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海湾超级社区

 找回密码
 入住遨海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楼主: 许愿

善良女孩的辛酸故事:花开声音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6-9-18 13: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开的声音(连载)(十四)


7 @4 t1 C, p$ n( p0 `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9 O$ P! q3 a/ z7 m+ a. |6 ^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1 W3 e; ?4 E! d( T W& l o) E" n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em08]

2668.jpg

99.52 KB, 下载次数: 1

善良女孩的辛酸故事:花开声音

2669.jpg

79.59 KB, 下载次数: 1

善良女孩的辛酸故事:花开声音

2670.jpg

67.03 KB, 下载次数: 1

善良女孩的辛酸故事:花开声音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9-18 13: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开的声音(连载)(十五)

(十五)

天麻麻亮,她二叔去请王校长。

山里雾气重,打湿了她二叔的裤脚,王校长和她二叔进屋的时候,她婶婶的茶已烧好,她奶奶也起床了,做淘米做饭。

王校长一屁股坐在门前的凳子上,接过她婶婶倒的茶。见王校长坐在外面,她二叔只好进屋搬了把椅子出来,人还未坐稳,便将莫楠的事儿一五一十地抖了出来。

正喝茶的王校长,听到莫楠被糟蹋了,嘘得一跳,喝了半口的茶喷了一地:
“竞有这样的事?这还了得?!”说着站起来,将椅子用力往地上一跺:“告!从来见到
这样猪狗不如的东西!”王校长气得咬牙切齿。

王校长的一句话,给她二叔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她二叔紧捏着拳头:“老庚哪,有你这句话,我就是倾家荡产卖儿卖女也要告倒他!”

“莫楠现在在哪?”王校长弹了弹指上的烟灰。

“莫楠这个娃儿,懂事,昨天放了学才往这边走,半路上,让王喜姐儿发现,叫麻老二送回来了。”

一阵气愤过后,王校长沉默了。

“他老庚哪,下一步咋办?”她奶奶望着王校长。

“我想想,这事...真要告起来,还真有些难办......”王校长面有难色。

“啥难的?被糟蹋了,还告不倒人?”她奶奶懑懑不平。

“现在是讲法的,告人得有据,这证据还真不好拿。”王校长一阵叹息。大家都闭口不言。

“我得看看饭去。”她奶奶急步进了厨房。

这时,莫楠已起床,她轻脚轻手在厨房里忙开了,门外的谈话,她已听到。

她奶奶一见莫楠:“昨晚睡得迟,今又起得这样早?困不?要不还睡会儿?饭好了我叫你。”

“奶奶,我每天都是这个时候醒的,睡不着。”

她婶婶一脚跨进来,正要给奶奶说着什么,一眼瞥见坐在灶门口的莫楠,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倒是莫楠叫一声:“婶婶,我书包里有几件被吴伯伯撕破的衣服,他答应我要给买新的,我觉得扔了好可惜的,就带回来了,洗一洗,再补一补,还可以穿的。”莫楠的话令她婶婶又喜又伤感。

她婶婶翻开莫楠的书包,眉头舒展了些,提着书包往外走,大门外,她婶婶与王校长和二叔嘀咕了一阵子,王校长进屋喝了碗米汤,说是学校还有急事,要走,一家人大小都劝王校长吃完饭再走不迟,王校长说是吃完饭就来不及了,人还在说话,步子已迈出好几米了。

见这样,她奶奶和二叔也不强留。

吃完早饭,她婶婶带莫楠进城了。

路上,她婶婶说是最近她闹肚子痛,要去医院看一看,顺便也给莫楠看一看。

上午看了大半天,她婶婶拿到一把花花绿绿的化验单,阴着脸,从医院出来,挤上公共汽车,到了人民路站牌下了车。

一下车,莫楠见到王校长和二叔,有些吃惊,心想:他们怎么知道她和婶婶会来这里?
王校长把他们带到大排档吃了中饭。

桌上,王校长看了化验单,眼睛落在“处女膜陈旧性破裂”的字上,神色凝重。
吃完饭,王校长带他们进了派出所,见了年轻的jc,莫楠躲在婶婶背后不出来。
一个胖子jc带来一位穿便服的姑娘,姑娘的笑容,溶化了莫楠的恐惧,从拉家常开始,一问一答,莫楠很配合。

姑娘边问边记。记录完了,叫莫楠看一遍,签了字。

一会儿,张所长回来了,看完记录,即立表态:“我们马上组织干警侦察核实,如属实,我们会禀公执法,绝不能让这猪狗不如的东西逍遥法外。”

“有你这句话,咱老百姓就放心了。”王校长握了握张所长的手。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9-18 13: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开的声音(连载)(十六)

(十六)

王校长赶到学校时时,学校正打课外活动的铃,王校长抬腕看表,快到放学的时间了,急步上楼到他的办公室兼卧室,想整理一下昨天没写完的汇报材料,泡了一壶茶,待坐定,电话响了,这是第二次电话响了,烦人,王校长顺手抓起话筒:

“谁呀?”

