是上课,而是不愿意陪她来。可怜的女孩子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本来应该两个人承担的痛苦。 “你别哭,我陪你去。”我想我这样做是对的。

r* Q0 w+ G9 b4 I

女孩子很惊讶,突然抽泣起来,弄的我手足无措。“外面热,我们快去看好么?一会人就多了。” 于是我带着她去挂号,我看她在病历上写下了“陈禹”的名字。我问她:“你叫陈禹?”她点点头,又摇摇头。我发现自己问的问题很愚蠢,于是不再追问下去了。妇科的人已经有几个在排队了,于是我们找了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我不知道和她说什么,于是选择沉默。 “我叫陈雨,下雨的雨。”突然她小声的说。 “呵呵,其实你不告诉我也没有关系。只是我想找到一个称呼你的名字而已。”其实无论她说什么名字我都是不在乎的,我并不相信陈雨是她的真名。就这样,在等待中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开始她很少说她的情况,5分钟后她开始和我说她的一些事情。原来她是一个大二的学生,而她的男朋友是和她一个学校的,他念大三。学期开始的时候男朋友搬到了外面租房子住,而她也背着父母和他住到了一起。尽管非常小心,但是还是意外的怀孕了。当我问她男朋友是否真的在上课的时候,她不出声了,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 “下一个,陈禹。”护士对着门口喊她的名字。

- [# Y) Q9 g. a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0-4 9:43:12编辑过]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6-30 12: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她惶恐的抬起头,我明显感觉到她身体颤抖了一下,“在……”,她的声音也是颤抖的。3 E0 A. y* ~$ i! x9 }( ~: T “别害怕好么?有我在这里。”我不知道这样说是否能使她镇定一点。 2 L# h1 v! i2 o进去后她坐了下来,而我则站在她身边。面对四十来岁的女医生,她满脸通红,把头死死的埋在胸口。 , k+ c( o3 d8 i“他是你家属吗?”医生指着我问她。 $ k% ]( t% S, t6 w6 S* a% A她不作声。 $ ~' K' i5 V0 Z/ n! C' T* ~4 ~“哦,我是她男朋友,我们不小心……”尽管那不是事实,但是说到这里,我还是感到难以启齿。 9 z, W: d9 w2 B7 w4 w2 h没想到女医生还是很和蔼:“呵呵,小伙子犯错误了啊。但是能陪你女朋友来,这点还是负责任的。前面也有几对是男朋友陪着来的。唉,但是你们作男朋友的啊,还真是不注意。”8 A2 ~* D3 A; t# C* t5 R 内室的门开了,一个女孩子面色苍白的被另一个女孩子扶了出来,估计刚流掉。“回去好好休息,不要碰冷水,记住我刚才说过的。”女医生大声的嘱咐那两个女孩子。陪同的女孩子说了声谢谢,就搀扶着做手术的女孩子走了。 3 E/ m5 z: B |( N“还谢谢,谢什么啊。”女医生转过头来和我们说,“那个女孩子也很可怜的,她男朋友不肯陪她来,也就只能她同学陪着来。一看就知道是学生,估计家长都是不知道,钱都是凑起来的,都用不起全身麻醉。这个局部麻醉把人给折腾的……唉。” " K3 H! P8 Q) V6 z1 l5 q. K陈雨抬起头,惊恐的向门口望去,但是那两个女孩子已经离开了。眼泪,又是眼泪,狠狠的从她的眼睛里流了出来。我不知道是因为女医生说男朋友不愿意陪是说中了她的痛处,还是想像到手术的可怕。2 b! |7 K1 [5 o, t: r) s8 `' b “小姑娘,不要哭。你男朋友在你身边,你要比她好多了。”女医生宽慰她。可是她并不知道我和陈雨的真正关系。陈雨哭的更厉害了。 7 \: Q6 s* ^, D" ~ h“小雨,别担心,有我在这里,别担心。”我轻抚她的后背,带着哥哥对妹妹的怜爱。

