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海湾超级社区

 找回密码
 入住遨海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5090|回复: 27

深度恐怖惊悚之事件:房子 作者:墨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1-23 19: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后查才能浏览下载更多咨询,有问题联系QQ:3283999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遨海湾

x

第一卷 凶宅 第一章 鬼屋?

  早晨,是个阴天。天灰蒙蒙的,好象要塌下来似的,让人感到一阵阵的压抑。

  我坐在蓝格茶楼靠街的一个座位上,杯里的茶水已经开始凉了。我抬晚看了看表,九点一刻。

  “那家伙怎么还没来?”我心里嘀咕着。

  上个月我现在住的房子被划进了拆迁范围,不得不先暂时找个地方搬一下,所以今天约了一个在房管所工作的同学要他出面帮忙。

  服务员过来给我的杯子里加上热水,顿时杯子又开始向外冒出白色的热气。这是冬天的早上,街上人很少。人们还躲在被窝里吧,谁愿意在这种天气早上出门呢。

  我正望着杯子发呆,忽然肩膀上被人重重一拍,我不禁一惊。

  “喂,若洪,等久了吧?”原来是周翔,终于来了。

  “没办法,绢子早上缠着,出门晚了。”周翔说着把大衣挂在椅背上,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我劝你还是少跟女人纠缠,小心你老婆炸锅。”等久了,我心里难免有点生气,忍不住损了他一句。他倒是满不在乎的要了一杯咖啡,捧在手里咂了起来。

  “我找你帮忙的事有着落了吧?”我问道。

  “哦,当然。”周翔放下杯子,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你要又便宜又舒适的还真是不好找,幸亏这几年我在房管所也没白混。”说着把文件递给了我。

  我笑笑,有点兴奋地接过看起来。这是份房屋租赁合同,是栋三层的小楼,有五百多平米,而租金竟然只有每个月一千五百块!

  “怎么这么便宜?没搞错吧?”我有点惊讶。在我居住的城市,这个价格是不可能租到这样的房子的。

  “是这样的,”周翔慢条斯理的说,这家伙一向都是懒洋洋的。“这房子里以前出过一桩凶杀案,全家都死了。后来就传言这栋房子不干净,所以一直没人敢住,租金也就一降再降喽。”

  “你这混蛋竟然给我介绍一间鬼屋?”我不禁有点恼怒了。

  周翔笑道:“大学时代你就是学校里出名的大胆儿,以前还专门想找鬼屋探险呢。怎么,现在年纪大了,胆子小了?”

  我摆摆手道:“去你的吧,你想想我会怕鬼吗?什么时候带我去看房子?”鬼屋我是不怕,虽然我并不完全否认这世界上没有鬼,我只是有点担心我的妻子温涵。但这房子的租金的确有吸引力,我还是想去看看。

  “那好吧,”周翔道,“我就知道你的脾气。明天早上十点,我在二十八街路口等你。不过先说好啊,如果真是鬼屋可别跟鬼先生鬼小姐说是我介绍你去住的啊。”

5 |* B# E2 l. o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23 19: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卷 凶宅 第二章 搬迁

  第二天早上十点,我和温涵如约出现在二十八街的路口。温涵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瀑布般的长发飘散在肩后,看起来楚楚动人。
  她拉着我的手,道:“若洪,真的要去住那鬼屋啊?”

  我轻轻的搂住她,说:“瞎说,这世上哪儿有鬼?人心里才有鬼呢。再说还有我在呢,别怕。我们先去看看再做决定,好吗?”

  听了我的安慰,温涵把头放在我的肩上,没再说什么。

  五分钟后,周翔开着他那辆破奥托车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

  接下来我和温涵乘周翔的车往二十八街的街后驶去。约莫两分钟后吧,我们到了一个居民区。

  周翔一边开车一边向窗外指去,“看,这就是那栋房子。其实离市区挺近的。”

  我顺着周翔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在居民区对面有一栋房子,修建在一个小山坡的半腰。由于小山坡上的树木比较茂盛,看不到房子的全貌,只能看到房子的三楼部分以及屋顶上的青瓦。

  顺着公路又行驶了约五百米,前方只有一条小路了。周翔把车子停在路边,三人下车沿着石板小路向房子走去。

  步行约六七十米,我们终于来到了这所房子的面前。这是一栋两楼一底的三层小楼,看上去有些年头了,房子外墙上的白漆已经开始裂开,屋顶的青瓦也长了大片的苔藓。整个房子看起来象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建的。

  我问周翔:“这房子看起来象是有些年头了,对吧?”

  周翔答道:“恩,八四年的房子。当时是市塑料厂的办公楼。后来塑料厂倒闭了就是一家刘姓人家在这里住。凶案发生后有六、七年了吧,都空着。”

  “哦。”我嘴里应着,心想这房子不但是鬼屋,而且还真旧得可以,难怪这么便宜。

  温涵走在前面,倒是和刚才判若两人。东瞅瞅西看看,说:“这里环境倒是满幽静的。你们快点,我们进屋子去看看。”