“我找王校长。”对方是个陌生的女声。

“有什么事?”

“哦,那你就是王校长了,是这样的,前不久我家那口子响应ZF号召,搞的什么春蕾救助活动,收养了你们学校的学生莫楠,在我家过得好好的,不知为什么昨天放学没有回来,问了她现在学校的班主任,班主任说她放学回家了,王校长,昨晚我和老吴寻找了大半夜,这孩子上哪去了呢?真急死人了,我想问一问莫楠是不是回她二叔家了?”

王校长气涌上来,但是话里没有显现出来:

“我听说那姑娘回她二叔家了。”

“哦,这样就好,我们就放心了,她是不是不习惯城市生活?这样多不好,走也不打个招呼。”

“打了招呼可能你是同意她回家,你家那位‘富有爱心’的吴老板未必同意她回家。”

“听你的语气,话里有话,好象莫楠在我们家过得不好?我是把她当女儿待的。我们是为了什么哦?平白无故收养收养劳改犯的女儿,作为你校长,说出这样不理解的话来,令人痛心。”

“我也不理解,世界上竟还有猪狗都不如的东西存在,白披了一张人皮。”

“你骂谁?”

“我谁也没骂,我心里有气,你在家里好好等着法院和公安传你家吴老板吧,太丧尽天良了。”王校长的声音不由地提高到八度。

放下电话,王校长埋头理了进思路,写了几个字的报告,怎么也写不下去,刚才的几个电话扰得他心神不定,他搁下笔,到水龙头下洗了把脸,回家算了,明早再写还不迟。

王校长换上鞋子,锁上门,这时,电话铃大作,他急转身又开门,接过电话,又是刚才那个女人来的,王校长气不打一处来,正要搁电话,那女人在电话里不住地道歉。

王校长青着脸,没吭声。女人在那边说了半天,王校长严肃地说:“你的话我给你传到,成不成在天。”

搁下电话,王校长关门夹了本书回家了。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9-18 13: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开的声音(连载)(十六)

晚上,莫楠坐在门口吃饭,远远的看见隔两个田坎的王校长,正朝这边走来,莫楠想下午在派出所的那番话,猜想王校长是来二叔家的,忙走进屋:

“二叔、婶婶,王校长好象要来这里了。”

她二叔放下碗,忙出了屋,王校长已过田坎,正朝这边来,她二叔心里一喜,可能是案子有了眉头:

“老庚,快进屋。”

王校长进了屋,桌上,她婶婶已取出干净的碗筷搁上,王校长说刚吃过。

“刚吃过,多少也要添一点,多添一把草胀不死老庚的。”她二叔拽着王校长在桌前坐下,王校长免强端了碗,吃了点。

吃完了饭,她婶婶打发孩子们进了里屋,大人们在堂屋里说起了正事。

“老庚哪,那事进展好快,裤子上的精斑有了结果,就在我来这里一个小时前,吴德那家伙已经逮捕了。”

“谢天谢地,阿弥陀佛,恶人遭恶报。”她奶奶一个劲地摇着王校长,要他接下去快说。

“想不到办的这样快,老庚你的功劳最大。”她婶婶对王校长竖起了大拇指。

“老庚,我不知咋样才能谢谢你?”她二叔一脸感激。

“哎,别说见外的话,我们小时候是朋友现在朋友将来更是朋友,我不帮你谁帮你?就是我本人不愿帮你,我的良知会逼着我来的,这不?我就来了嘛。哈哈。”王校长手一伸,接过她婶婶泡的浓浓的茶。

王校长吹了吹茶面上的茶叶:“刚才我接到了吴德媳妇的电话。她说她昨晚和吴德寻莫楠寻了个通宵,又问了班主任老师,班主任说莫楠放学回家了,可家里没见人,她估计莫楠回莫家村了,我告诉她莫楠是回来了,她说要接莫楠回城,我告诉她,莫楠就是饿死也不会去你家了,咱们在法庭上见,她问我什么事,我说你问你老公就明白了,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我就挂了电话。过了一会儿,她又打来电话,隐隐约约透露了那事,她说她也有她的难处,她愿意出钱私了,她说私了对谁都有好处,撕破了脸对谁都不好。”

“这狗东西,遭蹋了这样小的孩子还私了?真不是个东西。”她婶婶当着王校长的面,不觉脸红了。

“别急,听我把话说完。”王校长看了一眼她婶婶气嘘嘘的脸。

“对对,接下说。”她二叔接一声。

“那个姓黄的女人,开价五万元,保她的狗男人。”

“......”

