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海湾超级社区

 找回密码
 入住遨海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4541|回复: 27

24小时的飞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1-13 14: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后查才能浏览下载更多咨询,有问题联系QQ:3283999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遨海湾

x
第一章 他



他在电话的那头说——爱情就像跷跷板,当你把她放得太高的时候,她就飞走了。


认识他是在前往悉尼的飞机上,忘记了那天是个怎么样的一个天气,只觉得空气,人群,语言都化作了一团模糊。他坐在我旁边,一个靠窗得位子,显得异常安静,时常望着窗外,不晓得能够看见什么,粉紫色的衬衫,平静的面容,这样沉默会让人产生联想。再后来我和他说了几句话,离开机场前我问他要了手机号码——0061422784230,这个号码我依旧清晰的记得。

悉尼的空气有些湿润,也有着柔和的阳光。那年的八月我开始在这个城市生活,并时常打电话给他,诉说着我的生活,对于他我似乎依旧很陌生。他不会去一家叫starbucks的咖啡店喝咖啡,在其他店里他只喝拿铁;他来悉尼的两年中从来没有进过任何一家电影院,但在网上他却下载了所有新出的片子。看了,再看,然后拖入回收站。我每次想起时会不经意的想象他的举动,就像一场缓慢的电影,而我似乎在喝着一杯espresso,有点恍惚。


我在悉尼认识的人越来越多,但依旧只和他说话,喝咖啡以及吃饭。虽然只有这些,但他让我的生活不显得寂寞。

那天,天气特别好,这样的天空被照得有些惨白。但我还是禁不住抬起了头,然后把手挡在眼睛上,并留出了一个缝隙眯起眼,有些湿润的感觉。

不知不觉走到了海边,我经常会来,但第一次在这片海滩看见他。悄悄的,靠近,然后仔细的看着他。

他还是穿着那件粉紫色的衬衫,侧面的表情依旧,不晓得那样的他在想些什么,或许仅仅是发呆。正在我考虑的时候,他拿出了手机,拨了一长串号码,紧紧的贴在耳边,然后让手机完全呈现在空气中,他把手慢慢的举起,朝着海一步步走去,海潮浸湿了他的裤管,电话的那头不晓得可以听见些什么,空气,海潮,人群,沙子,还有他吗。那样的姿势有持续了好几分钟,然后他切断了电话,没有讲一句话。

他转身,看见了我,表情依旧平静,我怀疑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他那种人的存在。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向我笑了笑,于是我们沿着海岸开始行走。很长时间得沉静,我已经习惯两个人在一起时没有言语。突然他开了口。

——以前她会在看见海的时候帮我打电话,我记得那个早上我睡的沉沉的,电话那头的声音是模糊的,她的声音也是模糊了,然后我又睡着了,中午醒来的时候电话是嘟嘟的响声。如果可以,我希望那时候我能醒着,告诉她我听见了,很美。

这是他第一次谈到其他人,我知道刚才他在给她打电话,她一定是他爱着的那个人,但是她呢,她在哪里呢,我无从得知。


以后我会路路续续的从他口中得知一些她的消息。

大概零零整整的可以平凑成一个故事。

他说以前他们会经常去看电影一部接着一部,看的第一部片子是《蜀山传》,接下来每出一部新片他们都会去看,但是最后一部是什么,他没有说,他总是喜欢说上次看是在自己离开的那个夏季,在他的眼中似乎还有着下次,我不晓得这样是不是一种自欺,虽然我不了解他们的故事,更不了解他口中的那个她。

[em03]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3 14: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她是个让人觉得美好的女孩子,他总是喜欢这么说,她固执,任性,但却善良,简单。她喜欢喝starbucks的espresso,开始的时候皱着眉头喝下去,一直到后来习惯性的对服务员说double。她说这样才能品到咖啡真正的味道,但她却总是让他喝Latte,她说espresso太苦了,有着牛奶味道的latte比较合适他。

午后的阳光透过遮阳伞的缝隙洒在我的脚上,穿着凉鞋的脚趾头在这样的秋季感觉到温暖。微风轻柔的扫过脸庞,吹起了少许的发丝。我和他坐在露天的咖啡馆,他还是喝着一层不变的latte,只是我知道了他只喝latte的原因。


他是在五年前的那个夏季认识她的,那时的他处在一个低潮,而她的脸看起来有些阳光的感觉。不同的他们进了相同的学校,相同的专业。每次的上课她总是最后一个到的,短短的发梢翘起,明显没有打理过的痕迹,然后急急忙忙的冲进教室。她周围的女孩子都在笑着,而她也习惯性的对她们做着鬼脸,而她身后的他只是看着她,想着怎么会有这么快乐的人。

桌子上的咖啡已经凉尽,我点了根烟,而他的手还是捧着杯子,好似从那里可以得到温度。他说她总是对别人笑着,好让别人知道她是快乐的,而一个人的时候她总是沉静,表情有些落寞,那样的她很让人心疼。