“全身麻醉,无痛人流吧?小姑娘?”女医生问陈雨。: m; ~+ U( \) x “这需要多少钱?”陈雨问。 J5 O, F5 ^# b5 x. H z) U“800吧。”显然医生有点惊讶陈雨会问这个问题。 ; b3 N1 b' z+ ~“那我还是和前面的……” & j3 M6 ~: O9 W“局部麻醉?你疯了啊!”我没有想到陈雨会想要和前面的女孩子一样选择局部麻醉,所以几乎是吼了起来。这回轮到女医生愕然了,我意识到我失态了,“不好意思医生,这个我做主,就全身麻醉,无痛的。”5 o$ _' S) g J" x9 q V9 L% L4 l “可是……”陈雨想说些什么。 6 Y' j0 Q( O! S H9 g3 u% E0 F“我做错了,当然我负责。我不要你痛。”显然我已经融入了她男朋友的角色,“医生,就800的。” ! l1 J/ c! j9 n5 _% K! ? O拿了单子我就去划价了,陈雨跟了出来。" \& i8 t3 T$ \: B. e; _ “我只有500……”她的眼泪又落了下来,是如此的楚楚可怜。 1 W+ q) L* |9 J“没关系,我先给你垫上。你在那里等我。”我加快脚步去划价了。 ) ^, c; s: y* J- S等我回来的时候陈雨已经在内室了,我就在外面等。不一会护士把陈雨的包拿了出来,嘱咐我拿着。 / P% A. F: k n* P! ^8 k& A整个诊室非常安静,内室的仪器的声音显得非常刺耳,我似乎可以感觉到一个生命的流逝带着陈雨的痛。 % v3 e! N* r% |/ h0 I' u9 d: u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6-30 12: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长时间过去,内室的门终于开了,医生摘下口罩呼了口气,对我说:“你可以进去了,让她再躺会。记住,空调温度不要太低,不能碰冷水,一定要注意休息……”后面的我没有听清楚,我只想赶快看看那可怜的女孩子。6 z! G3 I* f0 U% H! ?) e+ g 产科的内室并不是很大,很多仪器张牙舞爪的放着。陈雨脸色苍白,无力的看着小桌子上的瓶子,瓶子里面是一团棉花一样的血。看到我进来,眼睛突然一红,竟又哭了出来。但是显然非常虚弱,几乎声音都不哭出来。我走到床边,终于听到她呜呜的哭泣声。 ) T( M& p/ H6 S7 h- T- V9 f3 l( n我俯下身体,轻轻的拥了她:“很痛吗?”她的头靠在我耳边,呜咽的说了声“恩”。我已经感觉到她的眼泪流到了我的脸颊。2 ~' m* Q! }6 V& t! D 我走出内室,问医生:“请问,有没有地方可以让我女朋友休息?我的意思是有没有空的床位?” 0 |7 A" N) @! w0 n h“20块钱床位。”护士在旁边回答,“这里是一些药,你一会去划价取下。” : e# l* g# c. I, P, n“好,稍等,你带我去。”我转入内室,把陈雨抱了起来,跟护士去了打吊针的地方。那里有大间和小间,大间是20的床位,3个人一间;小间50,一个人一间。于是我要了小间,毕竟我不想陈雨太尴尬。! b5 a R! g* s 我把陈雨放下后护士帮她盖上了被子,并把空调的温度调高。, R7 ]0 L; d9 P. X- a7 ?* ] C “我去办下手续,你在这里先睡会好么?”我小声和陈雨说。但是她已经很疲惫,微微点头便合上了眼睛。我招呼护士在门口等下,我去办了手续。5 \& _+ j1 {; E2 v% J 办了手续后我给公司打了电话,告诉他们今天我请假,因为我不忍心把陈雨一个人丢在医院。陈雨睡的很沉,似乎上午全部的伤痛都希望能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里面恢复。而我也在床边靠了一会,当我清醒的时候发现陈雨还是很安静的睡着,很安静,仿佛上午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 i3 J2 a1 h L% j: x

2个小时后陈雨醒了,她看我靠在床头的窗边看着她,没有血色的脸上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说不上明艳,但是让我感觉到有了生气。7 N! R( [' n' Z! t; R “谢谢你。”陈雨的声音还是很小。 % j" j' }2 ?. U! b$ ]“呵呵,没什么。”我发现她想挣扎着坐起来,但是毕竟刚做过手术,“躺会吧,再躺会。” " b2 M# I8 q) {# W! b2 L0 }7 |1 L, C“我想坐起来……” 0 ~& o2 J1 t, R4 m/ h1 ^我托着她的肩膀,帮她垫了个枕头。3 Q9 @5 \; ^0 N2 Y) U! H( a “我想打个电话,麻烦你帮我包拿下好么?” , s' R" i. P0 W5 p! I' D i7 F0 R) u我把包递给她,她从里面翻出了手机。 . U# m- c/ Q1 t9 C“需要我回避一下么?”我觉得我在那里她打电话不是很好。 , y0 X( N. M4 k7 @0 x“不用的。”9 V9 C. a6 r0 ]' W1 M5 J E 她很熟练的拨了一个号码,在这样安静的小房间里,对方的声音我听的很清楚。 3 n+ X& Q% l2 |( \4 c. \) L“喂,锋,我手术做好了。现在在医院,你能来看我一会么?”, F9 X4 b" _8 c, k9 ?# L( ^ “我一会有事情,你在那里多休息会自己回来吧。” 