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海湾超级社区

 找回密码
 入住遨海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1323|回复: 0

连载:一个中国白领的美国跳槽记(1-10)大结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2-12 12: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后查才能浏览下载更多咨询,有问题联系QQ:3283999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遨海湾

x
很多天前,我开始在omea里边收看这个叫乔治的美国白领的跳槽blog,写得很有趣,
很精彩,与我们国内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特别是在面试的机制等地方.
在征得他的同意后,从今天起我们开始连载他的这个经历,每天两集,到目前为止已更新完毕



跳槽(1)

跳槽的典故,据我上周得到的教育,是来自三言二拍,形容当时的富家公子又喜欢上了新来的妓女而抛弃了旧的相好的行为。现在这个词就是换工作的意思了。

事情的起因是一两个月前,我因为晚上睡觉没有锁前面院子的落地窗,被房东说了一次,并因为他最近刚刚办公室被盗而把这件事情看得很严重,以终止租约威胁我必须严格保证将来不再出现这样的事情。

从他的方式,到他的言辞,我都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合适的地方,他不过是做了他不得不做的事情,而我也理所当然地感觉到非常沮丧。所以最后的结论是,我要买房子。

我找房子的过程相当简单,长话短说,两个礼拜下来,我得出结论,LA不是单身呆的地方了,真正能称得上房子的,我买得起的,在53英里之外,堵车,就是说每天需要考虑3-4小时通勤,在附近的,我不可能买得起。这个生存环境已经发展到了THE PROFESSIONALS不一定买得起房子,而不上班的受过更少教育的人可以轻易因房地产而致富,在IRVINE 20万的房子很容易三四年内就涨到70万,让人瞠目结舌。而在MARINA DEL REY,一个十单位的公寓,2003年65万的价格,2005年已经200万了。

我感到没有出路了,直到九月底的SAP TECHED 年会。

九月底,我去BOSTON参加SAP TECHED年会,顺便去看了三个朋友,我才有切身体会,原来加州以外,房子那么便宜,虽然这三个朋友都叫苦说房子已经很贵了。一个波士顿城外30英里的房子,很好的社区,四卧2.5浴,2700平方英尺,还有巨大的1100尺的地下室,25000平方英尺的大后院,车库前的DRIVE WAY更是可以停5,6辆车,仅仅五十多万。LA人民的眼睛都红了,我虽然用不了那么大的地方,但是我总有资格红眼睛吧?

接着开会,碰到以前的老朋友,自然就谈到收入,工作,他的问题是,“你这样的情况,维持了很高的灵活性,可走可留,为什么还要呆在加州呢?毫无意义。”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走。”
然后我们利用午饭后的休息时间,顺着美国地图回顾了一下,对各个地区评论一番,得出的结论是,只要离开加州,纽约,其他任何地方都不错。造成的结果是,当天晚上我就在DICE.COM更新了简历。这一天是星期四,九月二十九日。

九月二十九日,我更新简历后的三十分钟,就有猎头公司打电话进来,我的回答是,我就想离开加州,其他好商量,面试都可以安排,来者不拒。

九月三十日,会议的最后一天,我几乎无法继续我的SESSION,我几乎是持续在接电话的状态中。

我得到的地点选择是1,任意选择,2,达拉斯,3,DC,4,芝加哥,5,休斯顿,其中加州的地方,都被我立即否决了。得到的目标职位是资深顾问或者TEAM LEAD,或者经理。那天晚上,我做梦了,梦见自己在自家后院做木头甲板,然后在橡树下,木炭用烤肉。


(二)

跳槽的时候,内疚掌握的尺度在什么位置?对我来说,我认识到今天的工作转换,已经不象50年前的美国了,尤其是中西部的美国,五大湖地区的美国,那里一个人在一个公司工作十年二十年,甚至一生是非常正常的,因为他们的个人生活也是安静,稳定的。没有战争,收入可以供房供车,周末去教会寄托心灵,结婚生孩子,还有什么需要操心的呢?政治家的争论是围绕着哪种方式可以更好地维持这种生活方式,还有什么可以操心的呢?棒球更准确地说是一种FAMILY EVENT。大家享受的是大雪封山,人人在家中地下室里,温暖COZY的沙发上看电视,喝成箱的啤酒,间或打打台球。
但是动荡的经济,更活跃的人口变化,让东西海岸的人们必须承受更快的工作节奏,及更频繁的工作变换。当雇主实际在执行双方的AT WILL的,不需理由的解除劳动和约的时候,带给雇员的是风险,同时也使美国的劳资关系比欧洲的更加具有活力,对经济周期的反应更快,这是为什么美国的资本主义比欧洲更深刻的原因。
作为一个雇员,劳动者,必须采取更积极的态度及道德观代替原来的那种加尔文教派的工作道德观,我的理解是,在其位,忠其事。AT WILL,随时可走,接受职位前,要做到自己100%的舒服,满意,至少这是自己对自己将来四到五年的预测,如果有变化当然可以走,但是如果自己预测将来四到五年之前就会离开,那么就不要接受这个OFFER,这是考虑到公司寻觅一个合格的雇员并把他带入公司的业务所需要花费的成本得出的结论。

一个人如何从失业走向受欢迎的呢?
毫无疑问,首要因素是经济,经济波动太大了,这是好事,说明经济有活力,和热力学第二定律几乎一个道理。经济扩张的时候,比如今天,需求就很大。而经济衰退的时候,需求锐减。

第二个因素当然是行业了,如果恰好你所从事的行业是RECESSION-RESISTANT,虽然理论上没有绝对的RESISTANT,但是仍然有相对的,比如垄断某行业的企业。。。

第三个因素是个人的成长,我三年前几乎是个人及职业的低潮同时到来,奇怪的是我接到PINK SLIP(解雇通知)的时候,非常平静,因为恐怖已经持续了几个月,我已经避免了三次LAYOFF,第四次是不可避免的,那么我就坦然接受,并觉得在这样一个企业继续提心吊胆呆下去,不如被解雇更放松。事实上,我的确有朋友是半推半就地被解雇的,他们公司一方面提供半年薪水,一方面问有没有自愿被解雇的,我朋友就走了。另外还听说有人拿了绿卡,被解雇后干脆不找工作,找也找不到好的,于是拿了失业救济回国旅游半年,然后再回来找工作。
在工作的时间里,在ENTRY LEVEL,或者JUNIOR LEVEL,被解雇的风险很大,但是这不是为了JOB SECURITY而对同事封锁KNOWLEDGE TRANSFER的理由,于道德,于实际效果上,均不足取。一个人如果维持着自己的正直,都不应该这么做。在美国,如果有身份,就有失业救济,所以失业并不可怕,如果端正心态,那么一切都是身外之物,只要努力都可以重新获得,那么不利的时候,不要失去自己的大脑,既然可以得到的,就可以放弃,比如房子,比如车,失业的时候都可以失去,这时候需要的是有家庭的人,自己配偶的支持,这个不利的时刻,最需要的是喘口气,对自己说,“LIFE IS TOUGH ,ISN’T IT?”,我的经历告诉我,同样的话,在美国人的口中说出来的频率超过欧洲人口中说出来的频率,因为这就是美国,很多美国人不感激,但是接受这个动荡的经济带来的起伏,因为这是社会的动力,这是不承认继承,不承认特权,而承认奋斗的社会,我宁可在这个可能失业的社会不失去尊严,也不愿意在一个能获得特权的社会丢掉自己的良心,句号。
事实证明了这一点,我失业后,本来不想找工,两个月后觉得仍然需要找工,三周内找到新工作,是属于媒体娱乐业的游戏开发商,美国最大的任天堂游戏开发商,这一点都不令人吃惊,因为这是美国几乎普遍意义上唯一有生命力的工业了,媒体。后来在经济全面回升后,又回到最早工作的涡轮发动机公司工作,至今在SAP行业已经做了七年,我可以自信地说,我不能肯定我是否会再次被解雇,但是我确信我会在两周内再次接到多个OFFER。
所以在今天我有多个OFFER,还有更多的INQUIRIES,我知道我的简历并非最完美。但是一个真正懂得SAP的职业经理人知道他需要找的正是我这样的人,不幸的是,以我的眼光看去,现在市场上真正懂得SAP的猎头公司不多,SAP是模块化的,但是最需要的是有人能够通晓方法论,通晓各个模块,10分钟还是20分钟解决问题是没有区别的,但是10分钟和10天解决问题的区别在于这个人是否掌握了SAP的方法论,及各个相关模块的业务流程。

我接受这个现实,这个找工作-失业-受欢迎的周期,因为这是美国活力的一部分。我一直有一个假设,就是如果没有移民身份的限制,我应该是能够接到多个OFFER/INTERVIEW的,我一直无法证实这个假设,直到今天。我可以骄傲地宣称,我非常非常地被需要。
同时,我也无情地使用着这个优势,获得更多的利益,如果不是更多的机会或者潜在的利益的话,考虑到职业的发展,这一切,不过是三年前我最困难的时刻的回报而已。

SAP这几年的发展也给了我更多的机会,毫无疑问。我所处的环境,涡轮发动机公司给我的帮助最大,在如同救火队员的角色中,我必须迅速学习掌握需要掌握的知识,并付诸行动。而在插件制造公司我得到的锻炼最少,约束最多,我的结论是,宁可去一个中小型企业,成为一个CROSS-MODULE的能手,也不去大公司稳定的工作,不失业, RESET PASSWORD二十年。

LIFE IS TOUGH, ISN’T IT?