  我摇头笑笑,脚底下加快了步子。

  走到房子前,周翔掏出钥匙开门。锁锈了,费了点力气才把门打开。

  进到屋里,首先是一个客厅,约莫五十平米。地上灰尘很厚,和我想象的差不多,毕竟这么久没住人了。客厅里除了一把木椅子外没有其他家具了,看来屋里的人走后这里被清理过。

  温涵已经上了楼梯,看起来她有点喜欢这房子了。我心里苦笑,昨晚真是口水都说干了。

  “小心点,楼梯是木制的,不知道还结不结实。”周翔提醒了温涵一句。

  “没事,结实着呢。走,我们上去看看。”温涵说着已经上了二楼。

  我和周翔也跟着上了二楼。二楼的地板也是木制的,一共有六间房。整个二楼只有一个厕所,八十年代的房子卧室一般是没有卫生间的。六间房除了楼梯口的那间放着几个旧式的柜子外,其余五间都空着,没有家具,甚至门上连锁之类的东西也没有。

  没什么好看的,我们接着上了三楼。三楼的情形和二楼差不多,也是六间房加一个厕所。屋子的格局和二楼一模一样,只不过有两间堆满了东西,杂七杂八的家具和一些破玩意儿,把楼梯口的两间屋子堆得满满当当。

  温涵指着楼梯口问周翔:“咦?怎么,还有四楼吗?”

  周翔笑笑说:“不。那是个小阁楼吧,以前的人用来堆放杂物的。”

  温涵点点头,道“哦,还以为有四楼呢。”接着转过头来对着我,说:“你觉得这房子怎么样?”

  我摊摊手,左右环顾一下,说:“满好,清净,也够宽敞。就是晚上不知道清不清净?”

  温涵撇撇嘴,知道我在笑她,扭过头不看我,对周翔说:“这房子我们租了,明天去房管所跟你办手续。”

  周翔笑道:“好啊,你们回去也准备一下。搬家的时候叫我一声,我过来帮你们。”

  我拍拍他的肩膀,道:“谢谢你了,搬家公司会搞定的,收拾好了请你过来喝酒。”

  “这是你说的啊。”一听有酒喝这家伙就来劲了。

  接下来的两天里,我到房管所办好了租赁手续。然后找了家搬家公司,把一切事物交给他们打理,倒是省事。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23 19: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卷 凶宅 第三章 噩梦

  一周后,我便和温涵搬进了这栋旧房子。
  当天晚上,我们简单收拾一下后便上床睡觉了。我们暂时把睡房设在二楼。

  因为是刚搬了家吧,也许有点不习惯,我睡得很浅,但渐渐的,不知不觉中意识模糊起来。

  一阵风吹过,把床头的窗户吹开了。我爬起身来关好了窗子。

  我正准备又躺下时,却无意中看到睡房的门开着。

  我便下床去关门。

  门正掩过去的时候,我突然听到过道上有人走路的声音!

  “咯…咯…咯…”声音很轻。

  我顿时感到一股凉意从后背传到头皮。

  “这屋子不干净!”我想起周翔的话。

  但是好奇心却驱使我把头向门外伸去。

  就在这时,我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向三楼的楼梯口一闪。

  好象是个小女孩?

  我追了出去,跟着上了三楼。看到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小女孩跑进了第四间房。

  我跟了进去,推开了第四间房的房门。

  里面什么也没有!

  “咕。”我的喉咙哽住了。

  我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左右看看。

  窗子是关好的,门也是关好的,而我坐在床上,温涵在旁边睡得正香。

  刚才是个梦!

  我挠挠头,心想真是的,好久没作噩梦了。

  我起身出门去厕所小便。周围安静极了,现在是后半夜了吧。我不禁埋怨自己胆子越来越小了。

  关上厕所的灯出来,我看到约三十米外路灯下有个老太婆在那里捣弄着垃圾袋。“这么早就出来捡垃圾了。”我笑笑。刚做完噩梦,看到有个人在那里,心里踏实了许多。我便回房又睡了。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时温涵已经起来了,正在做早饭。

  “这么早就起来了?”我打着呵欠。

  “是啊。”温涵道,“对了,跟你说个事。昨晚我做了个好奇怪的梦,有个小女孩跑来喊我妈妈。”

  “啊!小女孩?”我心里“咯噔”一下,张大了嘴巴。

  温涵奇怪地看着我,说:“怎么了?”

  我支吾着,说:“没什么。”

  我心想这是凑巧吧,还是不跟她说我昨晚的噩梦的好,免得吓着她。

  但不知道为什么,有种直觉告诉我这件事似乎没那么简单。

  到单位上班后,我给一个在派出所上班的朋友打了个电话,请他帮忙查一下那栋房子以前发生的凶案。他答应了,说明天给我答复。

  下班后我慢悠悠的往家走,在路边的小摊看到有个小贩在卖瓷器,其中有尊观音像。我忍不住买了下来,抱回家里放在睡房的写字桌上。

  温涵看我抱尊观音像回来,皱着眉看了一眼,没说什么。

  当夜上床睡觉,我翻来翻去睡不着,脑子里全是昨晚那个噩梦,还有温涵说她梦见小女孩叫她妈妈。为什么要叫她妈妈?温涵梦见的小女孩和我噩梦里的是同一个人吗?我反反复复想着,一点睡意也没有。

  “咚!咚!”墙上的钟敲了两下。

  两点了。

  这时,身边的温涵爬起来向门外走去。我想她去厕所方便吧,也没在意。

  可是五分钟过去了,温涵没有回来。

  十分钟过去了,还没有回来。

  “怎么了?”我嘀咕着,披衣下床,向厕所走去。

  走到厕所门口,厕所的门关着。我正准备敲门,却听见一丝喘息声。我怀疑自己听错了,便把耳朵贴上厕所门仔细听。没错,是喘息声,是温涵的。

  我推开厕所的门,眼前的一切让我目瞪口呆!

