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海湾超级社区

 找回密码
 入住遨海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楼主: 踏浪行歌

[精采]我和一个偷吃了禁果女孩的故事(全文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7-9-8 16: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是什么?有什么你就和我说。”我觉得小雨应该会继续说下去。
  “你知道我昨天晚上去哪里了么?”小雨突然话题一转,说到昨天晚上的事情,确实那是一个我很想知道的话题。
  “哦?”我等待她继续说下去。
  “其实昨天我说我是去我舅舅家要钱去了。”小雨轻轻的说。
  “是借钱么?”我很惊讶小雨的话,因为我不相信小雨家已经落魄到需要借钱糊口的地步。
  “不是,我去要钱。”小雨的话我算是听明白了,说白了就是去要债,“前年他们买房子的时候问我们家借了两万块钱,说好去年还的,可是到了今年还没有还。”
  “这个……和你妈妈住院有什么关系么?”我找不到联系点。
  “妈妈是要定期理疗和吃药的,其实每个月开销都很大。但是她省吃俭用还是存下了一些钱。但是这些钱基本都存了定期,加上我又要开学了,所以最近能动的钱少了点。”小雨解释。
  这我是能理解的,小雨妈妈那辈人喜欢把积蓄下来的钱存在银行里,他们认为这样是最安全的,而且如果数额大的话一般都会存定期,这样利息高一点。但是定期有定期的不方便,倘若提前取出来,那相对损失比较大。
  “所以你们想到去你舅舅家要钱了?”我推理。
  “恩,是的,因为快月底了,妈妈的工资还没有到,她又要配药,我又要开学,所以……妈妈昨天让我去要。结果他们说现在手头紧,还不了。”小雨气馁的说。
  我不知道小雨舅舅家是否真的手头紧,但是心里却对他们有点反感。
  “这样说来你妈妈的手术……,我的意思是说我这里还有点钱。”我想如果可以,我这里是可以拿笔钱来给她们周转的。
  “不!”小雨回答的很坚决,“妈妈说不能麻烦你,况且我们也不是没钱,只是妈妈心疼那些利息。”
  “没关系的。”我笑着说。
  “不行,否则妈妈会不高兴的。”小雨很关心她妈妈的感受,我就不再坚持。 文[/d]章整理NB帖网
  “反正我这里还有公司的5000块钱,加上家里的,妈妈的手术还是没有问题的。”小雨从容的说。
  “呵呵,那就好,你到时候学费问题,可以来找我,不要和你妈妈说。”我想到时候这个问题就比较好解决了。
  “现在问题是妈妈觉得住院贵了,而且又要红包……”小雨愤愤然。
  “啊,这么回事情啊,阿海父母不是说想想办法么?”我笑着说。
  “他们有什么好办法啊,光会说。”小雨看来心里正因为红包的事情而不舒服,说话语气重了点。
  
  小雨对阿海家的态度是不友善的,这让我感到很惊讶,因为在我看来阿海家确实对小雨和她母亲很好,而且是非常好。我不知道小雨妈妈,甚至是阿海父母对小雨说过些什么,其实若说到婚姻,阿海的俊朗和帅气绝非吾辈所能企及的。让若真的把阿海和小雨放在一起,用天作之合来形容却不为过。
  “哥,你在想什么?”小雨见我不说话,以为我还在想前面她说的事情。
  “小雨!”小雨妈妈叫她,“过来帮阿姨倒些水。”
  我和小雨一起过去。
  “我一会给打个电话问问。”阿海父亲以这样的一句话结束了他们刚才的话题。
  其实时间已经到吃午饭的辰光了,但是阿海一家并没有走的意思,看来是打算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了。
  “要不我们先去吃饭,好么?”早上就吃了两片面包的我肚子早就在抗议了。
  “对对对,你们先去吃饭。小雨,你一会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个盒饭,我就不出去了。”小雨妈妈听了我的话后才发现原来已经十二点了。
  
  医院旁边的饭店都不是很大,但是里面的菜却比其他地方要贵,或许这就是有医院在旁边的优势吧。
  阿海的父亲喜欢喝点酒,而且是白酒,这让我感觉头皮发麻,因为我不知道他喝了点酒后是否比没有喝之前更加让人感觉厌烦。作为最客人的客人,阿海父亲自然邀请我和他一起享受。其实有时候有车还是有好处,我推说下午要开车,无法喝酒,所以就和小雨他们一样喝了点可乐。
