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海湾超级社区

 找回密码
 入住遨海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查看: 14467|回复: 12

梦回大清续[转贴晋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8-25 21: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后查才能浏览下载更多咨询,有问题联系QQ:3283999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遨海湾

x

三年

  “噼里,啪啦”鞭炮炸响的声音不时的传来,浓重的火药味儿顺着风从墙外飘来,还带着一些碎屑,我靠在窗口的塌子上看了会儿,忍不住伸手去接了来,小小的但重重的红色映入了眼底,是那样的喜气,嘴角不自觉地弯了起来…的8e296a067a37563370ded05f5a3bf3ec
  “主子,又笑什么呢”,小桃儿笑嘻嘻的从我身后冒了出来,手上还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燕窝粥,“小心风凉,没得大节下的弄得伤风头疼”说完用小勺搅了搅粥,又轻吹了吹,递过来,抬眼笑说,“快吃吧,凉了就没性力了“。的e2ef524fbf3d9fe611d5a8e90fefdc9c
  我微微一笑接了过来,“谢啦,桃儿管家”,小桃哧的一笑,“主子就知道拿我穷开心”,我笑着朝一旁点点头,小桃儿会意,一偏身坐在了我身旁,顺手拿过桌几上的针线笸箩,取出一付鞋底子纳了起来,嘴里却还是有的没的跟我说着闲话儿。我笑着听着,思绪却又飘到了窗外……
  三年的时间到底有多长,我现在已经没了概念,原本应该是很难熬的岁月,却眨眼间就滑了过来,仔细想想之前都干了些什么,却没什么清晰的印象。如果说苦难能让人印象深刻的话,那幸福只能让时间过得飞快,却留不下什么痕迹…的5c04925674920eb58467fb52ce4ef728
  三年,原该颓废绝望的胤祥,却依然朝气蓬勃,每日里兴致勃勃地看书,写字,练武,或陪着我种树,看我做饭,伺弄花草,钓鱼,甚至折腾家具摆设,让自己一刻也不得闲,日子看起来过得很是充实。就这样,他的身子骨反到打熬得更好。的a87ff679a2f3e71d9181a67b7542122c
  只是偶尔会站在花园里的假山上,向外望去,有次刚好被我碰到,却只说是登高望远,虽说这假山不高,可还是比平地望得远些,我听了哈哈一笑。过了两日,自己一个人走上去,远远朝他看的方向的望去,却才发现隐隐约约的红墙绿瓦现了出来…心中忍不住一悸,那应该是雍和宫吧…
  虽说是被圈禁,可日子过得并不差,日常物品一应俱全,与之前所用的品质也丝毫没有改变,不过这是在两年前。之前的那一年过的甚是艰苦,不过也是看跟谁比,若是比寻常百姓家,那自然还算得上锦衣玉食了。的c2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当时的十三对这些却是毫不理会,想必他心里对这些早就心知肚明,皇室里被圈禁的下场还会好的哪里去。只是转年下,内务府送来的东西却突然变好了,奴才们自然是欣喜万分,甚或私下里嘀咕,十三爷是不是要翻身了。的28267ab848bcf807b2ed53c3a8f8fc8a
  胤祥却只是挑了些好的纸墨笔砚什么的给我瞧,嘴上没说什么,只是眼里有着淡淡的喜意一闪而过,我也是随着小桃她们高兴,心里却明白,是四爷…具体的时间虽然记不清了,但在历史上,他早晚是要掌控内务府的。的c399862d3b9d6b76c8436e924a68c45b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是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康熙皇帝看来是越发的信任四爷了,内务府这种掌握皇帝贴身事务多多的衙门,可不是任谁都能去的。那也就是说,我的事情与四爷并无什么影响,看来当初想的是对的,若不是有康熙皇帝的默许,四爷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没用吧。
  偶尔也想过若是康熙皇帝执意要我的命,那四爷他会怎么做呢,救我还是…心里突然一冷,赶紧把这个念头打消,命令自己不要在想了。只是由不得一阵苦笑,笑自己明知道结果的事情,何苦还去想它,平白的让自己痛呢。的168908dd3227b8358eababa07fcaf091
  胤祥的好精神在秦顺儿这些真心护主的奴才眼里自然是好事儿,横竖认定,因为有我,才有他主子的好心情。对于这样的评定我也只笑纳,也曾拿来与胤祥玩笑,心里却万分的清楚,他所做的一切,无非就是那八个字,“厉兵秣马,养精蓄锐”而已。的3def184ad8f4755ff269862ea773
  若说以前的他对四爷是忠心耿耿,经过了他被圈禁而我又“死而复生”的这件事情之后,对四爷恐怕已是以命追随了,更何况皇帝的态度又是恁般暧昧。胤祥的一腔雄心壮志恐怕从不曾打消过,想到这儿忍不住又是苦笑,就算他以为我已不在的时候,也不曾吧…的1ecfb463472ec9115b
  这些也都还算好,人若没了想头儿,活着也就没什么意思了,只是偶尔提起八爷他们来,胤祥的眼神让我打从心里寒起来,忙得拿话岔开了,也不晓得他知道了没有,但是以后我们再也没有提过八爷他们的名字。的5737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十三对于外面发生的一些事情似乎了然于心,想必四爷自有法子通知了他,更何况内务府也在他们手中握着。这些事情我全然不想去管,虽说是被囚禁在这一亩三分地儿里,可心里倒是觉得比先前的富贵日子强了许多。的cee631121c2ec9232f3a2f028ad5c89b
  在我进来那年府里的奴才换了不少,可像小桃儿,秦顺儿这样的还是留了下来,剩余一些新人倒也好,见了我也不太认识,也许是装不认识,反正没人见了我就突眼咧嘴,仿佛白日见鬼似的。倒是那几个与我同时进来的丫头,见胤祥如此待我,有两个长的拔尖的心里不忿儿起来。
  刚过了头三个月,那两个丫头把心中的恐惧,不平,小心谨慎都压了下去之后,见胤祥如此人品,又不像是被监禁起来那一脸的晦气样子,心里自然都存了些想头儿。她们原是四爷旗下包衣奴才家生子儿,出身虽不高,可到底是在旗的,给一个被圈禁的贝子做身边人,倒也不算不配。
  可一来见胤祥对我千依百顺,竟不似个爷对丫头的样子,就是一般夫妻也做不到的,二来府里的太监总管是秦顺儿,内府的丫头们又是小桃儿在管,他们两个人,对我一如胤祥,忠心耿耿,全心全意。的55a7cf9c71f1c9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她们的心里头不禁存了些疑问,曾私下言语试探,被我三言两语的挡了回去,横竖我又不能告诉他们,胤祥本就是我老公,小桃她们就是伺候我的云云。的a7aeed74714116f3b292a98223
  又过了两日,竟被一个听到秦顺儿私下里叫我叫溜了口,转过身来,就有人背后酸言酸语地说什么,都是奴才丫头,竟也被叫起主子来了…的a597e50502f5ff68e3e25b9114205d4a
  可终也有几个伶俐的看出事情头尾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胤祥他们如此对我,但是见了我总是客客气气的,甚或也以主子来看我。我只是笑着说大家都是好姐妹,平和相处就好,没什么主子奴才的。可懂事的不说她也懂,那不明白说什么也说不明白了。的a8baa56554f96369ab93e4f3bb
  又过了一个月,有一天正在看书,忽然听小丫头嘀咕些什么,打得狠云云,有些好奇,叫她们进来问也不敢回,还是小桃儿进了来,说是一个丫头犯了错,十三爷让人打了她一顿,撵到柴房去了。
  我一愣,胤祥向来对下人宽和,很少计较什么,怎么这回…心里想着顺口问了句,谁呀?小桃儿抿了嘴眼睛滴溜乱转就是不答,一旁的小丫头嘴快说了出来,被小桃狠狠地剜了一眼,吓得忙退出去了。的f29c21d4897f78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我心里猜到了个大概,又听小桃说什么不用管那起子淫妇,心里的感觉不免有些诡异。似乎自打我认识胤祥之后,只是见他对我不三不四,疯言疯语,倒没见过他把别的女孩儿放在眼里。
  若论在长春宫,长的比我好的女孩就不少,更不用说外面的花花世界了,他却也从不曾招惹,要么客客气气,要么就是主子款儿,与我婚后更是如此。唯一一个疑似的可能就是七香,可还没等我弄明白,人就已经送出去了,再没人来碍我的眼,情敌二字与我而言就是空话。
  今天这一遭对我而言倒是挺新鲜的,可是很显然,我和敌人还没有正面遭遇,就已经被胤祥提前干掉了,想着想着不禁有些好笑。小桃儿见我不生气,也松了一口气,嘴里虽不明说,也唠叨出些前因后果来,简单的说,就是某人的马屁拍在了马腿上……我问明了未曾伤及人命,也就不再提了。
  夜里胤祥倒是笑眯眯的跟我说了大概,大有表功之意,我点头承认,说是要是被那女人占了你便宜,我岂不是吃亏了,胤祥大笑…此事烟消云散,再没人提起了。只是自那以后,人人见了我都规规矩矩的,并以主子相称,我还想说什么,秦顺儿却说是胤祥发的话儿。我原也怕惹了麻烦,胤祥却说这地方天高皇帝远,蚊子都飞不进来,倒想着飞出去呢。的00ac8ed3b4327bdd4ebbebcb2b
  我虽然还是有些不安,一来被人叫习惯了,二来日子渐渐长了倒也不太觉得有什么别扭了。另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打圈禁以后,夏天的蚊子确实少了不少,看来禁卫军圈的果然很严实,因而心里踏实了不少。有一次在饭桌上说起来,胤祥一口汤全喷在了桌子上,小桃儿她们也笑得不行。
  日子就是这样一天天的过去,虽不像以往光彩照人,却还能让人有苦中作乐的能力,而且这是我来了这里以后,所经历过得最平静的生活,没有天下,却有自己一方天地,没有忙碌争斗的十三爷,却有一个朝夕相伴,心意相通的丈夫,而且这里没有他…….的06eb61b839a0cefee4967c6
  “又在胡思乱想了,嗯…”一个清朗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温暖的臂膀已围了过来,心里突的一跳,回过了神来。这才发现手里的粥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取走了,小桃儿也不见了,我呼了口气,捋了捋头发,顺势靠在了胤祥的怀里。的7750ca3559e5b8e1f44210283368fc16
  “想什么呢”,胤祥笑嘻嘻的在我耳边说,暖暖的风吹得耳朵痒痒的,忍不住去挠,被他一把握住了手,却换了自己的下巴来揉搓,胡子碴儿弄得我更痒,忍不住笑了出来。痒得受不了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在他的衣领处蹭了起来,胤祥一声低笑。的c399862d3b9d6b76c8436e924a68c4
  “这手里是什么”,胤祥顺势掰开了我的手看,我一低头才看见方才的炮竹纸竟被汗水粘在了手心儿,见胤祥有些若有所思的,我笑说,“方才正在想今天占了便宜呢”。的149e9677a5
  他一愣,我指着墙外不时传来的乒乒乓乓的声音,“你听,别人花钱买炮,我们免费听响儿”。胤祥“噗嗤”一声喷笑了出来,脸埋在我脖子里,极低的叫了一声“小薇”。每次只有再没人的时候,他才会这么叫,又仿佛这样我们就回到了从前,他意气风发,而我---名正言顺…
  我反握住他的手,摸着他修长手指的薄茧,轻声说“我倒觉得这样好,自己家里开开心心的,不用大过节的去傻笑给别人看,反正咱们这岁数也没红包可拿了,嗯…”。胤祥抬起头一笑,又亲亲我的头发,却不再言语,只是抱着我轻轻摇晃。的2f885d0fbe2e131bfc9d98363e55d1d4
  我深知道他的心事儿,不论如何,那个神采飞扬的拼命十三郎,落到连过节放鞭炮的权利都没有的时候,心里又如何会好受,他总是觉得亏欠了我,让我和他一起受苦。的f3f27a324736
  见我看着他,他突然作了个鬼脸儿,笑说“既是占便宜,那咱们就来个彻底的”,我忍不住笑了,“你还要干嘛”,胤祥笑而不答,只是回头扬声,“小桃儿,去,把那个斗篷拿来,主子们要去假山上坐坐,让厨房摆酒”。小桃儿忙应着去了。的e0cf1f47118daebc5b16269099ad7347
  见我愣愣的,他低头笑说“光听响儿没意思,说不定还有哪个冤大头放焰火呢,高处看得清楚些”。我哈哈一笑,见他高兴起来,心里也高兴,扶着胤祥的手正要起身,“砰砰”几声巨大的炮响传了进来。的e94550c93c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我只觉的胤祥的手突然僵住,捏得我生疼,可又不觉得的疼,心脏跳的仿佛要冲出喉咙来,不禁下意识的用手握住了喉咙……这声音太熟悉又太陌生了,已经整整三年没听过了。
  突然觉得手在哆嗦,看了一会儿才明白那是胤祥的颤抖,我只觉得口干舌燥,心里慌得不行,可还是鼓起勇气看向他,一条青筋暴在额际,脸颊的肌肉也在不自觉地抽动,神情有些可怖。
  感受到胤祥的情绪激动,我突然平静了下来,伸出另一只手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腕儿,他一颤,低头看我,见我一脸平静笑意,一怔…我微微点点头。的0777d5c17d4066b82ab86dff8a46
  就这么过了会儿,一抹笑意突然出现在他唇边,未等我再说什么,胤祥回头扬声到,“来人,给爷更衣,备香案,接圣旨”……的a666587afda6e89aec274a3657558a27
  ==============================================================================

[em02]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8-25 21: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重逢 上

  第二章的8f855179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胤祥转身向屋外走去,到了门口顿了顿,手在门框边捏了又松,犹豫间还是没有回头,终是大步地走了出去,“呼”…我出了一口长气,向后重重的靠在了棉垫上,只觉得脑子里白茫茫一片…棉布帘子一掀,门外的小桃儿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脸上有些惊惧,又有些期盼,她慢慢的走到了我跟前,缓缓地跪靠在了塌子边儿上。的ca9c267dad0305d1a6308d2a0cf1c39c
  我低头对她微微一笑,她一怔,表情倒是放松了些,不说话,只是用手揉搓着塌子上绸缎布面的边角儿。窗外头早站齐了伺候的丫头们,却偏偏一点儿声响也没有,方才乒乒乓乓响个不停的鞭炮声,已是半点儿也听不到了,那残留的些许喜气,也仿佛被眼前的压抑无声无息的吞没了。
  “这些年,辛苦你了”我低声说,他们夫妻分别三年未曾见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对她我心里一直有一份愧疚。低着头的小桃儿一个哆嗦,也不抬头,声音里却带了几分哽咽,“小姐…别这么说,这几年,小桃儿过得很好…知足…”的e70611883d2760c8bbafb4acb29e3446
  还未等我再开口,小桃儿猛地抬起头来,半仰着身儿,急急的说,“主子,您别也担心,据奴婢看,十三爷应该没什么凶险的,应该没…”后半截子话她越说越低…我强笑着点了点头,“我明白的,你放心吧”,小桃儿也勉强一笑,又木木的坐了回去。的22ac3c5a5bf0b520d281c122d1
  我转头望向窗外,庭园里的那几棵槐树,早就只剩了秃秃的枝子,正无力的被无情的北风随意拉扯着。我并不担心胤祥此去会有风险,若真是那样,就不会大张旗鼓的放炮传旨,而是悄没声儿的一杯毒酒了事了,我担心的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嘴里喃喃的说了出来。的e2ef524fbf
  小桃儿有些迷茫的半抬头看我是否说了什么,我还未及说些什么,就听见外面一阵急急的脚步声响起,小桃儿脸色一下子惨白起来,我的心也忍不住狂跳,快得有种让人作呕的感觉,只觉得热血一下下地往头上冲,手脚却偏偏冰凉起来…的ce78d1da254c0843eb23951ae077ff5f
  “唰”,布帘子一下子被人掀了开来,秦顺儿几乎是踉跄着冲了进来,“主子…呼…主子..”他一下子跪在我面前,只是急促的呼吸着,干咽着吐沫,脸上似笑非笑的憋的紫胀,大冬天的却满脸是汗。“嘶…”我忍不住吸了口凉气,好痛,低头一看,才发现指甲正狠狠的掐在手心里,四道红印儿清晰的印了出来。的01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不知怎的,心里突然安静了些,“你慢慢说,别着急”我轻声说,看我平平静静的,秦顺儿一顿,又喘了两口气, “是,主子,十三爷没事儿,是宫里传了旨,皇上想见他,命他即刻进宫,也让我告诉主子一声,别担心,有信儿立刻来告诉的”,他一气儿的说了出来。的63dc7ed1010
  小桃儿一声儿喜极而泣的呜声响起,“小姐,小姐”,她泪流满面地只会这样叫着,秦顺儿也是满脸的喜意,傻乎乎的笑着,屋外一下子嗡的响动了起来,欢呼,低泣,笑声,那样毫不掩饰的喜悦瞬时充满了每个空间,缝隙…的289dff07669d7a23de0ef88d2f7129e7
  就这么过了会儿,小桃儿和秦顺儿慢慢的静了下来,却只是看着我。我知道应该高兴的,为胤祥高兴,为他的东山再起,前程似锦高兴…可是我真的高兴不起来。勉强咧了咧嘴,“你们下去吧,我想静一静,该怎么做你们都知道,要是有什么信儿,立刻来通知我就是了”。
  “是,那奴才告退”,秦顺儿拉了一把还想说些什么的小桃儿,转身一同出去了,低声说了两句什么,我也未曾听清,只是外面立刻安静了起来。的7a53928fa4dd31e82c6ef826f341daec
  早就知道有这一天不是吗,史书上对胤祥被圈禁了多久本就很有争议,只是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快,不禁苦笑,心里难道竟然盼望这样长长久久的被禁锢下去吗。决定进来陪伴十三对于我而言是一种解脱,可现在呢….的8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这三年平淡却安稳舒适的生活,不自由的身体,却有着自由的心和言论,没有争斗,没有恶意,没有防备,也没有那么多的爱恨情仇,这一切马上都要结束了…最重要的是,胤祥迈出这个大门的一刹那,他还是光明正大的十三贝子,凤子龙孙,从不曾改变。而我呢…我到底是谁….
  太阳穴一阵突突的跳,忍不住用手使劲的按了按,才觉得好些了。算了,不去想了,我不想来的时候来了,不想死的时候死了,以为不能活的时候又活了过来,一切都在被一只无形的手拨弄着,半点儿不由自己。的bd4c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想想外面的世界,也不免有两分心动,若是初来之时,就被禁锢于此,恐怕疯了的心都有吧,如此想来,上天待我不薄,还算是让我循序渐进的去受罪,讪笑着咧了咧嘴,放松的躺了下去,命令自己什么都不要再想了……的647bba344396e7c8170902bcf2e15551
  迷糊中觉得很热,摇了摇头,张眼看看四周有些昏昏暗暗的,猛地惊醒过来,这才发现胤祥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把我抱到床上去,就在我旁边和衣睡了。我有些怔怔的,看着他红红的仿佛还有几分笑意的面孔,睡的沉沉的,一股浓烈的酒味儿飘散在四周,心里不禁一滞,他有多久没喝这么多酒了。的5e388103a391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不自禁的伸手过去轻轻抚摸他热热的面孔,一股股温暖的呼吸均匀的吹拂在我的手上,乌黑的眉毛,挺直的鼻梁,线条坚硬的唇际,却有一条明显的笑痕印在嘴角。心里不禁一暖,这几年还能让他时时开心,是我最成功的事情了。的1f0e3dad99908345f7439f8ffabdffc4
  “啊”,我低低叫了一声,抚在胤祥唇边的手被他一把握住,人却没有醒,只是在枕头上蹭了蹭,含糊不清的叫了声“小薇”,又睡去了,手却是牢牢地抓住了我的不肯放松。我静静地坐在旁边,看着他的睡颜,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了那年冬狩,胤祥被熊所伤,我去照顾他的那一夜。
  那时的他也是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继而抓住了我的心,有些痛,更多的是欢喜,一如现在,从不曾改变…四周薄薄的床帐,罩住了我和他,笼住了一方天地。彼此温暖的呼吸缠绕在一起,就算只剩下一点点空气,也要一起分享,直到今天才明白,这静静的一方天地,原来才是我想要的,而自己已经拥有了这么久…的d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主子,你看这个好不好”,小桃儿笑眯眯的在我身边摆弄着一堆堆的布料,这些绫罗绸缎,要么是皇帝的赏赐,要么是那些爷的贺礼,我全然不在意,只是随着小桃儿折腾。自那晚捋顺了自己的心意,我就一心一意地替胤祥高兴着,打算着。的75fc093c0ee742f6dddaa13fff98f104
  胤祥对我的心事儿也猜到几分,原也怕我太过忧虑,又或横生枝节,见我现在一付平和喜悦的样子,虽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也没有多问,但显然是放下了心来。我知道他拒绝了再添加或更换奴才,明里是说,刚蒙皇上开恩,应当报效皇上,为朝廷效力,而不是整理私宅,私下里自然是不希望再有生人进府,于我不利。的2ca65f58e35d9ad45bf7f3ae5cfd08f1
  皇上的圣旨说得很清楚,原本胤祥跟废太子之事有牵连,虽是无心,也要略作薄惩,现已三年,看他表现良好,因放了他出来,为朝廷效力,以弥补过失云云…说到底,这道圣旨不过是一块包装精美的巧克力,扒掉层层外衣,不过也就剩了些甜甜苦苦的滋味罢了。其中滋味胤祥自然了解,不过对他来说,还是甜大于苦吧…的5737034557ef5b8c02c0e46513b98f90
  胤祥已是恢复了过去的生活节奏,每日里上朝,去六部办差,竟似比原来还要忙些,天天都是天不亮就出门去了,夜深了才回来,可精神却越来越好。私下里言谈皆是豪情,外面却又是一付谦和谨慎的样子,我只能低叹,这才是那个未来的第一贤王吧…的07c5807d0d927dcd0980f86024
  府里的东西都要换过,一来是因为胤祥已恢复了品级,日常用度自然不同,二来也是要去去晦气,这些圈禁时用的东西,都要拿去烧掉。人人是欢声笑语,精神百倍,我却再也没有那时装修的心情了,只是躲在自己房里,每日里看书写字,甚至宁愿笨手笨脚的做针线,也不想出了门去。
  这么鸵鸟了些日子,连忙碌的胤祥也觉得不对了,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只是笑说,现在府里来来往往的人太多,若是一个不小心,被人看见了就不好了。他抱住我只是沉默,最后在我头顶只低低说了句,“委屈你了”…我眼眶一热,哑声说了句“在你身边我还没受过委屈呢”,胤祥没再说话,只是更用力的抱紧了我。的d6c651ddcd97183b2e40bc464231c962
  “小姐,这个好不好”,“啊”我回过神来,看了看,“嗯,挺好的”,小桃儿撇了撇嘴,“问了您十几回,都是这一句,嗯,挺好的”。我哈哈一笑,“就是挺好的,横不能挺好的东西我说不好不是”,说得小桃儿也是一笑。的93db85ed909c13838ff95ccfa94cebd9
  门外的小丫头回了声儿,“十三爷就回来了”,我一愣,与小桃儿对看了一眼,“今儿怎么这么早”,“秦总管没说,只是说一会儿子主子马就到了”,“嗯,知道了,你去吧”,门外的丫头退了出去。我想了想“小桃儿,你去准备些粥水,先给十三爷暖暖也是好的,天太冷,容易受寒”,“是,这就去”小桃儿忙应了去了。的cfbce4c1d7c425baf21d6b6f2babe6be
  看着小桃儿的背影,突然想起来,前两天和她说过让她回家看看,她满眼泪水的样子。我起身向书房走去,想来胤祥回来若没到我这儿,就应该在书房,让小桃儿出门去见外人,虽说是她的丈夫,但不管怎样也还是要跟十三说一声儿的。的26e359e83860db1d11b6acca57d8ea88
  府里的奴才本就少,最近又忙得不行,基本都在前面伺候着,后院的人少了不少,我也乐得清闲自在,慢悠悠的溜达着。心里有些日子不曾这样安适了,因此更是放慢了脚步,虽然四周光秃秃的,水面也已经结了冰,只有几只麻雀还是那样肥肥笨笨的跳来跳去觅食。的d6baf65e0b240c
  眼瞅着到了书房,门口竟没有太监伺候着,想想可能是人还没有过来,不会是去找我了吧,突然觉得有些好笑,摇了摇头,正想转身回去,转念一想,可别又走岔了,干脆到书房里等他就是了,那边儿找不到我,自然会来这边儿。的d296c101daa88a51f6ca8cfc1ac79b50
  抬脚上了台阶,心里想着上次看到胤祥书架上放了一本杂人游记,不知道现在还不在呢。现在不能出去玩了,看看这一类的旅游指南也是好的,一边顺手推了门,迈步进去,那书放在哪儿呢,转眼看去,层层叠叠的都是书。的6aab1270668d8cac7cef2566a1c5f569
  正凭着上次的记忆垫脚伸手去上面的书架去翻,刚抽出一本,忽听到身后门扇被推开的声音,勉强回了头笑说“你到底把那本书放…”,看到一个人影儿正直直的站在门口,“啪哒”一声书重重的摔落在地上,眼前突然模糊一片,“你…”的fe7ee8fc1959cc7214fa21c4840dff0a
  =============================================================================
  瘦长挺直的身材,有些苍白的面色,略带了几分讥诮的嘴角儿,还有…那双黑得仿佛见不到底的眼,眼前明明是模模糊糊的,可偏偏又是看的那样的清楚,四爷…的a8c88a0055f636e4a1
  四爷一手扶在门扇上,看来正要推门进来,现在却是僵直的站在那里,表情漠然,只是手指却已捏得泛了白。“他要的,我也要”…“这也是你的选择吗”…“对,从你掰开我手指的那天起,我就疯了”…“我还会再见到你的,是不是”…的75fc093c0ee742f6dddaa13fff98f104
  他曾说过的一句句的话如同炸雷一般充斥着我的脑海,或有情,或无情的回响着…“啪”的一声,眼泪落在了地面,声音竟是那样响亮,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四爷眸色一暗,只觉得眼前的身影儿闪动,我不禁张大了眼…“咦,四哥,干吗站在门口不进去”,十三爽朗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四爷身形一滞,我下意识的转了头,快速的在脸上抹了两把。的15d4e891d784977cacbfcbb00c48
  “四哥,你”十三笑嘻嘻的出现在门口,抬眼看见我也是一愣,眼光闪了闪,还没等我看明白,他笑着说了句,“四哥快进来吧,站在门口搪风怪冷的”,四爷脸色淡淡的点了点头,迈步走了进来,自去坐在了一旁的太师椅上,顺手拿起了几案上胤祥写的一幅字端详起来。
  十三转头冲外面喊了句,“顺儿,快上茶来,就是前儿三爷送的那个老君眉”,说完回头冲四爷笑说,“四哥,你也尝尝,三哥把这茶夸的琼浆玉液似的”,四爷抬眼,略扯了扯嘴角,又低下头去。的a516a87cfcaef229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胤祥转过脸来笑看着我,仿佛一无所觉得样子,我心里一抽,脑袋胀得要命,嗡嗡的一片嘈杂,可直觉已让腿自动自发的迈了出去,端正的福下身去,稳稳得说,“奴婢给四爷,十三爷请安”,胤祥大大的一愣,一时笑容竟僵在了脸上,四爷却一动不动。的a97da629b098b75c294dffdc
  过了一会儿,又好像是很久,“嗯,起来吧”,四爷低沉的声音响起,一如从前冷冷的,淡淡的,我心里却是一热,“是”,低低的应了一声,只觉得心里虽然一片空白,情绪却像是掉光了叶子的杨树,光秃秃的很难看,但也算去掉了累赘,落得几分轻松。的7ef605fc8dba5425d6965f
  正要起身,一只手伸了过来,轻轻却紧密地握住了我的手腕儿,我一顿,借力直起身来,抬头看过去,胤祥淡淡却满足的笑颜顺时印入眼底,他用手轻触了触我的眼角儿,停了会儿,收了手,却只低声问了句“找我有事儿”,我摇了摇头,“也没什么大事儿,回头再说吧,你正事要紧”,他点了点头。的819f46e52c25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我向四爷坐的方向又福了福身儿,就低头转身退了出去,关门的一刹那,忍不住抬眼,却只看见四爷低头的侧影,还有他手中已捏得不成形的字纸…的274ad4786c3abca69fa097b85867d9
  一只手突然轻贴在了我的额头,不禁被吓了一跳,一抬眼就看见小桃儿关心的脸,“您怎么了,不舒服,打刚才就脸色不好,早上还红润润的,是不是方才出门受了风”,说完又摸摸自己的额头,喃喃道“不热呀”。的d79aac075930c83c2f1e369a511148fe
  我强笑了下,“我没事儿,你别一惊一乍的,我又不是关公,哪能一天到晚老红着脸”。小桃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一旁的小丫头也是抿嘴偷笑,她也就不再说什么,只是让小丫头把饭摆上来,胤祥早就让人来回,说是今儿个要和四爷一起吃饭,不用等他了。的109a0ca3bc27f3e96597
  小桃儿让其他丫头都退下了,就坐在一边儿陪我吃饭,这样说话也方便些。她不时地夹这个夹那个给我,我只是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嘴里发苦,吃什么都好像在嚼渣滓,喀拉喀拉的。以前的事情却不停的在我脑海里显现着,初见,相识,相知,还有…的f85454e8279be180185cac7d24
  都说人一过了五十岁就会不自觉地回忆着过去,以感觉生命曾经辉煌的存在,不论生理还是心理,年龄越老想的就会越多…不禁苦笑,自己回想了这么久,难道自己的心也老了吗,虽然还有一张二十多岁的脸,心里命令自己不要再想了。的ca46c1b9512a7a8315fa3c5a946e8265
  “主子…”,“啊”我一愣神,看向小桃儿,她正好笑得看着我,“您这又是神游太虚到哪路神仙那里去了”,说完用手指了指,我顺势一看,才发现自己正在用筷子喝汤…脸一红,瞥了正抿嘴偷笑的小桃儿一眼,放下筷子,拿起碗来咕嘟咕嘟的就喝了下去…抹抹嘴儿,看看小桃儿目瞪口呆的表情,心情突然好了很多。的218a0aefd1d1a4be65601cc6ddc1520e
  小桃儿好笑的摇了摇头,把我手中的汤碗接了过去,嘴里喃喃的嘀咕了些什么“做派,破落户”的,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主子,先儿听秦顺儿说,今年的正月儿灯会办的时间长,各地都派了能干的工匠来京城扎彩灯 ,一定很热闹”。的a5e00132373a7031000fd987a3c9f87b
  我看了看她,想想小年那天胤祥获释,转眼已是小二十天了,正月十五在即,未圈禁之前年年都是要去宫里请安,一同赏灯,后来流离失所的在外头,穷乡僻壤的也无灯可赏。
  不禁有两分心动,反正今年胤祥还是要去宫里的,只不过跟我却再没半点关系了,心里冷笑了一声,那鬼地方不去也罢了。看着小桃儿眼巴巴的看着我,想想许久她也未曾回家了,刚才虽然没说成,想必胤祥也不会反对。的142949df56ea8ae0be8b5306971900a4
  这几年下来,经历了这些事情,小桃儿也不是当年那个一根肠子通到底的小丫头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她心里有数儿。心里隐隐察觉到自己最近心态太过糟糕,也许出去走走心里会好得多,各何况这么多年没有出府门半步,外面的变化一定不少,虽赶不上中国改革开放那样的日新月异,但多多少少总是有变得吧。的34173cb38f07f89ddbebc2ac9128303f
  想着不禁一笑,“知道了,你快吃吧”,小桃儿见我开心,知道出门有望,心里也极高兴的,又唧唧呱呱地说了起来,以前看过的灯怎样的好,今年一定又会怎样怎样。的e5841df2166d
  到了晚间,我早早地睡了,许是下意识的不知道见了胤祥要说什么,虽然睡得极不踏实,反反复复的,可怎样也不愿醒来,只是迷迷糊糊中仿佛听到有人叹息,而后额头一热,再睁眼时天已大亮,胤祥早就出门去了,还留话说,晚上有席,回来的迟。的1543843a4723ed2ab08e18053ae6
  梳洗的时候见小桃儿一脸的喜意,一问才知道,昨儿晚上胤祥见我睡了,就问了小桃儿我下午找他去做什么。小桃儿说大概是为了让她回家看看的缘故,上午还曾听我提过,胤祥想了想,也就允了,只是说让她自己小心些。小桃儿自然明白这话中的暗示,虽然警醒了一下,可还是欢天喜地的应了。的26dd0dbc6e3f4c80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我挠了挠脸颊,在镜中对正给我梳头的小桃儿笑道“选日不如撞日,今日如何”,小桃儿手一顿,眼眶顿时红了起来,咬着嘴唇儿只是不说话。看她情绪有些不对,问了问才明白她竟然有些近乡情怯,“我陪你去如何”,小桃儿一惊,未等她说话,我摇了摇手“第一我也想出去走走,晚些好了,带上斗篷遮住头脸,天色暗的话,别人也看不清,二来,你回家也不可能没人陪着不是,这是规矩,三者,趁现在没到十五,花灯却应该已经做好了,趁着人少,正好去看看”。
  小桃儿一脸的犹豫,“那要不要告诉…”,“不用了,我们速去速回,带着侍卫,不会怎样的”。小桃儿还是担心,我却浑不在意,昨晚上做了一夜噩梦之后,早就决定,横竖死过一回,就是再来一遍,之前也要过得痛快些,真要发生些什么也不是我患得患失,藏头露尾就能躲得过去的。
  这一天在小桃儿又慌又喜,而我略有期待中迅速的滑了过去,我不太想告诉胤祥,既不想让他担心,也不想让他阻止,只是觉得自己很久没有为自己活着了,今天无论如何要去透透气儿。
  到了晚晌,我让小桃儿叫了秦顺儿来,他恭敬的站在了门外,“主子有什么吩咐”?我清了清嗓子,“小桃儿今儿个要回家看看,你十三爷许了的”。“是,那奴才这就去准备车”,“嗯”我点了点头。秦顺儿回头想一边儿的小桃儿笑道,“恭喜你了,夫妻团圆”,小桃儿脸一红,低了头去。
  秦顺儿笑着转过头来,“主子,那叫谁跟着,嫣红还是双喜”,“都不用”,他一愣,“不用,主子,这不行吧,这是规矩,奴才要回家,都…”他话未说完,看我披着斗篷走了出来,他眼珠子差点儿没掉出来。的d1f4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呵呵,今儿秦顺儿可是吓坏了”,小桃儿在车上笑嘻嘻的说,倒是忘了她自己也担心的要命。方才好说歹说,秦顺儿都不肯,我只好跟他说,他要是再说,我就脱了斗篷,大踏步的走出去,古人还错把阳虎当孔丘呢,我怕什么。的1d7f7abc18fcb43975065399b0d1e48e
  秦顺儿虽不明白什么阳虎孔丘的,可见我铁了心要去,也只能加派侍卫随从,令叫了两个小丫头跟着,又千叮咛万嘱咐的才算罢了。的a4a042cf4fd6bfb47701cbc8a1653ada
  我笑说,“反正他现在再跑去给你十三爷告密也来不及了”,小桃一笑,又看了我一眼,我叹了口气,“知道了,姑奶奶,等你叙了旧,咱麻利儿的回家,我绝不乱跑的”,小桃儿笑出声来,这才算踏实些。的fc3cf452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走过了一段路,渐渐的热闹了起来,我的心也跳了起来,那么多的人,这么嘈杂的声音,各种混合的香气,都令我的心沸腾起来。感觉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进城一样,拼命的伸着头看,过了会儿才想起小桃儿还在一旁,怕她笑话,可回头看去,她早就牢牢的粘在窗边了,原想笑,却忍不住叹息了一声。的a67f096809415c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卖硬面饽饽的,卖半空儿的,卖年糕的,路上到处洋溢着过节的喜气,人人也都是齐整了许多,欢声笑语,新衣新鞋的,更多的是路边商铺人家扎的花灯,各形各色,果然漂亮。
  恍恍惚惚中,车已经到了靠近城西南边的七爷府,人渐渐的稀了起来,路也变得宽阔多了,看着小桃儿紧紧张张,猜东想西的样子,我也只能笑着安慰她,一会儿见了不久什么都知道了吗。
  早就吩咐过车夫去走边门,到了不远处,发现正门似乎车马喧腾,嘈嘈杂杂人很多的样子,心里有些诧异,但人已经来了,也不好说人多就回。只是隔着帘子,让车夫小心些,别往人多的地方去。
  眼瞅着小桃儿小心翼翼的下了车,另外车上的小丫头和一个太监跟着去了,我没再多看,就放松地靠着车中的背垫儿,只是把窗上挂的棉布帘子掀开了一些,一阵子寒风顺势吹了进来,只觉得在家只感到寒冷的风,在这里竟然有了几分清爽。的502e4a16930e414107ee22b6198c578f
  在灯火隐约下,七爷府的正门热闹无比,想是在操办着年下的宴席,当初我也是疲于奔命的参加各种推无可推的酒席,曾对十三笑说过节比打仗还累,打仗若看看对方不顺眼,杀了就是,可是宴席上,不论对方多讨厌,可还是得冲着她们傻笑假笑个不停,胤祥听了大笑。的ba3866600c
  想到这儿不禁微微一笑,角门儿的静悄悄与正门的喧腾,交叉出一种奇异的感觉,突然觉得旁边灯火闪耀,伸头往外看去,竟是一片的花灯,交织在围墙之侧,墙里高处隐隐约约的一个凉亭现了出来。的2a79ea27c279e4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看看四周除了我们,只有几个七爷府的家丁在私下里巡视守候,我想了想,掀帘子走下车来,挥手止住了要跟的侍卫们,“我就在灯那儿看看”,他们看看不远,也就停下脚步,只是眼珠不错的盯着我。的2bb232c0b13c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荷花灯,八角灯,走马灯,等等不胜凡数,构思巧妙,做工精美,真是在现代再也看不见的精巧物件儿,各何况心里明白,这里放的只是一般的,更好的自然放在七爷府里头,供他们自己玩赏。
  心里好久没这么放松了,也就放松地在灯影儿里转悠,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正看着一个走马灯上的谜语琢磨着,身后一阵车马响,心里一怔,回头看去。
  这边儿偏暗,看的不是很真,但看着跟来的从人,马车规格,来的人地位不低,而这边儿对于我来说有些太亮了,我忙得低头拉了拉斗篷,快步往侍卫们所在的地方走去。的02e74f10e0
  不远处的角门也打了开来,小桃儿正快步的带着丫头们走了出来,她自然看到有人来了,因此也是加快了脚步,等我走到马车边上的时候,小桃儿也快到了我身前。的013d407166ec4fa5
  不远处刚来的那群侍卫太监看看我们的服色马车,也知道是哪个皇子府里的人,因此并没有过来盘问,只是把那辆油布马车围了个严实,一群丫头婆子正伺候着里面的人下车。
  眼见小桃儿走得近了,我对着侍卫们挥挥手,他们忙的去掀帘子,摆放脚踏,好伺候我们上车。许是小桃儿走得急了,刚到我身边就“哎哟”叫了一声,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我忙伸手扶了她一把,她脸色有些苍白,隐见泪痕,见我眯了眼端详她,连连说没事儿。的e2230b853516e7b05d
  我心知就是现在有事儿也不好问她,也就没再多少,正想扶了她的手上车,身后一阵脚步响,一愣,回头看去,一个丫头正碎步走来,“这位姐姐请留步”,我和小桃儿面面相觑,我迅速地转过身去,而小桃儿上前两步迎了上去,就听她笑问,“这位姑娘有什么事儿”。的6855456e2f
  我的心忍不住猛跳了两下,就听那个丫头笑说“我们主子听着姑娘声音熟,想请过去一下”,我皱了眉头,小桃儿过去经常陪我出入各个皇亲国戚的府第,有人认得她并不奇怪。
  反正胤祥已被开释,下面的丫头从人出来转转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心里一松,只想着自己还是先上马车为妙。还未及行动,身后的更多的脚步声传来,“小桃儿,是你吗”,一个我从未听过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温柔,心里不禁一怔,这是谁,她认得小桃儿,为什么我不认得她…
  未及细想,却听见身后的小桃儿清清楚楚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我下意识的想偏头偷瞄一下到底是谁,还没等我动,就听到小桃儿颤颤巍巍的叫了一声“二小姐”…[em01]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8-25 21: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重逢 下