  温涵竟然赤身裸体的和一个老头纠缠在一起,正干着不堪入目的下流勾当!

  我顿时感到无比的愤怒,狂吼一声向两人扑去。

  就在我快抓住那老头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老头和温涵竟然突然间消失了!

  我左右环顾四周,连天花板也没有放过。但是厕所里除了我一个人外,再没有第二个人!

  我开始感到头皮发麻,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一定又是一个噩梦!

  我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

  怎么回事?如果这不是梦,眼前的一切又怎么解释呢?

  我的思绪乱到了极点,转身向睡房冲去。睡房的床上空空如也。还有,桌上那尊观音像也不见了!

  我开始打开所有的房门,一间一间的找。但是整栋房子除了我自己,没有第二个人了,连只蟑螂也没看见!

  温涵消失了!

  还有那个老头!

  我蹲在地上,用力抓扯自己的头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

  过了很久,天色已经开始泛白。我才渐渐恢复了点意识,马上给周翔打了个电话,要他马上过来。

  又过了约一个小时,周翔开车到了。我把事情的始末,包括我和温涵做的噩梦,都从头到尾给他说了一遍。

  周翔望着我,目瞪口呆。显然他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怪事。因为这的确太不可思议了。

  “不可能吧?最近你是不是工作太紧张了?周翔仍然一脸疑惑。

  我找他要了一支烟,点燃猛吸起来,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

  我的大脑实在太乱了。我要冷静下来。

  周翔转身望着那房子,喃喃自语:“难道传言是真的?这房子里还住着那家人?不,是那家鬼?”

  “啊!”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位派出所的朋友的电话,“喂?刘伟吗?我是若洪,我要你帮忙查的那桩凶案怎么样了?”

  “啊,是你啊,这么早?什么凶案?”电话那边刘伟一定是刚被我吵醒,还有点迷糊。

  我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又大声重复了一遍。

  “你说的那桩凶案?哎,真是怪事。” 刘伟的声音已不是懒洋洋的了,“昨晚下班我在办公室帮你查过,但是电脑不知什么时候被不明病毒攻击了。你说的那桩凶案的资料全被洗掉了。”

  “什么?”我的声音有些颤抖,“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刘伟接着道:“我也不知道。我又去档案室查过,有关那个案件的卷宗也不翼而飞了。”

  “啊!”我抬头望着这栋房子,感到一股阴寒之气爬上我的全身。我拿着电话呆在了那里。

  “喂!喂!”刘伟的声音把我从恐惧中拉了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知道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便胡扯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周翔在一边也听见了电话的内容,他皱着眉头,道:“这件事太不可思议了,你确定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本来就烦躁不安,听他还这么说,立刻大吼起来:“什么都是真的?我他妈的现在不知道什么是真的?”

  周翔见我情绪失控,道:“你冷静一点!走,先上车去,到我家好好商量一下。”

  本来我还想进屋去看看,但是恐惧让我快疯掉了。我垂着头,只好先去周翔家再说。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23 19: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车子向市区驶去。我坐在车上呆呆的,大脑中一片空白。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我感到无比无助。
  温涵现在怎么样了?温涵现在怎么样了?……

  这个问题在我脑海里千百次的折磨着我,让我痛苦,让我压抑,让我发疯!突然,我神经质地对周翔吼道:“停车!温涵一定还在那房子里!我要回去!”

  周翔扭头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把车子掉头又向那房子驶去。当时我情绪太激动了,没有觉察周翔脸上那一抹不该有的平静。

  又回到了房子的面前。说实话,我很害怕,恐惧侵占了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身体的自然反应要我别进去!

  但我的爱人还在里面!况且现在天已经开始亮了,怕什么!周翔拍拍我的肩以示安慰。我俩互相望了一眼,向前走去。周翔一直跟着我,始终没再说什么。

  我俩这一次仔仔细细地又把房子找了个遍,没有温涵的影子,更没有那个可恶的老头!

  我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对身旁的周翔说:“怎么办?报警吗?”

  周翔掏出香烟,递给我一支,慢悠悠地吸起来,道:“没有用的,警方对于失踪案件必须是失踪24小时以上才会受理,再说肯定没人会相信你的话。先去我家吧,我给你讲点事。”

  听了周翔的话,我叹了口气,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得又上了他那辆破奥托车。

  车子发动了,传入耳膜的只有发动机“轰轰”的声音,我茫然的看着车窗外,手里的香烟也只剩下了一个烟头。

  一路上我俩都没说话,不觉察中车子到了他家门口。周翔开门把我让进屋里,说:“随便坐吧,我老婆上班去了。”

  说着从酒柜里拿出一瓶酒,倒了一杯给我。我红着眼睛,接过来一饮而尽,顿时感到一股热流爬上来,把我空白呆滞的大脑狠狠冲击了一下!我抓过酒瓶,自己又倒了一杯,一仰脖子又干了。

  周翔在沙发上坐下,道:“慢点喝,坐下来,我有事跟你说。”

  我没理他,接着喝我的酒。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发觉自己是那么的需要酒,需要麻醉!

  周翔盯着我,道:“你到底想不想听我说?”

  我看也没看他一眼,我的眼睛里只有酒瓶,我的大脑只想要酒精!

  周翔转着手里的酒杯,道:“你听过轮回的故事吗?人死后会被黑白无常带去见阎王,由阎王根据你生前的善恶裁决你下世是继续投胎做人还是投胎做畜生。这就是轮回,你听过吗?”