“这么多钱呵,她二叔累死累活十年也弄不到这么多钱,这个事儿么.....好好想想,一个女孩子家的名声是最重要的啦。”她奶奶面对五万元的诱惑,说话底气不足。

“王老庚,我对这个法没弄懂,如果这事公了呢?”她婶婶边问边做起了鞋垫。

“犯这样的事,如果是惯犯起码也得判十年以上,搞得不好还要杀头。”
“初犯呢?”

“那也得判大几年,国家对这类案子一般都处以重罚,前年张家湾有个轮奸的,判了无期。”

“这私了也好,不私了也好,唉,真有点左右为难。”她二叔双手抱着头。

“对了,那姓黄的女人还说,如果莫楠愿意在她家住下去,她愿意接她再去她家,如果喜欢那个家,将来莫楠长大了,可以做她儿媳妇。”

“放她妈的狗屁,蒙谁哩。当我们是三岁大的屁孩子?那臭德性的家能养个好儿子出来?亏她说得出口?不行,坚决不行。不要看现在狼被了羊皮就可怜他,是狼终究是狼改不了本性。”她婶婶的话落地有声。

她奶奶说:“说了半天,他老庚的意见呢?”

“嘿嘿,从道理了讲应该告,不能让坏蛋逍遥法外,助长了邪恶。”

“他老庚,我说呵,这审判是不是象从前斗地主一样,要开万人大会?那咱家莫楠受的苦不是全世界的人都晓得了?”她奶奶担心起来。

“奶奶呵,你放一万个子心,法官会保护个人隐私的,这类案子一般不会透露被害人。”

“什么是个人隐私呀?”她奶奶不懂。

“一会半会说不清楚,反正就是不公布莫楠的名字。”王校长解释她奶奶提问。

“对,王老庚说得很对,我赞同,告,要告就要告到底。”她婶婶亮明了观点。

“莫楠还是明天去读书吧,我给她班主任说一声,不能耽误了孩子。”王校长点然烟,一丝烟圈从鼻孔里喷出。接着又说:“对了,这事得保密,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在学校我会说莫楠过不惯城里的生活才回来的。”

“好。多谢你费心。”她婶婶说。

“这事,我正要同你说哩,你先想到了,还是老庚好呵。”她二叔的声音。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9-18 14: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开的声音(连载)(十七)

(十七)

莫楠又回到贵和学校,和从前一样,莫楠不太合群,性格更加孤辟,日子象小河里的水,缓缓地流着。

转眼,莫楠进了乡协助中学,两年多的中学时光如水,冲刷了莫楠心头的伤痕,莫楠找到了全新的自已,渐渐的好象忘记了那份可怕的记忆。

春天来了,学校放了农忙假,莫楠与同学桃花一道上山采野竹笋,山坡上,野竹笋极多,一个上午,莫楠采了满满一背笼,汗水打湿了她的头发,莫楠脱下外套和婶婶织的毛衣,阳光中的莫楠胸部隆起,已长成一个清秀羞涩的少女。

莫楠进屋时,她奶奶放下正在切的猪草,祖孙俩坐在大门口剥起了笋壳。好奶奶说:“明天是枫香坡的场,晚上我把笋子煮好,你明天有胆子上场卖不?”

“不敢,还是等婶婶有空了去城里卖吧,价钱也好些。”

“那就去城里卖吧,价钱肯定比场上好。”她奶奶说。

一提到城里,莫楠一阵惊恐。

“你婶婶二叔哪有空?田里地里正忙得不可开交,农家人一年吃的穿的全在阳春上......”她奶奶又唠叨起来。

“听奶奶的,我还是去枫香坡卖吧,那里离家又近。”莫楠看了看她奶奶,又说:

“明天,那...我邀岗上的桃花去成不?”