  第三章的02e74f10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四周突然变得静悄起来,只有那花盆底儿踩在石板路上的“咔咔”声,越来越近,一步步的,慢慢的,仿佛踩在我的心上,突然觉得一阵眩晕,这才发现自己下意识的摒住了呼吸。
  低低的喘息了两下,脑海中各种念头一起闪现,你推我挤,只觉得脑袋都胀了起来,现在应该迅速的躲了我这个“妹妹”才对,可是背对着她很无礼,走开又不可能,窜上马车也来不及了,那要是回过头去…我咧开嘴苦笑。的58d4d1e7b1e97b258c9ed0b37e02d087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已经走了过来,心里忍不住地想,这个妹妹好像叫茗蕙,进宫前她随着二太太回江南探亲去了,一直不曾见过。直到嫁了胤祥回门的时候才见到,不言不语的一个小姑娘,眉目还很青涩童稚,见了我们也只是低头轻声问安,连头也不肯抬。的0b8aff0438617c055e
  不用说我本不是她亲姐姐,两人也不是一母所生,就听着太太素日的口气,对她们母女也只有厌的,并无其他亲密。不用想也知道为什么,二太太虽是侧室,出身也是寒门小户,可毕竟有一个貌端体健,大有前途的儿子摆在那里。的68d30a9594728bc39aa24be94b319d21
  在打那儿之后,我回去的次数本就极少,心中也不曾留意,可现在想起来竟是再也未曾见过她的,倒是那个很是精明的弟弟还见了几次,其间他语言试探,神情暧昧,总是搞得我精神紧张,血压上升,所以更是不愿意回去。的598b3e71ec378bd83e0a727608b5db01
  “小桃儿,果然是你”,那个柔和的声音再度响起,夜空里分外清晰,仔细听来竟与我的嗓音有几分相似,心里一怔,转念一想她和茗薇本是同父异母的姐妹,长相会相似,嗓音自然也有可能。
  “是,奴婢给二小姐请安”,小桃儿的声音微微的有一丝颤抖,不仔细听倒也听不出来,一旁众人只会以为她是奴才见了主子畏惧,并不知道她畏惧的是主子见了主子该怎么办…
  这时一旁十三府的侍卫太监都已经躬身儿打千儿的请安,我忙得往暗处蹭了几步,也迅速低头转身,福下身去,“嗯,都起来吧”,一干从人谢恩站起,我也随着起身,又不着痕迹的再退了两步,闪进了一个太监的身后。的f73b76ce8949fe29bf2a537cfa420e8f
  偷偷略抬头打量她,高挑儿的身材,雪白的肌肤,杏眼柳眉,围着一件儿雪狐皮斗篷,眉眼长得真与我有几分相似,与年幼时大不相同,不过…我自嘲的抿了抿嘴角儿,她长得可比我漂亮多了。正想着,茗蕙的眼风儿随意的扫了过来,我一凛,忙的低下头去,心里怦怦直跳,好在黑灯瞎火的,她并未在意。的ede7e2b6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许久没见你了…”,茗蕙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飘浮感,听起来有些虚无的感觉,我心里一愣,只觉得与印象中的仿佛有了些许不同,忙又凝神去听,“已经多少年了,自从…”,话未说完,她的声音一滞,后面的半截子话吞了回去,一时间周围静了起来。的25b2822c2f5a3230abfadd47
  “是…”,小桃儿嗫嚅着回了一句,我不敢抬眼去看,只是心里猜测着茗蕙现在的表情,她究竟在想什么呢…“侧福晋”一个略尖的妇人声音响了起来,“这时候儿不早了,福晋和其他侧福晋早就过去了,您看…”她又咳了两声儿,有些刺耳,“这各府的内主子们也都在呢,再晚了进去就太招眼了不是,再说这儿天凉,您这身子要是有个…”,我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这女人….
  “嗯,我知道了”,茗蕙的声音一肃,音调也沉了少许,“陶嬷嬷,你先去知会一声儿,我即刻就来”,那女人噎了半晌, 干笑着说,“是…那奴婢就先去了,您快着些就是了”,一阵衣服簪环响动,而后脚步声响起,往正门的方向走去,我稍偏头抬眼皮儿瞟了一眼,只看见一个瘦高的女人身影儿,正快步离去,衣饰鲜亮,看起来是个身份不低的嬷嬷。的559cb990c9dffd8675f6bc2
  正琢磨着那个嬷嬷的语意态度,“小桃儿,你今儿是做什么来了,怎么会在这儿”,茗蕙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是,奴婢得了十三爷的允许,来七爷府看寻奴婢丈夫”,小桃儿恭声回到。
  “喔...是这样,你们也是许久未见了吧...”茗蕙的声音有些若有所思,就这么过了会儿,“那你知不知道…”她略顿了顿,一笑“算了,你自己保重吧,我先去了,若是有闲,见了再说吧”,茗蕙淡淡地说了一句,步履声响,已是转身离去,一旁的小桃儿和一干从人都恭身相送,我自也不例外。的a516a87cfcaef229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心里虽有不少疑问,可眼前最重要的却是赶紧离开,小桃儿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做了个眼色,她会意的点点头,拔高了声调说,“好了,大伙儿收拾一下,赶紧回府吧”,说完就转身往马车边走来。的c0e190d8267e3670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我暗暗的呼了口气,忍不住往茗蕙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朦朦胧胧的也是花团锦簇的,一如我当初,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小桃儿早已走了过来,我示意她先上车去,名义上我是跟她出来的,现儿有外人在,我自然得居后。的b3967a0e938dc2a6340e258630febd5a
  一旁的小太监早已麻利儿的摆好了脚踏,看小桃儿先走了上来,伸出的手一顿,转头看了我一眼,见我脸上淡淡的,也机灵的什么都没说,就接着伸手去扶小桃儿上车。的c9892a989183
  “喀哒喀哒”,一阵马蹄疾驰声从不远处传来,我一愣,小桃儿上了一半的车也是僵在了那里,她迅速的看了我一眼,满眼惊慌,我却顾不得她,转回头望去,隐隐约约的看不清楚,但是茗蕙那一行人却已停了下来。的a4f23670e1833f3fdb077ca70bbd5d66
  马蹄声越来越近,灯火闪烁中,茗蕙越众而出,面上盈满了笑意,就是离她有一段距离的我,也能感受到她那份喜悦,无形的飘了过来,我的心一沉,应该是他来了…的076a0c97d09cf1
  现在再走显然来不及了,没有下人的马车走在主子前面的道理,而且十四阿哥府的侍卫亲随已迅速围了过来,小桃儿蹭下了车,捱到了我身边儿。“咴”一阵马嘶声,一匹白色的高头大马,嘶鸣着被迫停了下来,却依然还在振奋前蹄,打着响鼻,一旁早有侍卫过去,伸手牵过了缰绳,一个人影儿利落无比的翻身下马,大步向这边走来。的32b30a250abd6331e03a2a1f16466346
  虽然隔的远,十四阿哥的面容在灯火下依然很清晰,英挺的容貌一如从前,只是蓄起了胡须,看起来越发成熟,也越发的不像从前了...“爷吉祥”,茗蕙柔美的身形缓缓的福了下去,声音里却又多了方才从未有过的甜美,我忍不住抬了抬眉梢,一个我再熟悉不过的朗笑声传来,“快起来吧,你有身子的人了,不用再行这虚礼儿,嗯”。我忍不住微微长大了口,他刚才说什么…这茗蕙有孩子了….的f0adc8838f4bdedd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茗蕙搭着十四阿哥的手站起身来,微笑着说“该有的礼数儿还是要有的”,她的笑容好甜,我有些怔怔的看着,又下意识的垂眼看向她的腹部...“您怎么也来侧门儿了”她笑问,背对着我的十四朗朗一笑说“方才看见了陶嬷嬷过去,才知道你怕正门人多来了这里,反正我也不想去跟门口儿那起子眼高手低的杂缠,就顺便过来了”。的556f391937dfd4398cbac35e050a2177
  茗蕙噗嗤一笑,略一伸手,我吓了一跳,却看见她伸手去帮十四理了理衣领,十四低头又小声说了句什么,茗蕙微微侧转了脸,垂眼柔媚一笑。的a5cdd4aa0048b187f7182f1b9ce7a6a7
  我心里的感觉越发怪异起来,若说我不认识十四阿哥那个人,也只会想就算在这皇宫内院,豪门亲贵之中,也总有几对夫妻有真情的,但是那个视女人如草芥的十四阿哥…我眯了眯眼看着十四阿哥的背影,有些古怪的想到,这些年没见,难道他换心换肺了不成。的8fecb20817b3847419
  “十三爷府,丫头,正要走…”这个几个字突然飘进了我的耳中,我一醒神儿,才发现茗蕙手指着我们正说些什么,十四阿哥顺势偏了身儿看过来,我下意识的想背过身儿去,腿却仿佛铜浇铁铸了一样,一动也不能动。的bd4c9ab730f5513206b999ec0d90d1fb
  一旁的小桃儿福下身去行礼,见我愣着,悄悄的拉了拉我的衣袖儿,我一哆嗦,忙顺着她的手劲儿福下身去,周围的侍从也都打千儿致意。 的1679091c5a880faf6fb5e6087eb1b2dc
  “都起来吧”,十四阿哥扬声说到,对我们挥了挥手,我随着众人谢恩起身,十四的眼光随意扫过众人,不经意落在我身上,一顿,我忙垂下眼去。轻轻伸手拽了小桃儿一下,示意她赶紧上车,小桃儿点点头,转身招呼了小太监扶我们上车。的1ff1de774005f8da13f42943881c655f
  小桃儿麻利儿的登上了马车,转身习惯性的就要给我掀帘子,我看了她一眼,她手一顿,生生的拧过身儿去钻进了马车,我搭了小太监的手,踩上脚踏,正要使力,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你等等…的7f1de29e6da19d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我的心猛地一跳,下意识里想不顾一切的冲上马车,然后飞奔而去,可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却如暮鼓晨钟一般,重重的回响在脑海中…我缓缓地收回了脚,朝僵在车门口的小桃儿努了努嘴。
  小桃儿迅速的反应了过来,一偏身儿下了马车快步的迎了上去,“奴婢给十四爷请安,爷吉祥”,一旁的太监侍卫也都恭身而立,我伸手将斗篷里的布围子往上拉了拉,遮住了面孔,又顺势转过身来,也恭立一旁,却并未移动。的46ba9f2a6976570b0353203ec4474217
  “起来吧”十四清朗的男声传来,我微微抬起眼,看见他随口虚应着什么,眼睛却直直的盯着我这儿看,小桃儿虽刻意的挡在了他面前,他却仿佛一无所决的绕了一步,往我这里走来。
  这边灯火暗淡,十四府的从人见他过来,忙得提了灯笼跟在他身后,烛火一明一暗的在十四的脸上烙下了一片不明的阴影儿,有些急切,有些困惑,有些张惶,甚至还有一丝怒气,见我抬头,他一怔,虽看不清我面容,却下意识的停住了脚,脸上有些怔忡,仿佛一直找寻的东西到了眼前,却突然没有勇气去看的样子。的1e056d2b0ebd5c878c550da6ac5d3724
  我按照礼数儿垂下了眼,脑海中的各种念头却飞速的转着,若是他问我话该如何答,若是强要我去了这蒙脸布又该如何…“爷,您这是…”茗蕙犹疑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略转眼看去,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在离十四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的eed5af6add95a9a6f1252739b1ad8c24
  我忍不住皱紧了眉头,若说万不得已被十四指明了出来,可能还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他会念所谓的“旧情”放我一马,可要是说这个妹妹…我可真没什么把握。的692f93be8c7a41525c0b
  十四阿哥却仿佛没听见一样,一双浓眉只是皱着,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我看,茗蕙怔怔的看了他一会儿,又缓缓的转头看了过来,她眼里有着些许疑问,只是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
  突然她眼睛大张,,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脸色瞬时变得煞白,身子微微摇晃了一下,后面的丫头忙着伸手去扶,她看也不看的就甩开了丫头的手,下意识的往前跨了一步,却又猛地停住了脚,偏头看看一旁的十四,又回头死死的盯住了我,一只葱白的手紧紧地抓住了旗围,青筋隐约可见。
  我只觉得她抓住得仿佛不是旗围而是我的脖子,周围的气氛太过压抑,我不禁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一旁的奴才们更是摒住呼吸,一丝儿大气也不敢出,就这么静静的过了一会儿,又仿佛很久,“咔”的一声响起,是花盆底儿敲在石板路上的声音。的ad13a2a07ca4b7642959dc0c4c74
  我心里一悸,头越发的低,这个妹妹竟不肯放我吗,这些年看来十四待她不薄,难道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内情,还是说…一时间心乱如麻,拳头也握的死紧…“爷,时辰不早了,您看…是不是该进去了”,我一愣,抬头看过去,十四阿哥也是一怔,有些迷茫的看向了她,茗蕙却是一脸的温柔笑意,恍若对眼前的一切浑不在意似的。的dd45045f8c68db9f54e70c67048d32e8
  十四阿哥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神色多了几分探究,茗蕙虽在笑,手却未曾从旗围上放下,温柔的神色中却隐隐带着一股倔犟…唉…我在心里低低叹了一口气,茗蕙看起来好像个赌徒一样,迫切的想知道现实的她与虚幻的我在十四心中孰重孰轻。女人好像都这样,只有确定了自己在男人心目中的位置,才能够放宽了心怀去看待其他。的061412e4a03c02f9902576ec55ebbe77
  看着十四注意力不在这里,我下意识的挪动了脚步,想往后退,身子刚一动,“咔啦”一声,好像踢到了什么小石子一类的东西,十四阿哥雷击般的回转了身子,迈步向我走来,茗蕙被他的身形带的退了半步,一双眼怔怔的盯着十四,已是泪盈于睫…的3ad7c2ebb96fcba7cda0cf54a2e8
  我正暗暗叫糟,右边突然传来一阵人声儿,十四阿哥顿住了脚步,转头往那边看去,茗蕙偷偷抹了抹眼角儿,略整了整衣裳,也转身望了过去,夜色隐约中数个人影儿走了过来,一声朗笑,“十四弟这么久,怎么还不进去呀”…的e1e32e235eee1f970470a3a6658dfdd5
  听到来人的声音,十四阿哥下巴的线条一硬,挺直了背脊,茗蕙却怔了怔,脸上表情让人有些看不懂,仿佛笼罩了一层薄雾,我心里有些奇怪,正揣摩着胤祥已大步地走了过来,一身贝子朝服,皂黑的朝靴,玉带围腰,帽簪东珠,真真的英姿飒爽,许久不曾见他如此正装的我也不禁看住了。
  “哈哈”十四阿哥朗笑两声,迈步迎了上去,“十三哥怎么也来了这里”脸上的表情甚是欣喜,胤祥也是笑着快走了两步“早听奴才们说你到了,却老半天不见你,这戏眼瞅着就要开锣,七哥都急了,今儿你这儿主客不来,戏可怎么唱呀,这不,我就自告奋勇出来迎迎你呀”胤祥扬眉笑说。
  十四已是一个千儿打了下去,见胤祥伸手来扶,顺势直起身来,边笑说,“这还不是皇上的天恩,赐了贝勒名号,七哥和众位哥哥们也抬举我,快十五了,大伙儿凑在一起乐和乐和不是,主客两个字可是万万的不敢当”。的c2aee86157b4a40b78132f1e71a9e6f1
  “呵呵,十四弟太谦了,这几年你在兵部当值,又去了青海,甘肃劳军,历练得越发出息了,昨儿个皇上还夸你呢”,胤祥满面含笑的拍了拍十四阿哥的肩膀…我在一旁愣愣的看着他们兄慈弟恭哥俩儿好的亲热样子,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从前的往事,倔强的十三,惫懒的十四,可是看着现在的他们,过往的种种却越发的模糊了,心里隐隐泛起了几分苦涩来…的8d7d8ee069cb0cbbf8
  “茗蕙见过十三爷,爷吉祥”茗蕙柔美的声音将我从回忆中拉了就回来,我悄悄甩了甩头…就见胤祥点了点头,伸手虚扶,温言道,“弟妹快请起”见茗蕙起身退在十四身旁,胤祥略打量了她两眼,只转头冲十四一笑,“几年不见,弟妹气色不错,上回还是你们成亲的时候见得呢”。
  十四阿哥的眼睛一直没离了胤祥的脸,见胤祥见了茗蕙淡淡的样子,眼光闪了闪,突然哈哈一笑说,“可不是吗,我记得那时候十三哥见了她,还愣了很久,差点认错人呢,哈哈”,一旁的茗蕙脸色一暗,又强扯着嘴角儿笑了笑,胤祥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下,转眼便破颜一笑,“十四弟说笑了,呵呵”。的0f840be9b8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十四见胤祥不为所动,眼光转向了我这里,没等我反应过来,胤祥也随着他看了过来,见了我,一顿,偏头看看十四,又回来看看我,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他看了看我身后的马车,一转眼看见了一旁候着的小桃儿,眸光一闪,“嗯哼”的干咳了一声,沉声问,“这不是小桃儿吗,你怎么在这儿”?的46ba9f2a697657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小桃儿忙上前两步,福身下去,“爷,您不是准了奴婢来探望家人吗,奴婢男人就在七爷府,秦总管按规矩派了这些太监丫头陪奴婢一起过来,现下正要回去呢”,“喔…”胤祥略点了点头,“你不说我倒险些忘了,既然没什么事儿,那你们就回去吧,顺便告诉秦顺儿,今儿爷回去的晚,要有来客,请他们明日再来吧”。的6883966fd8f918a4aa29be29d2c386fb
  “是,奴婢知道了,奴婢告退”,小桃儿福了福身,转身向我这边走来,十四阿哥脸色一沉,抬脚欲往这边走来,胤祥略一偏身儿,正好半拦住了他的去路,嘴里却笑说“老十四,快走吧,别让他们等急了”他朝茗蕙方向看了看,嘴角儿微微一翘,“再说,让弟妹大冷天儿的站在这儿也不是个事儿呀,女人身子虚,受不得寒,前儿个听四嫂说,她不是有身孕了吗”。的0584ce565c82
  十四本来脸色有些阴沉,听胤祥这么一说,下意识地回头去看了看茗蕙,我看不见他的神色,茗蕙的表情却是柔顺里带着几分委屈,隐现泪光的眼只是痴痴的盯着十四看…“咱们走吧”这儿会子工夫,小桃儿已走到了我身边,也不敢在称呼,只是简短的说了一句。的8c6744c9d42ec2cb
  我眨了下眼,也没说什么,心里却踏实了不少,只要胤祥在这里,十四阿哥横竖不能强行过来扯了我过去,没有这样的规矩,除非他想和胤祥撕破脸,看来不论他心里有多少疑问,现在也只能咽回了肚子里去。的7143d7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我已打定了主意,反正最近是绝对不再出门了,今儿个一时的心血来潮,已够我消化一阵子的了,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胤祥…心里忍不住苦笑,看来晚上回去有我好瞧的了,“您小心”小太监伸手用力扶我上去,“喔,谢谢”,我挽住了车帘儿,习惯的道了声谢,一片安静里竟是分外的清晰,自己也是一愣,十四阿哥已是雷击般回了头来,狠狠的盯住了这边,一条青筋涨在了额头…
  我唰的一下放下了车帘儿,心里扑腾的厉害,小桃儿半张着嘴僵在一旁,外面却悄无声息,过了会儿,“来呀,好好的照顾着侧福晋进去,十三哥,咱们也走吧,今儿人也多,正经说起来,做弟弟的还没给你接风洗尘呢,改天定要登门拜访”,十四阿哥一声朗笑传来,我竖起了耳朵,只听胤祥哈哈一笑,“十四弟肯登我的府门儿,那还真是求之不得呢,请”!的d86ea612dec96096c5
  听着外面一阵脚步声响起,转瞬间人已走了个干净,“呼”我长长的出了口气,对一旁的小桃儿挥了挥手,小桃儿点了点头“走吧”,外面的车夫应了一声,鞭子一甩,马车吱呀呀动了起来。
  小桃儿整好了靠垫儿,扶着我坐好,自己个儿掏出手绢儿擦了擦额头,“我的好主子,今儿个奴婢的寿最起码短了十年”,她苦笑着对我说,我干干的咧嘴一笑,心里只是一片的茫然…外面渐渐的人声鼎沸起来,车子正从正门附近通过,来来往往的都是权贵的马车,我只想赶紧回了家去,可是车子走得慢也是没办法的事。的da4fb5c6e93e74d3df8527599fa62642
  突然马车猛地一阵儿摇晃,“啊”小桃儿尖叫了一声,我下意识地咬紧了嘴唇,经过刚才那一声,是再也不想发出半点声音来,“怎么了”小桃儿略定了定,厉声问,“姑娘,前面车多人挤,咱们的车被迎面来的蹭偏了轴,卡住不能动了”,车夫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您们得下来,小的们把车扶正了才好走的”。的37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小桃儿回头看向我,我迅速的盘算了一下,要是这么当不当正不正的停在正门附近太久,事情反而麻烦,我咬了咬牙,伸手把脸蒙好,冲小桃儿点点头。小桃儿会意,伸手去掀了帘子,外面的小太监们早就赶了过来,扶我们下车。的1fc214004c9481e4c8073e85323bfd4b
  我一下车就闪过了一旁的树下,青石路边用木质栏杆挑挂着的烛台在燃烧着,顺着风势微微摇晃,照得前面明镜似的,倒是后面黑了不少,小桃儿也是挡在了我的前面,侍卫还有太监们上去推车,马车夫也拼命的吆喝着。旁边与我们相蹭的车,也是下了人来,他们的车也卡住了,眼前一阵的忙碌。的d14220ee66aeec73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对方过来个打头的,原本有两分气势汹汹,十三府的领头侍卫上去说了几句,那个侍卫头儿一愣,往这边看了看,点点头,又不晓得说了些什么,转身就回去了,反正各自去推自家的车子,隐隐约约的看不太清楚,不知道是哪家的贵妇,看架势,不比茗蕙来的差,也不想再惹什么麻烦,下意识的又往后缩了缩。的b73c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这里离正门已有一段距离,那边下来的人也是在原地等候,想来是不想徒步走了过去,对于这些盛装而来的贵妇而言,那样既不方便也太没面子,还不如在这里等的好,眼看着她们一群人走过来,站在了烛台的另一侧叽叽喳喳的在说些什么,我拉着小桃儿悄悄的又往后退了两步。
  过了一会儿,马车终于被弄好了,两边的车夫各自把车子往前面带了带,小太监儿已跑了过来请我们上车,我眼看着另一辆马车上的人已走了过去,这才和小桃儿往自己的马车走过去。
  刚经过蜡烛边,不经意低头,突然看见两个眉清目秀的小男孩正蹲在烛台边,不知在地上挖些什么,我脚步一滞,心里有两分不安,看看小桃儿一无所觉的还在往前走,正想着要不要让那俩孩子离那儿远点儿。的08d986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对面的马车那儿已是一阵慌乱声,“三阿哥呢,四阿哥呢”,一个本应温雅但现在却很急切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一怔,这声音好耳熟呀…正想着,两个孩子听到召唤,大的那个猛地一下子站了起来,一头撞到了栏杆上。的e46de7e1bcaaced9a54f1e9d0d2f800d
  栏杆晃了晃,上面悬挂着烛台也跟着摇晃了起来,里面的蜡烛摇摇欲坠,大的那个一愣,转身往自家的马车处跑去,小的那个却正要站起身来,我眼看着巨大的蜡烛就要掉了下来,脑海里虽一片空白,人却已一步冲了过去,伸手去拉那孩子,刚拉住他的手,就听小桃儿尖叫了一声“小心”……
  ============================================================================[em03]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8-25 21: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

