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海湾超级社区

 找回密码
 入住遨海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楼主: 魔法女皇

[爱情小说]《别和不是最爱的人上床》未完待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5-10-8 16: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说你承认了?”

“是谁告诉你的?”他还在这件事情上纠缠。

“是骆非,是他亲口告诉我的,我见到他了,他现在就在我身边,你的谎言被揭穿了,你这个骗子!”我已经语无伦次,这么多年的感情竟然被一个骗局困住了,如果没有庄竞阳,也许我和骆非早就已经在一起了。

“你说什么?他回来了?……费伊,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存心要骗你,更不是存心想拆散你们,那是因为我太爱你了,我……”

“你闭嘴!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这么无耻的爱!你用这么龌龊的手段欺骗我,企图让我和骆非因为误会而永远不能在一起,然后你在我身边装好人,一步一步实施你的计划,想要得到我,是不是?!”从来都不愿意揭开别人心思而使对方难堪的我也终于愤怒了一回。

“我说的是真的,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你,所以想用下半辈子来弥补,想对你好,想让你开心的。”他急了,语速很快。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也不想要你用下半辈子来弥补,更不想你对我好。因为你不会让我开心,从头到尾都没有让我开心过。我们分手了,在今天之前,在这件事情没被我知道以前,我会一直记得你的好,但是现在,我绝对不会原谅你,我会一辈子都恨你的!不,不,不是恨,是讨厌,是厌恶!我要你好好听清楚,我希望你消失,彻底地消失,别再让我看到你!我很后悔跟你在一起,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后悔的一件事情!”我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为什么,为什么又是他?为什么他要一次又一次伤害我和我在乎的人?这样难道也算是爱我吗?

“不要!费伊你不要这样,你听我解释……”没听他说完我已经挂断了电话,按下了关机键。

此时的骆非似乎已经冷静下来了,轻轻抚了抚我的背说:“好了,别这样,对于一个你曾经爱过的人来说,你的话太伤人了,更何况他还爱你。”

我渐渐平静下来,含着泪问:“难道你不恨他吗?”

看他没说话,我又自嘲地一笑说:“你当然没我这么恨他,因为你没我这么在乎你。一个出了国短短一年就交了女朋友的人,难道还会记得有我一个人曾经这样痴心地等过他吗?”

“你生气的时候讲话还是这样尖刻。我送你回家吧,别多想了,一切都过去了。”他的冷静让我失落,我说不出原因,也许是因为自己付出了这么多,受到了这么大的打击,结果几乎只是一个人的痛苦,心里很不平衡。两个受害者里面,显然他只是皮肉伤,而我,差点丢掉了性命。

一路上我们再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风很大,灯光昏黄,吹得树叶“沙沙”作响,天很热,很闷,憋气。那个误会让我们错过了彼此,就没有再回头的机会,我们不光输给了一个谎言,输给了时间,更输给了自己。竞阳只是恰好用一种不光彩的方式证明了我们的脆弱而已。

“我到了,你回去吧。”我站在公寓门口头也没抬地对他说。

“让我再看看你,好吗?”这一眼能让我们将对方的样子牢牢刻在心里吗?

我还是抬起了头,看着他,就像看着自己,毫不做作,仿佛他还是那个跟我充满默契的清秀少年。他的眼睛澄清,明亮,好像在对我说什么,但是我不懂,也许我从来都没有真正理解过他。

“这个损失,还能弥补吗?”他又将刚才开玩笑的问题问了一遍,我辨不清真伪。

“……”我犹豫了一下,那一刹那,我想到了小臣。

“我们,回不去了吧?”他很快又接着说了这句话,同时很凄惨地笑了一下,随后别过了头去,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他的眼睛里有光芒在闪烁。难道他还没有忘记我吗?不会的,只是很遗憾,错过了彼此,仅此而已。

“我们已经隔得太远了,而且彼此已经有了新的生活,你已经有了你要共度一生的人,而我,也有自己放不下的人。”

“你真正想说的,是最后一句话吧?其实你不用怪庄竞阳,我们之所以没有在一起,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欺骗,更因为我们彼此根本就爱得不够坚定。如果当初我可以直接告诉你,如果你可以冷静听我解释,一切都不会像今天这样。而且那时候我其实也并没有很大的把握三年之内一定能回来,认为你既然已经作出了自己的选择,我也只能尊重你,所以,怪不了别人。怪只怪我们没有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更没有好好把握对方。”

“你说得对,即使没有庄竞阳,我们今天也未必会在一起,这个世界诱惑太多,变化太快,我们只是普通人。”今天的真相,让我突然看透了一些什么。

“我能不能为我们几年的感情,留下点什么?”

“什么?”我茫然地看着他。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0-8 17: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轻轻将我拉进了怀里,紧紧抱住了我。

我没有推开他也不想推开他,这么多年的感情到最后只剩一个拥抱,即使已经没有爱情,也足以让人心碎。我们就这样一直保持着同一种姿势,谁也没有动。

我说不清楚自己的感觉,只是脑子里飞快地闪过很多画面,关于骆非,关于竞阳,关于小臣,关于这九年来的种种种种。突然发现一切都这么不真实,为什么简单的生活和爱情成了奢侈?难道非得经历伤害和被伤害,才算是真正体验了生活吗?难道非得让周围的人都一起痛苦了,才算是不来这个世界走一遭?