“有个伴好呵。”她奶奶笑得皱纹象朵菊花。

莫楠采野笋时,桃花就邀她一起去场上卖笋,莫楠当时回她说是婶婶常进城,拿到城里卖更好。现在倒要主动去邀桃花了。

她奶奶接着又说:“卖笋子的钱,你也不用交给婶婶,看看场上有什么喜欢的,自已买些回来,奶奶老了,弄不到钱疼你。”

“奶奶,我想买双旅游鞋,班上的女同学好多都有那鞋子。”

“好哩。”

吃过晚饭,天还尚早,莫楠跑到桃花家门口,大声喊桃花,桃花闻声出来:

“是莫楠呵,快进来坐坐,我妈正说你哩。”

莫楠脸上一红,低下头:“说我做什么?”

“说你学习上肯用功,不象我只知道玩。”

“说什么呀?告诉你一个事,明天枫香坡的场你去不?”莫楠头一偏,眼睛看着桃花那张尖下巴的脸。

“你呢?”桃花反问。

“奶奶要我赶场去,婶婶不得空,田里的活儿忙得很。”

“好呵,我明天邀你。”

一连的阴雨天,山路上到处都是湿湿的,清晨,莫楠放牛回来,裤脚湿了大半,胶鞋上沾上了厚厚的黄泥,背上已有大半背猪草。

莫楠一脚踩进屋,闻到韭菜炒蛋的香味,奶奶的饭已做好,吃完饭,大人们已下田,安慧和安平嚷着也要跟去,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子又多,奶奶不放心。

“安慧安平,你俩个给我省省油,一会儿我下河洗衣,你们跟着我去。”奶奶指着他们两个人鼻子说。

安平听说带他下河,马上高兴了,小河里的螃蟹多小虾也多。好玩。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9-18 14: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开的声音(连载)(十七)

“莫楠,莫楠!”门外有人喊。

“来啦,来啦。”莫楠知道是桃花喊她。背了背笼出来。

太阳的光从那边山头斜照过来,莫楠与桃花一人背着一个大背笼,边走边说班上的杨磊,莫楠知道,杨磊的父亲在城里包了大工程,家里很富,杨磊说了,明年上高中要去城里上了。因为城里上大学的升学率极高。

杨磊是全校公认的帅哥,球踢的好,学习也棒,是公众偶像级人物,在男同学中,极有号召力,在学校图书馆里,读了些了课外书籍的莫楠,只要见到杨磊,哪怕不说一句话,心里有种甜甜的感觉,一天的心情格外的好。浑身上下全是使不完的劲,哪,杨磊是白马王子,莫楠知道她是劳改犯的女儿,她是比灰姑娘还要灰姑娘,那杨磊是一场幽梦而已。莫楠不敢想。不要想这想那的,能有书读就不错了,莫楠暗暗地劝自已,悄悄关上了那扇门。

当桃花把她的心事告诉莫楠时,莫楠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心里酸酸的。最令人难受的是,莫楠硬着头皮,在桃花的再三央求下,做了桃花与杨磊的红娘。就在一个月前,莫楠走在去食堂的路上,桃花半路上截住她,神色诡秘地递给她一个纸条,要她帮忙送给杨磊,莫楠犹豫一下,还是答应送了。

这一路上,桃花的心情就象路旁盛开的桃花一样,鲜艳奔放。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一会儿说她同杨磊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感到时间过得飞快,一会儿又说杨磊踢起球来身子那样的矫健。

莫楠问:“高中你在哪儿上?”

“当然也想在城里上,就怕考不起,我整个心都让杨磊占得满满的,上外语课时老是跑神,我得下决心,努力再努力,我妈说了如果我考上了城里的一中,我妈就是讨米也要供我,莫楠,你呢?”

莫楠摇了摇头,半晌才说:“二叔和婶婶送我读到初中已经很不易了,唉,马上安平和安慧要进初中了,现在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别泄气,谁不知道你的学习很好?是班上的尖子,申请助学贷款怎样?”