  第四章的70efdf2e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主子,该换药了”,小桃儿小心翼翼捧了一碗汤药和一盒子药膏进来,身后的两个小丫头子也端着热水,白巾什么的。我伸了个懒腰,“嘶”,脸上一阵抽痛,忍不住上手去摸,“啪”的一声,被小桃儿拍了下来。的eb6fdc36b281b7d5eabf33396c2683a2
  我一愣,看看有些红的手背,转了眼去瞪她,这丫头眼瞪得比我还大,嘴角儿却是一丝笑意,转手把手里的东西低给另一个丫头,就轻手轻脚的来揭我脸上的布巾,嘴里还在叨念着,“爷早就吩咐了,您要是再用手去碰伤处,允许奴婢们打的”。的e7b24b112a44fdd9ee93bdf998c6ca0e
  我向上翻了个白眼,“真不知道他想什么呢,竟跟你们这么说…哎哟…”伤口热热的,我忍不住叫出声儿来,小桃儿越发的放轻了手劲儿,小心翼翼的在我脸上热敷着。的f0adc8838f4b
  “大夫不是说了吗,这伤口不能碰,过些日子就好了”,小桃儿把热布从我脸上取下,回手接过小丫头手里的药膏轻轻的涂抹在我的脸上,一阵清凉传来,我闭上了眼睛。的7eabe3a164
  “其实又不重…”,享受着药膏带来的舒适感觉,我小声嘀咕着,耳尖的小桃儿鼻子里“哧”了一声儿,“那么烫的蜡糊在脸上,还说不重,幸好有那块布挡着,没弄上多少,要不然这脸可就没法看了”。的a4a042cf4f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见我不说话,小桃儿没再说什么,只是手脚麻利的帮我换完了药,听她低声吩咐了小丫头们些什么,就让她们退下了。只觉得她坐在了我身边,好像在端详着我,我微微睁开眼,“怎么了”。
  她开心一笑,“今儿看着可真是好多了,疤痕眼瞅着越来越小,四爷找来的这个大夫可还真灵”,我抿了抿嘴,别转了眼睛,心里有些茫然…“唉”小桃儿突然低叹了一声,“主子,您受伤可就这一回了,再来一次,爷的命也没得要了”,我心一紧,一股酸热的感觉涨满了胸臆,咬住了嘴唇儿,一痛…过了会儿,小桃儿也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的a8abb4bb284b5b27aa7cb790dc20f80b
  我静静的靠在塌子上,想想受伤那天的情形,手不自觉地又往脸上摸去,刚碰到脸就想起小桃儿方才转述十三的那番话,有些想笑,但不知怎的一阵泪意却涌了上来,闭了闭眼,缓缓的把手放下了,胤祥……的bd686fd6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听到小桃儿一声尖叫,我下意识的偏转了脸,一阵炙热的感觉猛地袭来,几滴滚烫的烛泪落在了我脸上,“啊..”我忍不住叫了出来,又忙的捂住了嘴,把剩下的尖叫欲望生生咽了回去,只觉得入手一片粘腻,脸上却是火辣辣的疼。的08d98638c6fcd194a4b1e6992063e944
  一旁早有老妈子和仆妇太监们跑了过来,一把就要将那个小男孩从我手里拉过去,那孩子闷哼了一声,一双让我看起来有些莫名熟悉的黑眸,正安静的盯着我看,我才发现自己的手正紧紧地握住他的,忙得松了手。的bf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那孩子也不哭不叫,就这么静静的被自家下人们抱了过去,见人群围了过来,我忙的用手摁住油乎乎的遮面布,往一旁退去。的2a79ea27c279e471f4d180b08d62b00a
  小桃儿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了上来,“主….你觉得怎么样,烫着没有,快给奴婢…快给我看看”,我一边拉着她往自己的马车那儿走去,一边强笑着安慰她说,“没事儿,没事儿,一点点疼而已”。的3a835d3215755c435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那快给我看看…”小桃儿的声音已带了哭音儿,我脸上也是一阵阵抽搐着的疼痛,可还是强忍着拉着她上了车,小太监伶俐的把车帘子给我们掩好了,我这才稍微放松下来让小桃儿帮我看看伤势。的35051070e572e47d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天呀,这可怎么是好”,小桃儿颤颤巍巍的帮我把这面布摘了下来,我听着她的低呼,心里也开始打鼓,难道伤得很重…心一沉,可现下也没有镜子,就是有,以清代铜镜的工艺水平,在这阴暗的光线下要是也能看出个好歹来……心里不禁苦笑,那估计离毁容也就不远了。
  “主子,脸上这边烫的肿了,上面的蜡烛腻子奴婢也不敢揭了去,不小心会留疤的,好在没伤了眼睛,幸好您遮了那块儿布,咱们还是赶紧回府去,请大夫瞧瞧要紧”,小桃儿借着窗外的光线,仔细的瞧着我的伤口,偶不敢用手去碰。的06997f04a7db92466a2baa6ebc8b872d
  “嗯”我强忍着疼微点了点头,小桃儿挪过去略掀了车帘子,正要吩咐他赶紧走,府里的小太监儿领着一个侍卫走了过来。小桃儿一顿,偏了偏身想把身后的我遮住。的3435c378bb76d4
  “姑娘,您是十三爷府上的人?我是四爷府侍卫副统领瑞宽,请问方才是哪位姑娘护了我们小主子,我们侧福晋想见见”,那侍卫十分客气问道,又抬眼向马车里望了望。“正是…”小桃儿有些迟疑的答了一句,可又不敢回头来看我…的afda332245e2af431fb7b672a68b659d
  只听她顿了顿,就温声说,“是这样的,刚才是我们府上的一个丫头,可现在不太好让侧福晋见的,一来方才被灯油糊了脸,这会儿子脸肿得厉害,实在不雅相,二来也正要送她去看大夫,时间长了,怕更不好了,再说奴才们护主原是应当的,烦劳副统领代为回禀主子一声吧”。
  我脸上虽痛,可还是忍不住微微一笑,小桃儿真的进益了,再不是以前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了,想到这儿,一阵无奈却袭上了心头,她不再是她,我又何尝是我了…外面那个侍卫想了想,就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姑娘名字是什么,我也好回话的”。的06409663226af2f3114485aa4e
  小桃儿僵在了那里,她实在不知道这该怎么说,我心里迅速的盘算了一下,十三府里就那么几个奴才,要是说谎很容易就被查了出来,虽说伤个奴才是小事儿,未必有人计较来查,可还是…“鱼宁”我低低的说了一句,小桃儿轻颤了一下,“鱼宁”,她转述了出去,那侍卫低低念了一句,笑说“那我就去回话了,也请那位姑娘好好修养吧”,说完点头施礼,转身而去。的0f96613235
  小桃儿不再多话,对车夫说了一句,“快走”,就缩身进了马车来,我们相视无语,直到马车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才不约而同的呼了一口气出来。“主子,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小桃儿探了身儿过来问。的47d1e99058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我摆了摆手,方才因为紧张觉得还好,她这一说,脸上又涨涨的疼了起来,虽然觉得应该没有烫到太多,可心里还是有些惶然。就算我不是美女,可也绝做不到对自己的容貌毫不在乎,心里着急,忍不住往外张望,想看看到哪儿了,小桃儿见我这样,也是连连催促车夫加快速度。
  偏偏临近十五,城里的人流大于往日,就是有侍卫们开路,终还是七扭八拐的走了一阵子,人才渐渐的少起来,马车的速度也提了起来。我皱紧了眉头歪靠在车壁上,小桃儿不时地拿着手帕给我擦着额头的冷汗。的9dcb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还有多久”小桃儿向外问了一句,“姑娘,过了这条街,离府里就很近了”车夫边答边挥舞着鞭子吆喝着。见小桃儿急得也是满头大汗,我冲她安慰的勉强笑笑,脸猛地抽痛了一下,我还未及呼痛,一阵急剧的马蹄声突然在我们身后响起。的84117275be999ff55a987b9381e01f96
  心里一怔,还没等我想明白,声音已经到了跟前,马车刷的晃动了一下就停了下来,小桃儿正在弯身儿看我,一个不防,被晃了个趔趄,我一只手扶着板壁,另一只手捂着脸,还没来得及的开口问她怎样,车帘子刷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扯了开来,“啊”我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
  ===========================================================================
  一滴滴的汗珠不停地从他的额头流了下来,浓眉紧皱,急促的呼吸带动着胸膛上下起伏,翕张的鼻翼,还有那双强自压抑的眸子,担忧,惊惶,急迫,种种情绪生生的撞了进来,一时间马车里悄无声息,只有那粗重的呼吸充斥其间….的98f13708210194c475687be6106a3b84
  人的眼睛到底能诉说多少情感呢,我的痛明明白白的落入了他的眼底,而他的眼回应的却仿佛是千百倍于我的痛…我勉强地咧了咧嘴,“别担心,我没事儿,你怎么来了…”,话未说完,一股热流却顺着眼角滑了下来,不禁苦笑了一下,似乎每次受伤见了他都会哭…“啊”我低呼了一声,眼前一暗,已被一个充斥着汗味儿却温暖无比的怀抱拥入其中。的16c222aa19898e5058938167c8a
  “小薇…”胤祥哑哑的低呼了一声儿,声音里隐隐的脆弱让我眼泪流得更多,他轻轻地挪开我紧捂着左脸的手,仔细看视着,一旁的小桃儿早伶俐的从外面拎了一盏小巧宫灯进来,在一旁照明。
  “还好…没伤了眼睛,只是被油脂子烫破了皮,现下有些肿”仔细看过之后,胤祥有些安心的嘘了口气出来,又轻轻帮我捋了捋有些散乱的鬓发,低头看我,柔声说“别怕,烫得不是很厉害,来前儿我已让人去请医生了,咱们这就家去,啊”,我点了点头。的6081594975a764c8e3a691
  说完他让小桃儿帮着我把脸盖好,又裹紧了我的斗篷,他先出了马车,把我从里面抱了出来,一旁的侍卫早就牵过马来,伺候着我们上了马,胤祥一手抱紧了我,另一只手去带缰绳,口里呼喝一声,骏马扬蹄而去。耳边听着呼啸的风声,心里却甚是安宁,脸上的痛仿佛也轻了许多,我悄悄地抓紧了胤祥的衣服,“对不起”,我含糊地说了一句,胤祥好像什么也没听到,他的手臂却是一紧。
  疾驰中的胤祥不停的呼喝着马匹快跑,不知为什么,我倒是有点希望路途遥远些,只觉得好像很久没有这么贴心的感觉了。“咴”马儿一阵嘶鸣,往前带了两步,终于停了下来,府门口站了不少人,秦顺儿带着人第一个冲了上来,小心翼翼的从胤祥手中接过了我。的288cc0ff022877bd
  “小心着点儿”一个听着耳熟却又不想不起在哪儿听过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转眼想看过去,却看到正要下马的胤祥身形一顿,继而他又翻身下马,从秦顺儿手里接过了我往府里走去,我只觉得被他抱得紧紧的。的f4f6dc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秦全儿,你怎么在这儿”胤祥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我一怔,秦全儿….这名字…“啊”我忍不住低呼了一声,胤祥显然也听到了,他的步子滞了滞,又接着往前走,我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嘴。
  “回十三爷的话,是福晋让奴才来的,福晋听说救了小主子的,呃…姑娘伤得不轻,赶紧让奴才去请了个好大夫来,也算有个交待,现已在路上了,说话就到,爷去见见就知道了,这个大夫治外伤的手段在京城可是出了名的”,秦全儿边走边说,声音有些喘。的d947bf06a885db0d477d
  胤祥的声音里显然有些诧异,“你说的可是陆文洪,前太医院医正”?“啊,正是”秦全儿恭声答道,“喔…我知道了,四嫂一向心慈,那你回去吧,告诉四嫂一声,多谢她惦记了,改天我定上门道谢的”胤祥淡淡地说了一句,我心一紧,他的声音仿佛含了什么,让我想探究却又有两分畏惧…
  “啊,是…那,奴才先告退了”秦顺儿的声音里有两分犹疑,很显然他没想走,但是胤祥话已出口,他自然不能再说什么。心里一阵热血涌动,眼睛有些模糊了起来…他方才说的话我一句不信,什么四福晋云云,要真是她,来的就不该是他秦全儿了,胤祥也心知肚明的吧…我脸上突然一阵火辣辣的疼,心里也堵了起来,有些憋气,眼前突然一阵晕黑…的8a0e1141fd37fa5b98d5bb769b
  迷迷糊糊中,觉得有人在碰我的伤口,想躲又躲不开,正想挣扎,身上一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清醒过来,已是小桃儿在一旁伺候了,见我醒了,她高兴得不行,说是快一天一夜,可是醒了,忙得去吩咐小丫头儿去前头请了胤祥过来,又看我口干舌燥的,就用棉布沾了水,往我口中送。
  我醒了醒神,就想伸手去摸伤口,被小桃儿挡住了,现在并不是很痛,有一种清凉的感觉覆盖在上面。转眼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竟不是在自己的卧室里,而是以前用来会客的内厅,不仅有些奇怪,可转念一想,可能昨儿个也不好让那个大夫进卧室,毕竟我的身分还是个“丫头”...
  小桃儿一边喂我水,一边儿念叨着,说是大夫说了,我的脸若是养的好,应该不会留下什么疤痕,但是饮食要清淡,还要多食用一些对皮肤好的食物,按时服药,过了这阵子伤口长新皮的时候会很痒,不要碰水,也不要用手去摸云云。的430c3626b879b4005d41b8a46172e0c0
  听她这么说,我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就是嘴里再说不在乎,可要是真的容貌受损,只怕天下没有那个女人受得了,我自然也不例外。转眼看见床榻前放着一件胤祥家常穿的外袄,见我看了过去,小桃儿忙说“刚才有急事儿,爷才去了前头,昨儿看了您一宿呢”我心里一暖…
  “主子,那大夫真厉害,先儿您昏昏沉沉的不知道,只是一直叫痛”小桃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我笑说,我抬眼看向她,“就您那伤口看着可真吓人,他不知用了什么药,轻轻巧巧的就把那些脏东西弄了下来,又给您下了两针,您立刻就不叫痛了”说完她转手拿了个瓶子来,八寸高的一个瓷瓶子,看来毫不起眼,我伸手接了过来,在手里转着,凑到鼻子跟前,一股药草气息隐隐的透了出来。“听说这是他家的祖传秘方,当初皇帝爷亲征时受了火伤,就是他家老爷子用这个治好的”。
  我一怔,摆了摆手,示意不想再要水了,小桃儿回手放下棉布和水碗儿,帮我擦擦嘴角儿又说“我听秦顺儿说,皇上为这个赏了他家什么…”说了一半儿她皱起了眉头,“什么来着…”小桃儿轻拍了下自己的脸颊“瞧我这记性,昨儿说的,今儿就忘了”,我闭上了眼,也浑不在意,不管怎么说,这大夫大有来头就是…管他黑猫白猫,会治病的就是好猫,想到这儿,心里不免有两分好笑。
  她又想了想,一笑“反正就是一般的王公大臣也不能去随意请他们看病,这回要不是四爷的面子,大夫才不肯来呢,这陆大夫好像欠了四爷很大一个人情儿”,我猛地张开眼睛,昨晚见了秦全儿心里隐约就猜到了,可现在…小桃儿却没注意,只是自顾说着“这是秦顺儿听他兄弟说的,听说好像是四福晋求了四爷还是怎么的,说是要为了小阿哥积德积福,不能不管…” 我愣愣的看着她的嘴一张一合。的acc3e0404646c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主子,你怎么哭了,又疼得厉害了”小桃儿突然有些惊慌得说,“您可别哭,淹了伤口就不好了,要不奴婢再去炖些止痛的药来,大夫留了方子的”说然她转身要走。“不用了”我一把拉住她,嗓子有些嘶哑,“可是…”没等她说完,门口的小丫头请安声响了起来,帘子一掀,胤祥大步走了进来。的18d8042386b79e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见我清醒地望着他,胤祥一脸的喜意,可走近了两步看见我脸上的泪痕,他不由一怔,就转眼看向小桃儿,“这怎么回事儿”说着边走上来坐在了炕沿儿上,伸出手来摸了摸我的额头,我从被里抽出手来,轻轻握住了他的手,他一顿,回手紧紧地握住我的。的3df1d4b96d8976ff598639
  看着一旁嗫嚅的小桃儿,我不想让她多说,“你下去休息吧,辛苦你了”,小桃儿一顿,忙福了福身儿,转身出了门去。“疼得厉害吗”胤祥温声问,我略闭了闭眼,“总会有点儿,不痛就不正常了”,说完想坐起来。的6f3ef77ac0e3619e98159e9b6febf557
  见我挣扎着想起来,胤祥忙按住我,我扯了扯嘴角儿,“躺得我头晕,身上也乏,想起来松乏松乏,再说只是脸上伤了而已,不碍其它的”,胤祥见我坚持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轻手轻脚的把我抱了起来,半靠在他身上。的88ae6372cfdc5df69a976e893f4d554b
  就这么过了一会儿,谁都没有说话,只是密密的靠在一起,“我…”,“你…”,我扑嗤一笑,“你想说什么”,胤祥声音里也带了笑意“你又想说什么”,我抿了抿嘴唇,他这样一问,突然不知道怎样开口,一低头看见他环住我的手,就伸手去拨弄他的扳指儿。的470e7a4f017a5476
  胤祥也没催促,只是伸开手指包住了我的手,十指交错,…我愣愣的看着,只觉得胤祥在我额侧印下很轻但又好像很重的一吻。“对不起”我低低说了一句,胤祥轻笑了一声“知道偷偷跑出去不对了”。的41ae36ecb9b3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不是为这个”,胤祥身子一硬,过了半响儿,伸过手轻轻抬起了我的下巴,把我的脸转向他,他定定的看住了我,眼里有些不确定,“那是为了什么”他沉声说,我微微一笑指了指脸,他微眯了眼,“我已经有些老了,现在又变丑,觉得有些对不住你”,胤祥一愣,“呵呵”笑了起来,“原来为这个”他低喃了一句。的d2ed45a52bc0edfa11c2064e9edee8bf
  “你说什么”我听得不是很清楚,正想再问,胤祥哈哈一笑,低头笑嘻嘻地说“老话儿不是说了吗,丑妻薄地家中宝,本来我也没俩钱儿,就这一亩三分地儿,现在丑妻也有了,这回宝贝终于凑全和了”。的084b6fbb10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嗤”我轻笑了出来,看着他溢满了笑意的黑眸,我垂下眼定了定,抬头看向他“昨天我…”胤祥轻轻的抚住了我的嘴唇,微微摇了摇头,认真地说“你没事儿就好…你的心,我明白”我眼眶忽的一热,他用手细细地摩挲着我另一侧脸颊,悄声说“可别再吓唬我了,嗯”一顿,他又低低地说了一句“很疼的”,我有些哽咽的轻点了点头,看着他朗然一笑,温暖一如往日。
  “我有没有说过,真的很高兴嫁了你”,我轻声说,胤祥一怔,乌黑的眸子瞬间有些湿亮,“没有”他哑声说,“我很高兴嫁了你”…“嗯”…胤祥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抱住我的手臂收紧了起来…
  “嗯哼…”秦顺儿的招牌干咳声在外面响了起来,想来又有事儿来找胤祥了,我和胤祥相视一笑,我拍了拍他的手臂,胤祥却开玩笑似的不肯放开,我瞪了他一眼,刚想开口,秦顺儿嗫嚅的声音从窗外飘了进来,“爷,有客来访”……的00ac8ed3b4327bdd4ebbebcb2ba10a00
  ===========================================================================
  旧北京城的外围,仍是一片原野景色,人口的稀少,却能保留了大自然最动人的某些特质,我紧紧的裹住了斗篷,坐在青石上悠闲的环望四周。 的f29c21d4897f78948b91f03172341b7b
  昨夜一场大雪将大地覆盖成白茫茫的天地 ,天上仍不停的飘着零星的雪花儿,远处的青山,近处的白雪,四周一片寂静,只偶尔有几只喜鹊飞过,喳喳的叫声隐约回响着。
  “呼”,我大大地做了个深呼吸,空气中的甜味儿直入胸臆,多久了…到底有多久不曾这样放松了,想想那天指导着厨子如何吊底汤的时候,听见秦顺儿小声地和小桃儿嘀咕,“你说,主子有多久没这么开心了”。 的6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听见这话心里有些愣,竟没听见小桃儿回答了些什么,只是想着之前的这几年我也是在笑的,虽然有时候是强迫…想到这儿不禁有些自嘲,看来我的表演功力还是不够呀。
  “阿嚏”一阵冷气弄得鼻子痒痒的,身后的小桃儿终于等到了机会,伸头看看我,“您看,受风了不是,还是赶紧回去吧,刚才上了药的”,我揉了揉鼻子没说话,一个喷嚏还不至于就感冒了吧,新鲜空气我还没吸够呢,好不容易从屋里出了外面来,适度的运动对于伤口恢复也是有好处的。
  见我装没听见,小桃儿转了转眼珠儿又想出另一套说辞来,“今儿爷就过来了,上次不是和您说好了,要吃锅子的吗,现儿东西还等没弄呢”,我抬眼看看她,糟了,我把这茬儿给忘了…
  连忙起身,“赶紧回家”,小桃儿笑嘻嘻的上来帮我收拾,一脸的胜利光辉,我好笑的冲她做了个鬼脸儿,她笑的更欢,伸手扶了我又吩咐身后的小太监归置东西,然后才拉着我往回走。
  这儿是胤祥在城外的一个庄子,不大,却修建的别有一番情趣,那日胤祥出去见客,转回头来就说送我去外面的庄子休养。看他脸上虽然笑眯眯的说不忙,可眼里却有着隐不住的几分急切,我把到嘴边儿的疑问咽了下去,回头就吩咐小桃儿准备打包走人,胤祥没再说什么,只是揉搓着我手指的气力略重了几分。 的d84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第二天胤祥陪着我到了这儿又住了一晚,转天儿一早儿就回京城去了,那时候我还睡得迷迷糊糊的,等我彻底清醒了才发觉这是一个天高皇帝远的好地方,看书,写字,锻炼身体,一时间仿佛回到了数年前,那相对幸福的时光。 的00ec53c4682d36f5c4359f4ae7bd7ba1
  就这样过了快一个月,胤祥也时常的来看我,虽然享受着难得的悠闲时光,可偶尔也会担忧,现在虽没到了无自由,毋宁死的地步,可是尝过自由滋味的我,不知道还能否心甘情愿的再投入到京城那一团污水中去。 的d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想着想着不禁有些失落,可转念再想,京城里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胤祥为什么要把我送到这里,我也不知道,我唯一知道就是,无论如何我现在也不会舍了胤祥而去就是,想到这儿,心里也是一松,不再胡思乱想,该干什么干什么了。 的13f320e7b5ead1024ac95c3b208610db
  那几天不知怎的非常地想吃火锅,辣锅子对皮肤恢复不好,可现在清朝的锅子跟现代的火锅也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我一头扎进厨房里,教厨子如何吊汤,如何调酱料。 的d79aac07593
  我虽然不会做,只会吃,说得也是七七八八的,那厨子倒也明白,估计这一行的原理都是差不多的,虽然前后差了几百年,厨师们的心也还相通。这切肉倒是不必了,他的刀工比现在的那片肉机强多了,拎起来看真的是透明的,让我佩服不已。 的7f100b7b36092fb9b06dfb4fac360931
  到了晚上,我早已让厨子炖了一锅猪蹄儿,倒在牛骨吊出的高汤里,用铜锅子端了上来,正经的银霜碳红通通的烧着,一点儿烟也没有,香气咕嘟咕嘟得冒了出来,汤汁雪白。我忍不住连连的咽着口水,丫头们看着我的馋像,都偷偷的笑,我也顾不上,只是催促着小桃儿给我弄调料来。
  相应的菜蔬肉品早摆了一桌子,这也就是皇亲贵族,在冬日依然能吃到新鲜的蔬菜,招呼着小桃儿坐下,这火锅人多了吃才香,她犹豫了半天才落座,我看她都这样,其他的人也不必招呼了,就埋头吃了起来。 的3328b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哲人说过让自己感到幸福的理由其实都很简单,只是往往人们都视而不见自己身后的幸福,而总是去追求前方看似幸福的东西,所以那么简单的两个字才会变得那么辛苦,可现在对我而言,幸福的确很简单,一锅猪蹄儿就好了。 的eb6fdc36b281b7d5eabf33396c2683a2
  小桃儿吃的是满脸大汗,只说这锅子跟以前吃过的不一样,香得很,出汗也出的爽快。我暗笑,等过两天自己的脸皮长好了,弄个辣锅子出来,再拉她一起吃,估计她就不止汗出的爽快了。
  第二天胤祥就过来了,见我吃饭时懒洋洋的,以为是身体不舒服,就想要找大夫,忙得被我拦住了。问为什么,我忍不住涨红了脸期期艾艾地说不出口,胤祥越发的奇怪,最后还是小桃儿强忍着笑告诉他,我没什么大事儿,只是昨儿晚上的猪蹄儿吃撑了而已。 的7eacb532570ff6858af
  胤祥一愣接着就放声大笑,屋里的奴才们也都别转了脸偷笑,最后见我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才止了笑,又问什么东西那么好吃,小桃儿连说带比的让他也起了兴趣,说是要尝尝,让我做了给他。
  可第二天京里来了人,胤祥忙忙的关照了几句,又说下次来了再吃,就飞身上马走了。这一去就是小十天,昨儿个秦顺儿派人来说,胤祥一切都好今儿就要过来,我原不以为意,可小桃儿私下里打听了说,胤祥这些天都在宛平。 的98d6f58ab0dafbb86b083a001561bb34
  当时心里就有些怪怪的感觉,我曾听他说过,宛平驻扎了绿营好几千人,他们是火器营,火力在禁卫军里那是算一等一的,胤祥一个皇子去那里做什么呢,那天走的又那么急,可算算日子最近应该没有什么大的动静儿才对… 的0f49c89d1e7298bb9930789c8ed59d48
  心里有疑问也不好露出来,只是暗暗想着要不要试探一下,可心里又有两分犹疑,我从不曾插手政事,以我的那点子心思,恐怕没有两句话就能被胤祥看了出来,他又会怎么想我呢…
  唉,忍不住低低叹了口气,只好见机行事了,想来这九子夺嫡已是到了关键时刻,康熙皇帝在位没有几年了,身体也肯定是一天不如一天,用脚趾想也知道这些个皇子定然会用尽了狠辣手段,排除异己,胤祥和四爷自然也不例外吧… 的a8abb4bb284b5b27aa7cb790dc20f80b
  “主子,你闻闻这个香不香”小桃儿端了个青花瓷碗儿过来,我耸了耸鼻子,“嗯,这新芝麻就是不一样”,我笑了笑,回头看看准备得差不多了,对一旁的小桃儿说,“不知道你十三爷什么时候到”,小桃儿一边摆放着碟子一边笑说“刚才来了人,说是过会儿就到了,先来回禀一声儿”。
  “这样”,我想了想,“那我到门口看看去”,小桃儿“嗤”的笑了一声,刚要张口,我笑眯眯的说,“对,我就是等不及,怎样”,“哈哈”小桃儿好笑的摇了摇头就要跟上来,我摆了摆手,“不必,就在门口,丢不了的”。 的66808e327dc79d135ba18e051673d906
  小桃儿想了想没再多说,只是把厚厚的斗篷拿过来给我围好,“谢啦”我冲她眨了眨眼,转身施施然出了门去。这个庄子依山势而建,我出了门登上高处,正好能看到前方的官道。
  拢紧了斗篷,还没坐上五分钟,一队人马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视线范围,我轻笑了两声,来的还真快…刚想站起身挥挥手,又觉得不太对劲,从来没见过胤祥骑马走这么慢的,而且带来的人也太多了些… 的934815ad542a4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揉了揉眼睛,运足目力再看过去,随着他们离我越来越近,打头的竟是三骑并缰前行,虽看不清长相,但肯定不是胤祥,三位一体…谁呢,忍不住有些好笑的想,这要是在西方那就是圣父,圣子和圣灵,要是在现代,应该就是黄金圣斗士了,可是在这儿… 的b1d10e7bafa4421218a51b1
  笑着笑着一张温和斯文的脸孔突然飘进了我的脑海,我猛地一顿,“咳咳”忍不住轻咳了两声,下意识的探起身儿望过去,难道是……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8-25 21: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距离

