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海湾超级社区

 找回密码
 入住遨海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楼主: 某领导

处男进行式(青春搞笑小说) 作者: 散步的青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3-24 09: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处男进行式(78)
  
   “ 你个死女人还他妈来的真是时候啊,也好,既然这样了老子也不怕撕破脸,快把那钥匙交出来,不然哥们几个今晚就送你们这对小鸳鸯一起上西天。”
   “呜、呜~~不要、不要、你、你不能、不、不.....”
   游离与鬼门关的感觉真的很不好,浓重的死亡阴影压迫下的我在那个大胡子的刀扬起向我刺下的瞬间就几近昏厥,以至于极度衰弱但神志还尚算清晰的我,无论怎么努力却都无法睁开眼帘看清前方那个救我与生死一线的救命恩人的摸样。但又是那么的奇怪,我有种直觉、很强的直觉,尽管不远处的那群恶魔们依旧在原地恶毒的唾骂着什么,可我几乎当场就在脑海里断定这个人一定就是悠悠。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这感觉真的很真实,我想或许是因为方才那一声如此熟悉的呼喊声,又或许仅仅是我的一种莫名的直觉.....而不一会,几乎是几秒钟之后,伴随着嘤嘤的伤心的啜泣声便有人把我从地上搀扶了起来、发疯似的紧紧的搂在了她的怀里,并不断的、不断的用纸巾失措般却轻柔的为我擦拭着脸夹上的尘土及血渍。这纸巾的味道好熟悉好熟悉,我知道,那是心相印的味道.....
   “叶小城,你、你怎么样了,他们有没有伤到你?这、这都是、都是我害的你啊,我、我对不起你呀叶小城,你、你可千万不能有什么事情啊,快、快说说话啊,别、别吓我好吗?求你了,求......”
   “悠、悠悠,真的、真的是你吗?悠悠,他们、他们想杀我啊悠悠,他们.....悠悠,这里很危险啊,你、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快走、快走啊悠悠,快离开这里,快、快.....”
   我又哭了,当我在无尽的恐惧中死死抓着那双冰凉却温柔的小手时,当我的耳畔再次响起以往日子里所早已熟悉的喃喃嫣语时,当我感受到这份真挚的浓浓情谊时,当我明白到这个正在为我伤心哭泣的救命恩人正是悠悠时......我哭了,哭得比刚才因为对死亡的惧怕而流泪时还要厉害无数倍。奇怪的事情再次发生,随着眼泪的宣泄而出,我的整个身心却仿佛在顷刻间获得了无穷的气力,这气力促使我噌的一下坐直了身子,借着不知什么时候出来的月光及照射而来的电筒光芒,我紧紧的抓着悠悠的手,诉说着内心深深的恐惧。可是不一会工夫,随着大脑的逐渐清晰,我开始很清楚的意识到了此刻自己处境的危险,我已经害死了悠悠的爸爸,不管怎么样,悠悠不能呆在这里,一秒钟都不能.....
  
   “够了,少给老子在这里演戏!李悠啊李悠,虽然老头子说你狡猾多端不好对付,可爷们手上的刀子就不信这个邪。你识相的就赶快把钥匙交出来然后和爷们几个好好耍耍,伺候的好了还考虑留你们两个全尸,不然,哼!爷们今天非要把你俩大卸八块丢在这荒山里喂野狗!”
   “悠悠、悠悠,你、你快走啊,你没听见嘛,这里、这里真的很危险,你快走,别、别管我,我来、来......”
   “叶小城你别害怕,这里有我呢,你要相信本小姐,现在还没有过12点,你还是本小姐的人,所以你什么都别说了,一切交给本小姐处....”
   “可是、可是悠悠,这、这和以往不、不同,你.....”
   “嘘,你看本小姐的好了,这些蠢货还奈何不了我的!”
   正当我和悠悠生离死别般的相互关怀的时候,那挨千刀的该死的大胡子再次凶狠的叫嚣了起来,他挥舞着手中的刀子,和悠悠说着一些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但是在我听清话意后,我的脊背当场就滚起了斑斑汗珠,接着我急忙催促已经迎着那些再次围过来的打手的方向站立起来的悠悠赶快离开,出乎我的意料,悠悠突然间像被神仙附体一样,神色竟然因为事态的再度恶化而变的异常冷静起来,甚至、甚至还如往日般俏皮的和我开起了玩笑。作为一个如此天资聪慧的男子汉的我马上就开始猜测到悠悠这一定是怕我担心在强装镇定,面对如此有情有意感人肺腑的事件,作为当事人、受益人的我又哪会含糊半点,心想反正是一死,还不如他妈的豁出去了,于是我便满含感动的泪水果断的打断了悠悠的劝慰迅速而钪锵有力的站立了起来......
   三秒之后,悠悠把手指放在嘴巴中央冲着我做了个安静的动作并很快用眼神说服了我。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3-24 09: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处男进行式(79)
  