莫楠一时沉默,说话时,不觉到了场上。这场设在公路两旁,两旁已支上摊位,城里来卖衣服的卖布的,花花绿绿挂了一长溜。农家的土产品一溜儿地搁地上。

莫楠与桃花把背笼刚搁下,就有人前来问,莫楠心细说是不卖的,自家吃的。莫楠要桃花看着背笼,她空手在场上转了一圈,见有卖笋的,问了价钱。心里有底了。

莫楠一见到桃花,就说:“我问了行市,今天的笋子最低不能少于两块钱一斤。”

“莫楠,你真行。”

“是婶婶教的。”

这时,一个提着尼龙袋子的汉子过来问价,他要全买,一番讨价还价后,以一元八毛成交。莫楠好高兴,到场上一个小时不到,她和桃花的笋子就脱手了。到底是绿色食品,好卖。

莫楠和桃花进了小面馆吃了面条出来,在场上摊上转了几圈,没有发现莫楠喜欢的那种旅游鞋式样,莫楠想了想,还是等婶婶有空了去城里买吧,桃花却看中了一件花格子衣服,一问,两个人卖笋的钱合起来,也不够,桃花痴痴的,站在摊前不肯挪步。
这时,后面一阵汽车喇叭响,声音很高,莫楠以为是挡了道,用力往摊前靠了靠,那喇叭在还叫。

莫楠不由地回头,忽然发现车里坐着的中年女人好面熟,莫楠心里怦怦直跳,呀,想起来了,大事不好,快走!莫楠不由分说,拉着桃花就跑。

哪知桃花非要问个明白才动,情况紧急,莫楠转身就跑,可是迟了,那女人已经发现她,并已下了车,满脸冷漠鄙视地盯着她,拦住了她的去路,莫楠好象做错事的,心慌了,蹲下身子想从摊位下逃走,无奈被背后的大背笼卡住。

一只手将莫楠拉起来,莫楠回头一瞧,果然是她!不由地倒吐冷气,那女人穿着黑羊毛衫,比她的脸还黑:

“果然是你!小贱坯?不要脸的东西!”说着,两计耳光照莫楠的脸打来,“叭叭”打得莫楠两颊通红。

黑衣女人嫌不解恨,一只手抓住莫楠的头发,另一只手抓住莫楠的前襟:

“你这个劳改犯的女儿,没良心的东西,你以为你是什么好货色?同你那勾引野男人的妈一样,都是不要脸的狐狸精,太无耻了,吃我的穿我的,勾引我的男人上了你的床,倒说我男人[被过滤]你,把你的B掰开看看,臭得要死,哪个男人要你!臭婊子。”

莫楠盯着那张恶毒的嘴巴喷出的毒火,无力反抗,唯有哀哀恸哭。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9-18 14: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开的声音(连载)(十七)

“凭什么打人!臭婊子。”桃花站在莫楠的面前,见人家这么欺负人,跟着她的脏话回了去。

“哼,你骂谁?”黑衣女人盯着桃花,两眼冒火.

“谁欺负人就骂谁。”桃花不敢示弱,朝她啐了一口。

“哼,姑娘,你还不知道吧,以后少与她玩,要不也要跟着学坏了的,她妈是破鞋,她是小破鞋,她爸爸是劳改犯,老子看她可怜,不为图报收养了她,她倒好,以她的小姿色小嫩B竟敢勾引我老公,害得我老公判了十五年。”

莫楠的哭声更响了。

看客一下子围上来,其中一个说:“怕是你家老公管不了自家的那家伙吧,人家孩子那么点大,咋知道勾引人喽?”

“就是,就是。”看客中有人附和。

“不要欺负人好不好,莫楠不是那样的人。”桃花用力掰黑衣女人的手。

人群中有人插了一句,是位大婶的声音:

“既然是人家勾引你老公,为何倒判了刑?”说话声底气不足,怏怏的,不敢站出来。
黑衣女人扫视人群,怒火冲天,蛮不讲理:“这世界没法讲理了,我就不相信,黑的硬要说成是白的,我们还在上诉上访,就是要闹他个鸡犬不宁!”

“黄大姐,算了吧,上车吧,不要同她一般见识。”年轻司机在车上不停地按着喇叭,振得人耳朵发麻。

“太气人了,这个忘恩负义的破鞋,王八糕子。今天要不是碰巧路过这里,怎见得到她?她把我们一家害苦了。因为她,我儿子没有读完大学就打工去了,她毁了我老公的事业和前程,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我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也不解我心头之恨,这狗日的小娼妇。”黑衣女人跳起脚一边骂一边连搡着莫南的头发。

看热闹的越来越多,交通迅速堵塞。一老婆婆颤颤地到了黑衣女人跟前,拍了拍她的胳膊:“大闺女,这事发生多久了?”