一种委屈和无奈的心情突然涌上来,我抱着他像个孩子一样地哭了。爱过骆非,但是因为一个谎言而错过;爱过竞阳,但是他自私的爱只给我带来了伤害和痛苦;而我现在深爱的小臣,以为他能给我简单的幸福,但是他背叛了我。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骆非轻拍着我,这个动作让我想到了小臣,他曾经也这样哄我入睡。现在想起来,似乎只有他能给我安心的力量,让我没有负担。

他曾经会替我梳头发,一下一下,很温柔,生怕偶有打结的发丝扯疼了我。边梳边说:“头发好细啊,细发的人身体都不太好,我要好好照顾你。”

他曾经会在清早跑很远的路来我家,只为送一顿还在冒着热气的早餐给我吃。

他曾经会为我洗脚,修长的手指不轻不重地揉捏着,为我按摩。

他曾经会为我剪指甲,说女孩子的指甲要干净整齐,不要太长,也不要太短,要有弧度,这样会很漂亮。

他曾经在出门的时候为我穿上鞋子,俯身为我系上鞋带。

……

只有真正从心底疼爱你的人,才会这样为你做这些细小但是却温暖的动作。只可惜这种温暖如今已经淡去。

骆非终于放开了我,伸手替我擦去了泪水,在从回忆中惊醒过来的我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似有若无的吻。

如果一开始我就能知道这个代表告别的拥抱所带来的后果,我还会接受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有谁愿意让过去来影响自己的现在和未来?有谁愿意一次又一次地造成误会和错误?没有。但是同样地,有些事情就好像是命中注定,我们没办法避免。
“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让别人能轻易伤害你,好吗?”

“嗯。”我用力地点点头,他说得对,我不太不懂得拒绝别人和保护自己,今天的局面跟我自己的性格也有很大的关系。

“那么,再见。”

“再见。”

这一次说再见,我很坦然,觉得留在心里这么多年的一个结终于打开了。但是如果我知道之后所发生的事情,还会像现在这样轻松吗?

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关了机以后一直都没有开,想想觉得昨天晚上真是太冲动了,我自嘲地笑笑,开了机。

正准备起床洗漱,手机立刻响了起来,看情形已经打了很久,只等我开机。

“喂。”是个陌生的号码。

“……”只听到沉重的呼吸和哭泣的声音,感觉很熟悉,但是我一点都想不起来是谁。

“说话啊。”大清早有这样的电话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费伊吗?”变了调的声音终于开口了。

“你是?”

“我是竞阳的妈妈。”是,我也终于想起来这个声音正是属于这个一直讨厌我的竞阳那势利的母亲。她哭着打电话给我,是不是竞阳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姨你先哭,告诉我出什么事了?是不是竞阳?”我的心脏砰砰直跳。

“竞阳他自杀!现在在医院里……”我的脑袋突然一片空白,真的没想到我昨天晚上的那些气话会让软弱的他做出这样的事情。

“那他现在怎么样了?在哪家医院?”这是我目前最关心的事情,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会内疚一辈子。

在得知了他已经被抢救过来后,才稍微放下了一点心,随即胡乱整理了一下自己冲出了家门.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0-8 17: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路上心里突然很通透,原先想不明白的地方似乎都豁然开朗了。我知道竞阳是爱我的,甚至爱到一种近乎疯狂的地步,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去做这些事情。因为他想拥有我,所以用一些极端的手段和方法来阻止骆非和小臣对我的感情,破坏他们与我的关系。但是同时他又是懦弱的,孝顺的,不敢违抗家人的旨意。他也很无奈,很痛苦,尽管他的某些行为让我无法接受,尽管他曾经深深伤害过我,但是我知道这并不是他的本意。

从曾经那么亲密的朋友,到甜蜜的恋人,再到无休止的争吵,然后是分手,再然后是形同陌路,直到今天的差点阴阳两隔。这九年来我们经历了太多,付出了太多,爱得太沉重,未必是一件好事。太爱一个人,给他(她)带来的不一定就是对方所想要的幸福,尤其是这种过于自私的爱。本以为爱是简单的,轻松的,快乐的,没想到最后变成了一道最深的伤,留在心里,记忆里,擦不掉,抹不去,终生难以忘记。

当我在医院的过道上从一群人中看到竞阳母亲的时候,心里再也没了当初那种怨恨和不满。原先那个很显年轻的跋扈而精明的女人,一下子衰老了。憔悴不堪的她两鬓已有了不少白发,眼窝深陷,双目含泪,不过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人,一夜之间仿佛老去了十岁。我知道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母亲,跟天下的任何一个心疼孩子的母亲一样,都希望自己的儿女能够平安幸福,仅此而已。

她看到我来了,起身走上前来抓住了我的手,还没有开口说话,眼泪已经先流了下来,嘴唇一直颤抖得厉害,想说些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来。

“阿姨,您先坐下。”那一刻我真的心酸,为什么非得发生一些极致的事情,才会相应地不去在乎曾经看得比什么都重现在却微不足道的东西?