(3)


现在是早上五点半,睡不着,接着写。睡不着的主要原因,是这件事还没有结束,而我又一次被CORNER了,八点半摊牌。
因为最近的这个进程,常常旅行,或者早起晚睡,跟时差斗争,所以写BLOG多了,现在只有写这个东西,记录自己的全过程。

1是写过程,2是议论了,3继续写过程,4再议论。

10月1日踢了一个锦标赛,成绩不太好,10月3日上班前,早上六点多,就开始接电话了,东部比我们早三个小时,猎头公司已经开始工作了。这个星期,平均每天20个电话,30个EMAIL。

我查信,光发信的,如果我不感兴趣,都不回,直接删。如果发信又来电话的,第一天我还回,第二天发现要挑一下,否则我要被淹没了。于是我看见招分析师的,都拒,提LA的,提BAY AREA的,提NY的,都拒。价格低于XXK的我都拒。

第一个回合我基本是被要求提供WORD 格式的简历。有一些就没信了,大多数都回复了,要继续谈下去,首先是电话筛选,然后通过后再安排见面。

有个.COM,还挺出名的,做旅游的,在达拉斯,猎头公司找来,劝我接受,我对.COM不感兴趣,我的感觉是,现在最坚实的,还是能在技术上独裁那个专业领域的那些公司,或者一些声誉比较好的咨询公司。

.COM最关心的,其实都是些SD、MM的东西,我已经受够了,这些东西对我来说,没有太多的挑战了,虽然对很多人来说仍然很复杂。如果不连接ATP,进入MAKE-TO-ORDER,或者ASSEMBLY-TO-ORDER或者ENGINEERING-TO-ORDER的环境中,不做REQUIREMENT CLASS,那么就没有联系到MRP,那么SD就太没有挑战性了,MM方面也一样,如果不做到连接PLANNING STRATEGY和MRP联系,就没有挑战性,这话可能说得有些自满,但是我对.COM这些倾向于SD/MM的公司就是这个看法。 什么模块是有挑战性的,我会在以后谈到这个话题的。

然后这个猎头公司死劝我去,我几乎是被半推半就答应下来的电话筛选。一直到后来也没有发生,一方面是对方动作慢,另外也是我不上心,因为我后来牵涉进了更令人激动的进程中,就把这个丢到脑后了,终于他们安排了时间,我却因为改机票,当时在飞机上就没有实现通话。等我下飞机,道歉,他们不继续了,猎头公司被夹在中间,很难做人,但是对方.COM不继续安排,说明他们对我并不是特别感兴趣,我当时忙着别的进程,也没心思跟他们继续努力,就算了。

10月3日,几个第一梯队的咨询公司,都通过猎头公司找到了我,说明这个招聘求职的网络还是非常有效率的,我只登了DICE.COM,其他的比如SAPCAREER.COM什么的我都没弄。

后来的实践中发现,几个大咨询公司,这些招聘职能都外包了,招聘通过猎头,他们的HR只管福利,跟猎头沟通,面试几乎都是集中在某个地方,每周的某一天,面试者从全国各个地方飞来,被面试者也是在通过第一轮或者两轮电话筛选后,被邀请到这个城市来集中在这天面试,上午一拨或者数拨,下午一拨或者数拨。然后他们商量后出结论。安排OFFER,其中旅行住宿部分,基本都外包了,而且基本都外包给AMX了。

我感受到,在招聘流程上,基本很顺畅,比较工作流,但是在过程中,有的公司比较缺人情味,也可能是我对人情味要求太高了吧? 不过这可是在美国给惯的。

首先安排我的是A公司,时间是10月6日,休斯顿。A公司出机票,酒店,其他费用我先付后报销。10月5日我请病假,(美国这点儿好,不用病假条,而且HR鼓励你用病假,告诉你病假不用会每年作废,所以先用病假再用休假,当然我早就没有休假了)飞休斯顿两小时,加两小时时差,到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咨询公司面试,都强调不租车,为了可靠,准时,都要求被面试人坐出租车。这个行业里我见到了最多的索马里黑人及沙特黑人,无论是休斯顿,圣何赛还是达拉斯。我印象比较深的是这个休斯顿城里的HOTEL ICON,非常不错,突出表现1900年代的休斯顿风情,非常精美,我能体会到A公司的目的,以此来打动我,而不是把我塞在任何一个免费大陆早餐的连锁酒店里。

这个酒店很有情趣,在床上放了玫瑰花瓣和两块巧克力,我不是特别买这些小资的东西,但是这给我很深的,很好的印象。其他让我特别注意的地方,是他们的浴室和卧室之间是个巨大的窗户,便于卫生间和卧室的人互相注视,其他的小用品都很精致。冰盒不是希尔顿那种塑料的,而是银色的金属的,在酒柜里放着,上面是超强的光,好像珠宝店那种灯光,雪亮的,照下来,把冰盒照得闪闪发光,象个首饰。几包咖啡,袋泡茶也是别具一格,房间的大门是鲜红色的,黑色的房间号码金属牌,VERY IMPRESSIVE。。。

我透过窗子,看了看外面休斯顿的象征,那两栋摩天大厦,就打电话安排了叫醒服务,出租车,然后睡了。

第二天起来,收拾完了赶紧跑路,十月的休斯顿,是最美的季节,不那么闷热了,早上七点多,号称堵车,大概在著名的SUGAR LAND一带,我感受还可以,比LA差远了。可惜,黑人兄弟的出租车坏了,真倒霉。车是福特WINSTAR,估计是TIMING BELT坏了。叫车来,他说他那段钱要付,出租车公司说后面那段新车来了之后是免费给我送到目的地。我不在乎车钱,反正都是A公司付,但是时间不能耽误,结果30分钟没等来新车,却等来一辆路过的出租车,让我先上车,然后把第一个客人送到目的地,因为修路,又绕了很久才完成,接着送我。我终于迟到了,路上给A公司解释了一下,应付过去。

A公司会客室里坐了四五个人,一个瘦瘦的三十多岁的白人,一看就是程序员,因为他的个性不是那么平衡,总觉得他有些ANTI-SOCIAL,另外一个JOSE,老头说是A公司出去,去了B公司,现在又回A公司,也是程序员,五十多,快六十了,我比较相信我的直觉,几分钟后,我觉得他对ABAP的理解好象还不如我…一个印度MM,很礼貌,来自NJ,应聘BW的,很安静,很自信的样子,从印象上估计,她应该是正在发挥最大能力的阶段,我感觉她可能可以得到职位,还有一个印度老头,高大威猛,但是双排扣西装不扣扣,找不到什么吃的,就挖了一块果酱单吃起来,然后又跟JOSE争论起来LOGICAL DATABASE里有没有MACRO,咄咄逼人,我心里就开始了我最喜欢的MIND GAME,如果我是A公司的HR,我肯定不会录取此人。原因很简单,年龄,沟通能力。虽然美国不能明确问应聘者的年龄,但是还是可以看出来的,五十多岁,程序员?算了吧,当然人的实际行动中反映出来的状态很重要,我就见过五十多岁的人,开车速度都是85英里以上,说话两分钟之内就要努力搞清楚你在说什么,他有什么信息想传递给你,当然说到这里你也可以想到,我说的人是CEO级别的,如此AGREESIVE又能有效沟通的,只有CEO这样的ROAD WARRIOR了。

我面试,几乎不打领带,因为白衬衫,深蓝西装是我一贯做法,美国没有欧洲那么FORMAL,虽然猎头公司都是叮嘱我一定要领带,但是我觉得没有领带更好,更PROFESSIONAL,有不是葬礼婚礼,打什么领带。这次我也是这么做的。

首先是一个经理问我一些问题,给我介绍A公司的结构,我的职位在哪个单位里。然后问我的问题基本是背景问题,半小时后把我放出来,送回会客室,我喝了果汁,吃了个CORISSIAN。

第二个面试又把我带进去,两个人,一个是做MM的印度老头,项目管理方面多一些了,另外一个是做SD方面的白人老头,都非常和蔼,这个年纪上,他们已经无法谈很多的技术细节了,所以在5分钟后,基本就是我在给他们讲了。20分钟后他们就说够了,我可以走了。他们了解到我想做的是BW,虽然来自R/3的背景,于是他们去商量安排一次电话,让一个做BW的咨询顾问给我打电话,这个时候我又被送回会客室等待。

第三个面试是一个经理,进行行为科学方面的面试,测我对问题的反应,测我的沟通技巧,项目管理的方法论,非常形而上。我不太确定我这个面试的PERFORMANCE,我假定是不错的。

然后那个额外安排的BW的电话进来了,原定30分钟,但是在七八分钟的时候我把电话对面的这个BW的TEAM LEAD打败了,他给我的结论是,“没有更多的问题了,你毫无疑问是EXCELLENT,我这就写评估报告交上去。”然后我们又聊了一下WILINGTON(他所在的城市)的天气及房价,他给我一些建议,然后就结束了,耗时15分钟。这个TEAM LEAD,听口音,我很肯定,是我的印度兄弟。

我被送出A公司,然后搭下午飞机回LA。

第二天,猎头公司问我结果如何,我说保守估计是GOOD,他笑了,说他跟A公司联系。他立即回复我了,通过了下面是OFFER的制造过程。

第三天,他又来电话,说A公司想再加一个电话INTERVIEW,确定我能否进入一个更好的职位,这之前我已经开始担心A公司给的OFFER是很低的,在业界出名了。猎头公司给我写了一个长长的EMAIL劝我继续这个进程,为自己前途考虑,而不用只看见眼前的金钱利益,这个说法我非常熟悉,从党委书记,辅导员时代就是这么说的…
我想,还是继续进行下去,就破例接受了这个电话INTERVIEW。其间穿插了其他公司的进程,容后再表。

这个电话发生在上周三,面试我的是一个在美国呆了九年的德国人,做BW的经理,另外一个印度兄弟,做BW的DEIVERY MANAGER,分派项目,管理项目的,第三个是做MM的,考察我的R/3背景知识,我先和德国人就ABAP的程序中的德语COMMENT抱怨了一番,显然,这属于撒娇性质,因为德国人是很自豪他们的与众不同的结构性编程的,果然他提到在R/2时代程序里是一点英文都没有的,更难懂了。然后他问了我几个BW的问题,我顺利解答了,他问我期待薪资是多少,这时候我犯了一个错误,我不应该告诉他一个数字,因为决定薪资,谈薪资永远是跟HR的人谈,不是跟他谈。我应该说“你们最好的OFFER,就是我希望得到的。”事后他转达这个数字给HR带给我很大麻烦,最终断送了这个进程。当然他们能给的上限也太低了,几乎是对我的侮辱,我也不可能接受的。

德国人有事先离开了,剩下来两个兄弟我15分钟内结束战斗,基本没有什么MEAT。
然后是等OFFER,A公司的HR跟猎头公司抱怨我的要价太高,然后把我转到另外一个部门的HR,她们问我多少钱可以接受,我犯了第二个错误,我说了一个数字,这数字其实是猎头公司跟我沟通后得出的结果,所以我不是自己煮出来的数字。但是她被吓跑了。我也被她的数字吓跑了,太低了。我要求给猎头公司打电话,她也要给猎头公司打电话,当时场景好像两个小孩打架,然后分头回家找人助拳一样。

我给猎头公司留言,他不回电话。第二天,就是10月29日,周六,(他有周六写工作EMAIL的习惯)他给我写了个信,却避免了给我打电话。他指责我没有合适地回答问题,并解释说我吓跑了一个部门的HR,他们无法令我满意,就把我转到另外一个部门的HR,结果也被我吓跑了。

我当即回信给他,讥讽他,“我现在才理解为什么你昨天不回我的电话了”,我表示这个数字不是我捏造出来的,是我们10月27日商量好的,结果怎么可能跟他们说的上限差别那么大?他们给的这个上限说明他们要找的是非常低的一个职位,可能是普通咨询顾问,我不可能接受这个价格,不管说什么都不可能的。而且在把我转到另外一个部门的时候,你没有跟我沟通过我当时在机场安检回LA,突然接到这个A公司的HR电话,这个价格,当然让我吃惊了。

我进一步表达了我的不满,我提议,如果A公司仍然希望他们的合伙人来面试我,完全可以,如果在我的领域里有一个问题我回答不出来,我就接受他们的上限,如果我都回答出来了,他们给我我需要的价格,如何?这种几乎决斗一样的赌博,不过是表达了我的愤怒,当然A公司里,不是年纪大比我经验丰富的人已经不能具备我的反应,分析能力,细节知识的掌握,就是年轻,缺乏跨模块的知识,所以我觉得A公司很难找到能真正跟我对抗的人。这个结论也适合其他很多公司。

