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海湾超级社区

 找回密码
 入住遨海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14009|回复: 75

《湿情》同性恋是上帝的错??网络最受欢迎的长篇同性言情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1-13 17: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后查才能浏览下载更多咨询,有问题联系QQ:3283999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遨海湾

x

湿 情

作者:夏岚馨

当爱情超越性别——题记  

a1 s9 P" ?- f. i8 @* c' w! Z' R' p; l - ~9 X. v. f. J+ ]# f/ T. \

[em03]

+ b& H: G2 ^* O

 1
  
  我要讲的,是我自己的故事,是女人和女人的故事。
  
我叫冯翎,我觉得我的命运实在与众不同。
  
这是临近春节的一天,傍晚下起了大暴雨,这在南方的冬天极少见。我站在窗前抽烟看雨,我的同居女友小满在卧室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和父母过年。
  
这不过是一次普通的小别,例行的“吻别”却使她激烈反应起来。她章鱼般吸附在我身上,用坚实的胸脯摩擦我,用舌头舔我的脖子。她这是在挑逗,她的欲望历来像个无底洞。她自己都说自己是个橡皮人,任凭怎么卖力,也“做”不透。
  
她的皮肤不算白皙,却很紧绷,眼睛不大,却黑得发亮。睫毛浓密,泄露着青春的风情。这个尤物,两片稍厚的嘴唇性感地撮着,在等待……
  “还是下次吧……”我推开她,逃避着这个诱惑。我对她的热情几近枯竭。
  “不,人家想要嘛!下次就是明年了!”她的嘴又凑上来,含住我的耳垂轻吸。
  
她太清楚我的“欲穴”在哪儿了。每次想要,她都会这么干。但是,昨夜在一个Lesbian酒吧,她竟当着我的面和别人抛眉送眼。那种不加掩饰的丑态,使我开始厌恶她。
  
“谁让你是[被过滤]?我闻见都受不了……”她呼吸急促。
  
“能让你受不了的人多了!”我愤愤地说,用力挣脱她。
  
“你是说昨晚在les酒吧?我喝多了嘛。”她说着,竟开始脱衣服。
  
这是她的习惯,火儿一上来,就把自己脱光诱惑我。玫瑰红色的套头毛衣脱掉了,牛仔裤也退了下来。她又熟练地解掉胸衣扣子,扯下树叶大小的内裤。
  
接着,她动手拉我的外套拉链——没等我回过神来,贴身背心就露了出来。我赶紧护住上身,她竟胆大妄为地撕扯起我的裤子。
  
“Dear……脱光和我做一次会掉层皮吗!”她像固执的小兽般乞求着。
  
我用力推她,但推不动。她是大学网球队的头号健将,力气比我的大得多。
  
“给我舌头!我只要一次……”
  
她冷不防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衣,一触到我,我便颤栗起来,血一下子冲向头顶。相处一年多,她早知道,暴露身体对我来说是奇耻大辱。我忍无可忍地猛推她一把,她没防备,跌倒在地板上,发出一声闷响。
  
我们吵架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但我还是第一次对她动粗。四脚朝天的裸体加上扭曲变形的面孔,使她看起来形同妖孽。她张大眼睛,怔了好一会儿,才喊了出来:
  
“你以为你是什么?是了不得的男人么?你有阳具吗?你只有手指和舌头!”
  
她的这句喊叫,点中了我的“死穴”,击溃了我可怜的自尊。我盯着她光裸的肉体,不知为何,想放声笑一场,再哭一场。
  
“和我赤身做一次,真能脏了你?”她望着我的脸,态度很快软下来。
  
“你走吧,好好去找个男人吧!”我沮丧地说。
  
“这,都是因为我把第一次给了男人?”她慢慢地站起身,直挺挺地逼视着我。
  
“祝你好运!”
  
“当初,你为什么死活把我从男人手里夺过来?”
  
“回去吧。”
  
“我……回不去了!”她忽然哭喊起来,声音里透出哀怨,“女人的手指是鸦片,尝过就戒不掉了!”
  
“骨子里,你还是渴望男人!”我冷冷一笑。
  
“我刚才一时冲动,说错了话……”她有些衰颓。
  
“不!结束了!”
  
“就这么……一笔勾销了?”
  