  我的猜测是没有错的,果然阿海父亲在喝了点酒后就开始唠唠叨叨,大致讲的都是他当初在供销社的情况。我还好,毕竟还知道人民公社年代的事情,而小雨和阿海则一点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阿海妈妈在旁边一个劲的说他,可是一个妇孺,况且又长期处于家长观念,怎么能劝的动阿海父亲。
  小雨趁阿海和他妈妈拉阿海父亲不要再喝的时候偷偷的朝我憋了憋嘴,我则会心一笑。实际上有时候我们应该容忍象阿海父亲这一辈人的这种举动的,毕竟对他们来说曾经所承受的或者现在所承受的,永远是他们目前的能力所无法修复或者弥补的。长辈的发泄更多时候只能在喝了点小酒后的唠叨。
  我招呼服务员做几样清淡点的小菜,量少点,我们打包带走。这小店应该已经适应了客人的这种要求,所以在我看来很专业的拿出了一个分为几个阁层的饭盒,开始按照我的要求去炒菜了。
  醉意蒙胧的阿海父亲突然把手伸到我面前,我被他的举动吓了一条。他手上有一根香烟,我这才明白原来他是给我递烟。要知道我从来也没有遇到过如此粗暴的递烟方式。
  不一会就给我们打包好了。
  “服务员,这里买单。”我招呼着。
  “唉,怎么可以你来买单。这顿我们来。”阿海父亲突然大声的说。
  “我来,应该我来。”小雨也连忙说。
  “还是我来吧。”我笑着说,当然,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笑。
  中国人的面子总是在饭桌上表露无遗,特别是在买单的时候,传统的中国人,我自然也是好面子的。
  “好了,说了我来就我来。”阿海父亲拿出醉汉的无赖脾气,按着我和小雨拿出钱包的手。
  其实我认为按照道理来说是应该小雨付钱的,但是这里又是小雨年纪最小,让她付钱感觉怪怪的,当然也是出于习惯,我就有结帐的意思了。
  “阿兰,你去把钱付掉。”阿海父亲用命令语气让阿海妈妈付钱。
  这时候服务员也过来了。
  “一共两百二十块。”服务员把单子递过来。
  “啊,两百二十块啊,哪里这么贵。”阿海妈妈连忙接过单子。 文章[/d]整理www.aosea.com
  “你们要了瓶白酒,所以……”服务员解释。
  “两百块么好了。”阿海妈妈想让对方打个折。
  “不行的,我们店里……”服务员最怕的就是中年妇女的纠缠,连忙回绝。
  “两百二十就两百二十,赶快付掉。”阿海父亲不耐烦的催促着阿海妈妈。
  那个叫阿兰的女人迟疑了一下,然后用狠狠的白了她丈夫一眼,小心的从包里取出钱给服务员。阿海父亲象什么也没看见一样用牙签肆无忌惮的剔着牙。
  估计阿海父亲回去后免不了被她老婆一顿臭骂。想到这里,我朝小雨扬了下嘴角,这次是小雨会心的一笑。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7-9-8 16: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我回到病房的时候,迎来的是小雨急切的目光。我微微向小雨点点头,小雨站起来向她妈妈嘱咐了几句就打算回家了。
  “真的没问题么?”在我告诉小雨石头已经给医院打了招呼的时候,小雨还是有点担心。
  “放心吧。”其实小雨妈妈的手术是一个比较精细的手术,具体有多大的危险性那倒是谈不上。只是由于小雨妈妈的年纪大了,任何手术对老年人来说都是一次考验,小雨的担心我能理解。
  一直以来小雨都和她母亲一起生活,对母亲的感情远比一般双亲家庭要深,所以明天的手术相对小雨妈妈来说或许小雨承受的心理压力更重。
  一路上小雨并没有和我多说话,我也知趣的没有和她谈明天手术的问题。
  
  回到宾馆,我的肚子就开始饿了,说实话,医院晚上的饭菜并没有满足我的食量。隐隐的胃痛让我感觉难受,或许有胃病的人在这个时候是最难受的。我要了碗馄饨,因为我发现小雨昨天吃的馄饨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点起根烟,拿出手机给海棠电话,这个时候海棠不应该睡觉。
  “喂。”海棠的声音听起来挺精神,旁边有电视机的声音,我想她现在可能在看电视吧。
  “这两天忙么?”我知道海棠的兼职工作是没有正常的时间规律的,有时候忙起来可能要到半夜,而空的时候则一天到晚没有事情。
  “恩,不忙。你呢?小雨那里怎么样?”不知道是海棠关心我还是关心小雨家。
  “明天小雨的妈妈动手术,所以我可能还要呆一段时间。”
  “手术?!很严重么?”