“快三年多了。”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9-18 14: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开的声音(连载)(十八)

“三年多?!”老太太眼睛睁得奇大“三年前,妈呀,我看这个娃子现在只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那时还是个人事不知的小嫩葱,懂啥勾引?八成是你老公偷吃嫩草......”老太太的话未完,人群里“轰”地暴发大笑。

黑衣女人脸上白一阵红一阵,不自然:“你不知道不要乱说。”黑衣女人鄙了老太一眼。
趁黑衣女人遭老太抢白时,桃花急中生智,尽全力朝黑衣女人的高跟皮就是两脚,同时朝那女人手上狠狠咬了一口,痛得女人连连怪叫,松开了手,桃花拉着莫楠转身跑进身后的林子。

吃了暗亏的黑衣女人,一歪一歪地追了几步,哪里追得上,眼见她俩跑远了,不由地朝着她俩跑的方向狠狠骂了几句:

“呸!不要脸的小娼妇,小婊子!这笔账我好好记着,下次遇见你定要破你的相,看你还勾不勾引良家男人?我就不信斗不过你。”骂了几句,见不解恨,还要骂,司机出来,把她拉进了车里。

“一场不要钱的好戏,还没看出眉头来,不知头和尾,却又演完了,实在不过瘾。”有个后生嚷。

人群中,有人说:“那么个漂亮的女孩子清清纯纯的,咋也不象破鞋。

一老者说:“这年头,什么都掺假,难说。”

一大婶说:“那女娃子我认得,莫家村的,好好的一个模样儿,却出在那样的家庭,怪可怜的。”

莫楠一路跑着回家,桃花跟在后面,安慰她,她对莫楠的事情不是知道的很多,莫楠从城里回到莫家村时,大人们说莫楠想念奶奶,住不惯城里,命薄受不起富贵。今天场那个黑衣女人一闹,桃花全明白了。看着人家欺负莫楠,心里看不过,便帮了她。

两个人走在路上,都不说话,各自想着心事。

桃花想,莫楠竟是这样的人,以后少与她玩,太丢人了。怪不得成天她闷闷不做个声,学习上比谁都卖力,装得比淑女还淑女,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莫楠想,全完了,学校里的人对她的过去都知道了,有何面目再去学校读书?她成了破鞋,她真是破鞋吗?莫楠问自已。一想那到那些可怕的夜晚,莫楠很不得一头撞死算了。

“莫楠,我问一句别生气,你以前在那女人家里住过吗?”桃花加快步伐跟上来。

莫楠没吭声。

来不及吃早饭了,莫楠象以往一样包好中饭,急急忙忙上学去了。听到打预备铃,莫楠按住书包忙跑,走进教室的那一刹那,莫楠感到前所未有悲凉,所有射过来的目光与往常不同,莫楠的心一下子跌落冰谷,她感到特别的冷。

下了课,同学们见到她,象避瘟神的四散开去,好象她是严重的传染病毒携带者,连桃花也不再把她当做朋友。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莫楠心里盼望早点期末考试,时间过得真慢,莫楠快熬不住了,这个月的月考刚刚过,成绩单,在上自习课时,老师发下来了,莫楠看到自已的名字在第八名上,不喜也不忧,她心里有了打算。老师把试卷也发下来,把做错的改过来。

莫楠埋头看卷子,忽然,一黑影撞了她一下,迅速递给她折成正四方形的纸,象小纸鹤,莫楠抬起头,还未看真切,那人一阵风似的刮出了教室,是什么呀?莫楠刚一打开,一种淡蓝色的信笺上,字迹刚劲有力,那是莫楠最熟悉不过的字迹,莫楠的心快跳到口里了,不敢再看下去,忙放进了书包的日记本里。

窗外,有一双眼睛注视着莫楠的一举一动。

放了学,该莫楠值日,莫楠打扫好教室,关上门,以前,莫楠值日时,桃花帮忙一起打扫完卫生,一同回家,自从那次事件后,桃花没有说明任理由,不理她了。

也好,一个人走路好自由,任思绪到处飞扬。

今天,莫楠的思绪,不飞扬了,她心里有事,她踮记着那封没看完的信。拐过了小溪,莫楠坐在跳岩上,取出那封令她心怦怦直跳的信: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9-18 14: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开的声音(连载)(十八)

莫楠:


你怎么了?最近这段时间,你的情绪不是那么好的哦,班上流传关于你的事情,我不相信那是真的,有空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你为什么总是那么忧郁呢?忧郁的女孩,是美的,那忧伤的诗意美,仿佛在水一方的伊人在月光下徘徊。

我想,你就是那在水一方的蒹葭,美得让人不能忘记你。

我好象听到那销魂沏骨的箫声,穿云渡水缓缓向我飘来。

莫楠,要我说实话吗?知道吗?以前我读书并不怎么样,初一的时候,你来到我们班,你的成绩是那么优秀,看着你灵气闪闪的眼睛,我为你而激动,为了能以后在一起读书,我就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学习搞上去。很自信的是,我的成绩上去了。我看见你却更加忧郁了,你的眉头笼罩着灰灰的愁雾,那是为什么呵?我真替你耽心。

两年多来,很少见到你的笑,你不笑的时候,很美。我想,当你开心地笑的时候,所有的鲜花一定都会暗然失色。

开心些,好吗?