猎头公司这时候委婉地表达他想继续努力看有么有挽回的余地。但是A公司跟我都互相把对方CORNER了,已经没有什么余地了,谁踢掉谁都不重要了,果然10月31日A公司来电,我在电话上,另外一个INTERVIEW。所以她留言了,就是说无法进行下去,祝我好运。最后是那句经典句子,“如果有问题,请给我打电话。”
听了她的留言,我想我没问题了,也就不用给她打电话了。

当时我在着急如何拒绝一个OFFER,所以并不在意这个进程的结束。

(4)

I公司
I 公司打电话来表示了兴趣,很快他们安排了电话的技术筛选,我总觉得电话对面的那个女的顾问是个黑人,说不清,可能是因为对方声音很混厚吧。我们谈了半个小时BW的一些细节,她很满意,第二天我就接到通知,安排在周五去达拉斯I公司的分部面试。
订机票的时候我犯了个错误,我为了贪图近十英里,报了门口的小机场BURBANK,于是预订机票酒店的AMEX大妈忠实地执行着这个原则,给我订了经由凤凰城转机的行程,结果周四晚上我到达拉斯的DOUBLE TREE的酒店,已经是12点了。
十月的达拉斯,气候宜人,这个地方,唯一的遗憾就是地势太平,没有什么风景,大草原而已。
周五早上起来,准备坐酒店的车去I公司,因为I公司就在附近一英里的地方,附近几个酒店都很熟悉I公司,也提供这种免费的送客服务。可是车去机场了,我想想,不能等,就自己走吧,这时候才发现没有人行道,我就在草坪上沾着露水前进,整条路上只有过往车辆,行人只有我一个。走了一段,看见地址号码对了,可是这却是另外一家酒店,我就问一个工作人员I公司怎么走,她说他们酒店的车五分钟后就去I公司,所以劝我不要走了。
我于是等着上车,这时候一个衣冠楚楚,非常自信的印度兄弟走过来,四个字形容毫不夸张:踌躇满志。他看见我,问我是否也去I公司面试,然后他自我介绍说他在B公司(咨询公司)做经理,然后现在也是来I公司面试。我心里佩服,不愧是经理,果然话多。
车开了,穿过高速公路下桥洞,左转,就到了I公司,大概也就是半英里左右。走进大厦,看见还有个印度兄弟也是衣冠楚楚在那里等,后面又陆续来了几个,都是印度兄弟,大家签到,取胸牌夹上,等待。
一等就等了20分钟,其中看见I公司的人士进进出出,几乎人手一杯咖啡上楼,我又开动了大脑思考,这是否说明大楼内没有咖啡呢?
总算有位妇女招呼我们上楼了,当然在电梯里免不了给我们自我介绍一下,然后请我们原谅她的迟到,我们毫无疑问地都表示了原谅。
然后在楼上我们被按照HR的经手人分成了两个组,一组坐一个房间,继续等待。房间里有冰镇的果汁,还有DONUT。
然后我们受到了一个ASSOCIATE PARTNER的接见,此人是个帅哥,的确很帅,那种拉丁人的帅吧,他给我们做了一个演示,表达了I公司的咨询部分的组织结构,业绩,等等。他是来自K公司的咨询部门,后来被I公司收购的。这些东西随便看看随便听听,因为光线暗,所以我不必表现得太专注,等下面的MEAT吧。我大脑又开始了思考,确切说,是猜测。这个ASSOCIATE PARTNER长得真帅,年纪不大,有九年BI经验。我听他说了一阵,就猜测,既然说BI经验,就说明他原来不是做BW的,可能是做了一阵其他的BI软件应用,感觉他不是技术出身,也不象财务出身,好像是做策略的,因为听他的演示,听不出来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然后我们三个人,接受这个ASSOCIATE PARTNER和他的BOSS,一个PARTNER的面试。大概是20-30分钟一个人,我是先轮空,然后进行了两次面试。基本上没有什么技术问题,帅哥给我的问题基本是比较虚的,我还算回答的完整。然后是他老板,PARTNER的面试,这是个个子矮小的,严肃的中年人,大概四十多岁,白发板儿寸,很整洁干练的样子,问题也是一些软技能的问题,出来后,我觉得不错。这是我犯的第一个错误。
面试完以后,我们三人一起搭车回机场的,那个B公司的经理还给我一个名片,说,他可以推荐我去B公司面试,他们那里也要人。我对他顿时肃然起敬,他把公司和自己区分得多清楚啊,B公司就是他的一个载体,他在B公司,然后想跳槽来I公司,同时也不忘推荐我去B公司,当我问他I公司与B公司哪个好的时候,他很冷静地告诉我,“都一样。”
我一向觉得自己直觉很准确,所以我从IBM回来后,猎头公司问我,我就说还可以。猎头公司去I公司摸底去了,然后回来问我多少薪水是我的最低要求,这时候我犯了第二个错误,也是跟在A公司一样的错误,我说了一个比较高的数字X,很快他就回电说这事情黄了。我被I公司拒了。
这个猎头公司的主办也很有意思,男的,说话简洁明了,开门见山,没有什么起承转合,我跟他通话从来没有超过两分钟的。这次被拒出乎我的预料,这个预测错误比被拒绝的事实更让我沮丧,难道我不是一直以判断准确自居的吗?
回想起来,有两件事情是我错了,一是,两个人面试我的时候,他们都有些漫不经心,问题也不如A公司的面试问题那么直接,有针对性。这常常预示着在面试过程中他们就已经放弃了。但是这是个假设,我不能肯定。
我能肯定的是第二件事情,就是我又一次犯了这个错误,不能落入他们的圈套,回复他们一个期待薪酬数字,我要回答的是,“请你们给我你们能给的最好的OFFER.”。

整个面试的前后经历,让我觉得I公司比较漫不经心,的确如同一台运转的机器一样,没有什么亲和力,酒店,机票安排也是属于那种MASS PRODUCTION,面试被我形容为那种MASS INTERVIEW, 一群人被带上五搂等着面试,好像FRESNO的牲口被圈在五号公路旁,等着送走一样。我看见那么多I公司的员工在楼里走来走去,我能感觉到这些可能呆了十年,准备继续呆十年的员工们大脑的氧化程度。

我的沮丧被朋友们的安慰所弥补,这时候一个EMAIL引起了我的注意,一个叫ANGIE的女性写的,没有提职位,机会,只是说,她想给我打电话,但是太忙了而没有时间,明天我是否有空接她的电话,讨论一下我现在的情况。虽然我知道最终她还是会要我的WORD格式的简历,但是我产生了很大的兴趣继续这个沟通,因为我估计到了这可能是一个非常讲究礼仪,沟通,PHYSICO的那种非常女性化的招聘过程。

虽然我一直没有见过她,但是她(负责找人),她的老板,VINA,越裔,(负责联系公司)几乎是一样鲜明的特点,我跟她们通话,几乎没有低于30分钟的。ANGIE,来自MN,在美国是以寒冷著称的一个州,我感觉ANGIE是白人,但是不能肯定。这可能是很多女性都喜欢的一种工作,就是以工作的名义煲电话粥。从招聘的角度出发,她们做了非常出色的工作,在于不仅仅是阅读我的简历,而更多地了解我的状态,我的需求,并为我分析,给我建议,我觉得这样的猎头公司真正做到了HR的助手,替求职者参谋,给公司建议,我唯一的抱怨是,每次我都知道如何开始和她们的谈话,却不知道如何结束这样的谈话。

她们为我推荐了T公司,而我差点就接受了这个OFFER。

跳槽(5)

ANGIE,VINA,我之所以提这两位女士的名字,原因可能还是因为我和她们有了很多沟通,虽然仍然没有见过面,但是她们的形象丰满了许多,不仅仅是一个电话号码,或者一个EMAIL地址了。
ANGIE是这样一中年妇女,我想象应该是两个孩子的妈妈,眼睛大大的,大嘴巴,鱼尾纹,挺瘦的。很关心人,能迅速地感受对方并开始一个谈话,说起话来很得体,也很长,遣词用句不象我这样的外国移民那么简单,直接。这个形象来自我的经历,我想大家可能都遇见过这样的人,比较常见的场合是社区图书馆的管理员,公司的前台接待员,老板的秘书,(很多秘书都是上了年纪的前美女,不象中国的秘书,很多除了脸蛋AND/OR身材,什么都没剩下),社区工作者,婚姻辅导者,牧师太太,救世军负责人,她们的那种礼仪及言谈和中国人不一样,那是上百年的和平生活所带来的,也几乎毫无例外地是她们本科的社会学科专业所带来的,这种礼仪不同于欧洲的女性,在于非常体贴,来自一个资源丰富的国家所特有的体贴,好比她从爷爷那辈移民美国就拥有农场,所以你如果XXXX而不是非美国女性那样会说XXXX。 工作对于ANGIE这样的人来说,是一种选择而非必须,并且是FOR FUN,周五在家工作,工作的60%时间是打电话,接听她的电话好比是买了票上车一样,不用操心路况,她会把你驾驶到你要去的地方。
ANGIE第一次APPROACH我的方式就很独特,先发信说她很忙,错过了给我打电话的时间,然后问我明天是否有时间,她想了解一下我对各种机会选择的倾向性,中文不是很好表达,但是英文上,她用词非常优美,一看就是大学里写作得A,读荷马史诗,喝下午茶,看《英国病人》的那种女生。
她在佛州,她给我介绍了几个机会,有芝加哥北部的某制药公司,有罗德岛的某零售巨头,还有一个奥地利的大咨询公司,(这公司一周上四天班,不限制员工住在哪里,100%旅行),还有就是这家明尼苏达首府ST.PAUL的T公司。在我说了我现在正在进行的进程中包括I公司,A公司,C公司(后来会提到),I’公司之后,制药公司迫不及待抢进来进行了一个电话筛选,然后转给了IT部门安排,没有下文了。奥地利公司负责人正在休假,所以也没有下文了,(对,他们欧洲人,即使在北美执行业务,也从来不忘携带并优先他们的休假,呵呵)。
T公司听说我之后,立即安排了一个电话筛选,这里我非常体会到ANGIE及VINA的细心及完美服务,她们专门给我进行了40分钟的电话,介绍两位TSI面试者的背景,让我完全有准备对他们进行PROFILE。
T公司是一家从事颗粒精密测量仪器公司,成立四十年了,典型的美国式车库起家,和我现在的公司很象,也是从ENGINEERING开始,然后转化到制造流程来。他们的产品主要是把物理测量上的新方法,购买专利,然后研制,开发仪器,生产,卖很高的价钱,用于测量几乎是分子大小的颗粒在流体中的速度,大小,性质,分布,比如用两束激光打在水上,取横截面放大,高频率抓取横截面的颗粒图案,分析两个横截面之间的变化,测出颗粒流动的速度等等,我不能说得太详细,不是因为保守机密,而是因为,作为一个外行,我就懂这么多了。这种测量技术广泛应用于制药,医疗设备,电子设备公司等等,T公司在全世界范围内有两三家很小的竞争对手,而自己处于行业垄断地位,因为这个行业所需要的复杂的机械工艺及电子工艺设计,所以我一点也不吃惊他们在德国,瑞典,英国,法国都有分公司。