她依言坐在了长凳上,我问:“他现在怎么样了?我进去看看他。”

她一把拉住了我,说:“费伊,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好,您说。”我自然是不忍心拒绝的。

这么多人在场自然不太好说话,我也不太受得了他们亲朋的眼光。跟着她走到一边,她说:“我知道,竞阳一直都没把你放下,是我不好,一直都不赞成你们在一起。”

我真的没想到一开口她就愿意这样承认自己的过错,要让一个长辈,尤其是曾经那样高高在上需要仰视的长辈,说出道歉的话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决心?我以为她要责怪我,因为她唯一的儿子是为了我才自杀的。

“阿姨您别这么说,我知道您也是为了他好。”

“如果我能早一点知道你这么懂事,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的。”她抚了一下我的头发,那一瞬间我真的很感动,甚至内疚。我也没有考虑过她作为一个母亲的心情和感受,而且不光是竞阳在伤害我,我也同时伤害了他。

“竞阳他不会有事的,您放心吧。”

“等他出院了,你们就结婚,好吗?”这句话让我大吃一惊,显然她并没有搞清楚事情已经发展到什么样的地步了,甚至以为我和竞阳的分手只是单纯地因为她的阻挠。

我想我还是先和竞阳谈一谈比较好,于是说:“阿姨,这个问题等以后再说吧,我想先去看看竞阳。”

她点点头,终于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说:“去吧,好好聊聊。”

当他出现在我视线里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人就是竞阳,怎么短短几个月不见,消瘦得这么厉害?我一阵难过,我们曾经也那样亲密过。他闭着眼睛,很疲惫的样子,我想他是真的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也许是听到了脚步声,他睁开了眼睛,看到我的时候他很平静,或许是经历了一场劫难,心境已不一样。

“你来了?”他的声音很微弱。

“嗯。”我坐到床头,看着他说,“你怎么这么傻?我昨天说的只是气话,你怎么就当真了呢?”

“呵呵,气话有时候才是真话。”

“……”我一时语塞。

“这几个月我是怎么过来的你根本没办法了解,但是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也应该猜到一点了吧?我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每天都要吃很多药,每天想你,很想你,但是我知道你不想理我,不想听我说话,更不想见我。所以我不敢找你,每天都对着我们以前一起拍过的照片发呆,开始的时候还好一些,后来精神状态真的很差。我妈她看我这样很难过,也终于不再反对我跟你的事,但是她不知道,她不知道你已经不爱我了,她不知道你再也不会回到我身边了。

昨天你打电话过来,开始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但是当我知道你打过来的目的只是告诉我你恨我,并且一辈子不会原谅,还说跟我在一起是你最后悔的事情的时候,我真的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了。

我知道这样做很伤害我家人的心,也知道自己很傻,很没用,但是我真的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不再想你。没有人能告诉我,我自己也回答不了自己的问题,所以我吞了你上次没带走的那大半瓶安眠药……”

他平静地叙述着,我的眼泪无声无息地落下来,到底是谁欠谁更多,到底是谁伤害了谁,都已经不再重要。为了这段感情,我们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不仅仅是青春,也不仅仅是爱情。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0-8 17: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自己,做了这么多事情,都是因为太在乎你。”他抑止着颤抖的声音。

“别说了,都过去了。”我只得打断了他的陈述,已经不能再为他做什么,最多只是让他不要再去反复想。做了太多伤人伤己的事情,最后需要的是平静的心。

“你让我说,好吗?我怕以后都没有机会说了,今天如果不是我躺在这里,难道你还会想着来见我吗?”他苦笑了一下,我只好沉默。

“我不知道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一件事情,会不会让你对我的憎恨减少一点。”他没有看着我,只是盯着窗外,天很蓝,阳光刺眼。

“什么事?”我不知道他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现在已经没办法猜测,他已经不是我所认识所熟悉的那个人了。

他略微沉默了一会儿,说:“其实,你以为的你看到的聂晓琳根本就不是聂晓琳。”

“什么??你说她不是聂晓琳?那她是谁?”是的,他从来都没有说过那个女子就是聂晓琳,我从头到尾都不知道真正的聂晓琳长什么样子,只是凭空猜测而已,从第一眼看到她就认定自己所看到的就是那个一直存在却从未谋面的聂晓琳。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她不是呢?那她是谁呢?

“她只是你跟我分手之后我在一家PUB里认识的一个女人,她正好也失恋,之后一直跟我在一起,只是保持着互相慰藉的关系而已,没有感情。情人节那天你来找我,其实我在阳台上已经看到你了,我想气气你,只是希望你能够重视我。真的,我只是这样想,但是你走了却再也不肯回头了……”

“我们的问题本来就存在,并不是单纯地因为这件事情而分开的。那么聂晓琳呢?她是不是那个跟着你去上海出差的女人?”

“是,只不过后来就没再联系了,我跟她早就说清楚了让她不要再来找我。让我跟她在一起,只是我妈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不过她现在也想通了,看我这样,她也不想再逼我。”

“算了,现在到底谁是聂晓琳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无论发生什么都已经不能扭转我们之间的局面。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生活下去,别再做这些无谓的事情,多为自己和家里人考虑考虑。别怪我说话太直接,如果我已经不爱你了,你做什么都是没办法挽回的。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一旦放手,就没想过要回头。”

“我知道,费伊,对不起,我太自私了。”

“我想,我们还是做陌生人吧,谁也不要说对不起。等有一天,我们都能将这九年来的恩恩怨怨都不放在心上的时候,或许还有机会成为朋友,好吗?”

他平静地看着我,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事已至此,也许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

“好好照顾自己,把一切都看得淡一些,如果今后再找一个女朋友,千万别再做伤害她的事情。我走了,保重。”

“费伊!”他叫住了正要离开的我。

“还有什么事吗?”

“你,有没有把我放在第一位过?”