  一行人越走越近,甚至马蹄踩在积雪上的“咔吱”声都清晰可闻,容貌也越来越清晰,貂皮毡帽,天青斗篷,白皙的脸庞,嘴角看起来总是噙着一抹和善的笑意,虽不像三阿哥那样书卷气十足,却也称得上温文尔雅---八阿哥胤禩。的c86a7ee3d8ef0b551ed58e354a836f2b
  我轻轻用手捂住了嘴,突然很想咳嗽,现下也只能强忍着,心里略盘算了了一下,若是现在走了下去,马队离我的距离虽不算很近,可万一有个眼尖的瞧见了,反而是麻烦,更何况并不知道他们的来意,是否会停留……的54a367d629152b720749e187b3eaa11b
  向两旁看看,除了眼前坐着的青石,就是一些干枯的树杈,也真没什么遮挡,实在没办法,我只好缓缓的移动着身体,悄无声息的蹲在了青石的后侧,若不抬头仔细的看,应该发现不了。
  “哈哈”一阵大笑声传来,在这空寂的雪地中,分外清晰,我忍不住苦笑,许久不曾听见十爷这肆无忌惮的笑声了,虽称不上怀念,可还是能隐隐泛起一些过去的回忆。的a4f23670e183
  “八哥,九哥”十爷的粗门大嗓又响了起来,“前面的庄子就快到了,我说什么来着,不可能会记错的”,八爷九爷的回答我虽听不到,可马匹不时打着响鼻的声音却越来越近,我下意识的又往里缩了缩。的c8fbbc86ab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这是老十三的庄子吧,以前听老十四说过,不过今儿倒是第一次来”,一个略微嘶哑却仍不掩金石之音的声音响了起来,清晰的就如在我耳边一样,心里一寒,九爷的声音就是炎炎夏日里听起来,我也会冷…的c058f5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心里忍不住地想,对于这些个皇子而言,若是我挡了他们的路,恐怕他们都会下手把我除去,但是第一个动手的却必是九爷无疑。八爷,十四爷可能还会想一想,而他恐怕会毫不犹豫的就这么做吧,打我们认识的第一天起,似乎敌人两个字就已经刻在了彼此的脑门上了,我对他从无好感,而他亦然……的9de6d14fff98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一双乌黑淡漠的眸子突然闪现在脑海中,那要是他呢…我忍不住轻轻打了个哆嗦,闭了闭眼,把那个只会让我无端痛苦的念头压了回去。的621bf66ddb7c962aa0d22ac97d69b793
  “咱们就这么进去,也不知道方不方便”八爷温润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慢慢的略偏了头,从上往下看去,八爷他们都已驻马于庄子入口处,身后的随从们离他们倒有个五六十米远近,想来不想让人听到他们说什么吧,不过离我很近,就在我所在的小山坡的斜下方。的39059724f73a9969
  胤祥的庄子小,下人也没有几个,这会儿不知道门房儿去干什么了,想想方才我出来的时候也未见到他…“有什么不方便的,咱肯进他的庄子,还是赏了他脸呢,一个刚放出来的罪臣,要不是今儿有事儿耽搁了,误了驿站不得休息,我他娘的还不愿意来呢”十爷大大咧咧的说道。
  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怨不得老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个草包还真是口无遮拦,这要是当初我早就…心里突然一滞,是呀,这要是当初…可现在早已不是当初了,他仍是天皇贵胄,而我则是个无名无分的小丫头而已,一阵苦涩泛起,原来人没了名分两个字,就会少了那么多…
  “老十”八爷轻斥了他一声,“别满嘴的胡噙,皇上早已下旨免了十三弟的错处,你还胡说八道些个什么”,“哼哼”,十爷满不在乎的冷哼了一声儿,“是呀,他命好,有人帮他顶着,谁让人家娶了好媳妇呀,他要不是…”,“别说了”,八爷突然低吼了一声,我吓了一跳,很少听八爷发火,除了那次...十爷一时也没了声音,只偶有两声压抑不住粗喘随风飘了过来。
  “好了,好了,八哥,老十,咱们也别站在门口吃风了,既已来了,有什么话屋里说吧”九爷打圆场的说了一句,顿了顿,他又说,“这儿的奴才也真不晓事儿,爷们都在这儿站这么久了,也没个人出来应承一下,不会没人吧…”。的00411460f7c92d2124a67ea0f4cb5f85
  “不会”十爷回了一句,“前儿保胜不是来回说,胤祥那小子最近净往这边儿跑,我估摸着他和老四也在打绿营的注意,好在那儿有咱们的人,他们…”我竖起了耳朵,绿营,那不就是…“行了”八爷淡淡的打断了他,声音已恢复了平常的温和,“招呼个人进去探探,今儿都走了半天了,天寒地冻的,再不歇歇,人受得了,马也受不了了”。的4734ba6f3de83d861c3176a6273cac6d
  “成”十爷答应了一声儿,回身儿就要叫人,不远处却又响起了一阵马嘶,我心里一喜却又有些担忧,应该是胤祥来了,可现在看十爷的态度,不知道一会儿又会怎样,更何况还有一个身份未明的我呢…的e2230b853516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思绪电转间,我悄悄地探了点儿头出去,现在大家的注意力应该都在门口,不会注意这里才对。眼看着胤祥一行人已是快到了庄园门口,很显然胤祥看到了八爷他们,他加速催马上前,不一会儿,他已到了庄子门口,“咴咴”,跨下骏马一阵嘶鸣,又往前带了两步,胤祥一阵朗笑,“今儿是什么日子,竟然能得八哥,九哥,十哥一起大驾光临”。的f899139df5e1059396431415e770c6
  八爷呵呵笑了两声,“十三弟不会不欢迎吧”,胤祥已翻身下马,一个千儿打下去,八爷也早已下马,伸手去扶,胤祥边直起身边笑说“瞧您说的,这可是请都请不来的”,说完又转身要给九爷十爷行礼,被九爷一把拉住,“行了,咱们兄弟就别这么多规矩了”,我微微一怔,九爷脸上的笑意我还真是第一次见。的9c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十三弟,气色不错呀”十爷大剌剌地站在一边哼笑着说,胤祥转头一笑,“十哥的气色才好呢”,“哼哼,我跟你可没的比,老十三你可是结结实实的养了三年,也不用操什么心,哪像我们,一年不到头的操劳,为皇上效命..”,十爷眯眼盯着胤祥,撇了撇嘴角儿。的698d51a19d8a
  我忍不住紧紧地握住了拳头,这家伙…胤祥倒仿佛什么也没听懂似的,哈哈一笑,“说的是,这些年十哥你们一定辛苦了,倒是偏了兄弟我了,成,那以后要是有什么吩咐,火里水里的,做弟弟的没二话”。的2bcab9d9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哈哈…”兄弟四人一阵仰头大笑,老十也上前拍了拍胤祥的肩膀,看着他们言笑晏晏,一片合乐,我心里却涌起了一阵无奈的疲惫,可能是我太怯懦,总装着不知道胤祥同他们一样,也会勾心斗角,心狠手辣的,仿佛那样就不会破坏心里仅存的那块圣地。的1f4477bad7af3616c1f933
  胤祥回头吩咐跟来的秦顺儿,赶紧进去收拾一下,准备迎接贵客,趁着八爷他们没注意,胤祥使了个眼色,秦顺儿会意的微点了点头,转身忙的往庄子里跑,我心里明白,胤祥定是让他去找我的。我忍不住苦笑出来,这回好了,要是八爷他们歇歇脚就走还好,若不然,看来我就得被迫进行雪地生存训练了。的e7061188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八哥,您们这边请”,胤祥笑着一伸手,八爷点点头,随着胤祥往庄子里走,九爷,十爷跟着,身后自有从人们去照顾马匹。“听说八哥这是去了趟运城,好像说那边的粮库出了点问题”,胤祥随意地问了一句。的9f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八爷微微一笑,“也还好,今年雪天儿多,压垮了不少民房,粮食收成本就不好,饥民一多,这放粮的事情就乱,皇上让我过去看一下,也算那儿的县令还有点脑子,没惹了大事出来”。
  “好像这运城县令是朱天赐吧,康熙四十年的探花,挺有学问的一个人,看着也很正气,这些年怎么才混了个县令啊”,胤祥边走边笑说,八爷轻叹了口气,“这人太正,就是这样的结果,不过也确实有些不知变通...”,“行了行了,兄弟这么久没见面,就别再说这些让人听了就心里污涂的话,老十三,你这儿有什么好东西招待哥哥的”,十爷大咧咧的笑说。的d3d9446802a442597
  “今儿和九哥为了迎八哥回来错过了时辰,现在饿的肚子正较劲呢”,胤祥哈哈一笑,“好东西不敢说,野味儿还是有的,一会儿十哥尝尝”,一旁的八爷笑说,“老九和你一样,也没见了他喊天喊地的”,十爷一咧嘴,“那是,九哥是神仙,两杯水就能顶一天,咱可没那本事儿”。
  说得众人哈哈一笑,眼瞅着他们从我眼下走了过去,我摒住了呼吸...里面突然冲出个人来,胤祥他们顺势停住了脚步,我仔细看了看,竟是看门房的张成。“奴才给爷请安”,他扎手扎脚的打了个千儿。的6c524f9d5d7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行了,你这浑小子刚才跑哪儿去了,现在才露脸儿”,胤祥笑骂道,张成谗笑着一躬身儿,“是,回爷的话,方才人手不够,奴才帮着弄了两捆柴火,然后…”他还要往下说,胤祥挥挥手比了比身后,“好了,别废话了,你赶紧帮着招呼一下,带他们去休息就是了”,说完就对八爷他们笑着说,“咱们走吧”。的b6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张成应了一声却没动,伸头伸脑的往后看去,又往我这边看,胤祥一怔,顿住了脚步,八爷他们也停了下来,我忙得缩回了头,人紧紧地团成一团儿,“你这是干什么,怎么还不去”胤祥低声问,语气里有了两分不满,张成忙回说,“啊,不是,爷,奴才这就去,只是方才小桃儿姑娘跟奴才说,宁姑娘出来迎您了,你没见着吗”……的06138bc5af6023646ede0e1f7c1eac75
  ==============================================================================
  有些怪异的静默气氛包围了山庄门口,一时间四周安静的似乎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了,我紧紧地抓住衣领,死死的闭上眼睛…“喔,这倒是没看见…也没什么,一会儿你去那边儿看看,若是碰见了,让她回来就是了”胤祥很随意地说了一句。的2291d2ec3b3048d1a6f86c2c4591b7e0
  那边的张成估计有点儿愣神,迟了迟才说,“啊,是,奴才知道了”,接着踩雪的嘎吱声音响起,就听他招呼,“那边的老几位请跟小的来,马房在这边儿”。的df263d996281d984952c
  一阵忙乱的声音过去之后,四下里又变得静悄悄的,我摒住了呼吸也不敢乱动,方才忙乱声音之中也没听清胤祥他们进去了没有,又不敢伸头去看,心里紧张,外面的空气又太冷,直想咳嗽,伸手捂了,才发现手抖得厉害。的4daa3db355ef2b0e64b472968cb70f0d
  “哼哼,老十三你艳福不浅呀,这荒郊野外的竟藏了个贴心的美人儿,啊”,十爷哼笑着说道。胤祥哈哈一笑,“十哥您说笑了,一个丫头而已,美人儿俩个字倒也还算不上”。“这么惦记着你的,不是一般的丫头吧”十阿哥怪腔怪调地说,胤祥笑道,“还行,也算知冷知热…那咱们进去吧”。
  我忍不住扁了扁嘴,知道自己不算美人儿,也知道胤祥本意,可听他这么一说,心里还是有两分不爽,只是不知道他们现在各是什么表情呢…“老十三你就别客气了,待会儿请出来也让哥哥们开开眼嘛,啊…”,十爷却还是不依不饶。的6f2268bd1d3d3ebaabb04d6b5d099425
  “行了行了”一直沉默的八爷轻斥道,“人家的丫头,你非要追着看,这是什么道理,一点儿当哥哥的样子也没有”,一旁的九爷也帮腔说,“就是,你自己家的丫头还看不过来呢,又非要看人家的…好了,咱们快进去,这脚冻的厉害,雪太深,这麂皮的靴子也挡不住寒了”。
  “哈哈”胤祥一笑,“估计火盆子早升好了,那快进去吧,刚才已经让下人去备酒了,咱们兄弟要痛饮一场,一来许久未曾一起乐和了,二来全当给八哥接风洗尘了,请”…
  “呵呵,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老十,快走吧”,八爷轻笑了两声,一阵脚步声响起。就听十爷哈哈一笑,边走边说,“倒也不是对美人儿感兴趣,只觉得十三弟眼这么高,就是想知道这还有什么人比得上…哼哼,怪不得人人都说咱们男人薄情呢,就是为他送了命的又怎样呢”…
  “老十”!脚步声一顿,出声喝止的居然是九爷,我心里一愣,就听十爷连声说,“行,行,行,我知道了,这不就是随便说说嘛,既然十三弟你舍不得,那就免了,估摸着早晚也见到着的不是…哎,你这儿有什么好酒啊,可别小气,拿出来给哥儿尝尝,啊...”,声音越行越远,只隐隐的听胤祥答了句什么。的2d6cc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呼…”当四周终于安静下来的时候,我长长的出了口气,似乎每次遇到八爷他们的时候就没有好事儿,重者送命,轻者……我四下里看看,苦笑,就是在这里挨冻。的2050e03ca11958
  这会儿子无论如何不能回山庄去,虽然是康熙皇帝默许的,但只要不拿到台面上来说,八爷他们若想兴风作浪,难为胤祥,顺带扳倒四爷,那我可还真是一个手拿把攥的证据。
  靠在石头边儿上想了想,就算是从后门偷偷溜回去,可马房就在后门那边,那里现在人多口杂的,这显然不是个好主意。再说这庄子小,碰上十爷那样混不吝的主儿,保不齐他真的跑的后院去看那个宁姑娘了。的6a9aed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仔细想了想,突然想起前天出去遛弯的时候,不远处看见一座小房子,问了底下人才知道那是个猎房,虽然在官道边儿上,可平时也没什么人去,那儿未必有火盆什么的,可也总比在这荒地里受冻的强。的35051070e572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更何况胤祥和小桃儿他们知道我在外面也走不远,必会派人来寻我…拿定了主意,我略微探出头看看,庄子前面有两个侍卫在站岗,显然是下不去了,没办法,看来只能顺着后面的土坡溜下去了。
  我悄悄的站起身来,忍不住“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腿蹲得太久,站起来的一瞬,那麻刺的感觉就如针扎一般,我死死的咬住了嘴唇儿,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只是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后面挪。
  好不容易到了小山坡的后面,腿部的血液循环也恢复了正常,我探头探脑的察看了一番,还好,后面这地方僻静,山体虽倚着院墙,但是离后门还是有一段儿距离的。的f2217062e9a397
  我尽量找平缓的地方,扶着枯枝往下蹭,悄无声息实在是做不到,也只好尽量小心外带祈祷神佛保佑了。小心翼翼的折腾了十来分钟,终于到了山坡儿的下面,我看看四周确实无人,连忙撩起斗篷,大步往小屋那边儿走去。的2dea61eed4bceec564a00115c4d21334
  “呼哧,呼哧”我大口的喘着粗气,想想上次这样在雪地里狂奔,还是去踢小熊的那次,忍不住地想,那只小熊不知怎样了,妈妈没有了,不晓得它能不能顺利成长。的d18f655c3fce66
  转念再一想又忍不住苦笑,就算它顺利成长了,我也绝不想再见到它,它母亲给我的刺激已经够我回味一辈子的了,想想看,那么大一只熊站立在你跟前,红眼,暴牙,流口水…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奋勇前进,眼瞅着小屋已近在眼前…的a96b65a721e561e1e3de768ac819ffbb
  “吱呀”一声,木门被我轻轻推开,好在并没有上锁,想来这附近也没什么人烟,这屋子又没什么怕丢的。屋里有些湿冷,木柴倒是有,可想了想还是算了,就算有火石,若是被人看见有烟升起反而不好。的fde9264cf3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屋子里布置得很简单,放置了一些猎具,还有一些柴火,草料什么的,窗边倒是放了个木头墩子,下面是些稻草,也能当椅子坐。我方才走的很急,口渴起来,四下里看看,好像没有水缸,倒是有个白瓷粗碗放在隔板上。的8f7d807e1f53eff5f9efbe5cb81090fb
  那起来看看里面有些土,那雪水涮涮应该可以用,只是不知道我要是喝了雪水会不会拉肚子呢,正琢磨着…“咴…”一声马嘶突然传来,我手一抖,瓷碗掉在了地上,好在是站在了草料堆边上,并没发出什么声响。的2c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只觉得这会儿喉咙火烧的厉害,我悄悄地蹲下了身子,慢慢的往窗口靠了过去,今儿是怎么了,群英会吗?又会是谁呢…应该不是八爷他们的人,除非他们会占卜,才能派人到这儿来找我。难道是胤祥派出来找我的人,可仔细听听,人数儿却不少…他应该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来找我吧。
  我有些犹豫,可又不太敢探出头去看,只好贴着窗根儿下的稻草堆蹲好,小腿不免又传来一阵酸痛,心里不禁有些自嘲地想,恐怕A级通缉犯的蹲功也不过如此了,现在只希望他们是过路的,不会想进了屋来,不然的话,就算是生人,这荒郊野地的也是个大麻烦。的795c7a7a5ec6b460e
  声音越来越近,估摸着离这小屋也就十来米远“爷,前面就快到了,奴才上次来,记得过了这屋子,就没多远了”,一个清晰的男声传来,我心里一愣,这声音有些耳熟,好像最近在哪儿听过,在哪儿呢…转头想想,突然觉得鼻子一阵痒痒,一根细细的稻草不知道什么时候扫了过来。
  一股酸热直冲头顶,我还来不及用手去遮,“阿嚏”,一个响亮无比的喷嚏就打了出来,我手忙脚乱的用手捂住了鼻子和嘴,心知不好,头一阵阵的发懵,正没了主意,“哐啷”一声,木板门已被人一脚踹开,“什么人在这儿”几声怒喝传了进来,几个侍卫服色的人持刀站在了门口。
  正想挣扎着站起身来说话, 那明晃晃的光芒已向我挥了过来,我下意识的抱住了头,尖叫了出来“不要”…“住手”,一声断喝从屋外传来,我一怔,停止了尖叫,这声音…我心里一松
  步履声响,“你们都出去”,那声音再次传进了我耳中,“爷,这…”,侍卫们有些犹豫,“出去”,那清冷的声音淡淡地说,一阵脚步声迅速响起,屋里的人霎时走了个干净。
  我抱着头蹲在哪儿,心跳仿佛如重锤一样,一下下的擂在我的胸膛上…身旁脚步声响起,一双乌黑的皂靴停在了我的右侧,上面还沾了一些水渍,想来是方才走进来时沾到雪水化了,他向来有洁癖,不像十三,水里泥里的都浑不在乎……的a3c65c2974270fd093ee8a9bf8ae7d0b
  他为什么来这儿,又或我为什么在这儿,这些问题仿佛都不重要,没有人开口去问,只觉得心里就如乱麻一般,屋里寂静无比,只有彼此间交错可闻的呼吸声,才是最真实的存在。
  一时间我不动,他也不动,就这么僵持在这儿,过了会儿,腿麻的感觉又上来,我龇牙咧嘴去揉腿,头顶上一声轻笑,我怔了怔,这笑声…突然一股大力传来,我已被人从地上拉了起来,忍不住“哎唷”了一声,身子一歪。的a0a080f42e6f13b3a2df133f073095dd
  一双修长的手扶了过来,我下意识的扶了一下,然后放开手,趔趄着退到了一边,抬头望过去,四爷背脊挺直的站在我面前,他的面庞一如以往的清癯,薄薄的嘴唇紧抿,那双沉如深潭的眸底却依然清亮,原本因为我挥开的手而微皱的眉头,却因为看见我脸上的伤痕而柔和了下来。
  感到气氛有些沉郁,我努力的想笑笑,可虽然心里拼了命的命令自己扯动脸皮,却依然感觉脸上好像被冻住了一样僵直。“让我看看”,四爷低低的说了一声,“啊”我一愣,下意识的用手去遮住了伤口,忙又扯扯嘴角,强笑说,“没什么事儿了,已经好了…”,四爷略眯了眼,眉头复又皱了起来,“真的”我嗫嚅了一句。的ed3d2c21991e3bef5e069713af9fa6ca
  每次都是这样,四爷若说话还好,他一不言不语,那一种莫名的压力就会让人觉得喘不过气来…见他不说话,只是盯着我看,我强压住心跳,只想随便找点什么话说,舔了舔干干的嘴唇,不敢再看他,我低了头轻声说,“嗯,那大夫挺好的,开的药剂也很有效,说是祖传的…嗯…”。
  我清了清嗓子,“对了,您回去帮我谢谢福晋,那天幸好那位大夫来得及时,不然脸上真的就没法看了,听下面人说,大夫是满头大汗的骑马过来的,可事后也没容我去谢”,我又干干的笑了笑,“若来晚了,他的命也别要了”,四爷淡淡地说了一句。的eb6fdc36b281b7d5eabf33396c
  我微微的一哆嗦,忍不住抬了头去看他,原来我没猜错,果然是他…“那天,也多亏你”,四爷哑声说了一句,我心里一热,微微笑了笑,“孩子没事儿就好”,四爷定定看着我的笑容,脸色也越发的柔软下来。的115f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四爷往前走了两步,轻轻的伸出手来,我怔怔的看着他修长的手指,心里苦笑,他们兄弟都是一样的坚持,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我慢慢的放下了手,偏转了脸,露出了还有些疤痕的侧脸。
  四爷的指甲修剪得很整洁,我垂了眼看着那指尖越靠越近,竟发现他有些微微的颤抖,我心里一颤,近在毫厘的指尖传出一股热气,隐隐约约的透过毛孔传到我脸上……的846c260d715e
  “啊,各位侍卫大哥是四爷府里的吧,小的是十三爷府里的,您们这是…”秦顺儿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四爷的手一僵,我心里一松,却也隐有些失落。的5751ec3e9a4feab575962e78
  我不敢去看四爷的脸色,只是低转了头,看着四爷的手臂慢慢的收回垂在身侧,拳头握的死紧,青筋毕露…我的眼眶有些湿热,心里却只能低低的叹息,到了今天才终于明白,原来一毫米的距离,竟然会有那么远……的63dc7ed1010d3c3b8269faf0ba7491d4
  “哐当,哐当”马车匀速的在官道上行驶着,这里离别院已经很远了,京城的轮廓在薄雾中若隐若现。“谢谢了”,我伸手接过加了新碳的手炉,轻声对小桃儿说,小桃儿抿嘴一笑,帮我把手炉的位置又调了调。的59c3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炉子里加了水檀,一股子暖香缓缓的包围了我,只是这股暖意却怎样也到不了心里…窗帘子掩的严严实实的,车厢里有些暗,虽说是为了保暖,可更是为了保密吧。的1651cf0d2f737d7a
  自从那年从避暑山庄被秘密送回来起,因为那十几天的暗无天日和惶恐绝望,让我对黑暗的马车空间特别的敏感,甚至可以说心里有隐隐一种恐惧存在,只是这话从未对任何人说过,胤祥亦然。而自那之后的逃亡,躲藏和圈禁,都让我再没机会去体验,可今天……那时的惶惑又渐渐的渗入了我的心底,我紧紧地握住了手炉。的47d1e990583c9c67424d369f3414728e
  “我说,刘四儿,你小子能不能再快点儿”,秦顺儿的声音从马车外传了进来,我的心绪不禁飘到了方才…的2e65f2f2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我低头愣愣的站在那里,只是盯着四爷的衣襟儿看,耳边却传来窗外秦顺儿跟人套近乎,拉关系的打探声。过了会儿,眼看着那皂靴一转,四爷转身往门外走去,我悄悄得抬起眼来看着他的背影,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出来,从方才起就仿佛被细绳紧紧捆绑住的心脏,现在才觉得有了自由…
  四爷到了门口突然回了头过来,看到我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不禁微微的皱了眉头,我吓了一跳,忙得又做出一付恭敬表情,无言的福了福身恭送他出门,礼数儿周全…的7c590f014901
  一抹隐隐的好笑划过了他眼底,四爷薄唇动了动,“我…”,顿了顿,这话终未出口,四爷微微摇了摇头,毅然转身出去了,我怔怔的看着他背影儿,他到底想说什么呢…的149e9677a5
  而秦顺儿显然被四爷的出现吓了一跳,外面一阵沉默之后,才响起了他急急忙忙的请安声,四爷淡淡的应了一声。秦顺儿顿了顿,突然压低了声音说句什么,我一怔,“你们先去那边准备,这就走”四爷吩咐了侍卫们一声。的d3d9446802a44259755d38e6d163e820
  见他打发走了侍卫,隐约猜到是什么机密之事,我下意识的竖起耳朵,微探了身子去听,却只隐隐听到一句绿营,管带什么的…心里一惊,正在想是不是往门口靠靠再听仔细些,外面的声音一顿,我猛地立直了身子,木门被轻轻推开,秦顺儿探了头进来,见了我,一笑,闪身进了来。
  “爷,咱们是不是现在就走”门口传来侍卫恭敬的询问声,“嗯”四爷的声音顿了顿,“走吧”,马蹄声响起,下人牵了马过来,一阵衣物摩擦的声音,又过了会儿…“驾”四爷清喝了一声,马蹄声如暴雨一般响起,转瞬就远去了。的7fe1f8abaad094e0b5cb1b01d712f708
  秦顺儿这时候才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说是胤祥让他带我离开这儿赶紧回京,八爷那儿他自会拖住他们的。看他一脸的着急,我也没好在细问,只是点点头,他交待我在这儿稍等片刻,人就闪出门去了。的e205ee2a5de4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等他领了马车过来,我一上车就发现小桃儿已经在里面了,不禁微微一笑,胤祥的细心令我心中一暖…马车吱呀一声开始缓缓前行,身后的草屋离我越来越远。的4b6538a44a1dfdc2b834
  突然觉得这些年来,我和四爷之间就如同上下运行的缆车,不时地循环交错而过,说远却总能看清彼此,说近又从不能靠近,每当视线相逢的一刹那,就意味着分离…“给您”小桃儿塞过来一个手炉,我低头一看,竟是胤祥日常使的那个。的1534b76d325a8f591b52d302e7181331
  一怔,发现小桃儿正在一旁抿嘴偷笑,又冲我手里的手炉努努嘴,顺着方向一看,才发现一张小纸条儿正掖在棉套里。我抽出来一看,胤祥挺拔刚劲又有些潦草的字体龙飞凤舞的写着,“今儿个凑或先抱它吧”,“哧”我忍不住笑了出来,眼底却是一热,忍不住低低的叹了口气,拢紧了这捧温暖,闭上了眼睛……的41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主子,马上就到京城了”秦顺儿贴近了车窗说了一句,我一愣,甩了甩头,低声说“知道了”,回头对小桃儿说“快两个时辰了吧,坐得我腰酸背痛的”。小桃儿轻笑了一声,“方才看您一直闭着眼,是不是睡着了”,“啊,是呀”我笑了笑,也不想多说什么。的41ae36ecb9b3eee6
  外面的人声渐渐多了起来,鸡鸭牲畜的叫声混合其中,乱糟糟的,我却很喜欢听,以前喜欢安静,现在却发现这种嘈杂却更令人有一种还活着的感觉…的1be3bc32e6564055d5ca3e5a354a
  估计附近小吃的摊子不少,过去基本上都是一个扁担就是一个摊子,各种食物的香气冲破厚厚的门帘儿飘了进来,我耸了耸鼻子,“真香,是茶汤的味道”,小桃儿“噗嗤”一笑,“有那么香吗,那赶明儿个奴婢让人买了来,就是不晓得干不干净”。的2a9d121cd9c3a1832bb6d2cc6bd7
  我一笑,“我吃过得最好吃的茶汤,那是在济南府大明湖畔”,想想当时女扮男装的和胤祥去逛庙会,射箭,凑热闹,那时候是多么的……小桃儿却没想那么多,见我高兴,她也兴头起来,说是明天就让人来买…的db85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马车缓缓的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流往城门方向涌动,突然外面一阵骚动,我只觉得马车一转,往前又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我与小桃儿面面相觑,就听见一阵马蹄声从我们身后的方向传来..…
  不及多想,马匹已是嘶鸣着停在了马车附近,我心里一紧,就听见一声大笑,“秦管家,你这是急着去哪儿呀”…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8-31 21: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宫门    文 / 金 子
??我紧紧的摒住了呼吸,这个声音我从未曾听见过,可听着他好象对秦顺儿很熟的样子,谁呢…“奴才给德大人请安,今天这儿是您当差呀”,外面传来秦顺儿翻身下马请安的声音,“德…”我低低念了一句,抬眼看向小桃儿,她微微摇了摇头。
??
??就听那位德大人哈哈一笑,“秦大总管,这是去哪儿,我记得你不是陪着十三爷去了别院吗,怎么这会儿子又跑到这儿来了”,秦顺儿陪笑了两声,“是,奴才原本是伺候着爷去的,只是府里头有点事儿,奴才这才先回了来”。
??
??“喔…”那德大人长长的应了一声,仿佛在思考着什么,又问,“那这车里的是…”,秦顺儿一顿,忙陪笑说,“是伺候十三爷的贴身丫头,只是其中一个身子不爽,可别院那边又没什么大夫,爷这才命了奴才带她们回来,好请大夫瞧瞧的”。“哼哼,十三爷还真是体贴下人呀”德大人哼笑了一声。
??
??“好了,那撩开车帘子给我看看”,那个德大人随意说了一句,秦顺儿一时没了声音,像是愣住了,他可没想到这个德大人会提出这种要求。我心里也是一紧,若说是平常,这些人哪有胆子去查皇子府的人,秦顺儿方才已言明,我们是胤祥的贴身丫头,更何况他们不怕胤祥,难道也不怕他身后的四爷吗…
??
??“德大人,这…这不太方便吧,她们可是十三爷的身边人”,秦顺儿稍稍提高了调门,语意里隐隐有了两分威胁,“呵呵,秦管家,咱是奉的皇差,最近有江南乱党流窜到京城闹事,皇上下令九门严查,你不会不知道吧”,德大人冷笑着说。
??
??“你看看城门那儿,过往车辆不是都在查,虽说是十三爷府的,可也不能例外,再说又不是福晋们,秦管家何必为难我们这当差的呢,方才十一爷府的也是查了才放进去的”,德大人的声调很平和,仿佛并不把秦顺儿的话放在心上,但我心里明白,看来今天是不能善罢甘休了,脑子飞转了起来…
??
??秦顺儿一时也没了主意,“那您稍等”,就听脚步声响起,秦顺儿走到车窗旁,“压低了声音快速地说,“姑娘,是九爷的人,但以前没见过您的,他要搜查,这个…”我低低说了一声,“不妨事儿,让他们查吧,我自有主意”,秦顺儿一顿,虽知不妥,但现在也没了法子,只听他转身说,“德大人,要查就快吧,这姑娘的身子可受不得风”。
??
??我紧紧的拿棉布捂住了面孔,他们只说有乱党,又没看见乱党长什么样子,横不能还要扳了脸过来看个清楚,那个德大人我也从未见过,他应该不认得我才对…可若是要非看不可,那也只能证明一件事,就是八爷他们已经知道了,要真是那样,我心里冷笑了一声,死过一次还会害怕第二次吗…
??
??小桃儿的手指冰凉,她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衣襟儿,我对她微微的摇了摇头示意她镇定,小桃儿微微点点头转而低下了头。我半靠在板壁上,做出一副身体不适状,只听得外面马蹄声缓步响起,秦顺儿突然惊叫了一声,“何义,你怎么在这儿”
??
??我略吃了一惊,何义,这名字听着有些耳熟,能让秦顺儿如此得惊慌,想必是认识我的人了,心里一沉,果然…只听车外一个略微尖细的声音响了起来,“秦大哥,小弟是奉了九爷的命令来协助一下德大人”,他呵呵一笑,“毕竟各府里的内眷来来去去的,让这些兵痞子冲撞了可不太好,倒是咱们这样的奴才行事方便一些”。
??
??他顿了顿,又笑说“今儿也算公务在身,就不和您多说了,赶明儿个兄弟请您喝酒”说完就听见他翻身下马,向这边走来。我脑子如陀螺般转了起来,在别院的八爷他们一定是猜到了或知道了些什么,不过这信儿传的还真是快,虽然不知他们怎么办到的,但是想必他们自有法子通知了京里的人...
??
??但若说当街就揭破了我的身分这种蠢行,想来如八爷九爷那样的精明人,大概还做不出来,他们八成只是想确定一下我的身分,偏生赶上那些所谓的乱党闹事,正好给了他们一个查验的借口。
??
??举凡有脑子的人,就会想到四爷若没“他”的允许,是怎么样不敢把我这样的钦犯弄出皇宫去的,我又不是那样没名没姓,少了也没人知道的奴才。八爷大概是想赌一把,看看能不能抓一张底牌吧,康熙皇帝若活着,我自然什么也不是,可皇帝若死了,那我就是对付四爷他们的一把利刃…
??
??我脑中各种念头一涌而出,心里盘算着,车外的秦顺儿却是结结巴巴的,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秦大哥,您让让,兄弟看一眼就好,这边儿德大人好交差,您也好带着姑娘去看病不是”,车帘子被微微的掀开,何义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顿时映入我眼中,忍不住苦笑出来…他我还真有印象,唯一一次去八爷府,正是他引了路带我进去的。
??
??心里微微一叹,怪不得书里说,和平是靠战争才能得来的,一味的退让躲闪不会给任何人带来幸福,哪怕我想做个只会偶尔享受一下阳光的鼹鼠都是奢望….退一步海阔天空这句话,对于这些为夺嫡已杀红了眼的皇子而言,就如同战败宣言一样吧,就算前面遍布荆棘,也要前行,因为只要退一步,身后就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
??眼看着那个何义慢慢的撩开了帘子,我悄然低了头,捏紧了拳头准备着…突然一阵破空之声响起,“扑”的一声,马车里瞬时又是一片阴暗,小桃儿已经吓愣了,我定定的看住了前面,如果我没听错的话,那应该是一支箭…一支把马车帘子牢牢钉起来的利箭
??