  “呵呵,一般的手术而已,没问题的。”
  “你这两天身体情况怎么样?”这是我打电话的真正目的。
  “这两天我不敢接工作,因为我想我可能还是需要一点时间来对于那个东西。”海棠对我毫不隐瞒,让我有点放心了。
  “没关系,这个东西要慢慢来,有时间就出去走走,早上早点起来去公园散散步,运动一下。”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说的这个方法是否有用,但是绝对是没有坏处的。
  “知道了。对了……”海棠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
  “你想说什么?”被人吊胃口的感觉可不好。文章整[/d]理 NBtie.com NB帖网
  “没什么,等你回来再说吧。”海棠的这种说法不啻已经告诉我确实有事情。
  我要的馄饨已经送来了,挂断电话后我就开始享受晚饭后的晚饭了。
  
  尽管一碗馄饨下去,但是似乎胃疼还是没有减轻,涨涨的感觉比没吃的时候更糟糕。我吃了胃药后就直接躺在床上休息了。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胃痛好多了,房间里的灯和电视机都还开着,一看时间已经是后半夜了。我去卫生间冲了个澡后就直接蜷缩在床上睡觉了。
  由于胃病的折磨,我第二天显然精神差多了。原本早上一杯咖啡的习惯也不得不作调整,我去楼下喝了杯牛奶咬了几片面包后就直接回房间了。我总是忘记吃药,但是在这个时候我回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吃药。尽管是一把药片,但是我知道这时候对我来说心理作用可能会比药理作用更强。
  每隔一段时间我的胃病就要犯一次,这也算是令人苦恼的生理周期,只是每次疼痛的程度步一样,不知道这次是否能熬到不去医院。
  八点三十分,我准时从宾馆出发。到小雨家的时候发现小雨又收拾了一大包东西。
  “小雨,你这是……”
  “今天动完手术我肯定要陪妈妈的,所以我准备些毛巾牙刷……”
  小雨的细心和善良让我觉得如果当初我遇到的不是海棠而是小雨,说不定我也同样象爱海棠一样的爱小雨,当然,这个前提是小雨能有海棠的年纪。现在的小雨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小女孩子,是一个懂事、善良、体贴的女孩子。
  “哦……那你不用整理了,一会到超市买点一次性的。你这些东西带到医院再拿回来不是很卫生,还不如在超市买些一次性的,用了就丢了。”我振振有词的说,其实也是另有目的。
  
  到了超市我才告诉小雨,今天晚上我也陪夜。尽管小雨一再说就她一个人可以了,但是都被我拒绝。其实谁都知道就小雨一个人哪里能照顾的过来,就算是帮她妈妈翻个身也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更何况等到晚上她妈妈麻药醒了,各种情况谁都没有办法预计到,一个柔弱的女孩子能应付的过来?等到她应付不过来的时候医院已经关门了,到那个时候我再想进去那就不可能了。
  小雨听我描述着晚上可能发生的情况,慢慢的她的抗议声小了,甚至我觉得如果我这个时候说我晚上不去她倒是有点担心自己应付不过来了。
  我们买了一些一次性毛巾等日用品就去了医院。九点多到医院的时候小雨才想起来她妈妈早饭还没有吃,于是赶紧向病房跑去。
  病房里很热闹,因为隔壁床的阿婆有很多儿子孙子来看她,原先靠小雨妈妈那边的床上也坐了他们的人,我和小雨进去就没有位子了。
  “来来来,小雨,吃葡萄。”阿婆亲切的招呼小雨过去吃他们刚吸好的葡萄。
  “不了,我们刚吃过早饭。谢谢阿婆!”小雨婉言拒绝,我想即便小雨愿意,小雨要去吃还真要费一番功夫,因为阿婆床边都坐满了人。
  “妈,你吃早饭了么?”小雨关切的问。
  “吃了吃了,今天下午手术,早上特地多吃点。”小雨妈妈抚着小雨的头发微笑的说。
  “好了好了,你们出去出去,以后别来这么多人,我都被你们吵死了。”突然阿婆开始发飙,弄的我和小雨他们一楞。
  “那,妈,我们走了。”其中一个中年妇女先站起来,带着他们走了出去。
  “阿婆,没事情吧。”小雨妈妈关心的问道。
  “没事情,他们这些做小的也是。都上班了还不走,每天都要来看,你看看还带这么多东西。我一个老太婆能吃多少,让他们带回去就各个不肯,到最后都浪费了,我就是要骂他们。还是我大儿子的媳妇好,要不是她刚才这么说,他们还真不知道上午要到什么时候了。”虽然阿婆说的好像很生气,但是我从她的语气间还是清晰的感受到了她的满足和幸福。
  “他们这也不是孝顺您么……”小雨妈妈开始和阿婆唠嗑,我和小雨相视一笑,或许老人的身体受到了病痛的折磨,但是儿孙的孝顺却让阿婆的精神格外爽朗。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7-10-4 13: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精采]我和一个偷吃了禁果女孩的故事(全文完)

