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海湾超级社区

 找回密码
 入住遨海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楼主: 踏浪行歌

十分唯美的小说《汉宫娇女》by icyminnie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6-11-1 15: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21。

大漠,荒烟。
一眼望去尽是漫漫的黄沙和无尽的蓝天。

公元119年,大汉的整整三十万步兵,五万精骑,踏上了这漠漠黄尘。

浩浩大军最前面的马上是英姿飒爽的少年,眼横秋水无尘,他自信的抬着他坚挺的下巴,环顾四周。
这是一片被苍天遗忘已久的荒土,没有任何生物的痕迹,却隐隐约弥漫着残酷与杀戳。绝望的沙砾,在风中破碎,无声无息。即便是千百年前,这里血流成河,横尸百里,也被这无情的黄沙湮没在没有人知晓的荒土之下。然而, 即便着整座沙漠的黄尘也无法湮没他对生命那颗灼热的心和他必胜的信念。

匈奴末灭,何以家为!,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士兵们用低沉的声音喊道,气势雄伟,仿佛能传到这沙漠的的边际,将那些未知的恐惧都压了很低很低。
他笑,笑得那样的坚定。仰望苍天,一片蔚蓝。忽然拔出那把雪亮雪亮的御赐宝剑,道:

三军听令!前将军费庄兴!

在。

尔率十五万精步兵,往西南方,直追匈奴左部,只能胜不能败,亦不许乘胜追击!

是。

飞虎将军萧溢飞!

在。

尔率五万精步兵,埋伏在西南方五百里处。等候匈奴残兵败将,活捉其左贤王,依善木!

是。

军部右将军陆善丹!

在。

尔率精步兵十万,直驱正北,活捉其顿头,都尉和小王将军 !

是!

少将军卫子潼随吾率精骑三万,往东北方,拦截敌军后方粮草。

是!

军部左将军张行卿!

在。

尔与二万精骑在此地守寨。

是!

伙夫长向稂安!

在。

吾军粮库尚能撑几日?

七日之久。

好,汝等在此可用三日之粮,待得吾军胜归,备庆功喜筵,不得有误!

是。

金鼓不闻者 斩
令下不从者 斩
扰乱军纪者 斩


语毕,他又向这黑压压的一片战士望了一眼,那一眼的威严与睿智,征服了所有的战士。大风吹来,浮起一阵沙,那绣着霍字的大旗肆无忌惮的飘动在空中,似乎预示着这荒漠百年寂静后的一场浩荡劫难。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11-1 15: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22。

战鼓一响,大军当前,他的三万精骑,浩浩荡荡,浴血沙场。
马声撕,箭矢乱,金枪无痕,铁骑铿锵,杀气冲天,银刀铮铮,土起血溅。

大汉的骑士,像是一团浓重得烈火,熊熊的燃烧,他们一往无前的炙热,焚燃着自己的身躯,在这片沙土上,用鲜血烙下了爱的深印。生不让胡人踏上我大汉之土,死亦不让胡人的魂魄漂浮在我大汉的领空。

胡天已被猩红遮盖了,一眼望去,血河漫漫。生命的坚强与仇恨的结合,又岂是这陌土荒尘所能掩盖的?
取敌之粮草,养我三军。借敌之刀枪,摧其大军。

两天三夜的血没黄土之后,终于, 霍将军胜利的压着那十几辆粮车往营地方向驰去。那风中飘扬的霍字大气,隐隐然带着生命的颜色。

23.
宫中,日复一日的清冷与无奈。就连清晨扫地的老宫女都将长安门的地刷得这般无声无息。
所有的人都在盼,盼望着那一天的到来。

那日,艳阳高照,长安古道,一如以往的寂静无声。
忽闻马蹄声急,千里扬尘。一纸战报,字字报喜。
卫霍两军,追奔逐北两千余里,翻离侯山,渡弓卢水,活禽左贤王等83人,斩俘七万,俘虏二万,禽单于伊稚斜。两军会师瀚海 。狼居胥山,立祭天高坛。姑衍山下,开祭地场。于后日班师凯旋。

汉家战士三十万,将军兼领霍嫖姚。流星白羽腰间插,剑花秋莲光出匣。天兵照雪下玉关,虎剑如沙射金甲。

病榻上的汉武帝听得眉色大开,撑起自己沉重的身体,道,有此良将,乃我大汉之幸也!封赏,封赏,给我狠狠的封赏!
李总管也像是心中放下了块大石头,连连称是。
心中除了一口恶气,皇上整个元神都好像缓了过来。
他笑起来,笑得有些气喘吁吁了。

卫妃,巧步盈然的向这边走来。走近了看,整个人却是瘦了好几圈。
她道,皇上万喜!恭贺陛下,双喜临门!