过了这年,他就毕业了,我问他是否留下,他说先工作再说,绿卡是想拿的,但是总觉得在远离悉尼的另一个城市里有什么东西让他怀念。我有时候会忍不住好奇问他,她在哪里。他说她在一个需要24小时飞机才能到达的地方。我想那是北半球,和我们有着相反的季节,不晓得那里是否寒冷。

他说她的手总是冰冷的,需要温度,五月的天气她还捧着一个热水袋,然后对着苍白的电脑写字。有时候她会问他,她是不是冷血动物,总是需要别人的体温。他会对她说他会给她想要的一切温暖,我想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表情是最温柔的,是我从未所见的。

烟灰一截一截的落在烟灰缸中,有些还进入了电脑的键盘里,我用力的吸了最后一口,然后把它按灭。尼古丁在我的胃中翻滚,然后吐出,我喜欢看这青烟袅袅的升起,在空气中消散,留下的只是它的味道,让人回味的味道。我开始在电脑中打字,想起了他和她,想起她有着和我相同的嗜好——写字。有种莫名的感觉,也许她还抽烟,女人有时候总是种怪异的感觉。


他的毕业将至,我突然发现时间走的是如此冲忙,我来悉尼已经两年了,想起了第一次见他的样子。他还是没有变,除了脸上浮现出一丝的苍老,是等待让他苍老,不知道他要等待到什么时候。他说爱情是跷跷板,我不晓得她们两个之间的跷跷板是怎样的。他口中如此美好的女子,怎么会飞走了。我想我必须知道,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必须知道,我想我爱上了这个爱着另一个女子的男人,而奇怪的我对那个女子还充满了好感。希望他可以等到他所想的。

他开始工作,我们还是像以前那样,时常见面,吃饭,喝咖啡,还有说起她。那是个下雨的晚上,我们一起去吃日本菜,细密的雨滴打在玻璃上,在室内的灯光的反射下有种奇异的光亮。我在芥末中倒入酱油,然后用一根筷子慢慢地调匀。从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马上回复平静,他沉默了会然后说我和她之间有很多细节上的相似。她喜欢白色的花朵,喜欢写字,喜欢espresso,也喜欢用一根筷子调匀芥末,然后笑嘻嘻的把调好的东西递给他,说这样吃起来不会呛到,她总是很会照顾人,照顾他以及她的朋友。我感觉他的声音有些哽咽,于是我们都没有开口,只听见雨滴打击玻璃的声音。

沉静了很久后他才暖暖的开了口,说和她开始恋爱是认识了两年之后了。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3 14: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和所有的恋人一样,他们经常出去吃饭,旅游,看电影。吃饭的地方八成是她挑的,旅游的地点,酒店,票子都是她选的,她订的,电影只要是新的她都会嚷着要去看。她是个任性的孩子,什么事情都要顺着她,这似乎是上海女孩的通性。但是她又很会站在别人的立场上为别人着想,除了对他。他有些苦笑的说着,但从他的脸上我看见了那时的幸福。

其实从一开始他们彼此都知道,他是个要走的人,但有些事情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并且难以克制。他总是问她走之前最后一次见面在哪里,为什么她从来没有要求过他留下来。她告诉他以后的事情这么早想干吗,到了那天再说;说留下有用吗,既然有些东西无法改变那就放手,是自己的终究是自己的。于是他就带着满心的期望和爱走了,因为他的坚信。他的话语中有些激动,我知道有些东西从他的胃部开始扩散,他难受的时候总是胃先开始不舒服。


他想着好好读书,想着拿绿卡赚钱,想和将来和她的美好的生活,他对所有的一切因为她而有了憧憬。他对周围的不停的诉说着她的好,让所有的人羡慕他有如此完美的爱情,他总是天天往她居住的那个城市打电话,他说如果她收不到他的电话会不安心的。

在他离开后的两个月她也离开了那座城市,这也是他走之前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她说她不想留在这个城市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她不喜欢等待的感觉,于是选择了离开。去了一个离开悉尼24小时飞机的地方,一个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浪漫的地方——巴黎。

他没有对她说来悉尼吧,因为他想让她走自己的路,于是两个人就这么离开的越来越远。他还是不停的打电话给她,想听她的声音,想知道她在那里好吗,想让自己安心。

电话的次数少了,她对他说她很忙,很累,要出去了,想睡觉了,要吃饭了……于是他挂上电话,无奈的叹气,他想她的事情比较重要,她累了需要休息,她饿了要吃东西,不然身体会不好的。在电话中他时常可以听见她msn的声音从那里传出,他会说打电话的时候能不能专心一点,于是那里的声响没有了,不晓得是把声音关闭了还是其他。他也上msn但是看见她的次数却很少,也许是时差的关系,他想。直到有一天他无聊同时也好奇她的msn到底有什么人让她这么起劲,于是他登陆了她帐号,他们的两个所有的密码都是相互知道的。msn发出登陆的清脆响声,在线的人数很多,但是他只是在里面寻找自己的名字。他找着,开始有种下沉的感觉,手有些抖动,他不相信自己所看见的,原来他被阻止了。他明白为什么电话那头的msn总是发出响声,为什么他总是看不到她在线,他克制不了的抖动,有些激动的拿起电话。