  我一怔,转头看着他,道:“什么意思?”

  周翔接着道:“我的意思是你撞鬼了。自从你和温涵搬进那栋房子,厉鬼就盯上了你们。注意,是厉鬼。只有厉鬼才有那么强的怨气,可以躲过黑白无常继续留在阳间。”

  “什么?”我又猛灌了一口酒,“继续说!”

  “小时侯我六姑就经常给我讲鬼的故事。六姑那时候是个神婆,对于鬼的习性比常人有更深的了解。象你刚才说的情况,一定是那房子里还住着厉鬼。而不知是什么原因,它们看上了你和温涵,所以才会发生这种事。”

  “你的意思是我和温涵侵占了它们的房子,所以它们就出来害我们?”我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居然周翔给我这样的解释!

  “不!”周翔的样子变得很严肃,我从没看过他这副神情。“我看它们出来并不是因为你们侵占了它们的房子。如果是那样的话,你现在就不应该还活着站在这里!”

  我感到全身冰凉,刚才喝下去的酒也抵挡不住这股阴冷的寒意,那是恐惧引发的寒意!

  它们看上的是温涵!为什么是温涵呢?

  周翔看我满脸恐慌的样子,安慰我:“你现在也不必太担心了,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茫然道:“怎么解决?要真是鬼的话,能怎么解决?”

  “别急。”周翔起身道:“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找刘伟查查那桩凶案的线索,看能不能发现点什么。晚上我跟你再到那栋房子去看看。”

  “什么!”我惊讶地抬头看着周翔。

  再去那栋房子!

  “是啊,晚上再去那房子!不去怎么能把事情解决?我们要找到厉鬼缠上温涵的原因,才有可能把温涵救回来。”周翔的神情很肯定。“还有,我六姑说过,厉鬼并不可怕,只要你不怕它,它就拿你没办法。”

  “那你六姑现在哪里?”我问道。现在我也开始相信周翔对这件事的解释了。因为除了他说的,我再想不到别的什么可以解释这件事!

  周翔走进里屋拿着两片药片出来递给我,说:“我会去找她帮忙的。这是安眠药,你现在需要休息,睡一觉等我回来。”

  我点点头,接过药片一仰头吞了下去。过了一会儿,药力开始发挥作用,意识渐渐模糊起来,紧张的神经慢慢舒缓,我昏昏地睡了过去。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23 19: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卷 凶宅 第五章 树林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用力摇动我的身体,我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
  “怎么样?睡得还好吧?”原来是周翔回来了。

  “几点了?”我用力抹了一把脸,酒精和安眠药的效力还没有完全褪去,脑袋有点疼。

  “十点多了。”周翔在我旁边坐下,道:“我今天去找过刘伟。他那边的资料的确是没有了,但后来他想起一个当年参与这案件的警官还在这个区工作。”

  “问到什么了?”我真的很想知道那栋房子里以前究竟发生过什么事。

  “听我慢慢说。那警官叫黄滔,现正在执行任务。我已经拜托刘伟去找他了,等问到什么就马上打电话给我。”

  周翔点燃香烟,也递给我一支。本来我戒烟很久了,但最近两天发生的事让我太乱了,吸烟也许可以帮我放松。

  周翔接着道:“跟着我去找了我六姑,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她了。”

  “你六姑怎么说?”我吐着嘴里的烟,问道。这个六姑一直给我很神秘的感觉,好象这类人都比较喜欢故弄玄虚。

  周翔答道:“她的意思倒是跟我一样,今晚再去那房子看看!”

  我点点头,道:“她和我们一起去吗?”

  “不,她现在不方便,正在处理点别的事。六姑叮嘱我们晚上到了那里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千万不要慌,还给了我这个。要我们一人一个带在身上。”周翔说着从兜里掏出两个红色的东西,丢给我一个。

  我接过一看,是个护身符,布质的,三角形,上面好象还画着一道符。

  “这东西管用吗?”我问道。

  周翔道:“带上吧,我六姑说多少会有点用的。”说着便把护身符套在了脖子上。

  没办法,我也只有跟着套上了。

  跟着周翔找了两把手电,递给我一支,道:“差不多是时候了,走吧。”

  我们出了房门,上车向那栋房子驶去。

  一小时后,我们到了房子前的石板小路。

  周翔先下车,亮了手电。

  我抬腕看了看表,十一点半了。

  我俩顺着小路向前走去。周围漆黑一片,静悄悄的,连昆虫的叫声也没有,只有风吹过树梢的“沙沙”声。

  静得让人感到窒息!

  我心里一阵阵的发毛,经过昨夜的事,我发觉自己真的是胆小了。我扭头看了看周翔,他也面色凝重,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看得出也很紧张。

  突然,我隐隐听到“哐!哐!哐!”的声音!

  好象是小路旁的树林里传过来的!

  我回头向周翔望去,他也正盯着我,显然他也听到了。

  “是什么声音?”我问道。

  “好象是什么东西的撞击声。”周翔说着把手电对着那个方向射过去。可是除了杂草和树木,什么也看不见。手电的光射远了显得很微弱,远处的东西根本看不清。

  “走,过去看看。”周翔说着便向那个方向走去。我拿着手电跟在后面,另一只手下意识地去摸了摸六姑给的护身符。

  树林里并不好走。本来平时这里就是很少人来的地方,杂草乱石很多,加上是深夜,我俩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

  大概走了二三十米,我仿佛看见前面地上有点异常。我快步走过去,当手电光射到那地方时,我吓了一大跳!