0 y0 D. B# J z“哦,好。”' N% w! l( g2 D: e, ]7 j 我想那个叫锋的男孩子就是她的男朋友。4 q) M! e% F) C6 ~7 [ “请问怎么称呼你?留个联系方式给我,过两天我还你钱。”" c* o# x/ I3 `6 y5 ~ 我递了张我的名片:“我比你大不了几岁,你就称呼我哥好了。”我微笑的看着她。. F, ]# Y5 V+ u! f6 @ “今天耽误你了,你不用管我了。我刚给我男朋友打了电话,他一会过来接我。”可是她不知道刚才她和她男朋友通话的内容我已经完全听到了。我知道那个叫锋的男孩子今天是不会来的。3 B) Z, E9 z- d5 j' m3 \ “好,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情你直接给我电话。”我不想揭穿她对我的善意谎言,不想给她尴尬,于是我决定走。 / t8 c* F5 I# E: l$ b$ c) I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6-30 12: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走出病房的门口的时候我突然感到莫名的心痛,那个叫锋的男孩子……我捏紧了拳头。我脑海里满是小雨只身一人走出医院的情景。 9 m1 E: Y# ]$ ]我走到旁边吸烟区的楼道口,点了支烟。难道我就这样不管她了?走还是不走?5分钟后,烟灭了,我还是决定回去照顾小雨。- q' @6 L2 @* a, Z8 k0 l 我推开房间的门,看见小雨正用她的长筒丝袜拼命的擦着床单。床单上是一片殷红的血迹。/ ~: [/ d$ G) k( f! d' i8 }5 ^* y 她看我进来了,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呜~,流到床上了,呜~~擦不掉,擦不掉……”9 k( U6 _$ u2 M& C 我冲了过去,一把抢下她手里的丝袜扔到一边,然后用力抱住她。$ n% F& @/ Q2 N! r% f( x “没关系,不要管他,不要擦了。” {$ @; j" k+ H% U 没想到她哭的更响了:“他不愿意来,他不来了,呜~~~”/ w5 n1 x6 x! g | “我知道,前面我已经听到了,所以我回来了。”$ @# ^ K: T3 x$ n1 W 小雨的声音惊动了护士,护士进来看到这个情况便让我把小雨抱回到妇科。我用被子把小雨娇弱的身躯裹了起来便抱着她去了妇科。

女医生知道情况后安慰我说这不是什么严重的情况,她会处理,让我不要急。于是我和护士返回房间。由于白色的床单和被子上都弄到了血,所以要我多付10块钱,我请她们再换过,并告诉她们一会小雨还要过来休息。我问他们要了个一次性手套,将小雨的丝袜装了进去,然后把丝袜放进小雨的包里。在包里,我发现了小雨的学生证。果然,小雨没有骗我,她真的叫陈雨。 `* [0 d! t9 {* R 半个小时后,医生让我到上午去的内室。小雨的脸色好多了。医生告诉我,刚才是因为躺的时间长了,突然坐起来,所以流了血,不是大出血。但是她又说小雨的体质不是很好,要我细心照顾。于是我又把小雨抱回了原来的房间。: Q1 _8 o/ i' S6 c 房间的床单已经换过了,当我放下小雨的时候,这妮子居然脸红不敢躺上去。看到我盯着她的脸,她满是尴尬。我问护士要了杯开水放在床头。 P* o. m0 G6 x6 Q+ ~' p “饿了吧?我去买点吃的。” 0 A# c* l% E$ a7 f) ~8 F- U4 R- C“哦,不饿。”小雨抿着嘴,“这房间什么时候到时间啊?”- A: Q* K. _/ p- e2 u- Q' D “你别管这个了,乖点,躺下休息。我去买点东西。” ! H j/ N3 E8 g+ b# t9 u医院周围没有大的超市,我找了个24小时营业的小超市。那里的东西比一般超市可贵多了。我买了袋土司、午餐肉、牛奶和方便面。突然想起什么,于是又转回去买了卫生巾、女士一次性内裤、毛巾和长筒丝袜。回到医院的时候顺便把医生给小雨配的药拿了。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6-30 12: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女医生知道情况后安慰我说这不是什么严重的情况,她会处理,让我不要急。于是我和护士返回房间。由于白色的床单和被子上都弄到了血,所以要我多付10块钱,我请她们再换过,并告诉她们一会小雨还要过来休息。我问他们要了个一次性手套,将小雨的丝袜装了进去,然后把丝袜放进小雨的包里。在包里,我发现了小雨的学生证。果然,小雨没有骗我,她真的叫陈雨。 7 J$ z% u; U$ b6 Z4 Z半个小时后,医生让我到上午去的内室。小雨的脸色好多了。医生告诉我,刚才是因为躺的时间长了,突然坐起来,所以流了血,不是大出血。但是她又说小雨的体质不是很好,要我细心照顾。