说到此时的他,手也开始有些颤,我把手伸过去握住他的手,冰冷的感觉,也许我应该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但是我没有,因为我想知道,原来人们总是自私的,对于自己想要的答案会不顾别人的感受。

他说他很后悔打了那通电话,直到现在还后悔莫及。电话的那头传出她慵懒的声音,临晨5点的她正在熟睡,没有争执的声响。他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他问她是否欺骗过他,那里沉默了一阵然后坚决的答道没有。他又问那为什么msn上被阻止了,她没有显出不好意思,反而觉得他怎么可以登陆她的帐号,于是她告诉他分手——这是一个他怎么也不想听到的字眼,他已经感觉到了她的变化,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么快,他的离开只是半年。于是突然间他的脑中像落下了一颗炸弹,不晓得怎么办,眼泪也随之安静的落了下来。他不懂,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他什么都没有错啊,他拼命的挽回,但是她说累了,一会再打来。


_________________
突然知道没有什么事情是应该的,于是我坐下来安静的等待,等待某些事物的出现。

我开始学会微笑,不仅对别人,也对自己,我开始变得坚定,坚定着自己的眼神。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3 14: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下来的时候他焦急,烦躁,难以静下心来看书,要知道接下来马上就是考试这将决定他上哪一个学校,不知道那边的她是否真的睡着了。

外面的雨还在下着,已经很晚了,店里只有三三两两的人了,而我和他似乎没有要走的迹象。他第一次和我说这么说话,想着他心里压抑着的东西太多了,我安静的听着,一步步的了解着他们的故事。

他说不晓得过了多少时间他又举起了电话,我想即使那是5、6个小时对于他已经够漫长了。电话的那端传来她的声音,他问她为什么要分手,为什么不给他机会,为什么要这么肯定的回绝。她回答因为不喜欢了,既然不喜欢了为什么还要给机会,既然决定了就应该不再犹豫。他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他泪又一次留下,他听见了她也在哭泣,他问为什么哭泣,他想她一定还爱着她,肯定有什么理由。她哭着问他知不知道她很坚强,什么事情都可以自己做,知不知道他们离得很远,远得触及不到一点一滴。她不能对着他哭泣,她不能告诉他外面有多苦,她不断的告诉自己坚强,必须坚强,坚强到有时候忘了他的存在。她说不是有的新的男朋友了,而是真的不喜欢了,不知不觉中感到有没有他都是一样的。

他在沙哑的叫喊不能没有她,他可以为他做一切,以后会帮她做家务,赚钱,带她出去玩,他问她还记得迪拜那个建造在沙滩上的酒店吗,那是他想带她去的地方。她告诉他现实点,她不值得,她要的他现在什么也给不了,大家不是靠自己的能力在存活怎么能轻易的告诉对方未来。她说迪拜的超六星级酒店不是她想要的,那不属于她,如果她有那些钱她宁可去做其他事情,她说即使那时他付得起那酒店的钱,她心里用的也不舒服。她想要不是这种生活,她说他们的性格不合适,注定了分手,她说她从来没有想过将来和他会有怎么样的生活。

电话断了,由于时间太长了,电话卡耗尽了。他顺着墙壁往地上慢慢的滑落,觉得生活所有的支点都没有了。接下来的日子他不晓得是怎么度过的,还是不停的打电话给她想要有一丝的希望,但对方总是无人接听。他硬逼着自己看书,因为不管怎样他还是要好好的考试,他不懂为什么她这么残忍,不给他一个缓和的时间。


他的话语有些激动,这个时候店长告诉我们必须离开了,我想今天我应该陪着他,他似乎喝的有点多了,有些沮丧。

我打了辆TAXI,雨还在下着,我想公车已经没有了,NSW的山路在晚上还是比较吓人的。车上他还在说着,说他那段时间想了很多,电话打不通于是就帮她发信,他说过一会给我看信。而我想的不是信,而是怎样可以让他平静下来,不至于如此的心痛。

到了他家,他竟然马上连上线说要给我看信,我拗不过他说会看的,不过他要先休息。这样他才安静的躺下了,像个孩子一样,怎么看都不像个工作了的人。安顿好他,我觉得很累,于是在椅子上坐下,手刚处碰桌子,就破坏了电脑的睡眠状态。我突然想起他所谓的信,信箱的发信栏里几乎都是同一个用户名,我想那就是她了,终于还是忍不住好奇心,还有一种其他怪异的心情点击了下去,于是hotmail的页面慢慢变的空白,然后新的页面出现。我一封封的看着,有些心疼的感觉,一个人如此的爱着并且痛着,这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他像写日记一样,写着自己的心情,写给她看,好让她知道他有多爱。我就这么一页一页的点击,似乎点击的不是一个个连接,而是他心上的一道道痕迹,用痕迹这个词是因为我不晓得这样的爱是美的还是痛的。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3 14: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22 Apr