============================================================================   

对不起让各位大人久等,今天写得也不多,偶今天又去加班了,看来又要十点以后回家了,已经连着三天了,真的很累,累得脑子都木了,偷着空写了这些,因为不想食言,但是实在不想随便乱写了凑合(汗,这回这两个字写对了吧,谢谢大大们的提醒,看得真仔细,好高兴),所以写得不多,下个星期估计每天都要加班,周六周日也一样,因为每月的一二号是我们的结账日,必须上班,所以,金子在此恳请各位大人,请容我一个星期不更新,再下个星期定会把米更新的分量补回来,真的对不起一直支持偶的大人们,请谅解,一个星期就好---深深鞠躬的金子留[em04]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9-24 22: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马车外一片寂静,车里只有阵阵急促的“呼呼”喘息声,我偏了头去看小桃儿,她正睁大了眼看着我,一只手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我这才反应了过来,原来这粗重的呼吸是自己个儿发出来的,勉强对小桃儿咧了咧嘴。

“嗒嗒”一阵如暴雨般的马蹄声响了起来,我下意识的想去偷偷掀了窗帘子看看是谁,却发现自己一下也动不了,只能僵坐着….一声马嘶之后,外面再度安静了起来,只偶尔听到马儿喷鼻的声音。

“奴才给十四爷请安”,翻身下马的声音纷纷响起,“唔,起来吧”十四阿哥随意地说了一句,我的心一悸,之前虽已隐隐猜到是他,做了些心理建设,可现在猛地听到他的声音,心里还是……

“爷,您怎么来了,您不是行猎去了吗,您这是…”,过了一会儿,德大人嗫嚅的声音响了起来,“哼哼,我怎么来了,爷倒想问问你,之前邀你去打猎,你不是推说腹有不适,连床都下不了了,怎么这会儿子又活蹦乱跳的跑到这儿来了”,十四阿哥笑嘻嘻的声音响了起来,只是其中的隐含的冰冷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啊…十四爷,奴才这也是公务,耽搁不得,所以就是身子再不爽,这不是也得来嘛,呵呵”,德大人干笑着辩白了两句。“哈哈”十四阿哥笑了起来,“德阳,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鞠躬尽瘁,为国为民呀,真是佩服”。

德阳…我皱了眉头,这名字听着好耳熟,德阳,脑中念头一闪而过,他不就是那个…“十四爷,是…”德阳压着声音低低的说了几句什么,我虽伸长了耳朵,也只隐约听到个“九”字,忍不住轻叹了口气,看来八爷他们一定是知道了些什么…

想想也是,这么多年了,四爷这大变活人的把戏瞒得也够久了,这世上本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不用说那些时刻伺机而动,等着抓住对方弱点而将其撕得粉碎的皇子们。胤祥的开释就如同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种种恶意倾巢而来,如果说之前的圈禁只是没了自由,那么开释之后就是除了自由,而其它的什么都没有了…

只是心里有几分奇怪,看样子八爷他们应该不是今天才知道的,要不听方才他们对话的意思,好像九爷他们想把十四支走似的,可是之前听十爷的口气却不象是知道了什么的样子…一时间心乱如麻,隐隐有个念头在脑海中飘浮着,只是怎样也看不清。

“秦顺儿”十四突然呼喝了一声,“是”,窗外的秦顺儿忙答应了一声,“您有什么吩咐”,“这车里的是你们府里的丫头”,十四的声音变得有些僵硬,“回爷的话,是伺候十三爷的丫头,只是有个在别院病了,这才送回来给大夫看的”,秦顺儿恭敬的答道。

“唔”,十四阿哥沉吟了一下,“那你们走吧”,我一愣,车外的秦顺儿也是一顿,忙的答道,“是,那奴才们先去了”,他顿了顿,“呃,爷…这只箭”,“哼”十四阿哥轻哧了声,“佟希福,去”,“奴才遵命”一个沉厚的男声响了起来,我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佟希福,那不就是冬莲痴心相恋的那个侍卫的名字吗,他怎么去了十四阿哥身边,那冬莲呢,她…

心思混乱间,只听“噗”的一声轻响,那只箭已被拔了起来,车帘子被风轻轻带起了一点儿缝隙,十四阿哥正挺立马上,瞬也不瞬的看着车里,虽知他看不见,我还是下意识地用手捂紧了嘴巴,外面的秦顺儿忙麻利的把车帘子掩好,招呼着车夫赶紧出发。

正要走,“十四爷,您这样,奴才对主子不好交待呀”,德阳突然出声制止,十四冷笑了一声,“不用你交待,我自有交待,你去办你的正事儿吧,嗯”,我虽看不到十四的脸色,但是听着他揶揄的语气,可以想见,就是再借那个德阳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去拦这个出了名胆大又火爆的十四贝勒。

虽不明白十四阿哥心里到底再想什么,可不管怎么说,他毕竟还是放了我一马,心里有些酸涩,马车摇晃着走起来还没两步,突然又停住了,我的心还没放回肚里,就又悬了起来,“十四爷,您这是…”秦顺儿有些惶惑的声音响起。

“哼哼,上次不是和十三哥说了吗,他的那付弓箭要送我,今儿正好也没什么事儿,跟你回去取了来”,十四阿哥状似随意地说,“这个是十三哥出城之前答应我的,说就在府里放着,让我随时去取,怎么,没什么不方便的吧”。“啊…那倒没有,只是…”,秦顺儿尴尬的说道,十四阿哥哈哈一笑,“既然没有,那就走吧”。

马车缓缓地动了起来,小桃儿颤抖着靠了过来,我强笑了笑,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心思已转到车外跟随着的十四身上了…他到底想做什么,不让八爷他们揭穿我的身份,可自己又偏偏跟过来…城外这一闹,胤祥和四爷都应该得了信儿了吧,其他的皇子呢,他们的眼线可不是瞎子,八爷他们又会怎么做,还有那个人……

心念起伏不断,马蹄一声声仿佛都踩在我的头上,太阳穴一阵阵的抽搐着,没等我想明白,似乎转眼间马车已行进至离府门不远的小街上。

我听着秦顺儿在外面期期艾艾的,在跟十四阿哥说些什么,翻过来倒过去的就是想让他先进了府去,可十四阿哥却一反常态,什么也不说,就这么好性儿的由着秦顺儿唠叨个不停。

我心里苦笑,八成胤祯根本就没听清楚秦顺儿再说些什么吧…日日怕见面,要是真的见了…我抿了抿嘴唇,那也就罢了。感觉到马车的速度缓了下来,我做了个大大的深呼吸,回头对一直僵着的小桃儿一笑,她一愣,我笑说,“听说过三十六计吗”,她傻傻的点了点头,“其实还有第三十七计的”,我冲她眨了眨眼。

小桃儿也眨巴着眼睛,刚要张口,车夫“吁”的一声,马车停了下来,我不及再和小桃儿说什么,只是转回了身,挺直了背脊,等着与十四面对面的一刹那。心里虽平和了些却仍忍不住苦笑,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只剩下第三十七计,装傻充愣,死不认账了。

等了一会儿,外面却毫无动静,我不禁有些奇怪,心里只是想着,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如果他抻着半个钟头都不来,那我还真不敢保证,到时候这勇气还能剩下多少…

正胡思乱想着,一阵脚步声传来,却是府门的方向,心里一怔…“奴才给十四爷请安”,一个略微尖细却不慌不忙的声音响了起来,声一入耳,我方才挺直的背脊就仿佛被急冻住了一样,一寸寸的断裂着,甚至那喀喀的声音都万分清晰的回响在耳际……

这个声音是我永远也忘不了的,如果说初生的动物会把第一眼看见的事物牢牢记在心里,那人也会把死前最后见到的人和听到的话牢牢的记在心里……

车外的李德全声音虽然不大,却如同魔咒一般,让每个人都僵直在原地,无法动弹。隐隐约约听他低低地和十四阿哥说了几句什么,十四阿哥却没再发出半点儿声音。

  已顾不得紧张得仿佛随时会昏倒的小桃儿,我的心里一片空白…原本也曾想过,随着胤祥的开释,康熙皇帝对于我的再次出现会有怎样的反应。

  不是没想过最坏的结果,原以为能坦然面对的,只是事到临头才发现,死过一次的人还是会怕死,嘴里一阵苦涩泛起,伸手想揉揉太阳穴镇定一下,这才看到手一直在不停的抖。

  车帘子一动,我的心猛地跳了一下之后好像就再也不动了,一只手伸了进来,缓缓的撩开了帘子,李德全那熟悉的脸孔露了出来。

  他扫了我一眼,见我死死的盯着他,他却仿佛不认识我一样,脸上的筋肉动也不动,只是又转了头看向小桃儿,冲她招了招手,示意她下车。

  惊慌失措的小桃儿显然也认出了他是谁,人仿佛冻住了一般,只是直直的盯着我看,嘴唇不自知的微微抽搐着。李德全倒也好性子,什么都不说,就这样站在车前静静的等待,只是微微侧着身子,挡住了外面那些窥测的目光。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冲小桃儿点了点头,虽然想挤出来个笑容来安慰她,可是…一股热意却不期然地冲上了眼眶,忙得闭了闭眼,只向她挥了挥手。过了会儿,耳边传来小桃儿唏唏嗦嗦下车的声音,车里一暗,马车又动了起来。

  就这样,一切仿佛如昔日重现,我又坐在这一片黑暗中,被带向另一处黑暗,却什么办法也没有,只能被迫感受着心被恐惧一点点蚕食的痛苦…

  京城应该已经被暮色笼罩住了吧,马车里越发的阴暗起来,我拢膝靠在车窗边,猜测着现在走到哪里了呢,如果我没猜错,是景山那边,还是…

  慢慢伸出手去,悄悄掀起一点缝隙,昏暗中,那抹大红色看着越发的沉重了起来,不远处宫门上的门钉却被灯笼折射出了点点微光,我缩回了手,想自嘲的笑笑,却怎么也咧不开嘴,绕了那么久的圈子,终于还是回到了原点。

  “站住”一声喝斥传来,脚步声响起,想来是守卫宫门的卫士们来盘查,“啊,李公公,怎么是您呀”,一个讨好的声音响了起来,李德全却什么话也没有说。

  我不知道李德全做了什么,外面静默了一下子,“快,开宫门”方才那个声音呼喝了起来,一阵杂乱,沉重的宫门“吱呀呀”缓缓打开的声音传了进来,我只觉得那紧涩的门轴挤压仿佛是我的心,忍不住伸手按住了心脏。

  马车走了半晌,外面却是万分安静,一路上不曾听见一点儿人声,只有车轮轧在青石板路的“嘎嘎”声。“好了,就停在这儿吧”李德全吩咐了一声,我心里一顿,咽了口干沫,瞪大了眼睛盯着车帘子。

  “你们都先下去吧”,一阵离去的脚步声响起,过了会儿,车帘子被轻轻掀开了,外面的宫灯发出了柔和的微光,照着车门口,李德全一脸的平淡,既不趾高气扬,也不卑躬屈膝。

  “嗯哼”他清了清嗓子,“您先下车吧”,我微微一愣,以我现在的身份,自然不能再称什么福晋,主子,但他并没有直呼我的名字,也没有叫声姑娘,而是用了这个很模糊的“您”…

  心里不禁揣测,这个康熙皇帝身边的大总管,用了这个还算客气的称呼,对我意味着什么呢,皇帝的意思是…看着肃手站在外面,我压下心里的疑惑和恐惧,慢慢从车厢里挪了出去。

  一只手伸了过来,我犹豫了下,伸手扶住他借力下了车,李德全的手和我一样冰凉,只是他的干燥而我的手心都已经湿透了。不禁有两分不好意思,我悄悄在衣襟儿上抹了抹手心,嗫嚅着说了声“谢谢”,他却仿佛一无所觉,只是挑起一杆灯笼,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我跟上。

又回到这还算熟悉的地方,缓步其中,看着那些似曾相识的亭台楼阁,心里倒是有些安定起来,我不是不曾为自己的生命努力过, 只是结果却从不是由我自己来决定,既然如此…

  我冷笑了一声,自己却是一愣,许久不曾这样了,那时候冷笑最多的时候还是在宫里吧,心里突然有些好笑,难道冷笑这种怪癖,一直留在宫里等着我回来吗…

  “这就到了”,李德全突然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却看见我脸上淡淡的笑意,他一怔,那一直像张白纸似的表情,终于有了褶皱,我撇了撇嘴角儿,心里倒有了几分解气似的感觉,也不开口,只是像他之前那样安静地站着。

  李德全垂了垂眼皮,再抬眼又是一脸的平常了,我微眯了眯眼,这老油条…“您跟我来吧”,我点了点头,跟着他转向,顺着一道回廊往下走着,路上依旧没有碰到半个人影儿,看看四周,我可以肯定这里不是西六宫,难道…

  没走多久,一个在回廊深处的院落露了出来,再往前看去,似乎那是一个很大的院落群,隐约灯火闪烁,人影憧憧,只是这个院子最靠外围,却一片黢黑,看着很不协调。

  我忍不住皱了眉头,这到底是哪儿,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儿我从未来过。虽说宫里没去过的地方不少,可如果是后妃宫女可以去的地方我都去过,没有去过的只有…

  李德全脚步不停的走了过去,轻轻推开了院门,没上锁,里面也没有人出来应答。他肃手请我进去。我心里的疑惑越发的重了起来,可也没有办法,再放缓的脚步,终究也是会走了进去的。

  这是个不算小的四合院,与宫里其他院落的规制也没什么不同,我打量着四周,房屋廊柱都是簇新的,地面也打扫得很干净,与我上次被拘禁时住的蕴秀宫大不相同,心里不禁苦笑,看来这次就是死,规格待遇也比上次强多了。

  “您这边儿请”,掩好了院门的李德全走了过来,伸手指了指左手的一间耳房,“您暂时先歇在这儿吧,东西奴才都准备好了”,他顿了顿,垂眼说,“很多事儿就算不说,想必您也明白,奴才就不再罗嗦了,您歇着吧,明儿奴才再过来”。

  听他一口一个奴才,我心里越发的混乱起来,真的不知道这再入宫门究竟是祸是福,可心里也明白,若是想从这太监哪儿弄个明白,那只是白费心思罢了,可不管怎么说,这应该是皇帝的意思吧…

  心里千回百转,看着四周黑沉沉的屋宇,一种说不出的任人摆布,却又无法挣脱的绝望突然涌上了心头,看着李德全一副看似恭敬的样子,忍不住淡淡嘲讽了句,“不敢当,公公您也太客气了,奴才这两个字我可受不起”。

  可惜这样的讽刺微风仿佛连他的眉毛都没吹动,他只是略弯了弯身,放了一只灯笼在地上,就转身出去了,外面“哐啷”一声,我忍不住扭了扭嘴角儿,这还用锁吗,我又不会飞檐走壁。

  院子瞬间安静下来,只有那只灯笼随着晚上的寒气飘散或明或暗,方才一直精神紧张也不觉得冷。这会儿一静下来,那股寒意似乎不可抑制的从心里里泛了出来,与四周的寒风一唱一和。

  “阿嚏”,我揉了揉鼻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弯下腰从地上拾起了灯笼,也许皇帝有千百种方法除掉我,但最起码我还可以选择,那绝不是因为肺炎。迈步耳房走去,下意识地往正房方向照了照,“懋勤殿”三个字清晰的现了出来。

  我猛地顿住了脚步,喃喃的念着,“懋勤殿”…心里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仿佛连苦笑的力气也没有了,没想到有一天居然会来到康熙皇帝日常起居的地方。

  懋勤殿,位于乾清宫南面,是它的一个组成部分,里面收藏着御用图书,文房四宝以及为皇帝准备日常用到的颁赐文件等等,怪不得这里收拾得这么干净,平常应该有懋勤翰林们当值的吧。

快步进了耳房,勉强自己不要多想,借亮儿点燃了书案上的蜡烛,发现案上放着我再熟悉不过的食物盒子和暖斛子,又觉得屋子里并不冷,四下看看,发现床榻前早生好了一个熟铜火盆儿,走近前看,床帐被褥也都是新的。

  我解了斗篷放过一边儿,顺势坐在床上,心里乱糟糟的,今儿一天经历的惊险和意料之外,比我这之前三年的总和还要多得多,每当我以为我已经明白了什么时候,就会又有一个变数冲了出来,冲我龇牙咧嘴的咆哮…

  只觉得头痛欲裂,“呼”,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四仰八叉的倒在了床上,帐子边缘垂下来了点点流苏,正随着室内的空气微微飘动着,红艳的牡丹绣在帐顶,不禁让我想起了上次皇帝送的那件福晋行头,也是这样的大红牡丹…

  我忍不住的想着,胤祥一定急坏了吧,他会不会又像上次那样闯进宫来大闹一场,应该不会吧…四爷呢,他也一定知道了,这次他还能怎样,人不能踏入同一条河流两次,幸运也是一样的吧…

  “哐啷”,我吓了一跳,惊醒了过来,猛地坐起身来,眼前一片晕黑,过了会儿才恢复了视力,四周看看才明白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连鞋子都没脱。

  我使劲搓了搓脸,站起身来向外走去,门一推开,一股清新冷冽风迎面吹来,身上一寒,精神却为之一爽。看看大门口,一个新的食盒和…一个干净的马桶摆在那里,我踱步过去,看着这颇为怪异的组合一会儿,苦笑着拎了进去。

  就这样过了整整七天,每日都有人按三餐送这些东西过来,却从不露面,屋子里倒是放了不少书本纸墨,可正殿和其他的房屋却都统统锁紧了,我也混不在意,每日里只是看书,要是实在胡思乱想的受不了了,就到院子里跑步。

  不知道这些天外面是惊涛骇浪还是波澜不惊呢,我隐隐觉得皇帝似乎无意杀我,只是不到最后关头,这也只是种妄想而已。像上次那样给胤祥的万言交待似乎也没了必要,这已经证明过了,没有我,他也能活下去,不是吗,想到这儿,忍不住苦笑…

  “呼呼”,嘴里吐着白气,我绕着院子不停的跑着,身上热汗不断冒了出来,身体虽累,心里倒是舒服了不少,一天到晚老是想东想西的,真怕自己最后得了抑郁症什么。

  虽不知道往后结果如何,没命也就罢了,若是有命,身体却坏了,那不是和没有一样吗,人与人之间的胜利往往不是谁拥有得多,而是看谁活得更长。

  身后门口那边突然“哐啷”一响,我一愣,今儿来的好像早了些,这还没到晌午呢,心里一边想着一边放缓了速度停了下来。快速的做了几个深呼吸,平复一下心跳,我转过了身来,“啊”我低叫了一声,倒退了两步。

  秋香色的常服,暗金色的蟠龙马甲,麂皮靴子,腰间的明黄荷包,冠冕上镶着一块温润美玉,已然有些花白的胡须,却依然精芒闪烁的眼和永远高傲翘起的嘴角儿…我愣愣的看着,数年不见,康熙皇帝竟然老了这么多。

  康熙皇帝并不开口,只是面无表情的背着手站在门口,微眯了眼看着有些气喘吁吁的我,眸色深的让人看不清其中的真实,那曾感受过的沉重压力又重新压上了我的心头。 

 “嗯哼”皇帝身后的李德全见我只是不言不语的站着,就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我心一抖,下意识的就想跪下,可膝盖硬的如铁铸一般,费了半天的劲儿才缓缓的跪下来。

  心里突然明白过来,我根本不想再跪这个曾让我假死过一次的人,正确地说我是根本不想再回到这样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日子里来。不管心里怎样想,想生存下去的意欲还是让自己磕了一个头下去,只是奴婢两个子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只是含糊的说了一句,“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

“唔,起来吧”康熙皇帝淡淡地说了一声,我拙手拙脚的站了起来,康熙看了我两眼,没再说话,只是往耳房的方向走过去,李德全忙得赶了上去,恭敬的撩起了门帘,康熙一偏身走了进去。

  李德全并没有放下门帘儿,而是转了头看向我,我心一紧,暗自做了个深呼吸,迈步向房里走去。经过门口,我扫了一眼李德全,他低着头,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我咬了咬牙,一低头进了门去。

  一进门发现康熙皇帝已坐在书案后,正端详着我早上写的一幅字,我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那上面就几个大字,‘不经死之惧,焉知生之欢’。见康熙并不发话,我实在不想跪了,就悄没声的站在了一边。

  “字写得不错,比那时倒多了几分挺拔”,康熙皇帝突然开口“啊”我一愣,“是,您过奖了”,我低低的答了一句,这种生死一线天的时刻,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压住心里的慌乱,以不变应万变了。

  在这已精明睿智闻名的帝王面前,像第三十七计那样的馊主意,我是别想了,忍不住苦笑出来…“恨吗”,我心思一滞,回过神来才看见康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放下了手中的字幅,正目光炯炯的盯着我。

  我微微垂下了眼,“不”,“喔,为什么”康熙放松地靠在了椅背上,我虽低着头,仍能感觉到那目光如利剑般穿透了我。我低喘了一口气,“没什么好恨的,人能活着最重要”。

  “喔...”康熙长长的应了一声,屋里又安静了下来,那种沉默的压力,恍如浸透了水的沙袋一样压在我的心上,手无法自已的颤抖起来,我只能用力握紧了拳头。

  “这几年,胤祥的身子打熬得倒还好”,康熙仿佛自言自语一样淡淡说道,“没有枉费朕留了你一条命”,我的心猛地一抖,睁大了眼看向悠然看着窗外的皇帝。一种无法言喻的想放声大哭,想愤怒尖叫的情绪涌了上来,原来这才是他让我活下来的真正理由吗…

  我一直知道皇帝很无情,可真当这种视人如草芥般的无情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那种悲愤的感觉不是用愤怒,恐惧,狂喊或大哭所能表达的。

  康熙皇帝显然并不理会我心里如岩浆般翻滚的情感,“你说过,都是朕的儿子,手心手背都一样,不应该保了谁又舍了谁”,窗外的阳光清晰的照在康熙皇帝花白的鬓角上,眼角的皱纹仿佛堆满了疲惫,我一怔,心里翻滚着各种情绪迅速冷却了下来。

  我心里仿佛抓住了什么,皇帝今天来的目的看来不是想要我的命,不然他自己根本不会来,难道他杀人还需要解释吗。那是为什么…难道,一个念头如雷击般闪过脑海。

  我愣愣的看着康熙皇帝,难道说他…“老十三就像他额娘一样,是个极重感情的人,人人都说满人多情,哼,多情”皇帝回过头来,目光如刀如剑,“你是个难得的女子,可是再难得,朕也不能让你毁了朕两个儿子”。

  我情不自禁的倒退了一步,手紧紧地抓住了胸口,这就是他今天要跟我说的话吗。皇帝见我一脸的苍白,目光闪了闪,转了头沉吟着说“那时你肯为了老十三舍了一条命…”他回转了头,“现在呢”?