“勾销了!”
  
她难以置信地望着我,好久。她眼里渐渐涌出的泪水,很快被羞愤的火焰烘干了。这个B型血的女人,容易冲动,也喜欢后悔。此刻,她又失去了理智,脸憋得通红,朝我靠近一步,指着我的鼻子,歇斯底里地诅咒道:
  
“我清楚,你喜欢处女!好,就是给你个处女,你的手指够长吗?够粗吗?有本事捅破那层膜吗?你把自己留着,当一辈子老处女吧!”
  
她拾起地上的衣服,堵气往身上穿,像个充气过满的气球,稍微一碰,就会爆炸。在这恶毒的诅咒面前,我无言以对,怔怔地看着她穿好衣服,拎起地上的大背包,走了出去,猛地撞上了门。
  
人刚一消失,我便虚脱在沙发上。过去,在电影里常看到这类镜头,从没有很深的感觉。现在才明白,是心从没被伤到那个程度。
  
眼角忽然有一丝痒,我一摸,竟满手是泪。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3 17: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2  
  我恍惚地走到浴室,凝望着镜子,整个房子只有这一面大镜子。撩开零乱的短发,我看清了镜中这张清瘦消瘦的脸,苍白得吓人。单眼皮,眼神冰凉,眼眶微陷;鼻子还算漂亮,细长挺直;嘴唇过于紧绷,唇线不够柔和——整张脸看起来不像是女人的。可身体,确确实实是女人的,会分泌雌性荷尔蒙,维持第二性征:尖细的声音、隆起的乳房、还有每月必来的痛经……
  
我紧张地脱掉衣服,镜子里出现了我从不敢、也不愿正视的肉体!身上没多少肉,乳房却不可忽略不计,乳头因长期束胸有些内陷。腰肢细长,下体没有幻想中的阳具,而是女性外生殖器——除了令我窘迫、自卑之外,没有任何实际作用。不少Les幻想拥有男性的身体,包括我。一些Les喜欢把人造“阳具”绑在身上做爱就是例证,那种勇气野蛮而悲凉。Les的天敌不是女人,而是男人。男人娶女人,既被法律允许,又被社会道德支持。最致命的,男人还能把精子置入女人,使她们生育。
  
镜子里的肉体和小满刚说的话,使我感到了无处可藏的自卑。我是个怪物,脑子是男人的,身子是女人的,我联想起古埃及的狮身人面像。我恍然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同性恋者疯了、堕落了、甚至走上了绝路……
  
我穿好衣服,在屋里踱了十几个圈子,之后下了楼,发动我那辆价值八万元的国产轿车,缓缓驶上街。内心的羞辱却无法施放。
  
小满是我的校友,比我低七届,现在是公共关系系二年级的学生。她入学后不久,我们就认识了。这时间不算短,但她没得到我的真情,我也没感到她的真情。也许,一个刚满20岁的女孩还不懂真爱,特别是同性爱。也许她潜意识里和我一样疲倦了,昨夜在Les酒吧才乘着酒醉挑衅我。小满这种女孩为数不少。她们任性,自暴自弃,缺乏责任感。在男人那里受了伤,就随波逐流地投靠了女人。
  
小满在脑子里渐渐淡漠之后,我觉得自己又走到一条名叫“寻找”的老路上去了。这条路,我走过了二十七年,仍没有看到一丝光亮。在这条路上,我曾和几个女人相遇,但迷雾散尽之后,真相表明,她们全是驿站。
  
车子一上海滨大道,我就后悔了——如此冰冷的风雨夜,看不到车辆行人,只有昏黄的路灯茕茕孑立。长达几公里的亚热带海岸上,公园绿地、亭台、雕塑、音乐酒吧、露天茶座和情人别墅……那些在灿烂阳光下别具风情的建筑,此刻看起来如同《聊斋》中的鬼宅。
  
我正准备调转车头,车灯一扫,忽地照亮了不远处的一个女孩。天啊,这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呀!“六月新蝉”——嫩绿、湿润、晶亮、透明,我能找出确切形容她的,惟有这个词组了!她没穿小内衣,浅绿色的丝质睡袍湿透了,蝉翼般紧贴在身上,和全裸毫无二致。和纤细的身体相比,一对乳房显得过于丰满,却是实实在在的,如此完美。只需目测,就可以感觉出令人心动的柔软和弹性。
  