当我坐在教室里,第一眼就是寻找你的身影,看到了你,我才能安下心来读书。

临近毕业,心里有许多话要说,可我从来就没有和你在一起谈笑风生,哈哈,也没有这个机会。

前天晚上,爸爸从城里带回一张音乐光谍,我在DVD里一放,一支舒缓低沉的箫声在房间里弥漫......

月光如练,荷塘里送来阵阵淡淡的清香,月光中,我好象看见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孩,忧郁地向我走来,我想,那一定是你,夜色中,你是那样的美,淡淡的薄雾给你披上如梦的纱衣,令我想你不能自拨,这就是喜欢吗?

看着你成绩下滑了,我好耽心,我想,在下一个季节的重逢里,会是在哪里?在哪里?在市一中?在LL大?

知道吗?我最向往的是LL大的学习环境,去年暑假爸爸带去参观过,我想,如果我们同时考上那个学校,不知有该多高兴。

莫楠,为了我,加油吧。

莫楠,我爱你。

杨磊 即日

莫楠看到这时,泪水蒙住了双眼,又是喜又是愁,自已的处境,下一步连求学都成问题,哪有什么资格敢接受呵。

晚上,做完作业,莫楠切了一筐猪草,见婶婶一家都睡了,便关了灯,点亮煤油灯,提笔给杨磊写信。

杨磊:
谢谢你把我抬得那样高,想得那样好,我是个不值得你想的人,今生遇见你,甚感欣慰。
祝你一切如意。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9-18 14: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开的声音(连载)(十八)

中午,教室里空无一人,莫楠走到杨磊位子上,将昨晚写的纸条放进文具盒里。

下午上课时,莫楠用眼角的余光向杨磊位子上扫一下,见杨磊没有觉察,嘴一歪,暗暗一笑,低头整理课本,等老师上课。

莫楠了一桩心事,虽然不痛快,长痛不如短痛的好。

在老师一声“放学”声中,同学们象离弦的箭,纷纷冲出教室,莫楠磨蹭在最后,她想,在学校的时间不多了,看看周围的一切,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莫楠在学校周围转了两圈后,便快步向二叔家走去,过了大路,天天见着的小溪就在不远的地方等着她,莫楠轻轻哼起了校歌。

“站住,不许动,举起手来!缴枪不杀!”一个挺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凭感觉,那声音是对她来说的,看看左右无人,莫楠不由地倒出一口冷气。

莫楠并没有象那命令所说的,举起手来,她缓缓回身,见杨磊双手做成手枪的姿势,对着她哈哈大笑,气氛令人轻松。
“莫楠,哈哈,想不到吧,我会在这里等着你。”

“还不......快回家?今天的家庭作业又多。”第一次单独与“王子”在一起,莫楠说话极不自然。

“不急不急,我送送你。”杨磊笑着迎上来。

“别送。”莫楠满脸通红,站在原地不动了。

“看到你给我的留言,我好难过。”杨磊的眼神失望地盯着莫楠。

“杨磊......”莫楠低下头,眼角滚落两颗泪珠。

见此情景,杨磊掏出面由纸递给莫楠,莫楠不接。

“莫楠,你好象有心事,能对我说吗?”

“没......没有,再见了,我得回家了。”莫楠挥了挥手,提起脚就跑。

“别走,我只问一句话,你打算在哪里读高中?”

莫楠凄然地注视脚旁边的草,半天才说:“不知道,可能我的学业就此结束了。”

“为什么?成绩那么好,不读了?岂不是太可惜了?”

“有什么可惜不可惜的,我的弟弟妹妹马上就要进初中了,婶婶和二叔年纪都大了,田里地里弄不到什么钱,累死累活免强糊个嘴巴,我出去打工,挣了钱送他们上学,他们能上学读书就当是我上学读书一样。”

“什么?你是二叔和婶婶把你养大的?你父母呢?”