偶然打开信箱,不经意间注意到了你以前给我写的那些信。我本不想打开去看的。可我的手不自觉的点上鼠标。看了没几封,泪水不争气的流出来了。耳边听着昨天介绍给你的歌。感觉就像是在自虐。看着你的那些文字,感觉文字的主人离我很远很远。那种久违的感觉就像刀割一样很疼很疼。想起刚来悉尼时,我天天跑到学校的图书馆去看你的信,在那个安静的电话亭,几乎天天给你打电话,我还说当你今年来悉尼看我的时候,一定带你来看看这个电话亭。唉,还说这个干什么。也许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13 May

澳洲的天气并非是我原先料想的那样四季如春,刚进入5月的悉尼虽然不曾北风凌厉,却也寒气逼人。不知道已经连续下了多少天的雨了,窗外溪呖呖的雨点打在玻璃窗上,感觉视线渐渐模糊了,热热的,那股温暖的液体从内心深处留出。慢慢的褪下左手中指上带了近一年的戒指,想起了你说过的话:“将来向我求婚,第一次我可不答应的,要多求几次才行。”此时此刻,银白的戒面映着我苍白的脸,我仿佛看见自己冰凉的心。因为我知道,自己这段4年之缘结束了,曾经的地久天长碎了,一生的爱了结了,好梦醒了……


16 May

今天是我在这里第一年的最后一天上课,时间真是快啊,想想还真有点舍不得。一年的学业总的来说还是相当的顺利,但愿能有个好结果。想想自己的运气还真是不错,我们班相对其他的班是最和谐的,最友好的,大家感情都不错。想想就此各奔东西,还真有点舍不得。下午早早回到家,就被同学叫出去散散心。她们给我讲了一大通道理,呵呵,可我心不在焉,好像都不记的说了些什么了。坐在一家很不错的咖啡巴里,使我不禁又想起了对那些好日子的怀念,只感觉咖啡甜甜的,香香的,有你的味道在唇齿间回饶。

这个天气真是讨厌,雨还是下个不停,同学戏称:EVERYONE IS CRYING。我淡淡的笑笑,期盼好天气的来临。不过,今年悉尼真是怪,她们对我说,往年从没连续下过这么长的雨,呵呵,看来老天也在哭了……


17 May

今天雨总算是停了,天空一改往日的灰色,蓝蓝的。虽然没有出太阳,但总算是个好兆头。你让我好好的,其实我也想好好的,没有你,我也想再去找一个,谁不追求幸福啊。但你知道这有多难吗。世界上要找一个你十分爱的,又同时十分爱你的人实在是太难了。特别是到了我们这种年龄以及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别说是爱人,我就想找一个象在上海那些人一样的朋友都是十分困难的。我不是没有勇气,实在是现实不让我有勇气。

真的有点感谢你这段日子给我带来的痛苦。让我明白了什么是我想要的爱。让我懂得了爱其实并不必一定要照思慕想,一定要你死我活的。我们去年分开时是我们的热恋期,如果不是因为分开,这种感觉至少还可以维持半年到一年。但总回转变的。在爱趋于平静时,我一时想不开,给了你太大的压力,逼了你太多,现在十分后悔,否则不会造成现在这种局面。我为什么在这一年过的不错,学习,生活都很好,从没感到寂寞和孤单。因为心里一直有你的陪伴,因为我知道,无论现实有多苦,总有个人可以给我安慰,给我力量,为了她,我做什么都是积极的,都有劲的。

你知道我现在看到什么最羡慕吗,以前我和你说过是,看见那一对对恋人拥抱,牵手。现在最让我感动的看到那些一对对互相搀扶的老人。头发花白了,路都走不动了。从他们的脸上我看到了幸福。因为他们知道身边的这个人陪伴了他一辈子,人生的道路他们一同相扶着走过…… 什么是最浪漫的,浪漫的不仅仅是鲜花,烛光。而是看着你心爱的人成长,衰老。等到了我们都头发花白了,路也走不动了。我的牙齿缝更大了,你的鼻子更塌了,我们还能深情的看着对方,会心的笑着,叫着对方——傻瓜。那将是多浪漫的事啊。“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生无悔。我现在想要给你的爱,不是承重,更不是冷淡。而是细水长流,真真切切,实实在在,看着对方,暖在心里。累了,让你靠,闹了,哄你开心。让你觉的无论,发生多么不辛的事,总有一个人陪伴着你,支持你,鼓励你。时间和距离不是问题,我答应你,等念完书,我再也不会离开你。只要你愿意。现在,我需要的是你的坚强,一种爱不在身边,但在心里的坚强。

我不用你对我着思暮想,只求你把我放在心里。这一生,无论发生什么,你就算是毁容,残废,缺胳拨少腿,性冷淡,甚至你变成植物人,我都会永远爱你,养你,照顾你。不要以为这是我硬逼着自己,不要以为这对我不公平。其实这就是我想要的幸福。给你幸福的同时。也是给我自己幸福。你曾经对我说过:我对你的爱比你自己生命还重要。我现在想说的是,你的爱就是我的生命。