  “一样”,我连犹豫都没有就回答了出来,我说的是真心话,更何况在我内心深处一直藏着一个念头,要真是这样,也许一切就都结束了,这只是一场充满了甜蜜与无奈的梦而已。

  皇帝顿了顿,眼中精光一闪,他慢慢地说,“他要是和四阿哥只能救一个,又怎样呢”…我的心仿佛被人重重打了一拳,眼泪瞬间不可抑制的溢满了眼眶,果然问到这个问题了,当年十四阿哥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知道,早晚这个问题会变成个一个劫数。

我顽固的不想让眼泪掉下来,虽然泪眼模糊,却还是牢牢的盯着康熙皇帝,耳边传来自己如同背书一样清晰的声音,“胤祥”,只有这一个答案不是吗,我的心不停的抽搐着,如果不这样说,我会害了三个人,而当初我早就发誓,我会让一个人过得幸福,而为了另一个人…

  “是吗”康熙淡淡的应了一声,“是”我缓缓地跪了下来,“四爷对我是很好,可我不是为了这个才..”我顿了顿,“是因为他对胤祥的好,对胤祥是真正的兄弟情分,这在百姓家原本平常,可在这儿太难得了…所以我,是真心的敬他,敬他…如兄长,只是这样”……我认真地说出了这番话。

  康熙皇帝什么也没说,只是若有所思的盯着我看,看着他闲适的表情,从方才起一直压抑着种种情绪,如海潮般拍打着我的胸膛。我脑中一热,淡淡的说道,“其实这很正常,人人都自私,出了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最爱的人”,我抬起眼看向康熙,“不要说是四爷,就是您和胤祥一起出事,我也只会选择就胤祥的”。

  康熙微微一怔,眯了眼看着我,我轻扯了扯嘴角儿,“这不关乎什么纲常伦纪,这只是人之常情,不是吗”,说完我急速地低喘了一声,人也瘫坐在小腿上,该说的都说了,他要怎样就怎样吧。

  屋里一片安静,其间只有我偶尔低促的呼吸声响起,“哈哈”康熙皇帝突然放声大笑,我一哆嗦,越发得低了头,“人之常情,哼哼,说得好”。一阵步履声响起,一双麂皮靴子慢慢踱了过来,在我面前站定,我暗暗握紧了拳头。

  衣履声响,皇帝竟然半弯了腰,低声在我耳边说了一句,“别忘了你今天说过的话”,我情不自禁缩了缩身子,看着他往一旁走了两步,突然抬高声音,“李德全”,“奴才在”屋外的李德全应了一声,掀了帘子走了进来,肃手躬身。

  “去,叫十三阿哥到这儿来”,康熙低声吩咐了一句,“是”,李德全打了个千儿,转身往外走去。康熙皇帝转身又往书案后走去,我心里一阵热一阵冷,他叫胤祥过来,是不是说这关算过了。

  “起来吧”康熙随意地说了一句,我一怔,“啊,是,谢皇上”,我用手支撑着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不知道一会儿见了胤祥,他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康熙又拿起方才那张字幅,看了两眼,见我望着门口,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对外面说了一句,“老四,你先进来吧”……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9-28 16: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室  第七章(补完)
的01f78be6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是”,外面传来一声低低的应答,又过了会儿,门口的帘子慢慢的掀了起来,一阵冬天特有的凛冽空气飘了进来,我微微一抖。
的e1e32e235eee1f970470a3a6658dfdd5
  一片浅蓝色的长襟儿先露了出来,午后的阳光却将他的身影拉得细细长长的,我低着头站在了一旁,看着那双皂黑的靴子,一步步走了进来,在距我身侧还有几部的距离停了下来,肃手站立。
  屋里安静得仿佛连呼吸声都听不到,“老四”康熙皇帝突然出声,“你来看看,这幅字写得怎样”。“是”,四爷应了一声,迈步上前,恭敬的接了那幅字来看,展开的纸张发出唏唏嗦嗦的声音。
  我心里凉凉的,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仿佛结了冰,方才就觉得康熙皇帝问的那些问题有些奇怪,让人摸不清其中深浅,我明明白白的知道皇帝会这样问,皇帝也万分清楚我会怎样答,可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可现在见到了四爷我才明白,那就是一个警告,一个砍在我身上,却会让四爷流血的警告。
的96da2f590cd7246b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写得真不错,那份挺拔,很像…”四爷顿了顿,“很像十三弟的笔意”。康熙皇帝哈哈一笑,静了静,又随意的转了头对我说“前儿听说你烫伤了,现在怎样了”?“唔…”我下意识的应了一句,“已经好了,谢皇上关心”。
的6364d3f0f495b6ab9dcf8d3b5c6e0b01
  如果心脏上也会长汗毛,那现在一定都已经直竖起来了吧,我忍不住苦笑,还有什么事情是皇帝不知道的呢,不知道四爷心里是怎么想的,到现在我也没有勇气和胆量抬起头来看他一眼,他心里应该什么都明白吧,从他开始想要这个皇位起就…
的e2230b853516e7b05d79744fbd4c9c13
  突然发觉借着屋外透射进来的阳光,四爷单薄的影子与我的恰好相融在一起,我似乎只要微微动动手指,就可以碰触到他脸庞的侧影,心里一阵唏嘘…一个清朗的男声在屋外响起,“儿臣胤祥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我心猛跳了一下,胤祥来了…
的c042f4db68f23406c6cecf84a7ebb0
  “老十三呀,进来吧”康熙笑答了一句,帘子一掀,一个人影儿迅速的走了进来,先环视了一下四周,与我的目光一碰,那样的热烈,担忧,喜悦,种种情绪如洪流般向我倾泻而出,我情不自禁的咧嘴一笑,冲他微微点了点头。
的49ae49a23f67c759bf4fc791ba842aa2
  “哼哼”康熙皇帝在一旁轻笑了两声,我一凛,又忙低了头,倒是胤祥向前跨了两步,躬身打了一个千儿,笑嘻嘻的叫了声,“皇阿玛吉祥”。我偷眼看去,康熙一脸的平和,眼中不似方才精光四射,却带了两分柔和打量着胤祥,又转眼看向一旁恭敬肃立的四爷。
的b137fdd1f79d56c7
  我下意识的随着他的目光看向四爷,他略微苍白的脸上没有笑容,也没有痛苦,没有喜悦,也没有失意,就是这样安静的站在那里,什么表情也没有…我紧紧地握住了的拳头。
  这样的表情我仿佛也曾见到过一次,那好像是小秋跟她相恋快十年的男友无奈分手的时候吧,她就是这个样子,什么表情也没有,反倒让我无从安慰。而她自己却是以这样平静的表情对着惶惶然的我说,“小薇,你听过心碎的声音吗,我就听到了,喀吧喀吧的,还真响呢”……
  ‘喀吧喀吧的吗…’我在心里低喃,“老十三,上次问过你的事情,想得如何了”,康熙状似随意的问了一声,“皇上”胤祥的声音一凛,我怔了怔,回过神儿来,看向胤祥已无方才的愉悦,虽还在笑,眼底却有了两分勉强。
的c2626d850c80ea07e7511bbae4c76f4b
  我忍不住皱了眉头,胤祥悄悄转了目光来看我,眼里竟然有几分无奈…我抿了抿嘴唇,转眼看向康熙,“嗬”我吓了一跳忙别转了眼,皇帝正面带微笑的看着我,眼神中却闪烁着让人看不懂的光芒。
的9c838d2e45b2ad10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德妃前儿些日子提醒了朕,经过这些年,胤祥也该有个正室了,更何况你也一直没有…”康熙皇帝沉吟了一下,伸手捻了捻下颌的胡子,一旁的四爷脸色变得有些凝重。胤祥的浓眉紧紧地皱了起来,却没什么意外的表情,想来这个话题,皇帝之前已经和他提过了。
的cdc0d6e63aa8e4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句话在过去不知道压死了多少女人,而这么多年一无所出的我,却在胤祥的遮挡下,无风无语的走了过来。这压力若不在我身上,那胤祥必然…我不禁有些歉疚的对胤祥忌勉强笑了笑,他一愣,嘴角儿一弯,回了一个让我安心的笑容。
的8e82ab7243b7c66d
  “皇上”胤祥低身跪了下去,恭声说“儿子上回就和您说了,小…她身子一直不太好,等好了自然就…儿子一直也不急,所以这件事儿”,“哼,你起来吧”,皇帝轻哼了一声打断了他。胤祥一滞,张了张嘴还想说话,四爷略微偏头做了个眼色给他,胤祥闭了嘴站起身来。
  我顺势看向康熙皇帝,他不理胤祥却只是轻笑着问我,“若是朕再赐一门婚事给胤祥,你又当如何”,胤祥身子震了震,抬了头想要开口,康熙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见胤祥苍白了脸,低下头去,我的心一紧。
的e4da3b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唔…怎么不说话呀”?皇帝紧盯着我不放,我脑子里却乱糟糟的,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只是看着康熙那咄咄目光,下意识的嗫嚅了一句,“一哭二闹三上吊吧…”,康熙皇帝一愣,捻胡子的手顿了顿,而原本低着头的胤祥却哧的一声笑了出来,抬头看向我,一旁的四爷仿佛没听到似的,只是嘴角儿几不可见的弯了弯。
的a67f096809415ca1c9f112d96d27689b
  “咳咳,这样就行了吗”,皇帝轻微咳嗽了了两声,有些感兴趣的望着我,我脸一红,低低的清了清嗓子,“不行也就这样吧,反正争取过了,不让自己觉得后悔就是了”。
  “喔…争取过了,是吗”,皇帝若有所思地说了一声,突然微微一笑,我低下了头,却不期然的对上了胤祥带笑的眼,心里一暖…“老四,这件事儿办得怎么样了”,康熙突然问了一旁的四爷一句,我心里一愣,抬眼看过去,胤祥也别转了眼,看向四爷。
的a3c65c2974270fd093ee8a9b
  “是,儿子已问过了马尔汉,他说福瑞本就是他三服里的兄弟,他的女儿原本就跟自己的女儿差不多,现又有皇上天恩,他是求之不得,相应的事务也都已经办好了”,四爷沉声地回说,面无表情,胤祥却是一脸了然的狂喜。
的185c29dc24325934ee377cfda20e414c
  “马尔汉”,这个名字一入耳,我腿不禁一软,身子晃了一下,跪着的胤祥和正低头回话的四爷都迅即转了头来看我,我忙得站稳了身子,对胤祥笑笑示意不妨事,四爷那里却是看都不敢看。
  “这样就好”康熙低喃了一句,“兆佳氏.鱼宁”,我一愣,抬头看看,却看到皇帝,四爷的眼光都放在了我身上,这才反应了过来,忙得跪下了,轻声应了一句“是”。
的e6b4b2a746e
  “朕已让户部尚书马尔汉认了你做女儿,户籍文书也都已经办了,一会儿你就先回他府里去吧,他家夫人自有分寸的”,我心里五味杂陈,难道我就这样变成了那个兆佳氏了吗,这实在是…
  不管心里怎样想,我还是磕了头下去,“谢皇上天恩”,康熙微微一笑,温和的说,“朕也是念你一番真情,你只要别忘了自己说过的话就好”,我伏在地上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胤祥”他又唤了一声,“儿臣在”胤祥低下头去,“朕现将户部尚书马尔汉之女赐予你为正室,回头捡了好日子,就行婚事吧”。“谢皇阿玛”,胤祥大声地应到,声音里充满了喜悦。
  康熙轻笑了一声,调侃道,“马尔汉好几个女儿呢,你也不问问朕把哪个给你”,胤祥嘻嘻一笑,挠了挠头却没说什么。脚步声响,四爷踱了过来,哑声说“恭喜你了,十三弟”,他声音里充满了克制着的情感。
的37f0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胤祥脸色一正,什么也没说,却端正了身子,一个大礼行下去,四爷一把拉住了他,“四哥,谢谢您了”,胤祥充满了感情的声音响起,他顿了顿,“这回又麻烦您了”。
的5a4b25aaed
  四爷淡淡地笑了笑,“兄弟之间客气什么”,看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我心里一热…突然觉得一道目光射了过来,我背上一寒,抬头去看时,却只看到康熙皇帝看向四爷和胤祥的眼光,神色温和,就和一般人家慈祥的父亲没什么两样,我却觉得更冷了,这样亲密的兄弟关系,才是他想看到的吧,而我…
的2dace78f80bc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李德全”,康熙唤了一声,“奴才在”,门口守候着的李德全进了来,“你派人先送兆佳氏回尚书府吧”,“喳”,李德权一个千儿打了下去,到我面前满面堆笑,“您请跟我来吧”。
  我点了点头,转身向康熙福下身去,他微笑着轻轻挥了挥手,我深吸了口气,又转身向四爷福下身去,他手虚抬,哑声说,“不必多礼”,一旁的胤祥早过来扶起了我,我只感到他的手炙热。
  李德全打起了帘子,胤祥送我出来,低低的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这些天自己保重,好好休养,想吃什么使人来告诉我,我找机会去看你”,我笑着点了点头,悄声说,“放心吧,这方面我从来不亏待自己”。
的167909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胤祥喷笑了出来,抬起我的下巴笑看了两眼,突然在我额角印下一吻,就转身回去了,我脸一红,忍不住瞟了一旁侯着的李德全一眼,他侧了脸,眼睛正看着远处,一付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
的eccbc87e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我干咳了一声,他这才回过脸来,笑着领我往外走去,每走了两步,就听到康熙皇帝在屋里笑言,“不经死之惧,焉知生之欢,说得好,哈哈,老四,你拿了去吧,也算胤祥他们的谢礼了”。
  我不想再听,低头快步往外走,李德全一怔,也没多问,只是随着我的速度加快了脚步。宫里的景色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我也毫无心思去追思回忆些什么,虽不知道在那尚书府里会如何,可我现在只是想快些离开这里。
的cf67355a3333e6e143439161adc2d82e
  李德全带着我绕过了一个回廊,已能看到守卫的侍卫们了,来往的太监宫女也都多了起来。我见了生人,下意识的就想把自己的脸遮起来,可转念一想,李德全都敢带着我光明正大的在宫里走,我又何苦“做贼心虚”。
的f2201f5191c4e92cc5af043eebfd0946
  那些宫女太监侍卫见了李德全都是躬身行礼,眼睛也都不往我这儿瞟一下,但我心里明白,现在的一切都已落入有心人的眼里吧,恐怕西六宫那边...不由得方才想起康熙说的那句话,“德妃提醒的朕…”,心不禁一拧。
的c51ce410c124a10e0db5e4b97fc2af39
  没走多远,就到了一个影壁墙的后头,远远的宫门在望,李德全停了下来,“您在这儿稍侯,奴才这就叫人套车过来”,他微笑着说,我点了点头,“辛苦了”,他一弯身儿,“您别折煞奴才了”,说完转身往一旁走去。
的233509073ed3432027d48b1a83f5fbd2
  我靠着影壁站了会儿,许是方才刺激受得太多,只觉得这日头晒的人头发晕,看看李德全还没有过来,不远处站着一些目不斜视的侍卫,我张望了一下,看见左侧有个小小的门,我缓步过去,在台阶上靠着玉石门墩儿坐了下来。
的0266e33d3f546cb5436a10798e657d97
  方才的一幕幕得如同电影回放一样,不停的飘过脑海,若说之前只是觉得死亡的威胁隐约存在,而今天康熙的一番作为,却让揖醯谜庑┠晡夷芑钕吕矗?烧媸歉銎婕#??窈笪业拇嬖冢?赡芤仓换嵛?瞬淮蚱埔恢制胶猓?恢衷谒囊?褪???涞摹?
的2dace78f80bc92e6d7493423d729448
  正想着,不远处一阵脚步声响起,我估计是李德全回来了,正想张开眼叫他一声,突然一个惊骇莫名的声音响了半声,却又仿佛被强制咽了回去似的,“你…”
的051e4e127b92f5d98d3c
  ============================================================================
  我轻轻的吁了口气,早就想到既然自己已经这样光明正大的亮相,那么随之而来的熟人浪潮,必定会汹涌而来…我慢慢的张开了眼,看了过去。
的cf67355a3333e6e143439161adc2d82e
  白净的面孔,身材修长,俊秀的眉目倒与我有几分相似,原来是他…明晖,这么多年不见,当初那个有些狡猾的孩子,现在也变成了一个男人了。
的335f5352088d7d9bf74191e006d8e24c
  我心里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的神情看起来是万分的吃惊,只是他吃惊的好像不是我还活着,而是居然能在这儿看到活着的我。
的81e74d678581a3bb7a720b019f4f1a93
  我伸手撑住门墩儿慢慢的站起身来,心里盘算着要怎么开口呢,还是当作根本就不认识…“明晖,你怎么还在这儿,不是让你去…”,一个粗豪的声音响起又生硬的打住,随后一阵脚步声传来。
  我不禁苦笑,虽然明白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可这样接二连三的‘短痛’,还真让人有些吃不消呢。看着十爷张大的嘴巴,一口白牙映着日头儿,心里突然有些想笑的感觉,只是转眼就看到了跟在他后面的八爷九爷,却说什么也笑不出来了。
的0d7de1aca9299fe63f3e0041f02638a3
  整了整衣裳,我缓步下了台阶,一步步地向他们走了过去,到了跟前儿,我没有抬眼,只是稳稳当当的福下了身去,恭声说,“臣女兆佳氏,给各位爷请安”。
的9c01802ddb981e6bcfbe
  等了一会儿,头顶上却没有半点儿声音,许久不曾请安,缺乏锻炼的腿已然有些酸麻了,“快请起”,八爷温润的声音在一旁响起,我又福了福,徐徐的站起身来,略抬眼看去。
  明晖已退到了八爷他们身后,脸色有些青白,只是惊疑不定的看着我,见我抬眼看他,竟转了眼去,我心里感觉怪怪的。十爷还是大张着口,只是不停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脸上的表情很奇怪。我倒是第一次见他脸上有着如此复杂的表情,但是唯一能够看出来的就是,他大概是眼前这几个人里,唯一不知道或者没猜到我还活着的人。
的ccc0aa1b81bf81e16c676ddb977c5881
  九爷什么话也不说,只是负着手看我,薄唇抿的紧紧地,眼底充满了阴鸷。我下意识的调转了目光,却与他身旁的八爷碰个正着,那双乌黑的眸珠里,有惊疑,有猜测,有闪躲,却也有一丝隐约的欣慰。
的90794e3b050f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兆佳氏…”,十爷哼了一声,两步就跨到了我的跟前,我下意识的就想往后躲,但马上反应了过来,因此身子只是晃了晃。十爷慢慢的低下了头,近的呼吸可闻,我忍不住偏了偏头,皱了眉头看向他,却是一怔。
的66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他的脸上充满了类似于愤恨的表情,仿佛受了天大的骗似的,我不禁有些好笑,真的要愤恨那也应该是我吧,不等我多想,他冷冷一笑,“兆佳氏,是谁家的”。
的85422afb467e945601
  余光看到八爷仿佛想开口说些什么,他身旁的九爷却不动声色的清咳了一声,八爷顿了顿,低垂了眼,却没再开口。我心里盘算了一下,想想方才皇帝说过的,温声回说,“回爷的话,家父马尔汉”,十爷一怔,一旁的八爷九爷也怔住了,明晖更是白了脸。
的3ad7c2ebb96fcba7cda0cf
  我心知肚明,户部尚书马尔汉原本也是他们极力拉拢的对象,而现在却变成了‘我’的父亲,这其中意味着什么,八爷他们再明白不过了。想到这儿,不禁更加佩服康熙皇帝,这就是所谓的帝王心术吧,这些儿子们再想些什么,做些什么,恐怕半点儿也逃脱不过他的眼去。
  算算时间,离皇帝归天的日子大概还有不到五年的时间,看来康熙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决定好了,由谁来继承大统,而他现在所做的一切,也不过是在为了那个人的将来铺路而已。
  看看眼前惊疑猜测着的八爷九爷十爷,一种有些嘲讽又有些怜悯的情绪浮了上来,他们这般碌碌经营,上下盘算又怎样,结果他们只是别人登基路上被除掉的石头而已…“
的68053af292
  “别忘了你今天说过的话”方才康熙皇帝说过的话,突然在我脑海里响了起来,心里一冷,这才想到,我也是那个人登基路上不可躲避的一块石头吧,心里一阵苦笑,看不见未来的自己竟还有心去怜悯别人。
的e0c64119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马尔汉的女儿吗…哼”,十爷的声音已经彻头彻尾的充满了恶意了,我挺直了背脊看向他,见我一付无所谓的样子,十爷的嘴角拧了拧,大声说,“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跟一个人长得很像呀,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哼哼”。
的fe131d7f5a6b38b23cc967316c13dae2
  八爷九爷同时皱起了眉头,可十爷话已出口,收却是收不回来了,他们身后明晖却深深的低下了头,看不太清他的神色。我闭了闭眼,抬眼看向正死盯着我的十爷,淡淡说了一句,“有呀”,他一愣,我微微一笑,“方才皇上就是这么说的”。
的d14220ee66aeec73c49038385428ec4c
  十爷还未及说些什么,一旁的八爷已上前一步喝道,“老十,别再说了”,十爷瞪了瞪眼,还想说话,九爷却给他使了个眼色,神色冰冷,十爷顿了顿,生生把话咽了回去,只看见他的胸膛一起一伏的,四周安静了下来。
的beed13602b9b0e6ecb5b568ff5058f07
  “呃,奴才给八爷九爷十爷请安”,一声干咳之后,李德全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偏了头,这才看见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回来,身后还跟着几个小太监,正在躬身行礼。
的851ddf5058cf
  “李公公快请起”,八爷温和得说了一句,伸手虚扶,李德全借势站了起来,满脸带笑。“各位爷来得这么早,皇上还在书房呢,奴才这就使人去看看,若是得闲,好给您各位通报一声”。
  “劳烦公公了”,八爷一笑,一旁的九爷也是面带笑意,“李公公,这回八爷回来还带了不少好酒,回头让人给你送去,唔”,李德全忙得又打了个千儿,“那奴才真是生受了”,他客气了两句,就回身恭敬的跟我说,“那您请跟我来吧”,我点了点头。
的ce78d1da254c0843eb23951a
  刚要迈步,一直没说话的十爷大喇喇的开口问,“老李,你这是送这位姑娘去哪儿呀”,李德全一愣,看了我一眼,又看看一旁的八爷九爷,他们却都没说话。
的6aab1270668d8cac7cef
  “嗯哼”李德全咳嗽了两声,恭声回说,“奴才奉旨意送兆佳氏回府待嫁”,“待嫁,什么待嫁”,出声的竟是九爷,我微微一怔,李德全倒是不慌不忙的,微笑着回说“方才皇上恩旨,已将兆佳氏赐婚于十三贝子了,择日嫁娶”。
的1cc3633c579a90cfdd895e64021e2163
  “哗啦”,一种金属器具掉在地下的声音吓了我一跳,众人也都向我身后看去,“你说什么”!一个有些嘶哑的男声响了起来,我顿了顿,慢慢的回过头去,正对上十四阿哥那苍白得有些透明的脸……
的65658fde58ab3c2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
  “噼噼啪啪”炕边儿铜盆里的火炭不时地爆裂着,我掩了掩身上的貂皮小坎儿,看了一上午的书,这会儿觉得眼睛有些酸涩。缓缓伸了个懒腰,放下书转手拿了放在一旁的铜棍,随意的拨弄着烧得红红亮亮的炭灰。
的59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这几天一静下来,想到的不是胤祥就是当时十四阿哥那张苍白的脸,他的眼中有着太多强烈情绪,多到我只能视而不见。记得那时八爷他们的脸色也很难看,原本以为他们是因为我再次嫁给胤祥,便宜了我们而心有不甘,所以并未放在心上。
的6364d3f0f495b6ab9dcf8d3b5c6e0b01
  可过了两天静下来仔细想想,我才渐渐地明白过来,原来我的“再度复活”不仅是康熙皇帝对四爷的警告,更是对八爷他们的,心里不免自嘲,自己仿佛就是一个随时会爆炸的手榴弹,只可惜导火索却不是握在自己手里,只能无奈的被别人随意挥舞着。
的e00da03b685a0dd18fb6a08af0
  “宁姐姐,你在吧”?一声清脆的呼唤在门外响起,我思绪一乱,有些无奈的笑笑,这个声音现在我已熟悉无比,兆佳氏.瑞喜,马尔汉大人最小的女儿,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出嫁的,她才应该是真正的兆佳氏…
的dc56897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自那日偶然在她母亲房里见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竟喜欢上了我,日日的往我这里跑,拉着我做这个做那个,姐姐亲热地叫个不停,却丝毫不在意我有意无意下的淡漠。
的be83ab3ecd0d
  “你进…”我话未说完,门吱呀一声已被推了开来,一张带着甜蜜笑容的小脸儿先露了出来,“宁你姐姐你又在看书了,仔细眼睛要紧”,我眨了眨眼,就听着她身后的贴身嬷嬷低低地念叨了她两句规矩什么的,她冲我吐了吐舌头就笑嘻嘻的迈步走了进来。
的5c936263f3428a40227908
  “今儿个你又要干什么”我好笑的摇摇头,这是个精力充沛的丫头,虽然只有十五岁,可看起来已是个美人的样子了,要不是那日听马尔汉夫人乌苏氏念叨着什么该给她找婆家了,她在我眼里就是一个爱玩爱笑的小姑娘。
的5ef0b4eba35ab2d6180b0bca7e46b6f9
  “姐姐,今儿有我一个自小相熟的朋友要来,一会儿你和我去见见,好吗”,她笑着坐到了我身旁,伸了手去烤火。我扬了扬眉,这些天陪着她画画,写字,刺绣,拧胭脂,我并未拒绝,这样找些事情做也可以不再胡思乱想,可是去见外人,就算我现在已有了光明正大的身份,可还是有些…
  见我皱了眉显然是不想见,她忙说,“我跟额娘回了的,我这个女伴儿,人可好了,又温柔长得也好,就是以后你们也会常见到,所以额娘也说无妨的”,我一怔,以后会常见,这是什么意思…
  没等我开口问,瑞喜就笑说,“对了,我让人摆了桌子在沁香阁那边招待她,经过这两场雪,那儿的梅花开的可俊了”,她猛地站起身来,伸手来拉我,“姐姐,咱们先去看看如何,有好的摘两枝下来给额娘她们送去好不好,快走快走”,说完竟是等不得似的连连拽我起来。
  我哭笑不得被她拉了起来,眼瞅着就要被她拉出门去,“等等,你总得让我穿上件儿大衣裳吧”,她回头看了看我的坎肩儿,不好意思的一笑,一旁的丫头早伶俐的拿了大氅过来给我穿上,嬷嬷们只在一边笑说,姑娘这听风就是雨的性子可怎么是好。
的e57c6b956a6521b28495f2886ca0
  瑞喜也不在意,拉了我就出了门去,一阵寒意扑面而来,我紧了紧领口儿。一路上就听着她叽叽喳喳的说笑个不停,心里真是半点心事儿也没有,最起码这个小姑娘在此刻还很单纯吧。
  我只是笑着听着她说,一边随意的看着四周的景物,这还是我这些天第一次来花园,尚书家的园子虽不大,但也可见其间所花的心思。马尔汉大人只与我见过一面,一个很精明但人品还算正直的人,我的身份他提也不提。他自己却以臣下自居,对我是十分的恭敬,除了感谢天恩,只说了一些什么我为兆佳氏一族添彩一类没什么用的话,然后就是让他的夫人仔细的照顾我。
  我不禁暗想,就算与历史不合,以这位尚书大人为人处世的风格,皇帝也会选上他吧,聪明却不多话。她的夫人乌苏氏是个以夫为天的传统女性,以前并未在那些个贵妇的聚会上见过她,想来马尔汉已经暗示或明示过她我的特殊,因此她对我也是万分客气照顾,一切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比起她自己的女儿也是只好不差。
的a86c450b76fb8c371afead6410d55534
  我知道她一直在忙着帮我准备嫁妆,其实那些大半都是皇帝的赏赐和四爷的操办,四爷…从那天过后,我就命令自己再也不要去想他,康熙皇帝已给了他明确的选择,这样的机会也只有一次吧,他无从反对,也不想反对吧。心里忍不住苦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和四爷之间就只剩了苦涩,应该是从他做了那个选择开始……
的eeb69a3cb92300456b6a5f4162093851
  “姐姐”瑞喜拉了拉我的衣袖,“脸色怎么突然白了起来,是不是太冷了”,“啊..”我勉强一笑,“是有点儿,应该快到了吧”我顺势转了话题。
的0efe32849d230d7f53049ddc4a4b0c
  瑞喜也没深究,只是伸手拉了我加快了些脚步,“看,前面再转过假山去就是了,那儿的火盆早就命人烧上了,咱们快些走就是”,我一笑“好”,抬眼看看一座怪石嶙峋的假山已是近在眼前。
  “对了,宁姐姐,我跟你说啊,一会儿你见了她,一定会吃惊的”,刚转过假山,瑞喜略偏了头对我笑说,我不在意的笑笑,“是吗,那是为什么,她有两个鼻子还是三只眼呀,唔”?瑞喜扑哧一笑。
的28f0b864598a12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我心里有些好笑的想着现在还有谁能让我吃惊,我不吓到别人就不错了,突然觉得自己这些年虽然过的躲躲藏藏,可现在有这么多人,陪我玩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游戏,感觉也不错...一种想冷笑的感觉浮上了心头,我淡淡的抿了抿嘴角儿。
的22ac3c5a5bf0b520d281c122d1490650
  瑞喜嘻笑了一阵,又说“姐姐,那倒不是,只是你见了她的长相就知道了,跟你真有五六分相似呢”,我脚步一顿,“你说什么”瑞喜见我停下脚步,不明所以得也停了下来。
  “真的,所以那天在额娘屋里见了你才有些吃惊,她是英禄大人家的二小姐,现在是十四爷府里的侧福晋,听说十四爷对她很好呢”,说了一半,瑞喜突然往我跟前凑了两步,压低了声音说,“您知道吗,听说她的姐姐就是十三爷原来的侧福晋呢,不过好像是病死了,她家都不让人提的,我也是前儿偷听额娘她们说才知道的”,说完她还四处瞅瞅。
的53c3bce66e43be4f209556518c2f
  我只觉得手心儿一阵阵的冷汗冒了出来,“宁姐姐,你没事儿吧”瑞喜轻轻碰了碰我的肩膀,“啊…”我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咽了口干沫。她见我有些恍惚的样子,眼睛转了转,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一笑,“您不是怕她来找你晦气吧,放心吧,她跟那个姐姐不是一母所出,感情也淡,以前都没怎么听她提过的”。
的b5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看着瑞喜一付你放心的样子,我干笑了笑,心里只是想,我倒是不怕茗蕙为了“姐姐”二字来找我麻烦,只怕她是为了那个“茗薇”…正想着,就听瑞喜轻叫了一声,“哟,她怎么已经到了,也没人来通报一声,这些个奴才”…
的25b2822c2f5a3230abfadd476e8b04c9
  我垂了眼默默地做了深呼吸,抬起头往前望去,一个素白的身影正站在前面的亭子里,好像在望着亭下的梅林,听见身后的动静,她慢慢的转过了身来,远远的表情有些看不太清楚,可是十四那天苍白的脸却清晰的浮在了我眼前……
的9766527f2b5d3e95d4a733fcfb77bd7e
  瑞喜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嘴里已经笑着招呼上了,我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心里隐约能猜到她的来意,也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与她面对面,更明白以她现在的身份地位,是不敢对我怎样的,执意要见我一面,也不过是她心有不甘吧。
的ab88b15733f543179858600245108dd8
  “蕙姐姐,你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也没让人通传一声”,瑞喜迈步上了亭子,伸手去握住了茗蕙的手,“哟,这么冰”。茗蕙温柔一笑,“已经使人去找你了,我只是看这儿的梅花好,停下来看看而已,没成想你倒过来了”。
的6e0721b2c6977135b916ef286bcb49ec
  “那还真是巧,对了,你身子怎么样,孩子好不好,还有…”,瑞喜像机关枪似的问个不停,茗蕙只是笑着,偶尔细声答两句。我站在台阶上,看着她一脸的温柔笑意,只觉得她笑起来跟我真的很像。
的8e6b42f1644ecb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这位是…”借了个空,茗蕙把目光转向我笑问了一句,她看起来一付根本就不认识我的样子,我心一冷,瑞喜已转过头来,“哎呀,你跟你说话都忘了,宁姐姐,快过来”。
  我淡淡笑了笑,往前走了两步,站在了茗蕙的跟前直视着她,她的眼中仿佛罩着一层薄雾,若有似无的掩盖着一些不为人知的情绪。见我这样看她,她微微一怔,与我对视了一眼,勉强笑了笑,就有些不自然的转了眼去。
的25b2822c2f5a3230abfadd476e8b04c9
  一旁的瑞喜冲我一笑,清脆的说“宁姐姐,这位是十四爷府上的侧福晋,雅拉尔塔.茗蕙,你看,长得是不是和你有点儿像”,她又转头笑向茗蕙,“蕙姐姐,这是我那就要出嫁的姐姐,鱼宁,她比你大几岁”。
的88ae6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茗蕙见过鱼宁姐姐”,茗蕙缓缓的向我福了福身,我一伸手虚扶了一下,淡淡地说了句,“侧福晋不必客气,姐姐二字可不敢当”,茗蕙顿了顿,直起身来,垂眼轻声说,“茗蕙见了姐姐就觉得很亲,自然就这么叫了出来,您不会介意吧”。
的b4a528955b84f584974e92d025a75d1f
  见她连鱼宁两个字都省了,我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头,还未及开口,茗蕙已转头对瑞喜一笑,“你方才不是说要摘梅花给你额娘送去吗,我身子不方便,就不和你下去了,在这儿和姐姐说说话儿等你可好”,瑞喜一愣,看看她又看看我,我微点了点头,她眼睛转了转,突然一笑,“那也好,你们先聊,我一会儿就好”,说完转身带了从人向下面的林子走去。
的dc912a253d1e9ba40e2c
  瞬时亭子里一片寂静,只有亭下瑞喜的笑声不时地传来,看着静静站立的茗蕙若有所思的样子,她不开口,我也不想说话,就溜达了两步走到亭边向下看去,瑞喜那红色的斗篷分外的显眼…“听说姐姐就要和十三爷大婚,以后就是十三贝子府的嫡福晋,是正室,真是恭喜您了”,茗蕙温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的75fc09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正室...我揉了揉脸,转回身来看向正盯着我看的茗蕙,微微一笑,“多谢,瑞喜说过你有孕在身,我这里也恭喜你了”。茗蕙笑容一僵,垂下了眼,仿佛有些无奈似的一笑,“这也没什么,爷府里头的阿哥已经不少了”。
的f1c1592588411002af340cbaedd6fc33
  说完她抬眼看向我,眼中有着羡慕,有着无奈,有着疲累,还有那么一丝她极力隐藏着的阴沉情绪,“倒是十三爷是个痴情人,这么多年都一心一意的,不管以前怎样,姐姐你终究是个有福之人”。
的f90f2aca5c640289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我心里有些堵,她这些话句句温和,可我句句听着别扭,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生硬的扯了扯面皮。她顿了顿,突然低头抚了抚自己的肚子,脸色更加温柔, “我已经不想那么多了,人得学会知足,懂得守本分,只要保有自己的就好了,不能再去奢求别人的,这样才能过得好,您说是不是”,她抬起头看向我,嘴角儿翘了翘,目光咄咄。
的3cf166c6b73f030b4f67eeaeba301103
  我一怔,她这是什么意思,话里有话吗?眯了眯眼,只觉得从方才就一直强压着的厌烦情绪呼的一下冲了上头,我刚要张口,一个清朗的男声突然从亭外传了进来,“哼,说得没错,这做人是得学会守本分”……
的185c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
  这章终于写完,偶一章的字数应该算多的,所以一般分三次写完,偶又该开始忙了,只能保证一周完成一章1万字左右,但是没办法保证什么时候会更新了,所以偶的建议是,大人们每周日来看就好了,这时候应该是写完的了。其实这两天本没什么情绪写文,可是答应了就得写,偶觉得这样的感觉不太好,虽然偶写的本就一般,但是还是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保证质量,对不住了,所以还是保证一周一章吧,这样大人们也方便,一周来一次足矣,看着字数也比较多,万分感谢,鞠躬- --头还在晕的金子留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9-28 16: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有点忙の..不过现在还是继续更新吧