HR的头头BRAD先谈了10分钟,问了我一些软问题之后就离开了,然后是这个主管PHIL,他是DIRECTOR OF IT,直接向VP OPERATION汇报。从他的提问我可以感受到他接触了R/3很广的范围,虽然是高层次的了解,但是他的认识很正确,他所需要听到的却是高层的结构认识及细节上的阐述。他需要的是一个右手,而非一颗螺丝。
对于这样的企业我非常熟悉,在R&D阶段,ENGINEERING阶段,很多流程是非标准化的,工艺设计图纸,物料编号都不规范,或者戴着R/3的眼镜去看,都不规范。而转型到制造流程的时候,因为本来的想法是产量少,所以很多元件,设备的制造都是几乎定制,而非重复生产,现在开始考虑大量生产,流程当然不一样了,工艺改进带来的物料单结构变化,物料修过变化当然也要无缝导入生产中,所以他们需求的是PDM(PRODUCT DATA MANAGERMENT),ECM(ENGINEERING CHANGE MANAGEMENT),PLM(PRODUCT LIFECYCLE MANAGEMENT),WORKFLOW。
PHIL问到了如何在采购,及生产过程中加入质量控制,我给出了相当细节的回答。他又问了WORKFLOW的使用,我提到了在ECM模块里大量的标准WORKFLOW使用,分配,监视,维护的工具。及以文件及ENGINEERING CHANGE NUMBER控制一切的物料,物料单的改变。
PHIL提到了从CAD设计软件PROE到R/3的无缝连接,我给了R/3使用的CDESK的方案,使RPOE的物料号码创造直接CHECK IN到R/3,并且导入图纸等各种文件,在R/3上维持一个内容服务器。
其他还谈了很多,PHIL又问了我几个生产成本的收集,CONSOLIDATE的问题,WAREHOU MANAGEMENT的问题,我想我已经使他相信,我在几个不同模块上的熟悉会带给他更多更好的对SAP团队的细节掌握,及资源掌握。
这里之所以写了一些技术面谈的细节,一,是因为R/3的领域,尤其是生产计划模块,对系统考虑问题,对设计能力,对多个因素相互作用下的生产环境都是极具挑战,叙述起来也非常有趣,而BW,仅仅有技术上的挑战,比较枯燥一些,不能触摸到业务流程上的美妙之处。二,是因为PHIL是我所很少见到的即有大局观,又有细节追求能力,还能提出关键问题的人。即使在这个国家,这个行业,尸位素餐的人也一样很多。
PHIL对我很满意,第二天VINA就给我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能去面试,他们想见我。我看了下月历,我已经没有什么假期可以跑出来了,当时其他几个公司的面试也安排了,我只好说,下周一或者下下周一,这样我可以利用周日出门,周一尽早回来。
很快,他们回复了,宜早不宜迟,下周一。他们给我订了票,我感受到了他们的迫切心情。VINA作为招聘的DIRECTOR,不仅仅转来了周一的面试时间表,同时专门写了一个面试者的PROFILE,非常非常细心。然后她又给我打电话,介绍她去TSI的观感,这个电话耗时一小时四十分钟,我不得不为了避免家里信号不好中断电话而把车停在RALPH’S门口停车场专门讲电话。
BRAD休假去了,HR的ROBYN和IT的PHIL先跟我谈,然后是IT部门的几个分析师,不同模块的跟我一起谈,然后ROBYN和PHIL陪我去吃午饭,然后安排ENGINEER给我介绍公司产品,然后带我参观公司制造部门。这就是周一的时间表。
周日下午,直到上飞机之前我都不明白为什么从LA坐三个小时的飞机到中部最北,五大湖地区最西北的角落的MINNEAPOLIS,机票会这么贵??$!300。 我电子票CHECK IN的时候,发现没有换座位的选择,而我的座位是5B,通常这是夹在中间的座位。既然打出来了登机卡,那么就去登机口再找乘务员换座位吧。等等,我再想想,5B,那么前面的号码?难道是。。。?我再看看刚打出来的登机卡,上面赫然写着,头等舱。我非常感动,A公司带给我一个别致的酒店。I公司如同罐头厂对待沙丁鱼一样对待我,T公司以头等舱表达一个信息,他们非常职业地,也非常完美地从第一分钟开始努力表达他们对我的好感。
还没有完,到了MINNEAPOLIS,他们没有让我自己坐出租车去酒店,而是有专门的TCP那种高级出租车公司的人来接我。我看见一个白人老头,高大,扎小辫子,举着我的名牌在出口等我,其实没有太大必要,因为这个60%德裔白人,30挪威/瑞典/丹麦裔,5%英国裔德地方,没什么亚洲面孔了。我是飞机上唯一没有马来血统的亚裔了。因为飞机上有几个黑黑矮矮的亚裔,应该是柬埔寨人吧,越战后这里安置了最大量的柬埔寨人,大概3万左右。后来我在T公司的制造车间里发现了他们。一半是白人,一半是柬埔寨人,很安静很低调,24x7的微笑。
一辆宽敞舒适的卡迪拉克把我送到HAMPTON INN,我坐在后排,腿完全伸直了,如果不谈驾驶性能,只谈舒适,这个车大概是我坐过的最舒适的车了,安静,平稳,舒适,宽大,远胜凌志400。我觉得比BMW 7还要好一些。这个车,反映了我的一个长期坚持的观点,就是资源丰富的国家的产物,不需要考虑油耗,不需要考虑停车位尺寸,不需要考虑节省钢材,不需要考虑道路,不需要考虑制造成本。
司机还处于对中国很好奇的那种中部人的状态,我累了也不想陪他口头浏览一遍中国历史文化,甚至连北京鸭都不想说了,我就问他,你们这里的人是不是都是ERIC JOHNSON的儿子就叫JOHN ERICSON,同时孙子和爷爷应该是一个名字,JOHN的儿子应该叫回ERIC JOHNSON了?他就哈哈大笑。明州的口音我听得不是很清楚,我问他这里冷吗,他说他不知道,因为他(六十多岁了)冬天是在CANCUN(墨西哥东海岸度假胜地)度过的,那里有美酒,女人。
到了酒店,我CHECK IN,然后开始找吃的,酒店旁边的饭馆,11点关门了,老板说熄火了,但是他可以给我弄到沙拉,问我要不要。我当然不要,走出酒店,有点冷,大概五十度不到的样子,门外就是远处高速公路呼啸而过的车子,没有行人,只有荒草地,树林,我远远看见有个加油站,大概一英里远,算了,农村,都这样。回酒店,打电话订PIZZA?估计至少40分钟送来,算了,睡吧。