  是滩血迹!

  我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周翔蹲下身去,仔细看了看,道:“是新鲜的,一定是不久前留下的。”

  “我们回去吧。”我有点后悔进这树林了。

  “怕什么?走,去前面看看。”周翔说着又向前走去。

  没办法,我只有跟着走,现在说什么我也不敢一个人退出这树林了。

  又向前走了十几步,“哐!哐!哐!”那声音又响起来了。这次很清晰,发出声音的地方就在前面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面。

  我俩互望了一眼,周翔快步向那棵大树走去,我还是跟在后面。

  没走多远,就在我俩快走到那棵大树时,突然“嗖”地一声从那树后窜出一个黑影!

  我俩呆了一呆!

  黑影以极快的速度向树林的另一边逃去!

  “站住!”周翔喝了一声,提着手电向那黑影追去。

  我也下意识的跟着周翔跑。

  追了几十米,跑在前面的周翔“扑通”一声跌进了一堆灌木丛里。

  我追上去,把他拉了起来。

  这时黑影已经不见了。

  “妈的,让他跑掉了。”周翔骂着爬起来,狠狠地踢了地上的树根一脚。原来是被拌倒了。

  “算了,回去吧。”我看他没什么大事,放了心,但不敢继续在这里逗留了。我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

  这次周翔没再反对,只是骂骂咧咧的。我俩开始往回走,走着走着又回到了那棵大树。

  当我俩从那大树旁走过的时候,我无意中发现大树下有什么东西,便将手电射过去看个究竟。当我看清楚那东西时,我被吓呆了!

  观音像!

  从我写字桌上失踪了的观音像!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23 19: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卷 凶宅 第六章 惊魂

  我呆在那里,脑子里一片混乱!
  周翔走过去,道:“原来那黑影是在砸这东西。”

  “这观音像是我买的。”我的声音很小,带着颤抖。不!应该是我的心在颤抖才对!

  周翔回头看了我一眼,道:“你说这就是你不见了的那尊观音像?”

  “对。”我的眼睛一直没从那尊观音像上移开。观音像已经被砸碎了,头掉在一旁,身体也四分五裂,上面还滴着几点血迹。

  “这上面也有血迹,看来是那黑影留下的。”周翔道。

  又是血迹!

  显然那黑影受伤了,可为什么他要砸碎这尊瓷像呢?他又是怎么受伤的?为什么看见我们就要逃跑?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还呆呆地站在那里,周翔仿佛看穿我在想什么,安慰道:“别想那么多了。走,还是进屋去再说吧。”说着拉着我出了这片树林。

  终于走到房门口。我开门进去,打开了屋里的电灯。屋子里的一切还是原封不动,但这一切似乎又给人蒙上一层诡异的感觉。

  “上楼去,去你们的睡房。”周翔道。

  我点点头,和他一起上了二楼,在我和温涵的睡房里坐下。

  周翔放下手电,望着写字桌,道:“看起来这件事越来越复杂了。”

  “你怎么看?”我仍然惊魂未定。

  “鬼居然敢砸观音像,真是奇怪。”周翔起身把房门打开,道:“我总觉得感觉到了什么,但又说不出来。”说着就开始抽烟,一支接着一支。

  我坐在写字桌前的椅子上,看着面前的双人床。温涵现在哪里呢?

  “咚…咚…咚…”墙上的钟敲了十二下,已经十二点了。

  “妈的,十二点了,有鬼也该出来了。”周翔骂道。

  我抬头看了看钟,道:“昨晚出事是在两点。”

  “好吧,那就等到两点,再不见鬼我们就去报警,让jc来处理。”周翔说着站起身来,道:“我出去方便一下。”

  “我也去。”我真的很害怕。

  “你去什么?我马上就回来。”周翔说着已经出了门口。

  屋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顿时紧张起来,周围的空气一下子变得那么压抑,让人喘不过气来。我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房门口,心里的恐惧和不安让我绷紧了全身的神经。周围很静,只有墙上的钟还在“滴答滴答…”

  突然!

  从过道的楼梯口传来“咯、咯、咯…”的声音!

  脚步声!

  我的脑袋“嗡”一下炸开了!

  厕所不在那面,也就是说那脚步声不是周翔的!

  这房子里除了我和周翔还能有谁?

  难道……

  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那声音已经到了睡房门口,一只穿着布鞋的脚进入了我的视线!跟着是一只干枯的手,握着一把滴血的菜刀!

  接着我看到了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恐怖的景象!

  一个老太婆!

  她在房门口停了下来,扭头看了我一眼,我的眼睛刚好和她对视!

  老太婆的样子异常诡异,一张白脸,根本没有任何表情,双眼无神,额头上有一个血洞,几滴脑浆正从那血洞里流出来,流在她的鼻梁上!嘴唇、下巴上也全是血!

  幸好对视的时间很短,老太婆扭过头又继续向前走去。当她从房门口消失的时候,我才重重地出了一口大气!还好走了!

  但就在这时,我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是从厕所那边传过来的!

  周翔还在厕所里!

  我顿时从椅子上跳起来,双腿还在不住地哆嗦,但我用尽全身力气向房门挪去。好容易出了房门口,向厕所那边望去,我看到周翔正瘫坐在厕所门口,那老太婆站在他面前,正慢慢举起手里的菜刀!

  她要杀周翔!