于是我又把小雨抱回了原来的房间。* y+ h% a5 g6 t- y 房间的床单已经换过了,当我放下小雨的时候,这妮子居然脸红不敢躺上去。看到我盯着她的脸,她满是尴尬。我问护士要了杯开水放在床头。9 J2 p- I z7 K) q( d. } “饿了吧?我去买点吃的。”; ]5 x2 ]2 }5 D “哦,不饿。”小雨抿着嘴,“这房间什么时候到时间啊?” & a* z5 @' u: I/ H a$ F( D/ |“你别管这个了,乖点,躺下休息。我去买点东西。”% u7 g7 i1 L* u$ d 医院周围没有大的超市,我找了个24小时营业的小超市。那里的东西比一般超市可贵多了。我买了袋土司、午餐肉、牛奶和方便面。突然想起什么,于是又转回去买了卫生巾、女士一次性内裤、毛巾和长筒丝袜。回到医院的时候顺便把医生给小雨配的药拿了。 + s9 y4 ?' F3 E当我推进门的时候,小雨捧着水杯在发呆。见我进来了,连忙朝我微笑。9 ]5 W2 H- Z- [. S0 U! r “气色好多了,不错。饿了吧,来这里有土司、午餐肉和牛奶。”我把我买的食物堆到她面前,然后拿出方便面,“这个是我的,呵呵。” 2 m8 w5 G: R$ c& K }) h' h) ~7 B“你就吃这个啊?没营养的。土司和午餐肉你也吃点吧。我吃不了这么多的。” # J2 ~9 X" [" a# V& u T0 z. Z/ G“你吃吧,方便面我去泡下。”说着我去找热水,走到门口,回头和她说:“贝克汉姆也不喜欢吃方便面?营养好着呢。”* ~5 u/ q3 v5 _ 我回来的时候小雨已经对土司发起进攻了,午餐肉还没有打开。6 e8 J( q6 { l7 \ “怎么,这个打不开啊?”$ g0 V" \. I8 t' w2 w, ^ “恩~”小雨脸红了。看她狼吞虎咽的样子,我才想起来她今天还没有吃过饭。于是我帮她打开午餐肉的罐子。( V. c. t/ B9 K, }- d# A6 D “哥,那里是什么啊?”小雨突然叫我哥,我还有点不习惯。但是突然就反应过来了。) L4 I2 [5 a0 N2 `+ W9 \: g* y6 D" Q “哦,那是给你买的。”说着我把放用品的袋子递给她。9 c5 _, I* X% U4 Q 小雨看了我给她买的东西后脸又红了,她并没有预料到我会给她买这些,也或许她的小男朋友从来没有这样细心对她。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6-30 12: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术后的阵痛是有的,在麻药效力小时后的数个小时内会有这样的反应,这是前面那个女医生告诉我的。估计前一次痛的时候小雨正睡着,所以没有多少感觉。而这次,看着她前面还笑盈盈的,突然就紧皱着眉头,看来是很痛的。看到她痛,我并不担心,因为这是正常的反应。' e8 T# I. t7 |- C: U$ `0 C& I “很痛么?”我轻声问她。 7 K/ ^+ Q+ f7 h) X: I) h/ u& X“恩”显然这样的疼痛对小雨来说几乎是不能承受的。而我对这样的疼痛又是无能为力。2 I8 V) P% ^2 a7 T- ]9 d& F0 r 疼痛一直持续了1个小时。1个小时后小雨总算恢复过来一些,血色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脸上。她问我什么时候走,我说我送她回去。但是我不知道送她到哪里。) ~* N; |3 K* L “我送你到学校还是……”我想她会选择让我送她到她男朋友那里,因为从她对她男朋友面子的顾及程度来看,她还是很爱那个男孩子的。7 Q+ O( e) f" M1 W$ Q$ | “我想回学校,明天就要放假了,我想寝室里面应该没有人了。”她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 / P) h% Q: K+ {0 h1 C“恩,好。” $ I0 x7 }9 N3 P! k$ i: w“那我们现在就走吧?你可不可以……”: i! @; h2 A+ i' } “哦,我到门外去。”我突然意识到我应该回避,好让小雨可以换好衣服。 ) r5 s7 P- W# e0 p0 p五分钟后门开了,小雨提着包和还没有吃完的东西走了出来。脚步还是有点虚。 $ E; M, c1 y, j! u“你把东西给我吧。”我拿过她手上的东西,扶着她走到医院门口,“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取车。” ) }2 C6 t% \# {7 ~ \% S J当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把车从拥挤的车库里面挪出来的时候,看见小雨已经坐在花坛旁边的小石凳上,看来她真的已经透支了。 ) i3 h, n) ~9 B" ^2 t( F: T3 W她上了车后我开了点轻音乐,并调高了空调的温度。从后视镜看到坐在后面的她头靠在后背垫上,双眼合拢。我尽量将车子开的平稳,可以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2 R0 e% O+ N, P. ~6 V从医院到小雨的学校只用了半个小时时间,由于门口进不去,我只好把小雨叫醒。在小雨出示自己的学生证后,门卫要求我把行驶证押在门卫那里。小雨的学校我以前是来过的,那时候我还在念大学。几年下来这个学校的变化还真大,但是要说几幢的女生宿舍,我还是绝对印象深刻的。 - i7 t9 e' M$ j+ Z5 r7 n/ ^小雨的宿舍在二楼,我本来想扶她上去,尽管我一直强调小雨肚子疼的厉害,但是估计这样的招数已经被这个学校的男生用烂了,楼道管理员死活不让我上去。无奈我只好拜托一个女学生扶着小雨上楼,并且嘱咐她到寝室后给我电话。. f, K4 u* f5 p5 U) Y6 I4 C k/ g 我下楼坐在车里等了很长时间小雨都没有给我电话。我拿起手机想给她电话,突然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小雨的电话。又过了五分钟,我想小雨是太累了,回去后就休息了,忘记给我电话了,于是决定离开。7 q( A v6 A" F* c g8 [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6-30 12: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车子快要到学校大门口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直觉告诉我这是小雨打来的。 6 y B# A( K. t7 }" d' `“哥,我不想住学校。一个人害怕……”电话对面的小雨带了点哭腔,似乎哀求我不要让她一个人待在寝室,“我刚才在整理东西,你能到我楼下来么?” 5 Y# ^5 k& k. M* {. b# l% g“好,我就来。”; b7 ]1 {0 B: `) M9 _ 别克车在学校门口掉了个头后往小雨楼下开去。* z) U& ?1 {9 e0 c2 j1 r 其实这个时候女孩子的心理是比较矛盾的,我想我能理解小雨的心情。她并不想这事情让更多知道,所以她开始的时候选择留在一个人的寝室。但是这时候的她又是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加上她男朋友对她的态度,这时候的她最害怕的是寂寞。想一个人却又还怕寂寞的矛盾在刚才的几分钟里一直煎熬着小雨,我想是这样的。9 U- Q' ? \" r- d 回到楼下的时候小雨已经站在那里等我了。她换了套衣服,一个大箱子,一个拎包和一个手袋,头发放了下来,掩饰了她略微苍白的脸。见我过来了,她朝我招了招手。我把她的东西放到后备箱后,车子又向学校大门出发。

9 T0 \6 _' w x “去哪里?你男朋友那里?”我觉得我这个问题问的很愚蠢,因为小雨已经没有地方去了,除了她男朋友那里。! ?7 \- p! y8 I! R “还没想好。”小雨的回答让我感到意外,我想她男朋友今天一定让她感到很痛,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 0 S0 C0 _" N: p9 h) N“那我们去吃点东西吧,你看,这是吃晚饭的时间了。”我觉得应该给点时间让小雨好好想想。 * X6 O# Q1 [ |( c) d8 P2 E& A. I8 T“哥,你决定吧,我不怎么有胃口。”小雨的回答在我的意料之中。 1 E( O( N" a7 i' Y1 A5 S枫叶斋是我比较喜欢去的地方,不仅是因为那里的菜肴比较好吃,而且还有一个连我都觉得低级的理由——那里好停车,所以我经常去那里。饭店的导车员依旧将我引导到我最喜欢的停车位置,那里一边靠树,所以一般车子不容易被刮到。; i f6 e5 u5 B7 O# O 进入枫叶斋的时候老板刚好送客人出来,见到我来了马上笑眯眯的走了过来。见我后面带着小雨,略微有点愕然,因为我很少带女性来这里。老板递了根烟,不用看又是红双喜。老板是地道的上海人,尽管平时开的是沃尔沃,但是在香烟方面还是钟情于红双喜。平时他递烟都是中华,唯独象我这样的老朋友他才给我们红双喜。所以那里的人都笑称能抽到老板红双喜的人才是老板的朋友,又说老板的红双喜比他的中华名贵多了。 ( v* o& T# p, K7 `+ z“还是二楼的?”老板熟悉我的脾气,因为我确定的喜欢的位置和菜肴一旦定下来就很少改动。 ( u$ z0 L% V( k& R' b% F' v“是的。今天的菜要清淡点,小姑娘很注意保养的。”尽管我来这里吃的是斋菜,但是我还是叮嘱老板尽量适合女士的口味,“对了,这是我一个妹子。小雨,这是这里的老板,你看,一个很小气的老板。” 