给我一个机会,我会还你一个一生的奇迹。

我现在相信,你不是不爱了,而是你的爱冬眠了,我会用我的热情,我的全部,给你春天……


看着他的一封封信,我莫名,走出的房间,在阳台上点上烟,他的房间连个放烟灰的地方也没有。我有些开始担心他,这么长时间内我第一次担心他的感情问题,我知道他爱的有多深,但是我没有想到他已经到了有些无法自拔的地步。不晓得那里的她是否知道,如果不知道我是否应该让她知道。

雨还在下着,我的头发被打湿了,走近房间,我记下了她hotmail的信箱,然后按下了Alt+F4。床上的他安静的睡着了,只是眉头没有书展开,有时候还会动一下,杯子的一角滑落,我轻轻的帮他该好,然后关门离去。天色已经微量,但还是很冷,没有打伞,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3 14: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的天气也总是下雨,我想起了他的那句话——连老天都在哭泣。除了那天的失常,后来的他还是和往常一样,有时还打电话叫我吃饭,似乎那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而我总是说自己忙,没有时间,我不晓得在知道所有的情况后用怎样一种心情面对他。

晚上对着电脑我显得有些呆滞,想写点什么,却觉得静不下心来,烟灰一节节的落下,寂静的夜,门缝里的空气流动声。我在msn上打入了一个hotmail的地址,然后按下——下一步,下一步,完成,动作有些迟疑,因为我不晓得是该还是不该。加的时候是凌晨2点,那里应该是下午4点,不晓得她是否在线,但是msn上始终没有看见新鲜的id登陆的声音,我有些妥协。

是的,我在添加新用户,一个女人,一个我爱着的男人爱着的女人,是她。在我的万分犹豫下我还是添加了她,希望可以多了解她,另一个角度了解她。


已经一个星期了,我以为她会像他所说的那样一直挂在网上,但是我忽略了那是几年前的她。外面的天阴着,我感觉一丝寒冷,哆嗦了一下然后帮他打了个电话。他在电话的那头笑,问我今天怎么有空了,我直言不畏的说因为今天想见你了,他还是笑。

晚上我们去了韩国烧烤店,我已经很久没有吃烤肉了,觉得胃转了一下,有了食欲,要知道我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吃过什么东西了。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很懒的,懒得动手。突然想起他很会做饭,边吃边说他的菜做的真好,现在的男人一个比一个行。没想到他叹了口气,他说其实他以前什么都不会烧,就是下方便面和速冻水饺,但是她就很会烧,什么都会,每次吃她烧的东西会有幸福的感觉,原本想着可以继续下去。我在那里叫道怎么又谈她了,话出口后马上后悔,因为我从他脸上看见了诧异,在我心底我感到惊讶。为什么我会说这样的话,我从来没有这样说过。于是我们开始沉默,只是安静的吃着东西,我发觉了一些潜移默化的东西。饭后我也没有什么心情喝咖啡去了,对他说想回家了,觉得冷。他点头,把他的外套披在我的身上,然后送我回家,回家了路上我们谁也没有发出国任何声音。


我还是老样子,到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电脑,看看论坛更新了些什么,自己喜欢的文章有没有新的章节。接着习惯性的打开msn,听见熟悉的登陆声音,接下来有几个窗口被打开。其中一个打了两个问号,我知道是她,她终于出现了,我心里不由的一阵紧张,不晓得怎么回复她的问号。因为msn不像qq,是需要对方的邮箱才可以加的。想了半天我才回复到,不好意思,我把朋友的邮箱打错了,才误加了。那里回复了个——哦。我怕她会把我删除,急忙又打到如果不介意是否可以聊会。我的心被旋了起来等待着她的回复,直到看见那里打过来一个笑脸,我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我问她是哪里人,是做什么的,爱好是什么……她在那里一个个回答却从来也不问我什么,似乎她习惯被别人问。我告诉我她是上海人,但是现在不在上海,在其他地方工作,喜欢发呆。一个奇怪的嗜好,其实我也喜欢。我问她怎么不问我问题,她又打了个笑脸说如果是愿意说的,自然会说,何必问的。这样的回答让我不由的让我微笑,我想她是个亲切的人,至少在网上是的。我和她扯着家常,我小心翼翼的,怕露出马脚,一种做贼心虚。虽然没有谈及感情,但我从中了解了不少她的生活状况。她说她是做设计的,刚毕业一年多,在巴黎,生活的不算忙碌也不算悠闲,闲着的时候会出去旅游,想着什么时候可以回国照顾父母……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3 14: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一遍一遍在我耳边低吟重复“我爱你,我爱你……”
我的泪却不禁滚落,“别给我承诺,别对我甜言蜜语,别让我在失去的时候更痛苦。。。。”
“没有承诺,我也不要承诺。因为谁都无法给对方承诺。我只想告诉你,我爱你。至少现在我是爱你的,至少我是愿意爱你一辈子的。我爱你。。。。”
我却无法阻止自己的泪水,5年,不是5天,不是5小时,我都无法确定自己是否还能保持自己,更何况两个半球的距离,我们实在太遥远了,遥远到触摸不到一丝共同的云彩,我们爱的好辛苦。
距离让爱情变得唯美,距离让爱情变得朦胧,距离让爱情变得脆弱。。。。。
无法把握,却又无法自拔