她身上有一股妖气。我历来认为,美得慑人的女孩身上,都有妖魔之气。她本人越是不自知,就越是神秘慑人。“六月新蝉”,此刻这个幻影一般的女孩,站在一处通向海的石阶上,靠着扶手。
  
我心里燃起了熊熊大火,很快蔓延到了全身。
  我下意识地刹住车。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3 17: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3
她有一张瓜子脸,下巴尖细,皮肤娇嫩。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我,显得有些空洞,加上小巧的鼻子,小而薄的嘴唇,整个就像卡通画里的幽怨古典美人儿。

我们只对峙了大约十几秒,目光似乎已穿透彼此的灵魂——为了寻找这种感觉,我苦苦地走了二十七年,怎么也没想到,它竟在这样一个大雨滂沱的夜里出现了。此刻,所有路途上的疲惫和艰辛都荡然无存,我陷入与另一个灵魂交汇的快感里,真想对天狂吼一声。

打开车窗,冷风夹裹着雨丝吹打进来,我打了个寒战。“六月新蝉”一直站在大雨里,她目光笃定,神色漠然。一个心理工作者的直觉告诉我,她的精神状态不正常,起码在此刻。也许她遇到了什么情感打击。这么美的女孩,背后一定有不凡的故事。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走了之,我什么也不会损失。可是,女孩的眼光绳子一样把我捆了个结结实实。我至少应该下车,问问她怎么回事,再劝她回家。
我下车,朝她冲过去。距离她大约五米远时,她突然转身奔下了石阶。石阶下面就是海,恐怖的浪涛如同丧钟,一声响似一声地撞击着,似乎要把整个世界撞碎。这一下,我吓懵了。

谢天谢地,风大雨大,她滑倒了。狰狞的海浪似乎随时都能吞没她。我反而镇静了,扑上去,死死抱住了她。由于用力过猛,我也跌倒了,右肘部着地,顿时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

她撕扯着,试图挣脱。

“你是谁?放开我!”她的声音很快被海浪声吞没了。

“别怕我,我就是不想看着你死!”

她奋力挣扎、扭动,我的力气在风雨里消耗得很快。如果被她挣脱,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决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海浪卷走!我连脖子也用上了,死命地卡住她的脖颈。

可怕的是,她不再挣扎了,却把头使劲往石拦上撞。一声接一声的闷响,刀子一样猛刺着我。她死的决心竟这么强大!情急之下,我把她的脸扳过来,狠狠地抽了一巴掌。

这办法果然奏效,她的意志好像被打垮了,张着一双惊恐的眼睛,泥一样瘫软下来。她微翘的睫毛上挂着的两排小水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尽管离奇得不可思议。

接着,我的疑惑也跟着来了。对一个陌生人,特别是这么个女孩,我应该这么做 吗?我下意识地把她从怀里推开些,准备问她家住哪里,以便尽快脱身。

“你只能阻拦我一时。”她的声音平静细柔,却有极强的穿透力。

我不禁为之一震,又抓紧了她的手。

“真的没有活路可走了?”我不以为然。

“有活路的人会寻死吗?”

“为谁死?你死了他会高兴吗!”

“不会高兴,可以解脱。”

“不对!”我激动地说,“你死了,你的亲人只会痛不欲生!”

听了我这句话,她垂下了头,巨大的海风撕扯着她滴水的长发,在我的耳朵和脖颈上抽打着,缠绕着,痒丝丝的。在这样的处境中,我好像看见了春日的阳光。微微吹拂着我的,是被百花熏香的风……

我拉着她,站了起来。她依顺地靠在石栏上,头顶和我的下巴持平。她微微仰着头,看着我,嘴角在瑟瑟发抖。

两个人又开始了“对视”——这在我和小满之间从没发生过。这区区几秒钟的对视,又使感应贴近一层,爆出灿烂的火花。这几秒钟里,仿佛万物都在退场——黑夜、大雨、寒冷、涛声、浪舌……我和她变成了世界的主角。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3 17: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4
她紧闭的嘴唇开启了,似乎要说话,迟疑了一下,又咽了回去,垂下眼帘。两排扇子一样的睫毛被雨水冲刷着,有泪如雨下的效果。但我断定她不是在流泪。既然她能视死如归,内心必定有坚硬如岩的部分。