   “哎,以前都说你是憨头猪脑你还不服?你可别忘记了,钥匙在我手上,连你们老头子都不敢动我一个指头,就凭你?怕不够格吧!”
   事情到了这种等死的地步我已经全无解数,看到悠悠在了解到我情况尚好之后所表现出来的令人诧异的镇定我确实相形见拙。眼下,我除了相信她并听天由命之外真的也别无他着了。悠悠仍然表现的十分稳重老练,我虽然不知道她口中所说的那些话语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看得出来,那些人仿佛有什么把柄在悠悠手上。
   “哈哈哈哈,李悠啊李悠,你是机关算尽但终是棋差一着啊,以往你说假如你要是有什么意外你的朋友会很快用钥匙取出你隐藏的东西寄到省里去,可是现在,你们两个都已经是瓮中之鳖,老子一起送你们上黄泉,老头子的烦恼也自然就烟消云散了...”
   “你......”
   恐怖,那个大胡子在听到悠悠的话语后突然大声的冷笑了起来,他的语气十分的得意并随时穿射着阵阵杀气,衬着这冰凉的将近年关的夜晚、衬着这夜晚里所独有的渗骨寒风,这笑声也真的只能用恐怖这个词语来形容了。再看一旁的悠悠,在那大胡子话语出口不久后的一瞬间她便惊斥了一声,随后便眉头紧锁的矗立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了,仿佛那大胡子的话语就是什么定身咒语一般。
   “你们、你们杀了我、我好了,这事情、事情和悠悠、悠悠无关,有什么尽管、尽管冲我来!悠、悠悠你快走呀,别管我,快走!还有你们这些混蛋,你们来啊、来啊,老子、老子和你们、你们拼了、拼.....”
   “呵呵呵呵,你、你还真、真是个猪、猪脑袋,你以为人人都、都像你个蠢货一样啊,天下有这么、这么简单的事情吗?呵呵,这个家伙和你都是笨的跟猪一样,本小姐怎么可能将这样重要事关身家性命的事情托付给他!还有,本小姐既然敢来救这傻子自然早有准备,实话告诉你,钥匙现在已经在发往武汉的途中,假如本小姐明天早上八点不能准时去那边取货点取装着钥匙的包裹,那包裹将会自动转送到省纪委王书记的办公室里,呵呵,你们也知道,他老人家可是一直在给我做思想工作哦。”
  