哦,朕倒要问爱妃,这喜从何来?

卫妃笑红了那张粉粉的脸,指了指自己的肚子,道,臣妾,臣妾好像怀上龙骨了。
那张娇羞的脸上溢出了幸福与明媚。就像大殿外的阳光,温暖的让人忘记了所有的愁与恨。

仙仙徐动何盈盈,玉腕俱凝若云行。佳人举袖耀青蛾,掺掺擢手映鲜罗。古状似明月泛云河,体如轻风动流波。

未央殿上复歌舞,那些宫女们脸上都洋溢着久违的笑容。笑得都有些僵硬了。

然而,这平和的背后,又有谁知道,那戈壁荒漠上的猩红血河曾经流得那么壮烈,那么惨不忍睹,那么惊心动魄。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11-1 15: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24.
烈日骄阳,干涸的风,无声的扬起一片轻沙,弥漫着被燃烧的血腥和冻结的仇恨。

班师凯旋。

是的,他英武的骑在高大的战马上,雪白的,在荒漠里有些耀眼。他坚挺的下巴愈加显得自信与刚毅。

可是,没有人知道,没有人知道,在那张平静的面容下,是他中了毒的伤口。他的左脚踝中了根毒箭。但是他不能倒下,为了他的三军,为了他的王,他要挺住。

在高傲的匈奴单于面前,他更不能倒下,他要一直坚持下去。他要让那些被俘虏的匈奴知道,什么叫做大汉的战士,什么叫做大汉的将领。

然而,此刻,他的手已经无法稳当的握住那根缰绳了。
滚烫的风又卷起了一阵细沙,迷了人们的眼,远远的望去,那白色战马之上的英武少年仿佛是个千古不化的传说,凝固在了历史最辉煌的那一刻。


也许,就这样,他隐忍着他的毒,带着他的战士走了十四天,整整十四天。终于走出了荒漠。
 
 

25.

大军来到了洛阳城下。
他下了马,听见被压着的伊雅斜口中隐隐念道: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燕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他笑,即便是发白了唇,他在阳光下依旧是那样的英姿飒爽。

他让他的部队,驻军在城外,三天后启程。
他悄悄的吩咐左将军张行卿,如果三日之后,我未归还,请你带着兄弟们凯旋封赏。
张行卿刚要开口质疑,便被他制止了。

他拴好了他的战马,不舍的抚摸了一遍又一遍。便独自进了城。

洛阳城边朝日晖,天渊池前春燕归。含露桃花开未飞,临风杨柳自依依。小苑花红洛水绿,清歌宛转繁弦促。长袖逶迤动珠玉,千年万岁阳春曲。

沿着碧清的小溪,向前走去。一步比一步艰难,腿上的伤口开始破裂,那已经溃烂的毒疮流
出了发黑的脓液。

终于,他重重的倒了下来。那钢剑摔在了地上,金属发出无情的声响。
他缓缓得睁开双眼,那是一片怎样的天空,怎样的透蓝与清澈。耳边有鸟儿栖息的欢笑声,但是渐渐的远了,飘远了,让他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自己。
曾经的曾经,他躺在那个少年的手心上,听着那少年的嘤嘤哭泣声,他说要救他。是的,救他。

他的羽毛在风中无力的颤动,在那个温暖的手心里,他得到了那一世唯一的爱与承诺。那一世,那一刻,他只是在御花园被射中的麻雀,胸口的那一枝冰冷的箭,让他的心跳渐渐地弱了下去,弱了下去。

淡淡的云,像是淡淡的红尘,在生命的轮回里,带着似曾相识的不舍与留念,无能为力的躺在他热爱的土地上,为了他的王,为了尘缘中的那没有实现的诺言与感动。难道这就是千古尘埃中的生命匆匆,与冥冥注定么?

不知道,不知道。
天空蓝的那么的寂静,那么的无声。风那么的柔和,那么的不舍。

他微笑了,带着胜利的微笑,默默的告别,与他的王,他曾经的恩人,还有不曾让他失望的三军战士和让他留恋的红尘。

闭上了眼睛,是他的霍字大旗,飘扬在无畏的天边,像是燃烧的火焰,翩翩起舞,道尽它对这个凡尘最后的倾诉。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11-1 15: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26.