(6)
第二天早起,我在酒店门口等IT DIRECTOR PHIL来接我去公司。这是典型的高纬度地区的深秋,没有下雪的时候,我看见的是清澈的蓝天,一点点风,然后是朝阳下红色或者金黄色的树,停车场空荡荡的,只有几辆车,连人影也看不见。如果一个在上海北京广州呆惯了的人肯定喜欢这里,如同在这里呆惯的,肯定怀念熙熙攘攘的地方一样。
我激动地拿着相机不停地拍那金黄色的树叶,这时候PHIL来了,开着一辆灰色的XTERRA,他很热情地招呼我上车。这是一个高大身材匀称的白人,典型的NORDIC人种的样子,衣着整洁,有条不紊,对自己的言辞,自己的衣着,自己的身材都严格遵守着秩序。到了公司,他在会客室先跟我谈,而人事部的ROBYN女士还没有到。
我发现他可能是一个非常好的领导,在于我能体会到他的谈话非常诚恳,亲切,可以想见他的工作也是那种非常精确,讲究方法论的,而同时不失幽默及随和。这次会谈,趁ROBYN没到,他继续询问了我一些项目实施上的具体模块衔接问题及其他公司在相同问题上的普遍做法,我觉得他问的问题相当广,同时保持了在不同领域里很令人敬佩的深度。
这时候ROBYN来了,这是一个非常HILARIOUS的中年女性,稍微胖点儿,红头发,戴眼镜儿,象一块奶酪一样,她打招呼的语气一下子给房间带来了温暖,非常强烈的家庭感。“GEORGE,我是ROBYN,欢迎你来……我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个威斯康星妞,就是这里长大的…那时候我是T公司的HR咨询顾问,我特别喜欢这里,后来项目结束了,我要走了,我就想我能不能留下来,我就跟T公司说了,他们说当然欢迎了,他们也特别喜欢我,于是我就接受了他们的OFFER,到现在已经五年了,哈哈哈…”那是典型的中西部的,吃奶酪长大的,美国妞的淳朴爽朗的大笑!
ROBYN给我介绍T公司的情况,如何从ENGINEERING 公司转向制造,公司如何被风险投资公司支持,PHIL完美的人际关系技巧被我注意到了,就是ROBYN滔滔不绝介绍公司的时候,PHIL几乎插不上话,我觉察出PHIL还有一些问题想问我,但是PHIL没有任何一点点的不耐烦,相反,他在一旁微笑,点头,而ROBYN显然正在享受着说话的快乐。ROBYN的准备工作是非常细心的,因为我今天来T公司面试,她专门请专业的RELOCATION公司准备了一套RELOCATION资料给我,结果他们送给ROBYN一个大盒子,里面全是关于RELOCATION的完整的印刷品,然后ROBYN又安排当天UPS给我寄回加州,这样我不用带上飞机了。
谈得差不多了,PHIL和ROBYN把我留给了PHIL手下的三个ANALYST。几分钟后,两男一女走进来,也叫GEORGE的是做CO的,应该是LATINO,AMY是本地土生土长的女性,带黑框眼镜,很象里女主人公的那个打扮,也很健谈,很亲切。AMY是做SD的,MANI,是印度兄弟,很谦和,也很自信,是ABAPER。他们问了我几个问题,聊了聊,主要是聊,各自工作中有什么应用,没有太多细节,AMY问了我几个WORKFLOW丢了WORK ITEM的问题,我也分别问了他们几个问题,试探一下他们的系统应用程度,及各自的水平。GEORGE几乎没有说话,我只能从有限的几个问题里,猜测他们在生产成本控制上应用得不够深入,估计是比较简单的成本会计模块应用。AMY做过短暂的咨询顾问,后来安定在T公司了,因为她谈得比较多,我觉得对她的估计比较详细一些,首先她没有实施过SD模块,她应该是一直在做维护支持,这样她对出错信息处理可能很不错,但是对系统设计,流程设计应该考虑的诸多因素,及与周围相关模块的相互影响考虑可能欠缺,另外她应该是一个单纯的FUNCTIONAL的分析师,不处理技术上的开发或者ENHANCEMENT/DEBUG。MANI,很喜欢MINNESOTA,从他的肤色和姓氏看,他应该来自印度南方,英语不是母语,程序上应该比较可靠的,我问了他几个问题,他不错。最主要的是,我跟这几位可能的同事聊天,感觉气氛很好,没有令人不愉快的行为表现,大家的言谈不仅仅符合职业规范,而且亲切,平等。这也是我在典型的美国公司里感受到的。
如果不是高层管理,我很少看见特别AGGRESSIVE的同事,当然其他非IT部门我能看见很多不同的性格,怪异的性格,或者不合格的行为,但是公司的工作环境是宽松的,人与人之间没有那么剑拔弩张,BE NICE是很多人的实践准则,尽力做到客观,这点也算基本成立,当然比BE NICE要难做得多了。所以在这样一个普遍的公司文化中,要找一个好公司,我个人的目的,就是在BE NICE的基础上找BE FRIENDLY,在尽力做到客观上找自己感觉最诚恳的环境。T公司,显然是这样一个环境,AMY, PHIL都跟我这么说,他们WORK HARD, AND PLAY HARD,工作完全是乐趣,但是乐趣不仅仅在工作。
中午,PHIL和ROBYN陪我去吃饭,PHIL带我去了当地一家著名餐馆,骄傲地宣称自己的史自1910年,走进餐馆,墙上的装饰就是旧照片,以前的一些物品,木地板,客人们都在小声的交谈,桌布是白色的,餐巾也是白色的,而非白底红格,也没有红绿相间,可见这不是什么意大利风味,希腊风味,而是比较正式,传统的大陆风味。MN这个地方没有特别出色的餐馆,不过在我眼里,餐馆的分类跟美国人不一样,我,当然是把餐馆分为好的中餐馆,和其他餐馆两类。
我没有做选择,而是让PHIL替我选,PHIL替我选了LA吃不到的,MINNESOTA特产,一种叫WYLE的鱼,我可能拼写不对。做法没有什么想象力,就是FILET,烤一下,配四季豆胡萝卜玉米,拿上来。味道不错,口感很细,在我心目中属于第二梯队吧,第一梯队还是SEA TROUT,世界上又到哪里找到如SEA TROUT一样全身口感都如同豆腐一样的鱼呢?
饭后上甜点,ROBYN看见WAITER端上一大盘的样品甜品供选择的时候,兴奋得脸都红了,我都能想想ROBYN是外面天寒地冻的时候,在温暖的家中火炉旁吃完了土豆泥,牛排,然后再吃一大块CHEESE CAKE,然后舔完全部十个手指的那个样子。
我这时候才注意到这个极其礼貌的侍者,他没有大都会地区那种为了赚钱翻台的迫切,他维持了一个高档餐馆给客人带来的放心可靠,他只有二十上下,金发,宽宽的脸庞,那是一双年轻的浑浊的蓝眼睛,那种淳朴都表现在浑浊的蓝眼睛和颧骨上的两块红晕了,也就是我常常在电影上看见的做得一手好香肠的那些德国士瓦本地区的农民的那种红脸颊,浑浊的眼睛就是说,没有清澈的瞳仁,而是看上去就是一块纯纯的均匀的蓝宝石一样。
他给我们介绍甜品,ROBYN在旁兴奋地补充,PHIL在一旁微笑,鼓励我更多地了解这个外人以为天寒地冻一无所有的地方其实有这么多传统及有趣的活动。
下午,PHIL带我去见了生产经理,这是一位非常非常自豪的经理,他五十多岁年纪,瘦小精悍,他为他的生产车间的每一个产品,每一道工序感到自豪。他熟悉每个零部件,每一张物料单,他从身旁的安静矮小的柬埔寨工人手里接过一个显微镜给我看如何检测这个部件是合格的,这里,我真正感受到了和涡轮发动机公司一样的那种HOW ENGINEERING WORKS 的乐趣。
时间不早了,我告别了T公司,PHIL送我去机场,我们有了最后一次也是最有趣的谈话。今天,PHIL对我很满意,如同他没看见我的时候对我的期望一样,所以现在我们聊了很多工作以外的事情,PHIL开始给我讲一些T公司的SELLING POINTS。MINNESOTA是中学教育在全美名列前三的州,这里重视教育,生活安定平静,壮丽的风光,号称万湖之州,T公司又是RECESSION RESISTANT,工作无忧。公司预期在将来两年里扩张到现在的三倍,现在已经完全垄断了这个行业。
我努力地听,打听此地的房价,交通,等情况。PHIL小心翼翼地问我是否有其他的OFFER,进展如何,如何打算,是否满意。我明确告诉他,OFFER还没有,但是有其他的进程在继续中,我说了I公司,C公司,A公司。PHIL一边开车,一边貌似漫不经心地小心翼翼地说他也是从咨询公司出来,落地安定在T公司的,咨询公司如果没有项目就会裁人,咨询公司没有成就感没有对所做项目的自豪感及拥有感,T公司作为一个研发起家的公司,最根本的财富,及核心,引以为自豪的就是这些工程师们,跟工程师们打交道要容易得多。
我能感受到PHIL词意恳切,直到机场我跟他告别,他都没有提出具体的OFFER,也没有任何确定。但是,我跟PHIL告别后安检到登机口,就接到VINA的电话,她说,PHIL一离开机场立即给她去电话,表示强烈的兴趣,准备出OFFER了!
我的想法是,至少我要看见其他的OFFER,才能比较,而现在看,T公司几乎是最后开始,但是却最先表态。我要把所有的OFFER尽可能放在同一时间,所以要等一下。我于是跟VINA表示能不能让T公司暂时不要给我OFFER,等一周再说?于是,由于自己的自信,这次经历中的确出现了很少见的,申请人请求暂缓OFFER的情况。
其间我去C公司面试,接无数电话,其中PHIL请VINA转告我,不要对他说过的“MINNESOTA生活费用低,所以LA的工资的1/2就是MINNESOTA相对应的工资”这句话太敏感,T公司给的OFFER将是一个非常非常优厚的OFFER。我真佩服,PHIL很能阅读别人的心思,非常细心。我今后又多了一个榜样。
VINA, ANGIE反复询问我还有什么顾虑,有什么选择,进展如何,ANGIE多次热心介绍MINNEAPOLIS的情况,因为她是那里长大的。我不能确定其他的进程,所以只能应付,甚至不能谈条件,因为如果我提出条件,那就是有条件的承诺了,如果PHIL说好,我答应泥的条件,我能承诺去吗?现在还不确定。过去三周来面试多次,不等其他OFFER就答应去MINNESOTA,实在是太可惜了,我不甘心。
过了一周,VINA在周一早上给我电话,说T公司要采取行动了,他们不能拖了,于是下午我接到了人事部BRAD的电话,他们通知了OFFER,确认EMAIL随后就到,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非常优厚的OFFER。年薪比我现在高一点XXK,此外,xK奖金,搬家费用全包,按ROBYN的说法,我的手指头不会碰到我的一切东西,全部有人负责,如果确定接受,他们立即再安排一次机票酒店租车,让我飞来跟RELOCATION 专家直接谈,带我参观,开始购房计划。
我仍然没有准备好谈判,因为我仍然在等C公司及另外一个新的IF公司的消息。BRAD周三给我打电话,问我考虑得如何,我表示了感谢,但是没有给他具体的回复。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我也焦急,当时正在处理A公司的那个误会,安排和IF公司的面谈,基本结论是,道路是光明的,机会很多,手里抓到的只有一个。无论如何我也要看见其他的OFFER。

对于我来说,其实是一个选择,T公司的OFFER有效期是五天,到周五中部时间12点截止,我是选择放弃T公司继续等后面可能出现的OFFER还是不等,就接受这个OFFER,这些机会并不是按造由坏到好,越来越好的顺序依次,匀速直线出现在时间序列上的。我只有自己做决定,ANGIE, VINA都鼓励我继续坚持,VINA跟我长谈了一次,问了我的回复条件,作为非正式的表态,我跟VINA提了增加两周休假,工资没有提涨幅,因为我实在不确定。VINA分析后,认为有必要把谈话内容告诉BRAD,我要求这个谈话内容只能算非正式的表达,因为我现在并不在一个谈判的位置上,我在等待。
BRAD跟T公司的VP商量后,觉得必须尽力得到我,于是他们回复,休假只再增加一周,这说明常常是工作量很大,尤其是项目比较多,比较复杂。薪水再涨5K,这是他们能做的最大努力了。同时考虑到我的处境,OFFER延期到下周一。
整个周末我都是焦虑中度过,反复思考,一会儿想到去MINNEAPOLIS的情景,一会儿设想拒绝后去了其他的咨询公司的情景。踢球后跟朋友聚会,听朋友的意见,也都是LUCY-LUCY,有时候,选择多,太灵活也不是好事。好比吃东西没有忌口的一样,我去什么地方,也几乎没有限制,所以反而难以选择。是不是等下去呢?

周日晚,VINA已经体会到我可能要退出了,又给我打一次电话,问我签约的可能性有多大,我说,可能是50%吧。我要把决定放在周一做。
周一早上,又接IF公司最后一次电话,跟他们的PARTNER谈,效果很好,这时候,IF公司跟我说,他们要准备OFFER了,但是我手上还没有拿到,这时候,T公司OFFER截止了,我必须回复了,作为没有正式回复,正式谈判的我,选择了拒绝T公司的OFFER。原因呢?是我的内心仍然向往咨询公司,那么如果我去了T公司,仍然无法平静,将来一两年内仍然要走,那么对T公司的利益是不符合的,所以我必须忠实于自己内心的选择。我不想在自己的高峰期就稳妥地降落在这样一个公司,我仍然想做我从没有做过的咨询,贡献我的经验,享受压力下的工作,见识更多的同类工业中的普遍业务流程,积累经验,现在这个时候,我不害怕任何挑战,我愿意过一种更加激动的职业生活。
我先通报了VINA, ANGIE,她们为我惋惜,也尊重我的选择,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合理的理由,拒绝中,维护了我的正直也给了T公司很遗憾,但是不错的印象,将来或许还有机会打交道。
然后我给BRAD打电话,留言。这个时刻,我没有OFFER,而我已经两周前给我老板提出了辞职。我做这些选择,还是有自信的。这次经历中唯一出乎我意料的,就是I公司的拒绝。

我很惆怅,因为T公司这么好,我却没有接受。不出意料,三小时后,我得到了IF公司的OFFER。

(7)