最近出去和他见面的次数少了,因为我要在家等一个人,等一个人上线,然后我可以和她说话,我不晓得什么时候她会出现,所以24小时把电脑开着。渐渐的我了解了她并不是天天上网,即使上网也是我们这里的早晨,这样让我丧失了赖床的机会,但是我喜欢和她说话,很喜欢,好像一个熟悉的朋友一样。


她说巴黎的生活比较悠闲,有很多的假期,时常一个人出去旅游,在一些小的城镇。她不住酒店,会找一些短期出租的单人公寓,或者住在朋友那里,去当地的超市购物,路边的咖啡馆喝咖啡,然后悠闲的晒晒太阳,这样的旅游方式她更为热衷,她说这是生活。我说喜欢写字,她说她也喜欢,说感觉我是一个会生活,会写字,会抽烟的女子,就如同她一样。有些时候我们总有些惊人的相似。我问她喜欢看电影吗,喜欢喝咖啡吗,喜欢什么花。她说喜欢看电影,但是从来没有在巴黎的任何一家电影院看过,一般都是看DVD,喜欢和咖啡,但是只和espresso,她告诉我法国的咖啡很好喝喜欢花,但是只买白色的花朵。我问她为什么不去电影院,她说为了某个纪念,一个美丽的纪念。但是她始终没有谈起他,我有些失落,我想我知道这个纪念关于什么,但我更想问她关于他的事情,但是我开不了口,因为唐突,我只能问她是否有男朋友。她说没有,因为她结婚了。

她的回答让我震惊,结婚,这么快,我只能在msn上打了个“哦”,然后呆滞,直到那边的响声把我拉回现实。她说他对她很好,总是能给她想要的,他让她觉得很轻松,有安心的感觉。他们时常一起做饭,一起出去旅游,生活过得很好。她说自己是个性格很强的人,强到不是一般男人可以接受,很多人说和她在一起的人很难得到幸福,所以想努力的试试看这个爱他的男人是否可以幸福。她的话让我想到了自己,那我呢,我是否可以给别人幸福呢,给他幸福,他的心似乎还是停留在别人那里,久久不肯离去。我点上烟,又开始有些呆滞,最近总是这样。她在那头问我怎么总是在我们这里的上午看见你,我在这里笑总不见得告诉她我是在刻意得等她吧,于是就胡乱得扯了个理由。

有时候她会问起我的生活,我告诉她还凑合,快毕业了,正在找工作呢,最近时间比较忙。的确如此,还能怎么呢,生活就是这样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坏,也没有预料中的那么好,我想莫泊桑的话已经说明了一切。她说等什么时候有空了去她那里玩,我说好,真的很想见见她,看看她生活的的城市,看看她是怎样的一个女子。


悉尼的天气开始转暖,我想巴黎是相反吧。他最近总是会打电话给我,问我好吗,叫我出去一起吃饭。我开玩笑的问他——怎么,想我了。他在那头突然语塞,我知道玩笑过分了些,只是没想到数秒钟停顿后他回答——是的。我拿着电话机,时间像静止了般,然后嘴角慢慢的有了弧度,时间又开始慢慢的转动,但是慢的就如花瓣在空气中浮游的感觉。此刻的心情我最想与远方的她分享,真是奇怪的念头,我很想告诉她我快乐,是的,我很快乐,至少在这一刻。

我和他的关系从他那句“是的”开始有了转变,看着他的时候,我觉得他和以前有些不太一样,不是以前那个有些哀伤的人,我突然发觉他也很喜欢笑,时常还和我开玩笑。当然有些东西还是没有改变,我称之为那是他的习惯,而习惯往往是很难改变的。即使我很想和他一起去starbucks喝咖啡,很想和他一起去电影院看电影,很想要求他送我白色的花朵,因为我也喜欢。但是我没有,没有,我想那是他的回忆,属于他们两个的,我不想打破,所以从来没有提及。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3 14: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日子有时候过的还真是糊涂,没有知觉中已经过了3年,我也毕业了,在一家户外旅游杂志做编辑,这对于我来说真是如鱼得水,不亦乐乎,他也为我高兴,说晚上一起吃饭。又是吃饭,我们在一起好像总是离不开吃,我想除了吃饭我们也不能选择其他,想去旅游,但两个人的时间总是有冲突。我和他始终没有选择同居,因为个人的空间对于我们是很重要的,我怕靠的太近,更加容易走远。