中午简单的吃了点饭,大家的心情就开始沉重起来。毕竟下午小雨妈妈要做手术,连同隔壁的阿婆也不多说话,偶尔说的也只是让小雨妈妈宽心。 ; Y: ?$ F- L5 \ [' h+ H   如果说上午小雨妈妈还是比较坦然,那么到了下午,我觉得她也有点紧张。小雨则更是如此,每次护士进来,小雨惊恐的看着护士,发现护士只是例行查房,便松了口气。 - N X% ~& R% E! @, g G$ A8 L) t  “别紧张好么?”我微笑的拍了拍小雨的肩膀。 3 b! p1 b$ V' h* ]% c9 I  “恩。”虽然小雨这样说,但是我丝毫没有感觉出她放松。 / C# @2 l* Y$ @& `: Y0 ^% z   或许是小雨家乡的饭菜还吃不习惯,临近两点的时候我的胃又开始痛了起来,我只得到吸烟区抽两根香烟。 + U j8 D0 ^+ p2 U/ i& ~/ Z, m3 c   等到我回到病房的时候,医生已经在小雨妈妈的床头给她量体温了。 + }' G" n2 n( E+ J* H7 [   “开始了么?”我低声的问小雨。 ' z/ f; p- n- R6 y. h- B) l1 l" A2 _   小雨没有说话,只是凝重的点点头。 0 o6 G* X$ B7 z: z- s5 x& F: ]( g   , l: r) }8 G1 k2 A   小雨妈妈躺在担架床里,我和小雨跟在后面,我无法描述我当时的心情,只是感觉很复杂。担架床在不是很光滑的地面上偶尔发出的吱吱声听起来很刺耳,小雨很多次快步走到她妈妈身边试图说些什么,但是又一次一次的退回到我旁边。 0 p/ H* L7 O q/ K- ?  “好了,病人家属就在外面等吧。”医生阻止了我们继续跟进去。 8 x, b1 t2 `& Q% T+ u. L  接着就是手术室大门轻轻合上的声音。 , t2 v) u6 {2 I: ^! ~2 j  “哥……”我突然发现小雨的眼睛红红的。 : j$ S3 [. L4 b   我微笑着搂住小雨微微出汗的肩头,轻轻的拍着以示安慰。 NB帖网整理 4 H, [; g/ R8 J" h) n   这个下午,时间过的特别长…… # A ^" ^1 {' u+ `4 J- [    G% w8 ]0 k) X; i& w& y% i: B' g   手术室的等暗了,小雨一下子站了起来,把在傍边的我吓了一跳,我也跟着站了起来。 7 |8 Y6 V* J' p) ?+ W0 Q   医生先走了出来,小雨快步走到医生旁边。 " ~' v5 I: ~, T4 [: A) V' `- a  “我妈妈……”小雨激动的不知道怎么表达她的意思。 - a5 X3 N2 X2 u& t) Z   “呵呵,很顺利。”医生摘下口罩,简单的几个字让我和小雨都吃了定心丸。 ) @- C7 F+ I9 P1 w8 i0 ~ H9 z   小雨的身体轻轻的颤抖着。 3 [# S+ A7 k2 ?   “谢谢医生。”我微笑着向医生表示感谢。 - x# g8 |+ M- }" T4 |   “哦,谢谢医生。”小雨连忙跟着说。 0 A; i8 U) f( Q$ \& `   “麻药还没有过去,你们到病房等病人。”说着医生走开了。 * _& [5 P% r1 K0 C( r7 c }% ^) g  不多久,护士推着小雨妈妈从手术室里出来。 0 Q9 s6 K, s1 [9 |) ^" o   小雨想上去看看,却被护士挡开了。 9 q& X3 x7 B# D7 J& C3 y  “小姑娘,病人刚做好手术,你现在去病房等她好么?”护士委婉的说。 7 p( N# P+ l1 l4 l* B   小雨点点头,缓缓的向我走来。这时候小雨妈妈刚好经过我身边,除了脸色略显苍白以外,小雨妈妈似乎一切都很正常。 , ^) B6 l3 C; x8 r' w; S2 d4 g  9 V3 s$ \9 I8 H4 _3 m3 O% f   当我和小雨快一步到病房的时候,阿海一家已经在病房里面了。 & o# t% Q7 y# {8 `3 V5 g  “哦,小雨。”阿海妈妈站了起来,“你妈妈的手术……” 8 M1 N+ s- L/ S4 c# f   “很顺利,谢谢阿姨。”小雨很有礼貌。 6 M( E7 l. e4 q6 n7 c S- Y0 x  “唉,中午耽误了一会,等我们过来的时候阿婆说你妈妈已经开始手术了,所以我们就在这里等了。”阿海父亲颇为自责。 * Q! E* h7 S! T+ V: o, ?9 @  “哦,其实也没什么……”小雨刚想说,护士就把小雨妈妈送了进来。 8 f1 K/ }, @! L! }   “好好,大家轻点。”阿海妈妈阻止了小雨和阿海父亲的对话。 6 r1 _6 p* O( w/ u   “病人的麻药要过段时间好,有什么事情就按床头的铃,护士会过来的。”护士仔细的交代。 , b1 _: V5 f+ C) i- d   小雨点点头,急切的走到她妈妈床边,小心的帮她妈妈盖好被子,让我彻底的感觉出她对母亲的疼惜。 ) F+ A! o# P, w4 f: Y7 _   “小雨啊,今天晚上就让你兰阿姨和你一起陪你妈妈,你一个人恐怕照顾不过来。”阿海父亲轻声的说。 + h6 S) ?7 }7 t/ _' [7 ?& A   “哦,不麻烦阿姨了,我妈说了,今天晚上我和我哥两个人就可以了。如果明天需要的话我再请阿姨帮忙。”小雨妈妈说了让我晚上陪夜?呵呵,小雨这个鬼丫头,什么时候也学会拿她妈妈来作挡箭牌了。 1 {' S" G4 _! F) Q) W   “这样啊,那也好,那我们就在这里等你妈妈药性过去。”阿海父亲果然不再坚持。 + M' r' y W! P. M$ k   + D5 w: Z$ m9 ~1 M   病房的寂静被小雨妈妈轻声的一下呻吟中划破。 & ?- z! i0 E. X  “妈!”小雨起身走到床头轻声的唤着。 1 ` R2 k3 V5 a: w7 f/ X' }3 V$ E   小雨妈妈缓缓的睁开眼睛,吃力的看着周围的我们。 4 s p8 Z( t: ?: v   “你们……都来了啊。”小雨妈妈的声音很轻,应该是非常虚弱的时候。 7 T& `. e# K+ ?& H   “你别多说话,刚手术好,多休息。”阿海妈妈关心的帮小雨妈妈把薄被子往上面盖了一下。 1 U) e1 C3 [/ _- b$ _$ {   “你们都不上班,下午特地……”小雨妈妈依然很费力的说。 6 J+ |# q) A9 r" I- \  “下午你手术,大家都知道,所以啊,我就是代表。中午我报了个到就和领导说了下,他们说晚些时候来看你。”阿海妈妈解释。 : ~) { k |1 M' f   “妈,你休息吧,别说话了。”小雨关切的说。 9 `1 G9 k" w# ?' z* ]6 m   小雨妈妈点点头,闭上眼睛不在说话。 5 y+ c7 C1 S/ i. K# g @   “你看小雨,时间也不早了,要不我们出去吃点东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是我提议吃饭,或许我是担心如果误了点吃饭,我的胃又承受不了了。 ( P% |5 y1 D! a. o, \  “哥,你们去吃吧,我在这里陪我妈妈。如果可以的话你们回来的时候随便给我带点东西好了。”小雨不肯出去,我想着时候无论我说什么她也是不愿意离开她妈妈的。 7 ~! m8 ~' t0 n5 J3 ]  “好吧。”我不再挣扎。 * ^% s3 b8 T/ t6 \  “阿海,你也在这里,一会我给你带晚饭。你看小雨一个人哪里照顾的过来?”阿海父亲命令阿海。 [+ m. G G2 G   “别这样,我这里小雨一个人就可以了。”小雨妈妈阻止阿海父亲。 8 e7 G2 W1 x5 H* j  “哎~那怎么可以……”阿海父亲坚持,却被隔壁的阿婆打断了。 + L7 v" |; z% ~- ?* h3 E   “你们去吧,有什么事情我们老头子可以帮一把,快去快去。”阿婆摆摆手,示意阿海一起去。 - ~- {$ Z/ u: p; R   “那就麻烦你了,阿婆。”我感激的说。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7-10-4 13: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精采]我和一个偷吃了禁果女孩的故事(全文完)

 晚上我和阿海一家吃饭,除了偶尔说起小雨家的事情就没有什么话题,这让我索然无味。或许大家更多的心思是在小雨妈妈身上,所以也没有喝什么酒水,一顿饭很快就吃完了。本来我的胃就不舒服,所以吃的就更少了。我们给小雨带了点晚饭后就匆匆回了医院。 6 i9 z2 K9 Y3 a2 Z$ J+ @$ p% ^  这时候小雨妈妈的麻药已经有点过劲了,所以稍微一动弹就会有巨大的疼痛感。小雨说她妈妈晚上基本就没有吃东西,也就喝了一点粥汤。阿海妈妈把饭菜递给小雨,好让小雨先把晚饭解决。 7 g D4 e1 w" g   如同阿海妈妈说的一样,晚上的时候小雨妈妈单位的同事都来看望她,来来去去也折腾了几个小时,等最后一拨探望的人走的时候阿海一家也起身告辞。其实这个时候来探望是最不利于小雨妈妈身体的,但是探望的人也没有办法,这又是一个面子问题。 * h& T6 K: U2 E: h- ~& j6 \   等人都走光的时候,我和小雨开始收拾放在旁边沙发上的水果、补品,而小雨妈妈则靠在床上已经睡着了。我想她是实在需要休息了。 B4 i' V6 V, h) s) q5 p- O; ]   由于病房里面有阿婆和另外的一位老年人,所以房间里面的空调打的并不低,等我和小雨收拾完毕的时候我已经有点大汗淋漓了。 : j4 y/ k3 h: V   3 |5 f) |2 ~% Q& P( a. D5 Z   病房里面一共有三张床位,旁边的两张床位的沙发都是靠墙的,中间的那张床的对面则是一张比较大的沙发。说是沙发,其实是很简单的有垫子的长椅,每个房间都默认了三个床位对应三个沙发,所以我和小雨看来今天就只能挤在靠墙的那张沙发上休息了。 