突然,她双手紧箍头部,蹲下来,身体弓成一只虾,失控地颤抖起来。她是在释放长久压抑的郁结,这是好事。我也蹲下来,拍着她的脊背,轻言安慰。上帝对我如此关照,这么快就给了我和她亲近的机会。仿佛有一种牵系,从蛮荒时代就连接了我和她。

终于,她缓了过来,在我的搀扶下站起身。她静如处子,没有一丝自杀未遂者惯有的表情——她确是与众不同的,她的资本又多了一笔。
我拉开车门,她听话地进去了。我弥漫地感恩着。对于Les来说,这种奇特的际遇,修炼三生也不一定能得到一次。

“你家住哪里?我送你!”我说。

“回不去了……”她茫然地摇着头,舌头已不听使唤。

我理解她,背后的故事一定很复杂。两个人的堤防早在刚才的交锋中消融了。我不想和她太快分开,我有了想和她接近的热望。

“如果你不介意,先去我家,把衣服换换?”我小心翼翼地问。

“嗯。”她答应得竟这么爽快。

我一下子轻松了,同时感到了浑身湿透的冰冷,忙把吸足雨水的薄呢大衣脱掉,扔到后座上。车上正好有一条为泡温泉准备的大毛巾,我见捡到宝一样,抓起来就往她身上披。她挡住了我的手,指了指身上滴水的衣服。

“对,得把湿衣服脱下来……我下车回避。”我找了一本杂志,遮住头,准备开门。

“别再挨淋了!”她拽了我一下,然后开始解睡袍的腰带。

像是置身于无人之境,她毫不羞怯地脱掉了睡袍、衬裙。她的双乳被衬裙的领口挡了一下,弹跳出来,像两只熟透的蜜桃。

我这才不情愿地把目光移开,冰冷的身体发起热来,心似乎要跳出胸膛。我赶紧扭开收音机,掩盖过于粗重的呼吸。也许她是无心的,不少女孩在同性面前并不避嫌,特别是北方常进公共浴室的女孩。一定是这样的!她不可能预知我是个Les。

等她包好了身体,我才发动车子,调转车头,往市区驶去。

音乐频道连续播放着英文歌曲。倒后镜中的她陷在座位里,一直紧闭双唇,眼望前方,目无焦点。不知是被音乐吸引,还是沉陷在心事里。

一首名为《Casablanca》的英文歌曲响起时,她忽然转过头,望着收音机上的红色指示灯,听得入了神。
…… A kiss is still a kiss in Casablanca/But a kiss is not a kiss without your sign/Please come back to me to Casablanca/I love and more each day as time goes by ……

“卡萨布兰卡、二战、里克酒店、令人心碎的爱情、英格丽•褒曼、亨弗莱•鲍嘉……太感人了!” 歌曲播放完毕,她慎重地说。

“的确深入人心。”我也被感染了。

我感激着关于电影《Casablanca》的这首歌。我们的交谈,从这支歌开始深入了。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3 17: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5
  “我叫冯翎,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我真诚地问。

  “桑子。”

  “《采桑子》,好呀,很美的词牌名。”

  “不,一点儿不浪漫。”她说,“我妈姓桑,在遗书上留给我这么个名字。”

  我的心像是被刺了一下,放慢车速,转头看了她一眼。

  “哦,是这样的。我妈生下我就自杀了,割腕,很绚烂的死。”她声音平静,却包涵着诡异的冰凉。

  这个名叫“桑子”的女孩,就像一个美丽的谜,勾起了我的探究欲。我的心又为她沉降了一层。这次,我把她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但很显然,她并没有彻底脱离危险,她真正需要的,是心灵的救赎。可是,我一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我甚至不知道这次缘分,能否维持一段朋友式的交往。

  有了担忧,就有了模糊的憧憬。
  “你不防备我,是因为我也是个女人?”我问道。

   “哦?”她似乎震动了一下,又淡淡地说,“没太注意你的性别。”

  “什么!”我真的诧异了。

  “一直不很注意人的性别。”