   “这、这.....”
   形势危急,死亡似乎都已经触手可及。从悠悠惊讶的神色里我知道她一定是被那大胡子说中了要害。面对此情此景,面对和我共渡了数次生死劫难现在被我害的家破人亡的可怜的悠悠,面对此刻在夜色及电筒光芒印衬下她那憔悴的面容,我再也无法懦弱下去了。我大声的咆哮着,甚至冲动的挥舞起了手臂......我知道我这不是在硬撑,这是一种以死相拼,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动,这是任何男人都不会退却的勇敢。可是,就在我几乎已经舍我的发疯般不断催促悠悠赶快离开、整个场面达到新的火暴高潮的时候,悠悠却不太适时的咯咯大笑了起来,笑的连腰似乎都直不起来了,那笑声很清脆,银铃般....很显然,跌宕起伏幅度如此之大的事态发展不止是做为正面角色的我没有意料到,那些无论从长相还是声音都透漏出一个坏字的反面角色们也明显没有意料到,或者可以说他们被悠悠的这一突然转变给吓了一跳,就像突然被人在他们每人的头顶散上了厚重的‘雾水’一样。这些‘雾水’很快就产生了化学作用,在悠悠话语落地的三秒之后,这些家伙便开始慌乱状的面面相墟了,个个都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你少唬老子,老子可不吃你这一套,我有直觉,钥匙一定就在你们两个其中一个身上!”
   死沉死沉的两分钟,而后,依旧是那个大胡子,他再次的挥动起了手中的尖刀,可是那声音,再也没有了方才的杀气。
   “是吗?你别忘记了上周你们老头子到北京去之前是怎么叮嘱你的,现在可是市里换界选举的关键时刻,要是你在这个时候给他捅出点乱子,你们老头子的脾气你该了解,到时候不光你,就连你这几个兄弟的脑袋恐怕都难保了,你说我说的对吗?”
   在这场勇气与智力及心理战的生死比拼中悠悠显然已经占了上风,这时的悠悠的话音已没有了刚才的灼灼鄙人,但是它们的分量却是越来越重了起来。
   “你、你少、少唬老子,老子.....”
   情况已经开始发生了转变,从那大胡子结巴慌乱的话语及神色中可以看出,那个他们口中的‘老头子’一定是位让他非常惧怕的人物。
   “哎,看来本小姐还非得用行动来让你相信自己真是头蠢驴。来,叶小城,你把身上衣服都脱了,好证明这个人就是个不知好歹死活的蠢货!”
   “好的悠悠,我马上......什、什、什么?脱、脱、脱、脱衣服......你是说现、现在吗?”
   不可否认在此时此刻悠悠的声音就是天使甚至比天使的还好听,可是、可是就在危机逐渐好转,我已经紧张激动的心脏都要跳到嗓子眼,心底盘算着准备拉着悠悠的手一起远离危险的时候,她却用最后话语把我独自甩进了万丈冰窟,是的,一点也没错,这寒冬腊月的深夜不就正是一个硕大的冰窟嘛。遭遇这样的突变,仍不敢相信事实的我急忙惊恐的多次掏了下耳朵,并恭敬的轻声询问了悠悠数遍,渴望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悠悠却没有再开口说一句话,只是冲着我淡淡的笑着,那笑容很妩媚,我甚至还在其中偶然的发现了数个深情的媚眼.......
  
   悠悠那火热的激情根本没有能给我带来一丝的温暖,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所有能看到的人仿佛都正在用期待的眼神注视着我,我知道,我必须要迅速做出抉择了。
  
  未完---待续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3-24 09: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处男进行式(80)


“悠、悠悠,你、你把暖、暖气再、再开大、大点呀,我、我、我好冷、好......”
冷,真的好冷,这岁寒的夜晚确实是早已经低于了冰点的温度。悠悠开着车,那飞快的车速很适合像我们这样的正在逃离险境的人的所需。我坐在车的后坐上,整个人不停颤抖着像猫一样紧紧的蜷缩成了一团,在我身上,除了内裤之外再无一物。
“别嚷嚷啦,已经是最大啦,你个猪头现在能感受到冷就是你命大了,要不是本小姐,恐怕你早已经.....”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厉害好不好,可是、可是要不是、不是我牺牲、牺牲色相脱成这样,他们也不会、不会这么快放我们走吧!”
这个死悠悠,虽然我从脚指头到天灵盖都已经彻底佩服感激她,虽然方才的惊险场面到现在都还不断的一幕幕的在我脑海及眼前上演着,可是、可是为了给悠悠那最后多此一举的所谓证明捧场,我也是忍受着帅哥颜面扫地、忍受着数九寒天刀一样锋利的冷风,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最后仅存的一点男人尊严给豁出去了的。要不是我运气好昨天洗澡后换掉了那个破洞的内裤,我可真是要丢脸到死了。所以从某种层面上说,这次的死里逃生我也是功不可没的。但是悠悠、悠悠这个变脸比变天还快我已经无法把她和刚才那个为我号啕落泪的心碎女子联系起来的小魔女,她竟然对我所做的一切都好象都视而不见,一点阶级友情、同事情谊都不讲,自打上了这车,她就没停下来数落我、数落我这个刚刚从死亡边缘挣扎回来,心灵及肉体到饱受了摧残接近崩溃边缘的可怜男人。