周末夜晚有些微冷,饭后我们准备步行回家,不知不觉中又走到海边,那个我记忆犹新的海边,他在那里把手伸开,让海风,海浪的声音传输到另一个半球。那是在两年多前的阴天,今夜的他,不晓得还会这么做吗,我在心中默默的祈祷,发现原来自己是多么的自私。他沉默,望着大海的深处,似乎那里有着他嘲思日想的东西。他慢慢的回头,问我是否可以打个电话,我开始下沉,下沉,有个不是我的声音送我口中缓慢的吐出——可以。他再次拨了一串很长的数字,现在我知道前面四位肯定是0033,我想哭泣,但是泪腺好像干涸了一般,有种东西在我身体里呜咽。他把手机轻轻的举起,似乎是一个仪式一样,电话机的那端传出几个断续的音节,然后安静,我想那边的她应该没有挂断电脑。
回家的路上我们再次沉默,这是我们第二次这样了,不知不觉中远方的那个她成了我和他的心结,更或许是我无端的闯入了他的世界,有些贸然,一切原本不属于自己。


新的工作还算上手,没有多久我有了第一个出差的机会,不晓得是巧合,还是上天作弄人,目的地竟然是法国巴黎。我突然想起她已经很久没有上网了,是否应该问她要个电话号码,见她是我的一个心愿。

我告诉他我要出差了,他问哪里。我说法国,他一愣,然后吐了个“哦”。一个星期后我出发了,在出发前意外的收到她的留言,她留下了电话号码——0033685681235。机场总是个让人伤感的地方,不晓得有多少人在这里离别,有多少人在这里哭泣。他帮我推着行礼,我去check in的时候他安静的坐在椅子上,有些出神。后来我问他想什么,他说没有。

由于到机场的时间的早我们去喝了杯咖啡,他突然拉住我的手说我是他第一个送行的人。我问他那她呢?他摇头说没有,似乎上天故意不给他机会让他送行,她总是走的比他晚。我有些失望,因为不是他不想而是没有机会,看着跑道上一架架的降落,一架架的升起,我和他的心中别有一番滋味。

入关的时候,他亲了亲我的脸颊,然后说一路平安。于是我走了进去,没有回头,我害怕回头,害怕我回头的时候他已不在。


747在跑道上划出让人耳鸣的声音,我有些头晕,虽然已经习惯长途了旅程,但是飞机上下的时候还是很不适应。20分钟后飞机大概已经到达了平流层,空姐开始拉出手推出问乘客需要喝点什么。我要了矿泉水,因为飞机上的咖啡难以下咽。

望着窗外的天空,突然发觉很刺眼,于是我拉上遮光板,闭上眼睛想休息会,但始终睡不着,我在想他在咖啡厅说的话。他说这几年中他回过一次上海,是想挽回她,那时他告诉他自己不会再回上海,因为那里再也没有值得他留恋的东西了;这几年中他去过一次巴黎,是想知道她好吗,想帮她洗洗碗,买买菜,让她不用这么的忙碌。两次的长途跋涉他都没有后悔,他觉得自己作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不然自己会后悔一辈子,至于释怀与否又是另一件事情了。他说了很多,但是我已经忘记了,隐约中我听见他说等我回来他有事情要告诉我。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3 14: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悉尼到巴黎没有直达的航班,大概由于航线太长了,长的任何一架飞机都负荷不起。我选择了东航的线路——悉尼、上海、巴黎,这三座城市似乎在冥冥之中早有着关联,我知道两年前也是他选择的路线。10小时的飞行之后,飞机平稳的停靠在浦东国际机场,这座由法国人设计的机场。我被告知三小时后将搭乘23:45的飞机前往巴黎。

我很累,在待机室中休息,让人熟悉的空气在这座城市中,起身买了张IC卡,与父母和上海的朋友通了电话,仿佛好久没有联系。他们很意外我正站在上海这片土地上,只是三小时后就要离开,去一个更遥远的地方。我告诉父母一切安好,会尽快回去看望他们的。整整打了将近两个小时的电话,其实最想打的人还是他,但最终忍下了,我不晓得和他说些什么,有时候人与人之间会熟悉的没有言语。
再次坐上飞机,我想我已经累的不行了,于是沉沉的睡去,除了中途被吃饭的嘈杂声弄醒。12个小时后我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巴黎。伸了下脚,有些微肿的感觉,步行变得有些痛苦。很顺利的在出口看见了接待我的人员,他帮我预定了酒店,听说是在巴黎十五区,离开艾菲尔铁塔很近,一路上他热情的讲解,而我只是一味的点头。望着窗外,一片片无处不在的涂鸦,一排排被修剪的方正的梧桐,一栋栋中世纪式的房屋——这就是她生活的城市。我特别的留意了路边的cafe bar,想象着她在那里喝咖啡的场景,她到底是何种女子,我又开始想这个问题。