无言独饮芝葙酒,
香锁寂寞庭院后。
清影欲断清风愁,
剑锋残凝此夜忧。

闲来细听落花无声,漫倦笑看微雨飘零

芝葙看着这个英武的少年,刚毅的下巴,微微上翘的唇,眉宇间的飒飒英气仿佛凝结着许许多多的爱与恨。
他的手,那么苍白的握着他的剑。那把剑一定知道,一定知道所有关于他的故事。那些故事一定是发生在离自己很远很远的世界里,带着正义与血腥。是的,一定的。

为了让他苏醒,芝葙每天都要割破自己的手腕,让那些芬芳的暗红色液体进入他的体内,去化解他体内的毒液,去复苏他的灵魂,去唤醒他对生的欲望。


这是他昏迷的第七天,芝葙的手腕上也有七条深深的伤疤,红的触目惊心。瞎爷爷说,如果今天他还没有醒来,那么他便就这样永远的睡下去了。永远,似乎是个很美好的词,像是一种承诺,观望不透的承诺。

他依旧紧闭的双目让她开始有些焦急了。清泪便不知不觉地打落下来,滴在他的鼻尖和唇边。
这时候瞎老翁推开了那花雕的木门。吱呀一声,拉的很长很长,像是无奈的叹息。
他说,风起云涌,没有谁可以逃过生死轮回。万物循复,叶落终归。这也是他的命中注定的劫难。

芝葙的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啪啪的打落下来,她拼命使劲的摇头,前所未有的倔强。是的,她感觉到,感觉到他的心跳不会这样轻易的消失,他不会这样轻易的放弃生命。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她再一次拿出匕首,狠狠地往自己的手腕上割了过去。
血冒着泡的涌了出来,阵阵的栀子花香在那段被忘却的记忆里挣扎着。她不知道生命有多坚强,又有多脆弱。她不愿意看见任何一条生命就这样轻易被宿命吞噬了。是的,那天在清溪边看见他的时候,就注定了她这次无畏的抗争。
鲜血滴入他苍白的唇,覆盖了死亡的颜色,那是生命的坚持不懈。


而在他的世界里,电闪雷鸣,萧剑无影,像是恍恍惚惚的一个梦。他站在云端,却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溅起一地的血腥。

他知道他的灵魂在这个世界上被放逐得太久了,他要回去了,回到一片安宁的地方。

可是有着一样东西一直拉着他不让他走。那是缠绕着他的芳香,缠绕的那样柔软而牢固。是的,像是一根固执的绳子,不屈不挠的套在他的脚腕上,阻止他去任何一个地方。那股清香让他难以抵触,无法拒绝。像是一种缥缈呼唤,坚定而有力的。
他知道,他还不能走。不能走。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11-1 15: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27.
风开始变得萧瑟凛冽,在空中回旋的没有任何声响。

掌了一盏昏暗的油灯,隐隐约约的从纸糊的窗子里透出幽幽晃晃的两个人影。


芝葙姑娘为了救在下一命,失去了她的一生光明,
我一定要还给她。请你让我带她回长安。我一定能找人医好她的眼睛。

那老人不作声。把头回了过去,望向窗外。

怎么,你是不相信我能照顾好芝葙小姐么?

霍将军,这是哪里的话。只是这一路上去,凶多吉少,灾难重重。不过,我刚刚算了一卦,芝葙留在这里的话,恐怕连一线生机都没有。你若是真的想报答她,就把她带回长安。不过,实不相瞒,这眼睛恐怕没多少人可以治愈。当年我也是为了救她一命,才瞎了的。

再难,我也会找到的。请相信我。

老人笑了,他说,哎,人和人的缘分也就是如此。我是看着她长大的,该来的福分来了,该到的灾难也到了,接下来的路,就要看她的天命了。哦,对了,霍将军,你一路回长安最好不要暴露你将军的身份。长安城里现在没有人知道你在这里。因为皇上怕匈奴知道你不在了,又开始……,所以你最好化名为萧峰 如何?
好。当让好了。不知道我们何时启程?
明日一早,不要让太多的人知道。
好。明日一早。

雨声。锋利的割破了这死寂的夜空。
黑,黑色的夜,像是宿命的尽头,让人手足无措,无能为力。

原来,冬天这么快就到了,没有预兆的,就如此冰冷,如此残酷,让人无法忍受。
长夜清灯,愁亦忧矣。落英飞舞,冷烟弥漫,像是阴间干涸了的哀魂,在空中久久不能散去。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11-1 15: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28.