  “恋人是男性吧?”刚问出这句弱智的话,我就窘得脸上发烧。

  不会有奇迹的,相关资料表明,一个女孩不是Les的可能,要比是Les的可能起码高出10倍。

  她没回答。我疑惑地看着倒后镜中的她,眼睛望着前方,神志清醒,绝对不会听不见我的问话。沉默出现了,直到车子停在小区的院子里,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她跟着我上楼,走进我位居六楼的两室两厅的小窝。

  两个人都很狼狈,我让她先进浴室洗澡。我拿了两条睡衣,让她选。她迟疑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拿去了我的白睡袍,放弃了小满的那件女性化的粉红睡裙。
  “Why?不喜欢粉红色?”我微笑着问。
  “它不是你的。”
  “呃?”
  “你家里有女人。”
  “我就是。”
  “不是你。”
  “我不是女人?”

  她竟微微笑了,眼睛变成了一轮娇羞的半月,迷人至极。明亮的灯光把她的面孔照得异常清晰,那份珍贵的清纯也完全展现出来。“六月新蝉”这个词组又一次跃入了我的脑海。

  “我出去给你买内衣。”这么明亮的灯光下近距离面对她,我渐渐感到窘迫,直想快点逃开。

  “这么晚,内衣店早关门了。”
  “去超市。”
  “明天再说吧。”她的声音细小,却很坚定。
  “我怕你不习惯。”
  “其实我不在意很多事。”
  “我刚才打了你……”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我被她这句话感动得怔住了。她很快转身进了浴室,并带上门。

  我站在门口,听着里面哗哗的水声,脑子里空白一片。等我回过神来,才感到她的每一句话都深不可测。有生以来,从没有一个女孩像她一样,一下子就给了我这么多疑点,使我费尽思量。

  我该做些具体的事情了。如此可遇不可求的女孩就在咫尺,起码得先给她准备一顿热乎乎的夜宵。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3 17: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6
  
  我把湿衣服换下来,脚底生风地做着平时由小满包揽的“家务”。小满身材健美,围着花围裙忙活俗务时,也漂亮得像舞台上的艺术角色。想起小满,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同吃同住一年多,两个人的细胞似乎都渗透过一层,想一下子忘记,实在不容易。

  雨小了,却淅淅沥沥的没有间断。我忽然听到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转头一看,小满抱着一个大纸袋站在门口,手里的伞还在滴水。她换了条黑色紧身运动裤,脚上是一双雨靴。显然是到家之后又杀了个回马枪。

  她的注意力没放在我身上,先是把屋子扫视一遍,之后猎狗一样警觉地嗅着。很快,她的脸拉下来了,眼光刀子一样向我刺来。

  “我前脚走,你后脚就领了人来。是不是早就搭上了?”

  我很吃惊,她的感应真厉害。屋子里没什么蛛丝马迹,桑子把湿衣服穿到浴室去了,鞋放在门后的鞋架上。再说,浴室在屋子的最深处,站在大门口根本听不见里面的动静。

  “你还有什么事?不是没关系了吗?”我必须把她支走,绝不能让她看见桑子。

  她没言语,把伞竖在门口,钥匙和纸袋还提在手里,径直朝浴室走。
  “你要干什么?”我开始慌了。
  “我想看看她!”
  “把钥匙还给我,你可以走了!这是我的家!”我上前挡住了她。

  她狠狠地把钥匙扔在沙发上,哀痛欲绝地剜了我一眼。之后,她猛地推开我,扑到浴室门口,推开了虚掩的门。

  站在淋浴喷头下的桑子陡然暴露。她手里拿着一条毛巾,被吓得木偶般钉在一团蒸气里。我也被眼前的局面吓呆了。

  “哈哈哈,我来晚了,捉奸不成,已经开始洗澡了!”小满的五官扭曲得可怕。
  “你住口!”我回过神来,对小满喝道。
  “这么诱人的一堆肉,你动用舌头了吧?”小满看着我,挑衅地说。