C公司
C公司是一家法国公司,号称是欧洲著名的IT公司,在美国本来是没有业务的,但是由于SEC自从ARTHUR ANDERSON 公司的丑闻爆发后,开始拆分五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和咨询业务。P公司的咨询卖给了I公司,而E公司的咨询,卖给了C公司。这就是C公司介入北美业务的开始。自2002年起我就听说了C公司,但是一直没有弄明白这个关系,如同一直坚持不看新闻,不看电视,只从泡网了解世界大事一样的生活方式。
八月份的时候我跟C公司的中国区联系过,也得到过一个OFFER,据说是非常非常不错的OFFER, 经理I,但是我觉得出于身份及个人职业前途的考虑,没有接受。
C公司的HR找到了我,有一个南加的SD经理位置,我其实挺犹豫,因为我不想继续在南加州呆着了,这是我开始准备跳槽的动机。如果再找个南加的工作,还不如继续在现在的公司。然后这个机会有两个卖点,一,咨询性质的工作,二,这是一个著名的公司,当然著名并不一定是好事,有时候著名是因为某些坏事而著名…
我同意继续下去这个进程。在某个工作日的下午五点半下班后,我接到了技术筛选的电话,也是大概15,6分钟后,我就已经得到了对方的肯定,对方问了我一些VARIANT CONFIGURATION和SD及PP结合上的应用。第二天,我得到了C公司的HR经理,DON的电话,他给我安排在两周后的周五在CUPERTINO(就是著名的硅谷)面试,时间晚了些,其他的进程可能会已经有了结果,而且这样的安排不利于我把一切OFFER都在同时,摆在桌面上考虑。
其间发生了前面叙述过的许多面试,而最后,到了周四,C公司也是仅仅发出面试的时间安排,而把旅行事宜都交给了AMEX。很奇怪,C公司支付机票的费用,却要求面试人首先垫付酒店的费用,然后报销,而不象其他公司都是直接机票酒店全部直接支付。
我按预订计划,周四下班后,赶往机场,坐的是AMERICAN EAGLE的小飞机。非常小,一排两个座位,一左一右。中间是过道,总共大概26名乘客,登机,起飞,服务都非常随便,好象小公司没有很多规矩,坐公共汽车不需要查证件,吃大排挡不需要打领带一样。
还没飞多久,四十分钟吧,就通知说要下降了,这就是大概390英里的飞行距离。起飞,下降,都很顺利,也很简单,很平稳。我感觉飞行员更象公共汽车司机。
在SAN JOSE机场,我叫了辆出租车去CUPERTINO的GARDEN INN。开车的是来自沙特的黑人兄弟,非常健谈,更可悲的是他也对中国非常感兴趣,我想他可能对日本也感兴趣,或者出于职业需要,他对不少于十个国家的基本常识都有所准备。
我一上车,他就首先问我是否日本人,我奇怪为什么,因为这不是第一次我被当作日本人了,我准备反问他,“难道日本人的英文有我这么准确的重音吗?”,而我事实上已经很困了,为了避免因为我的回答而产生更多的对话,我就简单地说我不是日本人。显然,他不肯罢休,继续问我是哪里人,我屈服了,只好继续这个谈话,我告诉他我是中国人,虽然我想说的是,“DOES IT MATTER?” 在知道我是中国人之后,他开始阐述了他对中国的看法,当然为了那十英里的车费,及可能的小费,他的阐述充满了溢美之词。我记得他问过汇率,然后表示,那很不公平,凭什么美元人民币汇率要1:8,而他们沙特,一个第纳尔等于X个美元。
这种言论,让我困意全消,我开始喜欢这个司机了,可惜快到目的地了。他最后告诉我的一句话,不要觉得他是开出租的,他也很关心,并且很懂经济学。我觉得我不懂经济学,付了车费,小费,我逃离出租车。
安顿好之后我去吃饭,走路到了对面的一家中餐馆,CUPERTINO是中餐,华人比较多的硅谷城市。我去的石家饭店,看起来象是撤退到台湾的江浙人开的饭馆,我按我的喜欢点了一份镇江崤肉,结果他们做的不好吃,粗糙,很干。我又点了一个粗炒面,这也是属于浓油赤酱的典型上海菜,做得还能吃。想想这菜做的好坏,跟侍者的确没关系,都十点多了,他的服务却很负责,贴心,我就给足了小费,回去睡觉。
早上我选择了1.7英里的徒步到C公司,结论是,下次一定不能这么做了。走了很久都没走到,终于在八点四十五的约定时间走到了C公司。这里是C公司的一个派出点,(DISPATCH CENTER)。一切都为我安排好了。三个面试。
第一个是个高个子的高级咨询顾问,白人老头,做技术上的评价。很TECH-SAVVY。我们花了三五分钟就谈到了一起去,他还教了我一个关于LOGISTIC COCKPIT上的X TABLE, Y TABLE改动的时候要注意的SYNCHRONIZATION。他毫不掩饰对我的欣赏,我想这样一个年纪的人,如果仍然在技术领域,那么不会比我更快的反应了,要坚持在细节上的掌握,也不一定比我强。心里暗自得意,好像公司里很难找到能面试我的人,只能以知己知彼的方式测一下,如同AMIGO所说的,我是否在吹牛,是否有比较好的方法论。如果十分是满分的话,我想他给我的分数应该是九分或者十分。
四十分钟的面试结束后,我紧接着开始了第二个面试,这是一个印度人,经理,在C公司呆了八年,他要从项目管理的角度面试我。这一次面试我很惨,我几乎没有让他满意的回答,我可以感觉到,确切地说,不管我如何回答,他都是不满意。他是唯一一个不直视着我的面试考官,他总是持续地东张西望,晃着双腿。他的问题也是很软,比如“你如何分配任务?”,“你三个最大的弱点是。。。”,这是个非常难缠的问题,如果我能说出三个弱点,基本我这个面试就算完了,如果我不说出来,这道题也没有答案,我真想听听MONSOON这样的HR专家这时候有什么建议,当时,我的想法是请这个印度兄弟向后转,然后我一脚踢在他屁股上,把他踢出窗外。显然我不愿意编造一些中国式的名为缺点,实为吹捧的弱点,比如“工作时间长,不注意休息”等等。总之,我回答得并不顺利。
然后又有两个关键问题我没有回答好,我提到了我们使用SOLUTION MANAGER处理项目管理,他一听兴趣大增,原来这是他的领域,于是他问了我一些非常细节的问题,我无法回答,只好告诉他,我作为一个使用者,只有非常肤浅的理解及初级的应用,并没有很多了解。这验证了AMIGO说过的,不要吹牛。其次,他说,既然你说你有很好的说服人的能力,那么请告诉我,假设我是一个没有任何SAP知识的门外汉,什么是NETWEAVER,为什么我们需要NETWEAVER?我说这是一个平台,可以衔接R/3及非R/3系统,对于其他建筑结构上的特点,我不清楚。他满意于他所取得的战果,得意得离开了,我知道我输得很惨,我知道当我不被重视的时候,对方的漫不经心,也影响了我的情绪。在I公司面试的时候,我依稀也有同样的遭遇,只是当时自己感觉尚好。而这次,在I公司拒绝之后发生的,我已经能体会面试中的变化了。告别的时候,他的握手很轻,这传递的是一个非常准确的信息:你不及格。这个印度兄弟,以我对他的PROFILE,是属于那种B-SCHOOL出来的,很AGGRESSIVE,很ARROGANT的经理,通常他们是属于做BUSINESS STRATEGY,和做系统,应用咨询很不一样的,完全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当双方接触的时候,双方都认为自己是推动BUSINESS的主要动力来源…
我是以沮丧的心情接受第三节面试的,这是一个高级经理,负责西海岸地区的CHARLIE,不同于印度兄弟,他很坦诚,首先他介绍了他的经历,很有趣,他曾经在某著名的咨询公司做了12年的项目管理,然后公司说他们不需要项目管理了,这些工作都外包给P公司了,你们看怎么办,转行吧。他仍然想坚持做项目管理,所以他离开了公司,在家一年,自学ABAP,然后被E公司聘用,逐渐升职,后来E公司咨询部分卖给了C公司,他就仍然在做经理,高级经理。他问了一些关于我能否接受100%旅行的这种生活方式,又向我介绍了C公司为了尽量减少100%的旅行,而采取的措施,比如项目允许的情况下,有时候可以在家工作,100%的旅行,可以选择在酒店呆过周末,或者周五早点回家,周一晚点儿来,等等。我明白,那都是些毛驴前面的胡萝卜,只有观赏价值,不能当真去追求的。CHARLIE也谈到了哪个城市他最喜欢,很多个人的喜好都跟我交流,让我觉得很亲切。可能这个职位上对我进行面试,主要是考察我的个人性格了吧。如果十分是最好的话,我想我得了十分。
这事实上给C公司出了一个难题,如果回顾一下这三个面试的假设结果。他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果然,他们用了一个多星期才做出决定。其间因为其他公司的OFFER要截止,我催问过一次,并通告他们其他公司的OFFER已经拿到了,给了他们一些压力。我有时候下班回家,都会在脑海里想象这三个人讨论问题的时候肯定为了我而真论得非常激烈。他们会降级使用,这是我的猜测。DON感到非常抱歉,但是作为一个HR方面的经理,他无法控制那个讨论的过程,他只能以询问的方式施加压力。
11月2日,在长久的等待中,这个进程终于有了眉目,DON在电话里第一时间通知了我他们的决定,高级顾问,南加州地区居住,服务南加州的客户,年薪XXK,没有签约奖,只有业绩奖,大概是8%-9%,领域是R/3-SD。
这时候我已经拿到了IF的OFFER,所以对于这个OFFER,我比较后,觉得有三点不可取。
1. SD领域是我非常熟悉的领域,已经缺乏挑战了,如果不做ECM或者PP/PS,或者CO-PC,几乎整个R/3的其他模块都不具备复杂性,也就是对我的挑战性。
2. 薪水比IF公司给的,几乎一样,仅仅多了几K,那么对于不同的地点来说,IF是芝加哥,而C公司是南加州地区,显然,性价比来看,IF公司远远胜过C公司的OFFER。
3. 在南加州地区服务于客户,我仍然无法避免堵车,只不过随着项目的不同,我堵车的路线不同而已。我仍然需要考虑到自己住在什么具体的城市,以免堵车。而要做到去大多数客户距离不远,那么可能要住到LA的中心偏东一点点地区,那里是以堵车著称,而房价的问题仍然不能解决。
我唯一得到的,可能就是公司的名气和将来简历的光彩了,但是我仍然没有得到一个期待的职位,而IF公司已经给我了这个职位。
我给C公司回复,请问薪资的还价空间,我被拒绝了,他们不会有任何让步,回答很干脆。于是,我就没有任何余地了,之所以要保持这个C公司的OFFER,我是意图以此给我在IF公司的谈判中增加我的筹码。而内心强烈的倾向,使我在这个GAME里并不能完整地投入,C公司不给任何余地,而我在做最后的努力,把IF公司的OFFER再抬高一点,我就准备跳进去了!

IF公司给了什么OFFER?