我淡淡一笑,说:“曾经在我心里,你是第一也是唯一。”

没等他说什么,我已经走出了房间,向他母亲告别后,离开了医院。我不知道今后等待着我的将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继续坚强的勇气。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0-8 17: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是一口永不停歇的钟,无论你是喜是悲,是哭是笑,都不会为你停留。它给予你什么还是剥夺你什么,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得接受,哪怕它跟你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在这期间,有些人的勇气被消磨了,而有些人的勇气被磨练了出来,那些磨练出来的勇气,却只是为了迎接下一次的考验。

我把自己封闭起来了,几乎不接触任何人,包括薛凯在内,每天就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为了忘记这些纷繁复杂的纠葛,我只能尽量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工作上,只要不去想,就不会难过。

当我赫然想起今天是骆非去美国的日子时,才惊慌失措地跳了起来,那天他告诉我是下午两点的飞机,但是现在都已经快一点了。我抓起了包就跑,甚至忘记了跟老板请假,这一次没有选择,这一次不需要选择,但是我想见他。

一路打他手机的时候,提示说此号码已经不存在,急得我跳脚,很有可能这只是他在国内用的临时号码而已。自那天分别后我们就没有再联系了,他似乎也不愿意再来提醒我是不是要去送他,我总觉得他有什么话是没有告诉我的。

当我赶到机场大厅的时候,四处寻找都不见他的身影,跑去服务台咨询,被告知说两点飞往美国的班机刚在五分钟之前已经登机了。当下懊丧不已,难道真的要就此分别再成为陌路人吗?跟竞阳自然已不可能再像朋友般相处,但是为什么和他也要搞成这样呢?过于浓烈的感情,是否最终只会伤人伤己?

“费伊?真的是你吗?总算让我等到你了!”我听到身边有一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侧身扭头一看,竟然是那天在影楼看到的骆非的未婚妻。

我有些茫然地看着她,心里全部都是问号,一时竟然忘记了说话。

她怎么知道我名字的?是骆非告诉她的吗?

什么叫“总算让我等到你了”?难道她在这里就是为了等我吗?

为什么骆非离开了她却还没走呢?难道会丢下自己的未婚妻独自一人先走了不成?

为什么骆非说她中文讲得不太好但是她刚才说的话怎么会如此标准?

我飞快地扫了一眼她的手腕上,也根本就没有骆非所说的那个刺青图案。

难道,这个人根本就不是骆非的未婚妻?那他为什么要骗我呢?

我正欲开口问些什么,她对我抿嘴一笑说:“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有很多话想问我啊?”

“嗯,是的。对了,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

“呵呵,我叫朱颜。我正打算找你呢,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换个地方,好吗?”

我颔首答应,怀着满肚子的疑问跟随着她到了附近一家刨冰店。

她似乎存心要我着急,说:“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先别急,我们叫点东西吃,边吃边聊,好不好?”

此刻哪有什么心思吃东西,随便叫了点就迫不及待地发问:“你不是骆非的未婚妻吗?”

她边叫了点东西吃,边摆摆手顽皮地一笑说:“哪里,我怎么会是他的未婚妻啊,我只是他表妹而已。”

这话让我大吃一惊:“什么??你不是他未婚妻?你只是他表妹?那那天在影楼的时候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当时也觉得很奇怪,事后也问过他,他什么都不肯说。他打定主意不肯说的事情,那是用铁锹都没办法撬开他的嘴的。我表哥这个人做事总是这样不按常理出牌,我已经司空见惯了。”

“那他当时说你是他未婚妻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有什么表示呢?”

“呵呵,我想他总有自己的目的的,我当然不好当面拆穿。”她有意无意地看了我一眼,这一眼让我好生尴尬,她所说的目的,自然指的就是我。

“他为什么要骗我呢?”我喃喃自语,随后又问,“那么他未婚妻呢?他到底有没有一个叫Fanny的未婚妻?”

朱颜咯咯一笑说:“他哪里有什么未婚妻啊,拜托,我就从没见过他交女朋友,更何况是未婚妻。”

那一瞬间我的心都痛了,怎么会这样?我真的想不到会是这样,太多太多的意外让我惶恐。

“这么说,这么说他手上的刺青,真的是我?”我不敢看着朱颜,怕自己很失态地第一次交谈就掉下眼泪来。

“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没事吧?”她关切地问。

“没事,我没事……对了,你刚才好像跟我说你想找我,不知道是什么事?”

她认真地看着我,然后一改刚才的小女孩模样语气沉重地说:“其实我不妨跟你实话实说,因为我真的不想看到你们都这样失魂落魄的样子,有些误会如果当时就说清楚,就不会闹到今天这样的地步。也许你跟他这辈子说句俗套的话是有缘无份了,但是我想至少我能让你了解一些事情的真相。

我今天来机场,就是为了等你,其实骆非早在星期天那天就已经去美国了,我想到你可能会来送他,就跑来看看。如果你没来送他,那么就是他不够被你重视,跟你说了你也不会在意;如果真被我碰到你,就打算告诉你一些你所不知道的事情。”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0-8 17: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知道的事情?你想说的是什么?”我很明显感到自己的嘴唇在发抖,不由自主。

“从小到大,在我们家这些表兄弟姐妹里面,就数我和他最亲近,也许是因为年龄的关系吧,他只比我大一岁,我们很谈得来。所以很多事情,我都比较清楚,他在美国的这几年里,跟我联系得也比较多。他这个人有什么话不喜欢说出来,总是放在心里,如果不了解他,会认为他这个人很冷漠,其实不是的,他只是不喜欢表达而已。