  我不知哪儿来的勇气,一把扯下脖子上的护身符,向那老太婆的背后狠狠扔去!就在护身符快要打中她时,怪事发生了,那老太婆消失了!跟昨晚温涵和那老头的消失一样,突然一下子就无影无踪!

  护身符掉在了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我和周翔才缓过劲儿来。“刚才…刚才你都看到了?”我的牙齿还在打架,全身哆嗦个不停。

  “是啊,看到了,看到了。”周翔脸色铁青,还瘫坐在地上没起来。

  就在这时,“铃…铃…铃…”我俩又是全身一震!

  原来是周翔的手机响了。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23 19: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卷 凶宅 第七章 医院(上)

  “铃…铃…铃…”手机继续响着,周翔还愣在那里。

  “接…接电话啊。”我道。

  “哦…对…对…接电话。”周翔说着抬手向腰间摸去,他的手抖得很厉害,掏了好几次才把手机从套子里弄了出来。

  说实话,我的腿到现在也还在抖个不停,刚才那一幕没让我俩当场晕过去,已经算我们的神经够粗大了。

  “喂,你是…是谁?”周翔结结巴巴的,有点语无伦次。

  “是我啊,刘伟。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因为周围很静,周翔的电话内容我可以听得很清楚。是刘伟的声音,他也觉察出周翔说话有点不正常。

  “没…没有”周翔道。

  “你小子说话怎么结结巴巴的?”电话那头刘伟继续道,“你问的那个黄滔我找到了。但就在十五分钟前他出了车祸,现在人在医院里。你们过来再说吧。”

  “哦,好。”接着刘伟告诉了我们医院的名字。那是家大医院,离这里很近。

  “去…去医院看…看看?”周翔问我。

  我点点头,过去把他拉起来。周翔的手紧紧地握着我,我都有点疼了。

  “放松点。”我安慰道。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我发现自己的胆子还是满大的至少现在我比周翔恢复得快。很显然,周翔现在还深深地陷在刚才那极度的恐惧之中。

  就这样,我俩紧紧地手握着手进了屋里。我从柜子里找出一瓶酒,还没来得及打开周翔便一把抢过去,拔掉瓶塞灌了起来。

  狂灌了几口,他的嘴才从瓶子上移开,抹了一把嘴角的残液,喘着粗气道:“她想杀我!”

  我在他面前的椅子上坐下,道:“我看见了。很奇怪,她先看见我的,可为什么要攻击你呢?”

  这时候我的思绪也很乱。小女孩,赤裸的温涵,那个老头,还有刚才的老太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恐怖的场景又开始一幕幕地在我的脑海里浮现。但我就是想不出个要领,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

  周翔已渐渐平静下来,摸出香烟点燃猛吸了一口,道:“我不知道。太不可思议了!这世上真的有鬼!”

  我跟他要了支烟,也点燃吸了起来。香烟真是好东西,在这个时候它可以让我放松。刚才紧张的情绪慢慢缓解下来。

  我望着天花板,嘴里还叼着烟,道:“走,我们去医院看看。”

  周翔点点头,道:“对,只要能从那警官那里知道以前凶案的真相,也许我们才可以揭开谜底。”

  接着我们出门上了那辆奥托车。车子发动起来,周翔狠狠地踩了一脚油门,车子狂啸着驶了出去。

  我坐在车上,回头看了一眼那栋房子。周围仍然一片漆黑。房子在树林里渐渐远去,除了房子前那盏昏黄的路灯,一切都藏在黑暗之中,似乎这一切本该属于这片黑暗。

  我回过头,不再继续向后看。我害怕再看见什么,如果这时候再跳出什么来,我估计我会疯掉的。

  车子在公路上发疯般地行驶。没多久就到了那家医院。进了大门,门卫过来示意周翔把车子停在一边的露天停车场。

  这时天色开始发白了,有点冷。我缩了缩脖子,从车上跳下来,向医院的大厅走去。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23 21: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卷 凶宅 第八章 医院(中)

  大厅里没几个人,几个护士正躲在一边闲聊。我四周看了看,没看见刘伟的影子。一个高个的护士向我走过来,笑容可鞠地问道:“先生,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哦,刚才有个出车祸的人被送到这里来了,请问现在人哪里?”说实话,那护士长得很漂亮。可我现在没心思去欣赏这些,我只想找到那个黄滔,我只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我没空跟她罗嗦,问清楚急救室的方向便快步离开。这时周翔也进来了,我俩一前一后向大厅的另一端走去。

  出了大厅,我们上了一条走廊。走廊很长,除了我和周翔一个人也没有。只听见我俩的皮鞋与地砖撞击发出的“咯噔”声,很有节奏,一下一下传入我的耳膜。

  “咯噔…咯噔…咯噔…”我俩继续向前走着。空空的走廊,略略有点昏暗的灯光,还有医院特有的消毒水的气味。渐渐地,我似乎又感觉到了那股阴气!我的心又开始一阵阵的发毛!

  突然!

  前面拐角处一个小小的白影一闪!

  我起初以为自己眼花了,但我马上意识到了什么。

  对了!那个小女孩!

  我回头看了一眼周翔,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恐惧在他的脸上展露无遗。这时候我却相当的平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周翔道:“小心点,它们可能在这里。”

  周翔的嘴唇颤抖着,半天才说出一句话,道:“你是说它们追来了?它们到底想做什么?”

  它们到底想做什么?对了,那个黄滔!它们一定不想让我们知道以前那桩凶案的真相,所以来这里杀人灭口!