他连夜来到洛阳城外。漆黑漆黑的夜,安静的像是没有呼吸的死城。他看见他雪白的马驹依旧在那个地方。他走过去,看见马槽里是满满的饲料。他笑,左将军张行卿原来一直相信他会回来,一定雇了个喂马的人。
缓缓的解开缰绳,他将脸贴在马脖子上,失而复得的欣喜。
他对它说,明天开始,我就是萧峰,你就是萧峰的马。
它默默的望着他,平静而淡然的眼神是那样的温馨与释怀。是的,它随他经历了太多太多的血腥与残暴, 生离与死别。它和他一样,年轻英武,身经百战,伤痕累累。
他搂住它的脖子说,明天,我们就回家。

点点楼台烟雨,重重离别愁绪。

马背上轻纱蒙面的女子,像是袅袅的一缕轻烟,又像是飘雨中的迷雾,缥缈而不可及。

萧峰牵着缰绳,最后不舍的回眸一望,望见那一幅贴在柴扉上的对联:

豪情四海客洛阳
红尘一笑醉芝葙

或许这只是一次不经意的离开,却似乎意味着永远。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11-1 15: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29.
晓月坠,宿云微,
啼莺散,余花乱。

氤氲的烛光透过陈旧的灯笼纱,忽明忽暗,摇摇晃晃,像是阴魂不散的鬼火,穿过黑漆漆的御花园。


李公公,我要找的人你可给请来了?玉帘后传来的
是太后的声音。

回禀太后,奴才都按照您的旨意办了。

我的旨意? 太后冷冷的道。

哦,不,是奴才自己的意思。

嗯,人呢? 她一向做事不愿给人留下任何的把柄。

就在门口等着呢。

请。


一排油灯,一帐幽帘,一株檀香。

太后看着那一袭白衣,步履轻盈的走了进来。
殿下何人?

回禀太后,小女子乃无名山下无名派二弟子,无涯。

哦?本宫记得请的是你的师傅,无夕。

回禀太后,师傅有要事缠身,一时离不开无名山。便派我前来。
太后刚要发话,无涯便解开后背背着的古琴。
她盈盈一笑,道,按师傅的意思,是位太后先抚琴一曲。

抚素琴,幽涧愀,流泉深。
善手明徽,高张清心。为曲既捷,音声殊妙。

寂历似千古,不知是今夕。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11-1 15: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30。

丝桐合为琴,中有太古声。
古声澹无味,不称今人情。 

她的手指只是轻微的一颤,那古琴就发出让人难以抵抗的迷乱之音。她抬眼看了看那缀帘之后,是神色慌张的太后。

无涯轻轻一笑,她这琴,抚的可不是这丝竹之音,而是听琴人的心弦。轻挑乱颤,便是朱弦生尘,仿佛是寒松妖花,那阴气直直的逼到了人的心里头,连个寒颤都打不出来。

帘后的人开始坐立不安,焦急烦躁起来。她想起了当年陷害栗姬的一幕幕,想起了自己请来的巫服,做了那两个扎了针的小人……

弦越颤越快,曲越走越急,她的心如裂帛,一丝一丝的开始被分裂,像是无数个小虫在那里咀嚼着她心窝里的每一处见不得人的糜烂。那里的淤血开始变得恶臭,腥腻的让她作呕。
晕眩,翻腾,碎裂。

忽然,无涯的十指死死的压住每一根琴弦。而后,曲风一转,忽明山间。
清泠由木性,恬澹随人心。正声感元化,天地清沉沉。
玉帘后的躁动也慢慢的停息下来,像是沉淀的怨恨,突然寂静的可怕起来。

弦凝,音止。静无尘。

无涯看着帘后的人依旧没有动静。她笑了,说,太后受惊了。

你,你奏的曲叫本宫心神不安。为何?

无涯道,奏曲非本意,弦音便知心。小女子现在知道太后要我来做什么了。

哦? 太后起身,掀开那缀缀轻帘,走了出来。
眼前这白衣袅袅,清澈无尘的女子,有些让她出乎意料了。

太后,您要找的人在无瑕宫。就是皇后。无涯肯定的口吻让太后向后整整退了三步。

大胆!竟敢诬蔑皇后。太后似乎有些发怒,声音变得颤抖。

太后,请听我慢慢道来。您一定听说过阿娇十年不能出香阁的传闻吧。那是天山老道告诉当年的长公主的。可知为何?他又为皇后取名为阿娇,又可知是为何?

为何?