六年前他去美国之前的那个晚上,我和他在我家的天台上聊天,就像小时候那样,只不过那天他的表情很落寞,笑容很少。他告诉我说明天会有一件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事情发生,他不知道结果会是怎么样,很担心。我问他是关于什么的,他犹豫了一会儿才告诉我你和他之间的事情,他说他很喜欢一个叫做费伊的女孩子,她很美丽,很慧黠,很让人怜惜,是一个能走进他内心,和他有默契的人。

他说他不想离开这个城市,不想离开中国,很想为你留下来,但是身不由己。他让一个朋友转告你说他会回来,希望你能等他,如果你愿意等,就别去机场送他;如果你不愿意,就见最后一面。

说实话我当时很被他的语气感动,我从来都没有看到他会因为一个女孩子而这样牵肠挂肚的。我不想打击他,他走得这么远,很有可能再也不会回国了,而你们都这么年轻,还有什么可能?但是我没说什么,总觉得他的眼光向来都是正确的。

可是第二天你以你的行动告诉了他你的答案,那天我也去送他了,只不过你不认识我而已。他吻你脸的那一刻我的眼泪也掉下来了,既然你们这么在乎对方,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试着等他呢?”

“那是……”我忍不住要打断她,替这个误会做个辩解,她点点头笑着说:“我知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是一个误会?对吧?是你们那个朋友搞的鬼,是吧?”

“嗯,是的。他都告诉你了?”

“是啊,前几天他告诉我的。”

“你说的这些我都已经知道了。”

她似乎很不满我这种轻描淡写的口吻,说:“你知道?你真的知道吗?你能体会他的心情吗?自懂事以来我从来没见他流过眼泪,但是六年前他走的那天哭了,为什么?为了你啊!

就算不说这么久之前的事情,说现在,你又知道什么?你知道他整整九年都在爱着你吗?你知道他在美国的这六年都在想着你吗?你知道他从来都没有把你忘记过吗?你知道他手上的刺青是什么意思吗?这些你都有仔细去想过吗?”

“……”

“他确实有过一个未婚妻。”她似乎觉得自己这样讲话不妥,调整了一下语气再次说出了一句惊人之语。

“你说什么?你不是说他从来就没有什么女朋友更别说未婚妻了吗?”我没办法再继续保持沉默,忍不住问。

“他们全家移民去美国,在那边做生意,他的那个未婚妻是我舅舅他们替他选的,算是‘政治婚姻’吧,因为就是我舅舅生意上合作伙伴的女儿。虽然那个女孩子很不错,对他也很好,但是最后他还是拒绝了,为了这件事情,他跟我舅舅舅妈都闹得很僵。
他为了你,拒绝了别人,他还在牵挂着你,你却已经爱上了别人!”

我静静地听着朱颜的指摘,知道她说的是实话,是,骆非的心情,我从来都没有去体会过。我不想为自己辩解什么,那天跟骆非见面,我也只是告诉自己他已经不再爱我了,只是一味在否定着他对我的感情。那仅仅只是因为他从来都告诉我他还一直爱着我吗?不,不是的,因为我不想去承认,因为我不想增加自己的负担,心里的,愧疚和伤心。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0-8 17: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见我默不做声,她微微叹了一口气,似乎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在这整件事情上,我也是受害者。

两个人陷入了些微的尴尬,我看得出朱颜是一个活泼而心直口快的女子,于是实话实说道:“其实我并没有你想象中那样无情,相反,今天我这样痛苦,正是因为我对感情过于执着。骆非他难受的时候,我又何尝不难受?”说到这句话的时候,不自觉地想到了几乎占据了我整个大学生涯的失眠和绝望,那样撕心裂肺的感受,又有几个人能够真正体会?

“你还爱他吗?”朱颜忽然抬起头问我。

我静静地看了她片刻:“你想我说实话吗?”

“当然。如果你还爱他,你们依然还有在一起的机会,我知道他会不顾一切地回来的,留在你身边,或者带你走,都可以!”她急切地盯着我,仿佛要从我的眼中看出些什么。

“你认为我们还回得去吗?”这个世界难道还有一个人能为一段已然绝望的感情心甘情愿地等待一生吗?纵然有,那也只是存在于想象之中,我们都是普通人,所以不得不现实。我们错过了彼此,并且一错就是六年,这中间有太多太多的空白,可以说人生中最宝贵的这六年,我们毫无相交之处。即使有爱,恐怕爱的,也是当初的彼此。什么事情都会变的,更何况是最难以琢磨的感情。

“怎么回不去?你别跟我说什么错过了就不可能回头之类的话,我不信这一套的。如果真的有感情,你们会有机会更多年生活在一起,足够弥补这六年的空白。”

“如果你是我,你怎么决定?在你决定之前,我先给你三个前提。第一,我和骆非从来没有真正在一起过,我们到底是否适合对方,是否适合生活在一起,是一个未知数;第二,我们已经有六年毫无联系,在这六年中,相信环境的改变已经改变了我们。这改变是好是坏先不去管,最起码我们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们;第三,我不怕跟你说实话,现在我心里,还有一个人,虽然已经分手,但是我忘不了他。”

“你们干吗都要这么理智?干吗非得分析得这么清楚透彻?感情本来就是说不清也理不清的,最重要的就是感觉。真想不通你跟我哥怎么都是这样的人,我看你们很配才是。这么清醒,你就会过得开心吗?也罢,我想你说的这些什么第一第二第三的,最想说的其实就是你现在爱的是别人,是吧?