  想到这里,我立刻向急救室冲去!我知道,晚一秒钟都有可能来不及了,必须赶在它们之前见到黄滔!

  顺着走廊跑了几十米,急救室出现在走廊的尽头。门口站着几个穿制服的人,我一眼便认出其中一个是刘伟。奇怪的是他们旁边还坐着一个白头发的老太婆。

  “六姑,你怎么在这里?”周翔跟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道。

  六姑?

  这时刘伟走过来,道:“你们怎么才来?周翔你和这老太太认识?”

  周翔走到那老太婆身边,道:“这是我六姑。六姑,你怎么来了?”

  “呵呵,要是我不来,可能你们里面那位朋友现在已经救不活了。”六姑笑笑说。她笑得时候满脸的皱纹都堆在了一起。

  “六姑,怎么回事?”周翔问道。

  “它们真的来过…”我自言自语。

  六姑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问道:“你就是那个撞鬼的年轻人?”

  我点点头,道:“你怎么知道?”

  “呵呵,”六姑道,“你印堂发黑,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六姑转头又看了看周翔,道:“你们见过的那家厉鬼刚才来过。它们想进这道门去,幸好被我拦回去了。”说着望了急救室的门一眼。

  “你们在胡扯什么啊!什么厉鬼?我看你们都还没睡醒吧?”刘伟被我们的对话搞得莫名其妙。其他几个jc也是相同的表情,都象看神经病似的看着我们三个。

  我现在心里乱急了,没心情去跟他解释。再说,如果他没有亲眼看见,说了也是白说。

  就在刘伟嘀嘀咕咕的时候,急救室门上的红灯灭了。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25 08: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卷 凶宅 第九章 医院(下)

  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众人立刻迎了上去。
  “他醒了吗?没事吧?怎么样了?医生,严重吗?”几个jc把那医生围起来问个不停。看得出他们很关心里面的同事。

  医生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道:“病人刚刚脱离危险。还好,如果再晚送来几分钟可能就抢不回来了。”

  一听黄滔没事,大家都如释重负。

  我走到那医生面前,问道:“现在可以进去看看他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里面那位警官。”

  “可以,不过时间不要太长。”医生说完便转身离去。

  几个jc抢先进了急救室,我和刘伟几个跟在后面。进了门右拐的一间小屋里,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躺在病床上,头上缠着纱布。旁边几个护士仍在忙着善后工作。见我们进来,其中一个道:“你们小声点,他麻药还没过去。”

  我在一边找了张椅子坐下来,其他几个人也或站或坐,等着黄滔醒来。这下终于可以知道凶案的真相了。我心里莫名有点紧张。凶案的真相,也许就可以告诉我温涵失踪的原因,那家厉鬼缠上我们的原因!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大家几乎都没有说话,偶尔几句交谈也尽量把声音压得很低。我真希望黄滔快点醒过来。

  护士们已经收拾好了东西,一个年纪大点的对我们说道:“病人估计快醒了,你们别呆太久影响他休息,有什么状况马上通知我们。”说完便和其他几个护士一道关门离去。

  屋子里又是一片死寂。

  又过了一阵。

  “呜…”躺在病床上的黄滔动了一下。

  几个jc立刻站起身来,走到床前轻轻唤他:“黄滔,黄滔,感觉怎么样?”

  黄滔睁开眼睛,望着身边的同事,突然大叫道:“那个老头!哪个老头!”说着就要从床上爬起来。

  “什么老头?怎么回事?”几个jc见他很激动,把他按回到床上。我上前道:“黄警官,你是不是看见一个老头?”接着我把昨晚那个老头的相貌特征描述了一遍。

  黄滔瞪大眼睛望着我,道:“对,就是那个老头!七年前那桩凶案他已经死了,我亲眼看见的!”

  刘伟倒了一杯水,叫一个jc把他扶坐起来,道:“你先别激动,喝口水慢慢说。”

  黄滔一口把水喝干,喘了口气,道:“刚才我办完案子开车回家,因为很晚了车子开得有点快。在一个拐弯处突然一个老头拖着一个女人窜了出来!我立即边按喇叭边刹车减速,但是刹车却失灵了!就在这个时候我看清楚了那个老头的脸!就是那个七年前塑料厂灭门案里被砍死的那个老头!真的是他!”黄滔一脸惊恐,很激动地边说边连比带划。

  刘伟皱皱眉头,道:“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只看见你一个人,没有什么老头和女人,你是不是眼花了?”

  “是真的!我看见了!”黄滔吼道。

  刘伟拍拍他道:“你不要激动。”接着转过头来望着我,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这件事很复杂。因为涉及到内人,我很想和黄警官单独谈谈。”我答道。

  刘伟盯着我,过了半晌才道:“那好。我们在外面等你们。”说着示意其他几个jc和他一起出去。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11-25 08: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卷 凶宅 第十章 凶案(上)

  屋子里只剩下我、黄滔还有周翔和六姑四个人。

  我在黄滔的病床边上坐下来,两眼直盯着他道:“黄警官,你刚才看见的那个老头我也见过,而且就在昨天晚上。”

  黄滔一把抓住我的手,声音有点颤抖,道:“你也看到了!这世上真的有鬼!”

  我点点头,道:“恩,你先别激动。你说刚才是看见一个老头拖着一个女人,那女人长什么样?”