  我忍无可忍,把小满推搡到沙发上,关住了浴室的门。

  “除了力气,你还有什么?什么!”小满捂着摔疼的腰,大声喊着,眼里有掩饰不住的轻蔑。

  小满的意思我太明白了!她是在嘲笑我没有“阳具”,她羞辱人历来是一流的。
  “走吧,别等我动手把你推出去!”我极力抑制住激动。
  “她是谁?”
  “和你无关!”
  “Les酒吧里卖肉的?”
  “你能不能自重点!”
  “哈哈哈,你要我自重?那个一来就脱的贱人自重了吗?”
  “你……”
  “怪不得你早就对我没感觉了,原来在外面弄了野货……”

  小满的这句话还没落音,浴室的门就开了。桑子应该听见了小满这句话,起码应该听到“野货”二字。

  桑子穿着我的白睡袍,站在浴室门口,犹如一朵出水芙蓉。她的目光过于平静,甚至显得有些呆滞,神情像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我以为她受了刺激,赶忙走过去,揽住她,连连说对不起。

  也许因为桑子太美了,也许因为我对桑子太好了,小满的眼睛里燃起了妒火。她把手里的大纸袋扔在地上,扑过来,发疯般地撕扯我和桑子的头发。


  小满显然已经失去了理智,我打了她一巴掌。她不仅没退缩,反而饿虎一样在我右手臂上狠咬了一口。一阵钻心的疼痛使我几乎站立不稳。她的牙齿放开我时,一圈浸血的牙印立即显露出来。她自己也被吓傻了,目瞪口呆地等着我的反应。

  “这下出气了吧?走吧!不要再让我看见你!”我忍着疼痛,恨恨地说。

  小满看起来真的绝望了。她看看我,又看看桑子,嘴角开始抖个不住。她蹒跚地走向那个纸袋,弯腰拣起来,捧着,又往我面前走了一步。两汪清泪在她眼睛里生成,滚出,气势汹涌得令人难以置信。她很快变得泪流满面。

  “她是比我好,你应该和她好。我服气了。”小满泣不成声地说,“从认识你那天起,我就开始写日记。到今天,一共写了五百零九篇,一天也没落。日记是写给你的,我留着也没什么意思。你收下,不值得看就烧了吧……”

  她说完,就把纸袋塞在我怀里,一只手掩住脸,拖着一声爆发的哭,冲出了门。

  怀里的纸袋像一个沉重的刺猬,像是要把我的心刺穿。我的喉头堵得难受。相处这么久,我从没见小满写过日记,也从没想到她会为我写日记。对于小满,我这一刻才开始迷惑,但显然已经太晚了。

  小满忘记把伞拿走了,伞尖流下的水,在地板上积成了小小的一滩。窗外,雨仍在淅淅沥沥地下。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3 17: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事前声明本人的性倾向没有问题,只是觉得这个文章的文笔和内容很有意思,很新颖~~~

先发这么多,看斑竹可以接受吗?如果可以我在发。。。 [em24]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3 17: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7
  关好门,我转过身。望着木立的桑子,我愧疚得无以复加。之后,我胸中陡然积聚起一团柔情,鼓着劲走到她面前,却一个字也说不出。

  “你应该跟她解释几句。”桑子看着我怀里的纸袋,有些责备地说。

  “对不起,”我说,“她出言不逊,伤害了你。”

  “她起码说中了两个字——‘野货’。小时候的玩伴一翻脸,总这么骂我。我妈没结过婚,生下我就自杀,是想死给那个不敢承担的男人看……”

  “别说了!” 我轻轻喊道。她的话字字剜心。
  “受伤的应该是她啊……你女朋友。”她反而安慰起我来。
  “你明白我和她的关系了?”我有些吃惊。

  她点点头。

  “知道吗?两个女人……”

  她又点点头。
  “不觉得怪?”

  “爱情可以超越生命,当然也可以超越性别!”

  这句话听起来如同天音。在我看来,她的神秘加深了一层。也许世界上真有把爱情看得高于一切的人?如果她就是那样的人,爱情崩溃之后,还能安然活下去吗?我很担忧。但这个问题,显然一时是找不到答案的。我逃进了书房,放好小满的日记,进厨房继续准备夜宵。

  冰箱里有烤鸡、鸡蛋和几片面包,放在微波炉里一热就得,只需再榨两杯芒果汁。准备好之后,我以最快的速度冲了个澡。

  之后,我拿出一瓶红酒,两只水晶杯,两副刀叉,还在餐桌上点了一只红烛——这是小满的习气,蜡烛也是她买的。

  我打开红酒,往杯子里倒。

  “这里有血!”桑子惊愕地托起我的右肘。

  我一看,血已渗透睡衣。

  “可能是在海边摔的。”她边说边小心地把我的袖子卷上去。

  “嗬嗬,今晚两度挂彩。”我笑了笑,“哪个伤口代价大?咬伤还是摔伤?”