其实我看你还不清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你不知道从半个小时之前我看到你一直到现在,你的脸色很难看,眼神很奇怪,手指一直在发抖?还记不记得在影楼那天你看到我哥的那次,我这个旁人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只有心里还有对方的人,才会有那样的对视!问问你自己,心里到底想的人是谁,别总是自欺欺人,行不行?”

这些话让我触电般颤抖了一下,这个女子有着和骆非一样凌厉的眼神,难道我已经不清醒到需要别人的点拨才能看清楚自己和未来要走的路了吗?

她接着说道:“我哥他前几天曾给你写过一封邮件,但是没有发给你。那天后来我趁他有事离开的几分钟偷偷拷贝了一份放在了自己的邮箱里,你把你的邮箱地址给我,一会儿我到家了发给你。”

我自然很想知道骆非给我写了点什么,于是点点头,将自己的E-mail告诉了朱颜。她补充着将能联系到骆非的电话和E-mail告诉了我,说如果我想通了一定要去找他,千万别再犹豫不决。

跟她告别的时候,她突然说:“你听过张信哲唱的那首‘从开始到现在’吗?很好听,我哥现在用的手机铃声就是这首歌,记得回去听啊。”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远处,我才转身离开。

骆非,你这一走,我们又相隔天涯了。

“你真的忘得了你的初恋情人吗
假如有一天
你遇到了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他真的就是他吗
还有可能吗
这是命运的宽容
还是另一次不怀好意的玩笑

如果这是最后的结局
为何我还忘不了你
时间改变了我们告别了单纯

如果重缝也无法继续
失去才算是永恒
惩罚我的认真是我太过天真

难道我就这样过我的一生
我的吻注定吻不到最爱的人
为你等从一开始盼到现在也同样落得不可能

难道爱情可以转交给别人
但命运注定留不住我爱的人
我不能我怎么会愿意承认你是我不该爱的人

如果再见是为了再分
失去才算是永恒
一次新的记忆为何还要再生

难道我就这样过我的一生
我的吻注定吻不到最爱的人
为你等从一开始盼到现在也同样落得不可能

难道爱情可以转交给别人
但命运注定留不住我爱的人
我不能我怎么会愿意承认你是我不该爱的人

拿什么作证
从未想过爱一个人
需要那么残忍才证明爱得深”


此刻我已经坐在电脑前,下载了朱颜告诉我的这手被骆非用来当手机铃声的歌曲,一边反复反复地听,一边看那封如果不是朱颜偷偷拷贝下来我一辈子都不会看到的邮件。

泪水一次又一次模糊了我的视线,那些已埋葬多年的情感记忆被勾起,再次张牙舞爪冲我而来。是不是非得让我痛到无以复加,才肯放过我?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0-8 17: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费伊:

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头,因为已经理不清楚哪里才是头。这么多年了,真是有千言万语想要跟你说,但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并不是我不敢说,也不是我不想说,而是觉得说了也无济于事。但是不说,又觉得也许再也没有机会让你知道我心里的感觉。

很矛盾,人总是矛盾的。

昨天晚上你跟我说着你这几年经历的时候,带给了我太多的震惊。我做梦都不会想到是庄竞阳毁了你我本来可以拥有的幸福,你问我难道不恨他吗,我想这已经不是一个‘恨’字能够形容的。他仅仅以一瞬间的念头和几秒钟的谎言,让我们失之交臂,痛苦了这么多年。最重要的是,让我失去了你,我一生中最爱也最想好好珍惜的女人。

你跟我说你大学的那三年多要依靠安眠药才能入睡,可知道我听了有多心疼?很抱歉我不仅没有给你带来快乐,反而带来了这么深的伤害,虽然起源于一场误会,但是同时也说明了我没有好好把握你,我没办法原谅自己。庄竞阳用他的方式赢得了你的感情,不管是用了什么手段,总之输的人是我。我不在乎自己能在任何方面胜过他,他得到了你,那他就是最大的赢家。

其实这六年我过得并不好,所谓的不好,并不是指外在和客观的,而是指内心。虽然那天你来机场送我,让我以为你选择了跟我一刀两断,让我很绝望,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你,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把你忘记。说实话那时候我真的是怪你的,我怪你不愿意等我,因为在我内心里,一直相信你是愿意等我回来的。甚至到今天,我都还有一些怪你,为什么我可以等而你等不了?

刚到美国的那段时间,真的完全不能适应,不光是地域上的,环境上的,更是内心的。很多次都想给你写信或者打电话,但是都被自己否定了,既然你已经做出了你认为正确的选择,我就没有理由再来打扰你的生活。我跟你一样,睡不好,我们竟然都认为是对方先放弃了自己,真的是太可悲。不过时间长了,也就慢慢习惯了,毕竟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最难过的那段时间已经过去了。想你变成了一种习惯,再没任何人能打动我,我知道你已经成为我一生中最无法忘记的女人,再没任何人能超越你在我心里的位置。连我自己都很惊讶,很不敢相信你会让我这样一个不太看重感情的人这样刻骨铭心。

那天在影楼遇到穿着婚纱的你,你比以前更加美丽动人,我的第一个念头竟然会认为你一直在等我,等我来接你做我的新娘。当然,这个念头很荒谬,我也很快就否定了自己这个可笑的想法。其实我在门外已经注意了你很久,但是你一直没有发现我,你当时的目光让我觉得你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牵挂至深的人,即使不是要结婚,也必然有了所爱的人。