  黄滔沉吟片刻,回答道:“当时时间太短了,而且周围很黑,没怎么看清楚。那女的是长头发,对了,好象光着身子。”

  “什么?”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长头发,而且还光着身子!我猛然想到了温涵!昨天夜里见到那个老头的时候温涵就是赤裸的,而且他们还在……想到这里,我心里涌上一股撕心裂肺的痛苦。该死的老头,玷污了我最心爱的女人!

  黄滔此刻已平静了不少,见我发呆,茫然转头望向周翔和六姑,问道:“他怎么了?”

  周翔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道:“黄警官,事情是这样的……”接着他便把这两个晚上发生的一切从头到尾讲了一遍,当然昨夜的事是我告诉他的。六姑一直在旁边静静地听,一句话也没有说。

  “竟然有这种事。”黄滔听完周翔的叙述后喃喃道。

  周翔掏出香烟,发给每人一支。这屋子本就不大,片刻后便烟雾缭绕。香烟让我的心情好转了一点,心里的痛苦也没有刚才那么强烈了。现在不是想那些东西的时候,先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说。想到这里,我定了定神,问道:“黄警官,七年前那桩凶案你还记得吗?当时情况是怎么样的?”

  黄滔慢慢地吐出嘴里的烟雾,眼睛望向天花板,道:“那件案子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太惨了!简直不是人干出来的。”

  我道:“你慢慢从头开始说吧。凶案的经过对我们很重要,希望能在里面找到线索。说实话,我很担心内人。”

  黄滔点点头,表示理解我的心情,接着便开始讲述那件凶案:“说起来话就长了。那是七年前夏天的一个下午,那天我刚回到局里就接到通知说塑料厂家属区发生了命案,于是我就和刑警队的几个同事去出现场。当我们赶到的时候,现场已经被封锁了起来。房子四周都拉起了警戒线,外边围了很多人看热闹。”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打断他,道:“是塑料厂的哪栋房子?是不是一家姓刘的?”

  黄滔看着我,点头道:“对,后来我才知道那房子以前是塑料厂的办公楼。”

  我心里“咯噔”一下,转头望向周翔,他也正看着我。黄滔没注意我们的变化,继续讲了下去:“我们上前出示了证件,负责守卫的同事把我们放了进去。没走多远,在离房子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我便闻到了一股血腥味,直觉告诉我房子里的景象一定不好看。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当我们进门后我还是吃了一惊。”

  黄滔讲到这里停了一下,猛吸了一口手里的香烟,看得出当年那一幕至今仍让他心有余悸。

  “进门后怎么样?”周翔问到。

  黄滔没有看他,只是继续道:“刚进门我就看到一具尸体,是个女人,大约二十多岁,长发,全身赤裸躺在血泊里。”这时黄滔看了我一眼,我不敢想象,真的!

  “那女人死得很惨,身上被人砍了几十刀,伤口都很长很深,肠子都流出来了。致命伤是脖子上那一刀,切断了动脉大血管和喉管,整个脖子几乎被砍断了,只有一点皮还连着,那女人的脸扭曲得变了形。整个地板上都是血,墙上也到处都是溅起来的血点。说实话,在刑警队干了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人死得这么惨的。”

  周翔站起来,一脸疑惑地道:“怎么还有个女人?”

  我示意他不要打断黄滔的话,道:“接下来怎么样?”

  黄滔接着道:“客厅的楼梯口还躺着一个人,就是那个老头!我记得很清楚!他也是被人砍死的,一刀砍在肩上,一刀砍在头顶上。楼梯上有很长的血迹,看样子他是被凶手袭击后爬到这里才死的。跟那女人一样,那老头当时也是光着身子。当时我就很奇怪,凶手作案手段相当残忍,被害者都是没穿衣服的,房间里的东西又比较完整,我就在想这是不是一桩报复仇杀案。跟着我和其他同事上了二楼,刚上去就看见比我们先来的刑侦科的同事都蹲在一间房门口呕吐。我立即上前去看怎么回事。我知道今天这里的警员都是刑警队的老手了,一般的场面绝对不会让这些人像刚从警校毕业的学生那样看到血就吐。尽管有了心里准备,但当我走到那间房的门口时,我也忍不住跟着吐了起来,实在太恶心了!”

  黄滔说到这里又顿了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知道接下来的情景一定不比一般,就没有打断他。黄滔沉默了片刻,才又接着下去:“那房间里全是血!地上坐着一个老太婆,手里拿着一把菜刀正一刀一刀地砍着地上躺着的一个小女孩,嘴里还念着‘砍死你!砍死你!’。那小女孩大概只有五、六岁,看样子早已经死了。但那老太婆的菜刀还是一下一下用力砍在她的身上。小女孩的上半身几乎已经成了肉酱,好几处骨头都露出来被剁碎了,内脏流得满地都是。我实在不想再看第二眼!我们蹲在地上吐了好一阵才慢慢恢复过来。接着几个同事才冲上去夺下了那老太婆的菜刀,把她按在地上铐了起来。那老太婆没怎么反抗,只是嘴里还是一直念着‘砍死你!砍死你!’。”

  听到这里我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实在太恐怖了!

  “那老太婆!老太婆真是凶手!”周翔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的惊恐。刚才黄滔讲到老太婆的时候他便紧张起来,现在终于忍不住再次打断了黄滔的叙述。接着周翔把刚才袭击他的那个老太婆的样子又描述了一遍,黄滔也瞪大了眼睛,自言自语道:“那一家人的鬼魂都来了……”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遨海湾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