“唉,别问了。”莫楠鼻子一酸,眼睛红红的。

“莫楠,别走,不管怎样,我爱你。”

“不,不不,我是劳改犯的女儿。”莫楠说出这话,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她感到心里轻松了许多。

听到这话时,杨磊整个人竟呆了。

眼见莫楠上了跳岩,杨磊跟上去,抢在前面站在跳岩上:“莫楠,你真会编故事,这不是真的,说!你为可要骗我?”杨磊的眼角湿了。
“杨磊,我要怎样说你才相信我的话?”莫楠泪雨如下,她恨自已,她恨母亲当初离开爸爸,恨吴德,要不然,她不会是这样的命运。

看着莫楠的脸,杨磊感动了,莫楠眼睛里有他。那种无奈。

“莫楠,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我再说一遍:我爱的是你,不是你的家庭。”杨磊对着汩汩的溪水大喊。

“杨磊,我再说一遍:我......我……不喜欢。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好同学,走吧,快回家吧。”

“莫楠,别走,书还是读下去吧,我想办告诉父亲,要他资助你读书。”

一听到杨磊说资助读书,莫楠呼吸急促,恐惧到极点,那些恐怖的夜晚一幕一幕地跳出来,电影镜头般不停地回放,莫楠一脸痛苦:

“不,我不需要。”
说完,不管三七二十一,见杨磊挡在前面,没有半点让开的意思,莫楠不加思索,鞋也未脱,急步踩进冷冷的溪水里,要过溪回家。
杨磊见状,忙上去拉住她的手,一不小心,脚底一滑,差点栽进水里:

“莫楠,你竟这样傻,你要走,我可以让你过去嘛,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是拦路打劫的。”

说话时,莫楠已上了岸,回过头,见杨磊立在跳岩上,人竟傻傻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她朝杨磊挥手:

“天不早了,快回去,谢谢你,我……我会记得一辈子的。”

说完,莫楠不再回头,消失在密密的林中。

第二天,一个爆炸式的新闻在校园里传开,杨磊帅哥同莫楠好上了,同时,关于莫楠是破鞋的传闻,越传越神,莫楠走在校园里不敢抬头,总有人在她背后指指点点。

到了课外活的时间,莫楠坐在位子上呆呆的,一动也不动,迷茫的眼神望着窗外不断摇曳的树枝。

突然,一个声音炸开:

“莫楠,出来!”桃花目光犀利,不似往常,见莫楠站起来,桃花急步走出教室,朝操场那边一排柳树下走去,见莫楠在她两米远的地方停下。

“你给我说清楚,昨天下午放学后,你和杨磊在溪边干什么?”桃花那张气愤的脸,气嘘嘘地盯着她。

一慌神,莫楠支支唔唔:

“没......没什么呀?说了几句话就各自回家了。”

“呸,你蒙谁?咱们以前还是好朋友哩,小人,第三者,你配吗?屙堆稀屎也不照照自已,你的光荣历史在这里谁不知道哇,还装什么清纯少女?装什么装?”说着,将一个纸团朝莫楠脸上扔去。

面对桃花的连珠炮,莫楠无力辩解,她的自尊受到极大的伤害,她突然感到失望透了,她俯下身子拾起纸团,原来是杨磊写给桃花的。

桃花:
我们之间只能是同学,实话对你说吧,我喜欢莫楠。

杨磊

莫楠心想:糟啦,咋圈入了这难堪的三角游戏里?我真的是勾引良家男人的小破鞋了?我还有何面目呆在这里?这书还能再读得下去吗?没意思,太没意思,不如死了算了。

“喂,你说话呀?破鞋。”桃花满脸鄙视地盯着她。

莫楠的心凉透脚底,泪水顺着脸颊滚落下来。

半天,莫楠红着脸回一句:

“不要骂人,我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杨磊说的话,能代表我吗?”

“真是的,我妈说你是狐狸精变的,专门害人,当初我妈不要我同你在一起玩,我还不相信哩。想不到你连朋友也害。咱们绝交了.呸呸!”桃花恶狠狠地甩了几句,风也似的跑了。

莫楠怔怔地呆了一会儿,怏怏地进了教室。

“是莫楠吗?咋不出去玩?又哭了?谁欺负你了?”老师过来问。

莫楠止住泪:“没...没什么,没考好,难受。”

“哦,不要难过,下次注意,莫楠呵,你的成绩向来都是很好的,很有希望的,好了,下次好好努力,出去走走吧。”
“嗯。”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遨海湾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解决方案专享优惠-3折上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