“你牺牲色相?算了吧,要是搁在以前我或许还会勉强相信,但是通过今晚......啧、啧、啧,哎......”
“你、你看什么看,快把头扭过去,怎么?想、想占帅哥我便宜呀!”
“切,本小姐占你便宜,你自己看你这一身排骨有什么便宜好让本小姐占嘛。哎,就这样某些人还整天口口声声的谈论自己的什么色相,也不想想,要不是本小姐的及时出....”
“什么跟什么啊,悠悠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哎,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冒死来救我呢,干脆让我死好了,也总比整天被你羞辱的好。至少我还......悠悠,谢谢你悠悠,其实、其实我这个人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的、不值得,我、我.....”
悠悠这个女人真的是让人一点都不能摸透。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叶小城我在她面前已经彻底的没有任何尊严颜面可讲了。本想继续的和她争辩下去,可是话到嘴边却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了她死去的爸爸,想起了她刚才把我搂在怀里伤心落泪的样子,想起了上次在郊区酒店被毒贩子们殴打的时候她似乎也是这样护着我的......想着想着我的心突然就莫名的难过了起来,车内的暖气也仿佛在刹那间变的强烈多了,并不时的散发着一种清香。这味道很熟悉,是悠悠身上所独有的一种香水味道,我曾经像厌恶她这个人一样非常的厌恶这种气味,可是今天,这气味却恍然好象幻化成了与我最爱的心相印纸巾的香味有着某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类似的味道。这种突变让我开始感到了某种不适,它直接就刺激到了我的鼻子,让它变的酸酸的,甚至连眼眶也开始感到火辣辣的,直到最后,两行滚烫的液体轻轻的滑落到了嘴角。那滋味真的好苦、好苦......

“叶小城,我已经失去了爸爸,真的不想再失去.....”
车内随着我转变语气后的噶然而止而变的异常安静起来,我的心很疼很乱,不知道该怎么办,悠悠的爸爸的死是我心中难以磨灭的或许会跟随我一辈子的隐痛,我想我必须尽快的把一切承担起来。可是就在我鼓足了勇气准备让悠悠停车好和她说个明白的时候,她却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抢先哽咽着打破了这车厢内令我窒息的沉默。透过车内镜,我看到了她眼帘上正在镜子中不断闪烁着的泪花。
“呵呵,我、我和你开玩笑的啦悠悠,我这个人福大命大,绝对不会那么容易挂的啦。你放心......哦对了悠悠,你不是今晚的飞机吗,你是怎么会知道我遇到危险了呢,而且看样子你和他们好象是认识的是吗?还有,你刚才真的拨通了他们什么老头子的手机啊,那钥匙到底是......”
悠悠的哽咽让我很快就明白到她刚才所表现出来的无情一定都是装出来的,很显然,现在并不是我和她忏悔的最好时机,我所要的做的当务之急是尽量把话题从她爸爸那里引开。在明白到这些之后,我使劲的用手拨弄了一下头发,然后努力的边想办法让自己笑的尽量自然一些边胡乱的和她周旋着话题,直到最后,我突然想起了自己心中这一路上都一直忘了问的一系列疑问。可是未曾想,就在我满口问题的落地的同时车厢内再次陷入了死寂......