无涯从容而淡淡的一笑,不慌不忙地说,因为他当年算出来阿娇命里有一劫,妖劫。所以他让阿娇十年之内不得出阁,并给她选了妖字下面叉了利器的名――娇。他以为这样就可以压住那场妖劫!不错,或许十年过后,这一招真的有用。可惜,还差七天的时候,长公主把她带进了宫。不巧的是,那天正好是冷宫里的栗姬归了天。
啊!太后大惊。
您猜到了吧,无瑕宫里的不是阿娇。就是您要找的那个妖魂! 

静。
冷。
对雪画寒灰,残灯明复灭。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11-1 15: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31。

天黑无片云,地静无纤尘。
清风隐何处?草树不动摇。

无涯缓缓的捋了捋琴弦,起身道,太后,师傅让我来不仅是除妖的,也让我向您要一样东西的。

太后似乎依旧没有缓过神来,恍恍惚惚的道,宫中黄金珠宝,任你们挑选,本宫是不吝啬的。但是,除妖,这件事情可难办。

无涯道,太后,莫惊,莫慌。除了那妖孽是再简单不过的了。

哦?

人算,心算,怎么也算不过这天灾人祸。那无瑕宫
里的假皇后也只是一团冤魂而已。

那……

笑,无涯素净的脸上浮起了让人发寒的笑,那冷酷,是来自她的骨髓。她坐到琴边,纤细的手指当心一抚,连起五音,道,太后,您是不相信无涯,还是不相信无名派呢?

太后不语,木讷的看着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子。

无涯又道,不知太后,您……肯不肯……

说吧,你要什么,只要本宫可以做到!

要一个女子。

谁?

一个民间的女子,洛阳芝葙楼的芝葙姑娘。

太后皱了皱眉道,这样的女子即便你要十个,给了都无妨。又有何难!

好,既然太后这么说了,无涯办完事后就去取人。恳请太后立下谕旨。

可以。但是,无瑕宫的那件事一定要做了漂漂亮
亮,不要留任何的蛛丝马迹!

是。请太后安心。除她,要的只是一杯美酒。

哦?好,上酒。

清酒一壶,好似玉璞。光杯斟酌,靡靡荼毒。

无涯举起酒杯,放在鼻尖下闻了闻,道,果真是好酒。

她的手指往酒杯里轻轻一点,便是阵阵幽香。看着杯里晃动的液体,沦沦涟漪,变化无穷。叶媚清涟,竹笑山间。下无泥污,馨香复全。上无红尘,颜色清雅。

太后看着她,一脸的茫然。
无涯抬起那双深渊般的双眸,冷冷的说道,那么就在明日子时。


语即,玉杯里忽然蹿起了一团莫名的烈火,拼命的焚燃着, 冒出浓浓青烟,像是要烧尽荒野外所有积怨深久的魂魄,汹涌的让人不寒而栗。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6-11-1 15: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33.

静如镜,思如丝。
金屋念,长门心。

他缓缓的从御榻上坐起来,披了件锦袄,轻轻的走到窗前,不想惊动任何人,哪怕是最贴心的李公公。
他心里的那个伤疤,只有他自己清楚,清清楚楚。他甚至可以确切的说出它伤痛的位置。

窗外,繁华如锦,落花如雨,轻尘如烟。

雨中寥落月中愁。

这皑皑白雪覆盖着的是怎样的未央宫阙,是怎样的富贵荣华,又是怎样的冰寒刺骨。

他想她,冰冷的她,像清雪下覆盖的落梨朵朵,容容寒烟,纯白的放肆,孤傲的缥缈,无法亲近。像是很久很久以前就存在的伤口,只是一次一次愈合后的复发,冰结成斑驳而僵凝的血块。

不禁心中一寒,忽然想起了那燥热焚心的火光,在梦里,那个真实的梦里,它们燃烧了如此愤然,如此猛烈,像是他对她的爱,千古回荡,万世不灭。

皇上,皇上,奴才给您多添一件披袄。那阴哑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他回过头一看,是李公公。

哦,无妨,朕只是有些心事罢了。对了,七日之后就是皇后的诞辰了。你筹备得如何?

回禀皇上,礼程已定。 皇后娘娘明日回门探亲,三日之后回宫。

好,此事就交给你办了。不得有误。

是。李公公佝偻着背应道。在摇曳的残烛暗光下,他阴冷的像是一团寒气,迷糊迷糊的,让人看不透澈。又仿佛是个飘忽不定的影子,在黑暗中若隐若现。
 
 

遨海湾-心灵的港湾 www.aosea.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遨海湾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