到酒店后并没有休息,也没有去拨那个电话,因为我还没有准备好见她的心情,虽然已经千万次的幻想这个镜头。在酒店里的前台要了一张地图,一个人就这么的走了出去,巴黎的天气比悉尼冷了很多,10月底的天气路上的行人已经穿上了大衣。酒店正对的就有一个地铁站,名字是Duplex,不晓得是什么意思。随意的找了一个方向,想这么一直的做下去。也不晓得是几号线,直到后来才知道我坐的是六号线——巴黎所有地铁中在地面时间最长的一条线路。大概才一站的功夫我就看见了艾菲尔铁塔,然后是一条河,我想那个塞纳,她时常提起的那条河,还发了我很多美丽的照片。随后我在下一战passy下了车,走在一座美丽的桥上,不晓得名字。在桥的正中央我停下脚步,倚在护栏上,我看着河水,有时会有刺眼的光亮反入我的眼睛。河面上来来往往的船支,我似乎可以透过这些看见昔日这条河给这片土地带来的繁荣,直到今天她还在延续着。

那天我就这么的走着,直到晚上,然后随意的找了个地方吃饭以及咖啡。这里的杯子很小,很小,小得杯子得握柄只能赛下一根手指,估计手粗了点的人还放不下。是的,咖啡的味道很浓,很纯,我可以知道她喜欢的原因,每次喝咖啡的时候总会想起她,自然还有他。不晓得远方的他好吗,我想着是否该和他打个电话了,但是他会担心吗,我没有再往深处想。

后来几天的日子也是这样的过,拍些美丽的视物,写点东西,然后洗澡,安稳的睡觉,并且在夜里想远方的他。最终还是和他通了电话,他问我好吗,我说很好。他说什么时候回来,我回答还要段时间。然后他说回来的时候告诉他,他会来接我的,我在电话的这端——哦。

想看的东西看的差不多,要写的东西也完成了,我想着该和她见面了,于是拨了那个生疏的号码。四周突然变得安静起来,我听得见我心脏的跳动,伴随着电话的嘟嘟声。

Allô——那里传出陌生的语言,我的声音突然卡在了喉咙中,半天才说喂。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3 14: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她


她说人长大后突然发现没有什么事情是应该的,有些事物的出现让人惊惶失措。


我对她说已经到巴黎了,她哦了一声,然后顿顿又问到已经来了好几天了吧。我回答是的,看了不少感受了不少。我感觉她在那里微笑,她说去喝咖啡吧。我回答好。

我和她说了我住的地方,她想也没有想的就说那我们就在六号线的passy一站碰头。熟悉的名字,那就是我第一天下来的那个站头,哪里的景色很美。

约好的时间是下午四点。挂上电话后,我深深的吸了口气,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真的很说不清楚。下午3点的时候我洗了澡,擦了chanel的allure,化上精致的装才出了门,因为我想让她看见一个漂亮的我。


阳光出奇的好,晒得人们的脸上满面的红光,有些孩子就在地铁里里嬉戏了起来,像一个个美丽的天使。地铁里的有些窗户被打开了,有些风被吹入,十分的宜人。不到10分钟的时间我就提前到达了passy,安静的坐在绿色的位子上,绿色,我想是的,那天的位子就是草绿色的,就和六号线一样。于是我开始等待,看着一辆辆地铁的经过,有些人下来,有些人上去,还有些卖艺的人拉着手风琴。
巴黎有很多的华人以及留学生,人来人往的人群中有太多黄色的面孔,但我感觉都不是她,她一定就那种可以让人一眼认出的女子。

四点还差一分钟的时候,有辆地铁再次停留,我想她在那里。我看见人们涌向地铁,有些冲忙,有些懒散,里面有一个女子,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她在向我走来。我知道——那就是她了。

金黄色的头发在阳光下几近透明并且微微的弯曲,女人把她的头发完成一个髻,耳际和头颈处随意的落下一些细碎的金色,但眉毛依旧是黑色的,不是很细的那种,但可以看出被精心的打理过。面部的表情柔和着,那样的女子让我感觉美好。我突然注意到她微微隆起的小腹,让她本该纤瘦的身材显得有些浮肿,但依旧美丽。

她站在我面前,朝着我微笑说——是你吗?声音是缓慢的。我回答是的,你好吗。她没有回答,只是示意我跟着她走。

出了地铁口,她并没有朝着塞纳河的方向走去,而是反方向。大约100米之后有个小广场,她说叫place de passy,对面有家餐馆,里面的咖啡和牛排都很不错。我和她走了进去,她说今天阳光很不错,我们就做露天的位子。有很多法国人都坐在露天,享受着阳光和咖啡。我们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然后听见她对待者说了些什么,她问我要什么点心吗,我说随便。于是没有多久两杯咖啡和提拉米苏便上来了。

我说了声谢谢,拿起咖啡的瞬间,视线又不经意落在她隆起的小腹上。她发现后笑着说五个多月了,说的时候幸福的表情,但有些惆怅。我问她老公对她怎么样,她突然沉默了。过了许久她对我说——他走了,离开了,在一次登山旅游中。我无语,觉得震惊,好端端的为什么会这样呢。我劝她想开些,她却无奈的笑笑,然后说想开了,很久以前就什么都想开了。生活就是这样,必须不停的接受实事。我问她将来打算怎么样,她说回去,回上海,那里是她最挂念的地方,这让我想起了他。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遨海湾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