未完---待续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3-24 09: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处男进行式(81)

“呵呵,你现在才问啊,我

猜想你个猪头一定是纳闷很久了吧,我还在说呢,想是你被吓坏了的原因......对了,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呢?”
“什么呀,我堂堂七尺男儿怎么会像你们女孩子这样多的好奇心,我是怕我不问你便缺少了在我面前现的机会憋坏你啊!这样,你看着办吧,我不勉强你,你想回答哪些就哪些,至于真假,我叶小城自打刚才上了这车就已经发誓了的,以后你悠悠说的话就是天命圣旨,所以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相信!”
悠悠突然再次令我诧异的破啼大笑了起来,那语气很愉悦,仿佛一分钟前的伤心对她来说都已是遥远的过眼云烟了。同以往一样,我无法理解悠悠这笑声背后的含义,但是看到我引开话题的目的已经达到,也就没有再追问什么,只是顺着悠悠最后调侃却又带着认真语气的询问激昂的表达了心思。
“真的吗,呵呵,叶小城,你不会是忽悠我玩的吧?”
“不、不是的啊,悠悠,我叶小城对天发誓,我刚才所说的一切都是发自内心的真心话,无论你的任何事情,我都只会理解并只相信你给我的答案!”
我没有说谎,其实面对悠悠这样鬼灵精怪的女孩子我一直认为老实点还是比较聪明的选择,更何况刚刚自己还再次的被悠悠救了性命,加上以往的,我对她的亏欠实在是太多太多。因此,我想无论换成谁站在我今天的位置,哪怕他是个狼心狗肺的男人都一定会如我般的掏心窝的说出上面的话。
“还算你个猪头有点良心,呵呵,这样吧,我就破例告诉你一点真的一点假的吧!”
“好啊,我听......什么叫一点真的一点假的啊,你.....好吧,你说吧,我还是那句话,你的话对我来说都是真的,我都相信!”
无论悠悠有多么的刁蛮多么任性多么机灵,但她毕竟也是个女孩子,所以,当我真心四射迫不及待的满含真情的辩解话语落地的同时她也再次的笑出声来,而我则聪明的继续说着那些她爱听的话语,目的只有一个,希望悠悠能开心起来,因为看到她的笑容我的心会好受很多。
“我之所以会知道你被那些人绑走了是因为、因为我们分别的时候我忘记了和你说一句很重要的话,假如不说清楚我这辈子可能都会十分的痛苦,所以当我从酒店拿了行李开车返回找你的时候,就看到你被人绑走的一幕。至于我为什么认识那些人,是因为那些人以前曾帮我爸爸办过事情。至于那个老头子,是他们现在的老板,那是个十分凶残冷血的人物,所以他们都十分惧怕他。我最后拿出电话说马上拨通给他们的老头子也只是赌一赌而已,因为凭我对他们的老头子的印象及事件分析,那个胡子很有可能是想邀功所以趁着老头子不在宜昌的时候私自行动的。据我的了解,他们的老头子最恨的就是手下不听吩咐不服从统一安排而私自惹事,更何况是现在选举的非常时期....至于整个事情的细节原由及那把他们急着寻找的钥匙,我想我还是不告诉你的为好,因为你知道的越少就越安全,懂吗叶小城?你.......喂,你有在听吗?”
“有、有、当然有在听啊!你、你竟然拿两条性命来赌博啊,老大,我刚还真以为你来救我之前当真已经和他们老头子通过电话了呢。可、可是悠悠,你这样一说我反而更有些糊涂了,倒是有一点,假如说他们是冲着你手中的什么钥匙来的,那么悠悠你现在的处境岂不是也很危险啊!哎,你是怎么和这些危险人物扯上关系的呢?你以后走了我该怎么办啊,我......想着都害怕,悠悠,我们还是把车开快点吧,也不知道他们又没有在跟踪着我们,天呀....”
“瞧你叶大帅哥这点出息,有什么事情也是我李悠自己承担,不会连累你的啦。再说了,本来也没也不会并不敢指望你什么的啦!”
“不、不、不是啊,悠悠,你、你、你误会了啦,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哎呀,我的妈呀!”
悠悠和我讲述的整件事情经过十分笼统,从她的回答里我不仅没有得到多少答案,相反倒因为听的认真入迷心里又产生更多的疑问。本着不知就问的中华民族优良品德,我马上就接着话茬表达了起来,然而,结果很必然,悠悠再次的开始无情的数落与我。虽然我已经做好打算不与悠悠正面冲突,但是面对这样严重的原则问题,面对悠悠如此深刻的歪曲我的话意、肆意践踏我那真诚善良的内心,我还是立即就急不可耐的嚷嚷了起来,满腔愤慨的我话语还没说玩,悠悠所驾驶的轿车就突然间来了个急刹车的状态,就着惯性,毫无准备的我一个琅伧就撞到了悠悠驾驶坐的后背上,疼的我哀号着一骨碌滚落到了后排坐位下面。