承诺 

 一行人越走越近,甚至马蹄踩在积雪上的“咔吱”声都清晰可闻,容貌也越来越清晰,貂皮毡帽,天青斗篷,白皙的脸庞,嘴角看起来总是噙着一抹和善的笑意,虽不像三阿哥那样书卷气十足,却也称得上温文尔雅---八阿哥胤禩。
的093f65e080a295f8076b1c5722a46aa2
  我轻轻用手捂住了嘴,突然很想咳嗽,现下也只能强忍着,心里略盘算了了一下,若是现在走了下去,马队离我的距离虽不算很近,可万一有个眼尖的瞧见了,反而是麻烦,更何况并不知道他们的来意,是否会停留……
的496e05e1aea0a9c4655800e8a7b9ea28
  向两旁看看,除了眼前坐着的青石,就是一些干枯的树杈,也真没什么遮挡,实在没办法,我只好缓缓的移动着身体,悄无声息的蹲在了青石的后侧,若不抬头仔细的看,应该发现不了。
  “哈哈”一阵大笑声传来,在这空寂的雪地中,分外清晰,我忍不住苦笑,许久不曾听见十爷这肆无忌惮的笑声了,虽称不上怀念,可还是能隐隐泛起一些过去的回忆。
的f718499c1c8c
  “八哥,九哥”十爷的粗门大嗓又响了起来,“前面的庄子就快到了,我说什么来着,不可能会记错的”,八爷九爷的回答我虽听不到,可马匹不时打着响鼻的声音却越来越近,我下意识的又往里缩了缩。
的37693cfc74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这是老十三的庄子吧,以前听老十四说过,不过今儿倒是第一次来”,一个略微嘶哑却仍不掩金石之音的声音响了起来,清晰的就如在我耳边一样,心里一寒,九爷的声音就是炎炎夏日里听起来,我也会冷…
的839ab4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心里忍不住地想,对于这些个皇子而言,若是我挡了他们的路,恐怕他们都会下手把我除去,但是第一个动手的却必是九爷无疑。八爷,十四爷可能还会想一想,而他恐怕会毫不犹豫的就这么做吧,打我们认识的第一天起,似乎敌人两个字就已经刻在了彼此的脑门上了,我对他从无好感,而他亦然……
的f61d6947467c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一双乌黑淡漠的眸子突然闪现在脑海中,那要是他呢…我忍不住轻轻打了个哆嗦,闭了闭眼,把那个只会让我无端痛苦的念头压了回去。
的7750ca3559e5b8e1f44210283368fc16
  “咱们就这么进去,也不知道方不方便”八爷温润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慢慢的略偏了头,从上往下看去,八爷他们都已驻马于庄子入口处,身后的随从们离他们倒有个五六十米远近,想来不想让人听到他们说什么吧,不过离我很近,就在我所在的小山坡的斜下方。
的4ffce04d92a4d6cb
  胤祥的庄子小,下人也没有几个,这会儿不知道门房儿去干什么了,想想方才我出来的时候也未见到他…“有什么不方便的,咱肯进他的庄子,还是赏了他脸呢,一个刚放出来的罪臣,要不是今儿有事儿耽搁了,误了驿站不得休息,我他娘的还不愿意来呢”十爷大大咧咧的说道。
  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怨不得老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个草包还真是口无遮拦,这要是当初我早就…心里突然一滞,是呀,这要是当初…可现在早已不是当初了,他仍是天皇贵胄,而我则是个无名无分的小丫头而已,一阵苦涩泛起,原来人没了名分两个字,就会少了那么多…
  “老十”八爷轻斥了他一声,“别满嘴的胡噙,皇上早已下旨免了十三弟的错处,你还胡说八道些个什么”,“哼哼”,十爷满不在乎的冷哼了一声儿,“是呀,他命好,有人帮他顶着,谁让人家娶了好媳妇呀,他要不是…”,“别说了”,八爷突然低吼了一声,我吓了一跳,很少听八爷发火,除了那次...十爷一时也没了声音,只偶有两声压抑不住粗喘随风飘了过来。
  “好了,好了,八哥,老十,咱们也别站在门口吃风了,既已来了,有什么话屋里说吧”九爷打圆场的说了一句,顿了顿,他又说,“这儿的奴才也真不晓事儿,爷们都在这儿站这么久了,也没个人出来应承一下,不会没人吧…”。
的e369853df766fa44e1ed0ff613f563bd
  “不会”十爷回了一句,“前儿保胜不是来回说,胤祥那小子最近净往这边儿跑,我估摸着他和老四也在打绿营的注意,好在那儿有咱们的人,他们…”我竖起了耳朵,绿营,那不就是…“行了”八爷淡淡的打断了他,声音已恢复了平常的温和,“招呼个人进去探探,今儿都走了半天了,天寒地冻的,再不歇歇,人受得了,马也受不了了”。
的d9d4f495e875a2e075a1a4a6e1b9770f
  “成”十爷答应了一声儿,回身儿就要叫人,不远处却又响起了一阵马嘶,我心里一喜却又有些担忧,应该是胤祥来了,可现在看十爷的态度,不知道一会儿又会怎样,更何况还有一个身份未明的我呢…
的7eacb532570f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思绪电转间,我悄悄地探了点儿头出去,现在大家的注意力应该都在门口,不会注意这里才对。眼看着胤祥一行人已是快到了庄园门口,很显然胤祥看到了八爷他们,他加速催马上前,不一会儿,他已到了庄子门口,“咴咴”,跨下骏马一阵嘶鸣,又往前带了两步,胤祥一阵朗笑,“今儿是什么日子,竟然能得八哥,九哥,十哥一起大驾光临”。
的4e732ced3463d06de0ca9a15b61536
  八爷呵呵笑了两声,“十三弟不会不欢迎吧”,胤祥已翻身下马,一个千儿打下去,八爷也早已下马,伸手去扶,胤祥边直起身边笑说“瞧您说的,这可是请都请不来的”,说完又转身要给九爷十爷行礼,被九爷一把拉住,“行了,咱们兄弟就别这么多规矩了”,我微微一怔,九爷脸上的笑意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的00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十三弟,气色不错呀”十爷大剌剌地站在一边哼笑着说,胤祥转头一笑,“十哥的气色才好呢”,“哼哼,我跟你可没的比,老十三你可是结结实实的养了三年,也不用操什么心,哪像我们,一年不到头的操劳,为皇上效命..”,十爷眯眼盯着胤祥,撇了撇嘴角儿。
的71a3cb155f8d
  我忍不住紧紧地握住了拳头,这家伙…胤祥倒仿佛什么也没听懂似的,哈哈一笑,“说的是,这些年十哥你们一定辛苦了,倒是偏了兄弟我了,成,那以后要是有什么吩咐,火里水里的,做弟弟的没二话”。
的a7608800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哈哈…”兄弟四人一阵仰头大笑,老十也上前拍了拍胤祥的肩膀,看着他们言笑晏晏,一片合乐,我心里却涌起了一阵无奈的疲惫,可能是我太怯懦,总装着不知道胤祥同他们一样,也会勾心斗角,心狠手辣的,仿佛那样就不会破坏心里仅存的那块圣地。
的250cf8b51c773f3f8dc8b4
  胤祥回头吩咐跟来的秦顺儿,赶紧进去收拾一下,准备迎接贵客,趁着八爷他们没注意,胤祥使了个眼色,秦顺儿会意的微点了点头,转身忙的往庄子里跑,我心里明白,胤祥定是让他去找我的。我忍不住苦笑出来,这回好了,要是八爷他们歇歇脚就走还好,若不然,看来我就得被迫进行雪地生存训练了。
的55b37c5c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八哥,您们这边请”,胤祥笑着一伸手,八爷点点头,随着胤祥往庄子里走,九爷,十爷跟着,身后自有从人们去照顾马匹。“听说八哥这是去了趟运城,好像说那边的粮库出了点问题”,胤祥随意地问了一句。
的f0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八爷微微一笑,“也还好,今年雪天儿多,压垮了不少民房,粮食收成本就不好,饥民一多,这放粮的事情就乱,皇上让我过去看一下,也算那儿的县令还有点脑子,没惹了大事出来”。
  “好像这运城县令是朱天赐吧,康熙四十年的探花,挺有学问的一个人,看着也很正气,这些年怎么才混了个县令啊”,胤祥边走边笑说,八爷轻叹了口气,“这人太正,就是这样的结果,不过也确实有些不知变通...”,“行了行了,兄弟这么久没见面,就别再说这些让人听了就心里污涂的话,老十三,你这儿有什么好东西招待哥哥的”,十爷大咧咧的笑说。
的a597e50502f5ff68e
  “今儿和九哥为了迎八哥回来错过了时辰,现在饿的肚子正较劲呢”,胤祥哈哈一笑,“好东西不敢说,野味儿还是有的,一会儿十哥尝尝”,一旁的八爷笑说,“老九和你一样,也没见了他喊天喊地的”,十爷一咧嘴,“那是,九哥是神仙,两杯水就能顶一天,咱可没那本事儿”。
  说得众人哈哈一笑,眼瞅着他们从我眼下走了过去,我摒住了呼吸...里面突然冲出个人来,胤祥他们顺势停住了脚步,我仔细看了看,竟是看门房的张成。“奴才给爷请安”,他扎手扎脚的打了个千儿。
的e836d813fd1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行了,你这浑小子刚才跑哪儿去了,现在才露脸儿”,胤祥笑骂道,张成谗笑着一躬身儿,“是,回爷的话,方才人手不够,奴才帮着弄了两捆柴火,然后…” 他还要往下说,胤祥挥挥手比了比身后,“好了,别废话了,你赶紧帮着招呼一下,带他们去休息就是了”,说完就对八爷他们笑着说,“咱们走吧”。
的94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张成应了一声却没动,伸头伸脑的往后看去,又往我这边看,胤祥一怔,顿住了脚步,八爷他们也停了下来,我忙得缩回了头,人紧紧地团成一团儿,“你这是干什么,怎么还不去”胤祥低声问,语气里有了两分不满,张成忙回说,“啊,不是,爷,奴才这就去,只是方才小桃儿姑娘跟奴才说,宁姑娘出来迎您了,你没见着吗”……
的8c19f571e251e61cb8dd3612f26d5ecf
  ==============================================================================
  有些怪异的静默气氛包围了山庄门口,一时间四周安静的似乎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了,我紧紧地抓住衣领,死死的闭上眼睛…“喔,这倒是没看见…也没什么,一会儿你去那边儿看看,若是碰见了,让她回来就是了”胤祥很随意地说了一句。
的bcbe3365e6ac95ea2c0343a2395834dd
  那边的张成估计有点儿愣神,迟了迟才说,“啊,是,奴才知道了”,接着踩雪的嘎吱声音响起,就听他招呼,“那边的老几位请跟小的来,马房在这边儿”。
的4f4adcbf8c6f66dcfc8a
  一阵忙乱的声音过去之后,四下里又变得静悄悄的,我摒住了呼吸也不敢乱动,方才忙乱声音之中也没听清胤祥他们进去了没有,又不敢伸头去看,心里紧张,外面的空气又太冷,直想咳嗽,伸手捂了,才发现手抖得厉害。
的8c7bbbba95c1025975e548cee86dfadc
  “哼哼,老十三你艳福不浅呀,这荒郊野外的竟藏了个贴心的美人儿,啊”,十爷哼笑着说道。胤祥哈哈一笑,“十哥您说笑了,一个丫头而已,美人儿俩个字倒也还算不上”。“这么惦记着你的,不是一般的丫头吧”十阿哥怪腔怪调地说,胤祥笑道,“还行,也算知冷知热…那咱们进去吧”。
  我忍不住扁了扁嘴,知道自己不算美人儿,也知道胤祥本意,可听他这么一说,心里还是有两分不爽,只是不知道他们现在各是什么表情呢…“老十三你就别客气了,待会儿请出来也让哥哥们开开眼嘛,啊…”,十爷却还是不依不饶。
的e44fea3bec53bcea3b7513ccef5857ac
  “行了行了”一直沉默的八爷轻斥道,“人家的丫头,你非要追着看,这是什么道理,一点儿当哥哥的样子也没有”,一旁的九爷也帮腔说,“就是,你自己家的丫头还看不过来呢,又非要看人家的…好了,咱们快进去,这脚冻的厉害,雪太深,这麂皮的靴子也挡不住寒了”。
  “哈哈”胤祥一笑,“估计火盆子早升好了,那快进去吧,刚才已经让下人去备酒了,咱们兄弟要痛饮一场,一来许久未曾一起乐和了,二来全当给八哥接风洗尘了,请”…
  “呵呵,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老十,快走吧”,八爷轻笑了两声,一阵脚步声响起。就听十爷哈哈一笑,边走边说,“倒也不是对美人儿感兴趣,只觉得十三弟眼这么高,就是想知道这还有什么人比得上…哼哼,怪不得人人都说咱们男人薄情呢,就是为他送了命的又怎样呢”…
  “老十”!脚步声一顿,出声喝止的居然是九爷,我心里一愣,就听十爷连声说,“行,行,行,我知道了,这不就是随便说说嘛,既然十三弟你舍不得,那就免了,估摸着早晚也见到着的不是…哎,你这儿有什么好酒啊,可别小气,拿出来给哥儿尝尝,啊...”,声音越行越远,只隐隐的听胤祥答了句什么。
的6a9ae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呼…”当四周终于安静下来的时候,我长长的出了口气,似乎每次遇到八爷他们的时候就没有好事儿,重者送命,轻者……我四下里看看,苦笑,就是在这里挨冻。
的a86c450b76fb8c
  这会儿子无论如何不能回山庄去,虽然是康熙皇帝默许的,但只要不拿到台面上来说,八爷他们若想兴风作浪,难为胤祥,顺带扳倒四爷,那我可还真是一个手拿把攥的证据。
  靠在石头边儿上想了想,就算是从后门偷偷溜回去,可马房就在后门那边,那里现在人多口杂的,这显然不是个好主意。再说这庄子小,碰上十爷那样混不吝的主儿,保不齐他真的跑的后院去看那个宁姑娘了。
的040259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仔细想了想,突然想起前天出去遛弯的时候,不远处看见一座小房子,问了底下人才知道那是个猎房,虽然在官道边儿上,可平时也没什么人去,那儿未必有火盆什么的,可也总比在这荒地里受冻的强。
的d79aac075930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更何况胤祥和小桃儿他们知道我在外面也走不远,必会派人来寻我…拿定了主意,我略微探出头看看,庄子前面有两个侍卫在站岗,显然是下不去了,没办法,看来只能顺着后面的土坡溜下去了。
  我悄悄的站起身来,忍不住“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腿蹲得太久,站起来的一瞬,那麻刺的感觉就如针扎一般,我死死的咬住了嘴唇儿,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只是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后面挪。
  好不容易到了小山坡的后面,腿部的血液循环也恢复了正常,我探头探脑的察看了一番,还好,后面这地方僻静,山体虽倚着院墙,但是离后门还是有一段儿距离的。
的b86e8d03fe992d
  我尽量找平缓的地方,扶着枯枝往下蹭,悄无声息实在是做不到,也只好尽量小心外带祈祷神佛保佑了。小心翼翼的折腾了十来分钟,终于到了山坡儿的下面,我看看四周确实无人,连忙撩起斗篷,大步往小屋那边儿走去。
的b7b16ecf8ca53723593894116071700c
  “呼哧,呼哧”我大口的喘着粗气,想想上次这样在雪地里狂奔,还是去踢小熊的那次,忍不住地想,那只小熊不知怎样了,妈妈没有了,不晓得它能不能顺利成长。
的46ba9f2a697657
  转念再一想又忍不住苦笑,就算它顺利成长了,我也绝不想再见到它,它母亲给我的刺激已经够我回味一辈子的了,想想看,那么大一只熊站立在你跟前,红眼,暴牙,流口水…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奋勇前进,眼瞅着小屋已近在眼前…
的f899139df5e1059396431415e770c6dd
  “吱呀”一声,木门被我轻轻推开,好在并没有上锁,想来这附近也没什么人烟,这屋子又没什么怕丢的。屋里有些湿冷,木柴倒是有,可想了想还是算了,就算有火石,若是被人看见有烟升起反而不好。
的f85454e827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屋子里布置得很简单,放置了一些猎具,还有一些柴火,草料什么的,窗边倒是放了个木头墩子,下面是些稻草,也能当椅子坐。我方才走的很急,口渴起来,四下里看看,好像没有水缸,倒是有个白瓷粗碗放在隔板上。
的f0e52b27a7a5d6a1a87373dffa53dbe5
  那起来看看里面有些土,那雪水涮涮应该可以用,只是不知道我要是喝了雪水会不会拉肚子呢,正琢磨着…“咴…”一声马嘶突然传来,我手一抖,瓷碗掉在了地上,好在是站在了草料堆边上,并没发出什么声响。
的59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只觉得这会儿喉咙火烧的厉害,我悄悄地蹲下了身子,慢慢的往窗口靠了过去,今儿是怎么了,群英会吗?又会是谁呢…应该不是八爷他们的人,除非他们会占卜,才能派人到这儿来找我。难道是胤祥派出来找我的人,可仔细听听,人数儿却不少…他应该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来找我吧。
  我有些犹豫,可又不太敢探出头去看,只好贴着窗根儿下的稻草堆蹲好,小腿不免又传来一阵酸痛,心里不禁有些自嘲地想,恐怕A级通缉犯的蹲功也不过如此了,现在只希望他们是过路的,不会想进了屋来,不然的话,就算是生人,这荒郊野地的也是个大麻烦。
的a5771bce93e200c36
  声音越来越近,估摸着离这小屋也就十来米远“爷,前面就快到了,奴才上次来,记得过了这屋子,就没多远了”,一个清晰的男声传来,我心里一愣,这声音有些耳熟,好像最近在哪儿听过,在哪儿呢…转头想想,突然觉得鼻子一阵痒痒,一根细细的稻草不知道什么时候扫了过来。
  一股酸热直冲头顶,我还来不及用手去遮,“阿嚏”,一个响亮无比的喷嚏就打了出来,我手忙脚乱的用手捂住了鼻子和嘴,心知不好,头一阵阵的发懵,正没了主意,“哐啷”一声,木板门已被人一脚踹开,“什么人在这儿”几声怒喝传了进来,几个侍卫服色的人持刀站在了门口。
  正想挣扎着站起身来说话, 那明晃晃的光芒已向我挥了过来,我下意识的抱住了头,尖叫了出来“不要”…“住手”,一声断喝从屋外传来,我一怔,停止了尖叫,这声音…我心里一松
  步履声响,“你们都出去”,那声音再次传进了我耳中,“爷,这…”,侍卫们有些犹豫,“出去”,那清冷的声音淡淡地说,一阵脚步声迅速响起,屋里的人霎时走了个干净。
  我抱着头蹲在哪儿,心跳仿佛如重锤一样,一下下的擂在我的胸膛上…身旁脚步声响起,一双乌黑的皂靴停在了我的右侧,上面还沾了一些水渍,想来是方才走进来时沾到雪水化了,他向来有洁癖,不像十三,水里泥里的都浑不在乎……
的979d472a84804b9f647bc185a877a8b5
  他为什么来这儿,又或我为什么在这儿,这些问题仿佛都不重要,没有人开口去问,只觉得心里就如乱麻一般,屋里寂静无比,只有彼此间交错可闻的呼吸声,才是最真实的存在。
  一时间我不动,他也不动,就这么僵持在这儿,过了会儿,腿麻的感觉又上来,我龇牙咧嘴去揉腿,头顶上一声轻笑,我怔了怔,这笑声…突然一股大力传来,我已被人从地上拉了起来,忍不住“哎唷”了一声,身子一歪。
的a760880003e7ddedfef56acb3b09697f
  一双修长的手扶了过来,我下意识的扶了一下,然后放开手,趔趄着退到了一边,抬头望过去,四爷背脊挺直的站在我面前,他的面庞一如以往的清癯,薄薄的嘴唇紧抿,那双沉如深潭的眸底却依然清亮,原本因为我挥开的手而微皱的眉头,却因为看见我脸上的伤痕而柔和了下来。
  感到气氛有些沉郁,我努力的想笑笑,可虽然心里拼了命的命令自己扯动脸皮,却依然感觉脸上好像被冻住了一样僵直。“让我看看”,四爷低低的说了一声, “啊”我一愣,下意识的用手去遮住了伤口,忙又扯扯嘴角,强笑说,“没什么事儿了,已经好了…”,四爷略眯了眼,眉头复又皱了起来,“真的”我嗫嚅了一句。
的3ef815416f775098fe977004015c6193
  每次都是这样,四爷若说话还好,他一不言不语,那一种莫名的压力就会让人觉得喘不过气来…见他不说话,只是盯着我看,我强压住心跳,只想随便找点什么话说,舔了舔干干的嘴唇,不敢再看他,我低了头轻声说,“嗯,那大夫挺好的,开的药剂也很有效,说是祖传的…嗯…”。
  我清了清嗓子,“对了,您回去帮我谢谢福晋,那天幸好那位大夫来得及时,不然脸上真的就没法看了,听下面人说,大夫是满头大汗的骑马过来的,可事后也没容我去谢”,我又干干的笑了笑,“若来晚了,他的命也别要了”,四爷淡淡地说了一句。
的26dd0dbc6e3f4c804374988552
  我微微的一哆嗦,忍不住抬了头去看他,原来我没猜错,果然是他…“那天,也多亏你”,四爷哑声说了一句,我心里一热,微微笑了笑,“孩子没事儿就好”,四爷定定看着我的笑容,脸色也越发的柔软下来。
的5ea1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四爷往前走了两步,轻轻的伸出手来,我怔怔的看着他修长的手指,心里苦笑,他们兄弟都是一样的坚持,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我慢慢的放下了手,偏转了脸,露出了还有些疤痕的侧脸。
  四爷的指甲修剪得很整洁,我垂了眼看着那指尖越靠越近,竟发现他有些微微的颤抖,我心里一颤,近在毫厘的指尖传出一股热气,隐隐约约的透过毛孔传到我脸上……
的e4bb4c5173c2
  “啊,各位侍卫大哥是四爷府里的吧,小的是十三爷府里的,您们这是…”秦顺儿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四爷的手一僵,我心里一松,却也隐有些失落。
的eddea82ad2755b24c4e168c5
  我不敢去看四爷的脸色,只是低转了头,看着四爷的手臂慢慢的收回垂在身侧,拳头握的死紧,青筋毕露…我的眼眶有些湿热,心里却只能低低的叹息,到了今天才终于明白,原来一毫米的距离,竟然会有那么远……
的642e92efb79421734881b53e1e1b18b6
  ==============================================================================
  未完,周四晚待续
的a8f15eda80c50adb0e71943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发表于 2006-9-28 17: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上一章的修改版