  她但笑不语,用棉签蘸了万花油,轻轻抹在伤口上。

  “……留个疤也好,做个记号,让你记住我救过你。”我对她眨眨眼睛。

  “最好这牙印也留下疤,让她一辈子记住咬过你。”她说。

  我苦笑了一下,看来连伤口的痛都不可能是纯粹的。

  我们为奇遇举杯,她也一饮而尽。没想到,她的酒量竟这么大。

  “哎,真好。这样的时候,觉得活着好。”她深深地看着我。

  “如果有可能,我会让你永远留恋人世。”
  “你?”
  “我。”
  “……”
  “是不是只有男人才配跟你说这话?”
  “你的温暖胜过男人。”她轻声地说。
  “嗬嗬,对我有感觉了?”
  “而且,也不失幽默。”
  “再表扬一句,我就要长出翅膀了。”

  她没有笑,在该笑的时候,她的表情却很严肃。

  “要不要来点音乐?”我打破僵局。

  她站起身,从唱片架上找出一套巴赫的《十二平均律钢琴曲集》。音乐刚刚流淌出来,她就显得极为陶醉,整个人都沉陷在了乐曲之中。
  “也喜欢巴赫?”我有种路遇知音的欣喜。
  “是的……细雨中听巴赫,能使灵魂飞升。”她轻轻一笑。

  雨断断续续,窗外不时传来模糊的沙沙声。细雨和古钢琴声交错着、揉和着,听起来如同天使的大合唱。风越过半开的窗户吹进来,清冷湿润,把雨声和琴声烘托成了两个魔幻的精灵。
  “巴赫的《小步舞曲》,几乎每个学琴的孩子都要弹。我小时候学过几年钢琴。”桑子坐下来,说着巴赫,眼睛里变得阳光明媚,似乎刚才跳海的事根本没有发生过。

  这使我欣喜的同时,也感到了沉重的疑虑——她的思维有断裂之处。自杀可能是她的终极幻想,完全有再度发生的可能。但此时不宜追问,我有意找些平庸的话题,和她边吃边聊。

  “现在是在读书还是工作?”我问。
  “读过三年英语专科,毕业一年多了,没有工作。”她说。
  “跟谁生活?”
  “小时候跟姨妈姨父,现在只剩下表哥……”说到这里,她嘎然停止,似乎被“表哥”二字哽了一下。一丝阴霾爬上了她的眼角,她垂下头,没有干透的长发从肩上滑下来,遮住了半边脸。

  看来这个“表哥”身上大有文章。我切下一片面包,涂好炼奶,递给她,分散她的注意。

  她机械地嚼着面包,开始显得坐立不安,一会儿用手指触摸烛泪,一会儿又端起酒杯啜上一口。

  “把我刚才跳海的事忘了吧!”终于,她仰起脸,似乎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说出这么句话。一双眸子像被雾打湿的玻璃球。

  “当然!只要你愿意。”我拉起她颤抖的手,使劲握了一下。

  看来她没有完全忘记自杀的事,精神状态还不算糟糕;同时,她没有明显排斥同性接触,这,又给了我更多的希望。

  夜深人倦,我提出送她回家,怕她表哥担心。
  “他要是担心我,就不会先离开家了!”她孩子气地说,“这一夜,就当我暂时死了吧,本来也是想死的。”
  “还是给他打个电话吧?”我还是不放心。

  她像是没听见我这句话,站起身,自顾自朝卧室走去。
  她在我这里过夜确实不妥,但我的愉悦和感激却非常真实。问题不是一时能解决的,留到明天也许不迟。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3 17: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8
  我找了一条毛毯盖在身上,在客厅的沙发上躺下,关了灯。雨停了,夜显得宁静了许多。可我却浑身躁热,辗转难眠。卧室里的桑子撩拨着我,小满的影子纠缠着我,过量的酒精像是使我发了酵,浑身膨胀得不行。