6 u+ g. P$ K2 k   阿婆睡觉很早,探望小雨妈妈的人一走,她就睡觉了。阿婆的大儿子看阿婆睡着了,自己也就蜷缩在中间那张沙发里面睡觉,看来这个男人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好了,刚睡下去就发出了鼾声。我想倘若今天晚上他一直这样打鼾,那估计我和小雨都睡不好了。 4 U b9 @; \' T$ f" J( T   或许是小雨累了一天的缘故,又或许大家都已经休息,小雨也被这样的氛围感染了,还没有到九点就已经哈欠连连了。 9 ~: o) ?$ ~9 T% L+ _( m/ p4 e  “小雨,你先休息会吧。”我站起来把沙发让给小雨。. D# w' p: c7 x   “哦,那你怎么办?”小雨问我。 $ V, [' ]$ U: J# H" |5 y   “我……我现在还不想睡觉。我去楼下看看电视。等我想睡觉的时候我会想办法的。”我知道楼下是挂盐水的,那里有电视,或许我可以在那里磨蹭一段时间。 3 x, Y4 |6 @: _, s8 x9 }   “可是……”小雨不同意。 ! [- @ r6 P2 m. M" e j6 _   “好啦。”我打断她,“就这么说定了,赶快休息,后半夜是你值班。” & C4 }+ m5 n H. J5 f  果然我这么一说,小雨就乖乖的躺下睡觉了,或许她真的是认为我后半夜会叫她起来轮班呢。 : f/ I2 S- p1 I$ Q ?  我笑了笑。 * O, ]% B* J6 g# x) Y2 E   那怎么可能。 9 c* D1 ^9 J( V" d    ! ~1 E7 Z3 Z) u2 o- C' _  小雨妈妈刚刚休息,我想应该在一段时间内会睡的比较安稳。所以我就到楼下的输液室去看电视。住院的楼层和输液楼层中间要经过一道门,我在接受了护士值班室的盘问后才勉强准予放行,当然我告诉护士我一会还要回来,否则她把我关在门外那就糟糕了。 ' U# Y- e$ h, j9 e& y  虽然是夏天,但是输液室里却有很多因为感冒而来看病的人。护士在期间走来走去,晃的我眼睛都花了,本来就比较嘈杂的输液室加上有两台电视机播放两个不同的频道,就更加惨不忍睹。原来打算在这里安静的看会电视的计划顿时无法实现。 $ g) N7 `& A' k! S" n   “喂,石头。”我无聊,只得骚扰石头。 3 a6 g1 q( a2 p2 r   “呵呵,手术做好了吧,怎么样,都还好吧。”石头一听是我的声音,马上关心。 4 g! n3 O3 z+ o% g+ E* ~8 ?& j  “挺好,不过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你帮我打了招呼呢?”我小声的问他,生怕周围的人听到了影响不好。 - _5 \* U8 F6 n5 q- N2 B7 l   “别以为我是敷衍你啊,我可是损失了50块钱的KFC券啊……”这小子又来了。 8 Q: n) K) U' v9 E |! R+ g   “大不了我请你吃10个汉堡么。”我没好气的回答。 ; U6 r+ D6 T1 j9 V   “啊,那你还是放过我吧。”石头突然正经的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打了招呼会有什么不一样,我估计就是伤口处理和出院时候的费用、配药之类的会稍微好点。我又不能保证的,但是我确实说了,该用的药就用好,不需要用的药就不要用。” - M+ J9 R, ]# m4 Q) d9 q   “那也只能这样说啊。”我想石头说到这个程度已经可以了。 , l( ^8 q- ^3 S$ v6 P6 a% D   “对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你是和谁打的招呼啊?” ' A" g) Y9 f9 v/ |" P  “哦……这个……”石头突然支支吾吾。 1 I- k3 j( C) ~# z! T' x   “怎么不说啊?”我催促。 2 o u% u1 L" h3 |; ^" Z. s  “妇产科主任……”石头突然迸了出来。 & e2 ?2 K/ C! x3 K; w, s0 v9 Z; _5 f   “哈哈……”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弄的旁边挂盐水的人莫名万分。 6 B/ W% i! F% k9 L U  “你笑什么!”对面的石头有点怒了,“妇产科主任可是外科副主任的夫人啊!” ) O- ^9 n- M7 g# J* Q( w  如果我这个时候看到石头,我想石头一定想找个地方钻进去。不过既然石头说妇产科主任是外科副主任的夫人,那我想应该还是和有效果的。或许真的比直接和外科副主任本人说还要有效果。 2 {6 u, t1 h$ F: I& A) Q# N   “好好好,我就不追究你怎么和妇产科主任这样熟络。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谢谢你了,老同学。”