9 u/ X; [' K, G. v' d+ l# q老板见我挥舞着手中的红双喜说他小气,便在我背上重重的拍了一下:“你小子,爱抽不抽。”; Z0 X( t3 v: d 二楼的一个小包厢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和同事、朋友,甚至客户都会来这里。包厢的位置不大,但是古色古香。- v# q' {( E( N: Z2 P a' v+ f$ X. f “小雨,这里的斋菜不错。不知道你吃不吃的惯。我也不知道你……什么,适不适合大补,但医生的意思似乎不提倡这两天补。所以我还是带你来这里吃些豆子。”我看小雨从进来到现在都没有说话,我也就随便找了个话题。, M+ Y; I8 w, {% T “哥,你觉得我傻么?”小雨的回答和我问她的完全风马牛不相及。( @, D$ E& ]8 X “小雨,你别想了,事情过去了。”我尽量回避这个问题,因为在我看来她确实有点傻。$ O( \) d) o. W! D5 K0 n “我觉得我很傻。”小雨似乎在自言自语。' T e$ s! M4 a( ]. W; O' ?, w0 ] “来,这里的茶不错,来试下。”服务员给我们两个沏了两给茶,我确实喜欢这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里的老板从来不吝啬在客人的茶水上花本钱。 0 V! w) R2 N! U9 Q/ U) Z& {9 Y2 g& F小雨没有说话,她开始沉默。于是包厢里面的气氛变的尴尬。待菜上来以后小雨也没有吃多少,受她的影响,我也没有什么胃口吃。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6-30 13: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小时后我们离开了枫叶斋。刚上车小雨就问我:“哥,刚才的地方菜不错。可是我实在没心情吃。下次有机会我们再来好么?”# _) x' s/ B5 d0 N “你随时可以给我电话。”* O1 D2 c) a/ s- ? “哥,我刚才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我今天是不是应该去他那里。”我猜的没错,我想刚才的一个小时里她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L" L8 ~$ L `! ^# k4 O" I2 ` g “要是你愿意我可以把你送过去,但是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送你回学校,或者其他你愿意去的地方。”我想我这样的回答她会有点失望的。 + y5 m6 L \4 \“我想我还是去他那里好了。”小雨决定了,但是我可以感觉到她这个决定是如此的无奈。5 M' l3 N* g$ R' C 顺着小雨的指点,我们来到了小雨男朋友租房子的小区,那里原来是农村,后来城市建设的时候集体造了房子,也就是一般的小洋房。到了楼下,我帮她把行李拿下来,说送她上去,可是小雨就是不让。 - g3 x/ T M1 z“你先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来帮你拿吧。”我看她如此倔,我也就不勉强了。2 k( k, ^& D" B, t. m5 c% p* K: O# U$ S “不用了,他收机快没钱了,而且他可能不在家……我自己搬上去好了,没多少东西的。”7 r6 a+ z% Q1 \ 看着这么一个大箱子,我自顾自拎了起来往里面走。小雨没办法,只好跟在我后面。到了二楼,我停了下来。“你们……是在几楼?” / U% {; d4 h1 B( I8 x“最上面……”6 w4 l& y @) m+ r6 V" B: ` 到了最上面我才明白,原来这小洋房一共是三层,最上面算是第四层,实际上是个阁楼。阁楼很矮,而且房东将四楼的平台做了很多间阁楼用来出租,相信房间一定不大。: T! ^1 o/ S/ c2 c 小雨递了张纸巾给我,我才发现原来刚从有空调的车子出来,我已经流汗了。我在小雨他们住的房间外面张望了一下,并没有找到空调。我想这么热的天气,又是住在阁楼,没有空调一定非常热。