  我悄悄爬起来,蹑手蹑脚地来到书房,关好门,扭亮小台灯。我对小满的怨恨还存在心里,可是,从纸袋里一掏出那几本日记,我就立即变得肃穆虔诚。三本日记都是一样的包装,淡蓝色的塑料封面上印着一个打洋伞、穿和服的日本少女,背景是淡红色的樱花和白了头顶的富士山。

  我拿起第一本日记,随手翻了一下,其中字迹模糊的一页吸引了我,日期是我和她认识一个多月后的一个星期三——
  
  上午,《普通心理学》大课上,周泉给我一个纸条,要我中午去他在校外租的小屋里见最后一面。我不想去,一放学就回到了宿舍。我已经向周泉提出分手了,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左牵右挂,特别是肉体上的。他当然不知道他的情敌是个女人,他一直以为是个男人。

  绵绵秋雨已断断续续下了几天,这会儿忽然下大了,雨丝从窗口飞了进来。我走到窗前,准备关窗时,看见周泉雕塑一样站在不远处的高坡上,向这里张望。他豆芽菜一样瘦弱的身体,根本禁不起风吹雨打。我的心一下子被揪紧了。

  周泉爱我,小心翼翼地陪伴我高中三年。他把第一次给了我,我也把第一次给了他。他比我小两个月零八天,天性懦弱,缺乏主见。我因为不喜欢被男生依赖,所以一直爱不上他。冯翎一出现,他在我心里,立即就变得微不足道了。

  冯翎认识我不久,就诱惑我和她做了爱。不可思议啊,我这辈子从没想过,自己会和一个女人发生肉体关系……冯翎就像是鸦片,我吃过一次,就再也戒不掉了。她细长灵活的手指,轻易就把周泉身上那个呆头呆脑的东西比下去了。

  我连自己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都说不清,更不要说什么将来了。结婚、生育、白头携老……这都是男女之梦!两个女人论及这些,只有可笑,只有可悲啊!冯翎连公开身份的勇气都没有,难道会有勇气和女人相守一辈子?这么长时间,她甚至连个“爱”字也没跟我提过啊。

  想着这些,望着雨中的周泉,我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坍塌了,整个人“轰”地一声,崩溃得一塌糊涂。我走出宿舍,来到他面前。我用模糊的眼睛望着他,他细长的眼睛里也含着泪。终于,他揽住我,走出校园,走进了他那个乱糟糟的小窝。他一关上门,就湿漉漉地跪在我面前,抱着湿漉漉的我,痛哭着求我回头。他说这是他最后一次求我,他不在乎另一个“男人”是谁,也不在乎我和他发生了多少。只要我肯回头,他就会把我当神一样供着,连命都可以搭进去。

  我讨厌他的懦弱,更讨厌他的哭诉,但最终还是抱紧了他,就像抱着自己的亲弟弟。抱着他,我感到他身上的一个东西变硬了,可我在他——一个男人面前,却再也不会湿了。
  “用你的手,给我最后一次吧!我爱你!”他乞求着。
  “你死了心吧,我绝对不会回头了!”我说着,推开他。脑子里全是冯翎的影子。
  “你知道我是怎么爱你的吗?小满!”他说着,从书桌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盒子。
  他打开小盒子,里面竟是几撮不同颜色的头发。褐色、青铜色、葡萄紫……每一撮都用玻璃纸包得整整齐齐。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些年,我每次做头发,他都陪着。每次剪过发,我必定换染一种颜色。真没想到,他竟一直悄悄收藏我的头发!

  两个人看着那些头发,陡然间就抱头痛哭起来。哭啊哭啊,哭了没完。可是,缘分已尽,我和他,除了哭,还能有什么?还能怎么办……
  
  看到这里,我的心像是被堵住了,眼睛禁不住地潮湿了。我明白了,这页面上的斑斑点点,原来是小满滴下的泪啊。
  
爱的故事各种各样,可情逝时的悲凉却如此相似。周泉对小满的感情、小满对我的感情、我对桑子的感情……简直就是一个无可理喻的连环套。

  也许,这就是活着必须承当的幸福和悲伤。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5-11-13 17: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很多朋友不能接受BL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遨海湾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