是上面那章的修改版

距离  
一行人越走越近,甚至马蹄踩在积雪上的“咔吱”声都清晰可闻,容貌也越来越清晰,貂皮毡帽,天青斗篷,白皙的脸庞,嘴角看起来总是噙着一抹和善的笑意,虽不像三阿哥那样书卷气十足,却也称得上温文尔雅---八阿哥胤禩。
的50c3d7614917b24303ee6a220679dab3
  我轻轻用手捂住了嘴,突然很想咳嗽,现下也只能强忍着,心里略盘算了了一下,若是现在走了下去,马队离我的距离虽不算很近,可万一有个眼尖的瞧见了,反而是麻烦,更何况并不知道他们的来意,是否会停留……
的7eabe3a1649ffa2b3ff8c02ebfd5659f
  向两旁看看,除了眼前坐着的青石,就是一些干枯的树杈,也真没什么遮挡,实在没办法,我只好缓缓的移动着身体,悄无声息的蹲在了青石的后侧,若不抬头仔细的看,应该发现不了。
  “哈哈”一阵大笑声传来,在这空寂的雪地中,分外清晰,我忍不住苦笑,许久不曾听见十爷这肆无忌惮的笑声了,虽称不上怀念,可还是能隐隐泛起一些过去的回忆。
的ba3866600c35
  “八哥,九哥”十爷的粗门大嗓又响了起来,“前面的庄子就快到了,我说什么来着,不可能会记错的”,八爷九爷的回答我虽听不到,可马匹不时打着响鼻的声音却越来越近,我下意识的又往里缩了缩。
的c5ff2543b5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这是老十三的庄子吧,以前听老十四说过,不过今儿倒是第一次来”,一个略微嘶哑却仍不掩金石之音的声音响了起来,清晰的就如在我耳边一样,心里一寒,九爷的声音就是炎炎夏日里听起来,我也会冷…
的fa7cdf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心里忍不住地想,对于这些个皇子而言,若是我挡了他们的路,恐怕他们都会下手把我除去,但是第一个动手的却必是九爷无疑。八爷,十四爷可能还会想一想,而他恐怕会毫不犹豫的就这么做吧,打我们认识的第一天起,似乎敌人两个字就已经刻在了彼此的脑门上了,我对他从无好感,而他亦然……
的795c7a7a5ec6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一双乌黑淡漠的眸子突然闪现在脑海中,那要是他呢…我忍不住轻轻打了个哆嗦,闭了闭眼,把那个只会让我无端痛苦的念头压了回去。
的8d7d8ee069cb0cbbf816bbb65d56947e
  “咱们就这么进去,也不知道方不方便”八爷温润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慢慢的略偏了头,从上往下看去,八爷他们都已驻马于庄子入口处,身后的随从们离他们倒有个五六十米远近,想来不想让人听到他们说什么吧,不过离我很近,就在我所在的小山坡的斜下方。
的b9228e0962a78b84
  胤祥的庄子小,下人也没有几个,这会儿不知道门房儿去干什么了,想想方才我出来的时候也未见到他…“有什么不方便的,咱肯进他的庄子,还是赏了他脸呢,一个刚放出来的罪臣,要不是今儿有事儿耽搁了,误了驿站不得休息,我他娘的还不愿意来呢”十爷大大咧咧的说道。
  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怨不得老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个草包还真是口无遮拦,这要是当初我早就…心里突然一滞,是呀,这要是当初…可现在早已不是当初了,他仍是天皇贵胄,而我则是个无名无分的小丫头而已,一阵苦涩泛起,原来人没了名分两个字,就会少了那么多…
  “老十”八爷轻斥了他一声,“别满嘴的胡噙,皇上早已下旨免了十三弟的错处,你还胡说八道些个什么”,“哼哼”,十爷满不在乎的冷哼了一声儿,“是呀,他命好,有人帮他顶着,谁让人家娶了好媳妇呀,他要不是…”,“别说了”,八爷突然低吼了一声,我吓了一跳,很少听八爷发火,除了那次...十爷一时也没了声音,只偶有两声压抑不住粗喘随风飘了过来。
  “好了,好了,八哥,老十,咱们也别站在门口吃风了,既已来了,有什么话屋里说吧”九爷打圆场的说了一句,顿了顿,他又说,“这儿的奴才也真不晓事儿,爷们都在这儿站这么久了,也没个人出来应承一下,不会没人吧…”。
的821fa74b50ba3f7cba1e6c53e8fa6845
  “不会”十爷回了一句,“前儿保胜不是来回说,胤祥那小子最近净往这边儿跑,我估摸着他和老四也在打绿营的注意,好在那儿有咱们的人,他们…”我竖起了耳朵,绿营,那不就是…“行了”八爷淡淡的打断了他,声音已恢复了平常的温和,“招呼个人进去探探,今儿都走了半天了,天寒地冻的,再不歇歇,人受得了,马也受不了了”。
的024d7f84fff11dd7e8d9c510137a2381
  “成”十爷答应了一声儿,回身儿就要叫人,不远处却又响起了一阵马嘶,我心里一喜却又有些担忧,应该是胤祥来了,可现在看十爷的态度,不知道一会儿又会怎样,更何况还有一个身份未明的我呢…
的fe131d7f5a6b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思绪电转间,我悄悄地探了点儿头出去,现在大家的注意力应该都在门口,不会注意这里才对。眼看着胤祥一行人已是快到了庄园门口,很显然胤祥看到了八爷他们,他加速催马上前,不一会儿,他已到了庄子门口,“咴咴”,跨下骏马一阵嘶鸣,又往前带了两步,胤祥一阵朗笑,“今儿是什么日子,竟然能得八哥,九哥,十哥一起大驾光临”。
的e2230b853516e7b05d79744fbd4c9c
  八爷呵呵笑了两声,“十三弟不会不欢迎吧”,胤祥已翻身下马,一个千儿打下去,八爷也早已下马,伸手去扶,胤祥边直起身边笑说“瞧您说的,这可是请都请不来的”,说完又转身要给九爷十爷行礼,被九爷一把拉住,“行了,咱们兄弟就别这么多规矩了”,我微微一怔,九爷脸上的笑意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的59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十三弟,气色不错呀”十爷大剌剌地站在一边哼笑着说,胤祥转头一笑,“十哥的气色才好呢”,“哼哼,我跟你可没的比,老十三你可是结结实实的养了三年,也不用操什么心,哪像我们,一年不到头的操劳,为皇上效命..”,十爷眯眼盯着胤祥,撇了撇嘴角儿。
的5ef698cd9fe6
  我忍不住紧紧地握住了拳头,这家伙…胤祥倒仿佛什么也没听懂似的,哈哈一笑,“说的是,这些年十哥你们一定辛苦了,倒是偏了兄弟我了,成,那以后要是有什么吩咐,火里水里的,做弟弟的没二话”。
的5878a7ab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哈哈…”兄弟四人一阵仰头大笑,老十也上前拍了拍胤祥的肩膀,看着他们言笑晏晏,一片合乐,我心里却涌起了一阵无奈的疲惫,可能是我太怯懦,总装着不知道胤祥同他们一样,也会勾心斗角,心狠手辣的,仿佛那样就不会破坏心里仅存的那块圣地。
的14bfa6bb14875e45bba028
  胤祥回头吩咐跟来的秦顺儿,赶紧进去收拾一下,准备迎接贵客,趁着八爷他们没注意,胤祥使了个眼色,秦顺儿会意的微点了点头,转身忙的往庄子里跑,我心里明白,胤祥定是让他去找我的。我忍不住苦笑出来,这回好了,要是八爷他们歇歇脚就走还好,若不然,看来我就得被迫进行雪地生存训练了。
的0efe3284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八哥,您们这边请”,胤祥笑着一伸手,八爷点点头,随着胤祥往庄子里走,九爷,十爷跟着,身后自有从人们去照顾马匹。“听说八哥这是去了趟运城,好像说那边的粮库出了点问题”,胤祥随意地问了一句。
的24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八爷微微一笑,“也还好,今年雪天儿多,压垮了不少民房,粮食收成本就不好,饥民一多,这放粮的事情就乱,皇上让我过去看一下,也算那儿的县令还有点脑子,没惹了大事出来”。
  “好像这运城县令是朱天赐吧,康熙四十年的探花,挺有学问的一个人,看着也很正气,这些年怎么才混了个县令啊”,胤祥边走边笑说,八爷轻叹了口气,“这人太正,就是这样的结果,不过也确实有些不知变通...”,“行了行了,兄弟这么久没见面,就别再说这些让人听了就心里污涂的话,老十三,你这儿有什么好东西招待哥哥的”,十爷大咧咧的笑说。
的ba3866600c3540f67
  “今儿和九哥为了迎八哥回来错过了时辰,现在饿的肚子正较劲呢”,胤祥哈哈一笑,“好东西不敢说,野味儿还是有的,一会儿十哥尝尝”,一旁的八爷笑说,“老九和你一样,也没见了他喊天喊地的”,十爷一咧嘴,“那是,九哥是神仙,两杯水就能顶一天,咱可没那本事儿”。
  说得众人哈哈一笑,眼瞅着他们从我眼下走了过去,我摒住了呼吸...里面突然冲出个人来,胤祥他们顺势停住了脚步,我仔细看了看,竟是看门房的张成。“奴才给爷请安”,他扎手扎脚的打了个千儿。
的142949df56e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行了,你这浑小子刚才跑哪儿去了,现在才露脸儿”,胤祥笑骂道,张成谗笑着一躬身儿,“是,回爷的话,方才人手不够,奴才帮着弄了两捆柴火,然后…” 他还要往下说,胤祥挥挥手比了比身后,“好了,别废话了,你赶紧帮着招呼一下,带他们去休息就是了”,说完就对八爷他们笑着说,“咱们走吧”。
的45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张成应了一声却没动,伸头伸脑的往后看去,又往我这边看,胤祥一怔,顿住了脚步,八爷他们也停了下来,我忙得缩回了头,人紧紧地团成一团儿,“你这是干什么,怎么还不去”胤祥低声问,语气里有了两分不满,张成忙回说,“啊,不是,爷,奴才这就去,只是方才小桃儿姑娘跟奴才说,宁姑娘出来迎您了,你没见着吗”……
的8eefcfdf5990e441f0fb6f3fad709e21
  ==============================================================================
  有些怪异的静默气氛包围了山庄门口,一时间四周安静的似乎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了,我紧紧地抓住衣领,死死的闭上眼睛…“喔,这倒是没看见…也没什么,一会儿你去那边儿看看,若是碰见了,让她回来就是了”胤祥很随意地说了一句。
的03afdbd66e7929b125f8597834fa83a4
  那边的张成估计有点儿愣神,迟了迟才说,“啊,是,奴才知道了”,接着踩雪的嘎吱声音响起,就听他招呼,“那边的老几位请跟小的来,马房在这边儿”。
的c3c59e5f8b3e9753913f
  一阵忙乱的声音过去之后,四下里又变得静悄悄的,我摒住了呼吸也不敢乱动,方才忙乱声音之中也没听清胤祥他们进去了没有,又不敢伸头去看,心里紧张,外面的空气又太冷,直想咳嗽,伸手捂了,才发现手抖得厉害。
的352407221afb776e3143e8a1a0577885
  “哼哼,老十三你艳福不浅呀,这荒郊野外的竟藏了个贴心的美人儿,啊”,十爷哼笑着说道。胤祥哈哈一笑,“十哥您说笑了,一个丫头而已,美人儿俩个字倒也还算不上”。“这么惦记着你的,不是一般的丫头吧”十阿哥怪腔怪调地说,胤祥笑道,“还行,也算知冷知热…那咱们进去吧”。
  我忍不住扁了扁嘴,知道自己不算美人儿,也知道胤祥本意,可听他这么一说,心里还是有两分不爽,只是不知道他们现在各是什么表情呢…“老十三你就别客气了,待会儿请出来也让哥哥们开开眼嘛,啊…”,十爷却还是不依不饶。
的f2217062e9a397a1dca429e7d70bc6ca
  “行了行了”一直沉默的八爷轻斥道,“人家的丫头,你非要追着看,这是什么道理,一点儿当哥哥的样子也没有”,一旁的九爷也帮腔说,“就是,你自己家的丫头还看不过来呢,又非要看人家的…好了,咱们快进去,这脚冻的厉害,雪太深,这麂皮的靴子也挡不住寒了”。
  “哈哈”胤祥一笑,“估计火盆子早升好了,那快进去吧,刚才已经让下人去备酒了,咱们兄弟要痛饮一场,一来许久未曾一起乐和了,二来全当给八哥接风洗尘了,请”…
  “呵呵,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老十,快走吧”,八爷轻笑了两声,一阵脚步声响起。就听十爷哈哈一笑,边走边说,“倒也不是对美人儿感兴趣,只觉得十三弟眼这么高,就是想知道这还有什么人比得上…哼哼,怪不得人人都说咱们男人薄情呢,就是为他送了命的又怎样呢”…
  “老十”!脚步声一顿,出声喝止的居然是九爷,我心里一愣,就听十爷连声说,“行,行,行,我知道了,这不就是随便说说嘛,既然十三弟你舍不得,那就免了,估摸着早晚也见到着的不是…哎,你这儿有什么好酒啊,可别小气,拿出来给哥儿尝尝,啊...”,声音越行越远,只隐隐的听胤祥答了句什么。
的3cf16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呼…”当四周终于安静下来的时候,我长长的出了口气,似乎每次遇到八爷他们的时候就没有好事儿,重者送命,轻者……我四下里看看,苦笑,就是在这里挨冻。
的2e65f2f2fdaf6c
  这会儿子无论如何不能回山庄去,虽然是康熙皇帝默许的,但只要不拿到台面上来说,八爷他们若想兴风作浪,难为胤祥,顺带扳倒四爷,那我可还真是一个手拿把攥的证据。
  靠在石头边儿上想了想,就算是从后门偷偷溜回去,可马房就在后门那边,那里现在人多口杂的,这显然不是个好主意。再说这庄子小,碰上十爷那样混不吝的主儿,保不齐他真的跑的后院去看那个宁姑娘了。
的7143d7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仔细想了想,突然想起前天出去遛弯的时候,不远处看见一座小房子,问了底下人才知道那是个猎房,虽然在官道边儿上,可平时也没什么人去,那儿未必有火盆什么的,可也总比在这荒地里受冻的强。
的7f5d04d189df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更何况胤祥和小桃儿他们知道我在外面也走不远,必会派人来寻我…拿定了主意,我略微探出头看看,庄子前面有两个侍卫在站岗,显然是下不去了,没办法,看来只能顺着后面的土坡溜下去了。
  我悄悄的站起身来,忍不住“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腿蹲得太久,站起来的一瞬,那麻刺的感觉就如针扎一般,我死死的咬住了嘴唇儿,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只是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后面挪。
  好不容易到了小山坡的后面,腿部的血液循环也恢复了正常,我探头探脑的察看了一番,还好,后面这地方僻静,山体虽倚着院墙,但是离后门还是有一段儿距离的。
的a67f096809415c
  我尽量找平缓的地方,扶着枯枝往下蹭,悄无声息实在是做不到,也只好尽量小心外带祈祷神佛保佑了。小心翼翼的折腾了十来分钟,终于到了山坡儿的下面,我看看四周确实无人,连忙撩起斗篷,大步往小屋那边儿走去。
的05f971b5ec196b8c65b75d2ef8267331
  “呼哧,呼哧”我大口的喘着粗气,想想上次这样在雪地里狂奔,还是去踢小熊的那次,忍不住地想,那只小熊不知怎样了,妈妈没有了,不晓得它能不能顺利成长。
的4b025079354972
  转念再一想又忍不住苦笑,就算它顺利成长了,我也绝不想再见到它,它母亲给我的刺激已经够我回味一辈子的了,想想看,那么大一只熊站立在你跟前,红眼,暴牙,流口水…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奋勇前进,眼瞅着小屋已近在眼前…
的30bb3825e8f631cc6075c0f87bb4978c
  “吱呀”一声,木门被我轻轻推开,好在并没有上锁,想来这附近也没什么人烟,这屋子又没什么怕丢的。屋里有些湿冷,木柴倒是有,可想了想还是算了,就算有火石,若是被人看见有烟升起反而不好。
的b86e8d03fe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屋子里布置得很简单,放置了一些猎具,还有一些柴火,草料什么的,窗边倒是放了个木头墩子,下面是些稻草,也能当椅子坐。我方才走的很急,口渴起来,四下里看看,好像没有水缸,倒是有个白瓷粗碗放在隔板上。
的66f041e16a60928b05a7e228a89c3799
  那起来看看里面有些土,那雪水涮涮应该可以用,只是不知道我要是喝了雪水会不会拉肚子呢,正琢磨着…“咴…”一声马嘶突然传来,我手一抖,瓷碗掉在了地上,好在是站在了草料堆边上,并没发出什么声响。
的42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只觉得这会儿喉咙火烧的厉害,我悄悄地蹲下了身子,慢慢的往窗口靠了过去,今儿是怎么了,群英会吗?又会是谁呢…应该不是八爷他们的人,除非他们会占卜,才能派人到这儿来找我。难道是胤祥派出来找我的人,可仔细听听,人数儿却不少…他应该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来找我吧。
  我有些犹豫,可又不太敢探出头去看,只好贴着窗根儿下的稻草堆蹲好,小腿不免又传来一阵酸痛,心里不禁有些自嘲地想,恐怕A级通缉犯的蹲功也不过如此了,现在只希望他们是过路的,不会想进了屋来,不然的话,就算是生人,这荒郊野地的也是个大麻烦。
的4734ba6f3de83d861
  声音越来越近,估摸着离这小屋也就十来米远“爷,前面就快到了,奴才上次来,记得过了这屋子,就没多远了”,一个清晰的男声传来,我心里一愣,这声音有些耳熟,好像最近在哪儿听过,在哪儿呢…转头想想,突然觉得鼻子一阵痒痒,一根细细的稻草不知道什么时候扫了过来。
  一股酸热直冲头顶,我还来不及用手去遮,“阿嚏”,一个响亮无比的喷嚏就打了出来,我手忙脚乱的用手捂住了鼻子和嘴,心知不好,头一阵阵的发懵,正没了主意,“哐啷”一声,木板门已被人一脚踹开,“什么人在这儿”几声怒喝传了进来,几个侍卫服色的人持刀站在了门口。
  正想挣扎着站起身来说话, 那明晃晃的光芒已向我挥了过来,我下意识的抱住了头,尖叫了出来“不要”…“住手”,一声断喝从屋外传来,我一怔,停止了尖叫,这声音…我心里一松
  步履声响,“你们都出去”,那声音再次传进了我耳中,“爷,这…”,侍卫们有些犹豫,“出去”,那清冷的声音淡淡地说,一阵脚步声迅速响起,屋里的人霎时走了个干净。
  我抱着头蹲在哪儿,心跳仿佛如重锤一样,一下下的擂在我的胸膛上…身旁脚步声响起,一双乌黑的皂靴停在了我的右侧,上面还沾了一些水渍,想来是方才走进来时沾到雪水化了,他向来有洁癖,不像十三,水里泥里的都浑不在乎……
的26337353b7962f533d78c762373b3318
  他为什么来这儿,又或我为什么在这儿,这些问题仿佛都不重要,没有人开口去问,只觉得心里就如乱麻一般,屋里寂静无比,只有彼此间交错可闻的呼吸声,才是最真实的存在。
  一时间我不动,他也不动,就这么僵持在这儿,过了会儿,腿麻的感觉又上来,我龇牙咧嘴去揉腿,头顶上一声轻笑,我怔了怔,这笑声…突然一股大力传来,我已被人从地上拉了起来,忍不住“哎唷”了一声,身子一歪。
的22fb0cee7e1f3bde58293de743871417
  一双修长的手扶了过来,我下意识的扶了一下,然后放开手,趔趄着退到了一边,抬头望过去,四爷背脊挺直的站在我面前,他的面庞一如以往的清癯,薄薄的嘴唇紧抿,那双沉如深潭的眸底却依然清亮,原本因为我挥开的手而微皱的眉头,却因为看见我脸上的伤痕而柔和了下来。
  感到气氛有些沉郁,我努力的想笑笑,可虽然心里拼了命的命令自己扯动脸皮,却依然感觉脸上好像被冻住了一样僵直。“让我看看”,四爷低低的说了一声, “啊”我一愣,下意识的用手去遮住了伤口,忙又扯扯嘴角,强笑说,“没什么事儿了,已经好了…”,四爷略眯了眼,眉头复又皱了起来,“真的”我嗫嚅了一句。
的0777d5c17d4066b82ab86dff8a46af6f
  每次都是这样,四爷若说话还好,他一不言不语,那一种莫名的压力就会让人觉得喘不过气来…见他不说话,只是盯着我看,我强压住心跳,只想随便找点什么话说,舔了舔干干的嘴唇,不敢再看他,我低了头轻声说,“嗯,那大夫挺好的,开的药剂也很有效,说是祖传的…嗯…”。
  我清了清嗓子,“对了,您回去帮我谢谢福晋,那天幸好那位大夫来得及时,不然脸上真的就没法看了,听下面人说,大夫是满头大汗的骑马过来的,可事后也没容我去谢”,我又干干的笑了笑,“若来晚了,他的命也别要了”,四爷淡淡地说了一句。
的0d3180d672e08b4c5312dcdafd
  我微微的一哆嗦,忍不住抬了头去看他,原来我没猜错,果然是他…“那天,也多亏你”,四爷哑声说了一句,我心里一热,微微笑了笑,“孩子没事儿就好”,四爷定定看着我的笑容,脸色也越发的柔软下来。
的8bf1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四爷往前走了两步,轻轻的伸出手来,我怔怔的看着他修长的手指,心里苦笑,他们兄弟都是一样的坚持,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我慢慢的放下了手,偏转了脸,露出了还有些疤痕的侧脸。
  四爷的指甲修剪得很整洁,我垂了眼看着那指尖越靠越近,竟发现他有些微微的颤抖,我心里一颤,近在毫厘的指尖传出一股热气,隐隐约约的透过毛孔传到我脸上……
的0f9661323506
  “啊,各位侍卫大哥是四爷府里的吧,小的是十三爷府里的,您们这是…”秦顺儿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四爷的手一僵,我心里一松,却也隐有些失落。
的92cc227532d17e56e07902b2
  我不敢去看四爷的脸色,只是低转了头,看着四爷的手臂慢慢的收回垂在身侧,拳头握的死紧,青筋毕露…我的眼眶有些湿热,心里却只能低低的叹息,到了今天才终于明白,原来一毫米的距离,竟然会有那么远……
的647bba344396e7c8170902bcf2e15551
  “哐当,哐当”马车匀速的在官道上行驶着,这里离别院已经很远了,京城的轮廓在薄雾中若隐若现。“谢谢了”,我伸手接过加了新碳的手炉,轻声对小桃儿说,小桃儿抿嘴一笑,帮我把手炉的位置又调了调。
的1ecf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炉子里加了水檀,一股子暖香缓缓的包围了我,只是这股暖意却怎样也到不了心里…窗帘子掩的严严实实的,车厢里有些暗,虽说是为了保暖,可更是为了保密吧。
的cc1aa436277138f6
  自从那年从避暑山庄被秘密送回来起,因为那十几天的暗无天日和惶恐绝望,让我对黑暗的马车空间特别的敏感,甚至可以说心里有隐隐一种恐惧存在,只是这话从未对任何人说过,胤祥亦然。而自那之后的逃亡,躲藏和圈禁,都让我再没机会去体验,可今天……那时的惶惑又渐渐的渗入了我的心底,我紧紧地握住了手炉。
的1e056d2b0ebd5c878c550da6ac5d3724
  “我说,刘四儿,你小子能不能再快点儿”,秦顺儿的声音从马车外传了进来,我的心绪不禁飘到了方才…
的a8abb4bb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我低头愣愣的站在那里,只是盯着四爷的衣襟儿看,耳边却传来窗外秦顺儿跟人套近乎,拉关系的打探声。过了会儿,眼看着那皂靴一转,四爷转身往门外走去,我悄悄得抬起眼来看着他的背影,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出来,从方才起就仿佛被细绳紧紧捆绑住的心脏,现在才觉得有了自由…
  四爷到了门口突然回了头过来,看到我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不禁微微的皱了眉头,我吓了一跳,忙得又做出一付恭敬表情,无言的福了福身恭送他出门,礼数儿周全…
的138bb0696595
  一抹隐隐的好笑划过了他眼底,四爷薄唇动了动,“我…”,顿了顿,这话终未出口,四爷微微摇了摇头,毅然转身出去了,我怔怔的看着他背影儿,他到底想说什么呢…
的97e8527fea
  而秦顺儿显然被四爷的出现吓了一跳,外面一阵沉默之后,才响起了他急急忙忙的请安声,四爷淡淡的应了一声。秦顺儿顿了顿,突然压低了声音说句什么,我一怔,“你们先去那边准备,这就走”四爷吩咐了侍卫们一声。
的eccbc87e4b5ce2fe28308fd9f2a7baf3
  见他打发走了侍卫,隐约猜到是什么机密之事,我下意识的竖起耳朵,微探了身子去听,却只隐隐听到一句绿营,管带什么的…心里一惊,正在想是不是往门口靠靠再听仔细些,外面的声音一顿,我猛地立直了身子,木门被轻轻推开,秦顺儿探了头进来,见了我,一笑,闪身进了来。
  “爷,咱们是不是现在就走”门口传来侍卫恭敬的询问声,“嗯”四爷的声音顿了顿,“走吧”,马蹄声响起,下人牵了马过来,一阵衣物摩擦的声音,又过了会儿…“驾”四爷清喝了一声,马蹄声如暴雨一般响起,转瞬就远去了。
的41ae36ecb9b3eee609d05b90c14222fb
  秦顺儿这时候才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说是胤祥让他带我离开这儿赶紧回京,八爷那儿他自会拖住他们的。看他一脸的着急,我也没好在细问,只是点点头,他交待我在这儿稍等片刻,人就闪出门去了。
的c16a5320fa47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等他领了马车过来,我一上车就发现小桃儿已经在里面了,不禁微微一笑,胤祥的细心令我心中一暖…马车吱呀一声开始缓缓前行,身后的草屋离我越来越远。
的7504adad8bb96320eb3a
  突然觉得这些年来,我和四爷之间就如同上下运行的缆车,不时地循环交错而过,说远却总能看清彼此,说近又从不能靠近,每当视线相逢的一刹那,就意味着分离…“给您”小桃儿塞过来一个手炉,我低头一看,竟是胤祥日常使的那个。
的db85e2590b6109813dafa101ceb2faeb
  一怔,发现小桃儿正在一旁抿嘴偷笑,又冲我手里的手炉努努嘴,顺着方向一看,才发现一张小纸条儿正掖在棉套里。我抽出来一看,胤祥挺拔刚劲又有些潦草的字体龙飞凤舞的写着,“今儿个凑或先抱它吧”,“哧”我忍不住笑了出来,眼底却是一热,忍不住低低的叹了口气,拢紧了这捧温暖,闭上了眼睛……
的d6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主子,马上就到京城了”秦顺儿贴近了车窗说了一句,我一愣,甩了甩头,低声说“知道了”,回头对小桃儿说“快两个时辰了吧,坐得我腰酸背痛的”。小桃儿轻笑了一声,“方才看您一直闭着眼,是不是睡着了”,“啊,是呀”我笑了笑,也不想多说什么。
的85fc37b18c570974
  外面的人声渐渐多了起来,鸡鸭牲畜的叫声混合其中,乱糟糟的,我却很喜欢听,以前喜欢安静,现在却发现这种嘈杂却更令人有一种还活着的感觉…
的c5ff2543b53f4cc0ad3819a36752
  估计附近小吃的摊子不少,过去基本上都是一个扁担就是一个摊子,各种食物的香气冲破厚厚的门帘儿飘了进来,我耸了耸鼻子,“真香,是茶汤的味道”,小桃儿“噗嗤”一笑,“有那么香吗,那赶明儿个奴婢让人买了来,就是不晓得干不干净”。
的63dc7ed1010d3c3b8269faf0ba74
  我一笑,“我吃过得最好吃的茶汤,那是在济南府大明湖畔”,想想当时女扮男装的和胤祥去逛庙会,射箭,凑热闹,那时候是多么的……小桃儿却没想那么多,见我高兴,她也兴头起来,说是明天就让人来买…
的d18f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马车缓缓的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流往城门方向涌动,突然外面一阵骚动,我只觉得马车一转,往前又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我与小桃儿面面相觑,就听见一阵马蹄声从我们身后的方向传来..…
  不及多想,马匹已是嘶鸣着停在了马车附近,我心里一紧,就听见一声大笑,“秦管家,你这是急着去哪儿呀”…
的b8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转自遨海湾 www.aosea.com @
  =============================================================================
  这章终于补完了,早点发上来,再来就周末了,人总是随着岁月的改变而改变,到现在才明白,为什么童话故事都是写到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就结束了,现实往往最伤人,可是要没有那些坎坷,又怎么能体会什么是幸福呢,天天喝甜水,那跟喝白水也没什么区别了,所以,结论就是,不是偶虐呀...废话这么多,偶就说一次
的5f93f983524def3dca464469d2cf9f3e
  PS,又到月底,又到忙碌,希望还能坚持承诺,汗---突然发现自己也象十爷一样喜欢搬砖砸自己脚的金子留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遨海湾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