后来从你的口中证明了我的猜想是对的,所以我会跟你说,身边的表妹是我的未婚妻,会跟你说我有一个交往了五年的恋人,会跟你说我手上的刺青是我和我未婚妻爱的证明。其实那个图案就是为你刺的,去美国没多久就刺上去了,那天是你十八岁的生日,转眼已是六年。

你跟我说着你的心事,让我感觉得到你早已经放下了我,只有把我当成一个很普通的朋友时,才会这样毫无顾及地跟我说着你现在的烦恼和困扰,是不是?尽管你对知道了庄竞阳的行为感到愤怒,但那仅仅是发现真相的一种正常反应;尽管你的种种表现让我发现你对我并不是完全没有感情,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你都明说了你有自己放不下的人,也许你在我怀里哭的时候,想的是那个人吧?我真的很想一直这样把你抱在怀里,很想带你离开这里,让你不再伤心难过,但是我更清楚,我已经不再有这种给你快乐的能力。

跟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在一起,还能得到快乐吗?不能。所以我很绝望,你让我再次绝望,虽然告诉你说我要下个星期三走,心里却已经决定明天就走。我不会再回来了,我已经说过,这个地方已经不属于我了,你也是。也许曾经在你的心里,我是最重要的,但是现在已经不是了,我们已经回不去了,对不对?

九年了,真的不短,我知道将来的日子,会一直延续着我对你的感情,就像这个刺青一样,擦不掉抹不去。没关系,因为我本来就不想把你忘记掉,本来就想全部的爱给你,所以,我会想着你的,永远,无论身在何处。

现在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照顾自己,保护自己,不要让任何人能轻易伤害到自己。记得要坚强,无论如何,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骆非的人,会一直牵挂着你的。

再见了,费伊。

我爱你,至死不渝。”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0-8 17: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不是的……,你……听我说,听我说完,臣君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一切都是我……在说谎,那个孩子……不是他的,他……也没有……跟我发生过关系!”翩翩哽咽着把话说了出来,这番话像一个BoB!!!在我心中炸开了,我跌坐在沙发上,头脑一片混乱。

“你在说什么?”她说上次我怀着全天下最悲伤的心情陪她去医院拿掉的那个孩子不是她和小臣的?那又是谁的呢?她说她和小臣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任何关系?她说一切都是她在说谎?这么说我一直都冤枉了小臣?这么说我又因为一个骗局而失去了心爱的人?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木然地看着她,一下子真的没办法转过弯来接受这些一次又一次的意外和打击。

翩翩好不容易渐渐停止了哭泣,说:“我说的都是真的,其实我心里也一直都很内疚,这段日子以来,我们谁都不过得不开心。臣君他心里没有我,要他勉强跟我在一起,根本就办不到。即使你愿意离开他成全我们,他迟早有一天还是要离开我的。

我知道自己的做法伤害了很多人,你跟他这么好的一对,被我给拆散了……现在,现在臣君又下落不明,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为什么突然离开了。这几天我真的很担心很担心,他原本会去的地方我都找过了,都没有找到他。要是他有什么意外,我……我该怎么办?我该拿什么来弥补?”说到这里她的眼圈又红了。

“你知不知道,听了你的这番话,真的很想甩你一个耳光?”我强压着心中的怒气,低声说。

“呜呜呜……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你可以打我……骂我,都没关系……”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有什么权利?有什么资格?到如今出了事了再跑来跟我哭哭啼啼倾诉一切你觉得很有意思吗?”我提高了音量,瞪着这个耍心计让我痛苦的女孩。

“费伊你别这样,大家都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的,现在还是想想办法怎么去把臣君找回来吧。”在一边许久没有开口的谢禹说话了。

“那个孩子,是不是你的?”我转过头看着他突然冷冷地问。

他躲开了我仿佛要杀人的眼神,没有说话,没有说话岂非就是承认了?

“我现在要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一字一顿地说。

翩翩阻止了正要开口的谢禹,说:“还是我来说吧。

我生日之前那段时间心情一直很不好,因为我知道臣君他喜欢你,并且已经开始追求你。那天看到你跟臣君抱在一起,我心里恨透了你,我很不甘心,我要报复,我要从你手里把臣君抢过来!我对他这么好,关系也一直都很不错,为什么他要选择你?要知道你比他几乎整整大三岁,我想不通他为什么对你这么着迷。

我生日那天,请了一些朋友来聚会,去外面包了几个房间。那天我和他的心情正好相反,他很开心,也许是因为你们终于在一起了。他越开心就表示越在乎你,我就越难受。大家都喝多了,我借酒跟他表白,没想到他喝得这么醉,拒绝我还是这么干脆。

我很伤心,跑去另一个房间找谢禹。其实我一直都知道,谢禹是喜欢我的,只是他也明白我爱的人是臣君,所以从来都没有对我说过什么。那天晚上他的心情也很不好,糊里糊涂的,那天晚上我们就……发生了关系……

事后我很后悔,谢禹也觉得自己是趁人之危很内疚。于是我将错就错让他帮我出演了后来的那场戏。趁臣君还没醒过来,让谢禹帮忙脱了他的衣服,我睡到了他身边……早上他发现我跟他在一张床上,几乎什么都没穿,自己喝得很醉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又这样告诉他,他自然就相信了。