(8)

IF公司
有时候我想,一个人去什么公司,从事什么职业,甚至结什么婚,都是很偶然的事情。这印证了STEPHEN ZWIG的历史观,世界历史上的大事件也常常是因为非常偶然的小事而改变的。
IF公司就是一个例子。这个公司也是以I开头的,为了区别前面的I公司,我称之为IF公司。直到被通知安排面试前,我都不知道这个公司在哪里,名字如何拼写,是哪个职位。
当我在于I公司,C公司,A公司,T公司密切接触的时候,我拒绝了无数的电话询问,包括任何来自湾区,南加,纽约地区的机会,也拒绝了许多薪资水平低于我的预期的机会,而IF公司的电话询问是没有引起我任何的注意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接到电话询问后答应安排了第一轮的筛选,或许是因为我在与A公司的接触间隙中心不在焉,与IF公司的HR部门的GREG有了第一次接触。
GREG询问我能否安排一次电话筛选,我同意了,但是到了时间,电话没有打过来。GREG又安排一次时间,是我从T公司回来后的10月19日,星期三下午六点半。打电话过来的是IF公司的印度兄弟PARVAN,从他所在的IF公司的印度德里办公室。
和两天后在SAN JOSE面试我的那个我不喜欢的印度经理截然相反,这位PARVAN兄弟令我非常有好感。他询问了我关于BW的细节问题,我所有的面试/电话中,第一次在技术细节上败下阵来,这个电话持续了40分钟,我大概在30分钟前后的时候开始无法回答他的问题,我回忆了一下,现在总结一下
1. 他在FI领域比我熟悉,并且使用了大量的BW STATISTICS,这表明他面对的客户应该是BW应用的大客户,而我对BW STATISTICS几乎没有使用过。
2. 他熟悉INFOSPOKES,而我一无所知。
3. 他对BW PERFORMANCE很熟悉,而我只能是普通意义上的使用AGGREGATE, COMPRESSION, QUERY DESIGN上考虑PERFORMANCE.
4. 我比他强的地方可能是IDOC,DEBUG,LOGISTIC COCKPIT,及DATA EXTRACTION的实践上。
我已经沮丧得无以复加的时候,他结束了那个低沉语调的提问,问我,还有什么问题需要问他的。我不得不表达我很抱歉,很多问题我无法回答他。他说,没有关系,没有人通晓一切问题,你在你的领域里回答得不错,他回写评价报告给HR部门的。我把这当作一种安慰,就没有报什么希望。我认为IF已经不会继续对我的兴趣了。
第二天,周四,出人意料,GREG打电话告诉我,我通过了电话筛选,准备为我安排机票来芝加哥面试。我非常高兴,这时候我才知道,PARVAN的话,并非安慰,而是实话。我告诉GREG我希望尽快进行,因为我还有其他的进程即将接近尾声。最后日子定在了10月28日。10月24日,我接到GREG预订的电子机票信息及酒店信息,这时候我才知道公司的名字如何拼写,而GREG也知道了我的名字如何拼写并因此更正机票。

这之前,我很尴尬,因为我实在没有理由在接触了这么长时间之后,再问GREG, “对不起,我知道这很冒犯,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公司的名字怎么拼写。”IF公司名字的发音居然是重音在后,如同法文一样,更让我难以猜测拼写。好在随着电子机票的邮件,GREG同时发给我看了两个CASE STUDY,里面我才看见了IF公司的全称及其简单的背景介绍。他们做了NASA的BW实施。我不知道德国陆军的那个复杂的BW实施是否是他们做的,我回忆起来十月份我在BOSTON开会的时候是看过那个ASUG主持的一个一小时的NASA BW专题,主持的是NASA的一个技术人员,但是合作主持/协作主持的,可能就是这个IF公司的吧。
27日下午,我飞芝加哥,三个半小时的旅行,加上两小时时差,到芝加哥已经是夜里11点多了。夜里从飞机上看芝加哥,象一块黄金珠宝镶嵌的阿拉伯挂毯,非常好看。我打车进城,司机让我领教了疯狂的芝加哥车速之后,我到了MART PLAZA假日酒店,就在河边,周围都是灰白色的,高大的,有上百年历史的办公楼,来自摩天大楼时代的大厦。这个城市是有历史的,有传统的,有文化的。
非常不能想象的是,十二点半我CHECK IN, 假日酒店告诉我,我的房间没有了,我不知道如果房间能被取消,那么我们还要预订干什么?假日酒店告诉我,他们为我另外安排了一个房间在四,五分钟车程的HILTON GARDEN INN,并为我支付了十元出租车费。我接受了这个安排,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在美国就这么FLEXIBLE,而一回国就这么MEAN。或许重要的是服务业解决问题的谦卑与态度,而不是问题本身。
在出租车上司机听我说了遭遇,哈哈大笑,告诉我原因肯定是因为近郊的芝加哥人都进城订了酒店,并且赖着不走,就自动损害了后面的预订房间(比如我这样的)。原因?因为芝加哥白袜队刚刚在拿到了棒球冠军,芝加哥要以游行 来欢迎他们的英雄,如同两千年前罗马人要以游行 来欢迎征战高卢归来的恺撒一样。
我住到了HILTON GARDEN INN, 然后下楼找吃的,居然这里一点酒吧仍然开放,一个街区之外,有白母鸡便利店的三明治可以充饥。真是城市生活啊,比乡下好多了。
第二天早上,我选择了步行,沿着密歇根大街,过河,来到了0.8英里之外的IF公司总部,一栋大厦的三十四楼。这里我看见的和国内高档写字楼的样子,比如SAP 北京,SAP 上海,没有什么区别。我第一次看见了GREG。
这是一个黑头发,褐色眼睛的年轻人,胡子刮得泛着青光,说话很快,但是很清楚,我们很谈得来,都喜欢开门见山。我们通了好几次电话,今天才见面,我对他的期待也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他跟我简短谈了一下,询问了几个背景问题,然后把我交给了随后进来的一位高大的白人老头,12年其他BI经验,此外有四年SAP BI经验。我没有遇到什么阻碍。他对我态度一般,他的提问没有给我构成任何威胁。然后在等待下一位面试者的半小时中,我有机会第一次眺望了美丽的密歇根湖。

我站在三十四楼看下去,朝阳下,晴空万里,蔚蓝色的密歇根湖波光粼粼,无边无际,风平浪静。近处,是码头(或者不再使用或者仅仅有少量游艇停靠,非常安静,而非繁忙),美国海军的某纪念馆,球场,湖滨公路,车辆在金黄色的,红色的树林中穿行,也没有任何理由否认芝加哥是一个海滨城市,密歇根湖太大了。这个城市,提供了大都会的风格,又能让人拥抱蔚蓝色及金黄色,难怪人们说,芝加哥的秋天最美。
我的确等了半小时,才等来了这一位IF公司的PRINCIPAL,STEPH,女性,肥胖,五十多岁,这些特征几乎跟IT工业的高级主管的PROFILE完全不符合,相反,倒是AOL的订户的特征,家庭妇女,祖母级,以购物车去STAPLES采购电脑,以电脑关机作为唯一的关闭应用程序的办法。然而,我注意到了她与家庭主妇唯一的不同,家庭主妇是很快乐的,笑眯眯的,而她,虽然非常诚恳,有着T公司PHIL一样的ACCOMODATING的性格,但是她很严肃,交谈的过程中,她直视着我。
STEPH自我介绍了一下,她来自德州达拉斯,曾经在SAP工作过,作为SAP最早的1.2版本,2.0版本的开发组的主管,在SAP工作过十年,然后,她选择了休息五年,前两年重新被朋友邀请出来工作,后来该公司被IF公司收购,她成了IF公司的PRINCIPAL,负责许多的BUSINESS DEVELOPMENT,具体的说,就是与客户或者潜在客户谈项目。
和STEPH交谈后,我的印象是,她具有非常广泛的SAP知识,很优秀的表达能力及很强烈的主导谈话的能力。我谈了许多我做过的项目,我很感激她对我的价值的欣赏,几乎与T公司的PHIL一样。她觉得很满意,但是为了稳妥起见,她又额外增加了一个面谈,她请了他们的一个BW方面的,JUNIOR LEVEL的技术人员再跟我谈一次,确定我的BW方面的经验。我不得不佩服STEPH,她能从高的层次去了解一个人的沟通技能,知识结构,跨模块的应用,同时又能关注于细节上的掌握,一再检查我的细节。
这位年轻的小伙子,是典型的技术人员,喜欢幕后,关注细节,不在意是否有人注意到他的贡献。显然20分钟的交谈之后他给我的评价也是非常好的,所以当天我结束面谈后在机场,接到了GREG的电话。
因为我跟STEPH谈到了很多R/3的项目,他们觉得需要再完整考察一次我的R/3经验,早先的PARVAN,后来的这位BW的分析师都没有考察过,所以他们再安排了周一,请他们的BW的专家,公司的PARTNER,从伦敦给我打电话。
我开始喜欢这个公司了,确切说,是喜欢这个面向SEM/BW的职位,也是喜欢STEPH, GREG, PARVAN这样的不同领域都同样杰出,同样感觉相处融洽的人士。
DAVE,这位BW界著名的咨询顾问,某畅销的BW书的作者,跟我谈了半个小时,他询问了我一些SD的TABLE, ABAP DICTIONARY的问题,我做过的SD上的流程,SD与MM的衔接,与FI的衔接,SD里的PRICING TECHNIQUE,我都做了令他满意的答复。他是如此满意,以至于在我们结束谈话后的半小时内,GREG就打电话进来,说他开始准备OFFER了。
下面是选择了。

(9)

选择
到了这一步,我已经被I公司拒绝,和A公司手枪互射一样结束了进程,我拒绝了T公司,到周三,11月2日,我已经拿着两个OFFER,
1. C公司,做R/3-SD,高级顾问,地点在南加州,年薪X,加8-9%的奖金,无签约奖
2. IF公司,做BW/SEM/BPS,经理,地点在芝加哥或亚特兰大,年薪X,无奖金。无签约奖。
两个OFFER都不如T公司给的OFFER,这两个OFFER都比我期望值低一些,但是相比A公司的薪酬范围,这是可以谈判的OFFER,合理的起点。比我的期望值低一些,说明我没有咨询公司的经验,所以更说明了我必须拒绝T公司的OFFER,而及时进入咨询公司这个领域。
我分别开出了还价,等待回复。可是我自己内心的渴望使我无法平衡这两个OFFER,所以最后的预期的游戏是,拿IF公司OFFER压C公司,拿C公司OFFER压IF公司。而结果只能是做了一半,就是拿C公司OFFER压IF公司,因为我内心想去IF公司,原因有四
1. IF公司所处位置,生活成本,主要是房价低,同样OFFER,IF公司性价比更高
2. IF公司所提供的机会是BW/SEM/BPS,更具有挑战性,能与之相比的,我眼里只有APO,而C公司提供的是SD应用,在我眼里,虽然我驾轻就熟,但是没有了挑战性。
3. IF公司提供的职位比C公司高。
4. IF公司的人,在我的接触中,给我的印象比C公司的更好相处,他们也更重视我的价值。
5. 我从A公司的猎头,JACK那里了解到,IF公司是A公司分出来的,专门做BUSINESS INTELLIGENCE,虽然是第二梯队的咨询公司,但是我感觉比第一梯队的更有成长空间。