看来石头在这个事情上确实是很尽心了。 : ?0 M4 a' r$ Q% I2 C" ~    # ?1 N4 j S) n/ O) d. ]% a% n  骚扰完石头,下一个自然是四眼。 # E5 |4 o+ G: k  我开始问了公司这两天的情况,四眼只是简单的说一切正常,听的出他基本已经躺在窗上准备睡觉了。他象征性的问了我这里的情况,而我则开始滔滔不绝的和他讲这里发生的事情,甚至很细致的描述了石头同志给我帮忙的情节。 6 C8 M/ A! u3 `3 S: l  “我听出来了,你现在在做什么?”四眼突然很有精神的问我。 % e( i% s3 [( W6 u  “医院,陪夜。”我简单的回答。 + A% r* L: a% ~9 P) Y* V- l  “我就知道,我在想你小子什么时候开始这么乐意找我聊天了,原来是打发时间啊。拜托,老兄我今天开了一天的会议,你就让我早点休息好不好?”四眼近乎哀求的语气让我对刚才打扰他休息而感到不安。 , ]: E) k; T: |. b5 j8 C: X) U: q  我放过了四眼,可是时间却没有放过我,我依然只得在输液室里度日如年。期间我回了病房,看到小雨和她妈妈都很安静的在睡觉,于是我又返回了输液室。 7 c- X7 ^# `- z: L  好在一段时间后输液的人都走了一大半,我总可以安心的看会电视了。 8 j+ V. h5 C. e2 T+ E7 I  其实输液室并不能让我待到第二天早上,因为一过十点半,基本没有多少人在那里了。每次护士走过我身边的时候都用奇怪的眼光看我,让我觉得好像是一个流浪汉,实在没有地方看电视而来这里偷偷过把瘾。 ; c5 n. [8 A/ ^4 m   在自尊心的折磨下,我终于还是回到了楼上。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7-10-4 14: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精采]我和一个偷吃了禁果女孩的故事(全文完)

住院部的灯光已经都熄的了,只有走廊里面依然有几盏小灯。相比之下护士值班室里的灯火特别通明。 ( ]0 `1 `) Y7 H% ]: X) f, V  “你们好。”我走进值班室,和里面的护士打招呼。 " q9 E2 [0 d) @! D) z  “哦,有什么需要么?”其中一个护士一脸倦意的问我。 6 z' {# p- P" ~5 j  “没什么,我是想问下这里是否有躺椅之类的……我的意思是我想找张椅子休息。”我想我也需要休息了,因为我的胃又开始疼了。 * C+ B7 U, w8 G: _# f  “有的,先前你们怎么不来领呢?” 3 A( e& x1 |4 U   原来晚上陪夜的人是可以领躺椅的,只是一般陪夜都是一个人,所以基本他们都不领取,直接在病房的沙发上休息。 $ @- j* Z: Q( z- N   我很幸运的在护士值班室里领到一张还算是躺椅的躺椅,轻轻的回到小雨妈妈的病房。 0 V# }8 ?6 F5 e8 V a2 P) ]  “呃。”我刚关上门,病房的阿婆就给我打招呼。 ! o. Y* K h& ?! Y J# g   “哦,阿婆,真不好意思,我吵醒你了。”看来我是把阿婆吵醒了。 2 V3 P9 {# b1 W% S: i& P  “没有,我是想喝个水。但是我儿子睡的沉,黑灯瞎火的,你能帮我拿下么?” 0 ^' O2 f7 h5 G+ B  原来是这样,我的内疚稍微减轻。 & I* ~* D" p/ j$ Q( M2 Q   “你怎么还不睡啊。”阿婆喝了水后问我。 * e0 U" r% p/ }3 y# s7 n   “呵呵,睡不着。”我笑了笑。 " E0 X+ O X" V9 H  “你们陪夜也够辛苦的。我儿子轮流在这里,这段时间都瘦了。”阿婆很是心疼。 5 z+ ^/ g4 A1 ^0 T3 K5 ?  “没什么,只是希望您啊,早点出院,恢复健康就好。”我宽慰阿婆。 + p9 w6 T+ P' V9 j. v9 W1 U7 a3 q& Y  “唉,人老了就不中用了。”阿婆感慨,“早点休息吧,别累垮了。” ! V( p# a4 K' p( K3 W. L8 p5 i  说着,阿婆翻了个身就睡了。 ' o8 T4 ^3 J4 A( i; `4 x1 ]   我走到小雨妈妈床边,小雨妈妈睡的很沉,看来这个晚上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睡在沙发上的小雨由于沙发不够长,所以她只能微微蜷缩着身体睡。空调的风刚好吹到小雨这里,所以我把放在病床上的衬衫拿下来帮小雨盖上。 / d3 n* f% j9 I% ?  没有想到我着细小的动作却把小雨弄醒了。 ; `+ w, Q8 _7 L6 P6 y1 d$ B- M1 `4 W  6 ], ]3 ` W7 o4 p( w/ b   “妈!”小雨不自禁的叫了出来。 