“悠、悠悠,你、你真狠啊,我、我没得罪、得罪你什么吧,你怎么.....”
“活该,你是遭天谴啊,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心胸狭窄了!这车子有点毛病,这样,你下去推下车,不然我们都走不了了!”
“什、什么?推、推车?悠悠,这么冷的天,何、何况我们现在处、处在夜市街,我、我又穿成这样,叫我怎、怎么推、推呀!”
无理要求、恶意报复、习惯性的整蛊、该死的.....我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当自己听到悠悠对突然停车所做出的解释及干脆要求之后的心情。我看了看车窗外依旧烟雾缭绕的夜市摊位及三五成群喝的正酣的消夜人群,心里在一遍一遍的恶狠狠的咒骂着、咒骂着.......


未完--待续-------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3-24 09: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处男进行式(82)
  
   “穿上吧,小心冻死你!”
  天气绝对不是寒冷二字可以形容的,就在我颤抖着右手伸向车门把手时,悠悠忽然良心发现开了口。
   “谢谢你,悠悠!”
  我总是在想,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应该有颗感恩的心,这样你就总是能收获感动。正是因为我有着这样一颗心,所以当悠悠将她那件粉色外套风衣抛给即将裸现闹市的我时,我很真心的说了句谢谢。
  
  “叶小城,等会,我、我、其实…….”
  “怎么了悠悠?你、你又怎么了?我、我没有欺负你呀,你让我下去推车我这不正准备下车嘛。悠悠,别….”
   悠悠又哭了,借着车厢内灯光的照射、借着车内镜的印衬,我分明看到了她那因啜泣而剧烈抽搐的娇弱身躯及让我心疼的红红的眼眶。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总是在想,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因为我这个她曾经那样信耐着去依靠,那样屡次不惜一切去拯救、去保护最后却彻底背叛了她的罪人。没错,这就是我,是我亲手害死了她在这世上最后的至亲、是我亲手毁了她那原本就支离破碎的家庭、是我亲手将她脸上以往灿烂可爱的笑容化成了如今凄凄的泪水…..一刹那,我的眼睛也忍不住湿润的厉害起来。
   “没、我没什么的,叶小城,你为什么会这样的傻呢?你干嘛要这样的相信我? 我总是在欺骗,欺骗爸爸、欺骗朋友、欺骗你、欺骗自己。就像我明知道他再也不会回到我身边我却找来你幻想着他从不曾离开过我、就像我其实只是想安静的呆一会却要用车坏了来骗你下车,就像爸爸的死,我明明知道……这、这一切都是…..”
   “悠、悠悠,你不要、不要这么说自己好吗?其实你真的很善良很可爱,虽然你偶尔会耍点脾气,可是、可是悠悠,你爸爸的死这都是因为我…..”
   “好了、好了、不要、不要说了,我不要听,我不要知道,不要、不要、不……叶小城你知道吗?和你在一起的这些日子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真的好感谢你,好感谢你的爸爸妈妈那样的疼爱我,这些、这些都是我从来没有或许这一生都无法体会到的幸福,我……好了,我不哭了,你也不许哭,一个大男人不许哭哭啼啼的!”
  
  
  一直在飞一直在找
  可我发现无法找到
  若真想要是一次解放
  要先剪碎这有过的往
  我要的一种生命更灿烂
  我要的一片天空更蔚蓝
  我知道我要的那种幸福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
  
  不知道什么时候悠悠打开了车上的音响
  一首早已经传唱大街小巷的歌曲弥漫了车内所有的缝隙。
  悠悠的外套依旧在我肩头上披着不曾、我也舍不得扯下来。
  那衣服上的味道真的好舒服好舒服,淡淡的,却能轻易摄穿人心肺的心相印的味道。
  这感觉就像我嘴角依旧在如火焰般灼烧跳跃着的悠悠那口红印记一样,一样的温暖。
  
待续--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遨海湾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