6 u! T0 B- u1 \* s0 _/ L 在小雨敲了10秒钟门的时候里面才有动静。% E9 G# ]6 W% r. v* } “谁啊?”他男朋友似乎在睡觉。& n/ F, J$ v9 z4 r' Y1 l# Z7 A/ @ “是我,锋,你开下门。” + K4 D5 \5 y# C# r# X7 n又过了10秒钟,门开了。在没看到她男朋友之前我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香烟味道,很臭,估计是很烈的香烟。6 D/ |9 j1 m; r" K) m 如我所料,房间的面积不大,确切的说是很小,非常小。估计不到十个平米。我站在门口没有进去,从我的角度看过去,能看到一张床,80公分左右,一台电脑,我能听到机箱风扇转动发出吵人的声音。电脑旁边放着一包香烟,一看就知道是骆驼,因为这个香烟我再熟悉不过了,当时念书的时候我们就是拿骆驼来抽,很呛,号称一根顶三根。香烟的旁边是一个吃饭用的搪瓷盆,但从里面一盆子的烟屁股来看,搪瓷盆已经成了一个烟灰缸。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6-30 13: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给楼主提几个建议: / j/ \, R% U: b( _1.在原创里不要讲究小资情调,因为这会让人觉得不真实.比如,你不应该在279楼里提到别克车,想象下,一个刚毕业几年的比大2的学生陈雨大不了几岁的你,怎么会拥有一辆别克呢?如果故事里有交代还可以,比如提及你的别克是朋友的或者在故事里你的身份比较富有.否则不要脱离一个平民的实际收入谈小资. $ o7 S) ?4 n, O9 P  希望以后主人公和陈雨的交往中不要出现别墅之类的东东.而且如果说的你太富有了,在以后的故事发展中,你的优秀的本质会有瓜田李下之嫌,陈雨的纯洁也会让人生疑.这个故事就缺乏可读性了. 0 C' Z9 z$ K8 Y1 Z0 J5 i# B1 }6 t) b2.在故事里,不要只抓主线,应该适当的写写你的心理描写,以及与你交往的比较好的朋友,陈雨的朋友等看上去与故事无关,但可以起到调节故事进程,丰满人物形象的作用.不然故事只在你,陈雨,和她的男朋友之间展开,就显得太平面,太不丰满了.3 {( E) X7 H6 u G 以上是我的个人观点,仅供参考.3 w) Q, L" [! v* ~ c 支持楼主的创作!!希望下文更精彩.

5 y9 }9 g+ k0 u4 F$ F( l “哦,你来了啊。这人是……?”锋见小雨来了显然有点意外,看到我便指着我问小雨。锋是一个瘦小的男孩子,却把头发染的一团黄。在我看来他的样子绝对和漂亮的小雨不般配。但是事实上锋确实是小雨的男朋友。& a/ f9 C; t; _/ H& i6 L& o “他……是我哥,今天在医院碰到的。”小雨见我没有进去,“哥,你在这里等下。” 2 E: I; k7 G! g我见她男朋友并没有帮小雨搬行李的意思,于是对小雨说:“小雨,我先帮你把箱子放进去吧。” ; a; m# L& f* O# q“啊,这个先放外面。我里面理一下。”锋边说,边把房门掩上。 & }4 B. P/ y E6 \2 ^9 f我一个人在门口显的有些尴尬,于是掏出了香烟点上。抽的时候就想到了那电脑桌子上的骆驼,突然有抽一口的冲动。里面的开始有说话的声音,听不清楚,当然我也不愿意听。 + b7 C% w( L1 ?4 o) U“我哪里来的钱!我的房租还没交呢,给了你,我拿什么交房租!你还让不让我活了!”小雨男朋友这突如其来的吼声让我听了非常刺耳。 9 e3 N! @; v9 L+ F8 |6 ^不一会门开了,先出来的是锋,他二话没说就把小雨的箱子拎了进去。然后小雨红着眼睛出来。 2 C! [. \) j7 c! y( P& _“哥,我很好,今天谢谢你。只是你的钱……可能过几天再还你。你看行不?”小雨的话让我心痛。- G3 o$ n7 P- C% o" i$ Z* E0 j “没关系的。那你今天……决定在这里了?”我希望得到小雨否定的回答。" x) X1 n* q! G" g4 x) | “恩,哥,要不你先回去吧。今天真谢谢你了。”小雨似乎不愿意让我继续看到她的境遇。3 J& Y* U$ P4 ^+ r, X! i3 e: O “那……我走了。”我想我也不应该让他们再尴尬了,“有什么事情记得随时给我电话。” 9 s4 Z) J% X2 j% {其实那个时候我真的想带小雨走,真的。我觉得她的男朋友并不真正爱她。但是我不能,因为我和小雨只是萍水相逢,或许明天我就会忘记他们。即便是他们不还我钱,我觉得能这样帮助一个可怜的女孩子真的很值。在车上我一直在想小雨和那个叫锋的男孩子,我完全不能理解他们的生活,在我看来他们并不是在实践爱情,而是在践踏爱情,小雨当不了爱情的卫道士。2 }* F9 l3 T @( @5 _6 I$ K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6-30 13: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到家已经快8点了,温度依然很高,这让我想到小雨他们。这么小的房间,两个人,没有空调,这怎么过。而且小雨刚做好流产手术,可怜的女孩子今天还没有好好休息过。我知道当初小雨是想让他男朋友拿出钱来还我,我想小雨也知道我听到了锋的吼声。但是锋,那个黄头发的男孩子……我又一次握紧了拳头。 