2 M4 Y! f* _: X7 E3 ?, S  “嘘,轻点,别吵醒他们。”我轻声的对小雨说。 ! B0 I( I8 P& C% O/ O   “哦,哥,是你啊。”小雨疲倦的坐了起来,“你睡会吧,轮到我了。” ~8 R; \$ |/ |( U9 ?5 a/ a   “你继续休息吧,我在值班室要了张躺椅,我就在那里休息。”我把小雨重新按回了沙发里。 5 K7 d- D5 E4 @- D4 Z4 u6 ]   小雨没有反抗,不一会她又睡去了。 * G# f" a, ^; B0 R! \  看来小雨的心始终还是系着她母亲。 # L/ t, d1 f$ @# C* W) V4 |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时间过的好慢,加上胃痛,我觉得时间过的更慢。胃不好的人越是睡的晚就越胃痛,我强迫自己早点睡着。 ) ?# {) ^1 a; K  好在周围的一切都是这样安静,偶尔隔壁病房病人的几声咳嗽并不能阻挡我沉沉的倦意。 - x' n. e8 t1 e; h  没多少时间,我也睡着了。 & q4 c9 X# j/ E& q' D   老人一般都是睡的早起的早的。所以第二天我的被阿婆的声音吵醒的。但是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当我起来的时候发现小雨已经不在沙发上了。 1 o! y: S: O* v, j x( q8 l   “你醒了啊。”阿婆给我打招呼。 2 C6 s0 ]% B# g$ o. K+ n   “哦,是啊。”我看到阿婆的儿子、小雨妈妈和隔壁的病人都还没有醒,所以很轻的和阿婆打了个招呼。 ' O p. D# X+ n$ e+ u! U   “小姑娘很早就醒了呢。”阿婆说的是小雨。 9 H# s( J& L; a5 `* _   “哦,她人呢?”我关切的问。 ! K8 e4 ]1 A5 w   “去买早饭了吧。”阿婆笑盈盈的回答,显然对小雨的印象很好。 7 y8 k, f! h ^5 v3 t  我刚站起来,就发现早上没有吃东西,所以胃还是疼的厉害。" {0 G! P+ p& C6 _) a3 a/ S   拿了毛巾我去了卫生间洗漱,才到卫生间,我就忍不住干呕起来。由于胃里面一点东西都没有,所以这样的干呕是非常难受的,我感到整个胃都要翻出来,却没有任何东西能响应呕吐这个动作。 8 @" [4 u1 `( [5 f   我无力的蹲在地上,拼命的抵抗着翻胃的难受。很长时间才站起来,我从镜子里面看到我自己苍白的脸上已经满是冷汗了。我两手撑着水池的边缘,根本无力去拧水龙头,我这里这样的情况可能要持续好几分钟。这我是有经验的,因为类似的情况在我身上已经发生过好多次了。 * r: W" o! X# g   等到呼吸平复了,我才开始慢慢的洗漱好,然后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病房。或许在其他人看来此时的我更想是在这里住院的病人。 * }" ?! v/ u! _: k; ]6 t   , f- U* F* g6 h; t   “哥,你怎么了?”我也不知道小雨什么时候回来了,但是我知道她看到的是一个疲惫的坐在沙发里面一手捂着胃,脸色苍白的我。 $ @( L( V4 \3 ^2 V/ P Y  “哦,胃有点不舒服。”我简单的回答。 , o4 ]8 T0 S- ?4 Y# V2 |9 x! H9 R; i' }  “你不要吓我啊,哥,你这个样子还说是有点不舒服。”小雨焦急的放下买回来的早饭,坐到我身边,手抚了下我的额头。 6 W7 }- p$ z% }2 N3 x: |  这时候我已经没有力气做其他事情了,我只感觉小雨的手很温暖,也很柔软,或许她的感觉就是我冰凉的额头和上面粘粘的冷汗。 8 h7 q$ K, ~! S1 u, R2 K# Q, `7 O  “你药带了么?”小雨赶紧问。 / A2 H7 D/ r9 d% A! t4 P2 X2 A1 w   “恩。”确实,我来的时候已经把药带上了。 M" m; ~+ j) L: O  “先吃点东西,然后吃药吧。”小雨递给我一袋热豆浆,把吸管帮我插上。 D( [3 c- x! Y- m9 ]   “你似乎要照顾两个病人了。”我贪婪的吮吸着热豆浆,感觉一股暖流留到了我的胃里面。 # t2 s3 ~2 s7 O. \. z   其他东西我就不吃了,在喝了半袋豆浆后,我把药吃了下去,期待能够好转。 6 i" Q7 d# o! B" ^- m; o- Y   尽管我们说话很小声,就连阿婆都没有注意到,但是小雨的妈妈还是醒了过来。 % Y& a- }, N L# R8 [   “不要提这个事情,知道么?”我轻声和小雨说。 {& b8 A& c4 r% E  小雨迟疑了下,点点头。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遨海湾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