我两个OFFER在手,迅速订了回国机票,可以大吃大喝一顿了。而两个公司的回复都没有到,我留下了北京的律师同学的地址,接收他们发来的UPS特快OFFER原件。C公司不提供任何的变通,所以我只有等IF公司的回复。
今天早上,11月8日早上8点北京时间,我接到了GREG的电话,他们维持OFFER不变,加了5K的签约奖,我将接受这个OFFER,无论他们的回复增加的幅度如何,因为那是我想去的地方。现在就等着受到GREG修过过后的OFFER,在OFFER上签字,在背景调查授权上签字,在个人信息表上签字,传真回去,然后礼貌地谢绝C公司的OFFER。
前后几乎一个月的跳槽过程,基本结束了,我开始每天守着沸腾鱼乡大吃大喝,也开始总结一下三个观点
1. 为什么要跳槽,离开加州的决定是受什么因素影响的?
2. 我对SAP,作为一个IT PROFESSIONAL的看法。
3. 我对工作的看法。

(10)


1. 为什么要跳槽,离开加州的决定是受什么因素影响的?
2. 我对SAP,作为一个IT PROFESSIONAL的看法。
3. 我对工作/求职的看法。

正如SHAMU在楼下转载的那篇文章所描述的,房价居高不下是我决定离开加州的重要原因。加州的房价已经到了夫妻必须同时工作才能支付的地步。而单身人士,如果想买SINGLE FAMILY HOUSE,基本上没有希望。不说湾区,仅仅是LA地区,ST. FORNANDO VALLEY里的街边的车水马龙喧嚣不止的老旧房子,也要50万以上,每个月3,4千的MORTGAGE是非常容易的(其中利息部分可以抵税),此外联邦税30-36%,州所得税9.5%,如果要有一些退休金储蓄的话,再加上油价,供车,基本上,我是一个穷人了。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只有两个,去一个州所得税低或者没有的州,去一个房价低的地方。

现在看来,唯一牺牲的是加州的天气,而在这个地中海式气候下我已经呆了十年,我对下雨的渴望可能跟西雅图居民渴望阳光一样强烈。但是离开加州赢得的是更美丽的风景,而风景常常出自四季分明的地方。

随便查查房价,我就发现,主要不去NY,湾区,LA,基本上我是买得起房子的。为什么房子这么重要呢?因为这是唯一把美国区别于其他国家/地区的标志。比如比较极端的香港,东京这些城市,买房,可能指的是CONDO, DUPLEX,TRIPLEX,APARTMENT等等,而邻居间的互相影响,噪音,狭窄的厨房,卫生间,狭小的客厅,千篇一律的布局,都让人觉得那不过是一个火柴盒。这个世界上,还能给你绿地,宽敞的客厅,开放式的厨房,WALK-IN CLOSET,PATIO/BALCONY等等的,只有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这个完全可以想象得出来。俄罗斯有潜力在将来提供这种可能。这就使得美国成了一个个人自由生活的乐土,所以有FORD F-150的大PICK UP, 有COSTCO/SAM’S CLUB/BJ CLUB代表的消费观念,这个结论就是,不买房,不如离开美国了。

交通拥挤,405号公路“405”被称为“4OR5 HOURS”,通勤时间长,州所得税高,使得这里不再成为一片乐土。要享受加州的气候,成本太高了。如果对下雪不是那么敏感,那么在许多四季分明,风景秀丽的地方,我有更多的选择,比如在MN,寒冷著称,房价仅仅20-30万,几乎薪水购买力相比LA地区涨了30%-40%。德州土地广阔,所以德州房价一直没有大幅增长,在COLLEYVILLE,就是达拉斯地区的一个很好的社区,房价仍然在20-30万,更不要提以低房价著称的休斯顿地区,其他地区,如北卡,南卡,亚特兰大,佛罗里达地区,不一而足。

SAP 作为一个处于领导地位的ERP系统,经历了ORACLE 的竞争,ORACLE对PEOPLE SOFT的兼并,PEOPLE SOFT 对JD EDWARDS的兼并,ORACLE对SIEBLE的兼并,还有美国经济的90年代末期的繁荣,后来的萧条,再复苏,自己从R/2, 到R/3的变化,带给就业市场的变化也很大。
SAP内部的开发的变化,自R/3以来,第一个是4.0B的确立,是R/3的第一个成熟的版本,

第二个变化其实是WALLDORF方面反对,而SAP AMERICA坚持的结果,就是R/3的网络化,这是个简单的,初级的ITS,后来被WEB APPLICATION SERVER代替,这个事件上,SAP是落后了,但是靠着强大的开发能力追赶上来。第三个变化,就是SAP认识到一个大中型企业,(FORTUNE 500)是几乎不可能完全放弃LEGACY 系统的,这是一个决定,毫无挑战的可能。所以SAP能做的只有拥抱这个决定,就是扩展R/3的功能去主动统一其他系统或者LEGACY系统的功能,所以R/3-SD扩展成了R/3之外的CRM,R/3-MM-PUR扩展成了R/3之外的EBP/SRM,PP扩展成了APO,ECM扩展成了PLM,许多为SAP提供文件管理的软件商进退两难,因为一方面SAP支持他们的同时,开发了自己的RECORDS MANAGEMENT;CTMS演化成了R/3之外的SOLUTION MANAGER,统一了BASIS的管理,所有的MASTER DATA变成了R/3之外的MDM。这一切说明什么?说明SAP认为,所有R/3,非R/3系统,都可以存在,但是销售部分,可以交给CRM来处理…,所有R/3,非R/3系统,都可以存在,但是计划部分,可以交给APO来处理,并实现供应链上的信息共享,GLOBAL ATP, COLLABORATION…,所有R/3,非R/3系统,都可以存在,但是采购部分,可以交给SRM来处理…。用这种方式,SAP正在实现另外一种方式的统一。

第三个变化,是SAP从R/3中分割出来情报系统,这本来是R/3的一个弱点,R/3长于操作报告,但是短于分析报告,这是由其关系型数据库决定的。分割出来成立单独的BW后,R/3的资源被解放出来专门用于生产。BW单纯处理分析报告。

第四个变化,是界面变化,BSP,JAVA的应用,使SAP完全走向了WEB,符合潮流,这最新的进展被包括在NETWEAVER2004S,我对这个开发不是特别熟悉,我了解的仅仅是其用途。

第五个变化,是SAP进一步优化了与非SAP系统的连接,代表作品就是XI。很多技术迷对XI推崇备至。

这五个变化,加上经济的复苏,爆发了SAP的就业市场的需求狂涨。

作为一个SAP职业人员,应该如何获取最大的利益?
1. 不要迷恋大公司,而中小企业里三到五年的经验将为自己积累宝贵的跨模块的经验。由于人力紧张,中小企业愿意上不同模块,但是不能维护多个分析师,常常把不同模块的支持维护工作加给分析师们,从个人职业发展的角度说,这是好事,3-5年后就会发现他们比他们在大公司的同行们有更强大的能力。SAP从设计来说,是分模块设计,从个人的学习来说,也是分模块的,但是实际问题的发生,客户的需求,都是按流程来的,都是跨模块的,所以跨模块,是必须的,也是很多公司追求的人才。一个只懂得采购的,或者只懂得SD的,面临的是同样资历的人的竞争及就业市场的狭窄。
2. 工作中的机会非常重要,不能限于现在的模块的支持维护,必须接触新模块,新知识,新流程,新应用。要学会拒绝公司100%地使用你而不提供学习的机会,理想的比例是60-70%的支持维护,30-40%的学习时间。
3. 知识结构上,高层的结构知识必不可少,但是更重要的是细节知识,因为细节知识不仅仅在于细节本身,更在于其解决问题的方法论,这个方法论是有些独特的,是来自于战后人们对一百多年的德军总参谋部的运行方式的研究,总结。这个方法论是核心,有趣的是,SAP的核心经验,就是来自与此,也是人们为什么对SAP从业年限的合理预期,I.E.如果你做了五年SAP,经验要超过做过一年的人,主要就是指这个经验,对方法论的熟悉程度,能否迅速发现问题,并确定原因及解决方案。这其实是WALLDORF的德国开发者与分析师们的沟通的语言。我在这里设置了说明,但是,你能发现我的说明吗?你能理解我的说明吗?一个优秀的分析师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普遍来说,他会花更少的时间,解决更多的问题,提供更有效,更合理的解释及/或解决方案。这,也是SAP最美丽的地方,以至于完全可以成为终生的职业。如果总结一下,就是方法论是SAP的核心,也是求职中技术筛选,面谈的核心。一个掌握了方法论的人,可以使得一个懂得SAP的招聘者,知道如何平衡他对经验的需求和对方法论的需求。方法论的精通可以弥补求职者某个特定模块的经验上的不足,而反之,某个特定模块上的精通却不能同样程度弥补方法论的不足。作为读者,你们读懂了我的话吗?哈哈,对,我描述的就是一个QUICK LEARNER!
求职的看法
1. 遵循自己的心灵的方向,不能让自己违心做选择。我放弃T公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2. 在SAP的工作中,在求职过程中被问到自己的工作方式时,要努力传递这样一个信息,就是客观地讨论问题,永远维护或者反对一个观点,而不是维护或者反对一个观点的持有人。
3. 沟通能力,如同传球一样,你传递的是信息,你在与队友TALK,同样,在SAP的实践中发展起来的沟通能力,也保证了与同事间的协作,除非你是一个开发者,否则招聘者都非常重视沟通能力。
4. 无私的知识分享,这几乎应该提高到信仰的高度,如果一个人想学习,那么没有什么可以阻拦他的,如果一个人不想学习,那么再多的资源也豪无用处,封锁知识,使自己无法维持自己在工作中的职业标准。
我仍然相信有些东西是天生的,而非吃药一样,看见TIPS,然后自己每天去遵循然后就能改变的,不,不是这样。比如,自信,比如诚恳,比如热情,比如信任,比如坚持。但是我也相信有些东西可以改变,比如当自己与工作融为一体的时刻,工作在慢慢地改变着人,和人对职业的看法。

关于薪资的看法,小李飞杆的看法有些道理,但是没有考虑一些因素,比如频繁跳槽可以使薪资较高,也使将来的招聘者怀疑他/她能否持久在一个公司做下去,有时候较高的薪资被称为金手铐,相信大家也能明白这个含义了。较高的薪资也有较高的裁员风险。而裁员/重新找到工作,会影响薪资水平至少两年。对此我有体会,高薪是追求的,这个市场是相对平衡的,也有一些不平衡的地方,比如某人能力强,但是收入相对较低,有些原因是可以解释的,常见的中国人的原因是他/她沟通比较不足,比较内向,比较缺乏面对(CONFRONTATIONAL)的习惯,还有就是比较懒,也有些原因是他/她有薪资以外的CONCERN,同样需要得到尊重,比如这个职位可能更稳固一些,这来自一个大公司的名字…。
这些不平衡也是就业市场活跃的动力,也是必须的。我的原则是,毫无保留地羡慕那些挣得比我多的人,并更努力的挖掘出薪水在帐面价格后的真正价值,比如为了高薪我是否要多开车一小时在拥挤的405号公路而丧失生活质量?等等。这个原则,还是DEAL原则。
在我还能能够维持灵活性的时刻,尽可能地享受灵活性,在需要稳定下来的时候,可以享受稳定的乐趣。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遨海湾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