他当时的表情我真是一辈子都会记得的,看他这么难过的样子,我差点忍不住要告诉他真相。但是既然已经走了这一步,我就必须得继续走下去。

没想到他后来还是跟你在一起,那天我们学校的歌唱会你也去了吧?看到你们在一起这么开心的样子,而他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你是他最重要的人,我知道这是他在告诉我答案。那时候我觉得没什么希望了,准备放弃了,但是没想到后来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我想,这也许是我得到他的最好机会了,所以……”

后面的话她已经没必要再说下去,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孩竟然城府这么深,真是害人不浅。但是谢禹和他,又何尝不是伤心人呢?不是所有的爱,都能给人带来快乐,有时候,甚至是十倍百倍的痛苦和折磨。
我突然庆幸这一切尚有挽救的余地,如果说小臣和翩翩之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那么我和他还是可以在一起,那么骆非呢?瞬息之间我的心思已转了一大圈,最后还是回到了最现实的问题,现在小臣不见了,最重要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被骗了,怎么办?如果他发生了什么我不能接受的意外呢?我的心一下子乱了。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0-8 17: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没有再责怪他们,也许年轻的时候,我们总是会犯下这样或者那样的错误,否则就好像浪费了上天赐予我们的青春。约好了大家分头想办法找小臣,如果有消息就立刻通知对方。

送走了他们,我的力气仿佛被一下子抽光了,颓然摊在了床上,觉得好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我同样清醒地意识到,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到小臣,而不是在这边胡思乱想。我安慰自己说,小臣绝对不会是出了意外,更大的可能,是去了我们所不知道的地方躲起来了,存心不想让我们找到他。但是这也仅仅是我猜测,失去了他的消息,让我焦急万分。

对了,他一直都在“channel A”驻唱,这几天有没有去过?虽然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谢禹跟翩翩不可能忽略这个地方不去找的,而他也不太可能这么多天了还待在这个城市里的。但如果他真的有去过呢?我没来得及细想就决定先去碰碰运气。

到了“channel A”,老板很亲切地跟我打招呼,我实在没心情跟他寒暄,几乎是直奔主题,问他这几天小臣有没有来上班。

“臣君已经辞职了。”这个答案让我吃了一惊。

“他辞职了?什么时候的事?”

“差不多有半个多月了。真是可惜啊,这么好的条件!”老板感叹了一番后,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咦,你跟臣君应该很熟啊,怎么他没告诉你吗?”

“哦,我跟他有一段时间没联系了。那就是说他后来一直都没来过了?”看来自从我和他分手后他就已经不在这边驻唱了,而对于我怎么会不清楚他已经辞职的事情我轻描淡写地一句带过了,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问道。

“后来还来过一次的,就是前几天,我想想……,好像是星期五,对,是星期五那天晚上来的。”老板肯定地回答。

星期五?我回忆了一下,小臣就是从那天开始失踪的,也就是说他失踪前到过这里。

“那天晚上他真的有来过吗?有没有说什么?或者做了什么?”那天一定发生过什么事情,否则小臣不会这样离开的。

“这我就不知道了,没怎么注意,那天客人很多,也来不及跟他好好聊聊。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老板关切地问。

我正想着怎么回答比较妥当的时候,一边的调酒师阿ken插嘴说道:“我知道,那天他就一直坐在这边喝酒,好像心情很不好,脸色很差。我问他怎么了,他也没说什么。”

“他什么都没说吗?你再仔细想想。”我上前拉住了阿ken的衣角迫切地想从他的口中得到关于小臣的消息。

老板和阿ken两个人面面相觑,似乎也明白了其中的隐情,没追问我什么。阿ken思考了一会儿说:“对了,我记得他问我会不会调一种叫做咫尺天涯的酒。是不是你以前调过这种酒?”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低下了头,一瞬间有一种疼痛的感觉像电流一样从心脏扩散开去。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说:“后来他就没再说什么了吗?”

“没有了。” 阿ken肯定地回答。

“那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差不多是快一点钟的样子吧。”

看我难过的样子,老板问:“费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有什么事情要说出来啊,不然我们没办法帮你。”

“没事,他只是躲起来不想见我罢了。谢谢,那我先走了。哦,对了,如果他再来,请一定要马上告诉我,好吗?”我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顾不得他们惊异的目光,走了出去。

小臣,是不是因为我?是不是因为我才离开的?我黯然走在路上,突然有短信的声音响起,我一看,是信息报告,是小臣开机的信息报告。因为我给他打过电话发过短信,他只要开机我就能知道他已经收到我短信的报告。

我激动得手都抖了,立刻打了过去,接通了但是被他按掉了。再打,又被按掉,我难受得差点哭出来,他不想接我的电话,为什么?没办法,我只能发短信过去问他为什么,一边按一边手抖得厉害。可是不管我发过去什么他都没回答,过了一会儿,终于有短信的提示音响起,我打开一看,只有短短一行字:“我寄给你的东西收到了吗?”

东西?什么东西?我立刻发短信过去问,但是没有他收到的信息报告了,再打过去,果然提示已经关机了。他又关机了,我刚燃起的一线希望瞬间又被扑灭,但是至少我知道他平安无事,这让我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了。

但是他寄给我什么东西了呢?一想到这个,我立刻往回赶。

打开长久以来都不曾用过的信箱,我从满满一箱广告中,找到了小臣寄给我东西。是一封信,但是捏了捏,又好像里面什么也没有,我心急火燎地一撕,从里面“叮”地一声掉下来一个小东西,低头一看,是一把精致的钥匙。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遨海湾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