3 Q8 W4 \; M; ^* R原以为流产事件到这里就结束了,起码今天是结束了,至于小雨的钱,我想不还也就算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还那是因为小雨还不了,而不是不愿意还。于是洗了个澡后躺在沙发上看着中央一台的电视剧。我很喜欢这个台的电视剧,有革命的,有政治的,拍的比较真实,起码很耐看。然而意外的事情总是在你没有准备的时候发生。我的手机在原本平静的房间里肆无忌惮的发出刺耳的声音。现在无论是谁给我电话都会让我觉得很烦躁,因为我不喜欢在我休息的时候被别人打扰。但是我经常烦躁,因为我的工作决定我的休息时间是不确定的。 q5 ]$ X) a2 U& O: B* F: A5 ?当我拿起手机看的时候发现是小雨的号码。小雨……唉,那个可怜的女孩子。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种疲惫的感觉,或许是因为她违背了我心里的想法而留在那个我认为不值得留的地方。但是转眼我又想到白天她用丝袜擦床单时候的样子,我的心一阵绞痛。

“喂,小雨,是你么?怎么这么晚还没休息啊?”我看墙上的钟快指向11点了。 0 f9 r. @0 o) _: G% c% r0 l x“哦,哥,打扰你休息了吧。”小雨语调平静,似同下午在医院里和我说话的感觉,但是我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这种感觉说不出来。 # Z( ^$ q# d3 @, Y8 h2 h: a“没有,我在看电视。你有什么事情么?”$ ^% F5 L/ ~- C( S* f. }3 t7 N- S “没事情,只是想和你说你的钱……”5 K* h4 T( ]4 z; k0 J8 `" p “别放在心上,你什么时候有就什么时候还我好了。”小雨一说到钱我总是感觉不自然。 $ R/ V$ C3 m- }2 B8 L沉默,还是沉默。我不知道这样的沉默意味着什么。; m7 H2 j7 [8 W' l3 ]+ _8 S “小雨……” ( u: J' l D0 ?6 r/ q# E9 X4 e“哦,哥,没什么事情,不打扰你休息了。今天谢谢你。拜拜!” , D: c! D2 w' l2 l, [- ]( I“恩,再见。” ( P) ~2 M* c |& N( N: U. l9 h7 b一段没有任何实质意义的通话似乎就这样应该结束了。我在电话的这头等待对方挂断电话,这是我的习惯。五秒钟过去了,小雨还是没有挂断电话。 8 Z8 e0 X8 S, X1 `4 y8 d5 T7 t7 L“小雨……你……还有什么事么?”我开始相信小雨并不是无缘无故这么晚打电话给我这个认识才一天的哥哥的。8 O3 |# g9 j4 d" ~- Z/ N |! u: ?* b “我……”小雨想说什么,但是她的声音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 m4 |* s+ m B" A2 s$ s: D3 e* z 天啊,那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就是汽车从身边开过带着引擎的呜呜声。小雨,那么一个女孩子,这么晚,她居然再外面!我终于知道我先前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了,因为我认为小雨应该和锋在一起,或者说她这个时候应该在房间里,而不是外面。为什么她会在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她是一个人么?一连串问题掠过。) \- J$ o& m$ K% `- \& y" d “小雨,你现在在哪里?!”我很大声。 9 k, I* c, k3 a“我在楼下……”小雨的声音虚弱而没有底气。或许这个理由小雨自己都骗不过自己,因为在小区里汽车是不可能有这样的声音的,因为不可能有这样的速度。 $ v+ ]& z5 ?7 L2 f' V( l“一个人?”我觉得我今天问了很多多余的问题,这又是一个。 * g+ a; R4 k0 w7 ~! K1 d“我,我……”小雨的掩饰功夫差极了。! d" \) t- a- E$ I% r, h$ p “你在哪里,我现在过来!”我几乎用了命令的口气。 ' s. T( {! f9 ]* a/ }) C4 G% j“香湖酒店……”; ~1 e+ y3 G+ {0 x “你,到大厅等我。我20分钟到!”说完我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3 ~6 r' O* j5 r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遨海湾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